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记纪实
  3. 中国足球内幕
  4. 抓赌指南:那一套数学和概率论模型

抓赌指南:那一套数学和概率论模型

作者:

一名现场记者,由于平时也好赌上一把,这天在西安看到网上盘口显示进球了……他迷惑不解地抬头看,因为此时两队根本没进球,他以为盘口摆了大乌龙,正想骂几句不专业的盘口时,发现真实的比赛中——进球了。

我们几乎是连珠炮般介绍了中国足球的乱象。恕本书冒昧,其实还有很多赌球的术语要给大家介绍,这不但是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我们在叙述什么,也是为了今后当你的熟人突然蹦出一个术语时,你可以劝他回头。

赌球实际上是在赌人性,毫无技术可言。赌球输得倾家荡产的王大明(隐去真名)说:“如果你赢了,会觉得钱来得很容易。即便不继续下球了,当钱用掉的时候,你会想起自己还有这样一门‘技能’。东下西下,肯定就会输,如果输了……你见过输了能够不继续玩的吗?”

盘口

当下说到盘口,人们肯定把这个名词归于赌球之名下,但事实上,盘口之初绝对和赌球无关。创立于19年前,之间盛衰数次的中国股市毫不客气地抢了这把交椅,至今你仍可以在和赌球毫不相关的股票网、财富网、咨询网间随意觅得盘口、买盘、卖盘、虚盘、实盘等词语,甚至庄家也是这个证券市场的常见术语。

创立于1998年的澳门彩票有限公司算是树立了亚洲足球博彩的一个标尺性玩法,因为在此之前的数十年间,发迹于欧洲中心伦敦的体育博彩,最谙熟于足球与赛马,因此一本《赛马与足球展望》杂志在21世纪成为研究中国足球彩票的热门刊物。和欧洲体育博彩市场大为不同的是,流行于欧洲的赔率式博彩游戏经过澳门彩票公司的改造,俨然成为亚洲市场乃至全球市场最被认可的体育博彩游戏。

赔率和盘口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它们相同的地方就是赔付的比例,不同的是对赔付比例的算法不一样。举例来说,一场意甲罗马VS帕尔玛的比赛,在英国博彩公司那里会被开出主队胜平负的赔率组合,也就是说你拿出100元分别投注在胜平负三个结果上,获得的未来收益是不同的,主胜你100元只可以赢70元,双方打平你可以赢得230元,而主队输球你则可以赢取400元。

在澳门彩票公司这里,假如它们会为这场比赛开出主队让半球的局,那么这个半球就是盘口,当你下注到罗马这边的时候,如果罗马取胜,你只能赢得你投注金额的彩金(不考虑水位,后面详述),而当罗马平或负于帕尔玛的时候,押注罗马的金额将全部输掉,反之押注帕尔玛的将获得全部彩金。以此类推,如果遇到让球的盘口,也就是说让球一方只有胜出至少两球,才为赢盘,反之均为输盘。

水位

水位,其实就是赌博公司的佣金。作为博彩公司,开出盘口的意义在于提供了一个可以让投注客参与的平台,因此依靠这个平台获取佣金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这个和澳门娱乐场中百家乐游戏规定押注庄家的一方赢得彩金的时候必须向赌场缴纳5%的金额一样。当然你可以看到在其他赌场游戏中似乎赌场并不抽取彩金,那是因为在类似骰宝游戏中出现围骰(即三个骰子一样的点数)押注大小会被通杀,BlackJack中庄家可以先让闲家要牌导致爆牌的结果,这一系列就是赌场的天然优势。

澳彩从1998年开始设立足球博彩的水位是控制在的水准,综合来说澳彩就每一场比赛平均抽取15%的佣金,后来由于各地博彩公司的竞争,特别是外围博彩公司的无序竞争,澳彩一度也将英超赛事的总博彩水位调整到以上,也就是只抽取10%的佣金,这对于一年超过100亿元的投注额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让利。

量化到罗马对帕尔玛的比赛上,澳彩盘口是罗马让半球帕尔玛,即便这个情况下,还是看好罗马的多,那么押注罗马的盘口仍然是半球,但是对应的水位只是水,而押注帕尔玛的水位则是,也就是说,罗马胜出,那么押注罗马100元只能获得100×=85元的彩金,也就是说有100-85=15元作为佣金被澳彩提取;反之如果罗马战平帕尔玛,那么押注帕尔玛的将获得100×=100元的彩金。

