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野猫王子变身记
  4. 第七章 克星被绑架

第七章 克星被绑架

作者:

从医院回来后又恢复了上学的无聊日子,感觉到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得怪怪的,难道我变得更漂亮了?

走在校园里,感觉四周的人看到我都议论纷纷,还时不时地偷偷瞟我几眼,好讨厌!这时一张报纸飘飘悠悠地落在我脚边,我捡起来,定睛一看,几个斗大的字闯入眼帘:“夏小朵、伊王子惊爆同居生活”,我真佩服这个八卦记者,居然可以写出这样的报道:“夏小朵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使出了最后招数‘近水楼台先得月’她用尽手段住到伊王子家,霸占了女主人的位置,而且和伊修哲失踪了好几天,其中的黑幕我们将进一步为广大同学倾力挖掘……”

我把报纸揉做一团,扔在地上用力踩踩踩,踩扁你这个八卦记者。

哦——终于舒坦了!

接着我去了学校图书馆,这里的人都拼命向我张望,好像我真是什么珍稀动物似的,还有的人指着我,低头不停地窃窃私语。

看来我真的很有名啊……

我旁若无人地向书架走去,望着书架上的菜谱笑得合不拢嘴,拿起一本抱在怀里,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情景……

“小朵!这么多菜都是你做的呀!”李宇赫望着一桌子满汉全席惊讶得下巴落地。

桌子上的菜就像是金子般闪闪发光,还散发着阵阵诱人的香气。

“当然了!”我扶了扶高耸的厨师帽,瞥了他一眼,“我可是能和国家特级厨师媲美哦!”

“小朵!你好厉害!”他立刻跪在我脚边,献上一大束玫瑰,一朵、两朵、三朵……哇!九百九十九朵!哦耶!

“哇哈哈哈哈——”我不禁仰天长笑。

“为了伊修哲,为了爱和正义,才会有我们‘伊修哲忠死迷三人组’。”这时“三人组”的出现无情地戳破了我梦想的泡泡。

我很不爽地瞥着又摆着恐龙站队POSE的“三人组”。

这三个家伙上次那样对我,今天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她们的脸皮真是比墙壁还厚,不知道子弹穿不穿的透。

“说!你怎么住进伊王子家的?!”“三人组”抓住我,凶神恶煞地瞪着我。

“呃……”

“因为她是我女朋友!”李宇赫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一把把我从“三人组”中间拽了出来。

“什么?那你为什么和伊王子住在一起?她到底是谁的女朋友?”“三人组”迷茫了。

李宇赫拽着我的后衣领,把我提得笔直笔直的,对着他们说:“管得着吗?你们只需要记住,她是我女朋友,要是想死,倒是可以来招惹她!”他说的时候,脸色发黑、目露凶光,两只小虎牙尖利得闪闪发光,吓得“三人组”抱在一起抖得像秋风中的落叶,大气都不敢出。

李宇赫看着她们的反应,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拎着我离开。我看到“三人组”一下子滑倒在地上。唉——坏人果然都是吃软怕硬的,鄙视——

走出图书馆李宇赫放开我,我始终低着头,不好意思让他看到我通红的脸。刚才……他好像是说我是他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我的血液会瞬间沸腾。

“怎么了?”他看我有点反常,俯下身子观察着我的脸。

我的脸更烫了:“你……你,刚才说的话,是当真的吗……”

“当然,我已经决定了,永远把你留在身边,再也不放手!”李宇赫一把把我搂在怀里。

哇——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宇赫说话变得这么煽情了,害我鼻子酸酸的,好感动。

“答应我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会好好保护你,一直照顾你,不会嫌你丑嫌你笨。”宇赫自信满满地说着,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

这是什么不伦不类的表白啊,刚刚还在心里表扬他变得很有诗意很浪漫呢,不过……此时此刻,我的心却像是被浸在蜜罐里,甜蜜到无以复加,臭小子说我又丑又笨,我就自动忽略好了,反正也不是事实。

“走吧!”李宇赫一把搂住我的肩,大大咧咧的样子,“回家让修哲看看我们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样子!哈哈哈哈!”

