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侦探推理
  3. 赤川次郎短篇小说集
  4. 弱肉强食杀人事件

弱肉强食杀人事件

作者:

第一章

为什么要来呢?

井村典子把车停在停车场,叹了口气。

虽然一直都那么想,但情不自禁地就来了。

如果不在的话就好了……。嗯,他是个大忙人,说不定汰没回来。

典子的这一丝希望就在他白色宾十车映入眼帘的当儿,烟消云散了。他是不会把车留在停车场而外出的。

但是如果没看到宾士车的话,典子也会很失望!女人就是这样。

当初与子不过想和唐木玩玩罢了,即使是现在,也没有陷进去的念头呀!

想分手,但何时呢……?

就因为这样而无法分开。

典子心情沉重地按了电梯按钮。如果直接从停车场走的话比较没人注意,午后三点可说是不早不晚,不会遇到别人的。

电梯门开,一名男子快步走了出来,与子一惊,差点撞了个满怀,跟蹈了一下,才又站直了身“那个人怎么搞的?”

典子生气地嘟嚷著,那名男子早已飞也似的走出了停车场。

真是个怪人!典子耸了耸肩,然后慌忙地跳进就要关闭的电梯。

“六楼、六楼……”

按下(6)字按钮,电梯便静静地开始上升。

“这个男人,有点怪怪的。”

都已经是春色怡人的三月天了,竟还穿著大衣,竖起领子,缩著脖子,像是要掩住脸似的。匆匆一瞥中,好像辽看到他戴著太阳眼镜的样子。

说不定是演员什么的,不想抛头露面。

就像这栋大厦位于都市中心一样,是可以想像,到的。

大概怕杂志杜什么的炒新闻吧。

这点我倒是不在乎,典子笑了笑”“一个平凡的四十岁女人的外遇”,谁也不会有兴趣的。

唐木虽然在电视公司上班,但不是什么大明星,影剧记者不会上门来的。

啊,六楼。

井村与子走出电梯,刚好有对男女穿过走廊而来,典子皱了下眉头。

今天真讨厌。

如果说是年轻的一对,男的也有二十四、五岁了吧。女的倒还年轻,顶多二十岁吧!

一幅快乐恋人的图画。典子压低了头,快步与那对年轻人擦身而过。

“哪──年轻女子的声音,“三浦老师!”

典子吓一跳,回过头来。三浦是典子以前的姓。

“果然是您”年轻女子目不转睛地看著与子,“我是向井直子。”

“哦”对了,直子。好久不见了!”典子忘了置身何处,“变了个人似的!──“老师您却一点儿都没变,所以找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真的吗?”与子笑了笑,“都已经快五年了,哪有不变的道理?”

“真的,一点儿都没变。”向井直子固执地又说了一遍,然后介绍身旁那个还不错的青年。“啊,他是我未婚夫井上。”

“我叫井上。”

是个给人好感的青年。

“她是我中学时很照顾我的三浦与子老师。”

“我现在姓井村了呀!”

“哦”您结婚了,恭喜,恭喜。”

典子胸中隐隐作痛”记得很清楚,向井直子是个乖巧的学生。

应该有十九或二十了吧?已长得亭亭玉立,可是活泼、爽朗的谈吐以及笑脸迎人的可爱,却一点儿也没变。

和她一出,我又是如何呢?三十七、八岁才结婚。不到三年又和唐木在外面幽会……。

“老师,您住这里吗?”直子问。

“不是,有朋友住这儿,我来拜访他。”

“我也是,现在正要回去……”

典子感觉得出来,直子有些依依不舍地。

此去,恐怕不含再见面了吧?至少留个电话,还可以好好聊聊”直子心想。

但是典子并不想让直子知道现在的自己。希望“三浦老师”的美好形象能永远留在她脑海里。

“那,再见了──典子杀轻地点了个头。

“老师,您多保重。”直子深深一鞠躬。就像高中毕业时那样。

典子听到电梯关闭的声音才转过头来。

电梯下去了。为什么连电话都不告诉那孩子呢?虽然后悔,但已太迟。

与子站在唐木家的门前,手很自然地按了电铃。

等了一会儿,没人来应门”莫非是睡著了?

他是书夜生活颠倒的男人,乱按电铃把他吵起来也不太好。反正自己有钥匙可以开。于是典子从皮包里取出钥匙开了门进去。

玄关虚的灯没开,黑漆漆的真糟糕。在这样的大厦里,白天也是伸手不见五指。上了玄关打开灯,走向起居室。”这儿面向南边的阳台,阳光可以照准来,所以很亮。

“他不在吗?”典子自言自语。

不会吧,车子在停车场啊!那一定是在寝室睡庇。

唐木白天多在客惊沙发上睡的。与子打开寝室门”这儿也没窗,一片漆黑。想开灯,又有些迟疑。如果他正在睡觉的话,那一定会把他吵醒的。

也好,如果他生气了,我就回家!