A、B、C,在赌球圈代表的单位是万,千,百。用字母来代表金额,最早还不是庄家的发明。张静江是南浔富翁张颂贤的孙子,少年时冲进火海救人摔断了髋骨,成了残疾。第一次和驻法公使孙宝琦回国,就在船上结识了孙中山,为了支持革命,张当场就给了后者3万银元。后又约定,只要需要就发电报给他,A、B、C、D、E……代表1、2……5万。后来孙中山试验数次,果然毫厘不差。

盘口和水位的调整

如果你看懂了盘口和水位的基本解释,那么也许会问盘口和水位是不是一成不变的呢?告诉你盘口、水位和股票上的买卖是相类似的,虽然不能做到像股票那样每笔交易都可能是不同的价位,但是盘口和水位其实就是博彩公司和下注者,甚至是某些利益集团之间博弈的晴雨表。

还是拿上面一场比赛作范例,如果从上周六开始,罗马对帕尔玛的初盘(术语,指博彩公司为某一场比赛起初开的盘口)是罗马让半一,如果看好罗马的投注者蜂拥而至,使得押注在罗马上的资金达到或者超过博彩公司的一个限额,这就类似于保险公司收到太重的一笔保单,一旦理赔会导致公司破产危险的时候,保险公司会采取分保的模式操作。

这个手法也适用于博彩公司,博彩公司可以将一部分注码投到其他的博彩公司去,这样的话固然可以降低风险,但是也可能导致利润丧失,因此博彩公司在投注金额并非绝对大的情况下,初期会尝试降低押注罗马的赔付水位,比如将初盘的水降低到甚至更低,此后可能将盘口从半一调整为一球,这往往会使得意欲投注罗马的投注者降低继续投注罗马的念头。

一般而言,国际上这种盘口调整的幅度不会很大,由于博彩公司对各大赛事的把握,初盘到终盘的变化幅度不会超过3档,即从平半到半一这样的幅度。然而在一度假球肆虐的中国足球联赛中,这个纪录被屡屡打破。(典型案例,上文中2004年中超辽宁2比3山东)

大小球

根据足球比赛的统计规律,一场比赛的入球一般在2球以上不到3球,于是围绕这个中位值的争夺就诞生了大球小球一说,除了个别联赛,大部分的比赛会以球为分界线,超过则为大,少于则为小。不过中国联赛的特殊性决定了有的时候这个中位值要提升,比如在一场有消息的比赛前,大小球就开到了球,即双方打入4球才算开出大球。

2004年,新加坡彩票公司有意配合中国国民到新加坡的旅游热潮,开始有关中超联赛的竞猜,但是当其内部一位人士拿到有关上几个赛季中超联赛的比分统计后,便敏锐地对很多场比赛比分提出疑问,一些类似于冰球比赛的比分被直接打入疑问球名单,或许正是那个时候起,有关中国球队涉嫌假球的新闻就开始在新加坡国内流传,直到王鑫等一干人东窗事发。

大小球的玄机和实力无关,今年中甲联赛青岛海利丰和四川的比赛,为了能打出大球的大球,青岛队不惜吊射自己大门。

封盘和疯盘

封盘,这个名词最早见于棋类比赛中或者是王晶导演的赌神系列片中,凡遇到棋手休息如厕或者是在最后一张牌揭晓前,便可见到如此手法,往往是以大钟鼎似的器皿扣住棋盘或者赌台。不过在足球博彩中,也会遇到封盘的情况,这个情况产生的前提是博彩公司(庄家)获悉某突发消息或者遭遇爆发式单边投注,为减少风险采取的一种规避风险的方式。

具体到2004年,澳彩首开中超盘口,由于在之前的2003年就有诸多疑问赛事被澳彩列为黑名单系列,因此几支实力强劲的球队,包括上海申花在内均未被澳彩选中开盘。而在开盘的赛事中,澳彩也是采取了非常稳妥的方式,即在比赛前一个小时才开出盘口,一来可以更精确地了解比赛信息,二来减少投注降低风险,但是在实际操作中,一位操盘手曾经告诉笔者,有一场比赛在赛前一个小时开盘后,即发现有很多疑问投注,遂几度封盘,实际接收投注不超过100万元,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使得澳彩赔钱超过60万元。