“啊!什么呀?”我还没听清楚就被李宇赫拖回了家。

回到家,只见伊修哲半躺在沙发上正在看书,看到我们亲密的样子,出乎意料的平静。

“小朵从今天开始是我的女朋友,你不要打她主意!”李宇赫骄傲地宣布,向伊修哲示威。

我低着头,用眼角偷偷瞄伊修哲,真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只见伊修哲紧抿着薄唇,脸上寒得如冰霜,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他不看李宇赫,只是盯着我,好像是在询问,又好像是在担心,可是我还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的头越来越低,逃避着他的眼神。他突然翻过身背对着我们,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小朵,我只是希望你能认清真相,不要后悔。”我的心咯噔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哎,可能他是真的很生气,对不起,修哲……

李宇赫的脸立刻白了白,但很快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拉着我走进餐厅说:“从今以后不要再理他,走!我们吃饭去。”

“吃饭?可是饭还没做呢?”我小声提醒。

李宇赫瞬间石化,果然他又忘了用人早就请假走人了。

算了,抛开刚才莫名的情绪,今天就让我夏小朵发挥特级厨师的厨艺,让他跪倒在我面前吧,哈哈哈哈——

“小朵,你笑得那么夸张干什么?”李宇赫用惊恐地眼神望着我。

“啊?哦,我去买菜。”尴尬——难道我真笑了出来,丢死人了,呜呜呜……

“你要做饭吗?”李宇赫惊讶地望着我。

“对啊!哈哈,高兴吧,受宠若惊吧!”

“不要了吧——”李宇赫的嘴角抽搐,一脸惊恐的样子。

“放心,我这次按照菜谱做,保证做出一桌让人垂涎欲滴的菜来!”我亮出我的“秘籍”,信心满满地说,“我去买菜啦!”我把秘籍收好,然后转身往大门走去。

“我陪你去!”李宇赫瞬间跟了上来。

超市里人满为患,很多欧巴桑拉着欧吉桑正在埋头挑选。和李宇赫走在一起,居然让我感觉我们很像是一对新婚夫妇,想着想着我的脸居然有点烫,刚才李宇赫已经说我是他的女朋友了,这和伊修哲说这话时带给我的感觉是多么不一样啊,后者是不好意思拒绝,前者却让我脸红心跳,心里漫溢着幸福……不过我真是对不起伊修哲,都怪自己太优柔寡断。

“小朵,我选了这个!”李宇赫突然扛着一大袋洋葱出现在我眼前。

“你买那么多洋葱干什么?”我看着手推车里堆着满满的洋葱,额头挂下一大滴汗。这个人是不是脑袋被压路车碾过了。

“我喜欢吃啊,最重要的是修哲最讨厌洋葱,哈哈哈!”李宇赫仰天长笑,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真让人哭笑不得,他为什么就那么讨厌修哲呢?还是修哲背他下山的呢!

我把这大袋洋葱归于原位,李宇赫不满地大叫:“你为什么放回去!”

我白了他一眼,“买那么多会坏的,买两个就够了。”

买完菜我们走出了超市,经过一条小巷子时,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群人挡住了去路。看清楚后我这才发现原来领头的就是开学第一天和宇赫在树林里发生冲突的肥头老大,上次他只有两个小弟,今天却带了十来个手下。一群人穿着黑色制服浩浩荡荡,浑身散发着杀气。一看就不怀好意,我不由一步一步往后退。

“李宇赫!”那肥头老大走上前,指着李宇赫说,“上次你很有种啊,放出那样的大话,我今天就看看你怎么把话受回去!”他说话时因为太激动,脸上的肉还抖了抖,满脸是油的肥脸说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李宇赫不屑地哼了声:“上次只有两个手下所以不敢动手,今天来以多欺少啊!”

肥头老大气得暴跳如雷:“你就经管逞口舌之快吧,一会儿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你要打架也要约时间,今天我很忙改天吧,你要记得预约哦!”李宇赫说着就拉着我打算离开。

那群人见状,一瞬间呼啦啦上前围住我们,个个人高马大的,我被他们围在中间,黑压压的连阳光都照不进来。

“不要那么急!”肥头老大走了过来,笑着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不如我们换一个地方说吧!”

