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二十二章 谁操黑白子

二百二十二章 谁操黑白子

作者:

观沧海独自一人走着,南北相通的官道上。

由南向北。

无月无星的夜空下,白色的雪地也笼罩上一层幽暗的蓝色,道旁错落立着树木,光秃秃的枝桠交错重叠,行成大片的黑影,远方则是起伏不平的地面。

观沧海一步步慢慢走着,每一步都深深踏入雪地里,在他身后,留下来一串半尺深的脚印,又渐渐被风吹过带起的积雪所填满。

北风凛冽地吹着,吹在人的肌肤上,好似冰刀刻骨切割,但是观沧海神情从容怡然,他闭着双目,嘴角含着丝浅淡轻松的笑意,仿佛走在明媚的春日里,仿佛踏在青葱的草地上。

他已经走了一日一夜,却并不觉得疲惫。他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衫,背上背着一根钓竿,衣衫是细麻布,钓竿材质也是随处可见的竹子。

他的双眼看不到隆冬与黑夜,心中也没有隆冬与黑夜。

在地平线的尽头,天空与地面的分野是那么的不明显,夜色与雪光仿佛揉碎了混在一起,当晨曦的第一缕光辉绽开的时候,雪地也泛起了一层晶莹的辉芒。

观沧海并没有能看到这一切,但是他还是停下了脚步,静静地对着前方。

因为在他正前方十多丈外的道路正中,坐着一个人,倘若他想要走过去,便必须绕开那人。

那是个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年,乌发如墨,眉目秀丽神情高雅,他身上拢着厚实的雪白狐裘,脸容嘴唇皆失去了血色。

少年见观沧海停下脚步。微微一笑道:“听闻你重出江湖,我特地在此等你。”

观沧海面上浮现冷淡的笑意,道:“原来是你。虽然感觉与从前不大相同,但是除了你外。http://也不会有人在此时挡在道上了。”

“容止师弟。”

“沧海师兄。”

两人互相称呼对方,但语气却未见得多么亲切友好,平和之中隐藏着微微的冷峭。

容止虽然一直挂着微笑,但望着观沧海地目光却深沉幽远,片刻不曾偏移;观沧海也是笑着。却微微偏过了头,用耳侧对着容止----他的感觉极是敏锐,平素甚至不需要如何刻意,便可从气流的变动判断周围地环境,但此时他却特意地来“听”容止。

他们师出同门,各自知晓对方本事惊人,又因曾有过节,四年不见,分辨彼此是否有敌意之前。先拿起十二分的戒备。

容止最先释去防备,伸手轻轻在身前扫过,扫去一层薄薄地雪。却露出来下方的木质棋盘:“我在此等了一个时辰,便是等与师兄你手谈一局。不知四年不见。师兄棋力可有长进?”

观沧海微笑接口道:“容止师弟有心了。”说着他解下背上鱼竿,便在棋盘另一边坐下。

容止从身后取出黑白两罐棋子。放置于棋盘边,观沧海执白,容止执黑,现在四个星位上分别放置黑白各两粒棋子后,观沧海执白棋,轻巧地将云子按在棋盘上。

两人对面而坐,在小小一块四方棋盘上,黑白二色棋子错落绞缠在一起,每一处皆伏着凌厉的杀机,明的,暗的,那黑白之间无声无息地生死杀伐之意,仿佛要朝四面八方漫溢开。

晨光逐渐亮起,在寒天中不怎么显得温暖的太阳慢慢升空,一直升到两人头顶上时,观沧海拈起一粒白子,看了棋盘片刻后,叹息一声弃子认负:“师弟棋力比之从前进展不少,这四年想必没少阴谋算计人。”

棋盘尚未到达终局,虽然他已居于劣势,但是倘若着意拖延,也未尝没有翻盘的微弱机会,但是观沧海性素惫懒骄傲,不屑为之。

容止笑眯眯地道:“是师兄让着我。”赢了一局,他的神情一下子轻松不少。

棋局终了,两人开始收拾棋子,都是只拣自己那一色的棋,互相不管对方的那块。

观沧海拈起白子随手丢进期罐里,冷笑一声道:“我没有让你,是你自己赢回去的,说罢,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便应承你。”

这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默契,倘若一方想要求另一方做一件事,便会在他们共同都会地才能中挑一项进行比试,赢的那方可以提出要求,但不能超出对方的能力所及范围。

容止微微一笑,也没继续客套,开门见山道:“我要你放弃此行目地。”

不意容止竟然这么说,观沧海眉头微簇道:“你知道我此行要做什么?”

容止低头微笑道:“我得人传讯,知何戢去了江陵,找到你,他想要做什么我再清楚不过,无非便是要你杀死公主,但是我的请求也正在于此,希望师兄你就此罢手,不要与她为难。”

观沧海闭目笑道:“你要我罢手倒也容易,告诉我缘由便好。”

他与容止分开四年有余,也在江陵居住了四年多,这四年来他居于郊外荒野,对世事不闻不问,于文,也便是宇文雄虽然偶尔前去拜访,但也仅仅是把他当作贵客看待,并无提出任何要求,也不曾对他说过容止地情形。

因此,直到何戢来访,观沧海才大致知道这些年来容止身在何处。

但是就算听何戢说了不少,观沧海也不认为容止与山阴公主有什么太大牵扯干系,在他地记忆里,容止心肠如铁石,会留在公主府,想必也是有所图谋。

他万万没有料到,容止竟然会专程摆下这一局棋,提出让他放过楚玉,惊讶之余,也终于禁不住对楚玉产生了些许好奇。

照理说那女子失去了公主身份,应该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难道还有什么可用之处不成?

容止不动声色,淡淡道:“我欠她一份天大人情。”他知道自己这位师兄的性子,观沧海虽然平素万事不管,可是倘若是对什么产生了兴致,便会追根究底。

观沧海听闻此言,立即嗤笑出声:“你素来无血无泪,什么时候竟成了会顾忌欠下人情地人?”容止说的话,他半个字都不相信。

容止扬起的嘴角泛起了浅浅的无奈:他要怎么才能对观沧海说,这其间缘由,连他自己都道不明白?

他只知道,在得知观沧海要出手杀楚玉时,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能让死去,直至现在也无法抹除。

难道是四年来保护已成习惯,如今竟然戒不掉了?

话说围棋,当初我看《棋魂》之后,曾经有一阵子疯迷围棋,还自己傻乎乎地去书店买了围棋书,还自己买了棋盘棋子打算自学……后来没过多久就知难而退了><

顺带花痴一下:佐为好帅好帅好帅啊啊啊

求包月推荐票

投票方法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拜谢。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