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五十三章 一夜听春雨

二百五十三章 一夜听春雨

作者:

楚玉的话,就这样轻快地掠过满园春色,宛如离弦的利剑,一发便不回头地,刺入容止耳中。

容止撒鱼饵的手轻微地顿了顿,接着又恢复如常,他微微淡笑道:“是么?祝你一路顺风。”

楚玉点了点头,她侧身坐在容止身旁,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有点儿舍不得你,不过这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啊,纵然是好朋友,也有必须分离的一刻,今后我会常常想念你的。”

是想念“观沧海”。

容止没说话,他嘴唇弯起完美的笑意,嘴角微翘着,显出仿佛心情极好的模样:“确实有些可惜,你也是我极相合的好友,今后我也会偶尔想起你的。”

声音,语调都没破绽,带着浅浅的欢喜,以及些许怅然,这应该是“观沧海”的表现。

楚玉笑道:“只是偶尔吗?你真是不会讨女孩家欢喜,你该说今后会日日想念我,这样说不定我心一软,便舍不得走啦。”

她满不在乎地开着玩笑,没瞧见容止的嘴唇张开一线,然而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下一刻,她又很快地道:“说笑说笑,你就是真这么说,我也是要走的。我一直很向往王意之那种逍遥邀游的境界,就算他不来邀请我,总有一日,我自己也很想四处走走。现在时机正好,流桑桓远又恰好走了,我个人少了许多牵绊。路上有王意之作伴,想必不会无趣。”

容止轻声道:“确实如此。”

楚玉又与容止谈了许久,她即将离开,心中有些不舍。又想起一年来与“观沧海”相处的趣事,说得甚是开心,直到中午。日光直射之际,楚玉才意识到自己耽搁了太长的时间。http://她连忙向观沧海告辞,接着回家去处理私务。

除了差遣人去城外给王意之传一个准信外,她还要及时处理宅院的所有,包括家中仆人的安置,以及财物地收拢。

时间很紧迫。她只剩下不到两日了。

楚玉走后,容止依旧坐在池塘边,他慢慢地扯下蒙眼锦带,随手弃置一旁后,身形好像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地低头凝视着池水。

明亮的日光照在他身上,于地面投下一个浓暗的缩影。

池水之中各色鱼儿还在欢快地游来游去,这些都是楚玉养地鱼,她有时候好些天忘记喂食。容止便会弄些鱼食来投入水中,就如同今日楚玉来之前他所做的那样。

他地身体是静止的,眼神也仿佛完全凝固。漆黑漂亮的眸子不曾浮现丝毫波澜,目光亦没有片刻转动。来来往往的游鱼倒影在他的眼眸中。好像映在镜子里。

满园都是郁郁葱葱地生机,但在这一个小小的角落。包裹住的却是清冷的寂寥。

容止就这样坐了很久,他一点也不担心楚玉会去而复返,因为她既然要离开,必然有着很多的事情要处理准备,她将会忙得连偶尔想起他都困难。

正午的日光慢慢偏斜,在天穹之上走过了每日的轨迹,逐渐稀落,光线也逐渐黯淡昏黄,容止缩小的黑影随着光线的角度偏转,一点一点地拉长,最后与夕阳一同没入黑夜。

入夜了,容止依然坐在水池边。

家中侍从大半是他地部下,他未曾传唤之时,没有人敢擅自前来打扰他,更不会有人知道,一眨眼便是七八个心眼的容止,竟然在这么长的时间内,什么都没想。

他只是在,发呆。

呆过了半个白日,又呆过一个晚上,清晨地第一束光穿破云空之际,容止的身上却湿得仿佛才从水里捞出来。

昨夜,下了一场小小小小地雨。

绵绵春雨,雨丝细得几乎感受不到,可是在悄无声息间,清寒地湿润又缓缓地浸染万物,很小的雨,却足足下了一夜。

而容止,也沐在这春雨之中,过了一整夜。

他地头发衣衫完全被打湿,长而翘的睫毛上凝着晶莹细小的水珠,衬得他的眼眸越发清润动人。

容止轻轻地吐了口气,这是从昨天中午到今日,除了呼吸心跳之外,他做出的唯一一个证明他还活着的明显动作,接着,他拿起放在身旁的,装着鱼食的碗----经过了一晚上,碗中的鱼食已经泡在了水里----反手一倒,便尽数倾入池中。

他缓慢启唇,声音微哑地道:“如此也好。”

仔细一想,她就此离开,对他其实有利无害,能够将他从眼下进退不得的局面中解脱出来,今后与他再无干碍。

“如此也好。”他再一次重复了这句话,很是郑重地,好像是在说服谁一般。

接着,他从怀中取出一只白色的瓷瓶,拇指一锨翘开瓶口,反手倒置瓶身,灰白色的粉末便飘飘荡荡地落入池水中。

起初是没什么变化的,可是渐渐的,池中的鱼游动越来越缓慢,最后竟一条条地浮起来,雪白的肚皮露出水面,再也无法游动了。

忙一忙,时间很快地便过去了,楚玉将宅子留给花错,一来是因为花错还打算继续留在洛阳,二来则是这么大的宅院短时间内没办法找到好买主,索性不卖了。

家中仆人解散了大半,把卖身契还给他们,不过幼蓝却是没有卖身契的,楚玉想了想,还是把她留下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东奔西跑的。

挑拣贵重的东西带走,虽然已经尽量地精简,但还是装了整整一马车,其中还有些楚玉舍不得丢的衣服饰物,不过王意之的画舫很大,应该不至于装不下这些东西。

于是到了约定那日,晨光未亮,楚玉便让阿蛮赶着马车出城,她则跟在马车后面慢慢地走。

再怎么长的路途总有走到头的时候,终于出了城,楚玉站在城门口,对阿蛮道:“你先去找王意之,我再看看。”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晨曦中的洛阳古老而宁静,楚玉驻足回头,目光有些不舍。

看了一会儿,她才笑着叹口气,继续朝前走去。前方便是洛水,江边有一大片地方植着垂柳,那一段江水较深,画舫便在那片碧玉丝绦之后。

此时已经看不到阿蛮和马车的所在,想必他们都已经在船上等候。

走入柳树林,穿枝拂叶之间,已经隐约能瞧见江面,以及停泊在江边的画舫一角,楚玉正要加快脚步,忽然感到手腕被一股大力拉住。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