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珍珠令
  4. 第四十二章 平步青云

第四十二章 平步青云

作者:

两人下马之后,任紫贵抬手肃客,领着他从右首边门而入。几名戈什哈眼看任师爷对——个连身上蓝布长衫都快要洗得发白的少年如此敬重,心里都暗暗纳罕不止。进入边门,是一条长廊,通向二门,门前站着两名戈什哈,看到任紫贵,一齐立正行礼。任紫贵连头也没点一下,领着林子清直往里行,经过签押房,再折入一条“之”字朱栏的长廊。廓外花木扶疏,廊檐下挂着几只鸟笼,使人觉得有鸟语花香之感。

任紫贵边走边道:“督帅此刻大概在书房中了,老哥哥带你到书房里去。”

林子清低声问道:“老哥哥,在下直到此时,还不知道督帅姓氏名讳呢!”任紫贵低声道:“督帅姓傅,和福邸同宗,印讳敏泰。”接着说道:“督帅是在书房里批阅公事,这是机要所在,但也可免去许多官场礼数。平日很难得在这里见客,这是没把你老弟当外人看。”林子清道:“这是督帅厚爱。”

说话之间,已经走到书房前面,但见一片花圃前面,一排五橡精舍,画栋雕梁,十分富丽。此刻湘帘低垂,静得不闻一点声音。四扇雕花落地长门,左右也站着两名戈什哈。

任紫贵走近门前,脚下一停,低声道:“老弟请稍待,老哥哥向督帅报个信。”说到这里,身子不由的直了直,然后轻咳一声,朝里躬躬身道:“属下任紫费陪同林子清晋见督帅。”

话声方落,只见一名青衣长随疾趋而出,朝两人打了个揖,说道:“大人有请。”

任紫贵连忙一抬手道:“林老弟请。”林子清道:“在下初来,还是老哥请先。”任紫贵微微一笑道:“督帅为人很随和,老弟不用太拘束。”说完,领着林子清朝里行去。

进门,是一间摆设精致、十分宽敞的大客室,里首是一道雕花月洞门,才是书房。

这时正有一个浓眉鹞目、面貌白哲的老者,缓步从门中走出,此人不用说,就是傅都统无疑!他身上虽然只穿了—袭便服,但只要看他那副大模大样的神气,确有几分逼人的威仪。

任紫贵谎忙躬躬身,指着林子清道:“禀大人,这位就是林子清壮士。”林子清跟着作了个长揖,道:“草民林子清见过督帅大人。”

博都统一双鹞目,朝林子清上下打量了一眼,白哲的脸上飞绽起一丝笑容,点点头,拍手道:“林壮士不可多礼,请坐。”随着话声,己踱到上首一张锦披靠椅上坐了下来。

林子清欠身道:“大人面前,草民怎敢……”傅都统没待他说下去,就道:“林壮士不用客气,这是老夫书房,老夫也不喜俗礼,只管请坐。”任紫贵在旁道:“是啊,督帅大人最是随和,林壮士请坐了好说话。”林子清谢了坐,才在傅都统下首的一张椅子坐下。

傅都统治目道:“紫贵,你也坐下来。”任紫贵应了声“是”,就在林子清下首落座。长随替两人送上细瓷茗碗,立即垂手退去。

傅都统目光一拾,伸手模着他两撇胡子,含笑道:“老夫昨晚接到福邱来函,才知林壮士已经到了热河,据送信的张保说:林壮士此次是来看在热河开设镖局的一位令世叔来的?”林子清忙道:“是的。”

傅都统又道:“林壮士令世叔,是哪一家镖局?”林子清欠身道:“回督帅,草民世叔,在热河开设镇远漂局。”博都统“哦”了一声道:“你说的是虎鞭龙爪林长庆。”

他回过头去,朝任紫贵道:“林老镖头好像替咱们衙门里当过差。”任紫贵连忙欠身道:

“是,是,镇远镖局护送过两次贡品,是林老镖头亲自去吉林接过来的。”

傅都统从鼻孔里轻轻“哦”了一声,又转过脸来,朝林子清道:“老夫对林老镖头还有些印象,他是林壮士一族的?”林子清道:“不,他和先父只是道义之交。”傅都统道:“你打算在他镖局里做事?”

林子清道:“今年五月间,他曾捎信给草民,要草民到热河来,但前天草民找到吉祥街去,镖局已经收歇了,据说林镖头在两个月前逝世,举家迁回原籍去了。”傅都统摸摸他的八字胡子,问道:“福邱格格特地要张保赶来,向老夫极力推荐林壮士,就是因为林壮士一身所学,终老江湖,未免可惜。如今镇远镖局既已收歇,林壮士不妨在老夫衙门中暂住,容老夫查查,哪里有较好的缺,自会给林壮士安排。”

“福邱格格”这几个字钻进林子清的耳朵,不觉一怔!他听他们口中一再提到“福邸”,根本不知“福邱”是谁?格格是满语公主或郡主之称,傅格非他……不错,他姓傅,名字中故意用一个“格”字,明明就是格格了!林子清的脸有些红了!一时竟然答不上话去。任紫贵看他没有向督帅致谢,心头暗暗替他着急。

傅都统却望着林子清微微一笑道:“老夫曾听张保说,格格还写了一封亲笔函要林壮士来找老夫,若是换一个热中名利的人,不待老夫去请,早就来找老夫了。只此一点,足见林壮士敝履功名,更是难得!”