典子顾不了那么多就开了灯。

第二章

“喂,停一下!”大真对著开车的警官大叫。

“哦!”警车开到车道旁停了下来。

“喂,井上,”大贯用下巴指了指说:“你去那个摊子买一下M报纸。”

“怎么了?”

“问什么问,去就是了。”

井上没办法,走出警车,很快地买了M报纸回来。

对大真的所言所行,若要问出个“原因”的话也是白搭。因为本来就没什么。

“”好了,喂,走吧!”

警车再度鸣放警笛继续前进。

大真紧盯著报纸,好像从来没看过一样。

“组长,你怎么了?”刑警井上问。

“他妈的,还是没中!”大贯伸了一下舌头,把报纸揉成一团,那是井上买来的报纸。

“真可惜,”大贯说。“差一点就中了大奖呢!”

井上和大真在一起已经很久了。发生这类事,他是不太在意的。不过警察局搜查一课课长箱崎,恐怕就不这么认为了。哪有赶往凶杀案现场途中,为了要对奖券而把警车停下来去买报纸的?

“组长,”井上道。“为什么一定要买M报纸呢?对奖概哪一家报纸都有嘛。”

“其他报我早看过了。这一份说不定会中哩!”

如果每一份报纸上的中奖号码都不一样的话,那不是天下大乱了吗?

“真的只差一点点吗?”

“嗯!”大贯惋惜地点了点头,“八格里有四个号码相同呢!”

四个号码不相同,有什么好可惜的?

自己多保重一点吧,真是的。”井上向窗外看了看。早就知道不会中的嘛……。

井上皱了皱眉头——好面善的地方啊!

警车停在一栋大厦前。

“这里就是现场吗?”井上说,“”果然没错!”

这不是昨天和直子来过的大厦吗?在这里发生凶杀案……。

“呆呆站著干嘛?”大贯怒吼著。

“啊,您是总局来的吗?”一个娃娃脸的男人走了过来。“我是N分局的安东。”

他是刑警?井上有些吃惊。如果穿上学生服的话,活像个高中生。

大关人家常这样说他,于是他赶忙说:“看起来像个高中生,不过我已经二十四岁啦。请于是跟著安东进了大厦。大真神经兮兮地大声说:“干嘛啊,开同乐会不成?最近的小孩子怎么那么早熟呢?

他真是一点也不在乎是否会“伤”人。

“几楼?”井上问。

“六楼。”

真巧!”莫非是直子的朋友被杀?

“”被害者,唐木顺二,五十岁。”安东在电梯里说道,井上松了一口气。退好,不是昨天遇到的那个人。

“唐木?名字有点奇怪。”井上道。

“嗯,他在电视公司上班,薪水还满高的,开的是宾士车。”

“那,发现的人是……”井上慌忙地问。

“他的女同事。到了今天中午,唐木还没去上班,她觉得有异所以就过来看看,才发现的。”

“真是有身分有地位啊!”大贯这,“电视公司的人能玩又能拿高薪啊!”

“不过,他常常早上才回家。”安东这。

“哼,晚上玩还有薪水拿,真好。”

反正除了自己以外,好像大家都很轻松地就能赚到钱,不过封井土来说,人真才真是轻松呢|这好六楼已经到了,不必再璃大直发牢骚。

一走进被害者的家,法医就从容惊采出头来。

“你们是什么人?”

“你要怎么样?”大贯咆哮这。(他一直都是这样)“能请到你们来,恐怕菩萨都会偷笑。因为你们的见解不同于一般人呢!”

法医长冈认诚大真也很久了,很了解他。

“尸体在哪儿?”大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不在这里,在寝室。”

“你真大胆,把他弄来这里!”

真是胡言乱语,井上不理他,迳自打开寝室门走进去。

男子伏卧在一张双人床上,穿著睡衣,血流了满背,都已经凝成红黑色。

“”锐利器物一刺便中要害。”长冈晃了进来说。

“凶器呢?”

“尚未发现,”安东答这。“现在正在搜查下面的垃圾筒。”

“死亡时间多久井上问长冈。

“嗯,很久了哦!”

“很久,到底多久?”

“大概整整一天了。”

一天?”井上看了看床这的时钟。

现在是下午三点,昨天我们两个人离开这栋大厦的时间也是刚好三点左右……换句话说,那时候正是凶杀案发生的时刻!

怎么回事呢?”如果听到惨叫再跑过来,说不定还可以逮到凶手,也说不定能为这个叫做唐木顺二的捡回一条命呢!

“喂,怎么了?”大贯走了进来。“你的表情有点奇怪!”

“没有,没什么。”

井上连忙回答,如果让大贯知道他昨天瞥来过这儿,不知道他又会说什么。

“那”跟报案的人谈过了吗?”

“嗯,也没什么罗,就这样吧?”大贯打了个呵欠说。”那名女子叫山本充子。

“嗯。唐木先生是个责任心很重的人。”山本肯定地回答井上的问题。

这儿是厨房,要谈话有些不方便,不过也没有其他适当的地方。

“他就是通宵,早上才回家,也不会下午还不来公司上班的,不过──“可是今天,都已经下午了,他还没到。”

“嗯,所以就来看看?”

