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野猫王子变身记
  4. 第八章 白色度假村

第八章 白色度假村

作者:

1

“嘀卟——嘀卟——”

恍恍惚惚间我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原来我没死啊,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可是我好痛,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都在叫嚣。身体仿佛生锈了似的,连一个手指头都动不了。看来没死也残废了,唉——叹了口气我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睁开眼我看到的是一个白色的世界……白色的墙、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窗帘。听说天堂是白色的,地狱是黑色的,还好,我来到了天堂,看来我夏小朵果然是个大好人,连上帝都召唤我,哦呵呵呵……

哎哟——好痛,为什么死了还会痛。

“小姐,你醒了?”一个好听的声音出现在我耳边。

好好听的声音,好漂亮的人,是不是天使?我迷迷糊糊的,看到面前站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小姐,难道天使的制服是护士服啊?上帝真是好有创意。

“啊!为什么我的腿没有感觉,是不是废啦——”突然一个杀猪般的叫声震得我耳膜破裂。

我转头一看,啊?为什么李宇赫也在这里?只见他躺在白色的chuangshang,一只脚打着石膏吊得老高,额头也缠了好几圈绷带,好像刚刚出土的木乃伊,呵呵——

“你吵死了,还让不让人休息啊!”

咦?是伊修哲的声音,我随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李宇赫旁边的chuangshang躺着的正是伊修哲。那惨状和李宇赫差不多,不过李宇赫被吊起来的是左脚,而伊修哲的是右脚。

“为什么我住院也要和你一个病房啊!”李宇赫的怒吼声把病床都震得抖了抖。

“你以为我喜欢你和住一起!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住院。”伊修哲的声音冷得像冰块,撇过脸去低低地吼了一声。

住院?我打量着房间,满眼的纯白色……啊!我一瞬间从天堂落到了人间。原来我是住院了,呜呜呜——好激动!原来我还活着!那两个家伙也没有大碍,真是太好了!

不过我现在的状况也一点都不乐观,左手打着石膏,全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看来我比李宇赫还像木乃伊,而且我浑身上下唯一完好的右手正在打点滴,啊!点滴?我顺着盐水瓶望着塑料管,里面的液体还在汩汩流动,仿佛是人的血管,然后我又顺着塑料管一路往下,看到埋入我手背的针头,那修哲色的针头看了就让人头皮发麻。

“啊——为什么我在吊点滴!”我惨绝人寰的尖叫让正在争吵的两个人都停下一脸呆滞地望着我。

护士忙跑过来安慰:“小姐,你身体比较虚弱请不要太激动。”

这时李宇赫指着伊修哲大声说:“护士小姐,我不要和这个人一个病房,把他调到其他病房去,最好把他带到停尸房!”

“李宇赫简直是恩将仇报,我要不是为了救你怎么会发生车祸,早知道你这种人这么没良心,我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算了!”一向冷静的伊修哲也终于爆发了。

“谁让你救我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李宇赫根本不领情。

“不会开车还要去抢着开,结果害得我和小朵都骨折!你脑袋里塞的是棉花啊!”

“你骂我!要不是我急中生智,我们怎么可能跑得掉!而且我开得好好的,你鬼吼什么!要不是你吓得我一时失去方向,我们怎么可能撞车!”

“你还怪我,什么失去方向!你这个肌肉发达的笨蛋,要不是你太用力把方向盘拔了怎么可能失去方向!”

……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整个病房都是他们的声音,两张大铁床也随着他们的动作“嘎吱嘎吱”响个不停,护士满头黑线,在一边吓得一愣一愣的。

唉——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没被撞死也快被他们吵死了。他们两人就像是家里养了两条敌对的狗,没事就互相叫嚣,直到把主人吵死为止。

下午休息时,十几名护士流着口水双眼瞪着桃心,蹑手蹑脚地摸到伊修哲床边。伊修哲和李宇赫上午吵累了,吃完中饭就睡着了。午后的阳光很温柔,伊修哲躺在白色的chuangshang睡得很安稳,他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睑上,投下了淡淡的阴影,玫瑰色的嘴唇轻轻抿着,真是美不胜收,一群护士看得口水哗啦啦一泻千里。不过,我还是觉得宇赫比较MAN啦!

我要把她们赶出去吗?可是这样会吵到伊修哲和李宇赫睡觉,他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不过还是先看看情况吧,这群护士不见得就把伊修哲给吃掉了。

“哦!他好美哦!”

“睡觉起来好可爱!”

