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野猫王子变身记
  4. 第六章 病床上的海岛

第六章 病床上的海岛

作者:

1

“哇!中了,中了!”我望着手机兴奋地大叫。上次的有奖问答我居然中奖了,好人有好报!我夏小朵果然是受上天庇护的!

“什么中了?”李宇赫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我身边。他经过我的悉心照顾,终于完全康复啦,现在又生龙活虎的了!

“上次电视节目的有奖问答啊!”

“哈哈!”他大笑一声,“我说我的答案没错吧!”

“啊……你忘了吗,我发的是修哲的答案。”我提醒他,估计他是发烧忘记了。

李宇赫瞬间石化,伊修哲在一边冷冷地笑了一声。

不过这些都影响不了我的心情,中奖是最让人开心的……又可以去旅游了!想想上次衰神附体的旅游就让我心痛,这次中将这是不是对我的补偿呢!我真是太幸运了!

“那我们三人一起去旅游吧!”我对着伊修哲说。

我的话立刻招来了李宇赫的白眼,只见他臭着一张脸说:“为什么他也要去!”

“因为这次能中奖多亏了修哲啊,要不是他的正确答案我们怎么可能中奖?”

“我不要!”

“那你不要去了!”我故意气他。

“想得美。”

……

“大家好!欢迎大家参加这次旅游!”导游小姐站在车头对着我们热情地说。

我望着窗外不断往后倒退的树木心里的雀跃之情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老天保佑,这次可不要再出什么状况了!我期待已久的浪漫旅游啊!我来了!最最最主要的是,还有伊修哲相伴,“浪漫”二字少了他怎么行呢?

我的脑海里开始策划着“浪漫旅游大作战”,那个……晚上要和伊修哲赏月亮,嘿嘿!到时候可以很自然地牵着他的手了,还有要和伊修哲一起到山间散步,哈哈!到时我可以假装扭到脚让他背我喽!哇哈哈哈——我真是冰雪聪明,太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了,夏小朵万岁!

“小朵,你一个人笑那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伊修哲小心翼翼地问着我。

“呃……”糟糕,我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又得意忘形了!“呵呵呵——外面风景好好,看了人心情大好。”

伊修哲望着车外,露出发自内心的微笑:“是啊,这里的风景真美,空气也很好。”

呼——我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伊修哲没有看出异样。

我撇过头看到李宇赫气鼓鼓地坐在一边,金色的头发乱乱的,叠穿的两件破破烂烂的T恤,牛仔裤的膝盖上挖了两个洞,露出蜜色的皮肤。这小子,总是不好好穿衣服。不过这么破的衣服却被他穿出了别样的味道,整个人看上去霸道不羁,酷得一塌糊涂。估计很多女生看到他都会尖叫吧。不过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哼!跩什么啊!气死我了,当我是空气啊!

不理我,我就看美少年——看看人家伊修哲,白色网球T恤,卡其色绵制长裤,一头清爽飘逸的自然色短发,不经修饰却美得让人忘乎所以,端坐着不说话别人绝对以为是画像,完美得只有画中才有嘛!

这时我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寻声望去才发现很多女生拿着照相机猛拍伊修哲和李宇赫,还不停地朝我挥挥手说“让开,让开!”我差点气岔。

“请问,你旁边有人吗?”这时一个女孩子走到李宇赫边上小心翼翼地问。

“可以。”

“真的吗,谢谢!”那女孩子高兴得合不拢嘴立刻一屁股在李宇赫旁边的座位坐下。

真是的,现在的女生怎么都这么大胆啊,一点女孩子家的矜持都没有。真丢我们女生的脸,还有李宇赫那小子,居然一口答应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他不知道吗?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他是花痴啊!看到女孩子长得漂亮点就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只知道勾三搭四、拈花惹草。

下了车,那女生向李宇赫挥了挥手笑着离开。李宇赫那色鬼还用眼神目送她,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看得我气得都快气爆了。

“走桃花运啦!”我冷冷地奚落他。

“什么桃花运?”他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哼!”我甩头离开,才不要理他呢。

吃饭时,不知为什么我看着李宇赫的脸就觉得他很欠扁,心里有种很不爽的滋味。望着他伸出筷子去夹排骨,我的行动越过大脑思维抢在他前面叉住了那块排骨,然后在他面前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望着我脸色铁青,哼了一声又去夹鸡腿,我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又叉住鸡腿放进自己碗里。

他终于忍无可忍朝我大吼:“夏小朵,我哪里得罪你了!”