“你没打电话吗?”大贯不太和善地问。

如果大真和善起来的话,说不定更教人不舒服!

“当然打过了,可是没有人接……”

“有人接?那才有鬼呢!”大贯愉快地说。

山本愣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人都被杀了,还说这种风凉话。”

“不要那么认真罗。你跟唐木很好?”

说到男与女,大贯一定会想到“关系亲密”这样的字眼。当然,如果他老是这样想的话,总有让他猜对的时候!

“没有,没有。”山本充子连忙答道:“唐木先生绝不会跟公司的女孩子滥搞什么关系的。”

大真对推测还真是有一手。就连山本充子的细微表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不和公司的女人溢摘钢系?那跟其他的女人搞罗!”

山本充子迟疑了一下说:“唐木先生是个单身汉,有女朋女什么盼也是很正常的啊!”

“少废话:你是说他有女人?”

“嗯。”

“谁?”

“我不知道。”

“隘瞒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他大概只会威胁别人这一招,除此之外别无法买。井上不觉叹了口气。

“我真的不知这罗。口山本充子哭丧著脸说:“只是看到过”听说是人家的太太。”

“三角关系吧?”大贯满足地说,一副由此就可判断的嘴脸。对大真来说,真正的凶手是谁并不重要,只要能随便找个人来充数就好了。

“什么样的女人,记得吗?”井上接著问。

“四十岁左右……没什么特别的,也算不上是个美女,也不知这她哪里好。”

“叫什么名字:”

“这……”山本充子缩了下脖子说:“佐田小姐说不定知这,她是我的朋友,在公司,她对这种事,消息特别灵通。”

每个公司都有这样的“中央情报局──山本充子立刻打电话到公司,和那个姓佐出的女人说告诉她唐木被杀的最新情报,而她也非常乐意协助帮忙乃是意料中的事。

“我知这了,”山本充子挂了电话说:“那个女人叫井村与子。”

“井村……嗯。”

井上拿出记事本,心里想这:好像在哪儿听过。

“井村与子?”井上大叫起来,记事本也掉在地上,然后在左手心写上字。

“”什么,是这样子吗?”坐在车子里的大贯说。“你该不会是人吃惊了,所以想起你的情人什么的吧?”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井上不高兴地说:“我的女朋友只有一个,就是直子!”

“谈谈你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呢!”

大贯又打了个呵欠。“那事情可以解决啦!”

“是吗?”

“你刚好在行凶的时间里,看到那个女的,那她当然有罪。”

“就这么单纯吗?”

“犯罪通常是很单纯的,”大真说道:“这样比较轻松嘛!”

什么嘛!真是胡说八道。

“”就是这一带。”开车的刑警安东说道。

“稍等一下,我来搜查。”他一人下了车跑过去。

“好敏感的男人,”大真交臂于胸前说:“如果你死了,我就叫他来当我的部下。”

井上本想告诉他,就是没死你也可以叫他来,最后还是忍住不说,安东的将来,如果因他而黯淡无光,那可真让人感到槐疚。

有个人向车子这方向走来”一副运动员的高大身材,穿著毛衣和宽松的长裤、凉鞋。

“他大概是来叫我们不要停车的。”

“他还没开口之前,你先住嘴。”大贯道。

“什么?”

“以妨害公务逮捕他。”

就有这么过分的刑警!

那个戴著深度眼镜的男子敲了敲井上身旁的车窗。

“我们是刑警。”井上摇窗子说道,“你明白了吗?”

“我想跟您谈一谈。”

“谈什么?”

“我叫井村。”

大贯和井上两人相规。

“那”你是非村典子的──“丈夫。”

“哦,我们正想去拜访您──“我知这,所以找才来。”井村道,“请逮捕我吧!”

第三章

“什么!”

直子惊呼。

“嗯。”

井上心情也很沉重,井上很少为了大真以外的事而心情沉重的。

“事直就是这样。”

“那”三浦老师的先生就是凶嫌了?”

“目前是。”

“我知道。”

直子似乎有些生气地说:“老师竟然是唐木的情人,其今人难以相信!”

井上也是,虽然面对直子亲手做的好菜,却一点食欲也没有。

“可是井村既然来自首,我们也不能拒绝啊!”

“”一定有什么原因,老师怎么会……”

直子叹了口气说:“并不是我把老师当圣人。女人嘛,也许会红杏出墙,也许会杀人。可是自己的丈夫杀了别的男人她却不管,真是不能相信!”

井上也能了解直子所说的话”人是弱者,只要哪里有了破绽,那便是他最大的弱点。

而其破绽到底在何处,却因人而异,从这些破绽则可看出一个人的个性。

“依老师的个性来说,在未招致这样悲惨的结局之前,应该会找人商量或什么的,来解决问题。嗯,她就是这种人。”

“但是不能这样就把井村放了啊!”

