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三十六章 人约黄昏后

一百三十六章 人约黄昏后

作者:

远闻言有些愕然:“那么公主为何……”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了出去,来到自家马车边,楚玉登上马车,一直到坐在车内,背靠着车厢壁,才微微笑道:“因为我好奇她要做什么啊。”

她方才忽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钟年年各项才艺都优秀得如此平均,每一项都学好了并且学精了,这是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时间的,倘若不是每一项都喜欢,强迫自己学不喜欢的东西,那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楚玉曾煎熬过痛苦的学习生涯,对这种痛苦很有体会。

假如不是被人要求,楚玉很难想象一个人对于琴棋书画唱歌弹琴都保持着均衡的兴趣,而在沦落风尘之前,钟年年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女,不可能有太过深厚的艺术氛围熏陶,而埋藏在水下的答案也跟随着呼之欲出:她是有目的的。

纵然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每个人的喜爱偏好也有所不同,比如王意之好书,萧别喜琴,唯独各项都精通了,才能获得所有人的喜爱。

钟年年的才艺不是为了自己而学的,与其说是才艺,不如说是属于她自己的,独特的武器。这武器没有锋芒,然而却无坚不摧。

色字头上一把刀,不管这刀是谁拿的,总归是刀。

现在这把刀,架在了楚玉的脖子上。

肩膀缩了缩,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靠坐,楚玉慢慢的道:“方才那么多双眼睛看着。我不论接受还是拒绝,都会遭到不少人地敌视。假如我拒绝,那钟年年不甘心的哭两声,我们辛苦建立起来地人脉就算是毁去大半了,现在暂时接受,是为了谋求缓和的余地。”

楚玉说完后又沉默了一会,才轻叹一口气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呢?”既然知道钟年年别有目的。她也会小心防范,不让她有机会达成什么阴谋。

她隐约能猜出钟年年的真实身份,她是一个间谍,又或者说探子,细作,怎么称呼都行。不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又或者在楚玉所看的书和电影里,女间谍总是拥有过人的美貌和才华,用如花的生命堆垒钢铁一般地政权。

所以楚玉并不如何痛憎,反而为钟年年感到惋惜:这样一个美貌多才的女子,本来不应该陷入这政治的泥泞之中的,假如和普通的女子一样长大嫁人,想必会幸福许多。

楚玉正返回楚园的途中,钟年年却已经先向宅子地主人告别,带着两个侍女。还有轻便的行礼。便直向楚园而去。

众多失意的公子虽然对楚玉妒恨不已,但是这毕竟是钟年年自己的选择。只有在妒恨之余目送钟年年离开。

上了马车。钟年年与朱颜同坐在车内,朱砂却换上了男装充当马车夫。她虽然身为女子,但是控马极为娴熟,马车走得异常平稳,而在平稳的车内,朱颜沉静的开口:“钟年年,你究竟想做什么?”

她身为钟年年的侍女,竟然直呼主人的名字,显然是无礼至极,可是钟年年却没有丝毫责怪惊讶之意,只微微一笑,道:“只不过是玩个小小的把戏,两位不需要在意,我这番作为,不会耽误你们家夫人的大计。”她抬手抽出发间楚玉所赠地玉簪,拿在手中把玩。

钟年年这些年来不知道接触过多少权贵,多么珍贵稀奇地宝物都见过,然而今天席上她所收到的两件礼物,却是从未有过地轻。

钟年年娴熟于各种手段,她心里也得明白,王意之枫叶上写一个年字,未必是含有什么深意,但是越是简洁,反而越有想像地余地,从各种角度去理解,一片叶子一个字,真的能想出来许多东西,倘若她今日这场不是做戏,而是真地选择归宿,也许真的会选择王意之。

至于楚玉送的簪子,她也看得出来,完全是敷衍的态度,只不过这也算是她头一次收到女子的礼物,还是她开口索要来的,留下了个别致的纪念。

钟年年微微一笑,将发簪纳入袖中。

朱颜看着钟年年,不太赞同的皱了皱眉:“什么叫你们家夫人?夫人难道不是我们共同的主人么?”

钟年年漫不经心的笑笑,她容颜极美,一笑之下,纵然是同为女子的朱颜,在近处看来,也不由得有些惊艳,她转头从马车侧面的小窗望向窗外,柔声道:“你一直错了,夫人是夫人,我仅仅是听命于公子,暂时任由夫人调派,我真正的主人是公子。”

朱颜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如此也好,你我各为其主,我与朱砂会时刻的看着你,千万莫要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否则夫人怪罪下来,我可保不了你。”她神情依旧沉静,可是沉静之下,却展露出了一抹犀利。

钟年年淡淡一笑,道:“多谢。”