人家已经说出来了,林子清不得不把傅格非的信拿出来,他显得有些尴尬,嗫嚅说道:“草民是因那位世叔既已逝世,此地举目无亲,不想再作淹留,故而不曾晋遏督帅投书。”说着双手呈上书信。他虽然猜到傅格非可能就是傅都统口中的福邸格格,但在没有确实以前,他不敢说傅格非,也不敢提格格二字。这话说得很技巧。

博都统接过书信,呵呵笑道:“这是诸诸亮荐庞统,不是老夫问你,还不肯拿出来呢!”满人大员中,许多人都熟读《三国演义》,就自诩为有经世之才了。林子清连说“不敢”。

傅都统已经抽出一张信笺,只看了一眼,就朝任紫贵芜尔笑道:“昨晚张保送来的那封信,说得虽然恳切,老夫认得那是华师爷的笔迹,这才是格格的亲笔函。她小的时候时常爬在老夫背上当马骑,这笔字,老夫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以格格把他当马骑为荣,那正显示出他是福邸的老人。随着话声,随手把信笺朝任紫贵面前递去,接着说道:

“紫贵,你替老夫想想看,把林老弟安插到哪里最恰当?这是格格交下来的,你可替老夫多用点心。”他忽然改口了,“林壮士”变成“林老弟”。这是因为傅格非的信上称呼“敝友林兄子清”,口气对林子清十分客气,他自然要拉近关系。

任紫贵恭敬地双手接过信笺,口中连声应“是”,看过信笺,一手捻着几根苍须,沉吟了下,才欠身道:“属下有个主意,不知督帅意下如何?”

傅都统道:“你说来老夫听听。”任紫贵道:“咱们衙门里不但没有空缺,就是有,也职位较卑,委屈了林壮士……”

傅都统微晒道:“热河城里,还有高过咱们这里的职位么?”任紫贵陪笑道:“这是督帅一人的爵位高,就是行宫里的统带,也不过挂了副都统衔。下属之意,如把林壮士调到行宫侍卫营去,第一,那不是地方机关,见官大一级,职位清高,在宫里当差,名声也好听。第二,除了每年皇上避暑和木兰秋狩,平日很少有事,岂不强过在咱们衙门里当差?而且督帅对福邸格格,也有了交待。”

傅都统连连点点头,笑道:“这主意不错,老夫倒是没有想到。”接着问道:“行宫有缺?”任紫贵道:“东西两营,各有三个队,每队各有大领班一人,二领班一人,每队三班,各有领班一人……”

傅都统一挥手道:“你去查查,有没有大领班、二领班出缺的?就要戚统带派一个给林老弟,说是福邸交代的好了。”任紫贵慌忙凑着道:“大人今晚不是要替林壮士接风么,下属之意,顺便着人去把戚统带请来,督帅当面交待,不是更好么?”

他这是趁风使帆,对林子清算是送足了人情。

都统额首道:“你这就打发人去请戚统带来一趟好了。”

任紫贵应了声“是”,起身往外行去。

林子清惶恐地欠欠身道:“督帅厚爱,草民但求一枝栖身,职位如果太高了,恐难服众。”

傅都统摸着胡子,笑道:“林老弟只管放心,别说福邸交代下来的事,就是老夫派的人,谁敢不服?此事老夫自有安排。”林子情感激地欠身道:“督帅成全之恩,草民没齿不忘。”

傅都统笑道:“福邸多罗格格,不但是成亲王的义女,而且还是东宫侍读女官,极有可能被选为东宫王纪,老弟有格格替你说话,还怕不飞黄腾达?哈哈,老夫是福邱出来的,现在老弟也算是福那的人了,老夫不提拔自己人,还提拔谁?”现在,林子清才听出来,他门中的“福邸”,是指的福邸王府,难怪声势有这般显赫!(清制,郡王女为多罗格格。)说话之间,任紫贵已经回了进来,朝傅都统拱手道:“回督帅,下属已要傅安去请了。”

傅都统点首道:“很好。”任紫贵回身朝林子清含笑道:“督帅大人下午照例都要批阅几件重要公文,林壮士请到我房里休息一阵子,今晚督帅还要给你洗尘。”

林子清站起来道:“督帅赐宴,草民实在愧不敢当。”任紫贵偕同林子清退出书房?

引到他的房间,推门而入,一面笑道:“林老弟,这是老哥哥住的地方,就不用拘泥了,请坐。”

任紫贵的房间,一共是一明一暗两间,收拾得相当雅洁,外面一间,临窗一张书案,案头放置文房四宝和不少书籍。

林子清道:“老哥哥真是雅人。”

任紫贵笑道:“一入官场,镇日里案牍劳形,哪里还雅得起来?”

他朝林子清看了一眼,道:“老哥哥真得恭喜老弟,督帅平日虽极随和,但也很少对人这般热络,今天对你老弟,可真是另眼相看。”

林子清道:“这是督帅厚爱。”任紫贵接道:“老弟自然看得出来,一面固然是福邱格格的面子,但督帅和老弟一见投缘,也是事实。”

林子清道:“老哥哥,方才着人去请的是谁?”

任紫贵道:“那是行宫侍卫营的统带,姓威名承昌,原是江南人氏,听说一身武功极高。早岁投效军营,随征金川有功,极获福邱赏识,督帅任御前侍卫领班的时候,他是三等侍卫。后来积功升到这里行宫侍卫营统带,很会做官,知道了老弟来历,不会把你当外人看的。”随着话声,站起身道:“老弟稍待,老哥哥进去一下。”

林子清道:“老哥哥请便。”任紫贵不再多说,举步朝里间走去。过不一会,只见他手中捧着一件青绸长衫走出,含笑道:“老弟,这是老哥哥新制的,还没穿过,你身材和老哥哥差不多,试试看,合不合身?”

林子清道:“老哥哥这是做什么?”

任紫贵道:“今晚是督帅替你接风,老弟乃是主客,在你,固然是英雄本色,布衣可傲王侯。但官场势利,督帅不是只重衣衫的人,可是督帅的面子,你也要顾到。”

林子清赧然道:“老哥哥设想周到,令人感激。”任紫贵得意地笑道:“咱们是兄弟,别再说感激的话,你快试试,合不合身?”

林子清拗不过他,只好脱下身上长衫,从任紫贵手中接过青绸长衫,披在身上。

任紫贵左右前后,看了一阵,笑道:“正好,老弟这比你自己做的还合身,老哥哥就举以奉赠。”

林子清道:“这怎么好意思?”