“说的也是……”

直子沉默了一会儿说,”“”大贯他怎么说呢?”

这时玄关前出现了脚步声“咋、咋、咋”,好像在回答直子的话一般。

“喂|吃过晚饭了吗?”

这理音似乎快要破门而入。

“嗯,你说的我都懂。”

大贯极为赞同直子所说的话。

当然,在这之前,他早已大快朵颐了一番。

“怎么样?那就麻烦您查清楚了。”直子行了个礼道:“好不好?还有点心和苹果──“好,就这么办。”

大贯没有任何犹豫。“其实我也觉得有些奇怪。”

“哇!大贯真不是盖的哦!”

最近直子对付大真的手法要比井上高明得多。

“嗯,刑警的使命就是追求真直的一面,都交给我,没问题。”

井上受不了大真在那儿吹牛,把脸特向一旁,不愿看他。

“不过,那个男的很奇怪。”大真说。

“哪一个?”

“可能就是那个家伙”那个叫做什么来著?”

“井村吗?”

“对,就是他,如这就早说嘛!”

“什么地方奇怪呢?”

“他什么都不说。”

“他有沉默的权利啊!”

“也不是。他是个不爱说话的家伙,最多只是“啊”、“不”或“这”。”

“为什么呢?”

“那──直子道:“既然来自首,却又什么也不说?”

“就是啊,犯罪经过也不说。”本领可真高。”

井上听到大真说到本领真高这句话,心里一惊,大真也真有两把刷子!

“没办法,今天只好先把他放了。”

大贯把圆圆的苹果切成两半,说道:“”吃个人分饱就好。”

大贯不说:“吃饱了就没事了。”却宣称要回家对这件事再作检讨,待大贯离开,直子点点头道,“的确奇怪!来自首却不招供。”

“这是说不这的,换句话说──“是为了掩护太太?”

“嗯,或者是──“故意不招供,让别人抓不到证据?”

“这样说,太武断了吧!”井上苦笑。

第四章

门铃警。

“这时候了,还有客人?”

直子站了起来去开门。

“啊,老师!”直子意外地喊这。

“抱歉,突然来打袭你。”

井村与子小心翼翼地说这:“”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这是给您介绍过的井上。”

此时的气氛伍硬,似乎很难一下子就进入情况,谈论正事。

“前些日子,真是谢谢您──“那里,那时候──两人胡乱地客套了一番以后,一直到直子端茶出来,气氛仍很沉闷。

“老师──开口的是直子。“您先生真是可怜。”

与子似乎松了口气说,“谢谢你,但是我不认为那是他做的。”

“我明白。”

典子寂寥她笑了笑。

“他也是个怪人,很不爱说话,所以常被人误解。”

“哦,是这样的啊?”井上问道。

“和他在一起是经过相亲的……。老直说,在这之前,我和另外一个人有交往,我非常喜欢他但是对方年纪比我小,只是想玩玩罢了。”

直子感到意外。实在没法想像“三浦老师”爱上一个比自己年幼的男孩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都快四十了,还是一个人,也没男朋友”所以碰到这种事就像个十几岁的小女孩一样,爱得夭昏地暗。现在想起来,其买他也不怎么样。”

“恋爱就是这么一回事,”直子说这,井上心里扑这一跳。

“怒爱失败,跌入失意的采渊才和现在的先生相亲的,反正谁都一样,于是就随便给了婚,对它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但是相亲的时候,我就知这它是个奇怪的人。”

“怎么奇怪法?”

“不大开口”我们在饭店里相亲,用了餐,随后只有我们俩在一起时,喝过茶才分手。这段

时间,他说的只有两句话,就是“谢谢”、“嗯”。”

“这招肛害。”井上不假思索地说。

“分手的时候,也是默默地点了个头就走了”对他,我已经麻木了。”

“那,求婚呢?”

“是中间人帮我们传达的。他答应了,所以我也……。虽然只见过三次面,但我知这他不是坏人,虽然什么也没说,却对我很贴贴。我说口渴,他就买饮料给我,我说累了,他就帮我叫计程车”话又说回来,他的确是个怪人。”

“那结婚以后呢?至少也谈一些什么吧?”直子问这。

“这是老样子,结婚已经快三年了,至今说过的话,恐怕还可数得出来。”

“真是不可思议!”直子眼睛睁得大大地说。

“的确。”不过,没人恨我说话,这真寂寞呢!做好了饭菜,他就默默地吃,从头到尾不开口,就连好吃、不好吃都不说一句……”

与子嗅了口气,又说:“这样生活了两年多,就在心情很苦闷的时候,遇到了唐木。”

“就是那个被杀的人?”

“唐木和我先生是完全不同约两个人。他很幽默,跟他在一起一点儿也不会觅得无聊……。而“说不定哦!”

果然料中。随那女人堆出来的就是”大贯。

“不要走,否则把你们当凶手办!”大贯怒吼,但是狂奔而出的人群怎可能停上呢?“组长!”井上趋上前去问这,“怎么回事?”