……

“嗯……”伊修哲睡得不安稳,幽幽转醒,刚睁开眼就被眼前无数张凑进的花痴脸下了一跳。

那群护士看到他醒来更高兴了,忙凑进了问。

“你叫伊修哲吧,好可爱的名字!我叫你修哲好不好?”

一个护士刚说了一句话就被另外一个护士一把推开:“我先来的!你排队好不好!”然后转头对伊修哲笑吟吟地说:“我给你买了橙汁,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伊修哲讷讷地接过,嘴角有点抽筋,勉强露了个笑脸。

所有人捧着脸尖叫:“啊!他笑了好可爱!”

这高分贝的尖叫声差点把把病房的天花板都掀翻了。

“修哲!这是我送给你的玫瑰花,希望你能喜欢!”

“修哲,这是我给你削的水果!”

……

形势已经无法控制,这群白衣天使太疯狂了,全部争先恐后地想挤到伊修哲面前,蓦地一个护士被挤了出来,还好死不死摔到了李宇赫的病chuangshang,而且最最严重的是压到了李宇赫那只打着石膏的脚。

“啊——”李宇赫惨叫一声坐了起来,大概实在是太痛了,眼里还闪着泪花,脸也涨得通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哗啦啦流下。

我的宇赫,我对你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可是现在的我帮不了你。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呆呆地望着他,那名压在她身上的护士也被吓得不知所措,望着他脸色刷白,身子都在瑟瑟颤抖。

李宇赫望着压着他的护士满头黑线,抑制着愤怒说:“你还不起来,想死啊!”

“哦哦!”护士怔怔地点了点头,手忙脚乱地爬起来,不过她大概是太慌张了,竟然脚下一滑,为了保持平衡,手又撑到了李宇赫受伤的那只脚。

李宇赫这次是叫也叫不出来了,直接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啊!宇赫!宇赫!”我紧张地大叫,他不会疼死了吧?

那群护士看宇赫倒了下去又开始saodong起来,一下子病房内又炸开了锅。蓦地李宇赫像僵尸一样从chuangshang弹了起来,忍无可忍地大叫:“吵死了,全滚出去,你们喜欢的话把这个孔雀男也带走吧!”

那群护士一瞬间噤声,面面相觑,“还不快滚!不然我投诉了!”李宇赫扔出枕头大吼一声,这下所有人才都吓得撒腿冲出了病房。

刹那间病房恢复了安宁,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你这个孔雀男到处惹麻烦!你给我滚到停尸间去,那里最适合你了!”

“死肌肉男!明明自己到处惹是生非!要不是你我怎么可能住院!”

“我那是行侠仗仪,你这样的娘娘腔是不会懂的!”

“谁娘娘腔了!你这个野蛮人!”

“孔雀男!死娘娘腔!”

“肌肉男!野蛮人!”

……

啊!受不了了!我要被吵死了!怎么又吵起来了——

对了,对了!棉花,我从旁边的铁盒子里拿出了两片棉花,揉成团,塞进耳朵里。啊——终于舒服了,以后不怕他们吵了。

望着伊修哲和李宇赫指手划脚、口沫横飞,却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真是太爽了!吵吧!吵吧!我再也不怕了!这两个大冤家!

2

傍晚,护士端来了晚饭,望着餐盘里一成不变的青菜豆腐红烧肉,我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唉——我放下了筷子,躺回chuangshang。

“小朵,怎么了?”伊修哲坐到我床边关切地问。

“是不是东西不好吃啊!”李宇赫一把推开他,凑上来问。

我点了点头,唉声叹气。

“这鬼医院,每天都烧这几个菜,没病的人也要吃出病来了!”李宇赫大声抱怨。

“小朵,你想吃什么啊?我马上就出去买。”伊修哲刚想上前,就被李宇赫横出的手生生拦住:“小朵想吃什么我会去买,不用你瞎操心!”

“我是在问小朵!又没问你!”

“小朵,你等着,我现在就去买!”李宇赫示威似的瞪了伊修哲一眼。

眼看着他要下床我忙喝止他:“你腿骨折了不要乱动啊!”

“没事,我不用左腿走路,我用右腿跳的好了!”说着他就下了床,一跳一跳地跳出了病房。

“宇赫!”我在后面喊他,但他很快就消失了。汗!一个腿居然还可以跳那么快,千万别不小心摔到了。

“小朵,你等着我也去给你买!”伊修哲居然也不顾我的反对跳出了病房。

很快李宇赫跳着脚回来了,满头大汗的,手里抱着一大袋东西,真佩服他的毅力,都这样了还能出去买这么多东西回来。

李宇赫拉过一张桌子,摆在我和他的病床中间,然后“悉悉索索”的把袋子里的东西全拿了出来,瞬间摆满了整张桌子,我看了咋舌,有烤鸡、咖喱鸡、薯片……和啤酒?!不过前三种都是我最喜欢吃的,太好了!我的口水差点都流了下来。就在这时伊修哲也回来了,买来了草莓、红酒和牛排,居然还有两根造型精美的蜡烛,他要准备烛光晚餐吗?

