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七种武器-孔雀翎
  4. 第五章 故人情重

第五章 故人情重

作者:

(一)

夜色凄迷。

冷雾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升起的,一个人静静地站立在雾里。

一个阴沉沉的人,一张阴沉沉的脸,眼睛却锐利得好象专吃死尸的几鹰。

高立一开门,就看见了他。

他几乎和两年前完全没有改变。

高立从未想到他居然会真的站在门外等着,就好象一个专诚来拜访的朋友,等着主人来开门一样。

可是他眼睛看着高立时,却象是几鹰在看着一具死尸。

高立道:"你来了。"麻锋道:"不错,我来了,我迟早总要来的,无论谁在我肚子上刺了一剑后,都休想还能太太平平地活下去。"高立冷冷道:"你还能活到现在,总算已不容易。"麻锋道:"的确不容易,你永远想不到我这条命是花了多少代价才换回来的,所以我们现在更不能死,也绝不会死。"他的瞳孔在收缩,眼睛充满了怨毒,忽又问道:"小武呢?"高立道:"你想找他?"

麻锋道:"很想。"

高立嘴角似也露出一丝奇特笑意,淡淡道:"只可惜你已永远找不到他了。"麻锋道:"为什么?"

高立道:"你想不出是为了什么?"

麻锋动容道:"难道他已死了?"

高立冷笑道:"他若不死,现在怎么还会放过你。"麻锋的脸突然扭曲,就好象又被人在肚子上刺了一剑。

高立道:"他虽然死了,但我却没有死。"

麻锋长长吐出口气,道:"不错,你没有死,幸好你还没有死,这两年来,我日日夜夜都在求老天爷保佑你们活得长些中他每个宇里都充满了恶毒的怨恨,令人不寒而栗。

高立发觉自己的掌心在流汗,所以立刻大声道:"你本该求我快死的,因为我若不死,你就得死,现在你已非死不可。"麻锋冷笑。高立也在冷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做错一件事,就已非死不可,你却已做错了三件事。"麻锋淡淡道:"我在听着。"高立道:"第一,你不该一个人来的,第二,你本该用双双要挟我,现在却已错过机会;第三,你更不该这样子来敲我的门。"麻锋点点头,道:"有道理。"

高立道:"你本来也许有机会暗算我的……"

麻锋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我根本不必暗算你,也不必用你那宝贝老婆要挟你,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高立大笑。

麻锋道:"这两年来,我每天都苦练六个时辰,你呢?"高立的笑突然停顿。

麻锋冷冷地看着他,道:"你现在还活着,只因为我现在还不想教你死。"高立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他忽然觉得很不舒服,麻锋的态度越镇定,他越不舒服。

麻锋逼人的目光离开厂他。正在仰视着凄迷黑暗的夜空,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接着道:"你还有七天可活。"他声音中带着奇异而可怕的自信,就象是法官在对犯人下判决。

高立又笑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使自己笑出声来。麻锋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悠然道:"再过七天,就是月圆了,我杀人通常都喜欢等到月圆的时候。"高立冷笑道:"你也许等不了那么久。"麻锋淡淡道:"也许,但我想你也不必急着要死,你一定还有很多后事要料理,你老婆也一定不愿意你现在就死。"最后这句话就象是一根针,一下子就刺入高立胃里。

他只觉自己的胃在收缩,似已将呕吐。麻锋道:"我可以留在这里等七天,这地方至少还很干净。"高立道:"你说什么?"麻锋道:"我说的是无论如何,能再活七天总是好的。"高立看着他。

其实他根本没有笑,但脸上却总是带着种阴险、恶毒,却又充满自信的笑意。

也正是这种奇异的自信,使他整个人变得更危险可怕。

麻锋缓缓道:"七天,整整七天七夜,已经可以做很多事了,你若安排得很好,那么就算你死了,你老婆还是可以活下去的。"高立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枪。

枪上的灰尘已抵净,但却连那闪动的光芒看来都是虚弱的。

他抬起头,冷汗立刻沿着面颊流下。

他的声音干涩而嘶哑,终于忍不住道:"你能等七天,我为什么不能?"麻锋笑了。

这次他真的笑了,微笑着道:"很好,我明天早上再来,早上我喜欢吃面。"他不让高立再说话,忽然转身,一妻时就消失在冷雾里。

高立也没有再看他,刚转过身,已忍不住弯下腰来呕吐。

他不停地呕吐,连胆汁都似已吐出。

然后他就感到有一双冰凉但却温柔的小手,捧佐了他的脸。

腕彪脑,却不知是泪,还是冷汗?

又过了很久,双双才柔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这件事做错了。"高立摇摇头。

他没有错,七天的确已不算短,已长得足够发生很多事。

他必须忍耐。

他本有很多优越的条件可以击败别人,但现在却已只剩下忍耐。

双双也没有再问。

只要他认为是对的,她就可以接受。

她轻轻道:"现在你一定要去睡了,明天早上我们吃面。"大卤面。

面已凉了。

高立凝视着桌上的面,脸上连一丁点表情都没有。

然后他就看到麻锋施施然走进来。

双双道:"是麻大爷?"

