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浮世浮城
  4. 第三十六章 浮城中寻找

第三十六章 浮城中寻找

作者:

还没有走出饭馆大门,身后有人追来,腿脚便利,行动敏捷,不是池澄,而是疑心被人吃了霸王餐的老板。

“对不起,您还没有付钱。”老板挡在旬旬身前,为难地说道。

这时池澄才慢腾腾地走出小包厢,无赖地指着旬旬对老板说道:“对,就是她,她跟我是一块儿的。”

旬旬气不打一处来,往细处想了想,他把身上的现钱全塞在滚哥家,小地方的饭馆未必可以刷卡,他身上倒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

她无奈地按照账单上的金额付了钱,然后不再管他,继续走自己的,池澄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

“别走!”

旬旬进退不得,情急间竟有了掉泪的冲动。她对池澄说:“你是你,我是我,我们是没有办法变成为对方量身打造的那个人的,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池澄说:“再陪我走一段行不行?至少把我送回车上。”

小镇今晚有集会,司机把车停在街尾。旬旬看着拄着拐杖的池澄,总是这样,他混账起来让人恨不得抽死他,一换个面孔却又无辜得使你狠不下心拒绝。

旬旬搀着他的手,这是她最后一次答应他的要求,陪他走最后一段路。

走下小饭馆的台阶,夜色笼罩着山脚下的小镇。这偏僻的镇子同样以少数民族住民居多。这天恰逢正月十五元宵节既赶上圩日,镇上又有庙会,舞龙舞狮的锣鼓鞭炮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小饭庄位于镇里的闹市区,临时拉起的灯光和四处可见的花灯将整条长街映得犹如白昼,满街都是小贩和看热闹的人们,熙熙攘攘竟比天黑前要热闹得多。他们站在人群里,像一对游魂闯人欢乐的殿堂。

“走吧。”旬旬说。

他们沉默地往前走了几步,前方横亘着一个略显残破的井盖,想起两人首次结缘的场景,他们都有些怔怔的。

旬旬引着池澄绕过去,他却一瘸一拐地站定在井盖上。

“干什么呀?”旬旬重重叹了口气。

池澄试图把她拉过去,她挣开他的手,不自然地说道:“你想找死别拉上我。”

“我就不信这个邪。”他艰难地在上面原地转了个圈,“看吧,这就是你说的一危险。你怕的事不一定会发生,该来的再小心也躲不过。”

“我不陪你一起疯。”旬旬撇下他就要走。

“难道你就永远那么胆小又清醒?旬旬,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一直都爱你,所以才‘害怕你只把我当成寄身几十年的壳!”池澄站在原地,哑着声音追问她的背影,“我一直想知道,你爱过别人吗?”

他只敢说“别人”,甚至不愿意问“你有没有爱过我”,因为他不想一开始就听到否定的结果。

旬旬呆呆地想,她爱过别人吗?高中时候隔壁班的男班长、健身房里邂逅的文涛、包括未婚时的谢凭宁和没有撕下面具的孙一帆,她都有过好感,但是那种好感是“相见甚欢,不来也可”。如果非要把爱归结为心中的怦然一动,那她只爱过电视剧版的超人,还有梦中那个愿意送给她颠倒城池的一个影子,但他们都不是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即使池澄一度与那个影子重合,但现实中的他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她不习惯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的人生,就像她总是会避开每一个井盖。

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听到池澄在身后大声说:“我真想死在山上!”

旬旬背对着他掉下泪来。她很难不去想山上的日子。那时他们多像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夫妻,用不着猜着心计算得失,也不必担心明天。如今同首,竟如武陵人误入桃花源,出了山才知南柯一梦。最难过的其实是“山中觉千年,世上方一日”,那场梦甜蜜悠长仿佛一生,醒后才发觉什么都没有改变。

她的手机振动起来,原以为是谢凭宁提前赶到,没想到是曾毓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只有短短的两句话:“已醉,又醒。”

旬旬不知道这四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正想打个电话向曾毓问个清楚,忽然锣鼓声逼近,鞭炮和身旁人群的欢呼同时炸响在耳边。沿街而过的舞龙队朝他们走来,十几个身着黄衫的舞龙人挥舞着一条斑斓的巨龙,无数围观的人追随而上,一边喝彩,还纷纷朝龙身扔去点燃的爆竹,谓之“炸龙”。

旬旬和舞龙队朝着同一个方向,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身旁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她的前后左右都是陌生的人,回头已经看不到池澄。炸龙的人们疯狂地围着巨龙前行,她不由自主地被推着往前走,本已打算分离的两人不期然就被狂欢的洪流冲散。

旬旬担心池澄的腿支撑不住被人撞倒,忙踮起脚尖翘首以望,然而四下寻找,除了人,就是火星四溅的鞭炮。

她闪避着炸开的鞭炮纸,竭力想要往回走,身旁的每个缝隙都被人填满,每一寸的前行都举步维艰。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一阵阵发慌,顾不上那么多,没命地拨开所有挡在身前的人。不少人朝她怒目以视,她嘴里不断地重复着“抱歉”、“借过”、“请让一让”之类的字眼,在人潮中穿行。到了后来她什么都不想说了,所有的慌张不安都化成一种简单而狂热的冲动,她要看到他站在自己面前,迫不及待!哪怕几分钟之前她已下定决心安然走过这段路之后就彻底抽身离开。她甚至已经不能去分辨自己想见到他的渴望是否只来自于对他伤腿的担忧,也许正是在同一种冲动的驱使下,她才在悬崖半空中放弃了向上爬的机会跳了下来。