两个美丽的女子,在并不宽敞的马车车厢内,进行了短暂的言语交锋,最后竟然是以一句温柔的致谢宣告结束,钟年年出说这话后,朱颜忍不住别

,不去看她。

虽然朱颜和朱砂两人陪伴在钟年年身边,虽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但是也同时有监视之意,可是两个女孩子都不是真正铁石心肠的人,数年的相伴行走下来,纵然原本如何的陌生,也有了些情分,倘若钟年年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她身负职责,只有狠心杀她。

朱颜不愿意对钟年年下手,所以她警告钟年年不要犯错,外表虽然严厉,但实际上却是为了她好。

钟年年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她说“多谢”。

来建康城之前她们便已经做足了准备功夫,很顺利的便找到了楚园,并且把准备出门地楚玉堵在了门口。

楚玉望着钟年年又是一阵苦笑。假如她是一个男人,面对送上门来的桃花运想必会十分开心。但是这桃花运不仅不是她想要地,还可能别有用心,她一想到这个,便觉得头疼。

然而钟年年既然找上来了,她也终究不能将她给赶走,只有跟原来计划的一样,先安排她住下。让桓远小心着,而她自己,则与越捷飞回到公主府中。

回到府上后楚玉想起来今天原本说好了要教阿蛮背诗,但是却不料因为钟年年耽误了这么久,心中有些抱歉的,她前往花错的院落去找阿蛮。

三千繁华居中。房屋有一半是新修葺的,院子里两个身影正在交手,凝立在中央挥舞着枪的黝黑少年赤裸着上身,一滴滴汗珠顺着矫健的动作飞溅,而一条红色地身影游走在少年的周围,剑影伸缩不定诡变莫测。

见楚玉进来了,红影的身形陡然一变,迅速的突进,剑尖指在黝黑少年的咽喉上,结束了这场战斗。

阿蛮苦恼的扔下枪:“还是打不过你。”沉重地铁枪闷声倒下。微微陷入柔软的土地里。

花错瞥楚玉一眼。嘴角一翘:“这是自然,也不看你才练了多久?我练了多少年?”虽然他现在犹能凭着精妙轻灵的剑术战胜阿蛮。可是在容止指导了阿蛮用力的技巧后。这个来自他乡的异族少年好像一下子开了窍,进步的速度让花错几乎觉得有些可怕。

虽然他现在犹能轻易的战胜阿蛮。可是一年之后,只需要再一年,当阿蛮能够完全将天生神力溶入这一套专门为了他而设计的枪法时,他也许将败给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

对于这种恐怖的进境,花错甚至忍不住有一点微微地妒嫉。

谨记容止地吩咐,在动手之后先平静呼吸,体会身体中力量的奔流与衰减,过了好一会儿,阿蛮才注意到楚玉来了,连忙迎上去:“公主,今天你去哪里了?”经过这些天地调教,阿蛮已经能够流畅地说话,不再结结巴巴。

楚玉微微笑道:“今天我去看了那天下第一美人,那可真是个绝世美人。”

花错撇撇嘴,往外走去,说话的语气极为不屑:“天下第一美人?钟年年算哪门子地天下第一美人?”

他走得极快,转眼间便没了影子,楚玉虽然有些奇怪,但一旁阿蛮在等着,她便很快的将花错这句话给忘记了。

反正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就算有另外一个美人,也与她没多大的关联。

阿蛮跟着楚玉回东上阁背书,又顺便在楚玉那里吃了一顿晚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片静瑟的黑暗里,他的耳朵灵敏的动了动,随即整个人宛如豹子一般轻捷又迅猛的越过几道墙头,飞快的赶了几步,正好截在往外走的白衣人面前。

发现拦截住的人竟然是容止,阿蛮愣了一下,还是警戒的问:“你要去哪里?”

容止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笑道:“我要去哪里,这与你有什么干系么?听话,乖乖的回去睡觉,忘记你今晚上看到我。”说话的语气很是随意敷衍。

阿蛮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忍不住又问道:“你,是不是要出去做坏事?”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年,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敬畏。

他不害怕每天跟他练习对打,并且每次都能打败他的花错,可是他害怕容止,没有来由的,好像野生动物的灵敏直觉,他觉得这个看起来柔弱无力的少年十分可怕。

容止摇了摇头,上前了一步,阿蛮下意识又退一步,可是想起刚才才吃了楚玉的一顿饭,这让他鼓起了勇气:“你不能害公主。”

然而下一瞬,他只听见脑后生风,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后脑便传来一阵剧痛,随即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见阿蛮闷哼着倒下,容止抬起眼帘,看向左侧前方的墙头,那里坐着一个红色的身影,在月光下镶上一层银白的辉芒,显得有些妖异,他微笑一下,点了点头:“阿错,这小子交给你了,等我回来再慢慢料理。”

说完,他便继续的朝前走去。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虽然时候晚了一些,但是“天下第一美人”的邀约,他怎么能不去?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