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侦探推理
  3. 三色猫正误表
  4. 第十六章 危机

第十六章 危机

作者:

“久候啦。”片山轻轻致意。

“好迟呀!”晴美瞪他。

“我是赶过来的。”

“片山兄,我……”石津站在门口。

“你在接待处一带等着好了。”片山叹息。“南原先生呢?”

“大概快到了——”

大冈宏子还没说完,“呱嗒呱嗒”地,南原快步走过来。

“对不起!”

“你忙着,不好意思。”片山说。

“哎,其实我是在宴会途中溜出来的。必须马上回去——”他把大衣“啪”地脱掉,大刺刺地坐在沙发上,盘起二郎腿。

那些动作,跟以前的南原判若两人。

“对了,有何贵干?”

片山把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件说明一遍。

“太川总经理遇害时,有没有什么暗示性的东西寄去你那儿?”

南原明显的有了头绪,露出恍然的表情。

“没想到是这种事……起初我也不怎么在意。”他从上衣掏出名片夹子。“这封信,放在我家玄关里。”

片山把那张纸打开来看。

“正误表,是用文字处理机打的字体哪。”

晴美也过来窥望。

“误是‘太川部长’,正是‘南原悟士部长’——简直像是书本改正错字的订正嘛。”

片山把那张纸交给大家轮流看。

南原说明他发现信件时的情况。

“在武村社长找我谈话之后的事。我以为是公司的总务做的……心里在意,所以带在身上。”

“不明白。”则子呆然。“为何会发生这种事?凶手好像知道大家在这里的谈话似的。”

“是这么回事了。”片山点点头。

“可是……这里的谈话事绝对不对外泄露的。”则子说。“那是我的义务,我是绝不说出去的呀。”

“应该是的。”片山点点头。“如此一来……”

南原耸耸肩,说:“你的意思是,凶手在我们中间?好哇,我想表示感谢哪。本来应该属于我的东西,终于到手了。可是,我没动手哦。”他望望其他人。“哎,村井太太,你也是,你先生去世后,就能光明正大地谈恋爱了。相良君也能回到第一的位子去了。那不是我们所盼望的吗?”

敏江和相良一对望一眼。

“——的确。我只想跟他离婚,却没有勇气提出……我下不定决心独立生活,外子对我似乎也有不满……”

“我也觉得不考第一的好。”相良一说。“一生漫长得很,不可能永远持续第一。”

“原来如此——看来因获得‘订正’而满意的只有我一个——噢。”

手提电话响起,南原从口袋拿出来。

“——我是,南原——唔,我现在就回去——其后的安排是——喂?喂喂?”

插入杂音,南原咋舌,先挂断再打过。

“——喂?是我。听到吗——妈的。”

就在这时候,福尔摩斯突然抬脸,向南原奔过去。

“什么?对不起,我要走了。”南原站起来。“失陪了。”

说完,他快步走了出去。

“哥,福尔摩斯……”

“哈——南原的电话之所以打不通……”

福尔摩斯把脸凑近南原坐过的沙发垫的接口,竖起前肢的爪,拉着沙发布“噗嗤噗嗤”地挠着。

片山等人连忙跑上前去。

“对不起。”江田美香喊。

在窗口深处戴上耳机入神地听着的中林抬起眼睛。

“什么事?”他摘下耳机问。

“呃——有位片山先生叫我来的。我叫江田美香。”

“片山先生?”

“他是刑警。他说他会在这里的诊所……”

“哦。那就上八楼吧。请在这本薄子上写个名字。”中林把记录簿拿到窗口边。

“哦,有笔吗?”

中林把原子笔递给美香,美香正要写名字时,南原从里面走出来。

“抱歉!我赶时间。”他从美香身边经过时,碰了她一下。

“啊笔!”原子笔从美香的手掉下,不知掉到哪儿去了。

“我再拿一支给你。”中林说,走到深处的橱架前,打开放备用品的抽屉。找了一会,找到一支黑色原子笔。

“——你用这个吧。”

回来时,美香正好奇地拿起中林的耳机,贴到耳朵上。然后皱起眉头。

“——你在听什么呀?”

片山和晴美撕开沙发的接口,窥探里面。

“有什么?”

片山伸手探索沙发垫里面塞着的空间。碰到某种硬物。

拉出来一看,是个连接电线的小箱子。

“这是……”

“窃听器。还有发讯装置。”片山说。“这个东西使南原的电话产生杂音——有人在偷听这里的谈话,然后企图‘订正’大家的一生。”

“可是,谁呢?”则子站起来。然后脸色一变。“那个耳机……”

南原行色匆匆地走到外面的马路。

“在胡说什么!”他脱口而出。

我是凭自己的实力当上总经理的!

那有什么不对?太川的死,不是因我的关系。那还用说!

南原站在路边准备截计程车,他在宴会途中离开的关系,没用公司的车。计程车来了。可是。有人!

正当咂嘴表现厌烦时,那部计程立刻靠到旁边停下。

是在这里下车的——运气真好!

南原急急跑近那部计程车。

里面走出来一名穿大衣的高大男人,还有一名少女。

“对不起——可以吧?我赶时间。”南原说。

“不行!”男人说。

南原的脚已踏上车内。

“为何不行?”

“我还要用车的。车子在等着。”

“有啥关系?我赶时间。你另外再截好吗?我给你钱。哈!”南原掏出钱包。“多少?五千四够了吧?”

男人用冷冷的眼光看住南原。

“钱我不要。是我截的计程车。”

“你说什么?不讲理的家伙!”

