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U.I.S校园日志
  4. 第四课 捕捉梦魇行动

第四课 捕捉梦魇行动

作者:

1

原本是个晴朗的早晨,的队员们却个个头顶着一片乌云,因为某些人的到来……

“泽玖澜队长,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幽默了?梦魇——哈哈哈哈——梦魇——真好笑!哈哈哈哈——”

总部内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夸张的爆笑声,连方圆百米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队员们个个捏紧拳头,咬紧牙关,强忍着想要把这个噪音制造者捏成“肉圆”扔出总部的冲动。

“啊——哈哈哈哈——梦魇?传说中的梦魇?你们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啊哈哈哈哈……”

“HOHOHO……会长,这帮人的脑袋都秀逗了,居然用那么幼稚的谎言来欺骗会长大人您!”

“哈哈哈哈……这些队员们是在逗我们开心呢,难为他们一大早的就为我们准备了那么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

“HOHOHO……会长您真是通情达理……他们肯定是没法跟您交代,所以扯个谎来糊弄会长您!HOHOHOHO……”

学生会长秦东流和他的手下们一唱一和,不亦乐乎,幸灾乐祸地看着的队员们个个气得脸色铁青,青筋暴跳的表情。

“笑够了没有!”雪华看到嘲笑,特别是藐视最最热爱的泽玖澜队长的那群人,终于忍无可忍爆发。

“你……你……你……不可以吗?”秦东流身边的一个小跟班,气得面红耳赤,结结巴巴一句话都说不完整。

“我们是据实以告,你们相不相信不是我们的义务。”泽玖澜依旧沉稳冷静的脸庞上没有一丝波澜,气得秦东流暗暗咬牙。

泽玖澜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秦东流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天生王者、居高临下的样子,发誓一定要把他踩在脚下!

“你们这样的报告让学校怎么向其他学生交代?怎么向遇害学生的家长交代!”秦东流指着泽玖澜,疾言厉色道。

“伤害已经造成,我们也无能为力。我们能做的只有加强戒备,防止梦魇再次侵袭学生,并且尽一切努力抓捕梦魇。”泽玖澜面不改色,湛蓝色的瞳仁里是天塌下来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沉着冷静,仿佛什么事情到了他手里都能迎刃而解。

“奇异事件在七星学院里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可是你们竟然还抓不到凶手,现在还编个什么梦魇的理由出来,哈,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吗?”秦东流的笑声猛然一滞,他瞪着泽玖澜,眼神里充满着挑衅,“你说是梦魇侵袭了学生,那你们就捉一只给我看看!除非我亲眼看到,否则我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梦魇!而且,如果你们下次还是一无所获,就等着解散吧!”

秦东流抛给所有队员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气势汹汹地带着手下甩手离开。

“这个秦东流真是个大混蛋!”八宝气呼呼地骂道,小脸涨得通红。

雪华紫色的瞳仁里满是担忧,精致的脸上愁云密布:“队长,我们该怎么办,真的要照学生会长的话把梦魇捉回来吗?”

“嗯……”泽玖澜抿着嘴寻思了下,坚定地说,“我们必须要这么做。今天晚上继续巡逻埋伏!”

“队长,这个任务就交给我吧!”欧阳昕远自告奋勇。他金色的发丝在灯光下流光溢彩,湖绿色的瞳仁里满是自信。

“我也去吧,队长。”景夜莲要求道。

“等……等……等等,我也要参加,我要一起去巡逻埋伏!!!”

众人的身后传来一个激动万分、高分贝的女声。

是谁啊?!

大家回过头去,只见姚若叶扯着还没穿好的外套一角,“风尘仆仆”地从一旁的办公室里飞奔了过来。

原来,她昨天被梦魇的真相震撼过一番以后,竟然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直到刚才才惊醒了过来。

她高举起右手,迫不及待地自荐道:“我也要去巡逻埋伏!”

“你不要乱跑。”泽玖澜没有答应。

“不,我要去,要去!无论如何,我是一定要去的!”姚若叶非常坚持,所有能够抓捕到梦魇的机会,全都不能放过!

