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动不动就说爱我
  4.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作者:

终于结束的爱情

我和你从两个窗口看出去

往事远远的演着一场陌生的电影

没人注意

圣诞节过后日子继续。

王乐平开始学会早请示晚汇报,就像我们刚刚恋爱那会儿,恨不得时时刻刻把我捧在手心。他当众求婚的镜头也在电视台播出,虽然我们的脸都被面具住了,那晚的场景依然成为很多知情者津津乐道的话题,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连雅兰姐也打来电话,夸我剧本写的好的同时也把王乐平的勇气大大地嘉奖了一番。

我说:“雅兰姐真是越来越出名了呀,电视上常看到你。”

“呵!”她说,“托你的福。”

“雅兰姐是不是打算做专业作家了呀?”

“有这个打算。”她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系里有些人对我可看不顺眼呢。”

电话刚挂同部门的小冰跑来告诉我说:“晚报的大记者指名要找童嘉璇,嘻嘻,你要成大名人了。”

采访我做什么?我满心狐疑地走到办公室,那个个子矮小得有些不像话的报社记者盯着我看了半天后说:“你就是师大毕业的童嘉璇?”

我点头。

“能否借一步说话?”他说,“我有要事要向你求证。”

我跟他到大楼底下的咖啡屋。他拿出一个采访机样子的东西来放到桌上,我不满,示意他关掉它。

他有些无奈,不过还是关掉了。

“有什么事你说吧。”我说,“还有一刻钟我就得上班。”

“你认识林雅兰?”他问我。

“认识。”我说。

“她最近出了本新书叫《我们的爱情是无耻的》,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我迟疑了一下说,“没有,我最近很忙。”

“我就直说了吧。”他说,“我们接到消息,有人说她这篇小说有抄袭的嫌疑,而且,抄的就是你以前在师大论坛上发表的一些贴子,连名字都一样,你不会一点儿也不知道吧?”

“不知道。”我说。

“童小姐。”他把眼睛眯缝起来,“说真的,听你这么一讲,我对这件事倒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拍案而起:“有人说外星人今天光临地球,有人说百货公司今天跳楼大甩卖,记者先生麻烦你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可好?”

“我没有恶意。”他也许没想到我脾气会这么大,“你知道这本书现在已经四版了吗?林雅兰挣了多少你又清楚吗?”

“呵。”我冷笑一下,“不管她挣多少都不会分给你。你起啥劲?”

“童小姐你脾气很坏。”他说。

“你说得对。”我说,“在我没掀桌子前你最好离开!”

其实是可以好好跟他说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坏心情从何而来。

一上楼我就躲到没人的会议室给雅兰姐打电话,提醒她要小心些。雅兰姐听了好像有些怕:“我估计就是我们系某人搞的鬼,嘉璇你不会……”

我对雅兰姐说,“你对我放一百二十个心。刚才那记者已经被我骂得狗血喷头,估计不敢再来。”

“嗯,只要你守住就没问题。”雅兰姐说,“我看最近我们少联系,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发Email.,那些记者跟狗仔队差不多,要小心。”

呵呵,名人真不好做。

报上开始登胡月海的花边新闻,环亚集团总经理和某某明星在某地出双入对,并赠毫宅香车等等。我把报纸扔到垃圾堆里。这些人都活在高高的云端,我们平常人就是长了翅膀也注定飞不上去。

当然美女阿朵是例外,她在欧洲玩足二十天,回来的时候送我一大堆花里胡哨的礼物,我把一条性感的睡裙搭到她头上,不好意思地说:“太让你破费了吧。”

“又不是我的钱,不花白不花。”

“让你牺牲色相为了挣点礼物我真是于心不忍啊。”我说。

“哈哈哈……”她笑得色迷迷地说,“那是享受,你不会不懂吧?对了,你的爱情享受得如何了?”

我把王乐平当众求婚的录像放给她看,并给她看王乐平给我的买的戒指。

“钻石都快看不见。”阿朵挑剔地说,“你真想好了?不再做别的选择?”

“我没那个命。”

“胡月海呢?”

“少来了。人家有女明星你不知道么?”

阿朵嘻嘻笑着说:“你的气质比女明星好多了,sam说,一直是那个女的纠缠着他不放呢。”

“快止住这个话题。”我说。

阿朵看到我的眼睛里,然后她下结论说:“嘉璇,其实你还是挺喜欢他的。”

我用枕头把脸挡起来,装睡觉。

“嫁给王乐平你会后悔的。”她不放过我。

我只好把枕头砸到她身上。

后悔就后悔,像我们这样的凡人,姻缘的事前生注定,我争取不来也动弹不得。

又是周末,一连下了几天的雪终于停了,阳光如注,天气异常的晴朗。可是温度并不见得有所回升。妈妈舍不得开空调,我每晚打游戏的时候都冷得瑟瑟发抖。糊涂的法师已经快练到九十九级,他的法术越来越厉害,招数越来越华丽。我站在一边微笑着看他,然后给他一个“V”的手势。

这是圣诞夜后,我们第一次见面。

“嗨!”糊涂说。

“嗨。”我说。

“玫瑰你站这里来,我给你展示我的新手艺。”

我依言站过去。

糊涂用“冰刃之墙”,绕着我,画出了一个白色冰柱组成的心形。

“你一直在我心里。”糊涂说。

“对不起。”

“我不想听你说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失败。”糊涂对我说,“我要的真的不多,可是你却不肯给我。”

我刚学会治愈术,于是对着他来了一下子。

他嘿嘿地笑:“要是真有这样的良方多好。”

“有的。”我说,“时间。”

那种叫时间的东西,终会让所有的伤口慢慢地痊愈。

“也许吧。”糊涂说,“希望是这样”。

“再见,糊涂。”我说,“我要结婚了,以后都不会再来。”

“是永别吗?”他问我。

“是。”我狠狠心说。

糊涂说:“那,完成最后一次交易好吗?”

我点了确定,他传过来的是一顶皇冠,传说中的皇冠,金光四射无限高贵的皇冠,他居然真的给我打到了!

“圣诞节的礼物,只是送迟了。”糊涂说。

“我不能收。这礼太重了,你留着给你以后的MM吧。”

“不会再有以后。”糊涂说,“玫瑰,拜托!”

我对着冰冷的电脑屏幕流下了眼泪,最终没敢去接,然后我用颤抖的手点击了“离开游戏”。四个字。

玫瑰已消失,我知道我和糊涂,永远都不会再相见。

这个给个我很多爱的男生,注定了只能生活在虚拟的世界里,跟我真实的生活不可能有丁点儿交集。我知道那种“若爱不能”的痛苦,我不能再伤害他,离开是我唯一的选择。

不过按照他以前给我的地址,我给他寄去那场圣诞演出的录像,当他看到戴着面具的我的时候,我希望他会想:哦,这和我心中的玫瑰是一样的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