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U.I.S校园日志
  4. 第二课 梦游少女事件

第二课 梦游少女事件

作者:

被麒麟折腾了大半夜,姚若叶刚回寝室打了个盹,就被手机来电声吵醒。

“UpUp动一动,UpUp举个手,UpUp想个属于你自己的招牌动作……”

谁啊……那么早……

姚若叶迷迷糊糊地摸出枕头下的手机,睡眼惺忪地按下接听键。

“若叶,立刻来总部!”电话里,雪华的声音中透着一份焦急。

“……哦。”姚若叶愣了愣回答。

U。I。S主动给我打电话!这到底是什么事?连一向冷静的雪华姐都那么急切?难道……是队长批准我进入U。I。S了?!

很有可能呢!队长答应如果能够顺利解决麒麟事件,就会考虑我加入。麒麟事件总算是真相大白了,现在看来……呵呵……

想到这里,姚若叶完全清醒了过来。她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梳洗完毕,激动兴奋地朝总部赶去。

长久的努力终于没有白费,501次!终于在第501次,我将加入最最强大的精英队伍——U。I。S!功夫果然不负有心人!

“雪华姐,早啊!”

“嗨,小八宝,我来啦!”

……

姚若叶怀着无比雀跃的心情来到总部,脑海中幻想着变身精英后辉煌的明天。

可是……

雪华只是偷偷瞥了姚若叶一眼,并没有任何回应,马上转过头去装作没有听见,但背后一直朝若叶摆手,好像示意她快离开。

最最可爱的小八宝听到姚若叶的声音,慌忙扯着雪华的衣角,躲到了她的身后……

怎么了?为什么好像都躲着我?不是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粗线条的姚若叶只感觉到了一种不寻常的气氛。

总部大厅里,队员们全都脸色凝重,几位不速之客的到来使现场气氛显得十分压抑。他们正是学生会的会长秦东流和手下。

U。I。S与学生会历来存有难解的纠葛,原因就是在于U。I。S太强大,自此成立以来,一直抢占了学生会的风头。自从七星学院里有了U。I。S,学生会就不再是学生们无限向往的梦想之地。从那天开始,学生会就开始把U。I。S当做眼中钉,处处针对……

眼前,气势汹汹的学生会会长秦东流和手下来到U。I。S总部,预示着一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泽玖澜端坐在办公桌前,对这个人人敬畏的学生会会长秦东流丝毫没有畏惧,仍然是那么冷冷的神情。而秦东流叉着腰,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瞥着泽玖澜。

“队长!”姚若叶恭恭敬敬地叫了泽玖澜一声,没有注意到身边虎视眈眈的眼睛。

“你就是姚若叶?”秦东流指着她大声问,鄙夷的眼神仿佛在说“你就是那个害群之马,罪魁祸首”。

“我是啊,找我吗?”姚若叶这才疑惑地瞥了一眼恶狠狠的秦东流,一脸的迷茫。

“昨天从学生宿舍二楼楼梯滚下去的学生,送入医院后经过医生判定成了植物人。”秦东流望着她面无表情地说,冰冷的双眼犀利得好像两把利箭。

“什么?!”姚若叶难以置信地睁眼睛,怔怔地望着气势汹汹的秦东流。她闷闷地低下头,有些自责地说道,“要是我昨天再快一步,她就不会滚下楼。”

“哈,女孩摔下楼果然和你有关系,我看你就承认了吧。”顿时,秦动流眯起眼睛,指着姚若叶严厉地说。

“我?!”姚若叶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似乎没听明白秦东流在说些什么……

“不是你还有谁?”秦东流扯了扯嘴角,眼里流露出无尽的嘲讽,“当时在现场的只有你一个人,你就是推那名学生滚下楼的凶手!”

