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侦探推理
  3. 三色猫正误表
  4. 第五章 陷阱

第五章 陷阱

作者:

“咦,这个人是谁?”在大楼的夜间出入口准备记名的岩井则子,见到那个没印象的名字,不由这样问。

“这叫片山的吗?”保安员中林周一笑眯眯地说。“她是跟着那女演员——丹羽刊小姐来的,又不能说不准进来。”

“好吧。我上去见见她。”则子搞下手套,塞进大衣口袋,脱掉大衣。

“还有一个呢?福尔摩斯,外国人?”

“是猫。”

“嘎?”

“三色猫。这个片山——晴美带来的。”

“那么,这黑黑的圆印是……”

“它把前肢放在印台上按的印。”

则子笑了起来。看样子是个相当独特的人。

“那我走啦。”则子往电梯迈步。

“医生。”中林喊住她。

“呃?什么事?”她回头。

“不……今晚,你很漂亮。”说完,他脸红了。

平常的话,则子一笑置之,今晚她却“唰”地羞红了睑。

“中林君……不要取笑大人!”她快步走开了。

则子的反应,令中林意想不到。

“嘿……”他不由喃语。“岩井医生好像在谈恋爱。”——

则子乘电梯上八楼的诊所。

悸动的心仍未平息。

可是,对现在的则子而言,那个感觉甜滋滋的,就像年轻怀春少女一样难为情。

昨晚,则子罕有地告假——她和同一幢公寓的推销员田口约会去了。

离过一次婚,有个九岁的女儿。双亲知道了,大概叹息连连吧。

可是,跟田口在一起很愉快。他的话题广泛,上穹碧落下黄泉,似乎有说不完的有趣话题。

说是约会,只不过是两个人一起吃饭、喝点儿酒、谈谈天就回去了。同一幢公寓,应不应该邀请他“到我房间坐坐”呢?

不必焦急。

重要的是,彼此能够称对方是“朋友”……

诊所的门打开时,跟以前一样,大冈宏子坐在接待处。

“医生,晚上好。”宏子微笑。“有什么喜事吗?”

则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难道大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偶尔啦——听说来了稀客?”

“很独特的客人,一只不普通的猫。”

听到说话声吧,丹羽刊从里面的房间跑出来。

“医生,我带了朋友来。她可以旁听吗?”

阿刊的后面,站着一名年轻女子。

“片山晴美。”她致意。“突然来访,对不起。”

“喵。”

放眼一看,片山晴美的脚畔,有只体态轻盈的三色猫。

“晚上好,是福尔摩斯吧。”则子打招呼。

“辅导开始后,我会出去,因为大家谈的都是私人的事。这猫可以旁听吗?他有使人心情稳定的效果的。”

晴美的说法,使则子有好感。看来这女孩虽年轻,却善解人意,知道“人的伤痛”。

“没关系。你在这边等好吗?”则子说。“不过,在大家到齐之前,请到里面的房间坐。”

则子和阿刊谈着话剧的趣事,往里面的房间走去。

晴美尽量不干扰他们谈话,在边端的沙发坐下。

“——晚上好。”来了一名有点气喘的女性。

“噢,敏江女士,今晚好早呢。”则子说。

“嘎!我想早点说出来给大家听嘛。”村井敏江仿如弹簧似地蹦跳。

“哎呀呀!看来是喜事哪。”

“呃。昨天,我和那个人约会了!”

则子露出惊诧的表情。那一瞬间,晴美看到的不是“职业脸孔”,而是则子的原本面目。

“那就恭喜啦。”

“哎,我好害怕呀。虽然我们什么也没做,而我是个有夫之妇,居然和别的男人约会……别人认为我偷情也是没法子的事。对吗?”

“那个……因人而异吧。”

“外子是绝不容许的。即使我没做什么,但他绝不承认有人比他优越呀。”敏江发现了晴美。

“新来的伙伴?”

“不,我是陪丹羽小姐来的,还有这只猫。”晴美抚了一下蹲在脚畔的福尔摩斯。

“噢,好可爱。”敏江弯下身,轻轻用指头摸一模福尔摩斯的毛。

“猫真好哇。没有结婚的麻烦事儿……人做的尽是一些自己掐住自己脖子的事哪。”

这时,大冈宏子探脸进来。

“医生,南原先生来了。”

“请他进来吧。”

“他……”宏子迟疑着。

“没事没事!不用担心。”推开宏子进来的是个上班族中年男人。

“南原先生,你醉了吧?”则子的语调有点谴责意味。

“一点点啦。可是,如果不醉一点,我无法好好说话呀。”南原说。

“发生什么事?”

