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一十一章 漏网的大鱼

二百一十一章 漏网的大鱼

作者:

之后的事情很简单了。

--------寿寂之怀刀直入,姜产之为副。

姜产之带来的人暂时牵制住了刘子业的侍从。

天如镜静静地望着天空。

一片混乱中,刘子业逃入了竹林堂,他身后跟随着太监华愿儿和玄安,寿寂之紧随在他们身后,执刀追逐不舍,四人闯入后堂,刘子业返身张弓搭箭,一箭射空。

寿寂之手腕微侧,黑暗里刀光一闪。

此刻亥时过去,子时方至。

宗越带着一队士兵,快马轻骑地往回赶,他先前得到消息飞报,是说近侧有人欲行谋刺陛下。

纵然刘子业暴虐无道,但是对宗越自己而言,却是个再大方不过的君主,他不希望刘子业就这样死去,所以他一得到消息,便挑了军中最快的马,以及两百名勇猛的骑兵,跟他一道往回赶。

可是才入城不久,穿过街巷的疾奔途中,宗越的目光却瞥见一个人。

那人身穿翠绿色的衣裳,怀里抱着一个鼓鼓的蓝色小包裹,在一条无人的巷子里慢慢走着,娇艳的脸容上满布不安的神色。

那人宗越是见过的,因为山阴公主曾带着他出游,但是这时候他为什么会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此地?难道他不该安分地留在公主府中么?

心中疑窦大起,宗越下令暂停,自己独个打马过去,一只大手单手揪住柳色。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就像当初提起来墨香那样。

包裹掉在地上,里面滚出来一些珠宝金银。

柳色对上宗越的目光,登时吓得魂不附体。宗越眯了眯眼睛,那眼风更是如刀般锐利。欣赏了一会柳色瑟瑟发抖的情态,宗越才以一种阴狠的,好像猫戏弄老鼠一般的声音道:“你怎会在这里?”

此时正是亥时过半。

“公主呢?”

桓远等人出城之后,在城外五里寻着了久候地花错,花错小心接过阿蛮背上背负着的容止。扫了一眼后却发现少了两人。

除了桓远阿蛮流桑等人外,还有幼蓝和几名信得过的侍从同行,但是却少了逃亡行动地核心,另外一个人倒是不值一提了。http://

将容止抱上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让他躺在柔软地锦垫上,再厚实的盖上被子,花错才回过身来,再看一眼,确定看不到楚玉和柳色。才转向桓远又一次询问。

桓远目光微黯,简单说了楚玉的交代,并取出信来给他。顿了顿,他苦笑一下。道:“至于柳色……他约莫是私逃了。”

发现柳色私逃后。桓远并没有去寻找,而是按照原定计划。与其他人一道会合花错。

柳色的去向他并不怎么关心,人各有志,如今公主府已经不能给予他想要的,走便走了,没有必要为了他费心。

想必公主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烦恼。

桓远心里默默地想。但是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对于楚玉身边异性地减少,他表现出了一种乐见其成的态度。

桓远让流桑和随行的幼蓝暂时休息一下,花错走开两步,撕开信封口,抽出信纸来,草草浏览一番,片刻后,他的面色陡然骤变。

楚玉信中已经是写明,说是务必先请花错骗得桓远远离建康城,能骗得远些便骗远些,倘若二十九日后不见她与他们会合,也不必以她为念,直接下药药翻桓远等人,把他们远远地带走,最好走到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虽然楚玉没有如何明说,可是花错却从信中感觉到字里行间蕴含的诀别之意,好像真的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那件事是她预先知道的,但是不能回避。

花错在一旁拿信纸沉默了太久,这引起了桓远地怀疑,他吩咐完侍从后,便走过来问道:“公主信上写了什么?”

不能让他知道。

花错合上信纸,淡淡道:“没事,公主叫我照顾你们。”这话倒也没说谎,楚玉确实是有请花错暂时照拂的意思,以桓远的智慧和手段,想独自活下来并不算难事,楚玉只怕他担忧她地安危回到建康这个险地。

花错虽然也想回去,事到如今,他对楚玉的恶感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但是他不可能放下容止,在他心里,还是容止更为重要些。

虽然花错反应十分迅速,但是他面上晃过地迟疑却没有错过桓远地目光,桓远猛然想起前阵子,楚玉下药放倒天如镜之前,也曾经对他说过一番诀别的话,难道……

他越想越是不安,便试探道:“可否让我看看公主地信?”

