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二十四章 心如飘飞絮

一百二十四章 心如飘飞絮

作者:

玉觉得很奇怪,天如镜今天怎么了,竟然会主动问她从前一向不关心这些,也从来不说客套话的啊。

问好的话从她口里说出来是正常,可是从天如镜口中说出来,却是大大的反常了。

楚玉下意识的朝天际望一眼:没错,太阳还挂在东边,没蹦到西边去。

意识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后,天如镜咬住下唇,不知道为何有些懊恼,却又不知为何,胸中淡淡的欢喜,仿佛泉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从未有过这样的迷茫,这样的懵懂,这样的不知所措。

也从来没有过,仅仅是因为看到一个人,心跳便陡然雀跃起来,而仅仅数日不见,又让他感觉缺失了重要的东西。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没有人教导过他,他也丝毫不明白,可是他隐约的能预感到,倘若继续这样下去,会不妙,很不妙。

会坠入一个未知的境地,不知道有何等的下场。

朝楚玉点了点头,天如镜想要从楚玉身旁绕过去,才抬脚走了一步,身前却横着一只手,拦阻住他的去路。

正好在这里撞见了,那便把事情给一起办了吧,楚玉笑眯眯的拦着天如镜,道:“天师大人,别跑啊,来来来,我们先履行当初的契约,你没有忘记你欠着我什么吧?”

天如镜一愣,随即想起之前的约定,也便不得不留下来,他停下脚步,心底却忍不住轻松的松了口气:“好。”他不是自愿留下来的,是为约定所迫,不得以才如此。

楚玉一笑向前带路:“那好,我在公主府里等着你,你进宫把事情给办完了后。便立即来见我。”

前些天她暂缓索取报酬,是因为没有想好今后应该站在哪一边,现在她想好了,便不再有任何的迟疑。

天如镜摇摇头道:“我入宫没什么事,只是来这里走走。”那个驱鬼的邀请,他不过是去当个摆设,不去也没有关系。这便是没有事了。

楚玉笑道:“如此正好,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上了马车。坐在车里楚玉便兴致勃勃的道:“现在开始吧。你先打开‘文’的那一块给我瞧瞧。”马车开始行驶,从车底传来轻微地震动。横竖车内除了他们没有别人,楚玉决定干脆现在就开始。

天如镜却没有动,他看着楚玉,看着她明亮的目光定定的望着他的手腕,他与她的全部牵系,便在于此了。她所有的心思都在手环上,分给他的目光只是附带。

忽然间。天如镜觉得手腕上扣着地金属环很沉,沉得他很不舒服。

他压下心头的不适。双手微错抬起。撩起袖子露出手腕,和往常一样。将手指按在红宝石之上,心中默念启动。

假如是从前,一两秒钟内,便会有淡蓝色地微光亮起,可是这一回,一直过了十多秒,马车内还是一切如常。

楚玉不知道天如镜在玩什么玄虚,看着他手指按在红宝石上却没反应,等了一会以为他心存顾忌怕被人看见,便宽慰道:“没事的,这是我地马车,不会有人进来看的,你尽管放心亮出来吧。”

天如镜困惑的道:“我……”他神情陡然一变,好似遭遇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楚玉正要问他怎么了,却见天如镜飞快的伸出手去,掀开遮挡的车厢帘子,然后,从疾驰马车上,跃下。

没料到他会有这样地举动,楚玉甚至连出声都来不及,便眼睁睁的看着天如镜跳下车,马车行驶很快,一瞬间便没了那紫色地身影。

片刻功夫后,楚玉才出声大叫:“停车!停下车来!”她话音尚未完全落下,蹄声便伴随着骏马的嘶鸣放缓,又过几秒钟,车身地振动停止

没等马车停稳,楚玉便生气地跳下车:天如镜刚才那举动,是想赖账么?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

马车停下来地时候,已经距离天如镜落地的地方有四五十米远,楚玉快步的往回跑,打算抓住赖账的家伙,可是却在跑出十多步时觉察到不对:天如镜就算想要赖账,也不必采用这样拙劣的手法啊,他就算是摆明了对她说他要赖掉交易内容,她也不能将他怎么样。

毕竟他拥有超越时代的自保能力。

这里还在皇宫外围,天如镜跳下车后,整个人狼狈的摔在地上,忍着痛楚爬起来,正好有一队巡逻的卫兵走近,看见天如镜狼狈的模样,他们停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一个新兵不认识天如镜,首先出声喝道,“这里是皇……”

他话没说完被身旁老兵拦住:“你不要命了,这是天师大人。”

领队的队长上前对天如镜一施礼,道:“见过太史令大人,请问大人,出了什么事么?”

此时的天如镜,形容是前所未有的狼狈,他跌倒时脸颊擦过地面,脸颊沾了一片灰尘,灰尘中又渗出殷红的血珠,他的衣衫凌乱满布尘灰,发髻松开垮垮的坠着,而最最狼狈的,是他的眼神,接近惊惶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昔日那个周身洁净一尘不染,仿佛在云端之上的天师,怎么会落得这样狼狈难看?

已经有认识天如镜的卫兵小声交头接耳起来,他们的声音全都落入了天如镜耳中,他呆呆的站着,觉得好像被扒光了衣服丢在大庭广众之间,他毫无防备的被人围观,被人议论,喧嚣盈耳。

头顶的日光炽热,照耀得整个世界都发着白光,整个身体好像飘飞起来,随后被一片耀眼的白吞没殆尽。

楚玉这时候也看出了不对劲,她想要走近问个究竟,身前却忽然拦着了一只手,就好像她方才拦住天如镜一般,越捷飞赶到她面前,拦住了她:“公主,请留步。”

越捷飞面色凝重,低声道:“公主,请留步。”

楚玉被他所阻,不得不缓下脚步,她不满的道:“越捷飞,你干什么?我没打算对你的师弟怎么样?收起你那些疑心,我只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越捷飞依旧固执的拦住她,这一次,他的语调中带着恳求:“公主,您能不能,先回府?不要管镜师弟了……真的,这件事,求您,别管了。”

楚玉沉默片刻,道:“是不能让我知道的事情么?”

越捷飞道:“是。”

他的神情十分坚持,楚玉知道自己不能强行闯过,也不为难,很干脆的转身往马车的方向走:“好,我不过去,你也不能过去,至少,在送我回府之前。”

越捷飞如释重负,松口气跟上楚玉,行走之间,他匆匆的回头瞥了一眼,看着依旧站在卫兵面前的天如镜,眉宇之间飞快的划过一丝忧虑。

一到公主府,脚还没踏入门内,越捷飞便立即申请向楚玉告假,看他的样子,楚玉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是要去看天如镜,当下也不为难,挥一挥手准了假,看越捷飞三两步跃上围墙,直接从别人家头顶上抄近路,楚玉也飞快的跑进府内,用她最快的速度直奔西上阁闯入沐雪园,从绣林里揪起在青石台上午睡的容止。

“快,快……”楚玉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一会儿才能将话说顺溜:“你让花错偷偷去看看,天如镜究竟出了什么事?!”她将方才发生的事简要的跟容止叙述了一遍,末了补充一句:“别让越捷飞发现了。”

切,拦住她一次她就会放弃了么?

做梦!

事关她重要报酬,她今天还偏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