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记纪实
  3. 中国足球内幕
  4. 赌球指南:那些被盘口预知的结果

赌球指南:那些被盘口预知的结果

作者:

在阎世铎的“快乐足球,健康联赛”冲击下,澳彩经常推迟开盘时间,不惜赛前犹如过山车一般调整盘口,以便迎合地下消息的变化。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越来越觉得有心无力,不得不减少中超联赛的开盘场次。

2001年10月7日,球迷奔走,狂欢。经过了首次进军世界杯的不眠之夜,前一天甲B联赛的丑剧似乎正在远去,足球事业第一次尝到了甜蜜。

像中国人只为入世而欢呼,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危机和机遇双重逼近一样,韩日世界杯中国收获的不仅仅是连丢9球,还有随之而来的大大小小的庄家。

此时的中国足球,盘口成了毫无争议的决定力量。钱,盘口。利益就像冲上沙滩的浪头,将原有的痕迹全部抹平。

学徒,恩师,队友,前队友,上下级,闺蜜……这是原先的中国足球江湖。

2002年大连队主场对八一,赛前,大连外围的地下赌球庄家对开出的主流盘口是:大连实德队让一球。

以当时两队的实力比较和实德夺冠的战略目的来看,让一球略显“保守”。远在南方的一些地下庄家开出实德让一球半,追捧实德的买家仍然不可胜数。不过,在大连,比赛之前很多庄家都像得到了消息——这直接从大手笔下注者的趋势都能看出,盘口从一球直接降到了半一。也就是说,不太看好实德赢球。

90分钟激战中,八一队孙新波与黄勇为本队各进一球,而实德队直到全场补时阶段才凭借外援尼古拉斯的一粒进球,爆出了冷门。

该年联赛中,实德队屡屡在和一些弱队比赛时失手。据悉,每一次都有大量大连拥趸者中招。在比赛中球员并没有太过离谱的个人表现,但仍然引来了一些猜测:“为什么盘口总能预知最后的结果?”

当时被耍的是科萨,人们认为他不过是一个外国教练而已。很快,本土“老革命”也连连摇头,看不懂。

2002年,戚务生率领的云南红塔队在主场对战青岛海牛队,赛前大戚信心十足,很少夸下海口的他赛前聊天时说“拿下了”。此时的云南红塔在休赛期前排名第一,有主场之利,赛前红塔让半一的盘口似乎也验证大戚的说法十有八九可以实现。

比赛开始后,云南红塔似乎比对手更有高原反应,迟钝成为红塔队后防线最显著的表现。比赛不到20分钟,青岛队曲波便利用一次机会射入区楚良把守的大门,但是这个场面对于当年实力并不差且在高原成绩相当好的主队来说,没有人怀疑红塔会输掉这场球。不过,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在丢失了第一个球之后,门将区楚良脱掉了手套,然后愤然摔在地上,准备离场。这个镜头让观众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果然,红塔不仅没有获胜,连扳平都没做到,甚至还丢了第二个球,比赛结果是0比2,从盘口上解释,青岛倒可以让红塔半一。

戚务生因此勃然大怒,关机,离场,并提出辞职。2001年他逮到了几名主力球员“卖球”的铁证,想废掉其中的一名红塔老臣,但集团负责人并不相信,大戚随即拨通了公安部治安管理局一位朋友的电话。最终,这位球员2002年初被挂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比赛让红塔集团也失去了信心,第二年联赛结束后,红塔退出了足坛。

老江湖显然不甘心就此离开。2004年后戚务生执教天津,目标是夺冠,但居然七轮未尝一胜,就此离开。前五轮比赛他忧心如焚,眼看着比赛中创造出那么多得分机会,但就是拿不下来比赛。在那段时间里,他几乎天天晚上都在寻思:到底在什么环节上出现了问题?他后来终于明白,“再总结技战术等方面的不足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也许有些问题是我无法解决和控制的。”2006年他出任广药主教练之前,一位弟子还曾想托人给他带话,“现在的江湖早已不是原来了,光是业务和人脉不行了。”