“请听——先说明,这是高度机密。说了也没用。可是愈是机密愈是想说出来,乃是人之常情吧。”

南原把身体陷进沙发里。

“怎么啦?”则子催促他。

今晚的南原跟平时不一样。

晴美准备起身。南原说:“请留在那边!没关系。我希望大家听到。”

晴美望望岩井则子。则子点一点头。

晴美其实很想听。于是她再次坐在沙发上。

“那个男人。”南原说。“太川恭介——他设计陷害我!”

“——他欺骗你?”

“嗯……我相信他,也许是我糊涂。可是我没有其他办法。他威胁我叫我选择。这样说,你们不会明白的吧。让我从头说起好了……”

南原从太川叫他去,把他自己的下属冈枝靖子被强奸的事,以及硬把投资失败的责任嫁祸给他的事原原本本地说明一遍。

“——好过分哪。”村井敏江说。“那件事,你答应了?”

“没法子呀。即使我说没做过,却跟受害者的意见成为平行线——思前想后,只好照太川的话去做了。可是……”

南原带着沉重的步代,走入会议室。

因为屈服于太川的恐吓,他陷入自我嫌恶的情绪。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他一面告诉自己,一面打开会议室的门。

然后,南原呆立在那儿。

他以为太川一个人在等他,谁知社长、董事长、各部门总经理,一字排开坐在那里。

“进来。”武村社长说。“坐。”

南原在正面的椅子坐下。

“我读了你的告白书。”武村说“擅自进行房地产投资,擅自使用总经理的印章,等于背负罪名。可是,如果本社的名字出现在新闻媒介,就会伤害公司的形象,我希望避免发生这种事。经过商量得出结果,我们决定免职惩戒你。不过,不起诉。也不要求你补尝公司造成的损害。取代的,有关这件事,你一句话也不准泄漏出去。假如说出去的话,我们将起诉你,并要求赔偿损失。”

“还有,身为总经理的太川君。必须负起管理责任。要加以谨慎地注意,以后三个月,减薪处分——可以吧。”

“是。”太川一脸严肃地。“万分抱歉。”

武村看着南原。

“处分由今日起生效。你已不再是本社的职员。从明天起不必来上班了。”

南原一直盯着太川。太川不敢迎接他的眼光。

“还有什么要说的?”

被武村一说,南原终于回到现状——他慢吞吞地站起来。

“这是……”他想喊。

这是陷阱。他想骂,卑鄙下流,不然就对他们吐口水。

可是,他知道了。太川从一开始就准备这样欺骗南原。

不管怎样辩说都好,现实里有他“是我一个人投资房地产造成公司大损失”的告白书,还有签名捺印了,谁会相信他是无辜的?

太川和他私下的谈话,太川只要否认一切就一了百了。

南原不觉得委屈。只有无力感蔓延全身。

“还有什么话要说?”

“……不,没有。”南原说。

回到位子后,南原呆然坐了片刻。

这么简单……就被革取了?他中计了——怎会这样?

为何相信那种人所说的话?他明明知道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科长先生。”女孩说。“你的电话。”

“我不是科长了。”

“嘎?”

“不——没什么。”南原摇摇头。“谁打来的?”

“府上。”

“我家打来的?”

少有的事。妻子洋子很小打电话来公司。

“喂——什么事?”

“老公。”洋子说,沉默了半晌。

“怎么啦?”

“老公……我和京子,回娘家去了。”洋子的声音颤抖。

“喂——什么事情?”

“你心知肚明的。自己做了什么。”

南原无以言对——不可能!不可能的!

“发生什么事?告诉我。”

“今天,她来了,那位冈枝小姐。”洋子说。“她说她不起诉你,但希望太太知道……她哭了。”

“洋子!胡诌的!那件事是假的!”

听见南原的声音,科员们都停下工作望着他。那种事谁还在乎。反正我已“不是职员”了。

“老公……听说你被公司革职了吧。”

“洋子。你冷静些。等我回来,我什么都告诉你。我什么也没做过。真的!”

“我……京子多可怜啊。”变成泪声,她收线了。

“洋子!”

