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小妖的金色城堡
  4. 第四章 有些事我没说

第四章 有些事我没说

作者:

我对急巴巴的男生一向没好感,对布衣,我仅有的一丁点儿好奇心因为他的步步紧逼而消失贻尽。所以我承认暴暴蓝所说的:我是一个在深度寂寞中随时等待新鲜刺激的奇异女生。绝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

天空是灰的好在我穿了彩色的衣裳所以看起来还不至于太坏如果不是实在没辙,千万不要离家出走。

这是我每次离家出走后最大的醒悟。

吃不好就算了,最糟的是那些天我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宾馆里的床太硬,而且我有点怕。稍有响动,我就瞪大了眼不敢再睡了。

所以回家后,我差不多一直都在睡觉。这种深度的睡眠被一个又一个的电话野蛮地割断又重新坚强地连接在一起。我是不会接电话的,如果伍妈也不接,它就会一直一直地响下去。我在叮当当的铃声里强撑着睁了一下眼又继续睡去。一边睡一边做很多稀奇古怪的梦,梦到我被麦子带到很高很高的一座山上,她用巫婆一样充满诱惑的声音对我说:“七七,跳,往下跳……”

我没跳,吓醒了。

时钟指到中午十二点。

我起来洗了个脸,懒洋洋地下楼,发现林涣之竟然没去上班,而麦子端着一大碗汤正从厨房里走出来。我讨厌她这种以女主人自居的架势,没给她好脸色。

“呵,七七。”她把汤放到桌上,讽刺我说:“流浪归来了?”

“你挺失望吧。”我笑着说,“瞧,电灯泡又回来了。”

“怎么说话呢?”林涣之用筷子拍拍桌子说:“吃饭,吃饭!”

饭桌上,麦子坐在我的正对面。我知道,她一直在偷偷地看着我。看了许久她终于忍无可忍地说:“七七你怎么吃得下这么多?”

“我饿。”我说。

“你一定要吃早饭,这是基本的常识。”她说。

“她每天中午十二点起床,早饭就是午饭。”林涣之替我回答。

我继续喝汤,伍妈烧不出这么好喝的汤来,想必一定是麦子的杰作。一大碗汤,刹时被我送进肚里。然后我一声不响地离桌,其实我也奇怪自己怎么可以吃那么多,对着麦子那样的女人,我怎么可能有胃口?

可是我刚上楼她就尾随而来,礼貌地敲门,并喊我的名字。我把门拉开,她一面走进来一面问我:“又要开始上网?”

“也许吧。”我眼睛不看她,懒洋洋地说,“还没想好呢。”

“不如我们出去玩玩?”麦子说,“难得我今天休息,我们去逛逛商场,天已经热了,你这季的衣服也该全换了。”

“又是林涣之派给你的任务?”我说,“不用说,一定又是我穿的哪件衣服让他看不顺眼了吧。”

“那还用说!”麦子上上下下地看着我,皱着眉说,“你这条绿色的长裤从哪里来的?简直绿得刺眼。”

“配上鲜红的上衣会更好看,可惜我没有。”

“好在你没有。”麦子说,“也好在他没有心脏病。”

“为了你我会努力气他,气不出心脏病也气个别的疑难杂症。比如抑郁症什么的。这样你才有用武之地么。”我当然话中有话。

麦子的脸白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她把手放到我肩上来,语重心长地说:“七七你可不可以不要让他那么担心呢?要知道他真的很爱很爱你。”

“别麻,拜托!”

“哈哈。”她笑。

“你别烦我。”我说,“要逛街找林涣之,他替你开车再替你付账,你多威风。”

“他?”麦子瞪瞪眼说,“早就去公司了,哪里会有空陪我!”

“那你找有空陪你的,别指望他。再说他真的老了,一点情趣也没有,我看你早就该醒悟了。”

“你这丫头哪来这么多论调?”她拉我,“到底去不去?”

“不去。”我说,“你也别生气,要知道我这都是为你好。”

她不解地看着我。

于是我说:“你想想,我要是当着别人的面叫你妈,你脸上挂得住么?”

“你不是以为我一直都盼着这天么?”麦子可不是盏省油的灯,“我倒是没什么,只怕你喊不出口!”