“你看到梦魇都晕倒了,还怎么去呢?”昕远一旁插嘴道。

姚若叶清澈的双眸透出无限的坚毅,“不会了,这次我再也不会害怕梦魇,我要亲手抓住它……一定……”

泽玖澜看着姚若叶坚定的神情,心情就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扔进了一颗小石子。

就算自己阻止不让她去,一心一意的姚若叶也会只身前往。而那样,岂不是更加危险?而且,之前对姚若叶的所有误会都伤害到了她,可她依旧这么坚强,这么执著,也许该补偿一下她,给她机会澄清事实,证明自己吧。

“那……好吧。”

泽玖澜镇定地吐出几个字,震惊了在场所有人,“姚若叶,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一切都要听从指挥。”

“嗯,队长放心!”姚若叶信心十足地答应。

“今晚就由你们三个巡视,碰到梦魇要活捉,万不得以可以消灭。”泽玖澜望着姚若叶、欧阳昕远和景夜莲三人郑重地叮嘱,“记得——如果实力不够要叫增援!”

“八宝,你也参加晚上的行动,发挥你的感应能力。”泽玖澜补充道。

“我?!”八宝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缩着脑袋眨巴眨巴着眼睛,无辜地望着众人。

“是啊,你有感应能力。那天你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了吧,如果梦魇出现你一定能感觉得到,这样就不用我们费力找了!”欧阳昕远笑了笑,湖绿色的瞳仁里流动着睿智的光芒。

“啊?我……我我……”八宝的额头上冒出一大颗一大颗的冷汗。一想到要去面对一只会吞噬人灵魂的妖魔,他就吓得冷汗直流。

“我……呜呜呜……是……队长……”八宝不敢反抗泽玖澜的命令,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2

阳光淡淡的,空气中还漂浮着晨露的味道。

刚从总部出来,姚若叶就看到冷猎独自一个人站在开阳楼外。

冷猎两手插在裤袋里,银灰色的短发在微风里轻轻飞扬,流动着月光般华美的银色光芒。他的脸色有点疲惫,似乎是一晚没睡,眼睑下有淡青色的黑眼圈。

姚若叶没想到一早就看见冷猎在开阳楼外徘徊,有些纳闷地问:“喂,你怎么在这里啊?”

“啊,你出来了!哦……没事,没事就好……”看到姚若叶完好无事地走出来,冷猎脸色明显舒展了许多。

“冷猎,你站在这里,难道是在等我?”

“哪有啊,你也开始自作多情了……我只不过散步恰好路过……”

“可是,你刚才还说……而且,为什么你看上去浑身湿漉漉的,你看你看,衣服还淌着水?哇,昨天晚上下了一夜的大雨!难道你在这里站了整整一晚上?”

“说什么呢,我那是……那是运动之后的汗水好吧……”

“是……是吗?……”

姚若叶惊讶地望着冷猎,他清晰的熊猫眼,湿漉漉没干的衣服……昨天晚上可是倾盆大雨呢!难道他一整晚都在这里等我?一定是在担心我吧……一瞬间姚若叶的心里流过一丝暖流。

“姚若叶,看你那样子一定又在做梦了吧?喂,看你精神不错嘛,发生什么好事了?”冷猎挑了挑眉,转移话题打趣道。

“嘿嘿!”姚若叶神秘地笑了笑,得意洋洋地抬高尖尖的下巴,“告诉你哦,我已经被允许加入的巡逻行动了,我就可以亲手去抓捕梦魇啦!哈哈,是不是很为我高兴啊,冷猎,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就当为我庆祝一下!”

“什么?你要和他们一起去巡逻?那……我不去,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冷猎的表情瞬间僵硬在脸上,说到“”三个字时更是毫不掩饰厌恶的情绪。

姚若叶看到瞬间变化的神情,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啊,怎么一提到,你就这副杀人的表情?”