不过烤鸡和牛排的香味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啊!太幸福了!在医院居然还可以吃到烤鸡和牛排,如果天天能这样,那住院也是件不错的事呢!

李宇赫打开一罐啤酒递给我,然后拿起自己的啤酒和我碰了碰,说了声干杯后仰头喝了一大口,喝完还“啊——”了一声,十分惬意的样子。

伊修哲也倒了一杯红酒给我,我刚要接过李宇赫一挥手,酒杯掉在地上,“乒乓”一声,红酒四溅,杯子摔个粉碎,伊修哲也被溅了一身。

“李宇赫!”伊修哲冷冷地瞪着他。

“我不小心,不好意思!”李宇赫摆出无辜的表情,摊了摊手。

“哼!”伊修哲站了起来。

“修哲!”我担心地唤了他一声。

“我去卫生间洗一下。”他头也不会,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望着李宇赫无赖的样子,我用力踩了了一脚。

他跳了起来指着我大叫:“你干什么突然踩我?”

“啊?”我装糊涂说,“我踩到你了吗?”然后望了眼他那只受伤的脚说,“是你自己把脚放在我脚下的好不好!”他差点气岔。

我摸摸他的头发说:“好了,不要生气了,不过你刚才也太过分了,宇赫也是一片好心!”

李宇赫不说话,只能拿起酒很郁闷地灌了一口。

看着他可爱的样子,我憋得连肚子都痛了,只好不再看他快气炸的脸,去吃薯片。

我们吃吃喝喝,半罐酒下肚感觉人轻飘飘的神清气爽,好想高歌一曲……

“嗝——”李宇赫打了个酒嗝,脸色酡红,举起啤酒说,“小朵,这杯敬你!”

“好!干杯!”我豪爽地和他碰杯,把易拉罐里的酒一口干掉。

清爽的啤酒顺着喉咙下肚,真爽快!我感觉自己躺在云朵上,轻飘飘的软绵绵的。

窗外深蓝色的天空就像天鹅绒般漂亮,忽闪忽闪的星星璀璨得就像钻石,洒满了整个天空,明明那么小却那么亮,一直铺展到世界的尽头,形成一条闪亮的银河。夏日的星空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它仿佛拥有魔法般,如果一直看着会坠入其中。

“小朵!我给你讲个笑话!”这时宇赫一把揽过我的脖子,嘴里的酒气喷在我脸上,热热的痒痒的,我感觉自己更晕了。

“夏日炎炎的一天,两只香蕉走在路上,走在前面的香蕉突然觉得好热,他说,好热哦,我要把衣服脱掉,结果他就把皮剥掉了,结果后面的香蕉就跌倒了。”李宇赫说完推了我一把说,“好笑吧,哈哈哈——”然后自己笑得直不起腰。

这么冷的笑话我可笑不出来,我推了他一把说:“一点都不好笑!我来给你说一个,一根火柴觉得头很痒,挠着挠着就着火了。去了医院医生给它包了纱布,就变成棉花糖啦!”

“哈哈哈——”李宇赫笑倒在我肩上,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脸上,我转过脸,看到他璀璨的眸子正望着我,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觉得他的眼睛好漂亮,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漂亮,我真醉了吗?为什么我好想亲他,他的脸一点一点在我面前放大,而我仿佛被催眠了一动也不能动,有一股窒息的感觉充斥在胸膛,脸好烫,连耳朵都好烫,可是我的脑袋已经不听使唤了,连眼睛都不听使唤,除了看着他的眼睛我什么都做不到……

“修哲,你睡了吗,我来看你了!”

就在这时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我立刻撇开了脸不敢看李宇赫。

“啊!你们在干什么!”护士跑过来指着桌子大叫,“你们居然在医院里喝酒!”

“啊!啊!不是的!”我立刻摇手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

“都被我抓到了你还狡辩!”护士拿起塑料袋三下两下把东西全装了进去,“没收!”