花错这回却是应得干脆:“好。”他说着便将信纸递了过去。

见花错如此爽快,桓远反倒疑心自己猜错了,然而花错的手伸到他面前后却未停下,只飞快地抬起来,横里在他颈侧一切。

阿蛮正在偏头跟流桑说话,几个侍从也在做出发的准备,没有人留意这一瞬间花错的动作。

单手接住倒下的桓远,花错佯作惊讶地叫道:“桓远,你怎么了?”

声音惊动流桑等人后,他便解释道桓远方才忽然晕倒,大约是这些天来劳心劳力过度,导致身体不支。

桓远已经起了疑心,花错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欺瞒过他。便索性提前启用了楚玉在信上的建议,使用暴力。

众人并未听到两人方才的对话,也没料到花错会有别样心思。便信了他所言,还帮忙将桓远扶上马车。与容止并排躺着。

花错转动一下手腕,垂眸沉思片刻,这时候桓远昏迷,作主的人,便是他了。他想了想,对流桑阿蛮道:“我们先走得远些。”

阿蛮眨了眨眼,有些不解:“不等公主么?”先前桓远跟他说过,他们出了城后等着公主呢。

花错勉强笑道:“公主有她的安排,不是我不等,而是她让我们到远一些地地方等。”

倘若是有桓远之外能作主的人在这里,便会看出花错的言不由衷,但是眼下流桑和阿蛮两人,几乎都被花错指点过武技。感情上较为亲近,两人又是心无城府,很容易给花错骗了过去。就要听话启程。

众人尚未动身,便听到身后地道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很快地便接近了他们。从后方道路口转出来一队骑士,领头地正是宗越。

宗越身后跟着三十名骑兵。而他的马匹前方,横着一道绿色的身影,花错一看便叫出声来:“柳色?”

宗越翻身下马,反手拍了拍马背上柳色已经红肿的脸颊,微笑道:“真乖,没有骗我,我会给你个痛快。”

拔刀一抹。

也未曾收刀,宗越便带着血腥的笑意,转向花错等人,方才从柳色口中得知公主等人准备私逃,他便立即分出三十人,由他带领着追来,另外一百多人则继续前往支援皇宫。

两方面准备,即便陛下真地遭遇到了不测,他抓到公主,也可以向新君领功,而倘若陛下安好,他把公主带回去,也是功劳一件。

但是方才柳色在惊恐之下,竟然忘了说一起逃走只是楚玉原本的计划,现在楚玉却是身在皇宫之中,而宗越也忽略了这一点,只以为他们都是一道走的,便让柳色带着他追过来。

目光扫了一眼,宗越看到花错身后的一辆马车,认定楚玉便在车中。

而花错也认得宗越的身份,自然不会以为对方是来送他们的,不需要多言,他招呼众人护好马车,便挺剑迎了上去。

花错一人架住宗越,而阿蛮和流桑则与其余三十名军士战在一起,阿蛮轮着铁枪大开大阖,流桑则灵活地游走与缝隙间时不时刺出一剑。但是纵然花错武艺高强,流桑阿蛮也不算弱,可是对方也是精兵强将,宗越为人虽然不怎么样,武艺却是与花错不相上下,而加上另外三十名军士的帮助,很快三人就要支持不住,渐渐地退向马车。

守护马车的侍从加入战团,稍稍抵御了一下对方前进的脚步,但是这道防线也迟早会被突破。

花错招架宗越地攻势,身上已经添了几道伤痕,他心中暗恨柳色死就死了,竟然还拖累他们至此,然而现在他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剑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重,让他几乎要招架不住。

忽然花错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向后仰,就要摔在地上,宗越眼中闪过一丝快意,举刀向下劈斩,然而刀至半空,却被一道细小白影打中,力道不大,只让刀身稍稍偏了一个极小地角度,却给花错争取来了活命的时间。

花错一个扭身,从刀下逃离,让宗越劈了个空。

然而两人并未继续交手,只同时朝身后看去。

只见不知什么时候,马车后方地青色帘子掀开一条缝,从缝隙里,无声无息地伸出来一只苍白优美地手。

宗越的脚边,一支玉簪碎成几段。这几天有点感冒,导致更新不准时,真是十分抱歉,现在已经差不多好了,明天会更新一个长章节,大概在中午十二点。

握拳,我继续努力去了!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