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U.I.S校园日志
  4. 第三课 鬼魅传说重现

第三课 鬼魅传说重现

作者:

“放开她!”

蓦地,人群中传来一声厉吼。只见一个银灰色短发的少年穿破了人群冲了过来,他的身手特别敏捷,在拥挤的人潮中居然眨眼间就来到了姚若叶身边。

冷猎!

姚若叶难以置信地睁眼睛,天啊,竟然又是冷猎,刚才看到的人真的是他……他想干什么呀?

啪!

冷猎一把抓住方母的手,轻易地就把它从姚若叶的胳膊上拽开。

方母的脸色刷白,额头沁出了一片冷汗。她用力抽回手,警惕地瞪着冷猎。

“你是谁?你想要做什么?”方父拉着妻子和女儿后退了一步,三人惊恐地望着冷猎,身体瑟瑟发抖。

“哦,伯父伯母,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你们不用这么害怕。”冷猎露出灿烂无邪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拦在姚若叶身前。“你和这个恶毒的女孩是一伙的吗?!”方母终于鼓起勇气,指着冷猎,咬牙切齿地问。

“你们误会了,我真的没有推方小茉,是她自己摔下楼的!”姚若叶小心翼翼地从冷猎身后探出脑袋,诚恳地说。

“谁相信你的话,所有人都说,当时现场就你一个人,不是你,还会有谁啊!不要狡辩了,你这个狠毒的丫头!”方父瞪着姚若叶,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似乎要在姚若叶身上烧出两个窟窿。

“如果姚若叶真的是凶手的话,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冷猎息事宁人地说道,“而且,伯父伯母,就如你们说的,姚若叶根本就不认识你们的女儿,为什么无缘无故去伤害她呢?甚至还把她推下楼?”

方父方母和方小莉听了冷猎的话后面面相觑,似乎也觉得指控姚若叶的证据不够充分。

“可是,可是那天就只有她一个人在事发现场,根本没有目击者看到当时情况,所以她还是最大的嫌疑人啊!”方父纠结着这一点,仍旧不放过。

“不……伯父伯母,有目击证人!那天事发现场……我在!”冷猎平静地说道,言语间没有一丝犹豫。

“啊?什么?”方父方母一脸惊讶。

然而,比他们更惊讶的是姚若叶!

啊,什么?冷猎他……竟然……姚若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伯父伯母,那天我正好经过,看到姚若叶离你们女儿还有一段距离,她根本推不到方小茉……”冷猎严肃地解释道,和平日里嬉笑的样子完全不同。

方父方母一下子没了声音,毕竟没有证据指控说一定是姚若叶干的,而现在,又出现了证人为她辩解。

沉默……

姚若叶呆呆地站立在一旁,怔怔地望着刚才为她作证的冷猎,她的大脑有过几秒钟的空白,她简直不敢相信,从来拒绝自己的冷猎,今天竟然会帮她作证,替他解围……

“那是谁害了我们的女儿呢?”方父突然惊醒似地问道,此时的他就是一位因为失去爱女而悲痛的父亲。方母和方小莉看到方父悲痛的样子,也都潸然流下了眼泪。

“这个我们一直在调查。姚若叶也一直很用心地在查找真相,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找出伤害小茉的真凶!”冷猎认真地说道。

那边,姚若叶望着此刻为自己一次一次说话的冷猎,她忽然感觉到冷猎没有那么讨厌了,而且他认真地模样,真的……很帅!

医院外。

天色已近黄昏,紫红色的夕阳染红了大半片天空。整个朱雀市沐浴在绚烂的晚霞之中,越发显得光彩夺目。

“谢谢你刚才替我作证,给我解围。”姚若叶转过身感谢冷猎。冷猎迷人的发梢被霞光染上一层淡淡的金黄色,闪烁着瑰丽的光泽,他脸庞之上如艳阳般灿烂迷人的笑容使过路人无不纷纷侧目。

也许冷猎只是表面嬉皮笑脸,他其实是个好人吧。姚若叶暗自想到。

“你真是个笨蛋呢。”谁料冷猎却摸着姚若叶的头发,又开始嬉笑起来。

“你……”姚若叶一时语塞,“你干嘛呀?别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随便骂我!”