“哦……没什么,反正,我不陪你去吃早餐啦,我要回去睡觉……”说完,冷猎转身离去。

……

真是的,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又……

老是这个样子,翻脸比翻书还快。冷猎,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你的心底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晚上九点。

山顶雾气缭绕,七星学院在夜幕下庄严静默,就像一只静静沉睡的巨兽。

管理员阿姨和的队员们锁上了学生宿舍摇光楼的大门后,仔细检查了一遍门锁,确保没有学生能够从这里出去后才离开。

“那就拜托你们了。”年过四十的管理员阿姨,她客气地向姚若叶、欧阳昕远、景夜莲和八宝四人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姚若叶等四人打着手电筒在宿舍楼里巡视起来。梦魇的传言已经在七星学院散布开来,虽然很多学生都跟学生会一样不相信,但还是有很多同学半信半疑,大家晚上都躲在宿舍里不敢到处乱跑了。

嗒嗒嗒……

姚若叶伸出手敲响了101号宿舍的门。

不一会儿里面就有一个穿着蓝色横条睡衣,戴着睡帽的男生睡眼惺忪地开门探出头。

“有……有什么事吗?”男生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

“检查一下,窗子关好了吗?”欧阳昕远推开门,径自走了进去,他大步走到窗边,关上了半敞开的窗户,然后锁紧。

男生愣愣地望着欧阳昕远的一举一动,嘴角还挂着睡觉时流下的口水。

“睡觉时锁好窗户和门。”欧阳昕远严肃地警告道。

“是是!”男生醒了大半,立刻点头答应道。

离开101号宿舍,他们又来到了102、103、104……就这样对每间宿舍仔细地检查提醒。

老天爷!请你保佑我不会碰到梦魇。

老天爷!请你保佑今天能够平安度过。

……

八宝跟在欧阳昕远他们身后,边走心里边默默祈祷着。这辈子他最怕的就是妖魔鬼怪了,没想到这次居然派他来抓妖魔鬼怪。他真怕自己还没碰到梦魇,就被自己吓死了。

就在八宝跟着欧阳昕远走出205宿舍时,他无意间瞥到一束银色的光从楼道转角处一闪而过。

“啊——幽灵!”八宝顿时吓得大叫出来,突如其来的尖叫把其他队员都吓了一跳。

“哪里来的幽灵?”

“那……那里……朝那边跑过去了!”八宝指着楼道转角处,颤颤巍巍地说。

“难道是梦魇?”景夜莲蹙起了眉毛,略微颤抖的声音在一片漆黑的楼道里听起来是那么恐怖。

他的话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去看看!”欧阳昕远建议道。

“嗯!”所有人朝八宝所指方向跑去。

跑过转角处,的队员们看到了一扇高大的窗户。窗外漆黑的夜幕上悬挂着一轮明月,银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在地上投下窗格的影子。

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木质窗格的高大窗户紧闭,一丝风都透不进。不可能有任何人从里面出去。

“什么都没有,哪里来的幽灵啊!八宝你是不是太害怕出现幻觉了?”姚若叶转过身,曲起食指敲了敲八宝的脑袋。

“我……我……”八宝伸出像藕般白皙圆润的手,抱住被敲疼的脑袋,泪眼汪汪地望着姚若叶。

“八宝看到的可能是月光的影子吧!”欧阳昕远指了指窗外那轮皓月在乌云后忽隐忽现,地面上的影子也随着乌云的流动变幻起伏着,仿佛是幽灵在起舞。

“哈哈……八宝,你的胆子也够小的!”姚若叶伸出手,拍了拍八宝的头顶。

“我……我感觉到了!”八宝倏地睁眼睛,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惊恐。他整个人僵直不动,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似的。

“感觉到什么了?”姚若叶、欧阳昕远和景夜莲三人异口同声道。

“……梦……魇……”他的脸色苍白,娇小的嘴唇微微颤抖着,那两个字仿佛是个可怕的魔咒,倾尽了他所有的勇气才吐露出来。

梦魇!