南原这才发现那名少女惊怯的样子——这男的是谁?

“不要!爸爸!不要!”少女喊着说。

南原以为对方开玩笑。不管怎样都好,坐计程车用不着带枪吧?

“喂,别做傻瓜了吧。”南原说。“好吧。我等下一部。”

“傻瓜?你说我是傻瓜?”

男人气得发抖。然后——手抢走火了。

南原觉得胸口好像被锤打到,痛得踉跄倒退——什么事?怎么回事?

少女发出悲鸣。计程车“膨”地关上自动门,一下子绝尘而去。

南原站不稳。伸手摸一摸胸口,某种温暖的东西弄湿他的手。

血——我流血了吗?

“喂……”南原说。“开玩笑吧?”

我是总经理。对。总经理哦。我不须要借助任何人的力量。我是凭实力当上总经理的。

这种事——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被人开一枪?

什么人……我有许多下属。什么人快来!快来代替我——死!我是总经理。我不可能死的!

突然,南原的意识中断了。就象有人按了电视遥控器的钮一样,一切的记忆,所有能望到的,一下子消失殆尽。

片山等人搭电梯下到一楼,急急走向夜间出入口。

“假如他在那个房间一直偷听我们谈话的话,大概已经跑啦。”晴美说。

“总之,先证实再说。”片山说。“喂,晴美。你在这儿等好了。万一对方有武器,反抗起来就危险了。”

“可是……”

“我和石津去一趟。”

可是,晴美不安于一个人等待。稍微落后几步,她也跟着片山和福尔摩斯的后面走。

“如何?”片山窥望窗口。

“不在——跑啦。”石津说。

片山拿起耳机,拉着电线——前端连接的不是录音机,而是黑色小箱。

“接收装置呀——果然。”

这时,岩井则子也走过来。

“抱歉。我在上面坐立难安。”

“果然是那名保安员。他用这个在房间里盗听。”

“是中林君……他为何要做那种事……”则子似乎还挂着不相信的样子。

“石津,你联络这大厦的管理公司,调查中林的住处。”

“是。”

石津开始搜查管理的抽屉。

“中林君多半是开车来的。”则子说。“我见过一次。”

“如果看到,认得出他的车吗?”

“大概可以。”则子点头。“出去外面,左转就是停车场。”

片山和则子出到外面,绕向大厦旁边。则子停步。

“应该是这部了。”

片山走近那部车,窥望里面——车子还在,意味着中林还在大厦中。

“他用这部车撞死村井太太的先生?”则子说。

“不,那部是贼车。他从一开始就准备杀了他的。”

“我不明白!那么心地善良的男孩……”说着,则子苦笑。“不行呀,心理辅导医生说这种话……结果只知道一件事,人心难测啊!”

“到了那个年纪,所有人都有过去哪。”片山说。

“哥哥!”晴美奔过来。福尔摩斯跟她一起。

“怎么啦?”

“刚才福尔摩斯在看柜台上面开启着的记录簿……你看这个。”

在停车场的照明下打开簿子一看,写在最后的名字是“江田美香”。

“对了,我把那女孩也叫来了。可是——她没上去呀。”

“你看着记入时间。”

“才过几分钟……”片山脸色一变。“搞不好——”

“跟中林在一起?”

“车子还在这里。回去吧!中林在附近哦。”

片山等人回到出入口时,石津正走出来。

“片山兄。刚才有谁来过?”

“你说什么?”

“我听到脚步声——好像不是出去,是进来的。”

“为何不阻止?”

“刚好有联络电话打来——听说那名监视大冈聪子的刑警被干掉了。”

“被干掉了。”

“被打至重伤。好像是川北做的。”

“那么,大冈聪子呢?”

“不在家——片山兄,川北把枪拿走了。”

片山叹息。

“妈的!干嘛所有事情一起发生!”

“你生气也没用的。”晴美说。

片山叫石津负责联络,等候援助,在大厦周围加强守卫之后才搜查内部。

“对了,请上面的人先回家的好。”

“也好。我去好了。”

“慢着——岩井小姐,这栋大厦的夜间出入口,只有这里是吗?”

“应该是的。”

可是,中林是这里的保安员。只要他愿意,就能使用别的出入口。

人手有限,与其寻找中林,不如尽快让大家离开危险的地方。

“我们先上去。石津,你和福尔摩斯守住这里。”

片山陪着岩井则子和晴美,走入电梯。

“——大冈女士的先生是杀人犯?”

在电梯里听说了川北的事,则子瞠目结舌。

“正在逃亡中。”晴美点点头。“万一他把聪子小姐带走了……”

“必须告诉她母亲才是。”

对片山而言,那是很沉重的工作。虽然聪子叫他借问,但若大冈宏子因此责怪的话,他也无话可说。

到了八楼,见诊所的门关着,则子说:“咦,我出来时是开着的。”

片山停步,用手按住她们两个。

“慢着!”

“哥——”

“说不定……退开点。”

片山拔出手枪。

“不会吧……”则子脸都白了。“大家还在里面哦。”

“危险,退后吧。”

晴美按住则子的肩膀带她退离诊所的门。

片山作个深呼吸——如果把石津带上来就好了,他想。

门从里面打开了。

“片山先生。”大冈聪子站在那里。

“好极了!你们没事呀。”

情形不是很好。

从聪子后面突然伸出头来的是川北,而且手里握住的枪,越过聪子的肩膀瞄向片山。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