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野猫王子变身记
  4. 第五章 同一屋檐下

第五章 同一屋檐下

作者:

1

“小朵,妈妈因为拍电影要去外国半年。”

我正坐在床上看八卦杂志,老妈敷着雪白的面膜,穿着大红色真丝睡衣推门而入,告诉了我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

老妈出国半年,而且这半年里不会回来!耶!我终于自由了,这对我来说可是天大的好消息!举国同庆!万众欢呼!

我捧着老妈的手,装作肝肠寸断地说:“老妈,为了你的演义事业,我全力支持你。去吧!不用犹豫!”

“小朵!妈妈从来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懂事,真不辜负我这些年来的含辛茹苦。”老妈抹了把眼泪抬起头说,“不过妈妈也不是那么糊涂的人,一切我都打点好了,明天开始你就住到伊家去。”

“什么!”我从床上跳了起来,“住伊家!”

“对啊,是伊伯伯提出的,他跟妈妈一起去外国拍戏,家里只剩下他两个儿子,你们住一起可以互相照顾!”老妈笑吟吟地说,引发她脸上的面膜开始龟裂。

“我才不要!我还没嫁人呢,哪有老妈让自己女儿和陌生男人住一起的!”

“陌生男人?”老妈挑起了眉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你们是同班同学,而且上次晚宴上看你和他家两个儿子的关系可不是能用陌生两字来形容的哦!”

“什么意思!”

“好了!就这样说定了,你早点睡,明天就要搬去车家了。”老妈说完就“嗖”的一声跑出房间。

……

整个晚上我都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明天开始就要和伊修哲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个假面冰山王子!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浮现……

伊修哲穿着白色蕾丝的王子装,让人脸红心跳……而我则羞答答地端着牛奶跑到伊修哲房间。

“修哲,你要不要睡觉前喝牛奶?”

“牛奶?我最喜欢了,谢谢你小朵,你对我太好了!”伊修哲在我面颊上亲了一下。

我羞答答的低着头,把牛奶递给他:“修哲,喝牛奶!”

“小朵给我热的牛奶哦,我太喜欢了!”伊修哲一口气喝完整杯牛奶然后扔开杯子拉起我的手。

我的心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忙握住伊修哲的手,伊修哲美丽的眸子深情地望着我,我回望着他。背景瞬间变成了粉红色,红玫瑰在我们周围竞相开放——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修哲——”

“在玩什么啊!怎么不叫我!”突然李宇赫的声音瞬间瓦解了所有气氛。

玫瑰凋谢,粉红的泡泡“砰砰”破碎。

我们睁开眼杀气腾腾地瞪着李宇赫,他咧着嘴笑得像狐狸:“来!我们三个人一起玩!”

他大笑着邪恶的脸离我越来越近。

“哇——”我大叫一声从床上坐起来。

“呼——呼——”原来只是幻觉,我想我一定已经疯掉了,明明迷伊修哲迷得要死,为什么李宇赫在我脑海里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他好像盘踞在我心里的某一个地方,深深地扎了根……

“死丫头!快起来,不要睡了!”老妈的噪音一早就扰人清梦。

“老妈,今天是星期六,你不要来吵我!”我闭着眼睛用被子捂住脑袋。

老妈一把扯掉我的被子,在我的耳边发挥功力深厚的狮子吼:“死丫头还不快起来!”

我被吼得双眼失明、耳朵失聪,半晌没反应过来。

“快穿衣服,跟伊伯伯说好早上就把你送过去!”

“什么,我不要啊!”

可是老妈根本不顾我的抗议,把我丢上了车呼啸一声疾飞伊家。我拍着车窗叫得惨绝人寰,不要啊——

随着“吱——”的一声,我家的“老爷车”在伊家别墅前停下,老妈把我拉下了车。只见伊大叔早就带着用人站在门口热烈迎接我们。

“来了啊!”伊大叔笑吟吟地走上前。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弯腰叫了声,“伊伯伯好!”