任紫贵道:“又来了,咳,一件衣衫,这又算得了什么,者弟一身所学,能蒙格格赏识,一定错不了。只要你肯干,还愁没有出头之日?他年飞黄腾达的时候,别忘了提携老哥哥一把就成了。”林子清道:“这怎么会呢?饮水还要思源,兄弟真要有这么一天,可说是老哥哥所赐。”

任紫贵道:“这个老哥哥可不敢居功,说实在,老哥哥只能替你老弟打打边鼓而已!”

两人谈了一回,任紫贵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别让督帅久候。”当下仍由任紫贵领着林子清,循着长廊,进入西花厅。

这是一座宽广的敞轩,画栋雕梁,金碧辉煌,极为富丽,左右两边壁间,各有一道雕花圆洞门,垂着紫绒帘幕。

两人刚一跨进花厅,早有一名长随上来打揖道:“大人己在里面,请任老爷陪同林爷入内。”任紫贵慌忙领着林子清直趋左首圆洞内,早有两名青衣使女一左一右撩起帘幕。

任紫贵低声道:“老弟,这回该你先了。”

林子清急步而入,作了个长揖道:“督帅久候了。”

傅都统含笑道:“老夫也刚到,你们请坐。”林子清、任紫贵在他下首落座。

傅都统朝任紫责问道:“紫贵,你要傅安去请戚统带,有没有告诉他这里来便餐?”

任紫贵道:“下属说了。”

傅都统道:“那他应该来了。”

话声甫发,只听门外响起长随的声音说道:“票督帅,戚统带到。”

傅都统抬头道:“有请。”帘幕掀处,但见一个中等身材的老人,穿戴着官服,急步趋入,朝傅都统打下扦去,说道:“卑职叩见督帅。”

此人年约五旬,貌相清矍,双颧高耸,一眼就知是个心机深沉的人。他,正是当日绝尘山庄的庄主戚承昌,真正身份是兼热河副都统衔,行宫侍卫营统带。

傅都统只略微欠了欠身,蔼然笑道:“承昌,这是花厅,一切俗礼,都可免了,快请坐下。”

戚承昌“喳”了—声,直起身来。

傅都统回头道:“紫贵,你没告诉他,今晚只是便餐。”

戚承昌没待任紫贵开口,恭声道:“回督帅,紫贵兄打发傅安传谕,说是便餐,卑职问过傅安,听说是督帅替福邸来的人接风,卑职不敢失礼,才公服赴宴。”

傅都统莞尔笑道:“这就是你自作聪明处,老夫说了便餐,就是家常便饭,何须如此费事?快宽宽衣,老夫再给你们介绍不迟。”

戚承昌又应了声“是”,双手捧下顶戴,宽了外套,早有一名长随替他接了过去。

傅都统才伸手一指戚承昌,朝林子清说道:“林老弟,老夫替你们引见,这位就是离宫侍卫营戚统带。”接着又朝戚承昌道:“这位林老弟,叫林子清,是福邱交待下来的人。”

林子清、任紫贵在戚承昌进来的时候,早已站了起来,此时经傅都统一说,林子清立即抱拳道:“在下林子清,见过统带。”

戚承昌连忙还礼道:“原来是林兄,兄弟久仰。”

傅都统抬抬手道:“你们都坐下来。”三人告了坐,才依次坐下。

傅都统从他袍袖中,取出两封信,随手朝戚承昌递去,说道:“承昌,这两封信,一封是福邸专程派张保送来的,一封是格格亲笔,你拿去看。”

戚承昌双手接过,依言抽出信笺,神色恭敬地阅读了一遍,然后依然折好信笺,双手送还,欠着身道:“林兄既是福邱交下来的人,督帅如有腹案要卑职办的,但请指示。”

傅都统蔼然一笑道:“你果然猜对了,老夫觉得林老弟是福邱推荐的人,职位太低了,格格的面上不好看,还是安插到你侍卫营里去,较为适宜。”

戚承昌道:“督帅吩咐,卑职敢不遵命?只是怕委屈了林兄……”

傅都统一手摸着八字胡子道:“你看看侍卫营里,有没有二领班的缺,先要他见习见习,以后有机会,你再提他一把。”

—开口,就要二领班,这下可把戚承昌难住了,但口中不得不唯唯应“是”。

任紫贵趁机陪笑道:“侍卫营两营六个队,一共只有六个二领班,也许戚统带有困难,下属之意,何如调一个二领班到都统衙门来当差,不知督帅意下如何?”

傅都统颔首道:“这可以,咱们第三营有个副统带缺,你随便调个二领班来就是了,算起来,二领班调副统带,还是调升了呢。”

戚承昌想了想,才抢头说道:“督帅吩咐,卑职遵办,那就把侍卫营第一队的二领班边鸣吱调来好了。”

傅都统点头道:“好,紫贵,你明天就备个公文,把边鸣歧调到第三营。”一面回头朝戚承昌道:“林老弟的公文,那就由你去发布了。”

戚承昌欠身应“是”,转脸朝林子清道:“林兄明天就可到离宫报到了。”

林子清感激的道:“多谢督帅、统带栽培。”

任紫贵抢着说:“明天一早,兄弟陪林老弟去报到。”

这时一名长随,在门口请示道:“大人可要开席了么?”

任紫贵一挥手道:“叫他们开上来好了。”

过不一会,只见两名青衣使女钩起帘幕,双双躬身道:“大人请入席了。”

傅都统首先站起身来,含笑道:“走,咱们出去吧。”

花厅上早已摆好了四副杯盏,银烛金杯、牙著玉盏,朱门酒肉,果然弥见奢华!这一席酒,虽是“便餐”,但水陆俱陈,珍馐罗列,宾主尽欢,不在话下。

第二天一早,任紫贵陪同林子清,骑着两匹马朝“避暑山庄”而来。

避暑山庄依山而起,圈地数十里,围以清水砖墙,丛竹茂林之间,分置楼台亭榭,琼楼玉阁,飞栋流丹,极湖山之胜!