“梦魇在哪里?”姚若叶半蹲下身子,抓着八宝娇小的肩头,焦急地问道。一想到被吞噬掉灵魂的爸爸妈妈,姚若叶的怒火就抑制不住地蹿上心头,而现在,可恶的梦魇竟然又三番五次地袭击无辜的学生!想到方小茉紧闭着的眼睛、苍白的脸,还有其他变成植物人的学生,姚若叶简直就要小宇宙爆发,浑身充满了力量。

“那个不寻常的气息……”八宝拼命地摇着圆鼓鼓的脑袋,仿佛是雷达侦探器一般,感知着荡漾在空气中不被寻常人察觉的气息。一阵摇头晃脑之后,八宝忽然扭过头,指向楼道西北角的方向,肯定地表示:“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

“快走!一定要赶在袭击学生之前抓住它!”欧阳昕远飞奔追了过去。

所有人也都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大家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不能再让更多的学生遇害!

3

楼道的西北侧有四个房间,分别是211、213、215和217宿舍。四间宿舍的门都紧闭着,房内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八宝,是哪间?”姚若叶扭过头,焦急地问道。

八宝侧过头,在一间一间房门口,摇头晃脑,感知气息……直到八宝头顶上冒出了星星。

突然,八宝指着213房间叫道:“这间!”

欧阳昕远立刻伸出手扭动门把手,可是门从里面反锁了,他抬起头对景夜莲说:“撞门!”

大家齐心协力用劲撞向门板,1,2,3!

坚固的门板在精英队员们的共同撞击下,很快就不堪一击。就在门被撞开的那一瞬间,有一个蓝色的影子从门里飘了出来,掠过每个队员,队员们只感觉到脸上有一阵凉风拂过,等反应过来,已经被那个蓝色的影子从中间穿过,一路朝楼道深处飘去。那个影子就像是蔚蓝色的海水凝聚而成,在幽暗的楼道中散发着半透明的荧荧蓝光。影子的身体悬浮在半空,双脚不接触地面也能迅速移动,就像是幽灵漂浮一般。

“不要让它逃了!”姚若叶大叫着追了上去。

“八宝,你留下来去看看里面的学生。”欧阳昕远和景夜莲也一起追了上去。

梦魇一路逃窜,姚若叶等三人紧追不舍,最后把梦魇逼到了走廊尽头,眼看着梦魇进入了死胡同,很有可能束手就擒之时,一束银色的光突然从边上闪了出来,硬生生地挡在了姚若叶等人的面前。

不长的宿舍走廊上,尽头处是已基本被逼入绝境的梦魇,另一边是紧追不舍的姚若叶和队员们,中间隔着那束银色的光。

半路杀出个不速之客,队员们警惕地盯着面前拦住他们追捕梦魇去路的那道光。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穿着黑色制服的少年,少年的左手臂上缠绕着一把银色的长软剑,剑身长一尺,薄如蝉翼,就像一根银色的缎带。虽然是件很柔美的武器,可是剑身却散发着凌厉的光芒,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

是敌是友?!

欧阳昕远和景夜莲眯起眼睛,防备地望着面前的陌生少年,心里不敢松懈一丝一毫。追捕梦魇中又碰到如此棘手的人物,他们不禁皱了皱眉。

嗖——

少年从左手臂上抽出银色长软剑,剑身反射出的银色光芒倒映在他的眉间,那两道飞扬如鬓的剑眉英气逼人。他整个人就像武侠小说中的人物一般俊美帅气,令人目眩神迷。

怎么,难道他和梦魇是一伙的,如果是敌,绝对不会放过你!

欧阳昕远和景夜莲也伸出手,暗暗地探向自己的武器,做好迎战的准备!

“等等,你……怎么是你!”

姚若叶定睛一看,竟然发现挡在眼前的少年是——

冷猎?!

怎么会是冷猎?他怎么会出现在抓捕梦魇现场,而且手里拿着武器,挡住我们的去路,他究竟想干吗?