走进客厅,伊家两兄弟杵在一边,互相用眼神抨击。看到我们进来反应截然不同,李宇赫看到我立刻像只小狗般“哈”过来,伊修哲则很有风度地慢慢走过来。

“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了,宇赫、修哲你们要好好照顾小朵!”伊大叔严肃地说。

“当然了,我不会亏待我的小跟班的!”李宇赫一把揽着我的脖子,对我咧着嘴笑。

我满头黑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对了,还有件事我要宣布。”伊大叔又说,“这段时间用人全都请假了,你们要自己照顾自己哦!”

“什么!”我们三个异口同声。我仿佛看见用人全卷了铺盖,踮着脚尖悄悄离开。

“就当是磨练吧,我们走了!家里就拜托你们了,拜拜!”伊大叔说完就和老妈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听到头顶天空瞬间碎裂的声音,半年……我要和伊家两兄弟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而且还没有用人。这样惨绝人寰的事情他们都做得出来,那群用人好死不死地现在请假,而且是集体大请假,肯定不是巧合了。

我手里的行李滑落在地上,心里凉了半截——

2

偌大的房间里顿时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李宇赫坐在白色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对我了打了个响指:“去给我拿杯果汁!”

“为什么是我!”居然把我当用人使唤,当我好欺负啊!

“用人请假了,当然这些杂事都要你做喽!”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什么杂事,这是你自己的事!自己的事自己做你妈妈没有教你吗!”我朝他大吼,哼!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让我惊讶的是,他的脸色急转直下,刚才还笑嘻嘻的,一下子变得寒冷阴沉,没有说话,只是撇开脸默默地看着电视。

怎么了?被我吓到了,据我了解他不是这样的人啊,平常他肯定会用比我还响的声音回吼我。是不是吃错药了?

算了,不去管他了。我拖着行李上楼。既然来了这里就只好随遇而安了,不是说什么“既来之则安之”吗?

这时伊修哲跟了上来,拿过我手里的行李说:“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

昨晚的梦境又浮现在我脑海里,伊修哲真是太温柔了!虽然他说过的要对我负责,但我根本就没有当真,毕竟他可是全校女生的王子哦,不过,他一定要这么做的话……嘻嘻……我就暂时先享受起来吧!

我点点头跟着伊修哲走上楼梯,该死,我这时竟然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李宇赫,哇哇!难道我看他脸色看上瘾了么?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转过头来看我们,我的心里涌起一阵失落……不过一跨进我的房间,刚才的奇怪心理就完全无影无踪了!

哇噻!房间好大,是我原来房间的两倍,拥有坠着蕾丝纱帘的公主床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而且四面墙壁都是粉红色,看来车大叔真是煞费苦心啊!

“哇哇哇!”我冲到雕花的白色衣橱前东摸摸西摸摸,真漂亮,摸起来手感也特别光滑,真是幸福死了!突然又瞥到地上的粉红色的地毯,我大叫着跑过去,用脸贴在上面蹭啊蹭。好柔软好舒服!

“这是什么毛的?”我抱着地毯问。

“兔子毛。”伊修哲看着我愣愣地说。

“兔子毛,我最喜欢了!”我躺在我的兔子毛地毯上打滚。

伊修哲张大嘴巴望着我,下巴一下子掉在了地板上,我总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站了起来,拉拉衣服,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整理行李。要死!夏小朵,你这个大笨蛋,居然这么得意忘形,这下糗大了!

“呃……那我先下去了,等你整理好下来吃午饭。”伊修哲回过身来,转身下楼了。

我顿时松了口气,刚才真是丢脸死了,夏小朵,你真是没见过世面!我狠狠地扯了扯自己的脸蛋,好让自己情形一点。

整理好行李已经中午十二点了,肚子咕噜咕噜地抗议我忽略了它的需求。摸着早已瘪瘪的肚子,我走下楼梯,看到伊修哲和李宇赫坐在沙发的两个极端,冷着脸看电视。

汗!他们是在打乒乓吗,离那么远。上辈子是不是天敌啊?我怎么总是感觉他们像是有深仇大恨似的?不过这可能是别人的私事,我还有……有机会再打听吧!可是他们的感情实在是不太好,不,应该是很差……还是用差到极点来形容最贴切,唉……

“肚子饿了,吃饭吧。”我懒懒道。

“好,叫用人……”李宇赫刚说到“用人”就生生地就把后面几个字吞进肚子里去了。

晕,哪来的用人啊!原来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意识到要自己做饭!哇!肚子更饿了——

这时伊修哲站了起来:“那我们自己做吧。”

哇!伊王子居然要亲自下橱,果然是完美的化身,现代新新好男人,不仅上得了厅堂还下得了厨房,万岁!