两人两骑刚到北城,老远就看到青山叠翠,树木葱郁,南首山黧间,矗立着品字形的三座宫门,气象宏伟!

任紫贵在马上遥遥指点了下,说道:“林老弟,那里就是‘行宫’了,咱们再过去一段路,就得下马了。”

林子清不便多问,只点了点头。不多一会就到了“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处。两入一齐带住马头,跨下马鞍,左右首几间平房中。早已有人迎了出来,朝两人弯腰行礼,接过马匹。

任紫贵拍拍长袍,回头道:“林老弟,咱们走。”这里离宫门少说还有半里来路,路上已经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站着挎腰刀的禁军。

任紫贵领着林子清,还没走近,只见右首一道宫门口,站着头戴尖顶帽,身穿蓝袍,腰束阔带的跨刀汉子,瞧到任紫贵,立即趋上几步,打了一揖道:“小的楚得胜,奉统带之命,在此恭候任老爷和林爷的。”

任紫贵连忙含笑抱拳道:“不敢,不敢,有劳楚兄了。”

林子清也跟着抱了抱拳。

楚得胜躬身道:“二位请,小的替二位带路。”说完,就朝宫门中引去。

任紫贵抬抬手道:“老弟你请。”

林子清道:“老哥哥。在下初来,还是你请先。”

任紫贵哪里肯先,说道:“老弟第一次上任,老哥哥是陪你来的,自然老弟请先了。”

两人让了一回任紫贵坚持非林子清领先进去不可,林子清勘不过他,只得走在前面,任紫贵才陪着他走进。

宫门里面是一片铺着石板的广场,行没多远就有一道小河,河上架着三道雕刻精细的石桥。过桥不远,迎面是一排宽阔的石阶,约有数十级之多,上面矗立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殿门紧闭,站着几名佩刀禁军。楚得胜领着两人没朝石级走,却循左首一条石板路行去。两旁古木参天,浓阴夹道,行约半里,已经走过前山,但见一片草坪,中间一排五盈楼宇。门前站着两个挎刀壮汉,衣饰和楚得胜相同。左右两边,各有两排营房,看去十分整齐。林子清心知这里敢情就是行宫侍卫营了。

楚得胜引着两人,刚走到阶前,只见统带戚承昌已经亲自迎了出来,清瘦的脸上,满堆欢笑,道:“任夫子、林老弟,请怒兄弟迎迓来迟!”

任紫贵笑道:“统带太客气了,兄弟是陪林老弟来的。”

林子清趋了上去道:“下属是向统带报到来的。”

戚承昌呵呵一笑,道:“林老弟这就见外了。在公事还未发布之前,你是兄弟的客人,走,请里面坐。”他把两人让进客厅,分宾主落座,一名长随送上了香茗。

戚承昌目光一抬,望着任紫贵问道:“任夫子,督帅府的公事,办好了么?”

任紫贵微微一笑道:“兄弟自然带来了。”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封公文,双手递了过去。

戚承昌接过公文,看了一眼,就大声道:“来人。”

在厅外伺候的长随答应一声,急步走入,打揖道:“小人在。”

戚承昌道:“去请第一队的大领班裴福基、二领班边鸣吱进来。”长随“喳”了一声,匆匆往外行去。

戚承昌也往袖中取出一封公文,含笑朝林子清道:“林老弟,这是你的公文。老弟新来,暂时先委屈些日子。”这自然是任官令。

林子清一股俱是感戴之色,惶恐地双手接下,肃立说道:“多谢统带恩典,属下只怕不能胜任。”

戚承昌含笑道:“这是督帅的意思,再说福邱派下来的人,还伯不能胜任?老弟也不用说谢,你好好的干,有机会,兄弟自会给你往上报的。”

任紫贵等两人说完,立即拱手道:“恭喜老弟,荣任之喜。”

话声甫落,只见厅外走进两个人来。前面一个是矮胖身躯的中年人,一张圆脸浓眉纲目。稍后一个是中等身材的汉子,年约三十五六,倒是相当精干。

两人刚到门口,就肃然停步,由前面矮胖汉子说道:“属下裴福基、边鸣吱告进。”

戚承昌点头道:“二位请进。”这两人当然就是侍卫营第一队的大领班和二领班了。

裴福基、边鸣吱相借进入大厅。

任紫贵已经站起身来,含笑拱拱手道:“裴兄、边兄久违了。”

林子清也跟着站起,点头招呼。

裴福基白胖的脸上,挤出欢笑之色,连连拱拱手道:“任老哥你好。”

戚承昌一指林子清,朝裴福基道:“福基,这位林子清林老弟,是福郧派下来的。”

接着又替林子清介绍了戚、边二人。

裴福基听说是福邱派下来的人,立即满脸堆笑,连说:“久仰。”大家寒喧了几句。

戚承昌一摆手道:“大家都是自己人,坐下来再说。”

于是大家相继落座。

戚承昌从几上取起都统衙门的公事,回头朝边鸣歧含笑道:“恭喜边兄,这是都统府的公文,调升边兄为都统府第三营副统带,这里二领班的职务,由这位林老弟接充。”

一个侍卫营的二领班,调都统府第三营副统带,按品级来说,该是升了一级。但侍卫营的二领班,总是皇帝的近臣,调到都统府辖下去,乃是外放。

边鸣吱脸色有些异样,他自然清楚,这是因为林子清是福邸派下来的人,要安插林子清,才把自己挤了出去。但这是命令,他不得不接受,双手捧过公文,躬身道:“属下遵命,只不知何时前去报到?”

戚承昌道:“边兄办妥此地离营手续,就可去接任了。”

接班的人已经来了,他自然得尽快离开。

边鸣吱又说了句:“属下遵命。”

戚承昌打了个哈哈,说道:“都统府和侍卫营,都是自己人,兄弟从前也是在督帅手下当差,边兄跟督帅做事,比跟兄弟强得多了。”

边鸣蚊应了声“是”。道:“属下这就去办理手续,统带如果别无吩咐,属下就告退了。”

威承昌点头道:“你去办过手续就回来,任夫子难得到营里来,中午兄弟请大家喝酒,一来替林老弟接风,二来替边兄饯行,一举三得,大家正好叙叙。”

官场中,就是宴会多,此风至今不衰!