“没有啊!”我捋了捋额前的刘海瞥了他一眼说,“我在吃饭啊,不可以啊!”

“你吃饭!你吃饭不会好好吃啊,为什么我夹什么你都要跟我抢啊!”他气得额头青筋暴跳。

“我哪有跟你抢,不过刚好我也要夹那块。俗话说先下手为强,谁叫你动作那么慢!”我才不甩他,拿起我的战利品大鸡腿在他面前大快朵颐,气死他气死他!

“哼!”李宇赫瞪了我一眼,一摔筷子转身离开。

我继续啃鸡腿,走就走好了,谁稀罕!

2

“大家注意了,今天下午我们安排大家爬山,山上的风景很美哦!大家到了山顶可以俯瞰到山下所有的风景,我建议大家一定要拍照哦!”吃完中饭导游小姐就把我们带到山角,指着大山声情并茂、口沫四溅。

爬山!我想到了自己的“浪漫旅游大作战”,装作扭伤脚让伊修哲背我。可是看了眼高耸入云的大山,我立刻打消了念头,伊修哲那么瘦,不像李宇赫四肢发达,要他背我到山顶,估计会要了他的小命,还是算了。

我拉过导游问:“请问,有没有缆车可以直接到山顶啊?”

导游望着我突然很生气地对我大声说:“没有!”

呜呜呜……我捂着吃痛的耳朵,泪如雨下,没有就没有嘛!那么凶干什么!

可是这山真的高得过分唉!一眼根本望不到山顶,还有它笔直笔直的,当我是猴子啊,怎么可能爬得上去嘛?再说现在是中午时分,顶着这么大的太阳,是不是想让我中暑啊!

“小朵,我们快走吧。”伊修哲天使般的笑脸仿佛能蛊惑人心。

我狠狠地瞥了李宇赫一眼,故意大声说:“好!”

拉着伊修哲柔软的手,在这么风景秀丽的地方,我的心情也变得大好,脚下也觉得轻飘飘的,仿佛踩在云朵上一样。偷瞄伊修哲,他嘴边含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眼睛是那么澈亮,山间的景色让他整个人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

正当我们想继续往山上爬时,感觉地面一阵波动。天啊!不会是地震山崩吧?啊!这波动越来越强烈了,难道今天要葬身这美丽的山上了吗?不要啊,这和我想象的“浪漫旅游大作战”出入也太大了吧——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由远而近传来,然后我看到一群如黄蜂般的女生双眼瞪着桃心,嘴角挂着口水,已经陷入疯狂状态往这边冲来。

啊——太可怕了,我刚想拉着伊修哲离开,就被人群拦住了去路。完了……

“请问你是明星吗?长得这么好看。”

“请问你是模特吗?身材好好哦!”

“我能不能跟你拍张照?”

“能不能给我签名啊?”

一大群女生瞬间就把伊修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不但拿着照相机“噼噼啪啪”猛拍,还乘机上下其手猛吃豆腐。我还看到一个红衣服的女生正伸出魔爪往伊修哲身上摸去。

“喂!‘红衣服’,不要摸修哲!你听到了没有,你还摸!还有那边那个穿绿衣服的你不要再拍了好不好!”我在人群外急得焦头烂额,再这样下去修哲的油就要被她们卡光了啦!