一度被认为是“人脉之王”的戚务生,2006年在广药也未能实现冲超目的,挂印而去。而更惊悚的是,不少人传说,在这些戚务生与假球的斗争中,他并没有那么高尚。他只不过是一个与其他势力的斗法者,甚至在他的挚友、武汉经纪人杨巍被抓后,有圈内说法直指戚务生也参与到其中。但没有证据,没有证人。

2003年联赛10月30日,申花主场打青岛,当时青岛是上一年足协杯冠军,申花主场让球从半球飙升到临场的两球半,比赛直到60分钟仍为0比0。不过走地盘口依然坚挺在申花让两球半,也就是说在剩下的30分钟,押注申花的只有净胜三球才可以胜出,如果这个是一场五大联赛的比赛,一般押注上盘的没有可能胜出了,但随后,拥有国奥门将杨君的青岛队突然松劲,连丢三球,申花赢球赢盘。

贵为“十冠王”的辽宁队,在职业联赛之后从未染指顶级联赛冠军,而他们在盘口时代的表现却是影帝级的,其剧本也可以直接入围最佳惊悚片提名。

阎世铎经常提到的中超联赛的特色是“快乐足球”,而中超在2004年到来时,确实让我们感到很快乐——经常有惊奇,肯定是快乐的。

中超元年,第二轮联赛,深圳健力宝主场对辽宁中誉,盘口变化之大令人心惊,比赛开始受注时的盘口是深圳让半一,但到了比赛开始前的半个小时左右,盘口开始猛升,一球、一球/球半、球半,在赛前半小时左右,最高点竟然冲高到球半/两球。而比赛的结果当然不会出乎意料,比赛中辽宁队一直“唾面自干”,让深圳队肆意狂攻,比赛成了一边倒的攻防演练,最终0比3告负,刚好让对方赢盘。期间澳彩数度停盘、封盘,但是最终还是为这个疯狂的赛果买单。

也是在这一年,辽宁在主场迎来了山东队。以双方当时的实力和主客场对比,比赛前一天中午辽宁中誉硬当当地让了半球。从当天晚上开始,不知发生了什么,辽宁队让半球降成平半、平手,越过平手这个阴阳界后,他们又勇敢地受让平半、受让半球、受让半一、受让一球到受让一球/球半,一共跨跃了8个区。我们可以欣慰地告诉大家,最后辽宁队虽然2比3输了球,但以最后下注的受让一球/球半盘口而论,买辽宁的人还可以赢钱。这就是传说中经常在联赛中很多记者赛后频频响动的腹语:恭喜你,某指导,输球赢盘!

这一年辽宁队主教练是马林。不是老革命,是少帅。历史书上,上一个辽宁的少帅,活了一百多岁,人们都还记得他“不抵抗”。

2004年的确是个神奇的年头,有通灵能力的球队还很多,而辽宁队也不会永远做输球的霉鬼。

第13轮,尚在争冠行列的申花,赛前让辽宁半球,不过庄家好似神仙一般预感不妙,盘口剧烈震荡,倒变成辽宁让申花,这还不算,只见辽宁越让越多,温良恭俭让,最后一直让到了球半(赢两球才赢)。比赛的过程说明,庄家果然“通灵”,他们开赛5分钟就丢球,随之被打成了筛子,输成了2比5。

2004中超第19轮申花对天津,赛前大小球盘口分界线在两球半(双方总进球达3个算大),最终盘口四个半(5球为大),开赛后双方进球如拾草芥,以4比4收场。

光看比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年连京沪9比1也正常。不过这个被“预告”了的2比5,2008年再次又被提上了台面。当时两队再次在辽宁主场聚首,辽宁队先丢4球,好歹扳回一个时,东方卫视解说员还在一厢情愿地YY,“申花再还辽宁一个5比2。”5比2没有等来,最后是4比4。顺便告诉大家,当时的申花队赛前喜欢集体看电影,这场比赛看的是《过界》。

《过界》反映的是都市人心理重压之下寻求释放和解脱的电影,先进4球后丢4球,酣畅淋漓,够解脱。此时的盘口已经流行到大家都不喜欢说的地步,觉得一提盘口就特庸俗。所以申花老板朱骏也只好什么也不说。

