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五十八章 必不负所托

一百五十八章 必不负所托

作者:

楚玉闻言色变:“是毒?”孙立为什么要那么做?

容止笑了笑,随手将药瓶搁在一旁,却没有回答,他低头思索了一会,随后便开始解衣。

这个时候,楚玉已经不会误解他的动作,然而尽管明知道他应该有别的目的,但是看见他衣衫渐宽,她还是不由得心跳快了一拍。

容止并没有脱下衣服,他仅仅是解开衣带,翻开层层叠叠的衣衫,从腰侧的内衣里取出一样东西。

因为两人一路上表现得都很乖巧,加上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马贼们仅仅是拿走了他们装食物的包袱,并没有搜他们的身,容止和楚玉原本身上带着什么,现在便依然带着什么。

不过这对楚玉来说没什么涌用途,她平时出门连钱都是越捷飞帮带着的,原本袖子里是有装着袖箭的,但是在先前跳崖和爬上来的时候,用来固定山藤用光了,就算袖箭还有剩,她也不敢拿来对付马贼,那不但不能解救自己,反而会加速自身的死亡。

越捷飞曾经告诉过她,她的袖箭最多就能够在突然袭击的时候,射伤几个没什么防备,并且是身手不太高明的人,遇到真正的高手以及对方人多的时候,千万不能使用。

因此看到容止拿出来一个什么东西时,楚玉以为那是什么藏起来的杀手锏,登时便有些欣喜,能让容止这么慎重其事藏起来的东西,一定不会太糟糕,基于容止的一贯作风,也许是那种无色无味见血封喉的剧毒。

然而当看清楚容止手中的物件时。原本抱着很大幻想地楚玉顿时大失所望,那并不是什么毒药,也不是什么杀伤性的利器。那只是一块仅有拇指粗细,长一寸半的白色长方体玉石。首尾两头包着刻有精美花纹地金制薄片,金片将长方体的头尾两端完全包住,边缘又伸展出来好像花萼一般地小片,紧紧的压着玉石的两端侧面,让金质薄片与玉石之间一丝空隙也没有。

其中一端的薄片上。隆起一个用来穿绳带孔凸起,并穿过了一缕紫色丝线。

容止取出这件物体后,凝视了一会儿,便将其交给楚玉。

他神情郑重,眉目间不见笑意,被他的严肃所感染,楚玉先伸手接过,才开口问道:“这是什么?”原本以为这块白色地长方体是玉石,可是拿过来细看。.小说网电脑站.才发觉与玉石的细微不同,这长方体表面光滑,呈现一种十分浓郁的乳白色。少了几分玉石的莹润,但是却又多了几分光滑。这长方体的重量比寻常玉石至少重上一倍。纵然剔除两遍金片的重量,也比寻常玉石重出来不少。

容止低声道:“这不是玉。”

楚玉忍不住翻翻白眼:“我自然知道这不是玉。”

听她言语轻快。容止嘴角扯起来一个很浅的弧度,道:“这是我家传信物。”他的笑容还是如往常一般沉静从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楚玉却好似听到了一些冷寂灰败的味道,“阿楚,再过些时日,你便能离开此地,但是我却是走不了了……”

楚玉听他这么说,心头陡然一颤,睁大眼睛看着他,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容止继续道:“我少习观人之术,少有走眼,那孙立并不是简单地马贼,此人颇有心计,也极富野心,只怕会留下我以做图谋,他假自家儿子之手赠药,便流露了两分心思。”

孙立要留住他,但是也要压制他,最简单最容易的法子,就是让他在某方面残疾,一个瘸子,是很难轻易获得独立威望的,只能充当幕僚一类地角色。

但是孙立还想用他,并不愿太过激怒于他,也不愿与他正面翻脸,便让孙小江把药送来,届时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有这曾中间人可以推脱。

然而孙立尽管已经尽可能高估容止,却依旧还是低估了他,他的心思也许比起寻常人复杂深沉,可是在容止面前,却宛如透明地一般。

楚玉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道:“难道你就没什么解决的办法?”他那么地细心缜密,聪明机变,就连在鹤绝那样的高手面前都能够两度诈骗逃生,难道现在就没辙了?