可是这群女生已经走火入魔,根本没听进我半句话。可怜的伊修哲被围得手足无措。最最最可怜的是山上的小草全被踏得扁了,还有一些稚嫩的小树,哪经得起她们这样的蹂躏,全东倒西歪,有得还被撞得连根拔起,今天这山是不是要改名叫“秃子山”了。

我好管闲事的老毛病又犯了,插着腰摆出茶壶状:“喂!你们有点公德心好不好!你们没看到修哲不高兴吗?你们不管人类就好了,但是总不能不管孕育你们的大地吧,你看这些花花草草,还有这些可怜的小树都被你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你们的妈妈没教过你们要保护大自然吗……”

我的话才说了十分之一,就有一个女生跳出来很不耐烦地一把推开我,口里还念着:“烦不烦啊!丑女,滚开!”

我毫无防备地被她一把推到在地,旁边是个斜坡,我脖子上挂的照相机一下子掉了出来,一路滚落下山。

“啊——我的照相机!”

我爬了起来也顾不得伊修哲了,慌着跑下山去找我的照相机,希望不要被别人捡走。走了好久,我终于在半山腰看到了我亲爱的照相机躺在一堆杂草中。

“太好了——”我把相机收入包中。这才想起我把伊修哲丢下好久了,可是当我正想上山时看到周围都没了人,难道全爬到山顶了?

于是我就往山上爬去。可是……人呢?山顶一片荒凉,除了几颗参天大树,我什么都没看到,

看了看手机我才知道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大伙应该在旅馆吃晚饭了吧。怎么这么衰啦——早知道就不爬上来直接回旅馆等伊修哲了,这下可好,“气死我了!”我一跺脚转身下山。

可是走着走着我就没了方向,这里是哪里?天……天啊,难道说,我迷路了?!

3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迟钝的神经终于知道害怕了。茂密的树木在昏暗中显得极其压抑,被树木遮住的山间已经是灰蒙蒙一片,四周的鸟鸣也听不到了,只听见风吹着树叶簌簌作响。

树影摇晃,我不禁打了个寒噤,不会有鬼吧?“啊——”为什么我要自己吓自己,我感觉自己寒毛都根根倒竖了,偶尔一声簌簌的响动也能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偏偏天气也不争气,一下子就暗了起来,而且风也越来越大,大有“风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

“轰隆——”一声电闪雷鸣,吓得我全身的骨头都在叫,我立刻抱着旁边的大树,双脚却抖得像筛糠。

“救命啊——”

“小朵——小朵——”这时远远的叫喊声传来,好像是李宇赫的声音,有点飘渺和不真实。

我两个耳朵立刻变成了兔子耳朵,竖起了仔细听,又没了。唉——果然是太害怕,出现了幻觉。李宇赫那小子怎么可能来找我呢,中午我还和他抢鸡腿呢,他一定很生气,而且他又没来爬山。

“小朵——你在哪里——”这次的叫喊声真切多了,我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幸喜若狂,不是幻觉,真的是李宇赫。

“李宇赫!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很快,我就看到李宇赫气喘吁吁地向我跑来,大风把他的衣服都吹得贴紧了身子,他的脸红通通的,看到我立刻一把抱紧了我,好像要把我揉进身体里。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他抱住我的双手竟然微微颤抖。

我像到找了一个安全的港湾,眼泪一下子夺出眼眶,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大雨哗啦啦地落下,宇赫把我拉到树下躲雨,然后脱下外套罩在我头上,外套上有他的特殊的味道,让人好安心。

“可恶的伊修哲,带你来爬山居然把你弄丢了!”李宇赫大骂一声,望着外面的倾盆大雨。

“不是修哲的错啦,是我为了捡照相机,不小心迷路了……”我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他一定会骂我笨蛋的。

“你是笨蛋啊!”他大骂一声。果然……

“可是,你怎么会来找我……”

“是修哲打电话给我说你不见了,我们立刻分头出来找你,打你电话又打不通,我真是急死了!”

“我电话打不通?”我立刻拿出手机一看,信号一格都没有。

李宇赫瞪了我一眼:“这是什么破手机啊!扔掉算了!”哎,还是这么火爆!