冷猎斜眼扫了她一眼,一抹奇异的笑容挂在他的嘴角,他一句话也没有说,突然手持着长软剑朝梦魇刺去!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措手不及。只见冷猎手中的长剑在空中飞快地掠过,径直朝着走廊尽头的梦魇刺去。梦魇奋力抵挡,长剑在空中急转直下,一个回旋,又开始第二次进攻……

冷猎对梦魇的攻势一波接着一波,每一招都又快又狠又致命!梦魇渐渐开始招架不住,慌乱地四处躲闪,眨眼间身上就多出了好几道伤口!那一道道伤口处流出的是半透明的蓝色液体,就像是稀释得很稀薄的蓝色药水。

一旁,欧阳昕远他们看得目瞪口呆,不行!再这样下去梦魇会被冷猎杀掉的!而队长布置的任务是活捉梦魇!

欧阳昕远才反应过来,他从腰间抽出一根银色的棍子,只见手腕轻轻一转,手里的银棍“嗖”地伸展开来,大约有两尺长。棍身缠绕着一条祥龙,模样栩栩如生,呼之欲出。

“住手……它是我们的!”欧阳昕远大喝了一声,手持着银棍冲了上去。他右手反转,银棍“嗖”地从他手中飞了出去,截住了冷猎向梦魇刺去的剑。

“叮”的一声电光石火,冷猎的剑从银棍上弹了出去。

“退开!的废物们,不要碍手碍脚。”冷猎的瞳仁轻轻一斜,冷冷地睨了欧阳昕远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厌恶和不耐烦。

“你说谁是废物?你快住手,我们要活捉梦魇!”欧阳昕远的怒火一下子被燃起。

“梦魇怎么能够让你们这群白痴队员抓到,哼,绝对不行!”冷猎非但没有住手,更加重了对梦魇的攻击。

“你……不要太嚣张!梦魇是我们的!”欧阳昕远捏紧了手里的银棍,瞪着冷猎咬牙切齿地警告道。湖绿色的瞳仁里燃起了两簇愤怒的火苗。

“只会叫嚣和碍手碍脚的废物!”冷猎在半空中用力挥了下长软剑,幻化成银色缎带,在半空划出一道华美的弧线,继续朝梦魇飞去……

“你,住手!”欧阳昕远扔出银棍,企图挡住向梦魇飞出的软剑。

……

“夜莲哥、若叶……怎么办啊?”八宝伸出小手,扯了扯站在一旁发呆的姚若叶和景夜莲。

“啊——”姚若叶猛然惊醒,看到冷猎和的队友起了争执,连忙朝冷猎大喊:“冷猎,活捉梦魇,我们要活捉,不要打了……”

“哼,我是不会让你们抓到梦魇的……”空中传来冷猎坚决的声音,他望着攻势越来越猛的队员,目光骤然一凛。

冷猎挥起缎带般的软剑,以极快的速度飞速挥舞,银色绸带逐渐缠绕聚集,汇聚成一团银色的光芒,遮蔽了所有人的眼睛……

瞬间,姚若叶他们感觉到完全看不清眼前的一切,隐约只剩银色光点依稀闪烁……

……

走廊尽头,遍体鳞伤的梦魇趁乱逃窜,消失在了夜色中。

……

“啊,刚才怎么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现在好了……”

“梦魇,对了,快抓梦魇。”

“啊,梦魇不见了!”

“我说过,梦魇绝对不能让你们抓到,就算放跑它,也不能让它落入你们手里……”冷猎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

“该死的,你竟然敢放跑梦魇,可恶……”欧阳昕远冲上前,拔出银棍朝冷猎飞去。

冷猎敏捷地一转身,躲了过去,“就算这次放跑它又怎么样,我冷猎一定会亲手抓住梦魇,不用你们这群废物……”

瞬间,冷猎挥出软剑,一道银光猛然闪现,耀眼光芒中,他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啊!”

太过分了!