她直觉地预感到,容止接下来将要说的东西,绝对不是她愿意听的,但是她却又必须听下去。

容止轻叹了一口气,道:“天时,地利,人和,眼下我们三者都欠缺,如何借势?”孙立并不像鹤绝那样好骗,纵然孙立的武功不如鹤绝,然而在为人处事,思谋决断方面,却比鹤绝不止强了一个层次。

假如纯以智谋论,孙立远不及容止,可是智者纵然有千般计谋,但大部分时候,暴力才是真正决定一切的手段。

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容止清醒而冷静的看到这些,对将来的前景并不如何乐观,但他还是笑了起来,十分沉静和从容的,好像他才是掌握一切的主导者,他抬起手按在楚玉的手上,将她握着那块信物的手包起来,一双漆黑润泽的眼眸凝视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看到最深的地方:“阿楚,我求你一事。你离开此地后,便自己回公主府,不要来寻我,追风盗横行十数年绝非浪得虚名,你对付不了他们的。”

楚玉何曾听过他这样托付后事一般的语气,纵然马车在山上疾奔,面临坠崖危险的时候,他也不曾这样郑重的交代,手上不知什么材料的信物仿佛有千钧重量:“你究竟要说什么,便直说吧。”她受不了在这紧要关头悬着的感觉,可是才问出口,却又后悔听到答案。

然而阻止不及,容止已然笑道:“阿楚你果然爽快,也好,我便直说了吧,这其间有些曲折,你要牢牢记住----你回去等我,倘若我两月不归,便当我已经死了,届时,请你差遣人前往江陵于家,找一个叫于文的人。”

楚玉听到这里,脱口而出打断他:“把这信物交给他?”她记得容止在孙立的要求下写求救信的时候,写信的对象就是叫于文。

“不。”容止微微摆手,否定了她的猜测,“你派去的人,须得沉静稳重,千万不要只派花错,他性情跳脱单纯,保不住什么时候便给人骗了,不过让他随行保护倒是可行。待派遣之人见到于文之后,出示我的信物,令他寻找一个叫沧海客的人,找到沧海客后,再将这信物交付给他。”

他目光似水一般,在楚玉指缝间露出来的信物上流过,眼眸里刹那间闪现复杂的情绪,但又迅速的被压倒一切的平静盖过。

楚玉心里有许多的问题,比如于文是谁,沧海客是谁,江陵于家与他有什么关系,但是她一个都没有问,只是握紧了手中的信物,点头道:“不负所托。”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二十天过去了,楚玉每日都关在屋子里,不是吃就是睡,容止倒是忙碌不少,每天都出去勾引,不对,是教导马贼家花朵,有时候,楚玉还会看见容止与孙立并排在田埂间走过,两人似是在交谈些什么。

楚玉没有打探,更没有自作主张的横加干涉,她知道自己能力的上限,也明白眼下的情形,不管她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她能够发挥力量的地方并不在这里,她所拥有的力量在于她的身份,但是在这里她的身份毫无用途。

分别的日子在预料之中,却也是毫无预警地到来,那是一个清晨,两人才各自起床,孙当便推门入内,却不像往常一样来找容止,目光只看着楚玉:“于楚,跟我来。”这阵子天气炎热,导致我的心情很暴躁,总觉得静不下来,每一章都写得巨慢,明明脑子里有路线的,但是就是写得很难过,每天都至少删除重写五百字到一千字……尤其是这两天,还受奥运影响……

因为这一长段的情节尺度拿捏很困难,我精神紧绷,现在神经比较脆弱,为了不受影响,改变我既定的思路,所以我有一阵子没看书评区,甚至上上周都没有加精,昨天晚上才一次性的把积攒的评论看完了,不过时间不太够,今天晚上再慢慢回复。

在此跟大家说一声抱歉,希望大家原谅我。

要说的就是这些,一直十分感谢大家依然支持着我。

说了这么些,希望大家不要厌烦,祝大家看比赛开心手求包月推荐票担心有朋友错投主站推荐票,附录包月推荐票投票方法:

1、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

2、在包月章节的那个图片下面,有一行小字,其中便有“推荐推荐票支持作者”的字样,点下去即可o

虽然说主站推荐票和女频包月推荐票不相干扰,但是我要主站推荐票没有用啊,女频推荐票榜pk的是包月推荐票,所以主站的推荐票,大家可以留给更需要票的主站书撒o()o…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