“干什么!”我和李宇赫来不及阻止,望着护士拿走塑料袋。

“全!部!没!收!”护士愤愤地大吼一声拿着塑料带离开。

“啊!我的晚餐……”我的眼前忽然浮现出那只香喷喷的烤鸡活了过来,扑扇着它已经没有一根毛的翅膀飞走了,我欲哭无泪,光顾着喝酒了,连一口都还没吃呢。

护士走后,我立刻钻进了被子,连头都裹了起来,刚才的情景还在我脑海里倒转回放。

“小朵,你饿不饿,我再去买!”李宇赫扯着我的被子,醉醺醺地说。

“不,不用了,我困了想睡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不敢去看李宇赫,现在我的脸一定像熟透了的番茄。

我知道喜欢李宇赫,但是我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喜欢他!我知道自己对感情很迟钝,初中时有个男生喜欢了我三年我都不知道,毕业后我的死党美佳告诉我时我还不相信,而且美佳跟我说是那个男生向我表白被我拒绝了,可我却一点印象都没有,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果然我跟美佳说的一样,恋爱情商是零蛋。

3

第二天一大清早,医院就已经吵吵闹闹的很热闹了,我迷迷糊糊地起来上了个厕所后,回到病房,就看到李宇赫趴在窗台上,烟雾缭绕在他周围。

“你在干什么?”我一把拍上他的肩膀。

“嘘!”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继续拿着打火机烧香烟,注意,是烧哦,不是吸。

“现在流行这样抽烟吗?”我很纳闷。

他没回答我的话,只是把烧了一半的烟从窗户扔了下去,转身楼下就传来叫骂声:“谁这么缺德乱扔烟屁股!”

我一听不好,好像是护士的声音,忙对李宇赫说:“快把你的烟藏起来!”

李宇赫二话没说,跳到伊修哲的床头把烟塞在了他枕头下,我还来不及阻止,护士就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

“你们刚才谁抽烟了!”

“没有啊!”李宇赫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还向我使眼色,估计是叫我不要说话的意思吧。

我低着头不说话。

“我明明看到烟屁股是从你们窗户丢下来的,我要搜查!”说着护士就在我们房间翻箱倒柜起来,很快在伊修哲的枕头下摸出了烟。

这时伊修哲拄着拐杖走了进来,真是好死不死现在进来干什么,我替他干着急,使眼色叫他出去,可惜他只是瞪大了眼望着我,哎,为什么我和他没有心灵感应呢?

不过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护士非但没有责怪伊修哲,反而笑吟吟地走上去,“修哲,脚伤好了没有啊?拄拐杖累不累啊,要不要派把轮椅给你啊?你去散步的话告诉我一声,我推你去啊!”

真是让人跌破眼镜,我的下巴顿时掉在了地上。

伊修哲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不着痕迹地推开护士的手说:“谢谢了,我很好,不用轮椅了。”

护士不高兴地撇了撇嘴然后又恶狠狠地瞪着我们:“这烟是你们的吧!昨天喝酒今天抽烟!你们给我老实点,再被我抓到你们就死定了!”说完就火冒三丈地暴走离开。

我呆在原地被她吓得一愣一愣的,为什么连我也要挨骂,关我什么事,太冤枉了吧!

伊修哲完全不知状况,眨着眼望着我。

午后的草地总是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让人很想去躺一躺。我是手骨折,所以行动还是比较方便,刚走进草地就看到伊修哲一个人坐在大树下的长椅上,我一蹦一跳地跑过去,他看到我笑了笑,打着石膏的那只脚看上去很笨拙。

我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一个人在想什么?”

“没什么,在病房里太闷了,出来透透气,看着那些小孩子在玩耍,心情也比较愉快。”他指着不远处在嬉笑追逐的几个小孩子。

“对不起,早上宇赫把烟放在你枕头下了。”

“没关系,反正他一直很讨厌我。”

“为什么你们俩这么互相敌视对方呢?你们不是兄弟吗?”

伊修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看着我的眼睛,默默扯开话题:“你为什么要替他道歉?你就这么喜欢他吗?”

“我……”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从那次李宇赫把我从山上救下来后,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是我却不能当这伊修哲的面,就这么直接地说出来……

伊修哲淡淡地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到苦笑两个字,修哲是在苦笑吗?

“宇赫有你替他道歉真好。”伊修哲又淡淡地说了句,很轻,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但我却听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觉得难过,我伤害了修哲吗?