“我输!”我举起双手说,“那个……什么的皮也没你的皮厚。”

麦子只当没听见,在我床边坐下说:“七七我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变成了这样一只小刺猬呢?”

“你猜呢?”我似笑非笑。

“回学校去上学。”麦子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儿说,“你要可怜可怜你爸爸,从你离家出走那天他就开始胃痛,我今天也是来给他送药的。”

我沉默。就算我心疼林涣之,也不能让她看出来。

“那我先走了,如果你改变主意想逛街了,可以随时打我电话。”谢天谢地,她终于停止聒噪,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松口气打开电脑,一上网就看见布衣在论坛上贴了一张贴,叫:《鸽子鸽子满天飞》。

详尽诉说的是我如何约了他又放他鸽子的事,言语凄婉搞笑,整个一可怜巴巴的活宝怨男。我看到的时候已经有一大堆的人跟贴,有人笑话他没有一点自我防备的意识,被耍也是活该。有人替他打抱不平,一身正气誓要扫平网上所有“妖精”。

我赶紧申明:“本人那晚确实在圣地亚,放鸽子的人不是偶不是偶,请各位睁大你雪亮的眼睛!”

布衣很快回复:女人啊,你的名字是骗子。

我溜进聊天室,点了他的名字就一阵狂扁。他被我打得晕头转向,发过来甜蜜悄悄话:“美女美女你停手,打我弄疼你的手!”

“干吗在论坛上瞎说八道?”我问他。

“我从七点等到十点,脖子都差点望成长颈鹿,心里那个酸啊恨啊不写写贴怎么可以得到释放?”

“我真去了。”我说,“还大吃了一顿,一直没见你。”

“不是说没钱了吗?”他记性倒是不赖。

“有人请么。”

“天啊天小妖女,难不成你约了我还约了别人????!!!!!”他一串的感叹号加问号,做出一幅纯情得要死的假样。

“不行吗?”我说。

“难怪我站在门口几小时,就愣是没见着一个单身的小姑娘。”

“你真去了?”我问他。

“骗你是狗狼养的。”他说。

“下次我请你吧。”我有些歉意。

“那要你单独赴约,我才可以好好收拾你。”他说。

“当心你被我收拾了。”打情骂俏我可不怕他。

“我怕怕。”他说,“但是,我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七七你对我诱惑太大了,就明天,我想见你,如何?”

“明天不出门。”我断然拒绝。

“后天?”

“也不出门。”

“大后天?”

“也不出门。”

“被老爸关禁闭?”他恍然大悟地说,“你告诉我地址,我来英雄救美!”

“没那回事。”我说,“我有自闭症。”

“你是妖精!”他咬牙切齿。

“我是妖精七七。”我纠正他,然后晾他,不再专心与他交谈。

我对急巴巴的男生一向没好感,对布衣,我仅有的一丁点儿好奇心因为他的步步紧逼而消失贻尽。所以我承认暴暴蓝所说的:我是一个在深度寂寞中随时等待新鲜刺激的奇异女生。绝不肯也不会为谁停留。

暴暴蓝还说,她要采访我。把我当成她长篇小说里的主人公。我连忙说不要不要那你的书一定卖不掉,我太灰了,没一点儿色彩。

“这话说得妙!”暴暴蓝惊叹说:“七七你也可能当作家,我的小说就叫《灰色妖精》,你说好不好?”

“行哦。你的小说还不是你想咋整就咋整!”

“告诉我你的故事。”暴暴蓝说,“我保证写好。”

“真是对不起你,我没故事啊。”我说。

“那就说说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她并不放过我。

“你离家出走过吗?”我耍花招。

“没有。”她说,“或者也可以说,我一直漂泊。”

“为什么?”

“因为那个家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家。”她说。

“那么我也一直漂泊。”我说。

暴暴蓝沉默几秒后说:“听首歌吧。”她替我放起林忆莲的《灰色》。很老很老的一首歌,那时的林忆莲声音里有一种寂寞的尖锐,不停地喊着:灰色,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直喔得你喘不过气。暴暴蓝在那样的歌声里对我说:“七七我不逼你,不过你要是有想说的话,可以发到我信箱。”

我答应她。

在网上晃了两个多小时,我觉得闷了,于是离开电脑到露台上透透气,我的房间里有个很大的露台,抬起头来天空可以一览无余。这是我最满意的地方。林涣之的房间没有动静,看样子他还没回来。