一旁的姚若叶张大了“O”形嘴,惊讶地望着空空荡荡的走廊,简直不敢相信。

冷猎竟然放跑了作恶多端的梦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4

第二天清晨。

阳光穿破缭绕在山顶上的浓浓雾气,丝丝缕缕照射进七星学院。高大的古树和绿油油的草地在阳光下一点点复苏。七星学院内七栋年代久远的建筑,在雾气中散发着温润的光泽,就像是一个个饱经风霜却风采依旧的老者。

学生们抱着课本从摇光楼里陆陆续续地走出来,新的一天就此展开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开阳楼前面的一片草地上却蹲着三个可怜的人——欧阳昕远、景夜莲和八宝。此时他们三人正扎着马步,两手拎着水桶,水桶里的水装得满满的,稍微晃一下就会有水从里面溢出来。除了这些,他们屁股正下方的草地上还插着三根点燃的香,要是一不留神晃一下身子,那么他们的屁股可要遭殃了!

“玩忽职守,致使梦魇逃脱,全体受罚!”泽玖澜扫了三人一眼,疾言厉色地说道。

“队长,昨天的事情不能怪他们……是……是冷猎突然冲了出来,所以才……”姚若叶努力地解释着。说着说着,原本低着头站在一旁的她,忽然冲到了三人旁边也扎起了马步。

“姚若叶,你这是干什么?”泽玖澜皱了皱眉头。

“队长,昨天我也参与了行动,我也应该受罚……”

泽玖澜原本冰冷严肃的面庞上掠过一丝暖意,稍稍融化了冰冻的神情。

不过……

“雪华,你看着他们,所有人扎马步六小时才准离开!”泽玖澜转过头,对站在身边的雪华冷冷吩咐道。

“是,队长。”雪华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呜呜呜……我昨天什么也没干,为什么也要受罚啊……呜呜呜……”待泽玖澜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树林深处后,八宝才哭丧着脸抱怨道。他瘦小的胳膊拎着巨大的水桶,两条短小的腿早就抖得像风中的落叶。

“对不起,若叶、八宝,是我连累了你们。”欧阳昕远抿了抿因为缺水而像枯萎的花瓣般的嘴唇,内疚地道歉。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姚若叶努力扎稳马步,因为吃力额头沁出了一大片细蜜的汗珠。

昨天冷猎半路杀了出来,结果害得梦魇逃跑,姚若叶想了一夜,也没有个头绪。

冷猎为什么那么讨厌呢?姚若叶头顶全是问号……

“那个冷猎到底是什么人?突然就冲出来抢我们的任务!”想到害他们扎马步的罪魁祸首,八宝气愤难平。他的小脸已经涨得像只番茄,刘海完全被汗水濡湿了。

“你们说的是冷猎?”在一边听着他们谈话的雪华突然脸色一变,转过身惊讶地问道。

“是啊,就是那个叫冷猎的,要不是他我们早抓到梦魇了!”八宝嘟起像樱桃般可爱娇小的嘴唇,气鼓鼓地说。

“你认识冷猎吗,雪华姐?”姚若叶那双像水晶般清澈透明的眼睛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冷猎……”雪华的脸色一下子有些苍白,她轻蹙着细长的柳眉,欲言又止。

“雪华姐,有印象吗?他的功夫也很厉害呢,不像是普通人。”

“是啊,冷猎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那么针对呢?”

姚若叶和欧阳昕远他们的问题就像是肥皂泡沫似的一个个接连不断地冒出来。

雪华望着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表情有些僵硬,额头甚至冒出了汗珠。她只一个劲地重复说:“他是个危险人物,千万不要靠近,不要靠近……”

“什么,危险人物,不像啊,不可能吧?”姚若叶惊讶地表示怀疑。

“若叶,我提醒你,对于,他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所以你想成为的队员,就必须和他保持距离!”

“可是……”

“姚若叶!你记住,要牢牢记住!”

“但是为什么呢……”

雪华看着姚若叶满脸的疑惑,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好吧,我只能告诉你。冷猎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他曾经也是的队员之一!他是当时年纪最小的一名队员。可却是成绩最优秀的一个。”

“什……什么……你是说,他居然曾经是……的队员?!而且还那么厉害!”姚若叶手中提着的两桶水瞬间跌落到地上,溅了周围同伴一身。

她怔怔地看着说出这一切的雪华,嘴变成了夸张的“O”形。天啊,姚若叶怎么都无法相信那么痛恨的冷猎居然曾经也是的队员!