我用炽热的眼神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

伊修哲走向厨房,多管闲事的我和好奇的李宇赫也跟了上去。

不知道伊王子挥舞起锅铲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和他吃饭一样优雅呢?

但现实让我的梦想迅速破灭。只见伊修哲拿着菜刀对着一根胡萝卜“噼噼啪啪”就是一通乱砍,那杀气腾腾的表情就像是鬼面罗煞,吓得我和李宇赫抱在一起抖得像筛糠。

“呼——”伊修哲吐了口气,放下菜刀,还满有武士练完武把刀插回刀鞘的感觉。

不过看了眼料理板我们立刻石化,那上面只剩下两三块形状丑陋的萝卜,其余的全搬了家,飞得厨房里到处都是。汗!

“哼!”李宇赫冷笑了一下,走过去抢过菜刀,拿起一颗滚圆硕大的卷心菜,“还是看我的吧!”

然后气势磅礴地大喊一声“哈!”手起刀落,“啪”的一下卷心菜从中间分成了两半。李宇赫放下菜刀抛给我们一个胜利的眼神。

伊修哲额头挂着一滴汗指着卷心菜大声说:“你当是切西瓜啊,切成两半就可以了吗?!”

李宇赫望着料理板傻傻地问:“怎么?放到锅里的时候它不会自动分开吗?”

我突然有一种十分无力的感觉,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啊?这两个人估计连一个蛋都没有煎过,身为有钱人到底是种幸福还是不幸啊?

“算了,反正菜吃到肚子里什么形状都不知道了,我们随便煮煮就好了。”伊修哲说出了很有哲理的话,然后拿出锅子,起火把那切成两半的卷心菜和孤零零的几块萝卜丢了进去。

“你放油了没有?”我问。

“油?”伊修哲不解地望着我,“要放油吗?”说着拿起一边的橄榄油洒了进去,却不小心倒在了锅子外延往,于是一瞬间火花四窜。

“着火啦!”我捂着脸大叫,天哪!今天我们不会葬身火海吧!炒菜也能把自己烧死,传出去可是要让人笑掉大牙的。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立刻拿起一边的菜往锅子那里丢。灭火灭火!

“白痴!那么大火,你还朝里面丢东西!”一旁的李宇赫一把拉开我,拿起灭火器就直喷向大火。熊熊大火瞬间被熄灭了。

“咳咳咳——”屋子里烟雾腾腾,我用力赶着浓烟,还好有惊无险,不幸中的万幸。

可是等到浓烟散去,锅子里只剩下黑糊糊的一堆焦碳。

伊修哲和李宇赫面面相觑,我叹了口气摇摇头说:“还是看我这个特级厨师来给你们做一道中华最顶级的料理吧!”

“中华最顶级的料理?”两人无法置信地望着我。

我忽略他们错愕的目光,把锅洗干净后,打蛋、放油,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连我都佩服自己,不但人长得漂亮可爱,做起家事来也是又快又好,简直就是人见人爱的典范!

我把我的顶级料理装满三个盘子,端到他俩面前。他们指着盘子下巴落地:“不就是蛋炒饭吗?什么顶级料理啊——”

“你们不要小看了蛋炒饭,这里面学问可大着呢!要炒好蛋炒饭不但要让饭粒粒粒分开,而且每粒都要包裹着蛋,一道顶级蛋炒饭就是要看上去金灿灿、闪闪发光,闻上去香味诱人!只有特级厨师的水平才能做出这样水准的蛋炒饭,这可是料理界最顶级的料理!”我握着双拳讲得慷慨激昂、口沫四溅。

“真有这么好吃吗?”李宇赫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拿起调羹吃了一口立刻吐出来,愤愤地说:“好咸,什么顶级料理啊,顶级难吃还差不多!”