但是很好,他不来打扰我。虽然他对我的放纵,已经到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的地步。

我却忽然不知好歹地感到莫名的腻烦。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会是尽头。如果真的出去读书,是不是就可以解决一切。不不不,也许我所要的,并不是这些。我最大的痛苦就在于我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这不仅是痛苦,简直是悲哀。

我回到房间拨通了林涣之的手机,他过了很久才接,问我:“七七?有事吗?我在开会。”

“没事不可以打电话吗?”我说。

他在那边沉默,感觉很容忍的样子。

“有人说你胃疼。”我又说。

“回头再讲。”他挂了电话。

我再打,他关了机。

我摔了电话,又开始觉得困了,于是回到床上继续睡。期间伍妈上来过两次,推了我几把唤我吃饭,我支吾了一声,没起来。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伍妈下班了,桌上留着我的饭菜。林涣之倒是回来了,正在沙发上看新闻,见我下楼瞄我一眼说:“醒了?”

“嗯。”我说。

他看着我说:“我已经申请替你复学,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把功课再补习一下,我会替你请家教的。”

“你不是答应送我出国吗?”我说。

“我只是答应考虑,等你高中毕业再去也不迟。”林涣之说,“下周一起会有家教来,你这两天好好调整调整,以后不可以再这样没日没夜地睡。”

“都是麦子的主意吧。”我不高兴地说。

“胡扯什么?”林涣之说,“还不吃饭去?”

我朝他喊过去说:“我不想读书了,要不我出去做事吧。”

“你可以做什么?”他饶有兴趣地问我。

“我想开家精品店。”我无理取闹,“专门卖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你投资,我会很快连本带利还给你。”

“不。”他说,“我从不做有风险的生意。要做也不是不可以,至少要等你学过相关的专业拿到相应的文凭后。”

“你不也没什么学历吗?”我说,“不是照样做得很好?”

“我是如假包换的硕士。”他说,“要不要给你看看我的档案?”

什么?林涣之是硕士?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他没有撒谎,这些事情上他从来都是说真话的。他不是那种虚荣的人。于是我吓丝丝地问:“什么专业?”

“经济学,国际贸易学,双料硕士。”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说:“你看你,如果连大学的门槛都跨不进叫我这老脸往哪里搁?”

我笑。

这么多年了我真的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他。

他看着我说:“笑什么?”

“我在想你到底有多少钱,另外,你还有多少事是我所不知道的。”

“想要了解一个人,其实半天就够了。”他拿起外套说,“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一个人在家不要紧?”

“有什么要紧的?”我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最好不要出门,有人按门铃也别乱开。”林涣之说:“那个男生这两天一直在家门口转悠来着。”

“呵呵。”我得意地说,“这只能说明我有魅力。”

“真不知道你得意什么!”他抢白我,拿了外套夺门而去。

我是得意,想让林涣之生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据说他们公司的员工都挺怕他,因为他脾气难测,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在生气又什么时候心情好,要不是待遇好,估计没一个人愿意替他卖命,当然涂金色眼影的朱秘书除外。

林涣之刚一出门,电话就响了。

我接起来。

又是那个姓曾的男生。语气激动地说:“叶小寂,你终于肯接我电话!”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我想你了。”他温柔地说,“我一直一直在想你。”

他的话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他却还在不折不挠地说:“我看到你爸爸出门了,你出来吧,我们见一面,我就在你家门口。”

反正也无聊一天了,找找乐子也行。我吩咐他等,然后放了电话从二楼的阳台上看出去,他果然远远地站在那里。昏黄暗淡的夜色里我看不清他的脸,可是他个子很高,看起来仿佛很帅。他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白马王子,曾经有女生还为他大打出手过。可是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我知道有不少的人会骂,叶小寂是妖精,他上了妖精的当了。

可怜的孩子。

我挥手示意他,他走近了,我朝他喊说:“对不起,我出不了门!”