“明知道会被骂还要送上门,你这样还不笨的话,世界上就没笨蛋了!哈哈,不过你犯傻的样子还蛮可爱呢。”冷猎看着姚若叶一本正经的焦急模样,更加忍不住大笑起来。

姚若叶鼓着腮帮子,气乎乎地瞪着冷猎,无言以对。她是比较莽撞迷糊,做事欠缺考虑,可也不至于像冷猎说得那么傻吧!

“对了,刚才你既然已经替我作证了,那干脆也帮我向U。I。S作个证吧,好人做到底。”

“我说过,可以为你作证,但绝不牵涉U。I。S,以后有关U。I。S的事情,再也不要和我说!”冷猎清亮坚定的声音划破了紫霞弥漫的天空。

哎,老是这样,一提到U。I。S,完全就变了一个人嘛……算了……还是转移话题好了。

“对了,你也在调查坠楼少女事件吧。”既然你在调查,我在调查,那不如我们一起调查吧!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嘛!”

冷猎毕竟替自己解了围,除了格外针对U。I。S这点有些奇怪之外,应该还是个好人。再说,他看上去还蛮厉害的样子。早点抓住凶手,自己就能早一点加入U。I。S了!

冷猎夸张地大笑起来:“哈哈,我不要,笨蛋是会传染的,我不要和你一起!”

姚若叶顿时嘴角抽搐,却还是故作镇定,深深了地呼吸一口气。

“可是你在医院里还说要一起……”

“哈哈,笨蛋,我说什么你都相信啊……”

“你……讨厌死了……”

“好了好了,开玩笑的,我冷猎从来不说假话的哦,呵呵。看你那么有诚意,那我们就组成一个‘特别行动小组吧’!”

“一言为定!”

……

夜色朦胧,月黑风高,两个从学校里偷跑出来的男生,准备攀爬围墙回到宿舍。

漆黑的夜幕中,昏黄的月色飘忽不定,洒下点点稀疏的光影,就像夜行动物发亮的眼睛,透着魅惑和诡异。

此时,有一个幽蓝色的物体恍恍惚惚地朝专心爬墙的男生背后逐渐飘移靠近,就像鬼火一般悄无声息,飘渺诡异。

“怎么搞的,这天气怎么这么冷,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阴嗖嗖地整个人都发抖了……”

“是啊,阴风阵阵的,感觉好恐怖……我们还是赶快搬砖头爬吧!”

……

幽蓝色的怪物不知不觉中越飘越近,渐渐靠近了其中一个男生,迷离诡异的蓝光慢慢把他包围……

“喂,快把砖头递给我!”蹲在前方的男生没有回头,只是朝自己背后伸出手,想要接住同伴递来的砖头。

“哇,这是什么呀?怎么冰冷冰冷,还软绵绵,滑腻腻地像虫一样!好恶心啊……”当男生伸出手后,却在一秒之内,如触电般反弹了回来。

“喂,叫你给我砖头,你给我的是什么啊?”男生转过头,想埋怨自己的同伴。

一片巨大的乌云伴随着阴风遮蔽住了月亮,没有了月色的夜晚更加漆黑一片。

“啊……这……这是什么?!”男生没有想到自己回过头,看到的不是自己的同伴,而是一个幽蓝色的怪物,迷离夜幕中,闪烁着鬼火般的荧荧光芒,散发着冰冷阴森的气息。他顿时吓得整个人僵住无法动弹。

“喂……喂……小天你在哪里?救命……”男生颤抖着声音呼喊着自己的同伴。

突然,蓝色怪物的眼睛透出一片猩红,透明的身体缓慢地流动着淡蓝色的波纹,紧接着它开始朝着浑身颤抖的男生飘移过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划过夜空后,只留下令人心惶的沉寂。

地面上只躺着两个男生——一动不动,仿佛被勾去了灵魂。

夜半阴冷的风不断地吹袭着校园,空气中似乎除了阵阵风声,就只剩恐怖的笑声,随风渐行渐远……

啪!

