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第五卷 一百八十章 明里修栈道

第五卷 一百八十章 明里修栈道

作者:

一辆马车公然进入公主府。

一辆马车飞快驶出江陵城。

一辆马车缓缓地驰往首都建康。

也有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越过南宋北魏的分界线。

四散的,汹涌或脉脉的明波暗流,因着不同的理由和愿望,循着各自的轨迹流淌,而其中一条,现在则流到了楚玉面前。

天如镜乘坐的马车是一直进到公主府内才停下来的,停下来后,便立即有一对护卫围上来,站在马车周围,随后走过来的人是驸马何戢。

何戢凝视了一会天如镜,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拜访楚玉,他昨天天如镜与楚玉并肩走出皇宫,想起前阵子流传的谣言,说天师大人已经失身于公主,而有一段时间,天如镜确实经常出入公主府……

于是何戢越发的不解了,他怎么看都没有看明白,楚玉身上有什么值得天如镜委身的地方,看他的模样,似乎也不像被迫……

世外之人的口味竟然是如此的奇特么?

纵然百般的不愿让楚玉痛快,但以何戢的身份,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他奉刘子业之命,看管着楚玉,将她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府内,却不能伤害她,倘若楚玉有了什么闪失,不管是伤了还是跑了,只怕第一个遭殃的人,便是他。

他也能依仗自己所掌握的权势,阻挡一些外来人,但是天如镜在皇帝面前的分量比他要重不少,强行阻拦,只会弄得他面上难看。倒不如在此卖个顺水人情。

当然,天如镜人可以进去看楚玉,车却必须留在他们的看守之下。以防天如镜此番前来助楚玉逃走。

何戢客气地解释皇命难违,天如镜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是一脸淡漠的神情,连一个点头都懒得施舍,便离开马车迳自走上同往内苑地道路。

这公主府他之前走过不少次,已经不需要他人引路。

遭到这样明显的轻视,何戢面上飞快闪过一丝厉色。http://转眼间又隐藏在和气的笑容之后。

天如镜不理会何戢有什么心思,他心里正在思考着另一件事,昨天与楚玉在皇宫分别之后,他以为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她,毕竟楚玉对他痛恨已极,在公主府内,两人更无交集地机会,却不料今天一早,越捷飞前来寻他。代楚玉发出邀请,让他在有空的时候前往公主府一晤。

天如镜是获得允准不必上朝地,以往还应付一下宫中妃子的邀约。但听说楚玉要见他,他便立即推掉了今日的所有杂事。出门前甚至还特地换了身新作的衣裳。

他并没有如何刻意的费心思。很自然而然地就这么做了,登门之际。心中虽然有些踯躅,却也全压在平静的表象下。

两人相见在东上阁楚玉的院子外,楚玉斜靠在院门边抱臂而立,很放松,也很悠闲。

这动作不太文雅,但是楚玉做来,却看着很好看。

见到她,心底便微微地泛起来柔暖,天如镜正要走上前,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响起一句话:

“……天如镜,你真残忍,你这么做,比直接杀死我,更多十倍的残忍。”

这话让天如镜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脚步,接着呼吸带动着心肺疼痛起来,这是他做出决定后,便时常发生的事,只不过这一次,从前的隐痛此时越发地明显起来。

她会死,她会和天书上所记载的一样,在不久的将来,被人下令自尽,那个时候,他将会再也看不到这个人,听不到她的声音,也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纷扰地情绪,再也不会……被如此严重的影响。

会注意到一个人的想法,会像这尘世地普通人一般,生涩的说着些没有用处地话,会情不自禁地想念,心情因为她而波动。

因为她,他变得像一个人。

这是什么,天如镜已经知道,可是有些感情,再怎么温柔,也撼动不了残酷地命运,以及根深蒂固的责任。

他已经作出选择。见到天如镜来了,楚玉放下双臂,笑着走过来,轻轻松松地迈过天如镜停下来时两人之间地距离:“你总算来了,我原以为至少要等上半日呢。”

她笑意吟吟,眉宇间完全不见昨日的愤恨伤悲之色,看得天如镜又是一怔:怎么一夜之间,她便好似整个变了一般?

而这时候,他又听到楚玉院子里传出来开凿之声,越过她的肩膀,却见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挥舞着锄头,在院内的一片空地上奋力挖掘。

注意到他的目光,楚玉一笑道:“我已经想通了,与其凄凄惨惨地等死,倒不如在今后有限的时光里及时行乐,我让人在府里各处挖几个坑,打算修建鱼池。”顿了顿,她的笑容忽然又有些黯淡,“也不知道是鱼活得久还是我能活得久虽然她的自由被限制,但是想要在自家的院子里挖个鱼池,或者建两间亭子玩玩,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天如镜默然,他自然是知道,楚玉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身为造成这一局面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楚玉消沉了片刻,又立即展颜笑出来,伸手拉起天如镜道:“成了,我们到别处去说话,这里实在太吵闹,我们换个清净的地方。”

她拉着天如镜一路走出东上阁,却是直往西上阁而去,天如镜想不到在决裂之后,竟然还可以与她有如此亲近的时候,一下子回不过神来,任由她拉扯着走,当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两人已经身处在一间废弃的空宅院里。

这里是从前山阴公主两名面首居住的地方,被楚玉清理了大半之后,便空了出来,但因一直有人定期打扫,还是十分的整洁干净。

进屋后让人点燃熏香,待侍女退下,楚玉才很有诚意地望着天如镜:“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教你那些文字,你还欠着点学费没付,我想问能不能宽容地替换一下,反正我现在快死了,现在这个局面,我如何都不能逃脱……你就让我死个明白吧。天如镜心中一惊:“你是说……”

楚玉目中的恳求之色更加浓厚,她很有诚意地望着他:“我想看今后发生了什么事,反正我已经是必死之人,想做什么都做不了,你不如成全我,让我至少完整的知道,我死去前后的事。”

楚玉的院子里,劳工依旧奋力开凿挖掘着,声音很是吵闹嘈杂,而在楚玉的房中,她的床榻之下,竟然也传来了类似的声响。

挖掘,挖掘,挖掘。

隐藏在床下,黑漆漆的洞口里,黑漆漆的人影奋力地挥动锄头。这是昨天欠下来的加更,现在补上,今天的基本更新还是放在晚上。

昨天有朋友跟我说我开虐了实我自己以为这不算虐,只要楚玉没有垮下,只要她依旧坚强着支持着,那么就不算虐。

这只是一条路,只是有的路段平坦宽敞,芳草葱郁,有的路崎岖坎坷,走起来艰难些。

在文档里写下第五卷卷标的时候,我全身窜过战栗一般的感觉(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最近天气转凉了),从第一卷开始,我就在盼望着写这一卷,这大约是黎明前最深沉的一抹夜色,是高歌咏叹之前的喑哑无声,沉沦和挣扎,交锋与杀戮,抉择或信念,有情无情有心无心,在刹那盛放之前。

可能想要表达出这些不太容易,但是我会尽自己的全力。

呃,最后便是……

月初了,可以投新的包月推荐票了……

我在这里先厚着脸皮拉下推荐票……呃,最近需要修改出版稿……要花费些精力,前两天我因为要加更,结果修改都暂停了,不能再拖延了,再拖延,我要被出版编编用力pia死了(泪……抱头)……所以……这个月还是不加更……以每天章地速度写……也算是对这篇文负责任……

尽管如此,呃,还是厚着脸皮拉下包月推荐票……假如有包月推荐票,请投给我吧……温柔地,很有诚意地望着大家的手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