说着一群人就上前去抓李宇赫,李宇赫丢下菜和他们扭打了起来。而我为了不防碍他们就远远的退到一边。我从精神上支持信,宇赫!加油!——

虽然人多,可是因为李宇赫动作太敏捷四肢太发达,所以那群人并没有占什么便宜。肥头老大见了开始着急,我在旁边高兴地手舞足蹈,突然感觉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对向我,我打了个寒噤,发现肥头老大正贼笑着看着我。

不好!我刚想逃,肥头老大就一个箭步上前抓住我。

“放开我,放开我!”我用力掰着他的肥手,可恶!这个肥头大耳的老大,看起来那么肥,跑起来居然满快的。

“李宇赫,乖乖束手投降!不然我对你的小情人不客气了!”

“放开她!”李宇赫刚想冲上前,就被一群小弟拦住,他气得直咬牙。

那肥头老大勒住我的脖子,害我都不能呼吸了。死猪头,要是下次你落在我手里,我一定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在心里大卸了他十八块。

“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就对她不客气了!”说完肥头老大就勒紧我的脖子,我一下子疼得不能呼吸,眼泪就呛了出来。

“放开她,你这个混蛋!”李宇赫被人拦住,急得焦头烂额。

可恶!居然这么对一个青春美少女,我张大嘴对着他的肥手就一口咬下去,好臭好恶心,回去我要刷牙。

“啊!——”肥头老大一声惊天地凄鬼神的嚎叫划破了天空。

我死死咬住不放,哼!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olleKitty啊。肥头老大的手下也惊恐地望着我,不敢轻举妄动。我感觉我是英雄,真是英勇得不得了!

“可恶,快放开,快放开!”肥头老大甩手给了我一个爆栗。

我被敲得眼冒金星头晕耳鸣,坚持不住就松了嘴。好痛——

“小朵!小朵!你没事吧!死猪头!你这个小人!快放开她!”我听到李宇赫急得破口大骂。

“可以,但你得乖乖跟我们走!”肥头老大把我这个快晕倒的人往上提了提,我硬是让他提得清醒过来。

“好,你快放开她,我跟你走!”李宇赫居然答应得那么爽快,我气急。

“呵呵,好,把他绑起来!”肥头老大一挥手,几个手下就拿着绳子上前。

李宇赫瞪着冒火的双眼,任凭他们把他五花大绑。

“哈哈!李宇赫,你也会落在我手里啊,你有没有想过落在我手里有什么下场啊,哈哈哈——”肥头老大仰天长笑。

可恶——居然这么对我的信,我提起脚用力愤恨地踩下去。

“啊——”肥头老大惊天动地惨绝人寰的尖叫再次划破了天空。

我听得爽,更加重了力道在他加上碾了两下。

“啊——”肥头老大痛得眼泪和鼻涕流了一脸,真是有够恶心扒拉的。

“老大——”那群手下望着他们老大急得满头大汗。

“快……快把他……压上车……”肥头老大一字一句从喉咙里挤出来。

那群手下立刻粗手粗脚地把李宇赫押进了面包车。

“李宇赫!”我急得直跺脚,当然是跺肥头老大的脚啦!

肥头老大终于受不了,一把扔开我,急吼吼地冲上了车,然后像躲鬼一样,连车门都来不及关就卷尘离开。

那速度就好象是电闪雷鸣,快得惊人,就那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楞楞地在原地呆楞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糟了!李宇赫被绑架了!——”

说着一群人上前就要去抓李宇赫,李宇赫丢下塑料袋就和他们扭作一团。虽然对方人很多,可因为李宇赫不愧是打架高高手,那群人倒也并没有占什么便宜。肥头老大见状开始着急了,我却在旁边高兴地手舞足蹈:“宇赫!加油!你是最棒的!”就在这时突然感觉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对向我,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发现肥头老大正贼笑着望着我。

不好!我刚想逃,只见他一个箭步上前,紧紧地拽住我。

“放开我,放开我!”我用力掰着他的肥手,可恶!这个肥头大耳的老大,看起来那么肥,跑起来居然蛮快的。

“李宇赫,乖乖束手投降!不然我对你的小宝贝不客气了!”