疯盘,这个似乎是杜撰的名字,却实实在在地出现在中国足球联赛上,盘口疯狂跳升,如上文中的八个区域的变化,此外,上文中深圳对辽宁,申花打青岛,显然已“疯”。

诱盘

诱盘一说,常见于某些伪赔率专家的说辞,意思是说博彩公司似乎洞悉了所有比赛的密码,随后开出比较有诱惑力的盘口,用于吸引投注客押注到错误的一方。简单举例说,像上面说到的罗马对帕尔玛的比赛,主队让半甚至一球都是正常的盘口,而当庄家开出罗马只让平手半球,即便打平,押注罗马只会输一半的情况下,很多投注者就会反向思考,庄家这个盘口是不是在诱骗我们押注罗马,在这样的分析判断下下注帕尔玛。

在中超的赛事中,不乏这样的先例。2008年青岛和上海申花“意外”战平,就是庄家在已经知晓结果情况下的“诱盘”。

倒盘

所谓倒盘,意思是说盘口正常,赛前投注也未出现异常,但是在某些利益集团的操控下,比赛出现违背常理的结果。常见的是强队突然进攻失灵,甚至胜负关系完全换位,赛前是预测主队胜出两球都不难的,比赛完后出现客队胜出两球的情况,这样的情况采用足彩的术语来说就是冷门,但是冷门的背后如果是与盘口相牵连,那么这个倒盘一说就是成立的。2002年云南红塔对青岛海牛的比赛即是这种情况。

滚球盘

滚球盘,也称走地盘,这个是随着网络投注的兴起而出现的一个新的玩法。在2003年前,各地的赌球一般是以电话报盘,在大小庄家间实现的,即便是最正规的澳门彩票有限公司,至今也一直保留着电话投注的方式,这家由澳门政府监督下的博彩公司其管理之严格令人咋舌,该公司的机房保留了从1998年至今所有电话投注者的录音,这些资料处于严格保密中,除了必须的技术人员出入这个有着超级存储量的房间外,即便澳彩前CEO郭志豪和他的贵宾也无奈于“工作重地谢绝进入”了。

据澳彩人士告诉我们,保留录音对于维护投注者和博彩公司利益意义非凡。但凡澳彩让球盘玩法,投注无非是上盘或者下盘,大球抑或是小球,国语粤语语言之间的,甚至是临时意念的转换都可能带来次日输赢的直接关系。这个说法我们在澳门很多娱乐场得到验证,当你坐在21点台前,哪怕你拿到了20点,正常情况下不可能再要牌,但是荷官还是要你做出不要牌的手势,因为赌台上方的摄像头会记录这一切,防止有人舞弊或者悔牌。

滚球盘的意义在于使得投注者有机会挽回赛前下注的损失,但是很多时候也会使得你会连续死在同一条沟里。拿罗马对帕尔玛的比赛为例,赛前也许你下注罗马让半一,比赛进程中,帕尔玛先进球了,这个时候博彩公司会开出罗马在0比1的情况下继续让半球的准备,这个意味着只要你继续押注罗马,一旦罗马扳平,你就可以赢得下注的注码,即便是赛前的注码输了,你也可以保住本钱,而当你敢于在0比1落后情况下扑下大注,那么你可能会赢大输小,但是如果罗马继续丢球,你后面的每一次投注都将输掉。

在足球博彩圈子里面,你往往可以听到一场球输掉一周盈利的故事,这个故事的触发点往往是一个强队突然失灵,惨败于客队弱旅的实例。2004年有一场西甲的赛事,是皇家社会这样一支前一年西甲亚军的球队,对阵一个中下游球队,由于是客场的因素,庄家为皇家社会开出平手盘,也就是只要皇家社会不输,押注皇家社会的就不会输,但是事情的实际发展是皇家社会以0比4惨败,按照每次被攻入一球,投注者追加一手投注的话,这个投注者至少输掉3倍的投注金。

