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六十三章 谁在股掌中

二百六十三章 谁在股掌中

作者:

扯谎!

骗人!

睁眼说瞎话都不会脸红的么?

什么在平城没有产业?只要他愿意,以他的本事,想要几套房子还不是举手之劳?

楚玉足足呆了好久才找回自己说话的能力,想到方才容止所说,这是宅子是属于他的,立即便忆起,宅子的一个偏院中,种植着大片竹林,格局也与原来公主府容止的居所有些相似,她原以为只是巧合,因为那角落太偏僻,就没安排人住,如今想来,却是早有预谋。

瞪着容止一脸无辜的笑容,楚玉的牙齿忽然就有一点痒,很想亲自咬容止一口。

但楚玉也知道,她纵然不情愿,也不能改变什么,容止定然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才露面与她交涉,如今她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他住进来,否则他一定还会找到别的办法。

自然,她也可以自己搬走,但是一来在平城找居宅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二来,就算找到了,也不能避免容止再度设计,还不如干脆索性如他所愿。

按下冲动,楚玉冷诮地一笑,让开门口:“想要就近监视我的话,那边请进吧。”思来想去,她只能为容止的行为找到这么一个借口。

因为真正的原因,在最不可能的方向,而那个方向,则是楚玉绝对不可能去思考的。--就连梦里,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幻想。

也因此,容止所有的异常,甚至洛阳城外昭然若揭的亲吻,也在有意无意的曲解下,轻易被忽略过去。

真心想要回避什么的时候,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会朝自己预设的角度思考。曲解和误会,这只是开始。

容止顺利登堂入驻,身后仆人搬着用具家什跟着鱼贯而入,他对宅院路径早已熟识,不须人带领,便自己道而行。容止脚步不停,身后的人也顺序尾随。远看去正像一条长龙,蜿蜒曲折地,足有二三十米长。…wap..cn

楚玉与他并肩走着,再回头细看身后地长队,只见有的人手捧书本。有的人肩抬箱柜,有的人平端装饰摆设,各式各样一应俱全,看来容止似乎有在她家长住的打算。

幼蓝从主道对面走过来,远看着这条长龙她便有些奇怪。待走得近了,一眼瞧见与楚玉并肩而行的白衣少年,当场骇得松了手。手中托盘落在地上,白瓷碗碎成了好几瓣,碗中雪白的鱼片粥流淌了一地。

“容……容公子……”脸色霎时刷白,幼蓝微弱地声音颤抖得如同风中的落叶。

算起来,从建康到洛阳到平城,一直还在楚玉身边的,除了桓远等人外,便是幼蓝了。在建康公主府时。她是楚玉的侍女,在洛阳楚园时,她还是楚玉的侍女,而来到平城,她依旧做她本分地工作。

带她离开建康时。是因为她身为楚玉的贴身侍女,楚玉想做什么。并不能完全瞒过她,二来她没有家人,离开公主府后无处可去,便一直跟随着楚玉,默默地走过这么远的路途。

容止瞥了幼蓝一眼,又转向楚玉笑道:“你倒是很念旧啊。”

楚玉面无表情,道:“幼蓝,你先退下吧,今后他要住在我们这里,不过你不必理睬,他的人自会伺候。”

幼蓝低着头,胆怯地应了一声,她尚未退开,便有一条红影紧跟着出现在前方院落门口:“怎么回事?”原来方才那一番动静,竟是将住在这不远处的花错给惊动了。

花错手上握着出鞘地长剑,脸上还挂着些许汗珠,似是正在练剑,他和幼蓝一样,也是一眼瞧见了容止,原本冷漠的神情,刹那间变得铁青严酷。

楚玉心中一惊,暗叫糟糕,她方才只想着容止住进来后她应该怎么样,却忽略了这宅院里的另外一个人对容止恨之入骨,让花错见到容止,或许下一秒便会酿成血案。

楚玉大为懊悔,她想要说些什么缓和解释地话,却发现花错的双眼只定定地看着容止,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而容止含着浅浅的微笑,镇定地回望花错,全不在乎眼下紧绷的危险气氛。

两人对视片刻,令楚玉意外的是,花错并没有提剑冲上来,甚至很快的,他的神情又恢复如常,口中问道:“你要住在这里?”

容止笑了笑,道:“不错。”

“好极。”话音未落,花错已经返身转回门内。

一场风波就这样无形消弭,虽然知道花错现在不出手并不代表今后永远不会,但眼下没打起来总是好事,楚玉轻舒一口气,赶紧把容止给送到地方,甩开这个麻烦后,自己逃也似地离开。

容止在竹林里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就如同从前他静静地坐在公主府里那片竹林中一般,他的身躯仿佛与竹林融为一体,绿荫洒在他的身上,在雪白的衣衫上蒙上一层幽暗地凉意。

随手扯了一片竹叶,容止低头仔细看了看,而后一笑:虽然已经尽量按照南朝时的格局,但是毕竟还是有些不同,有地竹子并不大适宜生长在北方,种植在这院子里的,是与建康不同的,另外一个品种的竹子。

倘若还要种植建康的那种竹子,只怕就算不凋零,也不会生得太好。

什么东西,变了地方,总是另外一番模样。

不过……只要来到这里便好。他在这里,并且掌控。

既然已经迈出了那一步,便不要迟疑,跟着走下来。

确定了就不会再踯躅。

该是他的,终归是还是属于他。

异常清雅秀美的脸容上,缓慢呈现的,是一种全盘在握,强大冷静的神情。

容止住进家中的事情,原本南朝的人都知道了,但是并没有什么人对此产生反应,每人每天依旧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并不曾因为家中多了一人,便有丝毫的改变。

花错还是一如既往地足不出户每日练剑,阿蛮记住容止居住的院子后便绕着走路,桓远听闻此事,只嗯了一声,便再没过问……

而楚玉,则在数日之后,又一次踏入容止的院落,来此的目的自然不是容止,而是曾经咬过她的那个小家伙。

拓拔宏,是那个婴儿的名字,与他的父亲,当今北魏皇帝拓拔弘的名字同音而不同字,这个孩子,现在却是由容止身边的人代为抚养的,平日里容止也不怎么理会这小孩,只在楚玉来访的时候拿出来玩弄一番。

站在院落门口,楚玉一眼便瞧见了竹林边上的小木床,照料婴儿的侍女发现她的到来,愣了愣神,随即便行了一礼,恭敬地道:“公子今日有事外出,您请自便。”言毕便退出院落。

这个架势,仿佛便是在说:孩子放这里了,请您随便玩……

眨眼间院子里便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人,小床便还有那侍女方才坐着的凳子,楚玉也顺势做了上去,低头凝视熟睡的婴儿。

幼小的孩子仿佛完全不知道他在什么人手上,今后会面临什么情景,他圆圆的小脸泛着粉色的光泽,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嘴角流下一点透明的液体。

也不知低头看了多久,楚玉忽然开口道:“墙上的那个人,你可以下来了么?”

昨天出去买东西吹风着凉了,这两天头一直在痛,好像有什么人在拿锤子敲一样,更新也写不下去,不好意思,更晚了,大家见谅。

求包月推荐票

女频界面下,封面下有投包月推荐票标志,起点女频包月用户在登录状态下点击即可。假如是从主站进来的,点击封面下部那个红色的女频作品标志转入女频页面。

木有包月推荐票地话,那就给两章推荐票票吧谢!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