“我没有推她!”姚若叶激动地跨上前一步,声调也不由自主地拔高了。

“就是,就算若叶在现场那又怎么样,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推那名学生滚下楼的呢?”欧阳昕远抢先一步追问道。

“当时管理员阿姨和很多学生都看到姚若叶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楼梯口,而那名学生正是从那里掉下去的。”

“这或许是个巧合。你也说了大家只是看到姚若叶站在二楼楼梯口,并没有亲眼看到姚若叶把她推下去。更何况姚若叶和这名学生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把她推下去,动机是什么?”欧阳昕远冷静地说道。

泽玖澜坐在办公桌前,望着他们没有说话,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细微表情,令人难以琢磨。

“昨天麒麟闯进了宿舍楼,你们都跑进宿舍楼追捕麒麟了吧?但是据我所知,姚若叶可不是你们U。I。S队员。她跑去宿舍楼干什么呢?”秦东流突然话锋一转,瞥着欧阳昕远冷笑着问道。

“她……我们队长让她一起去追捕麒麟的呀,给她个机会加入U。I。S呀……”

“哈哈,不是你们的队员,竟然也有本事去抓麒麟吗?我看是姚若叶莽撞迷糊,非但没有本事抓捕麒麟,更在混乱中把那名学生撞下了楼梯!”秦东流冷笑着说。

“……”

秦东流的一番话说得大家哑口无言,欧阳昕远沉着脸,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U。I。S的其他队员们脸色也顿时很难看。

“我没有!是那名学生自己摔下楼的!”姚若叶不服气地大声辩解道。

“你就承认了吧——不要再狡辩了!”秦东流指着姚若叶厉声呵斥道,似乎是一口咬定就是她。

“哼哼,听说校长的雕像也是你弄坏的吧。和U。I。S有关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秦东流的那些手下站在秦东流身后,狐假虎威地望着姚若叶得意洋洋地笑着。

姚若叶气得头顶冒烟,一时之间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要说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泽玖澜突然开口,“虽然姚若叶不是我们的成员,但这件事我们U。I。S会负责调查清楚的。”

他的话让所有人都静了下来。泽玖澜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办公桌前,从容优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

啊?队长?姚若叶惊讶地看着泽玖澜,她没有想到队长为她解围,压制住了这场针对自己的指责争斗。

“哼!你们就好好调查吧。姚若叶,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不是你干的,那就找出真凶给我呀,找不到,不能证明你的清白,你就别在这里叫嚷!我们走!”

秦东流傲慢地甩了甩袖子,带着手下转身走出了U。I。S总部。

“呼——”队员们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呼——”姚若叶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姚若叶!”泽玖澜冷静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队长!”姚若叶看到队长阴沉着脸,一脸严肃,突然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队长……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干的,我想伸手去救那个女孩子,可是没抓住。真的不是我!”

“女生坠楼是事实,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泽玖澜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湛蓝色的瞳仁没有一丝波澜。

“什么?队长,你也不相信我吗?那名学生不是我推下楼的,她自己摔下去的!我想救她,但没有来得及!”姚若叶满脸通红,两手撑着办公桌,倾身向前,向泽玖澜极力解释道。

“你不用多解释了,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泽玖澜依旧冷若冰霜,对姚若叶的解释似乎毫不动容。

姚若叶望着泽玖澜坚毅的神情,眼里一点点积起水气,浓浓的水雾在她眼里蔓延开,好像随时就会下起倾盆大雨。

为什么连澜队长都不相信我,不听我解释呢?

她强忍着委屈的泪水,咬了咬牙,暗自伤心。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没有滴落下来。

“若叶,你再想想,现场有没有谁可以证明不是你推的?”雪华在一旁目睹姚若叶强忍泪水的委屈样子,忍不住同情地问道。

证人?!

倏地,姚若叶的脑海里猛然出现一个身影,昨天夜里出现的那个银灰色头发的少年?!

对啊!昨天现场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他一定看到了,他是唯一的目击证人!只要我能找到这个神秘的少年,就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姚若叶瞪大了如水般清澈的眼睛,激动地注视着泽玖澜:“队长,我一定会证明自己的清白的!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望着姚若叶离开时的倔强背影,泽玖澜久久地站立着,动也不动。那被揉乱的第501封申请书,还静静地躺在他的办公桌上。

雪华看着泽玖澜冷峻的侧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还是没说只是默默地离开了总部。

走出了开阳楼,姚若叶就马不停蹄地找起那个神秘的银发少年。

一想到学生会那些凶神恶煞的人这样冤枉自己,一股怨念就从脚底往头顶冲去。可最伤心的是,泽玖澜队长似乎也不理会自己的解释,姚若叶心里一肚子的委屈。抓捕麒麟的时候是多么地奋不顾身啊,而且麒麟也抓到了,可是最后却……

一定要找到那个银灰发少年,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个少年拥有一头罕见的银灰色短发,应该不难找。姚若叶决定先从学校里打听这个神秘少年。

“同学,你认不认识我们学校一个银灰色短发的男生?”