两份病例表被扔在了办公桌上。泽玖澜深锁着眉头靠在椅子上,一语不发。

U。I。S总部一片静默,一股低气压压得令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所有队员站在两边噤若寒蝉,谁都没有说一个字。

“雪华,报告一下你们的调查结果。”不知道过了多久,泽玖澜终于开口。

“经过我们的调查,方小茉并没有自杀的理由,也没有梦游症的病史……所以说是她自己摔下楼梯有点牵强。可是那天现场除了若叶,并没有其他人……不,不过我相信若叶,不可能像学生会长说的那样是她在捕捉麒麟时不小心把方小茉撞下去的。虽然若叶虽然平时做事莽撞,但是她还不至于……”

“好了!把调查结果告诉我就可以了,不需要发表你的个人意见。”泽玖澜冷冷地打断她的话。

“是。”雪华黯然地点了点头,望着有些冷若冰霜的澜队长,深紫色的瞳仁里满是落寞。

“这一个星期你们就调查到了这些吗?”泽玖澜冷冷地扫了手下一眼,口气严厉。

雪华抿了抿嘴,一向对自己严格要求,总是希望能在队长面前表现出最好一面的她,此时惭愧不已:“对不起,队长……当时太混乱了,现场完全被破坏了,从目击者口中也没问出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可以说现在除了若叶,没有任何其他嫌疑人。”雪华说完咬紧了下唇,脸色凝重。

“那,这两份病例你们有什么看法?”泽玖澜拿起办公桌上那两份病例表,“在方小茉摔下楼梯变成植物人后,又有两名学生变成了植物人。短短的一个星期,七星学院就有三名学生莫名其妙地受到了伤害。你们觉得这是偶然事件吗?”

“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三名学生变成植物人是有联系的,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三起事件肯定存在着某种关联,这很可能是起连锁案件。”雪华望着泽玖澜,毫无保留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渴望队长肯定自己的期许。

“我也同意雪华的想法,事情不可能那么巧合。不过这三起案件都很悬……方小茉变成植物人说起来还有根有源,可是后面两名学生变成植物人的原因就很诡异了!他们两个被发现晕倒在围墙边,身上没有任何伤痕。”欧阳昕远摸了摸线条柔美的下巴,瞳孔因为困惑而紧缩。

“这太诡异了,好像是他们两个是被鬼召去了魂魄似的。”景夜莲紧蹙着眉头,厚厚的刘海在额头上投下一大片阴影,镜片在阴影中反射出一道冰冷的光芒。

“鬼?”八宝吓得躲到了欧阳昕远的身后,两只小手抓着欧阳昕远的裤腿,整个人像风中的落叶抖个不停。

“说……说到鬼,抓麒麟的那天夜里我的确感觉到了一股不属于人类的气息。”八宝从欧阳昕远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圆圆的脑袋,哆哆嗦嗦地说。

他的一句话,令U。I。S总部的温度迅速下降了十多度。所有人的后背都激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泽玖澜看着大家惊慌失措的样子,冷静地说道,“把这两起悬案也列入调查范围内,把三起案件当做是连锁案件并案侦察。”

“是!”所有人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案件都是发生在摇光楼附近,而且都在夜里发生。晚上轮流在摇光楼埋伏,凶手很可能再次做案。”澜队长从来都是沉稳冷静,深谋远虑,“昕远和我一组,雪华、景夜莲和八宝一组轮流在摇光楼里守夜埋伏。”

“是,队长。”

阳光以不同的角度变换着,折射出五彩斑斓的光芒。虽然发生了三起事故,可是七星学院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现在是午休时间,学生们在教室里谈天说地,在花圃边吃便当,在操场上踢球。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平静和睦。

只是在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地方,藏着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你快藏好……”

“……干嘛要藏起来……”

