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五十三章 奇货当可居

一百五十三章 奇货当可居

作者:

容止打算离开这里。

虽然花错越捷飞等人有可能会随后赶来解救,但是他并不太习惯将自己的生死交托给别人来掌控,这与无聊的自尊无关,纯粹是习惯使然,不管是什么东西,还是拿在自己手上比较保险。

更何况,他追来之际,一路并未来得及留下暗记,公主府的人想要找来这里,只怕要花一番功夫。与其在这里等待逐渐陷入绝境,不如在尚能行动自如时,从此地脱身。

之所以没有在昨晚离开,是因为那时天色已经很暗,难以看清楚周围的情形,而又担忧鹤绝未曾走远,才在此过了一夜。

足足有一天没有进食,楚玉的手脚有些发软,相较之下,容止的情况好一些,经过一晚的休息,他已经恢复了几成的气力。

又拿银针扎了一遍自己,容止先攀上悬崖脱身,随后再以藤蔓编成绳子,拉着楚玉上来。

两人都不是勇武有力的强者,仅仅不到十米的高度,他们花了半个时辰来对付,好不容易拉楚玉爬上来,容止自己先倒在地上喘气,楚玉也是四肢无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昨夜夜色深重,她看不清楚悬崖下面的情形,也便不怎么害怕,可现下天光已亮,她方才爬上来的时候,不小心朝脚下瞥了一眼,下方的深崖仿佛没有尽头,绝壁料峭,险峻的高度令她光只是看着,便有一种晕眩的错觉,几乎要松开手脚摔下去。

楚玉觉得很不可思议。昨天晚上,她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大无畏精神跳下来的?居然连这种地方也敢跳?!假如她昨晚上能看清,大约便没有胆量追着容止了。

仰面躺在地上。望着蔚蓝天空,漂浮地白云缓缓流动。刚刚从鬼门关逃回来,周围的一切什么都是漂亮的。

方才那一刻,真地好像一脚踏入了鬼门关里,此时又似劫后余生。

约莫躺了半刻钟,楚玉感觉手上被人拉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容止拉她上来时,紧紧攥着她的手,现在还没有松开。她扭过头去,看见容止和她一样躺着,此时也正朝她看了过来。

一看之下楚玉不由得莞尔:容止原本白净地脸上这里一片灰,那里一片土,头发散乱,看起来狼狈不堪,才笑了一下她立即想到。(1^6^k^小说网更新最快)。既然容止是这样了,那么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忍不住脸上微热。瞧着容止又笑出来。

楚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身体虽然劳累疲惫。可是心口却异常的轻快欢悦。好像除了笑,她想不出应该做什么。

昨天被迫停下来的马车依旧留在原地。但是马匹已经不知所踪,在山顶上坐着吹了一会儿风,容止到车上取了一些食物,并从固定在车厢地板上的箱子里取出衣服,让楚玉重新穿戴好。

虽然仅仅是寻常出门,但是楚玉总是习惯在马车上放着些备用的衣物,点心也是路上给自己解馋用地,却没料到在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一番打理后两人周身都清简不少,楚玉吃了几块糕点,但因为没有水,只吃了一点便咽不下去,容止吃的也不算多,剩下的糕点又放回食盒里,用一件衣服包起来背在背上带走,而车上的一些值钱物件也一并地捎带。

商量一下,楚玉容止相携下山,在山脚下找到一条小溪,溪水大约有一米多款,水质还算清澈干净,水面上漂浮着一些枯黄的落叶,显示秋天已经到来。

平时楚玉喝水都是要先煮开了再喝的,但这时候也顾不上那么多,先用手掬起水来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水流入肚子里,刺激得胃部一阵紧缩,干咳的唇舌得到滋润后,楚玉才扯起沾水的袖子,擦拭脸上地尘土污垢。

两人就着溪水洗漱一番,各自都是焕然一新,为了方便上路,楚玉还是男装打扮,而容止昨天救命的木簪又重新插回了发髻里。

方才在山顶上楚玉便看清楚了周围情形,四处是连绵起伏的山峦,青色地山体因为秋天的杀意而显得有些萧条,此时来到山脚下,四周巍峨高山凝立,乍一看好像有一种要压过来地错觉。

楚玉被挟持来时,一路是坐在马车里地,被车子颠簸得昏昏沉沉,也不知这里是到了何处,问了容止才知道,这里大约是距离建康约莫二三百里的地方,若是想要徒步走回去,只怕要花费些许时日。