戚承昌等边鸣吱走后,回头朝裴福基道:“福基,林老弟现在是你第一队的人了,你陪他到内务府夏总管那里去备个案。”

裴福基连忙站起身来,欠身应“是”,一面朝林子清笑道:“林兄,你带着公事,请随兄弟来。”

林子清道:“有劳大领班。”

裴福基一张圆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林兄不用客气,咱们今后就是一家人,这是应该的。”

他因林子清是福邱的人,竭力套着近乎。两人别过戚承昌,直向行宫内务府而来。

夏总管是行宫的太监头儿,听说林子清是福邱来的,自然也另眼相待,验看过侍卫营的公文之后,林子清填好一张籍贯身世和三代姓名就算完成手续,领到了一块二领班的银牌。

晌午时光,戚统带的花厅里,摆了一席酒筵,一张铺了大红桌毯的圆桌上,银杯牙著,美酒佳看,罗列纷陈。主人是统带戚承昌,客人一共有三位,那是新任第一队的二领班林子清,离任的二领班、新任都统衙门第三营副统带边鸣吱,都统衙门首席文案任紫贵。陪客有五位,那是第一队大领班裴福基,第二队大领班霍如龙、二领班卜全生,第三队大领班费世海、二领班贾长新。这一席酒,在行宫侍卫营是很少有的。新来一个二领班,统带居然给他接风!当然除了接风,还有是替边鸣吱饯行,但林子清却坐了首席,不用明说,是以林子清为主。这也没有什么,一句话,因为林子清是福邸来的,昨晚不是连督帅都替他接风了么?尽管这些大领班、二领班都来自江湖,本是武人,但一入官场,谁都利禄薰心,不然,谁肯卖身投靠,来当清廷的鹰爪?试想一个江湖人,从三等侍卫,慢慢地往上爬,能当上大领班、二领班,没有十年,至少也爬了八年,还有谁不世故日深的?他们只要听任紫贵、戚承昌两人的口气,连都统都和这新来的“二领班”林子清套着近乎。聪明的人不用多想,一点就透,傅都统就是福邸来的人,照说他是老资格,何用再跟林子清套交情?这一定就是福邸中有一位强有力的人,支持着林子清。这人,连傅都统都非“拍”不可,明乎此,在座的几位大领班、二领班,还有谁不想和林子清套近乎?

林子清登时成了他们倾心结纳的对象,于是大家热情洋溢地向这位新来的“二领班”

敬酒,林子清看得出来,这是善意的敬酒,不是么?每个人的脸上,都堆满了欢乐的笑容。酒过数巡,一名长随匆匆的走入,朝戚承昌耳边,低低说了两句,戚承昌似乎微微一怔,问道:“人呢?”

那长随道:“就在外面,没有统带的吩咐,不敢擅入。”

戚承昌挥挥手道:“叫他进来。”

那长随垂手应“是”,躬身而退,急步朝外奔去。不大功夫,那长随领着一个青衫人走了进来。

这人年约五十出头,脸型削瘦,高身材,才一跨进花厅,就垂手打下扦去,口中说道:“卑职叩见统带。”

林子清乍见青衫入?心头不觉蓦然地一怔,这人他认识,是黑龙会八大管带之一的辜鸿生。

戚承昌颔首道:“辜兄不必多礼,你赶来见我,可是水总监有何指令,要兄弟这里派人支援么?”

林子清听了不觉又是—怔,暗道:“听他口气,水轻盈可以指令行宫侍卫营派人支援,这不是说水轻盈的职权还在戚承昌之上?黑龙会的总监,居然可以指挥行宫侍卫营统带,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辜鸿生直起腰来,恭敬地道:“黑龙会已被一批萎民所破,韩会主和饶堂主、郝堂主以及从行宫调去的杨二领班等人,均已循难。”

林子清暗哦一声,忖道:“原来杨志高还是行宫侍卫营的二领班。”

“拍!”戚承昌脸如土色,手中酒杯,跌落地上,急急问道:“水总监呢?”

辜鸿生道:“水总监好像已经离开了。”

戚承昌也定过神来,好像想起了什么。脸色稍养,接着问道:“你知道是些什么人,竞如此猖撅,敢袭击黑龙会!”

辜鸿生道:“卑职只知他们是百花帮的人,百花帮的幕后,就是昔年黑龙会首铁中峰的两个女儿,但这些人中,最厉害的是百花帮总护花使者凌君毅,听说他是凌长风的儿子,反手如来的徒弟,黑龙会差不多是破在他一人手里的。”

戚承昌脸色微变,愤怒地道:“又是姓凌的小子。”

辜鸿生迅快地从怀中取出一叠厚厚的笺纸,双手呈上,说道:“这是卑职的报告,详细情形,卑职都已写在上面了。”

早有长随从辜鸿生手中接过,送到戚承昌面前。

戚承昌一摆手道:“你给我送到书房里去。”

长随“喳”了一声,捧着那叠报告退下。

戚承昌朝辜鸿生点头道:“很好,辜兄先到外面休息,暂时就住在营里,等兄弟请示过水总监,再作安排。”

辜鸿生连声应“是”,紧接着望望戚承昌,又道:“统带,卑职还有机密奉票。”

戚承昌道:“席上都是本营的人,你有什么机密,但说无妨。”

辜鸿生又应“是”,才道:“卑职出关之时,曾在路上发现两拨可疑的人,极似百花帮一党,也是朝热河来的。”

戚承昌道:“有多少人?”

辜鸿生道:“人数不多,也许他们为了防人注意,才分散了赶路……”

戚承昌清瘤的脸上,陡现杀气,冷冷一笑道:“他们居然敢到热河来,嘿嘿,那分明是冲着戚某来的了。”一挥手道:“很好,你先下去。”紧接着“哦”了一声,又道:

“你昨晚住在哪里?”