朱骏不言不语,没准是想起了这一年年初,青岛主场对上海的比赛。

当时申花队前三轮场场都是硬仗,并且都赢得漂亮。从实力上看,主场作战的青岛队几乎无法阻止申花队连胜。庄家因此开出申花客场让半一的看口,比赛开始后,这个盘口还在,但只坚挺了10分钟就降为半球盘,如此短时间内大幅度的降盘确属罕见,而半球盘开始就是上海让高水,到下半场比赛后盘口已经降为平半,盘口降得过快,可见庄家已经不看好上海赢球。这时的庄家对中超比赛结果把握之准,令人咂舌。

在申花队强大的攻击力面前,青岛队疲于招架,但每当出现险情的时候,总是有裁判出来“帮忙”,吹掉申花队的很多好球。最终双方0比0战平。申花队不可能赢得比赛,不仅有青岛队的阻击,还有裁判等诸多场外因素“力保”一场平局。

2004年末,徐明、罗宁等人准备G7起事,此时荒谬的一幕出现,有线人给他们电话报告——在辽宁对冠城的比赛现场,有一个人在体育场现场报比分。在手机里他不停地说:“现在还要一个!还要一个!”场上随之进球频频,四川冠城6比3大胜。赛前庄家开出的盘口是主队让半球,即看好主队小胜,水位却始终很低,只有左右,也就是说如果你押了100元赌辽宁队负于四川队,回报只有30多块。秘密在于大球赔率,一直在走低,水位不低于,在前面15场比赛只打进14球的四川队六破辽宁队大门,让很多追捧大球的神秘人物赢得盆满钵满。

中超爱自由,这一年的足协杯也未能免俗。

当年的足协杯有川渝德比,重庆队实力明显处于下风,加上准备放弃足协杯,因此输球不是新闻,关键是这样的比赛大球开到了球,3比0后,对于无力攻破对手大门的重庆队球员来说,似乎在等待什么,果然,终场前川队打进了第4个球,电视直播看到的是重庆队后卫欢快地跑进自家球门捡球!

这场比赛让重庆队大为光火,因为赛前传出了有人接触俱乐部买球,被拒绝。但这些人又转而对球员进行“利诱”,所以这场比赛让球开到了天下无敌的四川让3球!同级别球队比赛开出如此悬殊的盘口,最后居然不多不少,0比4。这让力帆老板尹明善气冲牛斗。一年之后,他才开除了张宇等3名大连球员,不知道这算不算迟来的处罚。

一位中超球员对此毫不避讳,“有时候上场队员都搞不清楚,教练又能怎么样?”他说,在一些球队里,首发11人上去后,“先踢十分钟看,看谁和谁是一伙的。”相对于澳门博彩,很多小庄家非常胆大,他们早早开出盘口。

2004年深圳和冠城因为场地问题,提前数月就宣布对调主客场。这一信息很多小庄家居然不知道,仍然照样开出盘口,遭受损失后宣布“无效”,结果招来了下注者的声讨。

在阎世铎的“快乐足球,健康联赛”冲击下,澳彩经常推迟开盘时间,不惜赛前犹如过山车一般调整盘口,以便迎合地下消息的变化。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越来越觉得有心无力,不得不减少中超联赛的开盘场次。一度,澳彩甚至暂停对中超开盘。“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澳彩对中超的品质不认可。”乱象频出,足球行业等于在自杀。

2005年川渝对抗赛,重庆队连主教练也没有来,两队尽遣替补,观众寥寥。据悉,这场比赛的胜方奖金仅有3万元。

4年前,商家不惜用2001克黄金铸成“雄起杯”。此时有人电话问原四川队总经理许勇,雄起杯安在?许勇不语。他只是不想说出这个沮丧的事实,本来被炒作为两座城市足球最高荣誉的雄起杯早就被重新回炉,变成了戒指、项链,在解放碑或春熙路上和新主人来来往往。

用黑泽明的一部作品名来形容此时的中国足球,乱。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