“放开她!”李宇赫刚想冲过来,就被一群小弟拦住,他气得只能直咬牙。

那“猪头”勒住我的脖子,害我不能呼吸。死猪头,不要脸,竟然对女生下手!太可恶了,真是卑鄙无耻!

“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就对她不客气了!”说完肥头老大就勒紧我的脖子,我疼得不能呼吸,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放开她,你这个浑蛋!”李宇赫被人拦住,又不能再动手,急得焦头烂额。

可恶!居然这么对待一个青春美少女,我张大嘴巴对着他的肥手就一口咬下去,好臭好恶心!

“啊!”肥头老大一声惊天地凄鬼神的号叫划破了天空。

我死死咬住不放,哼!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啊。肥头老大的手下也惊恐地望着我,不敢轻举妄动。我感觉我是英雄,真是英勇得不得了!

“可恶,快放开,快放开!”谁知肥头老大甩手就掴了我一巴掌,用力之大,让我的半边脸立刻就huolala地疼起来,不得不松开了嘴。他一把拽起我的头发,“啊——”我一声惨叫,头发被拉得就快要脱离头皮,真是痛到骨子里去了。

“小朵!小朵!你没事吧!死猪头!你这个小人!快放开她!”我听到李宇赫急得破口大骂,却不知所措。

“可以,但你得乖乖跟我们走!”肥头老大把整个人往上提了提,我又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好,你快放开她,我跟你走!”李宇赫居然答应得那么爽快,我气急。

“呵呵,好,把他绑起来!”肥头老大一挥手,几个手下就立刻拿着绳子上前。

李宇赫瞪着冒火的双眼,任凭他们把他五花大绑。

“李宇赫,你也会落在我手里,有没有想过今天你会有什么下场啊,哈哈哈——”肥头老大得意地仰天长笑。

“宇赫!”我想冲上前。可是被肥头老大生生地拽了回去。

“小朵!”李宇赫焦急地叫了一声。

谁知肥头老大迎面狠狠踹了他一脚,李宇赫闷哼一声,单膝跪倒在地,冷汗顿时从额头滑落。

“宇赫!宇赫!你没事吧!”他不会受伤吧,怎么办,怎么办?

“我看你再拽!”肥头老大恶狠狠地说完,又用力踹了他一脚。

李宇赫咬着牙倒在地上:“这笔帐我记下了!”

肥头老大大笑着又接连踹了他好几脚:“你记啊!你记啊!我看你再嘴硬!”

“不要再踢他了,快住手!”我拉着肥头老大,他用力把我摔开,毫无防备我的一屁股跌坐在地,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小朵!小朵!”李宇赫不顾自己被拳打脚踢,挣扎着向我爬来。他身上全是脚印,脸上也肿了,手脚被捆站也站不起来。

我觉得心一下子被挖空了。李宇赫被绑架了,我要怎么办?怎么办?

好不容易我才恢复了意识,如同狂风般冲回了家,而花了两百块买的菜早就被我忘到九霄云外,就像弃儿一样被扔在小巷里。

“修哲!修哲!宇赫被绑架了!”还跑到家门我就开始喊,惊慌失措的我好不容易打开门,就一头冲了进去。

伊修哲依旧在沙发上看书,看到我满头大汗,像见了鬼般失魂落魄的样子惊讶地放下书。

“修哲!宇赫,肥头老大,走了,绑架了,塞进了车!”我急得语无伦次,连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

当然就更别说修哲了,他扶着我说:“不要着急,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我拼命咽了咽口水,深呼吸一口说:“修哲,宇赫被肥头老大绑架了,被塞进面包车不知道带哪去了。”

“他又惹什么祸了?”伊修哲竟然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见怪不怪地躺回沙发,拿起书继续翻阅。