我生气地舀一口,居然说我的料理“顶级难吃”,哼,过分!我“啊唔”一口吞下,救命啊!咸死了!我立刻吐了出来,十分泄气地放下调羹。

“其实还好啦。”这时伊修哲却拿起调羹,一口接一口地吃着我做的蛋炒饭,居然还十分享受的样子。

“修哲,你不用勉强的。”看着他吃那么难吃的蛋炒饭,除了愧疚我的心里顿时暖暖的。

“是,是啊,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还是可以吃的!呵呵!”李宇赫瞥了一眼伊修哲,突然端起蛋炒饭狼吞虎咽。

“我……”他们是怕我难过,才硬着头皮吃的吧。好感动!

我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要学做菜!凭我夏小朵的智商,这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嘛!

3

吃完中饭我们坐在客厅看电视,伊修哲和李宇赫还是坐在沙发的两个极端,汗!不过也好,中间的位置好宽敞,不但可以坐还可以躺,哈哈,舒服——

电视节目结束前主持人提出了有奖竞猜的题目“人体最大的细胞是什么?1卵细胞2脑细胞3淋巴细胞。请大家把正确答案用手机发送到8888,答对的观众我们会进行抽奖,奖品是价值两千元的旅游招待卷三张!”

“答案是3!”我拿起手机准备发送。

“不对!是2啦!”李宇赫一把抢过我的手机。

“笨蛋!是1!”伊修哲从他手里夺过手机。

“什么!你说我是笨蛋!你才是笨蛋,所以你的脑细胞才那么小!”李宇赫跳了起来指着他大骂。

伊修哲满头黑线:“笨不笨和脑细胞大小有什么关系,你这个肌肉男。”

“你骂我肌肉男!你这个孔雀男!”

……

两个人又大吵起来,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拿过我亲爱的粉红色HelloKitty手机发送了伊修哲的答案,他得过那么多第一肯定不是盖的,我还是相信他好了。

“你们别吵了,修哲,我发好了!发了你的答案!”我没大脑地笑着扬了扬手机。

“什么!你这个吃里爬外的家伙!”李宇赫突然像只喷火龙一样冲了过来,伸手就要抢我的手机,我四处闪躲。

“浑蛋!把手机给我,我要发我的答案!”

“不给!”我站在沙发上高举着手机,得意地向他抬起下巴,嘻嘻笑着。

李宇赫突然停了下来,望着我呵呵傻笑,脸竟然……红彤彤的。不对,他脸红得有点不自然,眼神也有点不自然,好像藏着让我心慌的东西。

这时,刚才还好好的伊修哲突然猛咳起来,我跳下沙发爬在他身边:“修哲,你不舒服吗?”

“还,还好……”他抬起头,表情有点虚弱无力,眼中水气氤氲,额头冷汗直流。

天,怎么突然冷汗流成这样:“你哪里不舒服?”

“我……”伊修哲突然捂着嘴巴冲进了卫生间。

“修哲!”我立刻跟了上去,只见他趴在马桶边吐得淅沥哗啦,抓着马桶边缘的手指泛白,背脊颤抖。看他痛苦的样子我顿时慌乱的不知所措。

“咳,咳……”他又吐又咳,身子摇摇晃晃的。我立刻上前扶住他,一手抚着他,帮他顺气。

“漱漱口吧。”我倒了杯水给他,他接过去,趴在洗手台边,镜子里映出的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呜呜呜……伊修哲一定是因为吃了那盘超咸的蛋炒饭吃坏肚子了,我怎么对得起他啊……呜呜呜……我把他害惨了。

好不容易吐完,伊修哲摇摇欲坠,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我立刻扶起他说:“到床上去休息吧。”

他倒很配合,乖乖地任由我扶他回了自己房间。一直跟在我旁边的李宇赫冷冷地哼了一声:“吃蛋炒饭也会吐,这是娇弱得像朵花!”

