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二百八十一章 凤何以囚凰(下)

二百八十一章 凤何以囚凰(下)

作者:

寒风凛冽而过,吹起地面上的残雪,覆盖在花错的红衣上,越积越多,渐渐地就要将他掩埋。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走过来,看到雪中露出来的半张青白脸孔,发出惊疑之声:“是他?”

那人上前探了探花错的呼吸,意外发觉他还有微微气息,连忙将他从雪里拉出来。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站在湍流的江边,楚玉低声道。

此处水流甚急,不时有岸边的冰雪被滔滔流水带走,在江水之上漂浮几个来回,便如泡沫一般散开来。

容止已经送到了地方,江边水势较缓之处,停泊着一艘大船,船上水手护卫齐全,是容止为楚玉准备来用以上路的。

此番分别,容止会回平城,而她则要去往与他相反的方向。

这个冬天好像十分漫长,漫长得让人有一种春天永远不会到来耳朵错觉。

楚玉心中恻然,她心知自己舍不下容止,可是却无论如何也不想跟着他一道走,看容止秀美绝伦的容颜依旧从容漫然,仿佛她的离去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她禁不住暗暗有些气恼:他难道就不会多说些好话留一下她?

这个负气的想法一出,楚玉又禁不住自嘲:她到底在期待什么?既然知道结局不能改变,容止也不会多费那些气力。

他本就是这样的人。

容止望着楚玉,他漆黑如墨的眼眸地氤氲着谁都看不懂的情致,脉脉的眼波便是这冰天雪地里唯一的暖意,他微微笑着,很是悠闲安适的,只抬手给她理一下被风吹开些地发丝。。1-6-k小说网,手机站wap,.cn。他的手指白得几乎透明,动作亦极温柔,仿佛拈着一片稍一用力便会破碎的雪花。

他梳理了她的头发,手指又缓缓滑下,指侧缓缓地抚过冰凉的脸颊,好似流连不舍地,亲昵地反复摩挲。

被他这么摸啊摸啊摸的。楚玉的那点儿恻然很快就烟消云散,全转化成了不好意思,被摸过地地方好像一下子烧起来,她眼光飞快地朝旁边瞟一下,抬手挡容止继续摸下去。压低声音,红着脸悄声道:“有很多人在看啊。”

容止很顺从地停了下来,但目光依旧温柔地徘徊在她脸容上,好像要将这个模样深刻地记住,他低声说:“你让我再看看你吧。今后或许便看不到了。”

听着他低低的声音,楚玉有点心软,犹豫片刻后道:“你。你今后也可以来看我啊,反正我身边都是你的人,你也应该知道我身在何方,偶尔见一两面,也是可以的。”

容止没有回答,只无声地笑了笑,道:“公主此去,一路保重。”

楚玉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再见。”她牙一咬心一狠,还是转头朝船上走去,甲板上,桓远已经在等她。

容止带来的所有人手。全本小说网中文网首发.cn都跟着楚玉上了船,船开动之际。楚玉回头看去,却见容止孤伶伶一个人站在江边,他蹲下身,捧起一堆冰雪覆在脸上,再抬起脸来时,依旧是容色如雪,神情高雅,那种冰雪般地卓绝与无情,一直以来都让她又爱又恨,牵挂不已又恼怒不已。

楚玉站得有些远,角度亦偏了些,因而并未瞧见,那些自容止指间漏下的白雪之中,沾染着点滴触目惊心的红。

眼看着船顺水而下,渐行渐远,容止苍白的嘴角终于绽出一抹飘渺的笑意,如雾笼纱,如雪飞烟,既梦幻又美好,仿佛世间一切虚幻不真,眨眼即逝地事物。

又站了一会,他转过身去,不再看江面上缩小的船影,只埋着轻缓的步子,漫无目地地随意走去。

雪片纷纷扬扬地,落了下来。

身体内那可怕的力量已经彻底失控崩溃,他可以感觉到,仿佛有无形的利剑来来回回穿透他的骨骼肌理,他已经数不清有多少道这样的利剑,他的全身上下,从心脏到指尖,每一分每一寸都好似遭凌迟一般痛楚,纵然是他擅长隐忍性情坚忍,此时此刻,也终于禁不住微微流露出痛楚之色。

他容颜秀美,微凉的眼色与隐忍的痛楚,让他看起来拥有一种不可思议地凄凉之美,但此刻天地之间只有茫茫的大雪与他相伴。

每一寸肌理骨骼都在剧痛,只走了几步,容止就觉得自己仿佛被铰碎了一遍,又重新组合起来,再度承受更剧烈的痛楚,那种失控的力量在身体内来来回回的肆虐,无可遏制不能阻挡,心脏好像被边缘锋利地金属丝网包住,丝网来来回回地切割,可是其中一小块地方,却那么坚定温暖,如何都不能磨灭。

----终有一日,你会尝到肝肠寸断,心碎欲死的滋味!上天绝不会让你如此逍遥,终有一日一定会地!”

----你会因为得不到什么而辗转反侧,得到了之后又日日夜夜惶恐失去。”

----终有一日,你付出一片真心,却被人弃之如履,因爱别离,求不得而失措发狂,身心千疮百孔。

我不会。

容止静静地对自己道。

我的生死,我的爱恨,皆是我自己抉择,我不后悔,也不痛苦。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我不需要怜悯,亦没必要动摇。

生也是我,死也是我。

胜固欣然,败也从容。

容止微微笑着,慢慢走着,他想起方才临别前楚玉依依不舍的“再见”,忍不住又是一笑。

再见?

不,是永不再见。

楚玉在甲板上站了一会,远远地看着容止在江边站了一会,随后转身离开,于是心中也是暗叹一下,朝船舱内走去。

船内被火炉烧得很温暖,楚玉解开毛氅,找了个靠火炉的地方坐下,觉得身上的寒气一点点被驱散,可是又忍不住担心容止会不会觉得冷。

虽说已经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可是她还是无法控制地,一遍遍回忆方才分别的时刻,她心中有些遗憾,但想起容止既然能来,就是在平城的争斗中获取了最后的胜利,她又忍不住微微地,为他感到庆幸。

现在看来,容止还是扭转了局面,他没有应验她所说过的话,他终于还是战胜了所谓命运……

想着想着,蓦然,楚玉的双眼大张,浑身僵硬。

……不对。

容止既然追来,又怎么会如此轻易让她离开?

……不对。

假如他在平城的争斗中取得胜利,为什么要让他去南朝?留在洛阳岂不是更好更安全?

以容止的志向,必然不甘心只守着一半江山,将来定会挥军南下,到时候在南朝的她陷入战乱之中,岂不是更加危险?

他若是真心为了她着想,又怎么会这么做?

楚玉再也坐不住,她猛地站起来,快步朝外走去,走到船舱外冷风灌入领子里,她才想起裹紧大氅,厉声道:“停船!我要下船!”

声音散在风中,寒意中透着一丝丝恐惧。

唔,惯例地召唤包月推荐票和推荐票后一个月啦。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