“开学第一天,宇赫得罪了那个肥头老大,今天他们是来报仇的,宇赫很危险!”我拉着伊修哲的手,急得焦头烂额。

“他一天到晚惹是生非,给他点教训也好。”伊修哲说完就冷冷地转身背对我继续看他的书。

我一时怒气攻心,一把把伊修哲拽起来,想都没想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你还在说什么风凉话!宇赫现在很危险,十几个人把他带走了,每个人给他一拳就可以把他打死,而且他当初会得罪那肥头老大也是为了救被欺负的同学!你居然这么冷血,我看错你了!”

伊修哲撇着头一动不动,凌乱的刘海盖住了脸,我看不到他的表情,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居然打了修哲,我居然打了修哲一个耳光?呜呜呜……我怎么会这么冲动呢?

这时伊修哲突然站了起来,我愣愣地望着他,此时的他看起来好高大,不过此时此刻他的高大却让我胆战心惊。只见他绷着脸,脸上明显的五道手指印——刚才被我打的,没想到我下手会这么重!可是我当时实在是太紧张太慌乱了,不知道宇赫现在怎么样了,那个肥头老大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的,现在只有修哲,只有修哲能救他了……

“修哲……”我试着轻轻唤他。

“走吧。”他默默说道,眼神异常淡漠。

“什么?去哪里?”我不解,是要赶我走吗?

“去救宇赫啊,你带路。”他说着就往外走。

我幸喜若狂,立刻跟了上去:“修哲,等等我!”

天色已近黄昏,刚才我和李宇赫走过的那条路上行人熙熙攘攘,望着十字路口,我和伊修哲面面相觑。

“刚才他们往哪个方向去的?”

“这边。”我指这西面,刚才车子就是从那个方向开去的。

我们朝西面走去,找遍了大街小巷,连垃圾桶旁边都找过了,就是没看到人影。

“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去了哪里?”

“没有啊,车子开得太快一眨眼就不见了。”

我们站在街边沉思,谁都不说话,该找的地方都找了,可是就是没看到宇赫。怎么办?要是今天找不到宇赫,他会不会被打死啊?越想我就越急,宇赫要是不是为了救我,肯定能把那群浑蛋打得屁滚尿流。我今天要是没能找到他把他救出来……我该怎么办?宇赫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是不是被他们打了?他的手脚被绑着一定无法还手,而且想到刚才那个肥头老大愤恨的样子,一定不会轻饶他。我刚才还咬了那老大一口,他要是报复在宇赫身上怎么办?我真是太冲动了,我把他害死了啦——

“呜呜呜……”越想越难过,我蹲在街边哭了起来,“宇赫,你在哪里——”我的脑海里甚至都浮现出李宇赫满身是血,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

因为我哭得太惨,路过的行人都注足围观,还指指点点地议论起来。

“蛮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在大街上哭啊?”

“是啊,哭得那么惨,是家里发生不幸的事了吗?”

“可是也不用在大街上哭啊?看她旁边站的男孩子好帅啊,不会是吵架了吧?”

……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这些人真是好八卦啊!这时伊修哲把我拉起来说:“你能不能不要哭了,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和眼泪,哽咽着说:“可我忍不住啊,我把宇赫害死了,呜呜呜……”

伊修哲彻底被我打败,扶着额头说:“宇赫还没死呢,而且又不是你的错。”

“可他为了救我才被抓走的,而我却找不到他,我真是太笨了,呜呜呜……”我趴在伊修哲的肩头哭得淅沥哗啦,鼻涕和眼泪都擦在了他身上。

“对了!”伊修哲突然大叫一声,“小朵,我想到他们去哪里了!”

“真的!”我幸喜若狂,“哪里?是哪里?”

