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一百九十章 暴风的荒原(三)

一百九十章 暴风的荒原(三)

作者:

楚玉在房间里收拾东西。

二十颗龙眼大小的夜明珠,四十粒几乎一模一样,浑圆洁白的上好珍珠,四块毫无杂色的翡翠和美玉,两根黄灿灿的金条,各色宝石玛瑙若干,放在一起五光十色珠光宝气,几乎能晃花人的眼。

楚玉仔细地数了一遍,才分别用细软的丝囊分开盛装,随后再将所有小号丝囊放入一只用加厚双层细麻布制作成的背包中,布料染成了蓝色,边角部分又局部漂白,乍一看去便似后世的水磨牛仔背包。

楚玉强压着雀跃的心情,放开背包,又从床上拿起她请裁缝专门制作的衣裳。

上衣是以白色丝绢缝制的宽大衣裳,设计十分简单,长袖上窄下宽,朝下方延伸放开,好像蝴蝶羽翼,荷叶领如花瓣开展,柔软地盖住肩膀,内衬白色锦缎和丝质小背心贴着肌肤,感觉十分舒适,与背包经过类似处理的“仿水磨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的双腿,勾勒出漂亮的线条。

虽然已经是秋末东初,但是屋内点着火炉,缱绻的香气环绕着温暖的室内,纵然只穿着单薄的衣衫,也不会觉得冷。

穿上特制的衣裳,楚玉缓缓散下头发,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却失望的发现这里缺少明亮的落地镜子,只有随便拿了个铜盆盛水自照,水中的少女披散着长发,模样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这具身体,许多次从水里看到自己的倒影,陌生则是因为身上久违的衣装。已经过了这许多日子,穿上仿制的现代的服装,竟然有一丝陌生地违和感。

舍不得地最后摸了几下。楚玉换回平时穿的古装,将脱下来的这套衣衫整整齐齐叠好。与珠宝放在一处,接着便开始整理其他物品。

余下地事物很简单,一柄锋利的匕首,四套由精钢和皮套制作地袖箭,两瓶据说见血封喉的毒药。

没有亲手触摸过。全本小说网文学网更不曾做过试验,楚玉不知道那手环的穿越功能有没有风险,又或者是否能精确地到达她想要去的时代和地点,可是假如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她便永远没有回去的机会。

准备地财宝和凶器,都是为了穿越时间地点不精确的可能准备的,假如她没有成功的回到想去的时代和地方,而是出了什么偏差,她也必须保证自己拥有一些自保的武力。以及生活的本钱。

假如不小心去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还需要带能维持一些时日的食物引水,不过这些东西容易坏。还是要在出发地前一天再准备才好。

因为自己的卧室在动工,楚玉早已经在原本空置的房间里另外布置了一个临时卧室。她让人找来自己所需地东西。还另找裁缝按照她的要求缝制衣服背包,如此花了三日功夫才算大致准备停当。

必备物品差不多齐全后。楚玉便让人传话越捷飞,令他明日和天如镜一起来内苑,她要摆酒席,也是准备按照容止地提议,对天如镜下药。

只不过楚玉不知道自己要琢磨多久才能弄明白那个手环操纵地原理,为了避免越捷飞发现她做的事而闹起来,便决定索性将越捷飞一起放倒了。

这几日来,楚玉心中涨满一种微微狂热地情绪,直到今天该准备的东西准备得差不多了,才稍微冷静下来。

这一冷静,楚玉终于想起来一直被她忽略的问题:她走了,那么府上的人怎么办?

柳色,流桑,阿蛮,桓远……以及,容止。

假如她走了----在她能离开的前提下----她一走了之倒是方便无比,可是被她留下来的这些人呢?

容止可以暂且不去想,但是想起其他几人,楚玉忍不住有些愧疚。

而假如她在公主府里失踪了,府内的其他人会不会被连累遭殃?这一次,桓远应该挡不住刘子业的杀意。

楚玉看一眼外面的天色,此时暮色已经降临,过了这个晚上,便是明天的鸿门宴,她忽然有些后悔这么快邀请天如镜和越捷飞来,之前她整个人被能够回家的兴奋笼罩,以至于忽略了身旁:这么短的时间,她要怎么给其他人安排后路?

唔,如此说来,在放倒了那两人后,她还不能马上走,还必须先安排好其他人,才能真正无牵无挂,否则她就算平安回去了,也会一直担忧这些人的生死。

楚玉兴奋之情略减,她打开门走出房间,外面的冷空气迎面而来,让她的思路更清晰了一些。转了几个屋子,再穿过一间花厅,又穿了几道门,才回到自己原来的卧室,这里已经几乎没有卧室的样子,地面上满是散碎的泥土,因为已经动工深入到了地底深处,挖掘的声音已经听不到,只有蹲在洞口的流桑,表明阿蛮依旧在地下担任土拨鼠的职位。

楚玉走到流桑身边,弯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流桑,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

流桑乖巧地点点头,站起来走过来两步,扬起纯真的脸容直直望着楚玉,水汪汪的眼睛漂亮极了。

楚玉看着他,沉默许久后叹了口气,道:“流桑,你今后想做什么呢?”其实流桑什么都好,他文师从桓远,武师从花错和越捷飞,算起来也算是文武双全的未来栋梁,就是那个志向有点不好,当什么不好,偏偏想当山阴公主的面首。

不出意外的,流桑又回答出以前不知道说过几次的理想,但是楚玉这一回却没有苦笑着转移话题,她只是伸手摸了下流桑的头发,低声道:“其实假如这真是你的理想,人各有志,我也实在不应该强行干涉……”她的声音很低,低得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能听到,片刻后她的音量稍微抬高了一些:“流桑,我只是建议,假如你觉得我说的对,便稍微听上一听,假如觉得不对,便忘掉我说的话。”

“其实以你的才能,不出三五年,便可以在这个世上有所作为,你假如一定要做面首,我不拦着你,可是完全依附于他人,是一件很可悲的事,假如能够独立自主的活在世间,其实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

没等流桑想明白,楚玉便又拍了拍他,自己离开了房间。

走出东上阁,楚玉的脚步顿了一下,才慢慢地走入西上阁中,走过了柳色的居所,在门口看柳色映在窗纸上,一个人数钱的样子,看了一会儿,楚玉才一笑离开,又走了十多丈,却是来到了修远居。

凄冷的夜色中,修远居内亮着清浅的灯光,虽然并不明亮,却在黑暗里燃起一抹温柔的暖意。

楚玉迟疑片刻,才抬步走不好意思,住处这几天频繁停电,弄得我很吃力,今天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对不住大家,致歉。

以下是剧透相关:

唔,先说哈,小楚不会这么快回去地

小楚倒是想什么都不管甩手扔下,但是偶不可能让故事就在这里这么半途中断,以前挖的坑要慢慢填上了,该虐的也要开虐了

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了

呃,必须跟大家道歉的是,这篇文我原本打算写六十万,不过现在发现好像六十万打不住……原本预定三十万的内容,我写了差不多四十万才写完……所以总共的字数大概也会相应拉长……大概会有七十万吧(估计)……

习惯性泪奔包月推荐票书分隔线

墨染红书坊----作者:画上眉儿----书号:1046157

古代美女作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