“……快啊,他们马上就要来了吧……

“……谁要来……”

开阳楼前面的林荫小道上断断续续地传来一阵轻微的谈话声。一棵两米高的大树轻轻骚动着,间或抖落几片树叶,微风下悠悠飘落。

仔细看才发现里面蹲着两个人!姚若叶和冷猎隐藏在浓密的树叶后,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有两个身影从开阳楼里走了出来。

“来了!”姚若叶立刻按住冷猎的脑袋,一动不动地躲在树梢上。毫无防备的冷猎,整张脸被姚若叶按在粗糙的树皮上,俊美的脸都被压得变形了,偏偏又不能反抗,难受得直冒冷汗。

越走越近的两个身影——金发少年和红发少女,正是欧阳昕远和雪华。

姚若叶的两只耳朵就像兔子似的倏地竖了起来,冷猎也安静地侧耳聆听着他们的对话。

“……今晚你和队长守夜埋伏时要小心,记得提醒队长哦……真凶很可能会出现……”

“雪华,这还用你提醒吗,像队长这样厉害的人,肯定能抓到凶手。你这么担心队长,是不是……呵呵……喜欢队长啊?!”

“你胡说什么呢……我……我担心队长,我……是为了全队着想。”

“哈哈,你看你,脸都红成了大苹果了,还不肯承认……真有意思……

“你……你还是想想晚上在摇光楼埋伏的事情吧……”

“……你还信不过我们啊……”

……

两人顺着林荫道边走边谈论,很快就消失在林荫道的尽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

“喂,搞了半天你竟然让我在这里等U。I。S的人?早知道我就不理你了!”

冷猎没想到自己无辜被姚若叶拉来躲在这里,竟然是为了偷听消息,脸上不禁浮现不满的神色。

可姚若叶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只顾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守夜?埋伏?还有……雪华姐喜欢队长???

仰慕队长的人可真多啊,不知道队长会不会知道我也……为什么队长这么冷淡,我还是一直想着他呢……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

守夜!埋伏!

从遐想中回过神来的姚若叶这才意识到躲在树上偷听的目的。她伸手撞撞冷猎:“啊,你说什么?”

冷猎撇撇嘴角,额头落下一颗大汗:“我说我要走了!”

“啊,怎么能走呢?你刚才没听到吗?晚上摇光楼,埋伏!真相终于要揭开了,哈哈。”姚若叶边扭动着有些僵硬的腰,边翘着尖尖的下巴洋洋得意地朝边上的冷猎说道。

由于这几天学校有两名学生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植物人,搞得同学之间流言四起。有的说他们召唤了死神,有的说他们玩了笔仙游戏……但却没有一条可信。

一心想加入精英队伍的姚若叶自然想到最可靠的消息一定来自最强大的U。I。S,于是她拉着不明就理的冷猎躲在了树林里。

“我们晚上也去摇光楼埋伏吧。”姚若叶完全忽略了冷猎脸上不满的表情,她用力捏紧拳头,好像手里正捏着犯人的脖子似的。

“哎,为什么当初我会答应你一起调查……”冷猎嘴角抽搐了一下。

“摇光楼,埋伏……我来啦!”

激动的姚若叶似乎已经听不到别的声音,此时她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信念:找到凶手!

七星学院,午夜十二点。

大片大片的乌云遮蔽在漆黑的夜幕上,皎洁的皓月随着乌云的游走忽隐忽现。茂密的树海在夜风的吹拂下,发出簌簌的细碎声音。有一种黑暗诡异的气息在夜色中隐隐骚动。

摇光楼内一片死寂,银色的月华透过窗户洒落在楼道上,投射下斑驳的影子。那漆黑的影子随着月华的变幻缓缓移动,仿佛是耐不住寂寞的妖魔,不停地扭动起舞。

哒哒哒……哒哒哒……

泽玖澜和欧阳昕远在二楼巡视,空旷的楼道内清晰回响着他们的脚步声,此时听起来不禁令人心惊肉跳。

“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今天凶手还会出现吗?”欧阳昕远打着手电筒扫视着各个角落。