“哇,你是说最最最最迷人,最最最最帅气的冷猎学长吗?冷猎殿下可是拥有一头最华美的银灰色头发呢,那光泽简直可以和钻石媲美……”

“同学,你们所说的迷人学长现在在哪里?”

“不告诉你,冷猎殿下可是很多人排着队等着见呢,你要见他等个几百年之后啦!”

姚若叶额头挂起数根黑线,什么?冷猎学长殿下?这群花痴女同学口中的他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呢?哎,仍旧是一头雾水啊!

……

经过一轮大海捞针般的寻找,结果却一无所获,姚若叶心情低迷地走在林荫道上。正当她无精打采准备回寝室时,倏地,一阵轻微的耳语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是什么声音?

透过茵茵密密的枝叶,姚若叶隐约看到有一个人正趴在麒麟石像上,对着麒麟耳语。

这个人在干什么?姚若叶疑惑地蹙起弯弯的柳眉,难道……

他就是在麒麟石像上乱图乱画的捣蛋鬼?!

想到这里,姚若叶勃然大怒。她捋起袖子怒气冲冲地冲上前,却听到“砰”的一声,在一团烟雾中那只麒麟受不了骚扰现出了原形。而趴在它背上的人见状敏捷地跳了下来。

姚若叶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瞬间愣在了原地。而就在这时她看到了那个奇怪之人的真面目。

面前站立的是一位大约十七八岁的少年。

少年拥有一头罕见的银灰色短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纯净的银色光芒,如同是山涧潺潺流动的泉水。少年英气的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眼睛,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几份不屑和轻蔑。烟灰色的眼珠就像是雾遏弥漫的天空,美丽中带着一份朦胧。

虽然穿着学校里统一的黑色制服,可是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加上模特般无可挑剔的身材,令他走到哪里都是众所瞩目的焦点。

银灰色短发!散发迷人光泽的银灰色短发!

就是他!

姚若叶呆呆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年,断定他就是昨天夜里出现在树林和楼道里的神秘少年。

“小子,拜托你不要骚扰我了好不好,我现在很想睡觉!”麒麟怒发冲冠地瞪着少年,两个鼻子几乎要喷火。

“麒麟老兄,你告诉我你昨晚看到了什么,我就会让你美美地饱睡一觉!”少年笑嘻嘻地粘到麒麟身边,伸出手敲了敲它的脑袋,好像是要把它敲开窍似的。

“我昨天晚上在睡觉,什么都没有看见!”麒麟用力甩了甩脑袋,不耐烦地甩掉少年的“毛手”。

“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少年伸出手,抓住麒麟的胡须用力扯了两下,把麒麟痛得哎哟哎哟叫。

嘶……很痛吧……这家伙真是个魔头!姚若叶目睹眼前的一幕,有些惊讶。

“别扯了别扯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麒麟大叫着求饶,对这个难缠的少年无计可施。

“哎哟哟……”麒麟伸出爪子捋了捋被扯红的嘴皮子,叹了口气对少年说,“你去问问其他麒麟吧,说不定它们有看到什么。”说完它又砰的一声,在一团云雾中变回了石像。

少年望着硬邦邦冷冰冰的麒麟石像,不解气地用力敲了两下,准备离开。

一转身,却和呆立着的姚若叶撞个正着。

“喂,走路不看啊?”少年没想到竟然会撞到个冒失鬼,口气有些不善。

“同学,等等!”姚若叶急忙扯住男生的衣袖,匆忙地询问道,“你昨天半夜有没有去摇光楼二楼?!”