我没有去搭理他,谁知道他又在生什么气。

我扶伊修哲上了床,帮他盖好被子。他闭着眼安静地躺着,呼吸很轻,脸因为生病而绯红,睫毛湿湿的,让人看了心疼。我帮他捋开碰到眼睛的刘海:“修哲,你先睡一会儿,我去找肠胃药。”

伊修哲睁开朦胧的双眼,轻轻地点了点头。

吃过药后,伊修哲沉沉地睡着了,但是眉毛总是紧锁,好像睡得并不安稳。

我不由得狠狠责怪自己,自己做蛋炒饭很失败就算了,为什么还让伊修哲吃呢,真是害人!为了补救,我决定给他煮一锅香香的爱心粥。

见我就一头扎进厨房,李宇赫始终臭着张脸站在一边:“你对那只死孔雀那么好干什么!”

“你不要在一边说风凉话了好不好,修哲生病了唉!你还过来不帮忙!”我拿出小锅放了一些洗干净的米,倒上水,又放了些冰糖和菊花瓣。

“我不要!”李宇赫突然大声说。

“不要什么?”

“不要你对他那么好!”李宇赫一步跨到我身边,对着我的耳朵大吼一通,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转身走掉了。

粥炖起来很慢,我打了个哈欠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准备小睡一会儿。李宇赫则始终臭着一张脸坐在一边。不去管他了,有时就该冷冷他,没想到这个霸道的人还会像小孩子一样撒娇。好可爱哦!嘿嘿!

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半梦半醒时我忽然闻到了一股焦味,由于先前受过小型“火灾”的刺激,我的大脑直接做出反应,大叫一声:“着火啦!”然后就快速冲进厨房,也在沙发上睡得糊里糊涂的李宇赫被我吓得从沙发上滚了下来,然后跌跌撞撞地跟我跑了进去。

看着早已被煮干,黑糊糊的一锅粥,我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好稀薄。这个东西肯定是不能给伊修哲吃啦,我可不想再害死他。

“哈哈哈——”李宇赫在一旁捧腹大笑,“活该死孔雀不能喝到你亲手做的粥!”

他幸灾乐祸的表情还真是碍眼,我一脚踹开他,把糊掉的粥倒掉,又重新炖了一锅。这次我学乖了,就算再怎么无聊瞌睡虫再怎么来骚扰我,我依旧坚守阵地,打算扎营在厨房。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第二裹粥终于在千呼万唤下成功出炉。望着热腾腾香喷喷的白粥,我的口水都要流下了。忍住忍住!这可是我的“赔罪粥”哦。

“哇!好香!”李宇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洗好了一个调羹流着口水觊觎着我的粥。

我一把抱住锅子,死死守护:“这是给修哲喝的,你想都别想!”

“你干什么那么小气!”他嘟着嘴,眼睛瞪得铜铃大,“你干吗对他那么好,给我喝点有什么关系!”

“不行!”我抱着锅子,逃到伊修哲的房间。

4

伊修哲睡得并不塌实,满头大汗,眼皮也不断颤抖着,仿佛是梦魇纠缠着他。

真可怜——

我的母性大发,帮他擦去额头的汗轻轻地唤醒他。他幽幽地睁开眼,一双如水的眸子瞬间映入我眼帘,仿佛是雾气环绕的幽潭,美得那么不真切。生病使他的皮肤透着粉红色,刚出过汗的肌肤水汪汪的。伊王子为什么那么美,我激动得想流泪。

但是激动归激动,正事我还是没忘,我舀了一勺粥吹了吹:“修哲,先吃点东西再睡。”他的神情有点恍惚,没有说话,只是一口一口地吃着粥。

看着伊修哲虚弱的样子,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突然觉得他好可怜,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身边一直簇拥着太多的人,为什么他现在会显得这么孤单这么无助?

他喝了大半碗就摇摇头表示不要了,我放下碗扶他躺了回去,刚想离开就感觉衣服被拉住,我转过头发现修哲拉着我的衣角。

我的脸“刷”的一下变成了红苹果,难道……难道伊修哲要让我留下来?上一次明明是个意外,难道今天要往事重演?不管了!反正又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发烧的人可是会浑身发冷的,再说他生病全是我害的,我应该负责……只要,只要不让李宇赫那个小气鬼看到就好了!