“这附近有个废弃的仓库,他们有可能把宇赫带到那里去了。”

“那我们快走!”我拉着伊修哲的手,不等他回答就跑了起来。

“小朵,你走错方向了。”

“啊!”晕死,我真是个笨蛋,一急居然忘记了,我忙尴尬地说,“那你带路。”

在马路的尽头原来是一片荒地,远远地果然出现了一个废旧的仓库,太阳就快要隐没到地平线下了,四周一片橙黄色,一眼望去,这片望不到尽头的荒地上除了这个暗灰色的仓库什么都没有。风吹过带起一片沙尘,迷了我的眼,仿佛眼前的仓库摇摇欲坠,就快要塌陷。

四周静得连声鸟叫都没有,更别说有路过人了,要是伊修哲不说,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们悄悄走过去,仓库的门锈迹斑斑,紧紧地关闭着。我们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在仓库周围转了圈,总算发现了一个窗户。

“我们爬上去看看。”我压低声音对伊修哲说。

伊修哲做了个OK的手势。

墙壁很脏,上面的石灰已经脱落,露出暗黄色的砖。我们找了些垫脚的东西爬上了窗户——

窗户上也满是污垢,蒙着厚厚的灰尘,但好在玻璃还算透明,从窗户看进去,就在离窗户不远处蒙蒙胧胧地看到一群人。我擦了擦玻璃,这才看清,正是刚才肥头老大的那群人,李宇赫倒在地上,肥头老大正蹲在他身边。我凑近了听他们说话。

“臭小子,你落在我手里还那么跩!”

“哼!”李宇赫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胆小鬼!有种和我单挑!”

“臭小子!你居然吐我口水!”肥头老大愤愤地抹掉脸上的唾沫,一手掐住李宇赫的下巴,李宇赫立刻疼得皱起了眉。“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啦!啊!”肥头老大对他做出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

李宇赫冷笑一声,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肥头老大被惹怒了,伸出手接过手下递给他的棍子,在半空挥舞了两下,带出呼呼的风声,故意吓唬李宇赫,李宇赫扯了扯嘴角,完全不当回事。

“臭小子,我要打得你哭爹喊娘!”肥头老大被完全激怒了,一棍子打在李宇赫肚子上,李宇赫立刻蜷缩成一团,脸涨得通红,但他还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肥头老大又往他背上用力挥棍子,噼噼啪啪用尽了全力。李宇赫死咬着牙,汗如雨下,额头的刘海很快就被汗水沾湿,一声声的闷哼从死闭着的嘴里发出。

我的心痛得快要窒息,仿佛那棍子是敲在了我心上。

“臭小子,你落在我手里还那么拽!”

“哼!”李宇赫不屑得哼了一声,“胆小鬼!有种和我单挑!”

“臭小子!这么嚣张!”肥头老大气愤地一把掐住李宇赫的下巴,用力之大,让李宇赫疼得皱起了眉。“你是不是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你已经落在我手里啦!啊!”肥头老大对他做出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

李宇赫冷笑一声,“没胆的老鼠!”

“你说什么!”肥头老大凑近凶神恶煞地脸,浑身散发出危险气息。

“没胆的老鼠!——”李宇赫朝他的耳朵放声大吼。

“啊——”肥头老大捂着耳朵忙退后一步,一群手下忙围了过去慌张地喊着“老大你怎么样”。

“你这臭小子,欠扁啊!”

“哼!”李宇赫很鄙夷地瞥了他一眼。

肥头老大气得满脸通红,拳头攥得咯咯响。

糟糕,李宇赫把肥头老大惹怒了!我们要赶快救出他,我忙转过头问伊修哲:“我们要怎么办?”

伊修哲拉着我从窗户跳了下来,蹲在墙角小声讨论“李宇赫营救A计划”。呵呵,这个名字是我临时起的,我觉得听起来还满有感觉的。我夏小朵果然是天才!——

天边的晚霞烧得通红,周围没有一丝风。我和伊修哲找了两个空箱子,挖了个洞套在身上躲在仓库两边。

“哎哟!那不是运钞车吗?”我竖起脖子朝仓库大声喊道。

“哇!我没眼花吧!是运钞车在撒钱吗,你看钱都撒了一地!”伊修哲的声音从另外一边发出来。

“是啊,我看是开车的人没注意,钱从车子里掉出来了!”我越喊越起劲。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仓库门突然大开,一群人流着口水像洪水猛兽般冲了出来,瞬间扬起了一大片尘土。肥头老大在后面大喊:“多捡点回来啊!我在这里守着那个臭小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就在身后,我拿起一块砖头就把他敲晕了,他连反应的时候都没有。

我拍了拍手又摇摇头说:“真是好骗!”