“不能掉以轻心。”泽玖澜面无表情。

嘎吱……

倏地,二楼一间学生宿舍的门被悄悄推了开来,一个高个男生贼头贼脑地从房间里探出头,鬼鬼祟祟地张望着漆黑的楼道。

“喂,你出来了没有啊!”一个不耐烦的女声从他贴在耳边的手机中传了出来,吓得男生猛打了个哆嗦。

“嘘……我现在马上出来,我在树林里等你……”高个男生压着嗓音。他猫着腰走出了宿舍,轻轻掩上了门。

啪!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只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啊——”男生顿时吓得尖叫起来,一颗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

男生愣愣地转过头,却看到他面前站着两个高大英俊的少年,一个庄严高贵,一个优雅斯文。他们胸前都刻着“U。I。S”三个英文字母的金色徽章,在夜色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U……U……I……S!我没……没干坏事,只是……想去见女朋友……”男生就像得了口吃症似的,望着那个金色徽章结结巴巴地念道,随即仰起头,用崇敬的目光望着泽玖澜和欧阳昕远。

“快回去睡觉,夜里禁止出门!”泽玖澜打开宿舍门,像拎小狗似的拎起男生的后衣领,轻松地把他扔了进去。

砰——

那男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关在了一片漆黑的宿舍中。

“队长,刚才那男生理由很正当嘛!”欧阳昕远一脸无比同情的表情,“要不,队长,就放他去见女朋友吧,谈恋爱也很重要耶……”

“不行。”泽玖澜毫不动容。

“队长,你好像一直对谈恋爱没有兴趣,怪不得不能理解那男生的心情……”

“胡闹!继续巡逻!”泽玖澜稍稍提高了嗓音,昕远立刻闭嘴。

恋爱?!

漆黑的宿舍楼道里,泽玖澜听到这个久违的词语,脸上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表情,似乎是无奈,迷惘,甚至更加复杂……

泽玖澜

呼——呼——

外边突然起了大风,树林就像大海般汹涌起伏起来。这样沉寂的夜正是夜行动物出没的好时机。山上的蝙蝠和猫头鹰倒挂在树梢上,等待猎物从身边经过。老鼠从洞里爬了出来,在地上寻找着食物。

摇光楼外参天大树上蹲着两个漆黑的身影,一动不动就像是两只潜伏的猫头鹰。

姚若叶和冷猎爬上了一棵大树,两眼紧盯着摇光楼。

姚若叶一动不动地望着摇光楼里正在来回巡视的泽玖澜,乌黑的瞳仁里隐藏着一抹看不见委屈和痛苦。黑色的长发被风吹散,在夜色中铺开了一片迷离。

“女生坠楼是事实,你什么也不用说了。”

“你不用多解释了,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泽玖澜冰冷的话语还清晰地回响在她的耳边。

为什么一直深深仰慕的队长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为什么呢?我真的没有资格吗?我真的在队长你心中是个做什么都不行的废物吗?不,不能让队长看轻自己,我今天一定要找出梦游少女、植物人事件的真凶,我一定能靠自己的力量加入U。I。S队伍。队长,相信我……

哎,一想到队长,心就“扑通扑通”乱跳……

“喂,你在那里发什么呆啊,你是在守夜埋伏的,还是来看泽玖澜的?”冷猎的声音拉回了姚若叶的思绪。她缓过神来,只见冷猎皮笑肉不笑地斜睨着她。

“我……我才没有盯着泽玖澜看呢!”

“笨蛋,我可没说你盯着他看,你不打自招,还不承认,哈哈。”

“我……喂,你正经点好不好,你看你,叫你来埋伏,你穿成这样干吗?”姚若叶指着冷猎一袭的黑衣,还有夸张的蒙面黑布,找到了反击的话题,“看你的样子还蛮像江洋大盗的,说——平时是不是经常做偷鸡摸狗的事情?”姚若叶用手肘捅了捅冷猎的肚子。

“喂!”冷猎也用手肘轻轻地敲了一下姚若叶,“搞什么呀你,不是让我来一起来守夜埋伏的吗?”