想着想着,我的手渐渐伸到了衣领的第一个扣子处,犹豫着……

“小朵,你为什么脱外套……”忽然伊修哲虚弱的声音忽然传入了我的耳朵。

“呃……”我一时语塞,难道我会错意了?

我机械地干笑两声:“呵呵……呵呵,太热了呵呵……好热好热,你不觉得吗?”

伊修哲拉过我,他的手好烫:“能不能陪我一会儿?”

他两只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我,就像只可怜巴巴乞求主人疼的小狗,我又怎么能拒绝呢?我立刻握着他的手说:“好的,你安心睡吧,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他虚弱地笑了笑,生病让他看起来柔弱得像只小兔子,我趴在他的床边望着他,他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真让人心疼啊,伊修哲一直是那么高高在上的王子,闪闪发光的王子,可是今天的他好不一样,好像一直默默背负着许多许多……

橘黄色的夕阳透过白色纱帘倾斜进来,晚风就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拂过我的脸庞,四周寂静无声,伊修哲均匀的呼吸声在耳边仿佛就像是迷人的乐曲,我托着腮,望着他美伦美幻的睡脸……我突然想知道李宇赫那小子现在干什么,妈妈呀,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怎么又是他!我想我真的疯了!

第二天一早,伊修哲终于退烧了,下楼和我们一起吃早饭,李宇赫却一反常态,异常安静,我边倒牛奶边打量着他,他怎么了?只见他光喝牛奶也没吃盘子里的面包,脸色很苍白还微微泛青,头上还渗着细细的汗珠,怎么突然连胃口也不好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修哲,给你牛奶!”我只好调转方向把牛奶递给伊修哲。

“哼!”李宇赫皮笑肉不笑得扯了扯嘴角,“恶心!”

我立刻用杀人的目光对着他,“你说什么!什么恶心啊!”

他愤愤地说:“以你的智商,就不要想装温柔了!”

“你说谁智商低呢,你这个肌肉男!”

“什么!你也骂我肌肉男!你这个男人婆!”

“我这样的美少女哪里像男人婆了!”

“你脾气那么差,长得又丑当然是男人婆了,嫁不掉的男人婆!”

我扔开面包一把掐着他的脖子,陷入抓狂的边缘:“居然说我嫁不掉!你不想活了!”

他突然没有了声音,也没挣扎,我正纳闷,却看到他从椅子一下子滑了下来,我想托住他,却被他死死地压在了身下,呜——好重,我有被泰山压顶的感觉。

怎么回事?他怎么突然晕过去了,我顿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呜呜呜,李宇赫,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吓我啊,你千万不要有事……

“李宇赫你不要死啊!”我用力摇着他,希望他能突然扮个鬼脸,朝我咧嘴一笑。可惜,没有,我慌忙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原来是发烧了,伊修哲才刚恢复,李宇赫又发烧了,老天爷,你是不是在耍我啊——

5

“小朵,你会照顾我吧……”李宇赫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当然了,我是你的小跟班嘛。”我悉心帮他盖好被子,一直都很霸道的李宇赫现在虚弱地躺在床上,我忽然觉得他一直藏在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你昨天给修哲煮粥了,我也要。”李宇赫烧得神志不清居然还不忘撒娇。

“知道了!”为什么我这么劳碌命,才一到这个家就要连续照顾两个病人。昨天伊修哲让我觉得他很需要关心和帮助,可是今天,李宇赫病了,我却更紧张,甚至是一种茫然无措的慌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病得好重!