欧阳昕远、景夜莲和八宝三人也非常惊讶,一个个下巴落地。

雪华点了点头,继续说:“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入队时冷猎已经离开了,所以不知道冷猎为什么会离开,而且又那么讨厌,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的队员,绝对不允许和冷猎有任何瓜葛。”

……

可是一旁的姚若叶似乎没有听到雪华后来的叮嘱,她反复回忆过去和冷猎相处的种种情形,想到冷猎变得越来越神秘,她的心里就无法平静。

冷猎,到底你身上藏着怎样的秘密呢?你真的是个危险人物吗?

5

夜幕降临,雪华的话还一直盘踞在姚若叶的脑海里,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都睡不着。

不行,冷猎的秘密已经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了姚若叶的心头,似乎一天不搬开,姚若叶就不能顺畅呼吸。

“嗨!”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干等在这里怎么可能解开秘密呢,最好的方法是……

偷偷地,悄悄地,暗暗地……跟踪!

五分钟后。

姚若叶来到学生宿舍楼下,记得冷猎曾经告诉过她自己住303,让她常来找自己……

天哪,我姚若叶从来没想过跟踪这样一个平时没正经,有些时候却特别严肃认真的人呢。好吧,就让我姚若叶来解开你背后深藏的秘密吧。

姚若叶就像一个梁上君子“蹭蹭蹭”爬上了303房间的窗台。她蹲在窗台上,确定里面没人后悄悄推开窗子跳了进去。

没错,这正是冷猎的房间!

要想了解一个人先要从了解他的东西做起,姚若叶就是这么认为的。

她趁着冷猎还没回来,立刻学着侦探的样子,开始四处寻找蛛丝马迹。

靠窗的写字台!里面除了几本书什么都没有……

冷猎的柜子!除了几件休闲服和一套制服等日常换洗内衣袜子外什么都没有……

姚若叶郁闷地摸了摸下巴,又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在枕头和床下仔细摸索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这家伙不写什么书信和日记吗?都不藏什么东西的吗?怎么什么特别的东西都没有?

姚若叶找得满头大汗,她瘫坐在椅子上,木然地注视着对面的床,感到有些灰心。

忽然,床上某个地方似乎有一点亮光闪了一下,刺到了姚若叶的眼睛。

是什么东西这么闪眼?

到床上翻来覆去一番细看,最后在枕头下找到了闪光点,竟然是一根项链!

哇,好漂亮精致的项链啊!姚若叶拿起那根项链,放在手心里仔细打量。

银色心形项链,虽然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却依然散发着难以遮蔽的光泽。

姚若叶轻轻掰开吊坠,刹时一张年轻美丽的脸映入了姚若叶的眼帘。

照片上的少女非常漂亮,十七八岁的年纪。长长的秀发如真丝般光滑,精致的五官就像雕刻出来似的完美,美丽的眼睛如水般透明温润,任谁看了都会对她倾心仰慕。

她是谁?为什么冷猎会把她的照片放在项链中?从来没有听到冷猎提到过她……

冷猎……你越来越神秘了,不过,凭我姚若叶,一定能够调查清楚!

“嘎吱”。

忽然,房间的门锁传来转动的声音!

有人来了!