“你这家伙!跑哪儿去了?”大贯厌恶地说这,然后不停地看著井上的衣服。“”你干嘛换西装?”

“说来话长!”井上简洁地回答。

但是不仔细说明又不行。

“这是借来的啦!”

“哦!”大贯耸耸肩道,“不过质料不太好。”

“你那边又具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大贯漠然答这。“野宫佐保利被杀了。”

第五章

“凶杀案…”箱崎道。

“是的,那是我搜查一课的专长。”大贯得意地说道。

“我知道!”

箱崎似乎快要咆哮起来。

不,应该说是很想咆哮,但仅有的理智将箱崎按捺下来。

“在摄影棚,而且正在播放电视剧的时候?”

“不,正确的说不算是电视剧。”

大贯幽幽地修正这:“应该说是综艺节目吧!”

“反正都一样啦──箱崎想说什么,却又突然感到非常疲倦的样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说这:“去找凶手!””大贯走出搜查一课向井上道,“这件事要先想想。”

大贯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井上吃了一惊,这种小事情,人真应该不会担心才对。

“什么事?”

“课长大概很疲惫了,说不定最近就会回老家,那时我就可以缠承课长的贺座了。”

大贯叹了口气道:“现场工作缺少像我这样能干的人,也是个大问题呢!”

“啊……”

井上真希望箱崎能活久一点,一点就好。”电视公司的现场摄影棚,当然是关闭的。

井上一到,就有个男人走了出来,严肃的说道:“请快点处理,好让我们早一点使用。这里没办法用的话,整个程序表都要改变,很麻烦的。”

大真狡猾她笑了笑道:“好啊!不过我有好办法读你能立刻使用。”

“真的!”那男人精神一振。

“只要你来自首,杀人罪只会判个二十年而已。”

那个男子的笑容一下便消失了。

“”野宫佐保利可是在这房间等出场的吧?”井上看著一面这具墙和门说这。

“嗯”那时这房间正在拍床戊。那个女的很性感哦。”

大真诡谲一笑。

“那野宫就是那时候进来的?”

“应该说是怒吼而来吧!”大贯伸伸懒腰这。

“啊,没有用的啦。”

有个穿著牛仔裤的高大男孩摇摇晃晃地走来。

“你是?”井上问这。

“我是导演中川。”

“这么说,那时候你在这儿?”

“当然,我是导演啊。”

一副希望人家叫他“大师”的模样。

“嗯,好像在哪儿见过?”大贯这。“那个在那儿猛发牢骚的,就是你啊!”

中川生气地瞪了大贯一眼,井上忍住不笑,这:“”刚刚您说“没有用”是什么意思?”

“那个孩子嘛!”

“野宫吗?”

“嗯”背台词是零鸭蛋。”

“可是,她──“当然,每个人都想演好,可是能不能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只要练习个十回,应该可以吧。”大贯这。

“反正她就是不会,怎么教也不会。”中川这。

“那为什么要用她呢?”

中川耸耸肩道:“人家推荐的嘛!”

“什么意思?”

“上面交代下来要用她。大概有什么靠山吧!”

“她不是你的女人吗?”大贯不客气地说。

“什么话!”中川苦笑这。“我可没兴趣。”

“导演不是很吃香吗?”大贯慧黠地说,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听来的,“什么都不必做,只要发发牢骚,又吃香。真好呢!”

他真是没趣。

“她被杀时,你在哪里?”井上问道。中川一楞,半天才吐出几字:“你认为我有嫌疑?”

“不!”井上连忙答道:“只是想知道你的行踩而已。”

“哦,──中川指著房间的角落说:“那儿,大家都看得到的地方。”

“好。”

大贯不耐烦地又问这:“──不过,那时你不是和野宫在谈话吗?她好像在哭哩!”

“这……”

“是不是你要求分手,而她拒绝,你很伤脑筋,所以就把她杀了,对不对?──“住口!”中川脸色发青,“”你在开什么玩笑!”

“嗯。”

大贯双手抱胸又这:“那时候你们谈些什么?”

中川立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地台词怎么说都说不好。所以要她演没台词的角色……”

“哦?”

“太太闯入丈夫幽会的地方,即使不要台词,也看得懂嘛!”

“什么都不说就进去吗?”

“看到丈夫和情妇抱在一起,一定是怒目旷视嘛”她大概只能这样吧!”

“所以她跟你说不要,对不对?”

“是啊”她的心情我了解,有台词没台词的确差很多,感觉上完全不一样。”

井上想起安东说的话。

野宫要到了有台词的角色,高兴得不得了。

“结果,你还是决定卡掉台词。”

“是啊,身为一个导演,良心是不允许我妥协的。”

这下子倒说起大话来了,猛拍胸脯,摆起臭架子。

“那一场床戏,不就是妥协吗?”大贯这。

说来说去,人真最关心的退是那张床。

“换句话说,野宫没有台词就对了。”井上说这。

“对,以前可以偶尔用用她。老是这样可不行,所以跟她说我不想再用她了。”

“嗯”真严格。”井上佩服地说道。

“她虽然没什么才能,倒是好孩子,很有人缘。”

“你也喜献她吧?”

