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言情穿越
  3. 凤囚凰
  4. 第七十九章 一叶而知秋

第七十九章 一叶而知秋

作者:

止太可怕了。

在他幽深的目光下,好像一切都无所遁形,只不过一日的功夫,他便将所有的一切连根给挖了出来。

准确的洞察,决断的行动,冷静的判断,这些,与容止温雅的外表截然不同,也显示出他的手段是何等的圆融犀利,这与桓远的生涩是截然不同的。

也因为此,柳色越发的害怕落在容止手中,他看不透这个人,根本无从猜想会有什么后果。

楚玉想起容止昨日说过的要仗杀幼蓝的话,虽然已经对他改观,但是他手段冷酷狠毒,这却是事实,当下便要摇头。即便柳色该罚,也不要太过狠戾为好。

楚玉虽未说话,容止却仿佛猜出了她的意思,又道:“公主请放心,我不会无辜苛待柳色,只不过见他天分惊人,埋没了未免可惜,倘若教导一番,可做桓远的帮手。”

容止提到桓远,楚玉也想了起来,桓远接掌府内事务也有了一段时间,很是尽心尽力,可是始终成效上不来,对府内其他人也没有统领的魄力,自打她得知容止并非敌人,便打算将权力转交回给他,如此也算是减轻了桓远的负担,而桓远,她则另有别的打算。

楚玉才这么想,便见容止微微摇头,漆黑温润的目中流露出少许不赞同之色,正要细问,却听他道:“公主,我们到一旁再说。”

两人走到院中,容止站定便张口道:“公主不可。”

楚玉反道:“如何不可?”她尚未说,他便知道她要做什么了么?

容止幽深的黑眸几乎与夜色漫成一片,他轻声道:“公主待我前后大不相同。我如何不知公主所想,只是不能如此。公主,虽然我重新掌管事务,是再方便不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桓远?他会如何想?”

楚玉陡然清醒,也明白过来容止的用意。假如她将刚交给桓远将掌管不久的事务再交还容止,这自然是维持正常运作地最好办法,而桓远也可以从中脱身,可是问题在于,这么做,几乎等于当面给桓远一个耳光,等于是告诉他,因为他太无能了。才不得不让容止重新执掌事务。

容止反对这么做,便是为了保护桓远的自尊心。

凝望楚玉,容止柔声道:“公主,倘若你给予了桓远信任,却又忽然在此时收回,他会受不住的。”

这与他对桓远的打击不同。他与桓远平素并不相合,来自于他的打击。仿佛一种敌对的磨砺,可是楚玉对桓远,却是委以重任在先,桓远初上手事务,尽心竭力。已是疲惫不堪,任何人都能看出他地憔悴,倘若楚玉此时收回桓远的掌权,便是全盘否定了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就好像两人同一阵营,但是楚玉却在桓远不设防之时,背后捅了他一刀。

楚玉先前急于夺取容止手中权限,两人之间的权力移交太过粗暴。导致桓远身负重担疲惫不堪。现在的桓远,需要的是他人给予的信心与信任,倘若没有,身上压力过重的他,也许真地会被粉碎。

想明白前后,楚玉冒出一身冷汗,假如容止没有提醒她,那么她可能真的会说错做错。行动表明态度,就算她事后努力向桓远解释,可是破败的信任却是再也不能挽回来。

幸好有容止。

思及此。楚玉抬手想要作揖,但是又忽然想起自己身穿女装,这姿势不伦不类,又中途放下一只手,想起拍容止肩膀表示感谢,可是转眼间她面色变了一变,手强行的在空中转了个弯,掩饰地摸上自己的下巴。

忽然的生疏起来,是因为楚玉想起一事。

方才容止说,桓远的自尊会被伤害,那么容止呢?被她叫来地越捷飞打断骨头,养伤期间被趁机剥夺权柄,被算计被冷落被薄待……他又是什么心情呢?

楚玉全身僵硬地想。

会不会,她已经犯下了什么无可挽回的错误?

