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侦探推理
  3. 三色猫正误表
  4. 第三章 心跳

第三章 心跳

作者:

假的!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可是……可是……

“嘻!”对方察觉了,向她走过来。“又见面啦。”

“獭川先生……你怎会搭这班电车?”村并敏江觉得很奇

怪。

“偶尔啦——可以坐下吗?”

“用,请。”

已经过了拥挤的时间。电车内有零零散散的空位。

敏江有点拘束地让獭川坐在旁边。

“——吓一跳哪。不久前才区离十年再见。居然又这样

子见面了。”獭川说。“说不定以前就搭同一班电车,只是没

发现而已。”

“对呀。”敏江装出笑脸,其实地没有笑的心情。

见到獭川两次都是偶然——不,不是偶然。一定是

“命运”的安排。否则还有其他讲释吗?

“你经常在这个时候回家?”獭川问。

那把声音,跟以前一点也没变。虽然老了一些——

当然,獭川也卅九岁了——却不像丈夫那样胖得不健康。

没有秃头,脸上也没有流对出饿意。

不,秃头也好度低也好,那些都不重要。自己也卅七岁

了,并不十分年轻,疲倦也是事实。

不过,丈夫从来不同情,1由陆的人。她希望他至少对

自己说一句温柔的话语。可全,村并贞夫似乎只想到说“工

作疲倦的我,干嘛还要对着拉说好听的话。”

敏江之所以接受心理辅导i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契机

“挨挨了?”懒川惊诧地反问。“被你先生揍?”

“嗯”

“那可不是‘小事’哦。不是很岂有此理吗?”獭川做出

愤怒的表情。“到底你做了什么错事?”

他俩在敏江下车的车站一起下来,走进一间小小的咖啡

室。

其实像做梦一样——不,“梦”的刹那间是更加罗曼蒂

克的,她想说点愉快的事。但对现在的动江而言,她的话题

只有是自己如何的不幸。

“报纸呀,少了一张。”

“报纸?”

“上面刊登了一篇有关洗衣粉的比较报道。我对那种日

常用品蛮留意的。”敏江说”可是,那一版有他爱看的特模

一栏{他回来后,一面吃晚饭一面徐晚报……不久发现了版

数不对,就怒吼说‘中间少了一张报纸哦’。我马上去拿了,

交给他说,‘这张是不是’。他就骂说‘为何不道歉’什么的

……不是什么须要道歉的事吧?我以为他开玩笑,就笑了。

如此一来。我冷不防便被他掌掴了一巴——”

“好过分呀!”獭川扬起后头。

“不痛,而是震惊——为那种事而生气的人,我没见

过。”效江苦笑。“结果,因为我不道歉,他气了一阵子。我

也开始一天到晚头痛——不是感冒,我想是精神有问题阐。

于是跑去接受心理格导。”

“是吗!很多问题啊。”

“对呀。”敏江喝一口冷却了韵红茶。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獭川叹息。

“晴——你不好吗?在一流企业做事,限公司美貌的同

恢结婚,有什么难念的经呢?”禁不住语带牢骚,敏江说了

才后悔。

“抱歉。我不该说这种活——只风发发牢骚而已。有时

也想到他毕竟是又已的老公,从前也发现过他的优点……况

且,是自己挑选的对象嘛。”

“任何人都有判诉错误的时候。”湖川说。“其实-…-上

次见面时我没说罢了,那只是对你说的装门面的话而且。”

“装门面?”

“现在我是自由的编辑。所谓自由身,听起来好听而已,

并不是十分好的差事,处于半天失业状态。”

敏江哑然。

“怎会——开玩笑吧?”

“当时只跟你见一次面……外表装门面来撑面子就了事。

现在这样子又见面了,毕竟不应该隐瞒了,我想。”

“……究竟怎么回事?”

“我老婆她……”

“你太太?”