辜鸿生道:“卑职住在隆记客栈。”

戚承昌道:“那你还是回到客栈胡同去,替我暗中留意,我自会派人和你联络。”

辜鸿生道:“卑职遵命。”躬身一礼,便自退去。

席终人散,任紫贵、边鸣吱相继告辞,戚承昌、裴福基等人一直送出营门。

戚承昌朝林子清笑道:“林兄代我送送任夫子,回头可到我书房里来。”

林子清唯唯应是,一路送出宫外。

任紫贵拦着道:“林老弟,不用再送了,你第一天到行宫当差,统带也许有什么交代,你还是回去吧。咱们是老兄弟,有空,老哥哥会来看你的。”

林子清感形于色,道:“在下蒙老哥哥关照,今后老哥哥还要多加指点才好。”

任紫贵笑道:“这还用说,老弟快回去吧。”

林子清再三称谢,方始别过,回到侍卫营,他可不知道戚承昌的书房在哪里。正在踌躇间,只见戚承吕的那名长随迎了出来,躬身道:“统带就在书房里,林二领班请随小的来。”

林子清抱拳道:“那就麻烦老哥了。”

那长随忙道:“二领班不可如此称呼,小的叫戚禄f你老以后就叫小的名字好了。”

说着,就领了林子清朝书房走去。

书房,也是戚本昌的办公处,在花厅的西首,穿过长廊,有一个搭着花架的小院落,庭前放着几盆花卉,极为清幽。

书房的正厅,是起居室,摆设精致,一色紫檀雕花家俱,更显得古朴高雅。东厢才是书房,四壁书架上,放着不少古籍,中间放一张紫擅大书案。戚承昌就坐在案后绣披高背靠椅上,取情正在披阅辜鸿生的那份“报告”。他身后壁上,挂一柄三尺古剑,一看就知不是凡品。戚承昌是黄山一剑石圃老人的义子,自然是剑术造诣甚高无疑。第一队的大领班裴福基,坐在靠窗的椅子上。屋中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长随戚禄走近厢房门口,脚下一停,躬身道:“回统带,林二领班到。”

戚承昌抬目道:“进来。”

林子清欠身道:“属下告进。”举步跨进书房。

戚承昌一抬手道:“林兄请坐。”

林子清犹豫了下道:“统带书房,属下……”

裴福基没待他说下去,就拦着道:“林兄,统带对待部下,从没架子,叫你坐,你只管坐下来,不用拘泥了。”

戚承昌含笑道:“坐,坐,林兄坐下来,才好说话。”

林子清告了坐,就在裴福基下首坐下。

戚承昌目光一拾,凝注着林子清,缓缓说道:“兄弟要请教林兄一件事……”

林子清心里暗暗一跳,欠身道:“不知统带要问属下什么?”

戚承昌道:“林兄是福邱特别推荐给督帅的,武功身手,自然不会含糊。但督帅统率的是军营,和咱们侍卫营略有不同,因此兄弟想问问林兄的出身门派,练的是哪一门的功夫?”

林子清道:“回统带,属下没有门派,先父昔年也是保镖为业,和镇远镊局林老镜头是磕头弟兄。属下一点庄稼把式,是跟先父练的,掌掌刀剑,都会一点。”

戚承昌微微一笑道:“虎鞭龙爪林老镖头,名震关东,林兄令尊和老镖头是金兰之交,自然也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了。”

林子清赧然道:“先父和林老镊头结义,还是少年的时候的事,先父和家母结缡之后,家母就不让先父再在江湖走动,说保镖行业,有名刀尖舔血,收入并不富裕,担的风险却是不小,不如安安稳稳做些买卖的好。因此先父就弃镖经商,和林老镖头几乎有二十年没通音信……”

戚承昌似乎对他说的家世,并不感到兴趣,截着道:“林兄可曾练过轻功?”

林子清道:“先父在日,也曾教属下练习内功和轻功,大概三五丈高,属下还上得去。”

戚承昌点头道:“那就行,晤,福基,你来试试他看?”

裴福基应了声“是”,站起身来,含笑道:“林兄。统带有一件极为重要的公事,要交给你去办,但对方都是硬点,怕林兄万一有个失闪,就不好向督帅交待,因此特地把林兄请到书房里来,对林兄的身手;要先有个了解……”

林子清道:“统带有什么事交办,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裴福基道:“统带要兄弟和林兄过一招试试,林兄不用客气,也毋须顾忌,只管出手,咱们点到为止,一招为限。”说到这里,接着道:“林兄小心,兄弟要出手了。”

话声出口,右手五指箕张,朝林子清肩头抓来。

这一记使的是“大擒拿手法”,看去很慢,实则五指如钢,指影变化所及,几乎笼罩了他左边上半个身子。这位第一队大领班,果然有一手,只要从这—招上、就看出他指力沉稳,身手非凡。

林子清淡淡一笑道:“属下那就放肆了。”说话之时,身子还是站着不动,没躲没闪。

直到裴福基一只手掌,快要落到肩头之际,他身子忽然朝左转去,左手五指直竖,朝外推出,指尖扫向裴福基的手腕。这是一记极普通的散手“推窗看山”,手法平实,是封架招数,并无奇突之处,但精妙无比,似是在那平凡的手法之中,含蕴了极为神奇的招数,尤其一招出手,指风飒然,已经划上裴福基的手腕。

裴福基的手腕,和他划出的手指相距还有尺许光景,就好像被铁尺击了一下,突感又痛又麻。心头不禁大吃一惊,急忙收手,往后退出一步,双目发亮,瞪着林子清,惊奇的道:“林兄果然高明。”

林子清已经垂下手去,说道:“多谢大领班手下留情。”

裴福基哈哈一笑道:“统带是大行家,自然看出来了,林兄这一拂,才留了情,不然兄弟这只手,可以立成残废。”

戚承昌颇为高兴,点头道:“行了,只此一招,林兄已没有不能胜任的差事了。”

林子清道:“统带夸奖,属下想请问一声,不知大领班是否精于暗器?”

