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侦探推理
  3. 三色猫正误表
  4. 第十章 追寻

第十章 追寻

作者:

“是灾难啊。”片山边吃早餐边说。

“好散漫哪。可能是谋杀哦。”晴美在自己的饭碗里浇上茶渍。“确实找到烧尸的关系。”

“那叫有田的,在该丹羽刊搏斗时,附近可能有什么火种——譬如香烟之类,被他踢倒了。”片山看看时钟。“噢!该走了!”

“哎,有了现场检查的结果,记得通知我!可以吧?”

“知道啦。”片山耸耸肩。“不要故意弄成谋杀案一样好不好?——我走啦。”

“路上小心。”晴美在玄关目送兄长。

“你不出去?”

“排练场没有啦。我在等他们的联络。”

“是吗?”片山穿上大衣,匆匆忙忙地走了。

晴美伸个懒腰,喃喃地说:“今天……打扫房子好了。”

有福尔摩斯在,但它只会造成干扰而已。

收拾饭桌时。电话响了。

“晴美君?我是黑岛。”

“啊,早。昨晚——”

“我们暂时借用‘S剧团’的地方排练。一小时以后开始。”

晴美话没讲完,已被黑岛连珠炮似的话打断。

“嘎?”

“阿刊知道地方。那么,我等着。”对方完全不顾晴美的感受,迳自挂断电话。

“——什么人嘛。”

毕竟是怪人一个。

但总不能不去。于是晴美急急准备外出。

又有电话。

“是!”看似很有威势地接听。

“晴美?是我呀。”儿岛光枝。

“噢,姑妈。好极啦,地下铁的事——”

“哎呀。没时间啦。”

“没时间?”

“你转告义太郎吧。下午三时,在K剧场二楼,厢位R-2。”

“嘎?”

“她会在那边等的。拜托啦!”

旋风似的,收线了。

差点涉嫌杀人的姑妈……何等悠闲啊!

“她?”

光枝所说的“她”,多半是相亲对象吧。片山什么也没提过。

“忘了!”

晴美抱住头——为何所有人都慌张得不太正常?

“真是的!正常的只有我一个而已!”

“喵!”福尔摩斯叫,晴美接受为“同意”的解法。

然后——这回不是电话,而是“呱嗒呱嗒”的熟悉脚步声。

“片山兄!早上好!”

响起石津刑警的雷公声。

“嗨!”栗原抬头看看桌前站着的片山。“相亲?不是很好吗?”

“对不起,还在查案中。不过,只要给姑妈面子去一下就可以了,我马之回来。”片山热切地说。

“哦,不必那么急。大家好好见个面,彼此看清楚,才是真正的‘相亲’嘛,匆匆忙忙的不是很失礼吗?”栗原促狭地说。“而且,那位姑妈又是亲戚,你慢慢来好了。”

片山本身并不想“慢慢来”。

“对不起,我出去一下。”片山装咳。“K电机方面,石津会负责。”

同一时间。

“片山兄。”年轻刑警手中挥着一张纸走过来。“给片山兄的传真来啦。”

“给我的?”

“这个好重要哦。务必要让科长看一看。”

“什么?给我看看。”

看到那张摆在栗原桌面的传真时,片山哑然。那里画了一个大大的心形,里面用圆圆的字体写道:

“我的义太郎!上次非常开心,改天再见哦,我会想起什么来的,为了你的缘故!——

栗原沉默地注视了片刻。

“我该走了……”片山结结巴巴地说。

“你可爱的美香——这女孩是谁?”

“地下铁事件的目击者。”片山说。“她才十六岁哦。”

“噢!那天你在走廊上亲吻的女孩呀。”

“那个只是相撞而已。”片山坚持。

“那么,待会要相亲的是十八岁?片山,你也快步入中年啦,赶快娶个老婆!加油吧。今晚不必回家了,我会向晴美姑娘解释一番的。”

可以跟下属开玩笑到如此地步,可见搜查一科有多太平。

片山回到自己位子,气愤地对年轻的刑警说:“别把奇怪的东西拿给科长看!”

“对不起。不过,她不是很可爱吗?”

“那又怎样——这是什么?”