姚若叶暗叫不好,连忙把项链塞回了枕头底下,自己赶快翻出了窗子,又轻轻地把窗户关好。

窗户关上的那一瞬间,房门被打开,冷猎拿着足球走了进来。他的校服外套随意地搭在肩膀上,刘海被汗水完全濡湿了,凌乱地纠结在一起。

卫生间里不一会儿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像长臂猿般吊在窗外的姚若叶暗暗松了口气。呵呵。幸好他去洗澡了。

于是她爬上了窗台,纵身一跃跳到了窗沿上,像蝙蝠一样从窗沿上倒吊下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屋里看。这样冷猎就发现不了自己了吧。

没多久冷猎冲完澡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他的身上只围了一条白色的浴巾,模特般完美的身材,正好是黄金比例,结实的肌肉,每一根线条都是那么硬朗,洁白无瑕的肌肤如白玉般光洁。

姚若叶看到冷猎只围了一条浴巾,整张脸就像是被扔进了沸腾锅里的螃蟹,一下子连耳朵根子都红遍了!她死死地闭上眼睛,整颗心怦怦乱跳。

砰——

就在姚若叶犹豫要不要睁开眼睛时,她听到了一声关门声。

咦?!顾不得犹豫,姚若叶立刻睁开眼睛,房间内已经没了冷猎的身影!

这家伙又出去了?

姚若叶赶紧翻进窗户,冲到门边,悄悄地打开一条缝隙朝外张望。只见冷猎已经换上了制服,正朝楼道尽头的楼梯口走去,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楼梯口。

这么晚了他还要去哪里?

姚若叶疑惑地朝楼道上张望,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此时夜已经完全黑了,窗外悬挂着硕大的圆月。今晚是满月,满月的夜晚总是透着些许诡异。月盘周围雾气朦胧,那雾气就像是沥了血似的散发着猩红的光芒,仿佛要滴下血来。

姚若叶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的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她缩了缩肩膀,顺着楼梯一步步走下去。马上就要到门禁时间了,学生们都待在自己房间中,楼道和楼梯上没有一个人,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窗外刮起风,枝叶在风中摇曳起来,在楼梯上投下扭曲的影子,仿佛是妖魔在欢欣起舞。

“冷猎?”姚若叶叫着冷猎的名字。她此时已经无心跟踪了,只想他能立刻出现,帮她驱除心中的恐惧。

可是回应她的依旧是一阵令人窒息的寂静,静得令人发慌。

楼道内万籁俱寂,窗外弥漫的红色雾气仿佛是鬼魅在狂舞,暧昧地缠绕着惨白的满月。夜幕深邃得仿佛是能吸纳一切生命的黑洞。

“……啊……是个晚上不睡觉偷溜出来的小孩啊……”

倏地,一个冰冷潮湿如同爬虫动物发出来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姚若叶猛然回过头,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蓝色幽光的半透明的女人站在她身后。它盯着姚若叶,双眼在夜色中散发着猩红的光芒,长长的滑腻的舌头舔着下唇,仿佛正在打量一只可口的猎物。

梦魇!

姚若叶瞪大了眼睛,因为过分震惊心脏漏跳了一拍。她一动不动地盯着面前的梦魇,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似的。她的瞳孔撑到极致,在瞳孔的深处是如黑夜般能吞噬一切的恐惧。

“……呵呵……不要害怕……过来……”梦魇朝她伸出手,那只半透明的手仿佛是海水凝聚而成的,在月华下流动着冰蓝色的光泽。

“不要!”姚若叶猛然惊醒,她举起单薄的拳头,摆出防卫的姿势,眯起眼睛警惕地盯着梦魇,“受死吧——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任何人!”

“呵呵呵呵……真是个不乖的小孩……”梦魇仰起头笑了起来,仿佛在嘲笑一只无力挣扎的耗子似的。那冰冷滑腻的笑声在夜里如同鬼魅的哭声,令人毛骨悚然。

“有什么好笑的,我要消灭你,为爸爸妈妈报仇!”姚若叶全身燃起怒火,她使尽全身力气,向梦魇攻击。

可是那梦魇的速度比她想象中要快很多倍,它就像一道闪电似的眨眼间就闪到了她的背后!

姚若叶无法置信地睁大眼睛,她连忙转过身,梦魇却不知所踪!空荡荡的楼道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刚才那只梦魇已经像幻觉般完全消失了。

哪里去了?

姚若叶眯起眼睛,借着窗外的月华带来的诡异光亮,在幽暗的楼道上寻找着梦魇的身影。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