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零一章 山有草木兮(中)

二百零一章 山有草木兮(中)

作者:

“放弃容止。”天如镜慢慢地说出这句话时,花错几乎要压抑不住心底愤怒的杀意。

他整个人伏在房顶上,面孔正对着推开半片瓦片的缺口,窥视着屋内的景象,而两人的说话也自然而然传入他耳中。

花错受容止托付看着楚玉,不让她对天如镜做出危害生命的举动,不过他一直忧心容止身体,只是偶尔偷偷的来看一眼,确定天如镜没死便回去。

这一回前来,他却正好撞上天如镜对楚玉说,让楚玉放弃容止。

纵然知道容止原就没打算依靠楚玉救命,可是他还是为这句话感到无可遏止的怒意,几乎当下便要发作起来。

但花错也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以免给容止增添不必要的麻烦,强自忍耐了一会儿,他分散的心神又被下方传来的声音吸引去。

“换不换?”

“不换!”

“换!”

“不换!”

要求交换什么的是楚玉,而另一方坚持着“不换”的,自然是天如镜。

花错想了想,猜测被他漏听的那段话,大约是楚玉要求用天如镜允诺她的要求换取救治容止,但天如镜依然坚持己见,虽然知道容止这边早有安排,但花错还是忍不住对楚玉产生了些许感激之情。

不管怎么说,也不管之前她做过什么,此刻她愿意放弃自己的利益顾着容止,这份心便足以让花错对她稍稍改观。

但是尽管如此,花错依然不认为。楚玉这样能说动天如镜,她花了三天才让天如镜退那么一小步,容止计划里只给她这么多时间。不会有第二个三天。

到头来,还是必须他出手。

花错这回决定不回去了。他就在屋顶上等着,等两人什么时候松懈下来后,最多再等两个时辰,他将伺机侵入,击昏楚玉。取走手环,归还并释放天如镜。

以他的武技,在楚玉发现之前击倒她,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纵然对不住楚玉,但是为了容止,也只有如此。…wap..cn

花错在屋顶上无声等待,而屋子里的争吵声也渐渐地产生了火药味。

“换!”

“不换!”

依旧是一样的对话,但是不光是楚玉气急败坏,天如镜也开始焦躁起来:“你不要再说了!我退让这一步已经是容忍至极。你不要得寸进尺!”

“换!”

“不换!”

为什么是他呢?为什么一定要是容止呢?

“换!”

“不换!”

天如镜有些狂乱地想,她为什么还不肯放弃呢?那个人真的那么重要吗?甚至比她的生命还重要?“换!”

“不换!”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挑明了利害和底限。彼此都逼迫到绝境,为什么她还是不放弃?

容止有什么好地?

“换!”

“不换!”

情绪波动之下。他竟然失去了一贯的冷静平和。不是以一个局外人地眼光,而是下意识地在心里贬低容止。

“换!”

“不换!”

这个时候。天如镜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飘然出尘的天师,他跌落云端,跌在尘埃里,满身的泥泞,满腹的委屈和妒嫉。

天地如炭炉,他只是那正在被苦苦煎熬的众生之一。

爱不能言,求不可得。

“换!”

“不……”

天如镜不敢置信地张大眼睛,声音卡在喉咙里,定定地看着身前的楚玉。

而与此同时,屋顶上的花错,也低低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怀疑自己眼花产生了幻觉。

楚玉心平气和地,慢慢地说:“天如镜,我求你,请你将应允我的,换成救治容止。”她的声音陡然火气全消,宛如盛夏中涌现清凉的流水,平静柔和地朝四面八方延展。

她跪在天如镜面前。

纵然是来到尊卑分明的古代,由于身份特殊,楚玉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行过大礼,骄横跋扈的小皇帝是她这具身体的弟弟,对她十分依赖,纵然是两人决裂,也不曾让她做出代表屈从地动作。

但是现在楚玉曲膝,为了容止。

她清雅的容颜没有表情,漆黑的眼眸仿佛千百次琢磨过地黑色宝石,紧抿的嘴唇泛着惨白,而她眼眸中闪现地水光,压抑着浓重地屈辱。

面对天如镜,没办法以利益引诱,没办法以死亡伤痛逼迫,唯一小小的缺口,大约便是一点点心软地同情。

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有她自己,以壮士断腕的决然,舍弃平等的尊严和骄傲,用这样屈辱,也是这样平静的姿态,向天如镜发出最后一次请求。

纵然排除楚玉的现代人身份,以她公主之尊,为了救人而向人曲膝,也是极为震惊的,不光天如镜,屋顶上的花错也惊呆了。

他隐蔽自己的行藏,只怔怔地看着下方:印象中那个骄傲的,不可一世的,飞扬跋扈的女子,竟然为了容止……

天如镜屏住了呼吸,他的目光渐渐化得迷惘,却是好像投往了不可知的远方。

纵然天如镜和花错感到无比震动,但是他们却永远不会知道,这一跪,对楚玉而言,意味着什么。

纵然是从前的山阴公主,也曾经跪过君父,跪过鬼神,但是楚玉来自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她不曾跪父母,也不曾朝拜天地,更不曾刻意的讨好和乞求过什么人,这一跪给她带来的屈辱感受,比旁人所认知到的还要强烈上一倍。

但是她只是平静的,坦然的,强抑着,她望着天如镜,双膝弯曲,背脊笔直。

天如镜的目光慢慢从遥不可知的远方收回,重新投注在楚玉身上,他低声问:“我放过你,真的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今后我不会再留情的,到了你应该死去的时候,假如你不死,我会让人来杀你,至于容止,我会全力对付他……即便是这样,你也坚持如此吗?”

听出他话语中有松动的意思,楚玉心中浮现一丝欣喜,也不管天如镜将后果说得如何严重,眼下他能够救容止,不管什么,都答应下来再说:“是的。”

天如镜面上晃过一抹恍惚,他的呼吸陡然变得有些急促,似是心绪澎湃不能自已,可是转瞬间便又压了下去,紧紧咬着牙关,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声音里带着连他自己都没觉察的赌气:“好,就遂了你的意,今后你可莫要后悔。”

目的既然达成,楚玉便上前去解天如镜身上的绳子,而屋顶上花错也终于回过神来,他轻轻把瓦片推回原位,一个纵身从屋后飞掠而下。

这么大的变故,他要将这件事告诉容止。

楚玉释放了天如镜,看着他白皙手腕上深紫色的勒痕,伴随着心情的放松,歉意再度浮上来:“我先去瞧瞧容止,你在此休息片刻。”

她话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出门外,看着房门关上,天如镜快速低下头,他抬手用力捂住嘴唇,但是从指缝间,还是传出来压抑不住的痛苦呜咽。

再也无法忍受了!

明知道她是为了另外一个人,明知道她心中没有任何容纳他的余地,为什么到了现在,他竟然还会因为她的痛苦,而加倍的感到痛苦呢?

这一章想了又想,删除重写,还是这样了。

么么小楚,乖啊,乃吃的苦,付出的一切,偶最后都会一点点给乃找回来的……

绝对。

趴……其实最近已经有读者给我提意见了,说虐小楚太狠了虾米虾米的,以及希望不要把手环还给天如镜什么的……所以这章我写得满犹豫的,不过后来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按照原计划写,我还是想写出来我心目中的那个故事,假如在这个关节改了,那么我今后的所有步调都会被完全打乱,设计的很多情节也会随之作废,所以,这一关是必须的。

假如看这一章感到不愉快的筒子,我在这里道歉,但是我依然坚持。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