“我……我那是为了赶快抓到凶手,洗脱罪名!”姚若叶捏着拳头胜券在握地说道。

宿舍楼三楼。

楼道内仍旧黑蒙蒙一片,黯淡的月光微微染亮了一边的窗户,却仍旧显得灰灰暗暗,还透着些许诡异。

走廊上,灰暗中忽然闪出一团光亮,一间宿舍的门慢慢敞开,一点点蓝色的幽光从里面透射出来,星星点点的蓝色荧光如撒网一般逐渐蔓延至整个楼道,原本点点幽光慢慢变亮加深,照亮了整个走廊……

那光?!

糟糕!

泽玖澜和欧阳昕远看到了那诡异恐怖的蓝光,心里大叫不好,立刻飞身向半敞开的宿舍狂奔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蹲在摇光楼外大树上的姚若叶看到泽玖澜和欧阳昕远的身影快速在窗格间掠过,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立刻觉得苗头不对。

“去看看!”冷猎迅速从树稍上跳起,追逐着泽玖澜和欧阳昕远的去向跃上了另外一棵大树。

嗖——嗖——

冷猎身手矫健,在树梢尖迅速移动,快如闪电。

而姚若叶则是菜鸟身手,她使劲全身力气朝宿舍楼三楼飞奔而上。

难道是凶手出现了!好吧,看我姚若叶来抓住你!

……

残缺的月牙低垂在窗外的夜空上,片片可怖的乌云随风飘过,遮蔽着那一轮如钩的残月,泛出点点昏黄的光泽,从敞开的窗户中洒进宿舍。白色的窗帘伴随着夜晚寒冷的阴风轻轻飘扬,就像一个乱舞的幽灵。

半敞开门的那间宿舍里是令所有人震惊的恐怖一幕。

靠窗一张单人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少年,仔细看去,那少年竟然就是刚才那个被喝令回房的高个男生!他紧闭着眼睛,没有因为擅闯者的惊扰而醒来。在他身上匍匐着一个女人,又或者不是个人,因为她是半透明的!

女人的身体就像是海水一般呈现出半透明的蓝色,在昏暗中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

她用半透明的手贴着少年的脸,额头轻抵着少年的前额,少年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一点点失去血色。

那场面尤其诡异,令所见之人脊背一凉!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定格,空气好像在那一时停滞。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呆立在当场。

冷猎的脸色刷地一片死白,仿佛全身的血液在刹那间凝固。他的瞳仁骤然紧缩,眼眸深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仇恨,仿佛拥有毁灭整个世界的冲动。他就像是锯齿动物一般紧咬着牙齿,双拳握得死紧,因为过分用力指关节隐隐泛白。

一旁的泽玖澜此时也是一动不动。在他的眼里更多的不是惊讶,一向沉静稳重的他显露出的是从未有过的惶恐。他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半透明怪物,湛蓝的双瞳深邃不见底,蹙紧的眉宇间积聚着一片阴霾。