传来“嘟、嘟、嘟”的断线声。

南原用颤抖的手把电话筒放回去。

“科长先生,你没事吧?”女孩担心地说。

“嗯……”斗大的汗粒,从南原的太阳穴酥酥痒痒地无声滑落。

“你脸青青的:是不是不舒服……”

“不要跟我说话的好。”南原说。“我已不是科长什么的了!”

办公室内掠过一阵困惑——南原几乎无意识地收拾桌面。

太川远远观望着。南原领悟到,一切都是太川安排策划的。

连洋子也不放过,告诉她一大堆岂有此理的话,企图彻底地打倒南原。为什么?我做了什么?

南原站起来,环视了一下科员们,说声“谢谢各位”,然后快步离开。

永远不可能回来这里了。即使知道这样,却完全没有真实感。

现在必须赶快回家,必须把真相告诉洋子和京子。

对。她们一定相信自己。洋子和我已经共同生活20年了。

她们一定谅解我的……

“然后,我回到家里。”南原笑一笑。“老婆、女儿都不在了。真是的!她宁信一个从未谋面的女人的话,也不相信与她共患难甘年的丈夫!夫妻嘛,就是那么回事。”

“好不幸……”敏江说。“不过,等你太太冷静下来的话,她一定会谅解你的。”

“如果是就好了——不过,我是个失业汉,她要分手,也许正是时候。”

“南原先生,不要自暴自弃。”则子说。

换作平日,她不会开口,但今天不能不说点什么。

“对呀。想点什么具体的反击办法就好了。”丹羽刊说。

“那种事是无法饶恕的!是不是?”

“谢谢……起码,在这里的人都了解我。”南原泪眼盈眶。

“对呀。所以,可以借酒消愁忘掉一切,但不能自暴自弃。知道吗?”

“嗯……我会振作的。一定。”南原说。

众人这才发现来了另外一个人。

“嗨,相良君。”南原挥挥手。“进来吧。你听到了吗?”

“嗯。”相良一托着眼镜走进来。

则子知道,他那习惯不是好预兆。

“相良君,这个礼拜过得怎样?”则子开朗地问。

相良一看起来失去自信。

“怎么啦?没精打采的。”南原笑颜以对。

“我输了。”相良一说。“考试败给室田了。我挤了命全力以赴。自己也觉得做得很好。我期待大家的赞美。可是……”

“是吗?”南原点点头。“我明白的。很委屈吧?不过,还有下一次机会!懂吗?提起精神来!”

“我不能胜过他的!”说完,相良一绝望地低下头去。

没有哭泣,也没生气。就像大人一样,相良一被失败感打倒了……

漫长的夜。

则子筋疲力竭地离开辅导室。

“辛苦啦。”护士大冈宏子对她微笑。“今晚很棘手哪。”

“真的。市原先生和相良君大幅度退步。丹羽刊不退不进。只有村井敏江一个人有进步而已。”

“医生也进步了吧?”

“我?我快累惨了。”她轻揉肩膀。“还有进步的成分吗?”

“嗯。十二分的。”

“别取笑了。”则子笑说。“那我先走啦。”

“我看一遍就回去。”

“拜托了。”

则子走出诊所,搭电梯下到一楼。在电梯里独处时,不由松一口气。

与人接触的工作,而且是研究人际关系的工作,竟然如此累人……不过,这个和那个是两回事。人需要孤独的时间。

突然想起来了。她答应田口,今晚一回去就给他电话——在同一幢公寓打电话给对方,说起来也怪怪的。

不过,故意透过电话线让声音传达给对方,也是一件浪漫的事……

“中林君。”她窥望了保安员的窗口,不由笑起来。

中林又挂起随身戴着的耳机,嘴巴半张地在打瞌睡。

她“咳”地假咳一声。中林赫然睁开眼睛。

“抱歉!是医生呀。”他甩头。“咦?大家都回去了吗?”

“对呀。瞧,全都签名了。”

看看窗口上摆着的记录簿,南原、村井敏江等都好端端地登记离开的时间并签了名。

“糟糕!我睡着啦。”

“有啥关系?喏,那只猫咪也签名啦。”上面有福尔摩斯的脚印。

“那么,晚安。”则子也签了名,轻轻挥手。

“晚安,医生!啊……”中林呵欠连连。

出到外面,冷风使她缩起脖子。

“好冷!”则子禁不住喊出声来,把围巾拉到下巴上。

回去以后——在田口身边取暖好吗?想到这里,则子蓦地脸红。

必须更正了。

搞错了的人生,必须好好订正才行。

下定决心——应该行动的时候到了。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