“在这么高的山上当然没有信号了!”我赶快把手机放进口袋,免得他一生气真的把它扔了。

“我给修哲打个电话,告诉他找到你了。”李宇赫拿出手机,刚看了一眼就傻掉,“不会吧!我的也没有信号——”他无法置信,还是拨打了伊修哲的电话,果然打不通,他只好垂头丧气地放下电话。

雨越下越大,就像天上正在一盆一盆地往下倒水似的,四周狂风乱作,树林被吹得东倒西歪,我的心也越来越恐惧,连忙拉了拉李宇赫的衣服说,“怎么办,我们要下山吗?”

李宇赫看了眼大雨,拧着眉头:“这么大雨山路会很滑,下山太危险了。”

树下躲雨,其实是树上大雨树下小雨,不一会儿,李宇赫和我都已经淋得像“落汤鸡”,他望着我,眉毛越锁越紧最后说:“我们先找个地方躲雨吧。”

一走出大树,雨水就像疯了似的猛浇下来,我们在大雨中奔跑真是狼狈。可是我觉得李宇赫的外套就像帮我撑起的一把大伞。

这时他突然对我说:“刚才我找你的时候经过一间破屋子,从这里走十分钟大概就到了!”

“好,我们快过去吧!”

李宇赫搂着我往小屋赶去,一刻都不敢停歇,我们一路奔跑,泥水溅得半尺高。

被雨水冲刷过的山路又滑又泥泞,山上的泥水和石头都被冲刷了下来,“轰隆隆——”地不时滚落,很吓人。

“这样下去不妙了,好像要山崩了,我们赶快走!”李宇赫搂着我脚下更急了。

我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好像会有什么事要发生,该死的第六感,这次千万不要灵验!

“啊!”就在这时,我一个不注意脚下一滑,脱离了李宇赫的手就往山下滚去,一阵天旋地转,我大脑一片空白。

千钧一发之际,李宇赫奋不顾身地扑过来拉住了我,搂着我和我一起滚落下去,我的脑子一下子失灵,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感觉李宇赫抱着我的双手箍得很紧,四周一片天旋地转。

我们一路往下滚,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想想这笔直的山,莫非我们要滚到山角摔死?我的心情又绝望又悲伤。

最后我们俩撞在一棵树上终于停了下来,猛烈的撞击让我眼冒金星,撞到的地方也像裂开了似的,疼痛难忍,我立刻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总算恢复了意识,浑身酸痛,全身好几处擦伤,不过还好都无大碍,只是一身的泥水,好狼狈。

我挣扎着爬起来,突然看到李宇赫躺在离我不远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我心头一紧,跌跌撞撞地跑上前,哭喊着:“宇赫!”我扶起他,看到他脚裸一片血迹,旁边的一块突起的大石上留有一摊血迹,正被大雨冲刷得渐渐模糊……

4

“宇赫!”我抱着他,心里一阵巨痛,为什么自己那么不小心,为什么总是要出状况?!夏小朵你真是个大笨蛋,如果李宇赫就这么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该怎么办?想着想着眼泪就像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小朵……我……我没事……你不要哭……”这时我耳边突然传来李宇赫疲惫无力的声音艰难地从嗓子眼挤出,沙哑得让人心痛。

怎么会没事,他嘴唇和脸色都惨白得吓人,“对不起!对不起!”我抱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地道歉。为什么我总是要惹李宇赫生气,为什么就偏偏喜欢跟他吵架斗嘴,李宇赫明明什么事都让着我,我还不知足。我就是个讨厌鬼,为什么李宇赫还每次都拼了命地来救我!这次还为了救我而受伤!我真是该死!真是该死——

“小朵,不要说对不起!”他伸出颤抖的手帮我抹掉眼泪,他的手指好凉,这时我才发现他身子也凉得吓人,脚也在不断流血,再这样下去情况就糟糕了。

我立刻扶起他:“宇赫,小屋在哪里?你还能不能走路?”