泽玖澜……

而姚若叶更是像失了魂魄般瞪大了似乎没有焦距的双眼,那个半透明怪物的倒影影射在她的瞳孔深处,仿佛要挖掘她大脑最深层的记忆。

她的脑海里浮现起一段段支离破碎的记忆——

……

“孩子——快逃!”一个美丽的中年妇女向她伸出手,她的眼睛睁得极大,美丽的容颜因为害怕而有点扭曲。她凄厉的叫声仿佛要撕裂夜空。

……

啪嗒——

两具尸体被抛弃在地上,就像两个被丢弃的木偶似的,一动不动横卧在一起。

“爸爸……妈妈……”一个五六岁大小的小女孩跪倒在地上,徒劳地摇动着地上两具尸体,一串串豆大的泪珠从眼眶里滚落。

……

“跟我走吧……我会给你糖吃,给你可爱的洋娃娃……”一个金发女子一点点靠近小女孩,鲜艳的红唇吐露着具有诱惑力的话语。

不……不要……

小女孩小小的身子瑟缩着,望着躺在地板上失去意识的父母,想呼救却叫不出来。

……

支离破碎的记忆就像是玻璃的碎片,刮过姚若叶的大脑。

又是那个噩梦,又是那么真实的恐怖场景,不忍回想的惨痛记忆。

姚若叶望着眼前难以置信的一幕,她的脑袋越来越涨,好像马上要撑破爆炸似的。她用力抱住头,大口地喘息着,空气似乎越来越稀薄。每一根脑神经都在抽搐,每一个脑细胞都在跳跃,她的思绪一片紊乱。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窗外的残月似乎已经看不见了,半透明的蓝色怪物模糊出一个朦胧的影子,在她眼前扭曲变幻着。

扑通——扑通——

姚若叶的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困难……

终于,一片黑暗向她袭来,吞噬了她的所有知觉……

“姚若叶,你怎么了,快醒醒,喂。”

“糟糕,那个怪物跑了,别跑……。”

“快把姚若叶扶起来,带回总部去,快……

“你是谁?”

“我叫梦魇。”

“爸爸妈妈怎么了?

“他们睡着了。”

“跟我走吧……我会给你糖吃,给你可爱的洋娃娃……”

不……不要……

“不——要!”一声激动的大喊,姚若叶猛然从梦中惊醒,瞪大了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U。I。S总部。而从隔断的玻璃房间,黑色的真皮沙发来看,这里是泽玖澜队长的办公室。

“你醒啦,刚才做噩梦了?”一个冷峻的声音忽然从周围某处传来。

“啊,队……队长……?我怎么会在这里?头好疼,到底怎么了?”姚若叶揉了揉涨痛的太阳穴,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哦,你刚才晕倒在宿舍里了。”泽玖澜的声音依旧没有波澜起伏。

姚若叶这才想起自己在摇光楼里看到的诡异场景,自己似乎被吓得不轻,后来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原来,竟然晕倒了……

半透明的蓝色女人!天啊,如噩梦一般……

“队……队长……那……是你把我带来这里的吗?”姚若叶还是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在U。I。S总部。

泽玖澜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嗯。”

“是……是队长救了我?谢谢……谢谢队长。”姚若叶没有想到竟然是队长把自己背了回来,一时激动得有些语塞,从脸颊到耳后根全部一片通红。

队长还是关心我的,不然又为什么会救我呢?不过……笨蛋姚若叶,丢脸姚若叶,这么没用,竟然在队长面前晕倒……

队长该怎么看我呢……怎么办……怎么办……

“队长,我……我不会让你失望,我下次不会再晕倒……”

“我只是免得别人把罪责怪到U。I。S头上,才把你带回来的。”泽玖澜看到姚若叶焦急的样子,语气缓和了不少,“我看你被吓得不轻,继续安心休息。”

“可是,队长,我还是想解释,那个女孩真不是我推下去的!你也看到了,肯定是刚才看见的那个怪物干的!队长,我是清白的……”

“快去睡觉,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泽玖澜沉声地命令道,声音里却透着关切的温柔。

“可是,队长?”

“快——去!”

……

柔软的真皮沙发很舒服,天花板上的炽光灯透着昏黄温暖的光,一切在姚若叶看来是那么令人心安。

虽然队长还是没有接受姚若叶的辩解,但姚若叶却感到依稀有了一丝希望。还自己清白,光明正大地加入U。I。S,查找出杀害自己父母的真凶!一切都不会只是想象而已。

可是为什么噩梦又一次上演,儿时的记忆又一次重现呢?

姚若叶迷糊之中忽然感到,那个蓝色怪物一定和袭击自己父母的梦魇有着某种联系!

唰——

U。I。S总部不锈钢自动门应声向两边滑动,队员们走了进来。

“队长!”

“怎么样了?”