“她虽然没工作了,给人家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我虽不让她演戏,也不至于和她上旅馆。我们不是那种钢系。”

“原来如此。”

大贯根本没好好璃。

“你认为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井上问这。

“我不知这。我和她也不是特别熟悉。”中川耸耸肩道。

弄了半天,从中川身上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怎么样,组长?”

井上迸往里走进问道:“野宫大概知道唐木被杀的内幕,所以才被杀的吧?”

“否则谁合去杀一个口出道的演员呢?而且是个没什么前途的演员!”

“嗯,有理……”井上无法释然地答这。

野宫是在这里,背部被剌致死的。

凶刀正在钝定中”凶手是使用刀子的。

“她似乎未察觉到凶手。”井上道。“脸上没有一丝惊恐的样子呢!”

“等一下──大贯插嘴这,但又立刻收住。

井上当然知这他接下来要说的是“午餐”的事,故意正经地说:“去找野宫的男友。”

“嗯,这个我来就好。不过,先吃饭要紧。”

果然说了。

电视剧上的哲惊都很空,可以慢慢享用,可是事买却不是这样。

电视公司的餐庇也是一样,虽然已过了午餐时间,咎店空是空,迸是有些客人。

相连的桌子,小小的椅子,井上和大贯正在用岱餐时,有个年杀男子“哟”了一击。

“呵,你是──井上这。

那是在他被派打到时,站在走廊的那个男子。

“那时真是抱歉,误以为你是临时演员……”

“有什么事吗?”大贯无橙地问这。

“有,”年轻人点点头说:“我认识死者野宫。”

“情侣?”

“也不算”因为我们都是新人,彼此互相勉励。”

“原来如此,贵姓?”

“黑川。”

“职务是?”

“助理”希望将来能成为一个成功的导演。”

“野宫和唐木有没有来往?”

黑川听到井上的问话,微微一震。

“应该有──黑川点头道。

“什么叫应该有?”大贯立刻追问。

“我一直觉得她有,可是她不肯承认。”

“你为什么觉得她有呢?”井上问道。

“野宫的确很可爱,平常看到她,都觉得她很吸引人,可是演戏方面就…”

总而言之,野宫确是个差劲的演员。

“有这么严重吗?”

“这更糟呢?排练时不管人家教地做什么,一日一正式演出就不行了。”

“未发挥实力的关系吧?”

“正式演出时就是实力,不管你排练时演得多好,两者是没有关系的。”

原来如此。

“这么说来,她能得到这个工作,是因为唐木的关系。”

“不仅如此,有地出场的节目都跟唐木有关。”

“她真的那么想当演员吗?”大贯摆出少有的严肃面孔说这。“如果有这么一个人来当我的手下就好了。”

井上无视放大贯的存在问道:“你认为凶手杀人的动机是?”

“我不知这”她是个认真的好女孩,深信自己终有一天会搪任有台词的角色,像这次,她就很开心啊!”

“可是,最后这是没有台词啊!”

井上才说出口,黑川一脸惊恐”满脸胀得通红。

“真过分!那个节目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经的好演员。”

“好像是那个叫中川的导演决定的。”

“我知这。他只会拍马屁,庸俗,没什么作为的家伙。”

“他本人过来罗。”大贯悠哉地说这。

说著说著,就看到中川带著三、四个像是新人的女孩进来餐厅。

“失陪了。”

黑川站起来向中川走去。

“喂──井上才要站起来,就听到大贯说:“让他去。”

“也好。”

井上难得同意大贯的意见。

即使是黑川一拳打倒中川时,两人仍优哉游哉地喝著咖啡。

第六章

“真可怜。”直子说道,“竟要付出这种代价才能上电视……”

“野官很商与终于能搪任有台词的角色呢!还特地打电话告诉她父母呢!”

“如果那个导演被杀的话,实在不足为奇。”

“唉,真是复杂。”井上猛摇头。”此时在直子的家里,给得波有大买来共进晚岱。

“唐木被杀,井村自首,然后跟唐木可能有来往的新人被杀……”

“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直子一迸湖茶一迸说:“喂”你迸记得吗?”

“什么?”

“我说过的话──为什么唐木含喜欢一个像老师那样平凡的有夫之妇?”

“哦”记得啊!”

“嗯,如果唐木真的有个情人,而这个人是不能院便暴露身分的人,那么?”

“什么意思?”

“这只是个假设!或许唐木的情人刚好跟老师同年龄,而老师不过是个替身罢了!”

“替身?”

“嗯,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就是有人传说有四十岁左右约女子出入这栋大厦,他也能立刻抬出老师来袭脱嫌疑。”

“原来如此……”

井上跳了起来。“换句话说,是障眼法罗?”

