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第九十九章 血色无情月

第九十九章 血色无情月

作者:

前厅坐下,又猛灌了好几口凉水,楚玉的心跳才逐渐来。她从前也不是没看过光着上身的男人,上学时男生们打篮球热了就把上衣一脱,挥汗如雨的继续跟一个球过不去,那时她看了也不见得怎么样,今天容止裸露的部分比那少多了,可她的心跳却快得不成样子。

大概是因为……太漂亮了。

平常容止穿着衣服时,只觉得他容颜秀美,风华高雅,可是他今日衣衫不整,却好像不慎将平凡的伪装掀开一角,露出其下鲜亮诱惑的气息。那双明明是黑白分明的眸子,却仿佛汇聚了众生诸般色相,深不可测,好像能吸食人的灵魂。

没一会儿容止便走了出来,敞开的领口已经合拢,平静柔和的秀丽脸容高雅莫测,见到与平常一般无二的容止,楚玉才舒了口气,做个手势让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才道:“你对天如镜了解多少?”

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方才她与天如镜讨价还价,虽然折腾得天如镜够戗,可是她自己也是大费心神,此时已经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精力与容止绕***,反正最后是一定要暴露自己的目的的,不如早早的和盘托出。

容止思索片刻,沉着的道:“我对天如镜几乎一无所知。”还没等楚玉有反应,他又微微一笑,笑意里带着些狡黠,“可是我知道天如月。”

天如镜与他不过便是几面之缘,要说了解,那实在是夸张了,而且对于天如镜,他也不认为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天如镜比他师父天如月实在差得太远,在容止看来,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上的对手。

“公主,你知不知道建康城中有个传言?”像是在回忆应该从何说起。容止又沉默了一阵,才低缓柔和的开口:“这些日子公主时常出府,有没有见到大人吓唬小孩子……”

楚玉白眼一翻。明白过来了,她第一次出府便亲眼目睹有位大婶拿自家名号生生吓唬得小男孩不敢造次。自然。这不是什么太光彩的十。之后再见到类似情形,她都视而不见,装作对方或自己不存在。

“有一位妖法师与公主齐名呢。”容止一说,楚玉也跟着想起来更多,她的名号只能吓唬男孩。不能吓唬女孩。反倒是那位“妖法师”的名号男女通吃。男孩女孩都管用。

那妖法师不是说天如镜么?难道……

楚玉心中的疑问很快就在容止口中得到了解答:“那妖法师说的自然不是天如镜,他接替他师父地职位才多长时间。名声尚且不彰显,又有多少威势,那妖法师,说的是天如月。”

容止说完这些,又陷入了沉默,目光虽然望着前方,却好似没有焦点,而是穿越了时间的阻隔,看到了从前地影像,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为自己的失神向楚玉道歉,随后微微笑道:“我这辈子,一共见过三个半人,能让我另眼相看,一个是王意之,还有一个便是天如月。那日与王意之会晤半日,令我心折不已,轮权谋之术,他不如我,然而论起洒脱自在,我不如他,这世界上没有人能比得上他。”

先说了王意之,容止才说到天如月:“现在地天如镜,与他地师父相比根本就不成气候,他太干净了。”

听到容止这个形容,楚玉不由得为之思?

容止忍不住微笑一下:“天如镜太干净了,他手上几乎一滴鲜血都没有沾染,也不曾害过什么人,他地心思也很容易看明白……和天如镜比起来,天如月简直就像一条在腥风血雨里慢行的毒蛇。”

他第一次见到天如月的时候,便觉得十分吃惊,这世上能让他那么吃惊的人事物很少,天如月偏偏就在其中。

天如月那时身穿牙白色的衣衫,月光之下貌若好女,如月皎洁,可是他地眼神却书写着漆黑浓重地血腥残酷,让容止此生头一遭感受到这样彻底地威胁和恐怖。

就算是月,天如月也是凄厉骇人的血月。

由于天如镜地关系,楚玉也想当然的以为他师

月是类似人物,也是一样出尘脱俗水晶般透明无垢,说来,彻底的颠覆了想象中的印象,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容止慢慢的道:“天如镜的无情是不解世事,天如月的无情却是本性狠毒,你知道他曾经做出过什么事得来那个妖法师的名号么?他要了五百个童男童女去祭天,但是根据我的查探,这祭天之说根本就是藉口,也不知道那五百童男童女到了什么地方,派了什么用途。”

听着容止似笑非笑的说着往事,楚玉感觉心脏好像被一股寒意笼罩,她心里对自己低声的道:“我知道。”

她知道天如月要那五百童男童女做什么去了,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这猜测大约有八成的准确率。

天如月在做实验。

那手环的真正内涵和功能,不是这些未受过现代系统教育的古人能够完全理解的,他们要如何摸索手环的用途?唯一的办法,大约就是试验。

天如月恐怕是其中的极端翘楚,为了得知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惜用活人来做实验,就好像现代的科学家,用小白鼠来当作实验材料一样,只不过天如月的试验更加残酷更加灭绝人性。

现在楚玉也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想说:这家伙死掉,真是太好了,要是活着的人是天如月,她恐怕完全没勇气进行这些天对天如镜做的一切。

如此看来,天如镜也实在是出淤泥而不染,有这样的一个师父,这些天竟然没有对她采取暴力手段,甚至在她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的时候,也没有对她下黑手。

倘若是换了杀人不眨眼的天如月,她只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遍。

因为天如月的事太过震撼,导致楚玉把方才容止所说的三个半数目抛去了九霄云外,忘了问接下来的一个半人是谁,而是接着听容止道:“而我尤其讨厌的,是天如月的那个手环。”

楚玉忍不住一惊:“你也知道那个手环?”

容止微微一笑,拿起桌上的水杯,楚玉后知后觉的想起这水杯是她方才喝水用的,其中还剩下半杯水,张开口还没来及阻止,便看到容止的嘴唇凑到杯沿边,苍白而柔软的唇正好印在她留下的水印边,好像低头亲吻她残留下来的唇角痕迹。

楚玉的嗓子好像被什么塞住,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容止将杯中水一饮而尽。

容止放下杯子,神情清澄坦然,继续道:“我与天如月也算交过手,如何不知道他的那些奇异力量来自那手环?我讨厌的,并不是那些奇异的能力,而是觉得那手环似乎是不该在这世上出现的。”

他的直觉,真是敏锐真切得恐怖。

楚玉轻轻的叹了口气:那手环,确实是不该在这世界上出现的,那本来就是不属于这时代的产物。

超越了一千多年的时间,用多少代人的智慧结晶,结合目前无人能运用的能量欺负古代人,实在是拥有太多的优势,说起来,容止败给天如镜,丝毫不算丢人。

输给时代,这是不能抗拒的。

楚玉悄悄的打量容止,他秀美的脸容上并无颓丧,也无不甘,有的只是从容,带着些许嘲弄:“而我尤为看不上的,是天如镜口口声声身负天命。真是可笑,天命什么时候竟是由他这种人背负起来了?”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