“对不起,队长,我们搜遍了整个学校,但是依旧没有找到那个怪物。”雪华回答道。

“……”泽玖澜紧抿着嘴,没有说话,不过脸色很难看。

那个半透明的蓝色怪物在姚若叶忽然晕倒之时,乘机溜走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队长,你们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怪物?”雪华蹙起细长的柳眉,困惑地问道,“半透明的蓝色怪物,那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生物吗?

泽玖澜冷冷地抬起头,眼眸里透出别样的神色:“据我了解,那是一种传说中的妖魔——叫梦魇。”

“梦魇?!”所有人睁大了眼睛,等待进一步解释。

“在传说中,梦魇是一种专门趁人们睡觉时吞噬他们的灵魂为生的妖魔。”泽玖澜一脸严肃,语气透着沉重。

“梦魇?可是,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传说中的妖魔吗?”雪华觉得难以置信。

“可是从表面现象来看,确实很符合梦魇的传说。那几名无缘无故变成植物人的学生,连医生都诊断不出来他们的病因,感觉就像是被梦魇吞噬了灵魂。”欧阳昕远叹了口气,补充说道。

“为什么传说中的妖魔会出现在七星学院?”八宝瑟缩着小小的身子,睁大了纯洁无辜的双眼,小心翼翼地问道。

“梦魇不会无缘无故出现,除非有人召唤。”欧阳昕远蹙紧了眉头,担忧的神色在他的眉宇间汇聚起一片阴影。

“那么到底是谁把梦魇召唤了出来?学校前三起植物人事件真凶究竟是不是这个梦魇呢?”雪华捏紧了拳头,朝泽玖澜队长投以无比仰慕期待的目光,期许队长能够做出最后的权威解答。

“现在看来,真凶就是这个梦魇!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方小茉,还有其他变成植物人的学生,都是这个蓝色幽灵般的怪物害的。”泽玖澜队长仿佛听到了大家的心声,给予了回应。

“啊,难道说,上次掉下楼的那个女孩不是姚若叶失手推下去的,而是……梦魇?”

“对,从种种迹象来看,那个女孩应该是受到了梦魇的召唤,被梦魇吞噬了灵魂而坠楼的。”泽玖澜的话语有些停顿,他时不时望向里屋仍旧躺着的姚若叶,似乎带着些愧疚之意。自己真的错怪她了。

这个冒失的女孩,笨笨傻傻,冒着被梦魇伤害的危险,顶着可能被所有人责难的困境,就是为了找出事实的真相。而且,我这么严厉拒绝她加入U。I。S,可她却依然还是那么坚持……

泽玖澜的心里似乎荡漾起别样的情绪。

房间里,躺下休息的姚若叶翻了一个身,醒了过来,无意中听到了外边他们的对话。

啊?梦魇???那个蓝色的怪物竟然是……是梦魇?

“我叫梦魇。”

姚若叶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了罪恶的“梦魇”两字,她更没有想到,先前看到的蓝色恐怖怪物竟然就是梦魇。

那个怪物就是迷惑爸爸妈妈的怪物……梦魇?!

瞬间,姚若叶的脑海里又一次重复着那个噩梦,梦境中鬼魅的女子,现实中蓝色的女人。

他们竟然属于同一种怪物——梦魇!

爸爸妈妈就是被这种怪物夺去了灵魂,它终于又出现了!我要为爸爸妈妈报仇,消灭梦魇!

姚若叶不由握紧了拳头,暗暗立下决心。

而泽玖澜队长所说其他的话,包括洗清了自己的清白,姚若叶却一句都听不进去了。

她的整个身体似乎就包围在无数“梦魇”的字符串中。

姚若叶白皙的脸庞逐渐因为激动而变得绯红,她的双眼之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梦魇,想不到你又出现了,你不仅害死了我的爸爸妈妈,现在又出来害那么多学生。你究竟是什么恐怖的怪物!好吧,我姚若叶发过誓,一定要亲手抓住你,消灭你,为爸爸妈妈报仇!

梦魇,等着瞧吧!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