我快步走到厨房间煮粥,望着锅子里“突突”冒泡的白粥,一想到这锅粥是给李宇赫,我的心里居然也有点甜甜的幸福感,除了幸福还有点庆幸。庆幸他生病时我能陪在他身边,就像他总是陪在我身边,当我有危险时总是挺身而出,帮我解决一切困难……一直以来,虽然我和他不断吵吵闹闹,但他就像是我的保护神,只要他陪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他就像是个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只要默念他的名字,他就会随时随地立刻出现。

等到粥煮好,我端着粥来到李宇赫的床前,竟然有一点紧张,可能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虚弱的李宇赫吧,只见他半睁着眼,明明很疲倦却硬撑着不肯睡觉。

他一看到我,就立刻挣扎着坐起来,看着我盛粥。呵呵,我在心里偷笑,为什么觉得他越来越可爱了。

我笑了笑,舀了一勺粥,吹了两下喂给他,他张开嘴吃得很高兴,仿佛是什么人间美食似的,弄得我都以为自己的厨艺有多棒呢!

喝完粥,我到浴室里帮他拿毛巾擦嘴,却发现浴室里到处都湿淋淋的,怎么回事?就算他昨天晚上洗澡,也不会有怎么多水啊!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生病了……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冲出去大声质问他:“李宇赫,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什么?没有啊!”他明显在装傻。

“说!你别想骗我!”

“没什么,就是昨晚冲了一夜的凉……。”他缓缓地轻声说。

“什么?!”我惊讶地大叫,“你疯了是不是!”

他撇过脸,闷闷地说,“我才不是发疯呢?谁叫你只对修哲好,连分一碗粥给我都不肯!”

不知道为什么,温湿的眼泪一下子涌入我的眼眶,听他这么说我真的好心痛,他一直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好像天塌下来都无所谓,从来没体会到他竟然这么在乎我、需要我,昨天我好像真的太过分了,一直只想着享受他的保护,却从来没想过他的感受——

“对不起,可是你又何必把自己弄得生病呢?为这点小事值得吗?”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值得!当然值得!要不是我发烧了,你怎么可能这么细心地照顾我!”他笑得很开心,但因为生病看上去很没有精神,脸色也很憔悴。

“好了,不要说了,快喝粥吧,要凉掉了。”我的心里此时此刻早就一团乱麻。

他突然拉住我的手说:“能不能陪我?”

“嗯?”我瞪大了眼。

“你昨晚陪了修哲一夜吧?”

我点了点头,脸不自然地红了起来。

“那你也要陪我!”

“好吧。”好像他的任何要求,我已经无力拒绝了。

“那你坐到这里来。”他拍了拍床沿,两只眼睛紧紧地瞅着我。

我走了过去,在他床沿坐下。他立刻一把拉住我的手,紧紧攥在手心,生怕我突然走掉似的,“可不可以答应我,一直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

我望着他真挚的眼睛,他蹙起眉睁大了眼睛仔细观察着我脸上细微的变化,平时那么大大咧咧的人却小心翼翼地不敢催我。

“好啦,你睡吧,你睡的时候我答应你,一定会守在你旁边……”

“白痴!”他竟然嘟囔了一句,翻了个身不理我。

我抬了抬眉毛,搞什么啊!我都答应陪他了,为什么突然骂我!莫名其妙!心里的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我哼了一声,准备转身就走,可是一直滚烫的手一把抓住我,再也不肯放开。

我顿时一动不动,心里想藏着一千面小鼓,“咚咚咚”地敲个不停。不一会儿,他的呼吸就变得均匀,睡得那么安心。他的嘴紧紧地抿着,他的脸就好像是个天真的小孩,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回想起第一次见面,他在楼顶救下我,那桀骜不羁的背影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还有那次在大太阳底下,陪着我罚站,帮我挡着阳光,还有那句,“她一定要长发!”我也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默默地帮他掖了掖被子,仔细地打量着他:两条飞扬跋扈眉毛,眼角很细长,鼻子英挺,整张脸棱角分明,仿佛雕刻出来的希腊神像。

要死!为什么我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我脸红什么啊?还有为什么被他握着的那只手越来越烫还在流手汗,我不会是对他有感觉吧?夏小朵,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能喜欢他呢,你不是一直都喜欢的是伊王子吗?难道你想做脚踏两只船的花心大萝卜吗?!

我狠狠地骂了自己一通,心里这才觉得平静多了,停止了胡思乱想,疲倦很快向我袭来,我打了个哈欠趴在李宇赫床头睡着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