裴福基连忙摇手道:“什么?林兄要和兄弟比较暗器?算了,兄弟已经献了一次丑,林兄怎好意思还要兄弟出丑?”

林子清道:“大领班好说,属下并无此意,只是方才统带垂询属下轻功,属下也想借此一试。”

裴福基道:“林兄要暗器何用?”

林子清微笑道:“大领班身上如有暗器,就可试了。”

戚承昌也听得颇感兴趣,朝裴福基点头道:“福基,你就让他试试也好。”

裴福基笑道:“统带这是军令,属下不得不遵,这次准又出丑。”说着,探手从身边摸出三支三寸许长的小箭,朝林子清问道:“林兄要如何试法?”

林子清笑了笑道:“一支就够了。”伸手朝窗外一指,又道:“这是最小的丢手箭了,大概是以指力发射的吧?那就请大领班尽力朝窗外投去。”

裴福基随手拈起一支小箭,扣在掌心,笑道:“你要我射什么?”

林子清道:“随便,大领班平射、向空射都好。”

裴福基道:“好吧!”

右手扬处,小箭已经朝窗外激射出去了。就在此时,站在裴福基身边的林子清突然双足一点,身如电射,穿窗而出,像流星追月一般,尾随着小箭追去。这下当真行动如风,快逾掣电。戚承昌、裴福基都没想到,林子清要裴福基射出暗器的目的是他要飞身去追。武林中只有表演接暗器的手法,那是两人面对面,才能接得住。林于清是等暗器发出之后,才追上去;既追上去,自然还得把暗器抓住才行。林子清若是没有十分把握,决不会自己给自己出难题。两人心意相同,一念及此,不觉定睛瞧去。这真是电光石火般事,两人还没看清,眼前微风一讽,林子清已经穿窗而入,落到两人面前!

只见他右手两个指头夹着小箭,笑吟吟地欠了欠身道:“统带、大领班面前,属下献丑了。”

戚承昌双目之中,飞闪出一丝异采,哈哈大笑道:“无怪格格要如此看重你了,哈哈,林兄这一手,别说咱们行宫侍卫营里,没人能望你项背,就是大内,也算数一数二的了。”

裴福基更是瞪大双目,笑道:“凭林兄这份身手,兄弟该和你换个位子,你来当大领班,兄弟当你二领班,只怕还不够资格呢!”

林子清惶恐地道:“大领班这么说,属下就不敢当了。”

裴福基道:“兄弟说的是实话,不出十年,林兄一定出人头地,飞黄腾达……”这话当着戚统带的面,说得有些过份了。

戚承昌脸上虽然含着笑容,但已经笑得有些勉强,一面摆手道:“来,咱们坐下来再谈。”说完,回到高背靠椅上坐下。

裴福基、林子清也相继落座。戚承昌面朝林子清,缓缓说道:“方才那个叫辜鸿生的人,你已经见过了,他是官家派在黑龙会的管带,黑龙会几日前,已被百花帮一批萎民,纠众破去……”

“黑龙会?”林子清沉吟了下,抬头道:“属下好像听人说过,但百花帮这名称,属下怎会没听说过?”

戚承昌微微一笑道:“这是一个秘密组织,没有在江湖上公开露过面,你自然不知道,这样……”

他取过案头那叠“报告”,随手递过,接着说道:“这是辜鸿生的报告,你且仔细看一遍,就会明白。据辜鸿生方才说,目前百花帮萎民,似已潜来热河,意图不明,兄弟已要辜鸿生回到隆记客栈去,暗中查访他们下落。你是新来的人,对方当然不认识你,兄弟才把这件任务,完全交给你来办……”

林子清道:“属下蒙统带厚恩,统带交办的事,属下自当全力以赴。”

戚承昌微笑道:“林兄的任务,就是目前依然住进东升客栈去,暗中和辜鸿生取得联系,如果发现可疑的人,辜鸿生不能和他们照面,就由你暗中侦察对方行动,然后再和福基保持密切联络。不过有一点,林兄必须特别注意,那就是在没有得到确实证据以前,切忌贪功躁进,不可打草惊蛇。”

林子清点头道:“属下省得。”

戚承昌道:“好,你看过报告,就可走了,如无特殊紧急之事,不可时常回到行宫里来,以免泄露了你的身份。”

林子清应了声“是”。

戚承昌才回过头,朝裴福基道:“这件事,完全交给你们第一队侦办,还有,从这里出去,你带林兄到你们队上去,让弟兄们见见二领班,也让林兄认识队里的弟兄,在行宫之外,遇上有事,他们必须服从林兄指挥。”

裴福基欠身道:“这个不劳统带吩咐,属下自会关照他们的。”

林子清在他们说话之时,已仔细的把辜鸿生那份“报告”读完,他述说黑龙会被破经过,大致和实情也差不多,只是特别为他自己丑表功了一番,如何身中迷香被擒,如何临危不屈,后来又如何乘机脱逃等等。

林子清心中不禁暗暗感叹:“一个人若是一脑门都是升官发财的念头,利禄薰心,到死都不会觉悟的。”他掩上“报告”恭敬地送回案上,说道:“回统带,属下已经看完了。”

戚承昌颔首道:“辜鸿生在报告上,对这些萎民的面貌、特让,那说得很清楚,这对你侦办此案,有很大的帮助,你现在都记清楚了?”