“你是谁?”少年听到姚若叶的问话,回过头来,看到眼前顶着一头黑发,瞪着一双水汪汪无辜眼睛的小女孩,先是一怔,马上又恢复了过来,嘴角渐渐浮现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浅笑,“原来又是一个崇拜我的女生啊……”

望着眼前自恋的少年,姚若叶抽搐着嘴角:“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我只是问你,昨天半夜有没有……”

“呵呵,还说不仰慕崇拜我,连我半夜在哪里你都要问得那么清楚!”少年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轻挑的举动与他的气质完全不相符。

姚若叶的额头滴下大颗冷汗:“我还记得昨晚那个摔下楼的女生吗?有没有看到她是怎么掉下去的?”

少年听到这句话,上下打量着姚若叶,恍然大悟地说道:“哦,原来是你啊……”他嘴角微微扬起,划出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弧度,“我看到她自己摔下去的,那……又怎么样?”

“对!能不能帮我证明,我没有推她下去?”姚若叶紧紧地抓住了少年的胳膊,生怕他跑掉似的。

“哈哈……为什么我要替你证明?我又不认识你。”少年瞥了眼正紧抓着不放的姚若叶的手,烟灰色的眸子透出一丝戏谑。

“因为……因为我是清白的呀!当时楼道里只有你看到真实情况,知道不是我失手推她下去的,可是……可是大家都以为是我……”姚若叶激动起来,抓着少年的手也越发用力,道道红印隐约浮现在少年的手臂上。

“你抓我那么紧干什么?大白天抓着个男孩子不放,会传绯闻的哦。”少年看着姚若叶焦急万分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

“笑什么笑!你……你……不要乱想,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解释一下嘛。”姚若叶的脸庞早已一片绯红,她赶紧松开了紧抓着的双手,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真是的,什么人嘛,竟然还幸灾乐祸地笑,太过分了……算了,既然你这位自恋狂妄的少年是唯一的目击证人,我姚若叶就……忍……

姚若叶抬起头,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妄图用可爱甜美的微笑感染少年:“你就帮我一个忙吧,就当做好事好了。因为这件事真的很重要!昨天我正在进行进入U。I。S的考核,可是发生了这个意外……就是因为这个误会,本该加入U。I。S的我却被拒之门外了……”姚若叶说到这里,原本灿烂舒展的表情渐渐僵硬起来,整个人一下子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似的,软了下去。如果不是出了因为这样的误会,或许已经是U。I。S的队员了吧……

“U。I。S?”

一听到“U。I。S”三个字,少年刚才还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冻结,就如一桶冰水当头浇下一般。他绷紧冷漠的脸庞,缓缓地却又不容辩驳地吐出三个字:“我拒绝!”

“为什么?你是唯一可以证明我是无辜的人,要是你不替我证明那我……拜托啦,你只要帮我证明一下,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一定要帮帮忙啊!加入U。I。S就要靠你啦。”姚若叶吃惊地望着这个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少年。

“为什么你一定要加入U。I。S呢?”

“U。I。S是……反正我是发誓要加入的,如果你一定要知道原因,那原因就是……我想变强,成为精英啊!你就帮我这个忙吧。”姚若叶犹豫了片刻,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异样。

“哈哈,看来你还是个有秘密的女孩子。”少年静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眉毛一挑,恢复了原先戏谑的语气仿佛刚才提到U。I。S的神情只是一个幻影。

“呵呵……你想变强的话当我的徒弟也是一样的,比起U。I。S来,我可以让你变得更强!”

他望着若叶,露着自信的笑容,仿佛在说“跟着我绝对是你的荣幸……”

“你?”姚若叶从头到脚打量了少年一番,最后在头脑里打出一个否定的叉叉,“算了……”

“……”少年看到姚若叶脸上明显的嫌弃表情,故意凑近她的脸颊,嘴角轻轻扬起,“喂,你那是什么表情?!让我看看清楚。”

哇,凑这么近干嘛呀!虽然是个迷人的脸庞,但是……姚若叶慌忙撇开头去,避开少年凑来的脸颊。

“哈哈,我可告诉你哦,如果你不想做我徒弟也没关系,反正我是不可能帮你去证明清白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去调查,等找到真凶,一切不都明白了吗?”