片山的桌上,摆着一张“不可爱”的男性通缉犯的照片影印本。

“喔,上次在护送途中逃脱的杀人犯罗。叫川北吧。”年轻刑警说。“听说潜入市区了。”

“见到的话,代我问好。”片山说,在见到“可爱的”脸孔以前,迅速溜出搜查一科。

“——是S诊所。”

听到母亲的声音时,聪子漏出轻笑声。

“喂?”

“对不起,是我。”

“聪子!吓了妈一跳。”大冈弘子子说。“怎么啦?发生么事?”

聪子从母亲的声音感觉到她的紧张,觉得有点内疚。

“没什么。只是今天受到朋友邀请,去看话剧哦。多出一张票了。可以吗?”

大冈宏子没有即刻回答。“可以……但不要太迟哦。”

“没问题。我的朋友也答应回家吃饭的。所以一看完直接回去。”

“哦,那就好——对了,喂喂?”

“我在听呀。”

“到了车站就挂个电话吧。妈八点钟就回到的。知道吗?”

“嗯。知道”

“那么——小心啦。”

从母亲的话里听出,她有所踌躇,又怕重复太多会使女儿反感。

收线后,大冈聪子对公共电话合十说“抱歉”。

电话卡跑出来,发出“哗哗”声,仿佛在回答她的样子。

聪子抽出电话卡,收回皮包,环视剧场的大堂。看看时钟,两点四十分。三点开演的关系,她到的正是时候。

观众们鱼贯地走进剧场中。

进去也好——她直接从学校来的关系,当然穿制服提书包。有点陈旧的制服,想到明年春天终于可以和制服说再见时,不由松一口气。

穿上制服时,即使冬天也不用大衣,可以想象它有多么臃肿。

聪子从书包的袋子取出一张人家送的票,上面写着“K剧场-二楼-厢位R-2”。

好了——来的会是怎样的人?

聪子决定不管其他细节,现在先享受“相亲”之乐。她把票递给门口的女子。

“欢迎光临——请由右边的楼梯上去。有人会带位。”

“谢谢。”聪子说。她拿着半截票,踏着软绵绵的地毯走进剧场中。

她依着指示上到二楼时,带位的女子有点无聊地站着,看到聪子有点困惑的样子。

“要带位吗?”话中也半信半疑的。

“拜托。”聪子把票递过去时,那女的态度才改变。

“请到这边来。”

仿佛变成独立的大人似的,聪子觉得相当得意。

“R-2”的金色字体出现在小门上。

门开启时,眼前只有两个座位并排在那里。前面就是一楼座位头上的广大空间。

左右也有同样的厢位,隔开一段距离,感觉上是隔离的空间。

“你的朋友自己来吗?”带位员问。

“是。”

“那么,如果来了,我会给他带位的。”——

一个人坐下时,聪子把书包搁在脚下,让身体陷进靠背高高的舒适椅子里。

张望楼下的座位,知道一半都坐满了——待会上演的是一出大规模音乐剧,名气颇高,听说不容易买到票。给她票的那个人——儿岛光枝,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票,叫她“无须在意那个”。

又说:“义太郎是个胆小的孩子,你可别吓他才好。”

就像对待小狗的说法,叫聪子忍俊不禁。

对聪子而言,那个片山又太郎是怎样的人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他是一名“刑警”……

还有十分钟就要开演了。

聪子看看表——他真的会来吗?

他是刑警。会不会突然发生案件,即使想来也来不了呢?

聪子有点忐忑不安。说是心情紧张也很奇妙,但对一名十八岁的少女来说,跟成年男性私下看话剧,肯定是很刺激的体验。

开演五分钟前的铃声在广大的空间回响,楼下的观众席已八成满——聪子作深呼吸。镇定些!

这时,背后的门打开,咻地吹来一阵风——他来了!

在她回头以前,那男子已在聪子旁边的位子坐下——

聪子怀疑自己的眼睛。难道做梦?

“是聪子吧。”那人说。“记得我吗?我是你爸爸。”

“可是,的确是的。”片山强调。“肯定是这个时间没错。”

“话是这么说……”入口的带位员面有难色,困惑不已。

“呃,可以传呼一下吗?她叫大冈。”

“大冈小姐吗?”女子本情不愿地记下名字。“大冈什么?”