当然这样的滚球案例也有喜剧性的发展结果,那就是当强队落后之后,实现入球反超,那么对于在每入一个球之后的追加投注而言,会出现连续盈利的结果,不过根据几年来的赛果分析以及心理学研究,这样的案例少之又少。

看球与看比分

有盘无球,或者说有盘无求。对于2002年前后介入足球博彩,简称为赌球的人来说,观看韩日世界杯无疑是视觉的盛宴和无上荣誉感的体现,但是摆到国际赛场的中国足球以毫无竞争力的表现让国人感受到看球只是一种奢望,倒不如玩点彩头来得更实际一些。不夸张地说,这10年来参与赌球的各路人士中,在2002年前后下水的至少占据八成到九成,此后的发展是每次大赛会发展一批人士,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大浪淘沙,或者说是洗牌出局者众多也属事实。自1998年的世界杯起(澳彩从此诞生),历次世界杯、欧锦赛是赌球这个群体最容易爆发增长的时机,这和每个赛季的欧洲联赛以及欧冠赛事完全不是一个当量级。

和一个球迷在一起看球与和一个赌球者一起看球完全不同,在一个押注了小球的赌徒看来,双方无精打采的踢法最好,于是一场0比0的比赛在他看来最满意;而对于下注了大球的赌徒来说,当两个队各入一球后,他会称之为“听牌”了,只要任何一个队进一球,他就稳稳获胜了。这种情况下,和原始心态下支持任何一方的人相比,这样赌大小的赌徒是近几年来发展最快的一族。

比分网的盛行是由2001年前后引发的,在此之前仅有一个LIVESCORE的英文网站可以较快地查阅即时比分,如今谁也说不清网络有多少个即时比分网站存在,“啾啾”成为这些年表示入球最有代表性的声音。

比分的瞬间变化造就了悲喜。2004年欧锦赛小组赛英法大战,一位此前输得“来不起了”的下注者痛下重注,押在受让平半的英格兰队身上。90分钟过去,英格兰1比0领先。此君马上集合朋友,吃饭庆祝。伤停补时阶段,齐达内任意球将比分扳成1比1平;开球,杰拉德鬼使神差的回传,直接造成亨利单刀。出击的詹姆斯除了将亨利放倒之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点球!齐达内点球破门,梅开二度,反败为胜,乾坤倒转!远在万里之外,此君瞬间从一个赢家变成一文不名的输家,朋友们不知如何安慰,只好散去。

其他盘

应该说这10年是体育博彩发展最迅猛的时期,随着互联网和资讯搜集手段的提升,博彩公司和投注者之间的庄闲博弈愈发微妙。

1.开盘赛事广泛化。1998年澳彩只给英超、意甲、德甲、西甲、法甲这五大联赛开盘,除此之外也仅为世界杯、欧锦赛和欧洲冠军杯、欧洲优胜者杯以及联盟杯开盘;2002年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顶级联赛都列入开盘范围(最具代表性的是为北欧联赛、日本联赛等开盘),2004年后,澳彩尝试为中超、韩国联赛以及巴西、阿根廷等每周联赛开盘;2006年后,活跃于中国大陆的外围博彩公司几乎为所有有确定结果的赛事开盘。

2.开盘项目多元化。2005年以前,澳彩以及一般的博彩公司仅开出让球盘和大小球盘,最多是有比分波动的竞猜。但是随着2006年世界杯的到来,借助于英国博彩公司的一些做法,特别外围博彩公司为比赛中的角球、红牌、黄牌、越位、换人乃至哪一方先开球、哪一方先换人都开出了盘。

3.开盘赛事无序化。这一点体现在外围博彩公司上就是开盘的赛事甚至渗透到少年比赛赛事,据传有一场类似于萌芽杯的赛事在西安举行,上午9点算上工作人员和有关人员,看台上不超过30人,但现场某记者在自己的电脑上打开比分网站,甚至是先于自己的目光“发现”了入球,不得不让记者惊悚怀疑是比分网间接地指导了这个入球发生。环顾四周,似乎并无有关人员提供现场比分直播迹象。

