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七十八章 不可修复的

一百七十八章 不可修复的

作者:

皇帝在发呆,身为长公主的楚玉也只有一道陪呆,两人一站一坐,杵了不知道多久,就在楚玉快睡着的时候,刘子业终于停止了鉴赏池鱼的行为艺术,侧过身子,开口道:“阿姐,你要离开我吗?”

楚玉悚然一惊,她这才对上刘子业的目光,只见这少年狭长的眼睛阴冷森然,深处翻卷着不安定的暴虐,以往相见时的温情依赖好似被藏起来了一般。

楚玉有些惊吓,不光是因为少年皇帝的眼神,也因为他所说的话,不偏不倚地,正说中了她最近考量的事:虽然不清楚具体还有多少时间,但是她直觉地感到,发生改变的那一天已经逐渐到来了,纵然在表面上依旧看不出端倪,但是有备无患,楚玉已经开始命令桓远暗中联络从前发派出去,用以构造狡兔三窟的人手,并准备逃离的路线。

倘若一旦建康发生变故,她可以立即逃走。

强压下不妙的预感,楚玉跨上前一步,抬手扶住刘子业的手臂,试图让他平静下来:“陛下,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她入宫之前,特地换了衣衫,取了熏香用的香料,她知道这香味对刘子业的影响,会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也较容易听进她的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一招并没有收获到同样的效果,刘子业的神情不但没有放松,相反在听见楚玉回答的那一刻,瞬间变得阴冷起来,他的面容微微扭曲狰狞,显得十分可怕。楚玉忍不住后退了半步,而这半步更加刺激了刘子业,让他目中射出仇恨的光芒:“阿姐。你说谎。”

他慢慢地说,每一个字。都好像切齿咬碎了才吐出来一般地缓慢:“阿姐,你骗我。”他一把抓住楚玉的肩膀,望着她痛苦又痛恨,暴虐地少年皇帝从来都不是受了委屈便默默忍受的角色,他受的委屈。会从别人地不幸里讨回来。.wap,.cn.

刘子业手劲出乎意料地大,好像钢铁一样钳着楚玉的肩膀,她忍不住吃痛地叫出声来:好痛!陛下,你这是做什么?”

但是刘子业没有放开她,他只是阴冷地盯着她,目光冰冷,好像毒蛇盯着自己猎物,过了好一会儿,他一只手依旧紧扣着楚玉地肩膀。另一只手从身旁取了一叠纸交给她:“你看吧。”

那叠纸原本就放在他身边,但方才楚玉以为是奏折什么的东西,便没有细看。此时一望之下,竟然手脚冰凉。无法伸出手去接:那是大约一寸多厚的纸叠在一起。纸张大小不太统一,颜色也有差异。有的已经有些陈旧,有的却是暂新,最上面露出来地部分的印着官印。

刘子业不管她有没有接过,递出去后便松开手来,一张张的纸零落地散在地面上,偶尔有风吹过,被掀起来翻一页。

这些纸张都是……地契。

散布在各地的,以各种名义明目身份取得的合法拥有房屋居住证明。

是楚玉所准备的狡兔三窟,留着今后做退路用的,现在却全都在刘子业的手上。

这些,是怎么被发现的?她一直做得很隐蔽很小心,应该不会让他觉察才对啊!

见楚玉迟迟不语似在沉思,刘子业更为恼怒,手上用劲,几乎要将她地肩膀生生掐断:“你有什么可说的?”假如楚玉对他承认倒也罢了,他可以既往不咎,当她一时好玩,可是楚玉偏偏方才又对他说谎,这一再的欺骗隐瞒让他无法容忍。

楚玉吃痛回过神来,勉强露出若无其事地微笑道:“没什么可说的,陛下不相信我,就是这么简单。陛下若是信我,那么看见什么都不会疑我,陛下不信,几张纸便能令你我离心。”

虽然尚不清楚缘由,但楚玉现在知道,刘子业已经对她生出了嫌隙,这裂缝一时之间难以弥补,恐怕今后都难以修复,现在她唯一能做地,便是尽量不显出自己理亏,让刘子业无从疑起。

刘子业冷笑道:“你在外暗设私宅地事情,是天如镜告诉朕的,这些地契,是宗越带人去搜来地,天如镜身为天师,乃是方外之人,难道会与你有什么私人仇怨不成?”

天如镜出手了?

听到这个消息,楚玉比方才看到地契时还要惊讶,一时间不能思考,怔在原地。

那家伙不是说不会出手干预的么?怎么出尔反尔?

她的出神看在刘子业眼中,正是被说中不能反驳的表现,刘子业心中痛苦,情绪更为暴躁,伸手将楚玉一推,楚玉不及防备,脚下不稳摔在地上,手掌蹭过不甚平整的石面,顿时一阵火辣的刺痛传来。

这也是刘子业第一次对她动粗。

刘子业脸容扭曲,他的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像是在极力控制自己,将无形的绳索加诸己身,倘若那绳索一旦崩断,他便会忍不住冲上来对楚玉施展暴力:“你给我滚,现在便走!不要让我再瞧见你。”

楚玉咬着牙关慢慢站起来,见刘子业现在情绪激动难以沟通,她也压下了辩解的念头,转身往外走去,临出花园门口的时候,她想起一事停下脚步,问道:“陛下,我尚有一事请问,地契都在此处,那么那些人又在何方?”她派出去替她准备狡兔三窟的人呢?

刘子业瞪着她,冷冷地从齿缝里迸出两个字,映着嘴角血腥的狰狞:“杀了。”他让宗越都杀了,一个都没留下。

楚玉心中抽痛,没再说话,也没再停留。

目送楚玉的身影消失在墙后,刘子业呆了良久,直到扭曲的脸容逐渐平复,才陡然如梦初醒:他方才做了什么,他竟然对阿姐发怒了?

他的目光停在石制地面的一处血迹上:他甚至还将她推在地上?让她受伤?

不是原本想着要好好地跟阿姐说的么?怎么没几句话他便被怒火冲昏了头脑?

从前在阿姐身边时,他并不会易怒的啊?

他做的这些,在原本亲密不可分的两人中间,划下了一道不可修复的伤痕。

刘子业痛苦地抱住头:原本是那么亲密和依赖的人……他们之间,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是求票滴分隔线

继续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预告,下一章,容止复出。我是推书滴分隔线

《财色兼偷》作者:金水晶书号:1046110

简介:奇珍?我喜欢;异宝?我最爱!古董?字画?哈哈,统统收到我的“百宝箱”里来!

我其实只想帮奶奶找回失落的玉佩而已,谁知道居然找到这么多好东西,让人想拒绝都不可以!

无耻的贪官,无良的奸商,本无敌美少女代表人民收缴你们!

什么?顺便还可以收缴美男?!

我喜欢,我喜欢!

原来做个都市女飞侠有这么多好处的!

那还等什么?快来报名吧!我们大家一起来做女版“一枝梅”吧!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