“——忘了。”

公平地说,片山也知道自己没道理。

他迟到了——音乐剧已开演十五分钟。

在上演期间传呼客人是不合理的事。况且,虽然他好不容易才记起对方姓“大冈”,可是下面的名字却忘得一干二净。

女带位员对片山怀疑起来,也是当然的事。

“哎呀。你又不记得朋友的名字,连座位号码也不知道。我们也帮不上忙了。”她断然拒绝。

“的确很没道理。你说得对。”

“如果明白的话,请回吧。”

“可是,一定有什么办法。”

自己很想放弃了,却又不能就此右转回家。事后姑妈不知道会讲什么……

这时——就像伴随着《维廉提尔序曲》(有点古老的比喻)时英雄登场的音乐般,传来一声悦耳的“喵”。

不是英雄,是“英雄”出现。

“哥哥,不要为难剧场的人!”晴美说。

“晴美……福尔摩斯,你们来干什么?”

“还说哪。人家是特地为你们送票来的。”晴美仿如变戏法般,咻地掏出一张入门票。

“你拿着呀。”

“不是啦。我不是拜托石津向你转告这件事吗?然后,当我准备出门时,窥望了一下信箱,看到了这个。一定是姑妈忘记说票在哪儿的事。”

“真是的!”

“怕你出丑,我就决定亲自送票来啦。可是福尔摩斯那边的排练延长了,现在才匆匆赶来。过来一看,哥哥正在这里苦恼着。”

“这样一来……算了。那么,票给我。我进去啦。”

“慢着。”不知晴美想起什么,悻悻然走向女带位员。“对不起。其实,我们是警务人员。”

“嘎?”

“如果早点表示身分就好了——哈,警察证!”没法子,片山只好出示身分证。

“喔——失敬了。我不晓得。”带位员焦急了。

“那是当然的。其实——希望你瞒住别人。”晴美压低声音。“我们接到通报,有逃犯潜入今天的观众席——”

“怎会!那怎办?”

“镇定些。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可是形式上必须证实一下。”

“那个当然。”

“可以进去一下吗?我手上没有票。”

“是——这是厢位,开演中也能自由进出的。”

“好极了。又是二楼,可以一眼望尽下面的观众席位。”

“是。右边的位子,可以看得很清楚。”

“那么,请带我从那边看看吧。”

“遵命。让我来带路。”

“只有一张票,可以两个人过去吗?”

“没问题!必要时,我多预备一张椅子好了。”

晴美跟着片山和福尔摩斯,随那名女子往前走。

“喂!”在上二楼的楼梯途中,片山说。“是不是很厚脸皮?”

“我一直想看这出音乐剧的。”晴美一本正经说。

二楼处也有二楼的带位员,她看着票面,说:“噢,有个女孩在位子上——这边。”

她悄声为他们打开“R-2”的门。

福尔摩斯突然回头。

“咦?不在。”

两个位子都是空的——舞台上的音乐向片山等人传过来。

“怎办?”片山正觉迟疑时,一名中年男子拉住一名穿学生制服的女孩的手走过二楼的大堂。

“咦?”片山发现那女孩。“你是……”

“片山先生?”女孩说。

中年男子“啪”地松手。

“她迷路啦。”他快口说。“对不起。”然后快步离去。

“我没带过那个人进场呀。”二楼的带位员不解地歪歪头。

“迟到了,抱歉。”片山说毕,又问:“刚才那男的是谁?”

他想起了。那人有点面善——在哪儿见过呢?

“总之,先进去——”晴美话还没说完,那女孩突然倒在原地,不由大吃一惊。

“——振作些!怎么啦?”她蹲下去。“她晕倒了——难道见到哥哥受不住刺激?”

“噢,那是什么意思?”片山生气了。

“不要紧——只是一下子松弛下的感觉。但为什么……哥哥,你也脸青青的。”

想起来了——出门前,在桌子上摆着的“逃亡中的杀人犯”的照片。片山遇到的就是照片中人!

“后事拜托了!”片山追赶犯人去了。

居然真的遇上了!畜牲!

片山奔下楼梯,从剧场冲出外面。可是,那人的影子,已经消失在熙来攘往的人潮中……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