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科幻灵异
  3. 十五岁的船长
  4. 第七章 最后的出击

第七章 最后的出击

作者:

一直不走运的“浪子”号如今发现了鲸鱼,大家顿时激动起来。也许,这条身躯庞大的家伙会慷慨地装满“浪子”号的货舱!

只是惠尔顿夫人有点担心,“就这么几个人去抓那么大一条鲸鱼,危险太大了吧?”

“不会有事的,夫人,”胡尔船长说,“我有好几次只用一条小艇去追鲸鱼,而且胜利完成了任务,我们不会有什么危险,你就更不会有危险了,请您放心。”

听船长这么说,惠尔顿夫人心里有了底儿,不再说什么。

胡尔船长开始布置捕鲸的具体任务。以他的经验,他知道肯定是有些困难要克服的,况且如今船上的船员只够装备一条捕鲸艇的。

“浪子”号上的主桅和前桅的船架上吊着一条驳船,有两条捕鲸艇吊在左右舷的滑车柱子上,还有一条捕鲸艇在船尾栏杆外边的吊环上。捕鲸艇一般是三条同时出动的。

如今船上只有五个船员。汤姆他们也要去,但他们没有经过捕鲸艇上的专门训练,帮不上忙。因为在向鲸鱼的进攻过程中,掌舵、划桨的动作稍有差池,就会葬身海底。

船上也必须留下一个可靠的人,因为要防备一切可能的意外。这个任务落在了迪克·桑德身上。

“迪克,你留在船上,我们很快就会回来!”

“是,先生。”迪克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

他本来也想参加,但是他知道他胳膊上的力气还差点,关键是只有他才能代替船长指挥“浪子”号保持与捕鲸艇的协作关系。

捕鲸艇上有包括水手长何维克在内的六个人,他们是“浪子”号上所有的正式船员。四个水手划桨,何维克掌着船尾的那根长桨,这个长桨在捕鲸艇上是当船舵用的。普通的船舵远不如用长桨作舵的捕鲸艇灵活,在左右舷的船桨都失去作用时,只要尾桨划得好,就能使捕鲸艇躲开大鲸鱼的反击。

胡尔船长做投叉手。他先向鲸鱼投掷鱼叉,然后指挥放送系在叉尾上的绳索,在鲸鱼重新浮上海面时,再用标枪彻底刺死它。

有的时候捕鲸艇上也用火炮,这是一种专门用于打鲸鱼的武器,装在艇前面,发射的一般是开花炮弹。

“浪子”号上没有这种火炮。这种武器价格昂贵、操作困难,船员们又不大喜欢新玩艺儿,他们似乎更愿意用鱼叉和标枪。

这一次,胡尔船长就是要用一般的捕鲸方法作一次肉搏战,抓住这条离“浪子”号五海里远的脊鳍鲸。

天气不错,海面平静,很适合于捕鲸作业。捕鲸艇离船后,“浪子”号会极缓慢地随流漂动。

此时此刻,右舷上的捕鲸艇放下去了,四名水手上了小艇。何维克给了他们两根鲸叉标枪、两根尖头标枪,还有五盘又软又长的绳子,行话管这绳子叫“牵绳”,长约600英尺。绳子这么长是因为鲸鱼会带着鱼叉下潜逃跑,短了就会把小艇带翻。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胡尔船长开船的命令了。

捕鲸艇前面的空位子,就是留给胡尔船长的。

胡尔船长在跳上捕鲸艇以前,最后又察看了一次大船。大船停航,要把帆架上那些方帆调整得彼此所受风力能够相互抵消,从而使船保持几乎不动的状态。

胡尔船长看到一切都安排好了,帆绳绑得很好,方帆张得也合适。把年轻的见习水手留在船上,自己离开好几个小时,胡尔船长是希望除非有特别情况,在这期间内船上不需要任何操作的。

“迪克,如果情况特殊,必须开船的话,例如我们追鲸鱼追出去太远了,汤姆他们会帮助你的。你给他们讲清楚,他们就会照办的。”

“是的,胡尔船长,迪克先生完全可以信任我们。”汤姆说。

“没问题,干什么都行!”巴德说。

“现在要拉什么吗?”埃瑞尔挽起了袖子。

“不需要拉什么!”迪克微笑着回答。

“我们听你的吩咐!”大个子又补充了一句。

“迪克,天气很好,风也停了,看样子不会再刮大风。你要切记,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你也不要放小艇下海,你不能离开‘浪子’号!”胡尔船长嘱咐着。

“是。”

“如果需要接应,我会给你发信号的,我在杆子上挂上一面旗子。”

“放心,我一直注视着你们。”

“好了,孩子,你要沉着,如今你已经是副船长了。要无愧于你的职位,还一个人像你这么大就当了副船长的呢!”