“我还能走,我们快过去吧……”他手搭在我肩上艰难地站起来,可是死咬的牙关和煞白的脸色,让我知道他很痛。

我扶着他,心在滴血。山石依旧是下滑的趋势,要是我们再不找到小屋避难,可能要被坍塌的山石活埋了。雨依旧无情地倾泻而下,我眼睛被雨水模糊,什么都看不真切,四周全是哗哗的雨声和“轰隆隆”山石滚落声,这恐怖的声音仿佛敲在我心头,每敲一下心就紧缩一分。

李宇赫脚裸流下的血,滴在泥地上,很快就被冲刷掉,可是他没有喊一声痛,只是努力配合着我往前走,我扶着他,除了心里着急却什么都不能为他做。

终于,在我快精疲力竭时,眼前出现了一间歪歪斜斜、破旧不堪的小屋。可是这间破得可怜的小屋却让我幸喜若狂,看到了活下去的一线希望。

我立刻扶着李宇赫躲了进去,屋子荒废了很久,屋里没有什么家具,借着昏暗的光线,我看到了一张木板床和一张破破烂烂的桌子……

床上堆满了灰,我顾不得许多忙脱下衣服,把灰尘掸掉,然后扶着车诚躺下,紧接着我转身在屋子角落里的几个黑糊糊的纸盒子里寻找有什么可以用的东西,令人庆幸的是,总算让我找到了一条破棉被,虽然又潮又湿,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但是总比冻死强,除次之外我还找到了一些还算干净的布和一小段用剩的蜡烛。

我从李宇赫外套的口袋找出打火机,点起蜡烛,屋内顿时明亮起来,昏黄的微弱的烛光此时却带给我无尽的勇气。

我把棉被裹在李宇赫身上,然后把布撕成一条条,撩起他的裤腿,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出现在我眼前,血没有完全凝固依旧在汩汩地往外流,看得我心惊肉跳,没有消毒药水、没有纱布,我只能用布条帮他绑住伤口,不让血继续流,希望他不要有事,希望伊修哲能早点找到我们。

李宇赫始终都没叫一声痛,可是眼睛却只能微微眯缝着,仿佛已经没有一丁点力气再睁开了。我的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他伸出手把我拉在他胸前,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感觉好轻柔,让我好安心:“不要哭,不要害怕,我们不会有事的,修哲一定会找到我们的……”

可能是听了他的话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了,又可能是太伤心,我反而哭得更厉害了,伴着外面刷刷的雨声,听起来无比凄厉。

李宇赫叹了口气,把被子裹在我身上,搂得我更紧了,一股温暖顿时围裹着我,从身上暖到心底,从来都不曾这样感动过。

“宇赫,你刚才为什么要跳下去?”我的声音哽咽,眼泪顺着面颊流到嘴里,却有微热的温度。

“不知道,只是看到你掉下去的时候,来不及想就跟着你跳下去了。”李宇赫虚弱地扯了扯嘴角对我笑,他说起来这么轻松,可想当时情况是多惊险,他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

“你这个笨蛋!”

“修哲骂我笨就算了,你比我笨多了还骂我笨蛋!”

“你就是个大笨蛋!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我知道危险所以才跳下去……”他拉着我的手握在手心,他的手心很暖,他的手掌好厚好大。被他握着好有安全感,我枕在他胸口听着强劲有节奏的心跳声,感觉好舒心。

就算外面天崩地裂,我只要有李宇赫在我们就不会有事。

“对不起……”我含着眼泪,却也挤出一个微笑给他,因为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伤感,而是信心。

“你又跟我道什么歉?”

“中午的事,对不起,我不该抢你的鸡腿。”

“这么点小事,我怎么会记得,你当我是你这么小气!”

“我很小气吗?”

“当然,莫名其妙就发脾气。”

“那是你自己勾喜欢拈花惹草!”一说到这里,我完全忘了现在的状况,一下子又怒火中烧。

“我什么时候粘花惹草了?!”李宇赫很茫然的样子。

“在车上,一个女孩子对你笑笑你就让她坐你旁边了,两个人还聊得那么开心!”

“哦?原来你吃醋啦!”他坏坏地笑了起来。

轰——

我的脸瞬间通红,怎么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吃醋?好像我真的在吃李宇赫的醋啊!