“老师虽然可怜,但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嗯,有可能。”

“另外,唐木也和年轻的人”例如野宫这一类新人滥搞关系。”

“真是差劲的家伙。那么那个真正的情人又是谁呢?”

“查查看吧。”直子正经地表示意见。

此时突然传来一声:“不必了。”

不知什么时候,与子开了门站在那儿。

“老师……”

“我已经找到答案了。”典子垂下眼帘说这。“”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请!”

直子立刻站了起来。

井村与子坐下来,慢慢地喝著直子端来的茶说:“其实我也觉得奇怪呢!唐木是个能随便和各种女性交往的人,为什么偏偏送上我呢?──我跟你有同样的想法。”

“这么说,您知道是谁?”

“嗯”电视公司人事课长的太太。”

“”嗯,如果她暴露了身分,那就不可收抬了!”

“对!我也是偶然得知的。”我有个朋友在她常去的一家插花教室。有一次和那位朋友坐计程车经过那栋大厦,他告诉我他曾看过人事课长的夫人进去那栋大厦:……我才恍然大悟。真是凑巧。”

典子稍稍苦笑了一下,又说:“”虽然如此,我就是没有办法离开唐木。”

“可是现在……”

“现在,我担心的是我先生。为了他,我可以去自首。”

“太多人去自首的话,也很伤脑筋呢!”

井上说道。

“那”老师您今天来是?”

“哦,对了。”典子苦笑道:“我倒是给忘了,人老了记忆力就不行了……。是这样子的,唐木被杀的那天,我在停车场碰到一个可疑的男子。我忘了告诉你们──“长什么样?”井上追问。

“要说样子嘛……”典子有些为难。

井上一迸问,一这拿出了记事本。

“”大衣领子竖起,戴墨镜──井上重复著典子的话,“这么说,脸完全看不到罗?”

“嗯。”与子感到抱歉地说。

“这样的话,也没有办法部署了。”

井上搔搔头,“只知这它是个男的?”

“不是您先生吧?”直子问这。

“不可能”就算看不到脸,我也能分辨出是不是我丈夫。”

“有理。”

“近是有点奇怪。”直子这。

“怪?哪里怪?”

“我也不知这,反正就免得哪里不对劲。”直子陷入沉思之中……典子走了以后,井上望著笔记本兴叹。

“罗,没有一点进展啊。”

“可是,“不知哪儿奇怪”就是个线索啊!”

“是这样吗:……”

井上可不这么想。

“”井村怎么样了?”

“哦,组长根本就不想讯问他,还能怎么样?”

“如果抓到了真正的凶手,老师和她先生的感情也不见得台好打。”

“的确。”

“这种光做不说的人近真少呢!”

“嗯,现在的男人啊,一个比一个会说而不做!”

“光做不说……”

直子口中念念有词,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说:“嗯,或许──这时,传来破门击。

“谁,如果是组长的话,他会规规矩短地敬门的。“井上站了起来。

“哦,老师!”

是井村与子又回来了。

“真抱歉,一直打袭你们。”典子气喘喘地说。

“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

“什么?”

“那时候,跟我擦身而过的那名男子”我觉得他很奇怪,刚刚在楼下,刚好和一个女人擦身而过,是同样的粉味!”

“什么意思?”

“那个在停车场碰到的男子,也有同样的脂粉味。”

直子和井上两人面面相觑。

“说不定他不是个男人。”井上这。

“是个女的?”

大真把脚跷在桌子上,不厌烦地问这。

“嗯,女扮男装。”

井上热心地解释,“如此一来,凶手就不是井村了──“我知道了。”大贯说这。

“什么?”

“我说我知这谁是凶手。”

“什么意思?”井上不明就里地问这。

“刀子!”

“哪一把刀子?”

“那把刀子。”

井上冒火了,不过还是忍了下来。

“什么叫做那把刀子?”

“杀野宫的那把刀子!”

“怎样?”

“监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刀子上除了那个女人的血,还沾有其他人的血。”

“血型和唐木一样!”

知这的话,早说不就结了吗?

“所以凶手是同一个人。”

“哦?”

“你懂吗?”

“哦。”

井上不厌烦起来。“如果你懂,就快点说。”

“我也想听听。”

突然传来直子的声音,井上吓了一跳,直子抱了个纸包微笑地走进来。

“刚好来这附近”就买了些点心”甜甜圈来。”

“哦!你真体贴。”

大贯一下子袭得很开心。

“”监定的结果如何?”

直子把甜甜圈和咖啡摆在大贯桌上问道。

就像是搜直一课一次意外的野餐。

“嗯,刀子上没有那个女人的指纹。”

“那是死者本人的?”

“嗯,可能是两手向后把刀子往自己背上插。留在刀上的指纹就只有这样。”

“什么?”

井上瞪大了眼睛。“野宫是自杀的?”

“她杀了唐木,因为唐木承诺要给他角色,却没有得到。”

“她不是已经得到了吗?”