“她挥霍成性,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形下到处贷款。某

民我回来一看,有一封留言;一她销声匿迹了。”

“好过分哪。”

“她留下一大笔用我名义精的债。没法予,房子什么的

全都变卖了,工作也辞掉了。退职金都用来还债了——我在

双亲的援助下,总算把债全苏还清,身无分文地从头做起。

如此不景气,要找新工作并不容易。”

说完这些,潮州开朗地笑了。

“有什么可笑的?你居核还笑得出来呀。”

“因为笑是不用钱的——而且,我们彼此不必感到省办

可以互相发牢骚嘛。”

听到这句话,敏江也笑了。半带痉挛地笑,总算是笑

了。

跟生活了十年的丈夫一比,就在这几分钟间,獭川变成

一个更亲近的人。

“那么,你现在一个人?”敏江问。

“嗯。好遗憾。假如你也是一个人的话,我不会置之不

理的。”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如一把利刀剜过敏江的胸口。

“那种人,杀掉就好了。”——

在做梦吗?那句话如此鲜明地清晰可闻,岩井则于

赫然睁开眼睛。啊……睡着啦。

电车摇摇晃晃的,大概快将进站了吧,速度开始放慢。”

来到这儿时,出城的电车也空了不少。则于扭转身子看

窗外,确认站名。

车站月台出现,看到了站名的牌子。没问题。再过两个一

站才是。

在回家的电车上打瞌题并不稀奇。有趣的是,通常都在

这一带醒过来。

“那种人,杀掉就……”

对了。今晚的辅导会上,那个名叫相良一的少年所说的

话。

那耳聪明的小孩,如此直率地说出那种话,因此印象深

刻吧。

的确,现在的小孩就只会说。杀人。不认识生命珍贵

的小量还没说话,而相良一已十四岁了。

开始明白人间成普的年纪。

说起来,丹羽刊分设快席了。接待处接到通知说他忙着

排演活剧,来不了。

丹现刊的普位是新上演的作品主角——女主角的宝座,

被一名初出茅芦的女孩夺走了。

不过,恐怕丹羽刊本身也曾经从什么人那里夺走“主角

的宝座”吧。如今,他变成“救寺之身”,忘掉了从前的事——

车站到了。

则于正要站起来时,突然一阵晕欧——危险!

好不容易站稳了,差点就跌倒。

最近常有站起来晕吃或贫血之类的症状出现。虽然在

江。、但却没下定决心去接受检在。

医生都是这样的。对病人还“你要好好接受身体检查”,

自己却完全不做那回事。

在诊所,同于聆听富原借用谈话时,突然想到了。

我呢?我没问题吗?

我可以不必接受心理辆号码?向人提出忠告,自己并非

没有任何烦恼……

走出车站后,寒风吹来,不由将脖子编入围巾内。对于

怕冷的则于来说,从车站回家那段历好辛苦。

必须徒步十五分钟。

可是,无论怎样感叹,因拥法也不可能交通则于不

屈一切地逐步往前——

勤想那些痛人的前由少可以忘记一点寒冷。

这是一条空白的历。以间于目前的人息,她只能选择那

种高车站间远的公寓。、。-——

他们全是一群“被人夺走自己仿古MW。_、t、。、,

市原接任总经理的位子.纷上11;蕴十18b7-……

“——““——则-丁,倪天川;那个人于运动掴良一

考第一的座位,被定田湾一那法子*去了.兑现对_、。_

“-”’-”’——日任一那位于于去h丹羽刊的主角位

子被夺…-讨并散江有点不同。寸去。的榆外大A……

是别的男人——那个重金曲他_忙地_烟____。__——

*’——一I--还同1。仔细一患,也许是同样的偕

况。

人,总是在哀叹“有什么地方搞借了/

“岩井小姐——岩井底生。”

被人扶住,不由追往一下才回头。因地设在这种地方被

人扶住的印象。

“——服你好。”

是同一幢公寓的住客。他从车窗探胜出来-

“上车吗?反正同庆。”.