“我又不喜欢你吃什么醋啊!你别胡说八道!”不过我才不要承认呢!

“呵呵——”李宇赫别有意味地笑了笑,胸膛随着他的笑声起伏,“那个女孩问我要不要和她结伴旅游,我拒绝了。”

李宇赫居然跟我解释,反倒显得我小肚鸡肠了,我红着脸低头不语。

“小朵……”

听到李宇赫叫我,我抬起了头,他捧起我的脸,眼神炽热,黝黑的眸子里倒映着烛光,轻轻地摇曳,连我的心也跟随着他的眼眸一起波动。

他凑近我,没有预兆的,忽然温湿的唇贴上我的嘴,“轰隆——”一声,仿佛是陨石在我脑海里炸开,一刹那火光四溅,整个宇宙陷入一片火海,所有东西都融化,炙热的岩浆翻江倒海。我的大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宇赫放开了我,如一泓深潭的眸子在一片昏暗中晶亮晶亮的,闪烁着让我心慌意乱的光芒。

我刚才是不是和李宇赫接吻了?我居然和李宇赫接吻了?难道他喜欢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突然觉得这种喜欢好像很久以前就存在了,我却一直没有肯定,是害羞,还是胆怯?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我仅存的一点点微薄的思维能力也完全消失了……

被子的霉味很重,我身上的衣服又潮又湿,但李宇赫的胸膛一片炙热,烛光摇曳,好像整个屋子都在跟着旋转。李宇赫紧紧地搂着我,我闭上了眼睛,他温热的呼吸环绕着我,他特有的气息包裹着我,从第一次见到他时那样,我觉得只要有他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渐渐的,我的脑子开始混沌,外面的雨越大,屋子里面就显得越温馨,李宇赫有节奏的心跳声就像是让人心神安宁的舒缓音乐,带我进入梦乡。

“小朵。”

“什么……”我迷迷糊糊地回答。

“小朵,我喜欢你,现在你能答应我永远陪在我身边吗?”

“我答应你。”虽然眼皮沉重地渐渐合拢,再也睁不开了,但他的问题我却听得清清楚楚,我知道我的回答也是无比坚定的。

5

“噼噼啪啪——”

昏昏沉沉中,我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来不及起身开门,只听见“嘭”的一声,门就被撞开了,伊修哲带着一大群人冲了进来,但当他一眼看到我们是却愣了愣。

他的表情很复杂,既有看到我们没事后的放心,也有看到我们躺在一起后的惊讶,甚至说是有点伤痛,这可能是我的错觉,但是这错觉让我心里百味陈杂。

不过那只是一刹那,很快伊修哲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跑过来抱着我说:“太好了,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我没事,不过宇赫为了救我受伤了!”我转头看李宇赫,这才发现他还没醒,脸色绯红,额头满是汗珠,眉头紧锁着连呼吸都很沉重。

我心里一紧探了探他的额头,果然很烫:“宇赫他发烧了!”

伊修哲看了看他的伤口,焦灼道:“有可能是伤口感染引起的,快送他去医院!”说着他就背起李宇赫走出小屋,我和其他人也立刻跟了上去。

在回去的路上我才知道下午旅游团就接到了紧急气象预报,说是会有暴雨降临,而且根据雨势推测很可能发生山崩,于是导游组织大家都下了山。那时我在山上迷了路。伊修哲下山后告诉导游和我李宇赫失踪了,然后他们就分头到上山来找我。没想到伊修哲那一队人找到半山腰就下起暴雨,而且山开始塌陷,伊修哲被大家强行带了回去,李宇赫却不顾众人反对一路冲上了山。团员还告诉我山上很多处塌陷,如果我们没有躲进小屋避难就危险了。

我心里一瞬间阵阵寒意,要不是李宇赫把我带到那间救命的小破屋,要不是今天早上李宇赫找到我们,那接下来的事我都不敢想象了。

医院的白色病房内,李宇赫闭着眼躺在病床上还在昏迷。他脸色很憔悴,呼吸微弱,连两道一直飞扬跋扈的眉毛都好像焉焉地倒了下来。

我看了又心疼又自责,李宇赫发烧了我居然没发现,昨天他身上明明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我竟然都没有发现一样,还自顾自地睡觉,真是太粗心了。