伊修哲赞同地点了点头,“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和李宇赫一样。”

我满头黑线,更加确定他们上辈子是天敌。可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此地不宜久留,我和伊修哲立刻走进仓库。

李宇赫看到我幸喜地大叫,“小朵!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我一直在等你!”边说边蠕动到我脚边——因为被绑得像条虫所以只能用蠕动的。

我哭笑不得,他还真看得起我,认定我能救出他:“要不是修哲,我这辈子都找不到这里。”

这时他才发现伊修哲,整个人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来看看你死了没有。”伊修哲冷冷地说。

“你放心我不会比你早死的!”

“那很好,不然给你收尸也是很麻烦的。”

“你这个孔雀男!”

“肌肉男!”

……

两人又吵了起来。唉——

这时我转过头发现那个肥头老大还躺在地上,昏迷ing……

嘿嘿!我摩拳擦掌……居然打我的宇赫,刚才还给了给了我一个暴栗,此仇不报非美女!我抬起脚向肥头老大的猪头脸用力地踩踩踩!这一脚是替李宇赫踩的,这一脚是替我自己踩的,这脚是替伊修哲踩的!死猪头,你一定会问我为什么也要替伊修哲踩你一脚,你又没打他,那你就想得太简单了,谁叫你惊动伊修哲,打扰了人家看书的时间,人家可是忧等生!

报完了仇,我收回脚,肥头老大的脸被我踩成了肉饼,上面还留着本小姐的脚印,这就是得罪本小姐的下场,哇哈哈哈——

嘿嘿!我摩拳擦掌……居然打我的宇赫然,前面还给了我一个暴栗,此仇不报非美女!我张开十指一把抓住他脸上的两团肥肉。哦!NO!居然这么肥这么油,死猪你平时吃猪食长大的啊!大姐我今天就给你做做脸部运动,我用力地把他的肉往上扯往下扯,往外扯又往内扯!哇哈哈哈,他的脸就像是橡皮泥,任我挫圆揉扁。

“小朵,你笑得真吓人。”李宇赫的绳子已经解开,正在运动手脚,看到我的行为吓得僵在了当地,只用惊恐的双眼瞪着我。

我立刻放开手站了起来。糟糕!得意忘形了,我的冷汗顺着脊梁流下。这时我忽然感觉我的脚被抓住,头皮一阵发麻,难道……是鬼抓脚,“啊!”我吓得失声尖叫。

“你……你踩得……我好痛……”一个虚弱的声音从我脚下想起,我鼓起了所有勇气才敢往脚下偷瞄了一眼。

原来肥头老大不知什么时候醒了,估计是痛醒的,只见他豆大的冷汗“刷刷刷”流下,我才发现刚才我一时紧张又踩在了他手上。

不好!他现在要是醒了就糟糕了,而且他的手下门兜了一圈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运钞车,马上就会回来的。

想到这里我拉着伊修哲和李宇赫说:“快走!”他们俩点了点头。

“救命啊!”果不其然,肥头老大会过神来用尽所有力气,杀猪般的大叫。

我们立刻撒腿跑出了仓库,才刚出仓库的门,就看到刚才跑出去的那群手下像黄蜂般地朝这边涌来,那灰尘滚滚、地动山摇的阵势仿佛是一群逃难的大象,而且个个双眼迸发凶恶的光芒全身散发着腾腾杀气。我们吓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马上使出飞毛腿、乾坤大挪移之类的必杀技一路向前冲:“救命啊——”

“站住——”

一时间木棍、鞋子、砖块通通向我们飞来。那惊险的程度比动作片里演的还要惊险。

大约跑了一公里,背后的人还是死咬着我们不放,那执著的精神真该为他们颁发一座奖杯。我已经跑得、口干舌燥、精疲力竭,要是再不摆脱他们,我们不是疲劳过度而死就是被他们抓到后打死。这两个结果很显然都不是我想要的。

这个时候当然应该请教李宇赫了,他对于这个场面肯定已经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应付这种场面当然也是掰掰手指的事,所以我拉住李宇赫问:“怎么办,你快想想办法啊!”