“还有哦,只要和U。I。S有关的事情,我一概不管,你最好记住了!”少年轻描淡写地说着,语气里却透着浓浓的危险气息。

“你……你就这样见死不救……”

“我就这样,怎么,不可以吗?哈哈哈哈……”

回应姚若叶的只有空气中停留的一串长笑……

笑笑笑,就只知道笑,见死不救,幸灾乐祸,真是气死人了!

“不证明就不证明,有什么了不起!我姚若叶一定会凭自己的本事将这件事调查个水落石出,然后堂堂正正地加入U。I。S!哼!”姚若叶气得五脏六腑都快要爆炸了,却对他无计可施。

“你叫姚若叶?名字真难听啊!哈哈,我是冷猎,记住哦,你一定会再来找我的,我走啦,哈哈……”有些没心没肺的大笑声在若叶听来是那么刺耳,深深触动着她的神经。

哼!不帮忙就算了,本小姐也不稀罕!反正我是无论如何要加入U。I。S的!

好吧,那我就自己去调查!

循着校园小径,姚若叶认真地思索起这桩离奇的坠楼事件。

那名少女半夜在走道里徘徊,八成是在梦游。可是,梦游的人从来不会伤害到自己,更不可能自己往楼下跳!到底是什么原因呢?难道她不是在梦游?

一个个问题就像是藤蔓似的紧紧缠绕住姚若叶,迫切等待着她的回答。

嗯!一定要揭开所有谜团,证明自己的清白!

姚若叶的第一个计划,先去找熟悉那名少女的人打听一下她的情况。

经过一番打听,姚若叶来到了坠楼女生方小茉所在的二年C班。

“请问,能向你了解一些方小茉的事情吗?”姚若叶随便拉住一个女生。

“知道一些……”

“方小茉这个人怎么样?性格怎么样?平时和同学们的关系怎么样?”姚若叶拿出随身携带的记事本问道。

“她人还不错,挺亲切的。”

“她家里人怎么样?和家里人相处得怎么样?还有,她有男朋友吗?最近有没有什么受到什么感情挫折之类的?”

姚若叶连珠炮似的问题一连串蹦了出来。

“具体不知道,只知道她有个妹妹。男朋友应该没有……

面对劈头盖脸一大堆的问题,女生好脾气地回答着,而姚若叶慌慌乱乱急急忙忙地在笔记本上唰唰记录,生怕漏掉一个细节……

“啊——冷猎学长来啦!”

“好美型啊,他就是传说中的冷猎殿下吗?”

突然教室外传来一阵喧哗,打断了姚若叶她们的对话。

姚若叶疑惑地转过头,看到教室外聚集了一大堆女生,并且还有很多女生从四面八方聚拢。

“冷猎!和我约会吧,我好喜欢你啊!”

“冷猎王子,我是水瓶座的,和双子座的殿下您是最般配的啦!”

一群女孩子个个瞪着一对桃心眼睛,叽叽喳喳花痴个不停。

“哇!是……是冷猎耶,我来了,我来了!”正在配合姚若叶调查的女生看到冷猎,也像蜜蜂见到花似的飞扑了过去。

姚若叶不悦地皱了皱眉,朝“暴风中心”望去,只见一名银灰色短发的少年鹤立鸡群般站在人群中。

姚若叶的头顶爬满黑线,他来这里干什么?而且,出场用得着这么隆重吗?那么多女生围着转……

……

人群中,冷猎扬起嘴角,露出能迷死人的灿烂笑容,对身边最近的女生问道:“呵呵,这位女同学,我只想问一下,你们班级的方小茉有没有梦游症?她平时又和谁比较熟吗?”

“啊……殿下是问……方小茉吗?我……梦游症……”女生激动地语无伦次起来,“我不知道她有没有……不过……一年B班的方小莉,她是方小茉的妹妹……”

方小茉的妹妹方小莉?

姚若叶伸长了“兔子”耳朵,眼珠一转,记下了他们的对话。

好吧,奇奇怪怪的冷猎,我可不管你问这些问题是为什么,总之,我先去调查啦……

正当姚若叶准备去往一年B班,谁知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和冷猎的眼神毫无防备地撞在了一起!