高科技博弈

澳彩发展力度不大,但是外围博彩公司的竞争确实是如火如荼,从网站设置的人性化,到发展客户的优惠政策,再到构建不仅仅是互联网的投注方式,据了解,目前大部分博彩网站甚至可以利用手机WAP方式进行方便的投注。

博彩公司和投注者之间实际上是看不见的庄闲博弈,这个和娱乐场的赌客对荷官完全不同,庄闲之间的这个博弈是在看不见的战线举行,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就是明证。

虽然现在满世界的比分网站和足球网站有数不尽的改单广告的诱惑,但是就各大外围网站的技术防备和反黑客技术而言,绝大多数是属于电话诈骗级别的。

不过高科技始终是博彩公司和赌客之间争夺的一道生死线。

有一场青少年比赛发生的千古一怪是:一名现场记者,由于平时也好赌上一把,这天在西安看到网上盘口显示进球了……

他迷惑不解地抬头看,因为此时两队根本没进球,他以为盘口摆了大乌龙,正想骂几句不专业的盘口时,发现真实的比赛中——进球了,而且正是盘口显示进球的那支球队进球,只不过时间相差了5秒。从此他开始注意盘口进球和真实比赛进球的时间差,发现很多比赛正是按照盘口显示的时间进球的,只不过中间有些场次比盘口慢了几秒。盘口不会预知真实的比赛进程,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这种进球,是被提前操纵的。

2006年前后,香港警方打击外围博彩中就有消息披露,一伙专业赌球人士利用超快速的光纤电缆在出现危险球的时候就输入下注金额,并利用电视转播网络传播以及自身速度的优势,屡屡在赛事举行到最后的时候把大球注单打进博彩公司的主机上,仅此一项短短数月就非法获利数千万港币;此后外围博彩公司对自身的网络投注系统进行了不间断的改良,从出现危险球入球的封盘,到危险球注单延迟确认,再到取消团队机器注单等,以此对付各种企图获取非法营利的团队或者个人。

打水,这个最早出现于欧洲博彩公司之间的名词,这几年也不断成为地下赌球团伙口中的名词,依靠不同公司间水位不同变化,通过不同的投注组合,保证在自身不会产生亏损的情况下获取稳定利润,是这个方式这几年来方兴未艾的存在理由。不过随着投注者的方式转变,打水不仅是一种手工劳动,很多集团化运作,是采取数十台电脑安装不同软件并实时读取各博彩公司水位和赔率后自动做出的投注。作为博彩公司一方也以突然取消注单等方式展开顽强的反击,而一旦某些注单被取消,也会使得打水的客人遭遇重大的损失,此为后话。

2003年3月13日晚9时左右,澳门彩票公司在其网页上历史性地为甲A联赛开出了盘口,为了占领内地市场,澳彩方面对开盘甲A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澳彩公司网站拥有繁体、简体中文和英文三个版本接受各方投注,而作为同期筹备的泰文、葡文、日文版本都先给简体中文版本让了路。

但在开盘4轮共10场甲A比赛后,澳彩公司一位主管即表示:“从目前来看,内地的地下庄家对我们冲击很大。我们从有关方面得知,现在内地的非法庄家不少,他们私下接注大面积分流了澳彩的生意,最后回笼到澳彩的投注总额有可能不到真实投注额度的1/20。”这位主管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忧心忡忡,不断提醒,散户们在黑庄那里下注是非常危险的。但内地的庄家们可管不了那么多,他们正利用澳彩给甲A开盘形成的热度肆意出手操纵比赛。

问题比想象中严重得多,从第17轮联赛开始,澳彩再也不敢给陕西的比赛开盘了,国庆节过后,第18轮甲A联赛开战,澳彩的甲A盘先是开盘时间延后,周五的晚上还未出现周日比赛的盘口,再就是开盘的比赛大幅缩水,仅对其中4场比赛开盘,四川对大连、云南对陕西以及重庆对八一的比赛都由于流言较多而被迫放弃。在当年联赛最后一轮,澳彩仅对上海申花对上海国际的这场德比大战开盘,澳彩在一轮比赛中仅对一场比赛开盘在本赛季还是从未有过的事,这应该是甲A联赛已经无法控制的信号。

除了内地黑庄从中作祟,让澳彩无能为力的还有2003年那让人难以想象的、输球进中超的千古怪事。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