迪克的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胡尔船长很理解这种笑,心里说:

“好孩子,既谦虚又乐观!”

我们从船长这不无罗嗦的嘱咐可以看出,他是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帆船的,即使只几个小时。但是职业的本能还有完成捕鲸任务的强烈愿望,又使他义无返顾地要下船去。

他走向下船的舷梯。

“祝你顺利!”惠尔顿夫人说。

“谢谢,夫人!”

“请你不要鲸鱼扎得太疼了!”小亚克说。

“不会的,孩子!”

“你一定要轻轻地抓它呀!”

“是的……小亚克,我戴上手套抓它!”

“在这种巨大的哺乳动物的脊背上,有时候会有些相当奇特的昆虫的!”我们可爱的表兄时刻不忘他的昆虫。

“好吧,拜蒂柯特先生,等我们把这条脊鳍鲸拉到‘浪子’号船舷旁边的时候,你就可以到它背上去采标本啦。”

船长又转头对汤姆说:

“把鲸鱼拉回来后,你们要帮着切割。”

“是的,先生。”

“很好,迪克,这几个能干的黑人会帮助你准备好空桶装鲸鱼油的,我们回来之前,你先让他们把桶搬到甲板上来。”

“一定完成任务。”

现在我们讲一下捕鲸后的作业程序。鲸鱼一旦被打死拖回以后,要绑在大船的右舷上,水手们穿上带铁钩的靴子,爬上大鲸鱼的脊背,把它从头到尾切成整齐的长条,再把这些长条切成1.5英尺大小的长方块,再切成更小的块,这些小块装进鲸鱼桶之后就可以送下船舱了。

捕鲸船一般在捕鲸作业结束以后,要尽快返回陆地,完成产品的加工。上岸后船员们把鲸鱼肉熬成油。

眼下胡尔船长并不打算返回澳洲。他想到瓦尔帕莱索去“熬制”这批鲸鱼油。而且现在风向马上就要西转,他想20天以内就可以看到美洲大陆,20天时间里鲸鱼肉不会腐烂的。

那条鲸鱼此刻还在那片海面上,大量的红色甲虫随着脊鳍鲸机械地开合的大嘴涌入了鲸鱼的体内。

胡尔船长从绳梯上下到了捕鲸艇上。

惠尔顿夫人、雅克、拜蒂柯特表兄、汤姆他们,大家最后一次祝船长顺利。

丁克把前腿搭在船栏上,好像也在说再见似的。

小艇离开了“浪子”号。四把桨有力地把小艇和大船的距离拉开。

“迪克,看好船,看好船呀!”胡尔船长最后一次嘱咐着。

“放心吧,相信我!”

“记住,一边看着大船,一边看着我的小艇!”

“是的,船长!”迪克走到了舵位上。

小艇离大船越越远了。声音已经传不到大船上了,胡尔船长用最能说明问题的手势,一再重复着他的嘱咐。

大狗丁克突然发出一种哀号,让人毛骨悚然。

连惠尔顿夫人也觉着有点不吉利:

“丁克,你就用这样的声音来鼓励你的朋友吗?吧,叫几声好听的,响亮的充满力量的叫声!”

大狗又大叫了,它把前腿从船栏上放下来,慢慢地,亲昵地舔着惠尔顿夫人的手。

“它不摇尾巴!”汤姆注意到了丁克的变化。“这不吉利,不吉利呀!”

突然,丁克扬起头一阵怒吼。

惠尔顿夫人一身,只见是尼古鲁从厨房里出来了,他可能也想看看远处的捕鲸作业。

丁克扑向尼古鲁,一种不可理喻的愤怒支配着它。

尼古鲁赶紧抓起了一条撬棒。

丁克不顾一切地扑向尼古鲁的咽喉。

“回来!丁克,回来!”迪克大叫,迅速跑了过来。

惠尔顿夫人赶紧哄着大狗。

愤怒的丁克不太情愿地服从了,它低吼着,走开了。

尼古鲁一声不吭,脸上血色全无。他仍下撬棒,回舱里去了。

“埃瑞尔,你要盯着这个人!”迪克说。

“我一定!”埃瑞尔握着两个大拳头接受了任务。

事情暂时平息了,大家的注意力重又聚集到了那四根船桨划动下飞速前进的捕鲸船上。捕鲸艇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