天啊,为什么冷猎的眼神中充满了温暖的笑意,如此摄人心魄的眼眸,如此阳光灿烂的笑容。

姚若叶不禁有被电到的感觉。

她慌忙避开冷猎有些“柔情蜜意”的目光,低下头定了定神。

“喂,姚若叶,你也在这里啊?”

“哦……嗯……”

“哈,难道你真的自己调查起女生坠楼事件了?不错啊……”

“我……我还想问你呢,为什么你也在这里,而且,你刚才问的那些问题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也是来调查坠楼事件的?”

“哈哈,是有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反正我……不告诉你……”

“哼,又来了,不说就不说。反正我自己也能调查……”姚若叶不屑一顾,转身离开。

一年B班,方小莉……

离开二年C班后,姚若叶径直来到了一年B班。

可是经过打听后才知道方小莉今天没有来上课,请假去朱雀市中心医院照顾她姐姐了。

赶往医院的路上,姚若叶又一次在林荫道上看到了冷猎的身影。

丝丝缕缕的阳光穿透了树的缝隙,在铺着石板的道路上撒下斑驳的光影。

冷猎两手插在裤袋里,目不斜视地走在树荫下。

哼,还不承认在调查坠楼事件,这条小路可是去中心医院的必经小道啊!这下没话说了吧。

“冷猎!”姚若叶一声大喊,清脆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林荫道。

冷猎应声回过头。他扬起像扇子般浓密卷翘的灰色睫毛,眼角含笑地望着姚若叶,烟灰色的瞳仁就像雾遏弥漫的天空,让人不知不觉深陷下去。

“冷猎,为什么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你干嘛总是跟着我?而且,我看你就是在调查坠楼女生事件。你既然都调查了,为什么还是不肯帮我?”姚若叶走到他面前,抬起了尖尖的下巴,竖起细长的柳眉,提高了分贝大声地问道。

“现在好像是你在跟着我,是不是看我长得帅,对我有意思啊?”冷猎挑了挑细长的眉毛,意味深长地瞥着姚若叶。

“你!”姚若叶差点气得噎住。这个家伙也太自恋了!

忽然,她的表情瞬间凝滞在了脸上,视线里望见的是泽玖澜正从不远处朝他们走过来。

泽玖澜逆着光缓缓走来,背后流泻下来的金色阳光为他镀上了一层如梦似幻的光边,恍惚中似是从光中走来的少年。他完美的五官在逆光下更显轮廓分明,湛蓝色的瞳仁仿佛是深不见底的大海。垂到肩膀的半长黑发在微风中轻轻飘荡,铺展出一片迷离的黑色,仿佛是神秘的夜空。

是队长,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姚若叶看到突然出现的澜队长,脸颊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烫。她迅速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整了整有些微皱的裙摆,仿佛马上要去参加宴会一般紧张。

冷猎看到正缓缓走来的泽玖澜,一片阴霾从他的眼底掠过,仿佛是有大片大片的乌云迅速汇聚,顿时,原本阳光灿烂的他整个人都变得深沉严肃起来。

泽玖澜走过姚若叶面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听说你在调查坠楼女孩事件,你还是放弃吧。”

听到泽玖澜的话,姚若叶全身的战斗细胞都仿佛被激起,她用更加坚定的眼神注视着泽玖澜:“队长,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曾经发过誓,一定要加入U。I。S,所以,绝不放弃!”

泽玖澜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果然。我没有看错,她还在坚持,没有放弃……

这时,他的眼光不经意间瞥到了站在一边不说话的冷猎,正好和冷猎充满敌意的眼神撞在一起。

倏地,仿佛一阵西伯利亚寒风吹来,周围的空气瞬间下降了十多度。

姚若叶望着对视的两个人,冷猎完全一改刚才的嬉皮笑脸,整个人就像石雕似的僵硬,两个拳头握得死紧。可是泽玖澜只是匆匆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开。

那高大的背影在斑驳的树影下渐走渐远,最后消失在了林荫道的尽头。

“喂,你怎么了?”姚若叶把目光从林荫道的尽头收回来,曲起手肘撞了撞走神的冷猎,感觉他看到泽玖澜的那一刻起就有点不对劲……

“没……什么……”冷猎若有所思,心不在焉地回应。

姚若叶一愣,诧异地问:“你怎么了?为什么你现在是这副冷得要命的恐怖表情?”