“你爸把门反锁了?”他自作聪明。

我示意他往上爬。其实我也只是想试试他的胆量,好家伙,只见他把书包往后一背,后退两步,作势就真的要往上扑。

我心软了,跑下去开了大门,朝他喊过去说:“喂,你名字里的那个‘伟’字到底是人字旁还是火字旁。”

“火字旁。”他走近我肉麻地说,“我胸中一团熊熊烈火只为你燃烧。”然后,他伸出手来,一把抱住了我。

我挣脱他,低声对他说:“你快走吧,小心他会揍你。”

“谁?你爸爸?”曾炜摇着头说,“我看他比你和气多了。”

“那是表面现象。”我说。

“废话那么多?”我急着要关上门,他却一把拉住我说:“这个周末,我爹妈都不在家,到我家去玩好不好?我有好看的碟片。”

“你不要再缠我了。”我说,“我从来就没喜欢过你。”

“不,你喜欢的。”曾炜不死心,激动地说:“我可以感觉到你喜欢的,你不要骗我,也不要骗你自己。”

“放手!”我低喊。

“你答应我我就放。”他又抱住了我,他的拥抱激烈而执著,弄得我疼得要命,我没有再挣扎。然后我听到他说:“Kissme?”

我把头抬起来,就在这时,一束光照到我的脸上,是林涣之的车灯。见鬼!我竟然没听到他车子的响声。曾炜吓了好大的一跳,慌慌忙忙地放开我。我也有些尴尬,低下头摸了摸头发。

林涣之看上去平静极了,却不怒而威。

我愤怒地踢了曾炜一脚,把他踢得哇一声叫起来,却又咧嘴一笑低声说:“值得。”

就在这时,林涣之拿着车钥匙走了过来,他站在曾炜身后,对他说:“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说完,他越过他走进来,并顺手带上了门。

进来后,他并不看我,径自朝楼上走去,我近乎于挑衅地朝他喊:“你不高兴是不是?可是你为什么不骂呀,你装什么好人,你偷偷摸摸地回来不就是想找我的把柄吗?你骂我呀骂我呀,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你觉得自己该挨骂吗?”他回过头来问我。

我给他气得只有喘气的份。

他继续说:“如果是这样,自省吧,效果会更好些。”

我打定主意不激怒他绝不罢休,我跟着他一直到了他的房间,看他从床头柜上扬起他的钱夹说:“你看,我忘了带它了。”

“你去哪里?我也要去!”我说。

“好啊。”他扬眉说,“那我们走吧。”

我怀着满腔的斗志上了他的车,我在车上一直想,不管他今晚要跟谁约会要去干什么,我一定要把这个局搅个乱七八糟,我恨透了他,恨透了他那副吃透我的小样儿!

可是我没想到,他却把车一直开到了“大学城”。

这是我们这里很有名的大学生聚会的地方,说是“城”,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CLUB而已。

我本来有所怀疑,但很快明白这应该是他本来的目的地。因为,麦子等在门口,见了我们高兴地迎上来说:“让我等这么久,怎么?七七也跟着来啦?”

“你不欢迎也没办法了。”我冷冷地说。

“怎么会?”麦子说,“你自己的家教自己来挑挑也是应该的么。”

啊?原来他们是来替我找家教的。

“走吧!”麦子推我一把,“是两个大三的女生,等了半天了。”

“怎么不是帅哥?”我说。

“也行啊,不满意你可以自己重找么。”麦子转头对林涣之说:“这里的历史很悠久了,是一个很健康的地方,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常来玩。”

我刚一进门就看见了优诺,她正在那个小小的舞台上坐在一根支着的话筒前微笑。一个男生坐在她身边弹起了吉他,有人在喊:“优诺,优诺,来一首呵!”

他们不喊,我也知道是优诺,我在网上见过她很多的照片,短发,每一张都巧笑嫣然。可是真正看到了,才发现她最迷人的是那双眼睛,世界上怎么可以有如此活泼动人和明亮的眼睛。简直让我自残形秽。

台上的她点了点头,开口唱起来:有些事我没说,但我有感觉有些事我没做,但我知道结果有一天我会,插上翅膀飞有一天我会,张开双眼看有一天我会,见到我的梦中有谁有一天我会,飞越世界的背当太阳升起那一天你再看我一遍你将会发现我所有的改变……

那歌声清澈温暖,如同优诺本人。这还是我第一次真正地见到网友,虽然在网上和她很熟,可现实还是让我变得不安甚至羞涩。

随着优诺一曲歌罢,掌声响起,她的眼神越过某人的头顶与我有一秒钟的相接。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走向前,告诉她,我就是七七,妖精七七。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