林子清道:“几个较为主要的人,届下都记下了。”

戚承昌道:“很好,你们可以去了。”

裴福基、林子清躬身一礼,就相偕退出。裴福基领着他走下石阶,一直朝东首一排营房走去。进入一间宽敞的堂屋。屋中布置虽较戚承昌的书房简单,却也相当堂皇整洁。

这里终究是“行宫”里面,沾着一点官气。

裴福基指指右首一张长案,含笑说道:“这里是兄弟和林兄治事之处,这张长案,就是林兄的座位了。”话声—落,立即大声喝道:“来人。”

一名当差的立时急步趋入,打揖道:“小的在。”

裴福基吩咐道:“你去告诉三班弟兄,立刻在膳厅里集合。”

那当差的“喳”了一声,迅疾退出。

裴福基回头笑道:“林兄请坐,等他们集合好了,咱们再去不迟。”

两人坐了不多一会,那当差的已在门口票报道:“回大领班,三班兄弟已经集合好了。”

“好。”裴福基霍地站起身来,回头道:“林兄,咱们走。”

林子清跟着他走出厅屋,从回廊折入膳厅。这是一间长方形的大厅,此时第一队的三班弟兄,早已分成三排,列队肃立。

每一班前面,站着一个腰佩铜牌的汉子,自然是领班无疑。

裴福基走到门口,和林子清略作谦让,道:“林兄请。”

林子清道:“不敢,自然大领班先请。”

裴福基不再多说,当先跨进厅去。林子清随着他身后,走入膳厅。

门口早有站岗的弟兄高喝道:“肃立。”

全体弟兄果然立时站得笔挺。

裴福基偕同林子清走到上首中间站停,朝大家点头为礼,然后干咳一声,整了整喉咙,说道:“诸位弟兄,大概已经知道,咱们第一队的二领班边鸣吱,奉调都统府第三营副统带,咱们这里的二领班职务,上面派这位林子清林兄前来接替,现在兄弟介绍就任二领班的林兄和大家见面。”

三班弟兄早已听说这位就任二领班,是福邸派下来的,连都统、统带都对他另眼相看,但也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年轻。

裴福基话声甫落,大家已经热烈的鼓起掌来,表示欢迎之忱。裴福基等他们掌声稍落,接着又替林子清介绍了三班领班:第一班领班吴从义,二旬左右,白脸瘦小,像个文弱书生。

第二班领班高祥生,也是瘦削脸,中等身材,只是略见苍老,已是五十许人。第三班领班张雨民,身躯微胖,年约四十。林子清自然看得出,这三个领班眼神充足,一身武功,全非庸手,当下一和他们抱拳为礼。

裴福基又道:“林兄现在负有一件极重要的任务,暂时不住在营里,兄弟自会另行派人和林兄保持联络,方才统带特别要兄弟交代你们,咱们第一队的弟兄,如果在外面,一律须服从二领班的指挥,如有违撤,以军法严办。”

三班弟兄立即同声应“喳”。

裴福基点点头,然后一摆手道:“好,现在没事了,大家解散,吴从义,你留下来。”

三班弟兄一齐行了一礼,往外退出。

只有第一班领班吴从义,留了下来,躬身道:“大领班有何差窿?”

裴福基道:“林兄下榻东升客栈,兄弟指派你负责和林兄密切关系,林兄有的什么指示,务必迅速遵行。”

吴从义道:“属下省得。”转身朝林子清躬身道:“二领班可有什么吩咐?”

林子清含笑道:“不敢,吴领班最好每晚晚餐之后,到兄弟房里去一趟,保持联系就好,遇有特别事故,也可互相研商,不知吴兄意下如何?”

吴从义忙道:“二领班想得周到,属下遵命。”

林子清微笑道,“吴兄出了行宫,就不可再以二领班相称,咱们就以兄弟称呼,这点,吴兄不可忽略了。”

吴从义躬身道:“属下遵命。”

林子清眼看时光不早,就朝裴福基拱拱手道:“大领班,时光不早,属下该告辞了。”

裴福基点头道:“好,不过有一点,林兄可特别注意,你要吴从义和你兄弟相称,你自己却一口一声的大领班,属下听来有多别扭。从今天起,除非你林兄不想和我裴某人兄弟论交,否则咱们就以兄弟相称,林兄觉得如何?”

林子清道:“裴兄厚爱,兄弟敢不从命,只是……”

裴福基大笑道:“别只是了,你快走吧!”

林子清别过裴福基,吴从义一直送出宫门,陪着林子清行到马厩,早有看马的人牵出马匹伺候,直等林子清上了马,他还鹊立恭送。

林子清说了声:“吴兄请回。”就一夹马腹,青鬃马蹄声得得,绝尘而去。赶到东升栈,已是傍晚时候。

在客栈门口伺候的伙计,这时一眼看到林子清,慌忙迎着拢住马头,哈腰陪笑道:

“林爷,你老回来了。”

林子清朝他点点头,跨下马鞍,问道:“还有房间么?”

那店伙陪笑道:“林爷请到柜上问一声吧,小人在前面伺候宾客,不大清楚。”

林子清进入店堂,掌柜的帐房一眼看到林子清,立即迎了上来。

林子清又问了声:“掌柜的,上房还有房间么?”

那帐房先陪笑道:“小的不知林爷是都统府的贵宾,多多怠慢,还望林爷怨罪。林爷前几天住的店帐,已由都统府结清了,林爷要.住店,小店后进五间贵宾房,还有房间,林爷去看看,是否合意?”一面招手吩咐店伙,陪同林子清往后进行去。

林子清随着店伙,进入第三进,那是一个自成院落的宅院。庭前花木扶疏,还砌着一座小假山。迎面是一大间布置精雅的客厅,两边有四间宽敞的客房,一切用具,都十分华丽,和前进的上房,更显得高贵精致。

店伙打开左首一间房门,让林子清入内,便自告退。接着就有一名青衣使女送来脸水,沏来香茗。原来这后进贵宾房,连伺候的店伙,都是年轻貌美的姑娘,招待周到,果然和前进大不相同。林子清心中有事,端起茶碗,在窗前一张雕花木椅上坐下,慢慢地喝着茶,心中只是盘算着自己下一步骤该当如何,房间内逐渐的昏暗下来,他好像并无所觉。

房门开了,方才那青衣女端着一盏银灯,俏生生走了进来,轻启樱唇,含笑问道:

“林爷要在房里用膳?还是到前面去?”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