“啊?”冷猎愣了了愣,迅速恢复了先前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姚若叶面前,咧着嘴着说,“没什么啦,你看那臭P队长对你这么冷淡,还是回心转意当我的徒弟,我可不会那么对你哦。赶快,现在还来得及!”

“我才不想呢。”姚若叶一把推开冷猎那张帅得离谱的脸。这个人看起来根本一点都不可靠,老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而且,根本就是见死不救的人。

她气呼呼地朝冷猎抱怨道:“还有,如果你刚才对着澜队长说出看到的真相,证明我的清白,我还用在这里孤身奋战吗?我早就加入U。I。S了。”

“姚若叶,如果你是为了证明清白,我可以作证。但是……我告诉你,所有有关U。I。S的事情,我冷猎,全当没有看见!”……

望着扬长而去的冷猎,一肚子的疑惑留给了智商并不太高的姚若叶。

不知道为什么,冷猎一听到U。I。S,就会表现出极度的反感呢?

为什么他这么讨厌这支人人敬仰的精英队伍呢?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现在可是花时间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算了,还是先去医院调查吧……

姚若叶抱着一大捧献花走进朱雀市中心医院,径直走到总服务台前。

“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方小茉住在几号病房,可以吗?”

姚若叶站在一边等着,两个眼睛不安分地在大厅里瞟来瞟去。忽然,一抹银灰色从她眼前一闪而过,可是当她睁眼睛想仔细瞧个清楚时,那抹影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难道是眼花了?银灰色?……不会又是冷猎那个家伙吧……

“小姐,我查到了。方小茉所住的病房是605病房,从这里径直往前走左转就是电梯。”

“谢谢!”姚若叶有礼貌地鞠了个躬,朝病房走去。

病房内很安静,雪白的病床上躺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她一动不动地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得接近透明。她的脸上罩着氧气罩,胳膊上插满了针管,透明的液体在塑料管内静静流动。

她那么无声无息,仿佛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

病床边坐着一位中年妇人,她边擦拭着眼角的眼泪边抚摩着方小茉的额头,看样子是方小茉的母亲。旁边还坐着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长得和方小茉非常相似的少女,应该是方小茉的父亲和妹妹。

姚若叶的到来惊动了病房内的三人,他们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望向姚若叶。

“你们好。”姚若叶向他们有礼貌地点了点头,像是怕惊动病床上的方小茉似的,连声音都放轻了几分。

“是小茉的同学吗?谢谢你特地来看望她。”

“不要客气!”姚若叶把手里的鲜花递给方母。

“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方母接过姚若叶的鲜花,亲切地问。她被泪水打湿的眼眶还没干,让人看了心酸。

方母让姚若叶想起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的呢?记忆都似乎模糊不清了。

“我叫姚若叶。”姚若叶望着方母,轻轻地回答。

“姚若叶!”坐在沙发上的少女听到姚若叶的名字猛地站了起来。她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指着姚若叶愤恨地说,“你就是推我姐姐滚下楼的那个女生!”

姚若叶的脸色刷地变白,方小莉怨恨的目光就像是一把利箭仿佛想要射穿她的心脏。

“我……我没有!”姚若叶后退了一大步,连声音都不禁有些颤抖。

“原来你就是推我们女儿下楼的那个恶毒女孩!”前面还温柔和善的方母听到女儿的话,脸色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她一把抓起姚若叶的手腕,激动愤怒令她的脸都扭曲了。

“你……我们女儿哪里得罪你了,她根本就不认识你啊,为什么……你竟然这么残忍,为什么要这么做?!”方父也冲了上来,激动地朝姚若叶大喊。

“不!你们听我解释,我没有!”姚若叶踉跄地后退一步,可是她的手腕被方母紧紧攥着,挣脱不开。

“我们不想听你解释!你还我女儿来!”方母用力捏着她的手腕,几乎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

她被方小茉的父母以及妹妹又推又搡,激烈的争执声引来了很多好奇的目光,其他病房的病人和护士都好奇地围了过来,安静的医院顿时一片嘈杂。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