名叫田目的推销员,年近四十,独居。为人和民但周

子几乎和他没交往。

“但是…、——”

“这么冷,感冒了就麻烦唯。来,济上车。”

“那么……”老实说,感激不尽。则于迅速温进前座。

“——我经常把车停放在车站前面。一如有省卜对合。

时,有点尴尬地说。“世敌过一杯七x-n-ar;;;……,

“讨生活不容易哪。”同于说。则上仅县百五班。

“医生’99”‘

“认你不是医生吗产——

则子吓了一跳。

“怎么说呢……我是心理治疗专家,心理相导方面的。一

“医心病的吗?看来用我无线啦。”田口笑说。

例子想到,倘若问起对方的还享一、0_Daoqoo

心理准备了。如果不担回对大骷回布osl欠……ohog

知道。”

明知如此,还是忍不住问了,

“田日先生…,——独身吗?”

“嗯。应该说ryry离过一次婚。必须老实地回答医生。”

“对不起,我说了多余的话。”

“哪里哪里。那么岩井医生也是独身?”

NH笑说:“如假包换的单身女朗。太忙了,没时间交

男朋友。”

“可是,你还年轻嘛。”

“晴,我卅四岁啦。怎么年轻……”

“我卅八。孩子——我有个女儿,快九岁了。最近两年

没见啦”。令人没有感觉到太难过的语调。

见到公寓就在前面时,则于第二次希望公寓距离更远一

点就好了。

哎呀,我在想什么呀?

田日在公寓前面把车停下。

“请。我要把车开去前面不远的停车场。”

“谢谢。那么我先下东亚驻;

则子抱着公事包下了车/冷风使她编起脖子。

“那么,对不起。”。

“晚安。”则子说,冲进公寓——

走进二楼自己的房问时,里面冷得透骨。

其实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以后还会愈来愈冷吧。

则于脱下大衣,燃点了室内的匠炉。小小的斗室,很快

就暖和起来……

坐田目的顺风车回来的关系,觉得相当舒畅——田口。

大概不是那种不爱说话的类型J聊天起来,令人觉得他有相

当富人俗味的一面。

尽量不要对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乃是刚子的信条,却

对身边的人轻易有偏见。身为心理治疗专家,一旦成开工作

岗位时,似乎都被人为的估见支配了。一

房问暖和不少。

则于松一口气,脱下位服,换上运动衣。赶快放浴室的

热水吧。必须留心,以免还到楼下的人。

把脱下的套装姑好时,电话作响,她被吓一跳。

这个时间打来的,多单是家人吧。

“——是。”她接听。

“我是田四。打搅你休息,对不起。“

“本不……计批了。”-

“国里,没有的事。肾隔了一会。“嚏——每切都很忙

吧。”

“也不是每晚都忙的。9、

“那……伽果有时间伪致、、我一晚一赶往柏如俪9。

意料不到的话.令则于四场不包^

“呕……谢谢你,可是我7.…-”

“是吗?没关系。只是想到如县大体助扶……村群,

对不起。”

“不——谢谢。”

收线时,她后悔了。

为何拒绝人家?对方只是邀她用石uP_#SESobB。L’。

而且,有“居心”又如何?则子也卅四*了一不县,l、&

子。

拒绝了田。的好历……倘若不方俚NaXSBo_oa

样一口拒绝,表示她不信任田四。一

则于发现自己总是有意无意地拒人于千里之外。

人最不了解的就是自己。-_

则于在厨房的抽屉搜寻一会,找到街坊会名册,打开来

看,寻找“田四”的名字。

直接去他的寓所更快,但是这身打扮…,——

有了——“田四字”……;

地伸手拿起电话。一投完号码。对方立刻接听。

“——$9”

则于迟疑着。如果就这样收线的话,他就不知道是谁打

来的。

“是医生吧。”田日说。

“——田日先生。万分抱歉,我很愿意和你一同吃饭/

万四极啦广田日似乎打从心底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那

么,几时?”

对。并没有说到什么。则于为良己的慌张失态而不禁失

笑。

“我看着记事簿,清等一下/

地伸手拿起手袋。‘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