一旁的伊修哲满头大汗,估计也跟我一样精疲力竭了。

脚下的柏油路无限绵延,四周空荡荡,这样的不毛之地连只老鼠都没地方躲。李宇赫转着头四处张望,突然眼睛盯住什么东西不动,我随他的目光看过去,不远处停着一辆黄色的车子,没事停在大马路上干什么,难道是抛锚了?

李宇赫拉着我们向车子的方向跑去,跑近了我才发现有位大叔正侧着身子在撒尿。

“啊!”我立刻闭上了眼睛,真是的,有没有公德心啊,竟然在马路上撒尿!我看了会长针眼的啦!那大叔听到我的尖叫也吓了一跳,转过头愣愣地看着我们。

这时李宇赫镇定地走上前,掏出皮夹说:“我是警察,为了办案现在要征用你的车!”那大叔刚想仔细看清楚他的皮夹,李宇赫就快速将皮夹收回口袋,没等大叔回答就拉着我们就上了车。

那大叔半晌都反应不过来,望着我们一动都不动,直到李宇赫发动车子,卷尘离开时,他才提着裤子追了上来,口里喊着:“什么警察啊!为什么要征用我的车!”

“放心,等我用完了就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你的!”李宇赫探出车窗向他挥了挥手。

“什么啊,你快还给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我就是警察,你不用报警了,拜拜!”

“求求你还给我啊——”

可惜他的叫喊声很快就被我们抛在了身后,唉——在大马路上撒尿,就当是给你个教训吧。会这么想我居然就连一点点的愧疚都没有了,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李宇赫开得很快,天下终于太平,我们终于安全了。我呼了口气靠在椅背上,累死我了,终于可以休息下了。好舒服,我打了个哈欠瞌睡虫就找上门来。

伊修哲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憋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宇赫,我不记得你会开车的呀,你不是只会骑自行车吗?”

“对啊。”李宇赫很爽快地回答。

话音刚落,车内的空气瞬间凝固了两秒种,我的冷汗顺着脊梁流下。

“啊!”我和伊修哲同时捂着脸失声尖叫,“救命啊——”

刹那间,车子开始不听使唤、东倒西歪地横冲直撞,李宇赫满头大汗拼命转着方向盘。我们在车内滚来滚去,一时间天旋地转。我胃里的东西也开始翻滚,有往上涌的冲动。

车窗震动的“隆隆”声,轮子摩擦地面的“吱吱”声,以及我们的尖叫声,混成了一首惊天动地的交响曲。

呜呜呜——没想到我夏小朵做了一辈子的好人,居然就要葬身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我还年轻,我还不想去见上帝!而且被撞死的话,死相很恐怖的,听说会面目全非,我不要啊!我夏小朵这样的青春美少女就算要死也要死得像睡美人一样吧!

“宇赫!前面有电线杆,你快转方向盘掉头啊!”伊修哲指着前面吓得冷汗直流,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我也想啊,可是方向盘坏了!”李宇赫拔起了方向盘,举在手里,十分为难。

“啊——”我们失声尖叫:“那快踩刹车!”

“可是我不知道哪个是刹车!”李宇赫抬起脚把能踩的都踩了几脚。

车子突然加速往电线杆方向飞驰而去,望着迅速在我们眼前放大的电线杆。我们吓得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瞪着灯泡般大的眼睛放声尖叫。

“宇赫你踩到油门了!”

“啊!什么!”李宇赫一着急,更加用力地踩住油门,车子咆哮一声毫无意外地撞上了电线杆。

“呯!”的一声,整个世界地动山摇,我的脑中彗星撞地球,火光一片……我终于还是晕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