“还有其他的啊!”

大贯献衍地说:“反正野宫和唐木都死了;一样啦!”

“唐木说不定想取消。”直子说这。“虽然要她演出,事情却有了改袭。而野官已纯向亲朋好友宣布她将饰演有台词的角色,所以……她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在通知取消的前一刻便杀了唐木。

怎么样,情节完全符合吧?”

“但是她为什么自杀?”

“当然啊──大直说著说著,又看看直子,“你知这吧?”

你自己根本就不知这:井上的食指摸摸鼻子,然后瞪著大贯。

“我知这。”直子点点头。“好不容易才得到有台词的角色,结果正式演出时,导演又减了她约台词,不仅如此这杀了人,她一定很绝望,被杀看起来不如自杀惨,所以就装成被刺了一刀。”

“伍了吧?”

大贯早已吃掉了第三个甜甜圈。

“我也这么认为。”

直子这,“”到目前为上。”

“怎么样?”

井上眼睛溜溜地转,“又有问题了?”

“嗯”一是刀上的血,怎么可能从容地取走留有完整血迹的刀子?通常应该是匆忙地收拾了就走的。”

“嗯。”

“另外,那把刀子上的指纹。报告书说只有第二次的指纹,怎么可能呢?那第一次的指纹呢?”

井土点头道:“越来越复杂了呀!”

“我是愈来愈明白了。”直子说道。

而大真只顾吃它的甜甜圈。

“呀!”

井上拍拍黑川的肩膀。

“嘘!现在要正式演出了。”

黑川转头说道,“”啊,刑警先生!”

“这部电视剧是?”井上低声问这。

“一样是中川导演的,不是什么大戏啦!”房间里几个演员在那儿争执不下。中川走过来又走过去,比手画脚地指导著演技。

“那个人就是中川?”直子溜进来问道。

直子是跟著大直和井土来的,并且句无川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后,说这:“野宫真是可怜。”

“如果找到凶手,我一定亲自描死他。”黑川激动地说。

中川正在教一位女演买非常女性化的表情。

“那个男的如果是女的改扮而来,不可能故意穿男人的外套和鞋子,却又抹上粉。一定是要别人以为它是个女的。”

“换句话说,他本来就是个男的。”

“嗯”原来是唐木要野宫走路,所以中川和唐木之间应该有什么牵连。”

“有啊。”

黑川说道:“中川是唐木带起来的导演啊!”

“中川很搪心唐木和人事课长夫人的关系会泄漏出去。万一真的被发现了,唐木被撤职,他也迷不掉。”

“所以才干掉唐木。”

“于是愈来愈觉不安,因此要找个替死鬼才安心。”

“所以,野官……”

“他故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要取消野宫台词,把她弄哭,好让别人以为她是自杀而死。口

“中川?”

“用不到几分钟的。”

黑川面色铁青道,“”混帐…”

“他可以叫助理先代理一下,然后自己到房间里把她给杀了,擦掉刀上的指纹,弄成自杀的样此时警起一声,“”走,到现场去!”

有人打开这具房问的门”,原来是大贯。

“喂,你干什么!”中川吓了一跳跑出来说道:“真是伤脑筋啊,现在正在播出呢!”

“让你更伤脑筋的事,这在后头呢!”大贯说这。

“什么意思?”

事实上,其他的危机正这近中川。

黑川冲进房间来,一拳把中川打倒在地。

中川来不及哀号就倒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怎么样?”

大贯杀松地说这:“真正的主角才厉害哩!”

“”真是谢谢你们!”井村典子行礼这。

“那里,那里,没什么啦。”

直子微笑这:“不过很高兴能帮得上忙。””这里是警察局附近的餐厅。

获开释的井村典子请直子和井上吃晚饭,虽然不是什么大餐厅,味道倒退不错。

“你也这个谢啊!”典子推推丈夫道。

“哦。”

井村行个点头橙说:“谢谢!”

“不必,不必。”

直子说这:“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自首吗?”

“这……如果失去了太太,我会手足无措的。”

井村这:“与其这样,不如我被抓去会比较好。”

虽然是很奇怪的理论,多少这是可以体会得出来。

“你认为人是你太太杀的吗?”

“不!”井村摇头。

“那你为什么说是你杀的呢?”

“我没说啊。”

井上一楞这:“可是,你──”

“我只是说,请逮捕我而已啊!”

直子愉快地问道:“那你根本没说杀了唐木罗!”

“嗯!”

“真是服了你。”

井上拨搔头又道:“换句话说”你根本没跟组长说你是凶手罗?”

“嗯,我以为内人会被抓去,所以我才……”

“那在审问的时候,你可以说你没杀唐木啊!”直子说这。

“说的也是,”井村眨眨眼又道:“可是,那个组长先生只说了一些细节,根本就没问我“是不是你杀了唐木?”所以找也没说。”

井上和直子两人面面相觑,然后大笑起来,典子也笑。

只有井村似乎不明就里地呆呆地坐在那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