楚玉望着容止,两人的距离很近,可是仿佛永远触摸不到,他们之间仿佛隔着一层无形的墙,如何都不能打破。

对上容止含笑的目光,楚玉忽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口中默默地不能言语,即便容止原本的立场是站在她这边的,可在那样被对待后,他还会毫无怨恨毫无芥蒂的帮助他么?

她过度的小心,是否已经将一个本来是朋友的人,推到了敌对的位置?

楚玉想问,可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楚玉神情变换不定,容止莞尔一笑道:“公主在想些什么呢?”

楚玉心中正乱,随口回道:“你应该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吧?”她现在已经毫不怀疑容止洞悉人心的能耐,也不认为容止会看不出她现在所思所虑。

容止轻笑一声,道:“公主若不说,我怎知道公主在想些什么呢?”

楚玉撇撇嘴,下意识地反问:“难道我不说,你就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容止接口道:“难道公主不说,就认定我知道公主在想什么?”

这一回,楚玉没有再接下去,这样叠加反问着的对话,实在太没养分太浪费时间了,可是……两人的目光正正对上,仿佛胶接在一起一般,而后微微错开视线,彼此一笑。

方才那堵无形的墙,瞬间融解消弭。

几句心知肚明却互相反问的说话,听起来有些无聊,可楚玉的心,就这样安稳下去,她也明白,容止方才与她无聊斗嘴,目的用意便是为此。

他在无声息的传递讯息:请放心,我会置身事外,不会对你造成阻力。

你不说,我不说,蒙着一层纱雾里看花,可彼此都是明白的。这样的隐约,最是微妙。

楚玉才感安心,又想起一事,问道:“那么你是否需要什么?”

容止飒然一笑,望着她目光又转温和:“我只需在此容身便好,公主还是快去瞧瞧桓远吧,这里大可交给我来办。”府上事务对他而言已经太不新鲜,重复同样地烦琐工作,已经失去了当初独自接手的挑战,他不愿回收权力,还有一个没说出口的理由,便是这个。

不过,调教柳色,想必十分的有趣。

楚玉听了容止的话,急急赶往修远居,才一推门入内,便见桓远端坐在案几之前,正低头专注的整理账册,一本本整整齐齐的叠摞好,放在两侧,而正中摆放着一只方形托盘,盘上垫着一层锦布,托着公主府理事的印鉴。

听见推门声,桓远抬起头来,并不奇怪楚玉的到来,只平静道:“公主,我已收拾停当,账册整理完毕,什么时候交给容止?”他修长的清的手放在书册上,俊美的脸容没有表情,眼中却好似有什么濒临破碎。

楚玉心中叹了一声,暗道容止实在料事如神,走上前坐在他对面,正色道:“谁告诉你,我要把这些事再交给容止的?谁造的这等谣言,说出来,我定要重重的惩罚那厮,竟然敢背着我这么胡说八道。”

桓远死寂的神情中终于产生一丝裂缝,流露出少许惊讶:“难道不是么?”

细微的不经意的行为,会反映出人的倾向,今日楚玉随容止去看被擒住的柳色,却没有通知桓远,是因为那时她已经放下了对容止的排拒戒心,并准备信任他的决定判断,倘若是在今日之前,这样的情形下,楚玉会先叫上桓远陪同。

见一叶落,而知天下秋,容止有洞悉全局的能力,桓远在这方面虽不及他,可是也有敏锐敏感的思维,当有人告知他楚玉与容止一同去看被抓住的柳色时,他便知道,自己恐怕要被放弃了。

对于这个结局,他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愤怒,只默默的做准备,等待那一刻。

他不如容止,完全比不上。

这个认知再一次打进桓远心里,打在他已经摇摇欲坠的信心和自尊上,只待楚玉前来收拾残局,给他最后一击。

楚玉微微一笑,双手覆上桓远的手,目光清澈澄明,丝毫不动摇地注视着他:“我相信你。”她没有解释,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勉励的话,只温柔又坚定的道:

我相信你。 ()

大家还在看:空速星痕锦此一生天火大道极品修真邪少我的贴身校花帝尊极品修真强少圣手邪医无品邪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