于是我们陷入了沉默,虽然周围环绕着鸟叫声,知了的叫声,还有小孩子的笑声。

我望着伊修哲,他的皮肤很白,在阳光下近似透明,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很不真实缥缈得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我突然有一股冲动,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大热天里他的手却很凉,凉到了我的心底。修哲是个很好的男孩,我不希望他为了我伤心。

伊修哲先是愣了愣,转而微微一笑,笑容依旧是淡淡的,我发现他有心事,可是他不说我也不知道如何开口问。

我们不说话静静地坐着,草地上几个男孩子在踢足球,小小的个子却充满了活力,摔倒了很快就爬起来,看得旁边的父母却一阵焦急大喊着:“小心点!”有的踢累了就跑回母亲身边向撒娇,母亲笑着帮他擦汗喂他喝水,一家人看起来很温馨。

伊修哲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眼底流露着羡慕,我突然很想知道伊修哲的童年是怎么样的,但我依旧是什么都没问,好像冥冥之中觉察到这个问题是禁忌一样。

又坐了一会我先回了病房,伊修哲却说要再坐一会。我刚走进病房李宇赫就蹿出来抓住了我的手,力气很大抓得我手腕很疼。

“宇赫!你干什么!”我生气地瞪着他。

他没有放手,一把拉过我怒气冲冲地说:“你和修哲去散步了?”

“是啊。”

“你为什么要和他去散步,你还拉着他的手!”

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原来李宇赫看到了,对于他的监视我很生气:“那又怎么样!”

“你是我女朋友!你怎么可以拉其他男人的手!”

“可是宇赫又不是别人!他是你哥哥啊!”

李宇赫一把甩开我的手,撇开脸冷冷地说:“谁说他是我哥哥!哼!”

“宇赫!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一直都以为他们只是表面不和爱打打闹闹,没想到他们的矛盾这么深。

李宇赫生气地跳出了病房,那背影有点落寞、有点孤独,我很想上前拉住他,可是他刚才的话又让我很生气。

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难过,是因为李宇赫对我发火,还是因为李宇赫和伊修哲互相讨厌呢?我多么希望他们能和睦相处啊,想起以前的事,虽然多灾多难,虽然大家不停地打打闹闹,可只要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就会很开心……

Vol.4

餐厅里弥漫着低气压,除了餐具发出的清脆碰撞声,没有其他声音,太压抑了。我偷瞄着两人,出院到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他们居然可以不跟对方说一句话。虽然这样能安安静静的生活,可我却不明白该感到高兴还是难过呢?他们吵架我是会感到很烦,可是这样冷战实在是太可怕了……

“吱——”伊修哲推开了一直站起来走出了餐厅。

“碰!”李宇赫丢下了刀叉也走出了餐厅。

我立刻一口把杯子里的牛奶喝光,跟了上去。

出了门,伊修哲冷冷的走在了李宇赫前面,李宇赫瞪着的双眼散发着熊熊烈火,我不由打了个寒噤。

蓦地,李宇赫铆足了劲冲到了伊修哲前面,伊修哲愣了愣,拉紧了肩上的书包又跑到了李宇赫前面,李宇赫立刻加快了脚步……两人居然在大街上赛跑,行人望着怒气冲冲的两人,都纷纷离开他们三米远。

我在后面追的气喘呼呼,这两人发什么神经啊!实在跑不动了,我停下来撑着膝盖望着面前的两股灰土,气喘如牛,呼——呼——

他们两人很快就不见踪影了,我一个人呆呆的走在大街上,太过分了,居然把我这样一个青春美少女孤零零的丢在大街上,气死我了!

走进教室,伊修哲和李宇赫冷冷的坐在自己位置上,连看都不看对方一眼。果然,他们在学校里就装作互相不认识,真是可怕的两个人。

我刚在自己位置上坐下,班长就开始发表格,我看了看,原来是填学生家庭资料。

望着父亲一栏我停了下来。想到爸爸的死我就难过。他是个很好的人,从来不骂我,在我上小学时他为了就一个乱穿马路的小孩被车撞死。我的爸爸就是这样一个人,总是为了别人不顾自己,就像天使一样,所以我想爸爸一定被上帝带走了他现在一定在上帝身边当天使,而此时此刻他就在天上看着我,所以我要永远乐观,不气馁、不退缩,让天上的爸爸觉得放心和安慰。

“夏小朵!你填好了没有,就你一个人没交了!”班长的声音把我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好了!”我在父亲一栏里匆匆写上“过世”两个字就交给了班长。班长刚要离开却被一个同学叫住了,两人在谈着下次班会的主题,这时我瞥到了李宇赫的表格,好奇之下就拿过来看,感拿过来又看到底下正好是伊修哲的表格,顺手也拿了过来。

原来李宇赫的生日是八月九号,是狮子座的!怪不得脾气那么火爆。伊修哲的生日是二月十号。他们是同年生的,可是母亲不是同一个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

突然班长从我的手上夺过了表格,还狐疑的望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