这是一旁的伊修哲握了握我的手,我抬起头看他,他沉静的眸子给了我些许安慰。

医生带着我们走出病房,对我们说:“病人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因为着凉所以发烧,幸好不是伤口感染引起的,脚上的伤也没有伤到骨头,静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我松了一口气,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下。

伊修哲在自动贩卖机那里卖了两罐咖啡,一罐递给我,拉着我在楼道的椅子上坐下。

“宇赫已经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了。”

我点了点头,可满脑子想的却还是李宇赫,虽然医生说他没事了,可他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

“对不起。”伊修哲突然向我道歉。

“什么?”我不解地望着他。

“昨天没有照顾好你,要是我没有和你走散,你和宇赫也不会遇上山崩。”伊修哲的眼中满是歉意,深深地自责着。

我连忙摇摇头说:“没有,不管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他眨着眼望着我,长长的睫毛扑扇着,眼睑下有淡淡的黑眼圈,他昨晚一定急坏了。

我心里顿时暖暖的,鼻子酸酸的。

“你不怪我吗?”他轻轻问。

“不怪你,是我自己去捡照相机迷路的,你一点错都没有。”

“当时我不该松开牵着你的手。”伊修哲突然一把抱住我,他好闻的香味又一次环绕着我,这一次我却没有沉迷,慌乱地用力一把把他推开。伊修哲诧异地望着我,却没有说一句话。

楼道上人来人往,全都行色匆匆忙忙,没有人多看我们一眼。

伊修哲一直默默无语,在尴尬的气氛中,我们在外面坐了好久好久。

“喂我吃饭!”李宇赫醒来后就像使唤用人一样使唤我。

这个家伙,病才刚好就神气活现得大喊大叫,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不过看他这样也就知道他没事了,总算能松一口气,不过,好怀念那天晚上他的温柔……

“唉!那是我的肉,你怎么吃我的啊!喂!你再发什么呆啊”李宇赫突然愤愤地说。

“啊?”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我不知不觉把肉送到自己嘴巴里了。晕,刚才想东想西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现在只要面对他,我就会精神恍惚。

“我是病人唉!你跟病人抢吃的你好不好意思啊?”臭小子还在不依不饶。

“这么小气,不过就是吃你块肉嘛!”我很气愤地舀起一勺白饭塞进他嘴巴,堵住那张恶毒的嘴巴。

李宇赫咀嚼着白米饭表情幽怨。

他的脸色好多了,唉——他病奄奄的样子倒还满惹人怜爱的,恢复精神后却就知道惹我生气,真拿他没办法。

不过我的浪漫旅游啊!为什么又泡汤了——

老天啊,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耍我,送了我三张招待卷又给我降临了一次空前绝后的灾难。真是先把我推到了天堂,又一下子把我打入了地狱,非人的折磨啊——

没了人祸,来了天灾,不知道下次是什么了……

“我的观光旅游啊——”我趴在病床上陷入崩溃的边缘。

“你这个倒霉鬼,到哪都倒霉!”李宇赫嘴巴里含着饭,嘟嘟囔囔地说着。

“你才倒霉鬼呢!”

“你还不承认,你一来把人家的山都衰塌了!”

“我看是你克我吧!自从遇到你之后就没好事!”

“你这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要不是我你开学第一天就坠楼身亡了!”

“那也是因为你在附近,你身上散发的气息都快把我克死了!”

我张大嘴巴,高分贝地大声嚷嚷,李宇赫却不说话了,怔怔地望着我,一时间我有些不知所措,他突然一把搂住我,紧紧地箍在怀里:“还好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紧紧地搂着我,病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只听见我们均匀的呼吸声。

我靠在坚实的肩膀上,感觉好幸福,不过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小屋里的那个吻了,不是他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做出来的事吧,如果他敢忘了的话,我一定K扁他……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