然而,不管如何努力,旬旬并没有成功地逆流而上,实际卜随着舞龙队的前行,人潮从她身畔汹涌而过,将她弃于身后。她像枚蚌壳在巨浪退潮后被孤零零地留在沙滩上,然而幸运的是,忽然显得寂静而空荡的四周还有一个同类。

池澄依然站在那个井盖上,面朝她的方向张望。

原来他们离得那么近,她竞错觉像被银河隔阻开来。旬旬想,她一定是近距离被鞭炮的巨响震晕了,脑子里什么都想不起来,只知道傻乎乎地走向他,在池澄单手张开怀抱时,毫不犹豫地投入他的怀里。

他们有过无数种拥抱的理由,但是现在她紧紧依偎着身边的这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并不是没有想过,也许他并不是真的爱她,他爱的只是曾经得不到的;她也没有那么一往情深,她要的只是现在可以抓住的。然而答案难道比怀单的人更真实可靠?现在他们都觉得,再没有比“分开”更坏的打算!

“我以为你走了。”池澄勒得旬旬快要喘不过气来。他必须用一只手拄着拐杖才能保持身体的平衡,另一只手用来抱着她,以至于没有办法处理眼里涌动的泪光。他想,丢脸就丢脸吧,他在她面前本来也不是什么高大伟岸的形象。他不想提醒她,视井盖如洪水猛兽的赵旬旬现在正踮着脚站在一个颤巍巍的井盖上。如果这样的一幕都能够成为现实,那么为什么不能相信总有一天她会爱上住了几十年的壳?

旬旬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忽然想通了曾毓所说的那个“矛盾的命题”。虽然和谁在一起迟早都要回归平淡人生,但就好比人总逃不过一死,一生下来就死和活一辈子寿终正寝毕竟不一样。重要的不是千篇一律的始末两端,而是中间欲罢不能的那一段。他再坏脾气,再难以把握,总有一天会在她身边慢慢老去,当他鸡皮鹤发,完全成了个糟老头子,除了死亡,再不用担心有什么会令自己失去他,如果熬到了那一天,她就彻底地赢了。

曾毓发出那条只有四个字的短信,一路小跑地走出了连泉家的小区。她鼓足了勇气去敲他家的门,没料到门开后里面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人,看来元宵节的夜晚不但是他从外地回来,他的家人电在。

开门的是个文静秀气的女孩,看上去比曾毓小上几岁,没等曾毓问连泉在不在,他便一脸震惊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身上竟然还系着一块滑稽的花格子围裙。

“你怎么来了?”他站在门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身体却不露痕迹地挡在了那个女孩的面前。

曾毓顷刻问什么都明白了,原本忐忑地想要交出去的一颗心重新跌回自己的胸膛。

那女孩小声地在他身后问:“连泉,这位是?”

“她……”

“我是他的客户!连律师,我的那个案子你确定没有问题?”曾毓抢在前面说道。

“哦,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

曾毓笑着说:“不用了,既然你家里有人,上班后我再给你们事务所打电话,不打扰了,再见。”

她朝那个从连泉身后探头出来看的女孩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曾毓,你站住!”

快要走到停靠在小区门口的车边时,连泉跑着追了上来。

“我没有想到你还会来找我。”他轻喘着站在她身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曾毓耸肩,“我只是忽然没什么事干,顺道来找你喝一杯。既然是这样……你放心,我不会再未了。”

她匆匆往前几步,打开车门想要钻进去,连泉伸手把车门关上。

他开门之前想了又想,最后咬了咬牙。

“你都看见了……不怕你笑话,我是个玩不起的人,说好了不当真,可是我喜欢你。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想让你跟我一块走,想把事情提前做完回来找你,但又觉得没有可能。你怎么会愿意被一个男人束缚住,到时反而落人笑柄。

你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了,听说又有了新男朋友,其实你一直比我洒脱。曾毓,遇上你之后我才想,我不可能一直玩下去的。家里人也开始为我着急,一个劲地给我物色……她是个挺单纯的女孩子……”

“是啊,我一看她就知道她很适合让你定下来。玩不起就别玩了,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不是一早说好了,尊重对方的生活,谁有了正儿八经的伴,另外一个就自动消失。我很识趣的。”她笑着拨开他坐回车里。

连泉俯下身看着车里的人,难以掩饰眼里的困惑,“你来找我是……”

“是什么?你想定下来并不代表我也一样,我换个地方喝一杯。”她发动车,对连泉说道,“回去吧,对她好一点儿。”

他还站在街边的广告牌下,曾毓从后视镜中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最后彻底地融入夜色光影里。她把音乐声调大,在奔放的乐曲中自嘲地连连笑了两次,第三次忽然尝到了嘴角带着咸味的泪水。

她是要找个地方喝上一杯,而且要最烈的酒,不醉不归!

夜店的狂欢总能让人快乐起来。曾毓烂醉如泥地趴在吧台上,今晚谁送她同家?她拿起手机拨了旬旬的电话,还没接通,残存的意识让她想到了什么,又迅速切断了它。

旬旬还在池澄的怀抱里,他们之间或许还有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但谁都不愿意先把手松开。

池澄说:“回去吧,我想吃你煮的方便面,还和以前一样,加个鸡蛋,不要青菜。”

旬旬点头,“好,但是明天别忘了把防盗网装上。”

舞龙队游到了小镇的另一端,身边喧嚣的锣鼓鞭炮声逐渐远去了,街道像被抽空了似的,通明的灯火衬映着远山无边的黑暗,仿佛没有根基一般,身旁的人如流沙来了又去,好在他们还有彼此。

(全文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