两人慢慢地走了一程,便听见马蹄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楚玉心中一喜,下意识的便想要迎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还没迈出脚步,便感到肩头一紧,回头看却是容止按住了她的肩膀,愣了一下她也立即明白过来,跟着容止的脚步,两人后退到前方的岩石后,等到对方近前,看清似乎是一队送货的马车,几辆马车上堆载了大量的货物,而随行的人员虽然强壮,但都是干粗活的下人打扮。

从外表看,这应该是商家送货的队伍,楚玉和容止对视一眼,从对方眼色中彼此确认,才放下了警戒。

这回却是容止让楚玉先藏着,自己走上前去。走到商队前方一丈外时,商队的马车和随行人员也都停了下来,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容止。

容止微微一笑,是那种最容易让人放下戒心的无害笑容,温雅秀丽,纵然此时他苍白憔悴,依旧让人如沐春风,笑了一笑后,容止才柔声道:“诸位见谅,在下并非恶人,在下与友人原本要去建康访友,怎料恶仆勾结贼人谋害,我与友人侥幸逃脱,却迷失了方向,今日见到诸位实在喜出望外,还望各位告知此,若是要往建康去,须得朝什么地方走?”他吐字文雅,风采翩翩,又是一副弱质少年的模样,外貌极具欺骗性,衣衫精致华贵,怎么看都不像是恶人,车队的人当下便放松了警惕,热情地回答了容止的问题,并与他攀谈起来,几句话后,车队主人出言邀请他与他们同行,在路上照应他。

容止原本就意不在问路,此时目的已经达到,便向车队主人告了一声罪,说是让同伴过来。

在容止跟商队搭话的时候,楚玉已经从岩石后走了出来,此时见容止投来目光,当即意会,缓步走上前去,学容止一样施礼。

他们用的是假名,楚玉自称于楚,容止自称于容。

商队主人对二人很是礼遇,邀请两人到他乘坐的车上休息,楚玉有些踯躅,但被容止一拉,也跟着放开来。商队主人姓任,穿着很简谱的麻衣,车队上下叫他做任老板,其实这支车队并不是前往建康的,反而是前往相反的方向,不过任老板还是以免得路上再出意外为由,邀请二人同行,并保证会护送他们前往最近的城里,在做其他打算。

两人上了车后,任老板下车交代些事,看车上只有他们两人,楚玉靠近容止,低声问:“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素不相识,为什么那个任老板会对他们这么好?

无事献殷勤,不能怪楚玉杯弓蛇影。

容止淡淡笑道:“公主不必忧虑,那姓任的不过是瞧着我们奇货可居罢了。”纵然万分落魄,但是他与楚玉的衣着外貌,行止谈吐,还是处处透着贵气,那任老板自然以为他们是门阀贵族,主动讨好尚且不及,又怎么会相害?

战国时吕不韦见到秦质子,认为奇货可居,资助金钱赠送美女,帮助其回国登上地位,后来他自己也权倾一时。虽然任老板未必就有想到那么远,但是他讨好二人,以求二人他日想起这好处,和这个故事是一样的道理。

不怕他有所图,就怕不知道他图的是什么。

容止说完后便困倦地合上双眼,身子歪倒在楚玉身上,虽然休息的时间差不多,但是他所消耗的体力远比楚玉的要多,也更为辛苦,支撑到现在,已是极为不易。

楚玉见他睡下,也不去打扰,这静静的坐着,让容止靠在她肩头,她将包袱放在身旁,自己也垂下了头,好似昏昏欲睡。

过一会儿任老板回来,看到车内情形,愣了一下,随即目光停留在楚玉手边的包袱上,神情有些游移,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移开目光,下令车队继续前进。

楚玉等了一会儿不见任老板有什么动静,只一直坐在车厢入口的位置,才暗暗的松了口气,放心的闭目休息。

原只想闭一下眼睛,可楚玉毕竟也是累了,心情一松,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她醒来的时候是被吵醒的,马车外传来很大的喧嚣声,由远而近的,闯入她安宁的梦里。

求包月推荐票求包月推荐票

担心有朋友错投主站推荐票,附录包月推荐票投票方法:

1、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

2、在包月章节的那个图片下面,有一行小字,其中便有“推荐推荐票支持作者”的字样,点下去即可o

顺带给朋友正在pk的小说做广告:

《满朝凤华》,作者:孤钵,书号:

且看小女人变身俊俏小书生,如何把皇帝,大臣,将军一一玩转!

不要浪费哈,pk票投了之后,包月推荐票和推荐票就顺手给天衣投了吧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