麻锋道:"是我。"

双双道:"面凉了,要不要去热热?"

麻锋道:"不必。"

双双道:"面若不够咸,这里还有作料。"

她的语声温柔而亲切,就象是个殷勤的妻子,正在招待着她丈夫的朋友。麻锋看着她,看了很久,忽然叹了口气,道:"幸好我要杀的不是你,你实在比你丈夫要镇定得多。"双双笑了笑,淡淡道:"你看我这样的女人,会不会在面里下毒呢?"麻锋刚拿起筷子,又放下。

他几鹰般的眼睛又瞪了她很久,才沉声道:"你不会。"双双点点头,道:"我当然不会。"

麻锋什么话都不再说,忽然站了起来,走入厨房。

双双微笑道:"你到厨房去干什么?"麻锋头也不回,冷冷道:"我杀人喜欢自己杀,吃面也喜欢自己煮。"客房里传出一阵阵研声,麻锋竟似已睡着。

高立睡不着。

他脸上充满了痛苦之色,因为他心里很矛盾,想去做一件事,又不知是不是应该去做。

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自己竞已全无信心。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

麻锋这么样做,也许正为的要彻底摧毁他的信心。

双双柔声道:"你在想什么?"

高立道:"没什么。"

双双道:"我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高立道:"哦?"

双双道:"他要等七天,也许只不过是因为他比你更没有把握。"高立道:"也许。"

他承认只因他不愿辩驳。

现在麻锋一定比他坚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的负担多么沉重。

高手相争,死的那一个人通常总是不想死的那一个。双双道:"我知道他住到这里来,为的只不过是想折磨你,但我也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高立勉强笑了笑,道:"你刚才的确替我出了一口气。"双双道:"现在无论我怎么样对他,他都绝不会报复的,因为她声音似也有些变了,喘了一口大气,才接着道:"因为你若没有我,就根本不会怕他,是不是?"高立凝视着她,忽然一把握住她的肩,颤声道:"你……你在想什么?"他问这句话,只因他自己忽然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

双双笑了笑,笑得俐嗣瞩凉,垂下头道:"我什么都没有想。"高立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他声音渐渐急促,接着道:"你若以为你死了后,我可以放开手对付他,就可以杀了他,你就完全错了,而且错得可怕。"双双道:"我……"

高立打断了她的话,道:"你若死了,我一定也不想再活下去。我发誓,只要你一死,我立刻陪你死。"双双咬着嘴唇,忽然扑到他怀里,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毕竟是个人,是个女人。

她表面看来虽然坚强,但她自己却知道自己心里多么悲伤,多么恐惧。

她本已打算为他死的。

她希望他能将悲愤化做力量。

到现在她还没有这么样做,只因为她实在太爱他,实在不忍离开他。

没有人能了解他们的感情是多么深厚。

高立轻抚着她的柔发,哺哺道:"为了我,你一定要活下去,为了你,我一定要活下去……我行J一定有法子活下去的。"他声音说得很轻,因为这些话他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双双的哭声忽然停止,她已猜出他在想的是什么。

然后她就抬起头,附在他耳旁,轻轻说了三个宇:"你去吧。"高立握紧了她的手,一个宇都没有说。

现在无论多么可怕的痛苦和折磨,他们已都可忍受,共同忍受。

因为他们心里已有了希望。

一个美丽的希望。

(二)

孔雀翎。

世上绝没有任何一种暗器能比孔雀绷更可怕,也绝没有任何种暗器能比孔雀钢更美丽。

没有人能形容它的美丽,也没有人能避开它,招架它。

就连金开甲都不能。

他至死也忘不了这暗器发射的那一瞬间,那种神秘的辉煌和美国囚。

在那一瞬间,他竟似已完全晕眩。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孔雀山庄也是美丽的,美丽得就象是神话中的仙家城堡一样。

碧绿色的瓦,在秋阳下闪动着弱翠般的光,白石长阶从黄金高墙间穿过去,整个城堡就象是完全用珠宝黄金砌成的。

园中的樱桃树下,有几只孔雀倘祥,水池中浮着鸳鸯。

花是红的、白的、紫的,将这七彩续纷的家园,点缀得更美如梦境。

几个穿着彩衣的垂发少女,静悄悄地踏过柔软的草地,消失在花从里。

远处的菊花将开,人的清香。

小楼上不知是谁在吹笛,唯有这悠扬的笛声,划破了四下的静题。

大门也是开着的,看不见防守的门丁。

高立奔上那门前的白玉长阶,然后他也倒了下去。

炉里燃着香,香气清雅。窗外暮色已很深了。

高立张开眼,目光从桌上一盆雏菊前移过去,就看见一个人正在对他微笑。

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

好象是个青年人,但嘴唇上却留着修饰得很整齐、很光亮的小胡子,头也和胡子同样光亮整齐,发鬃上缀着一粒拇指般大的明珠。

他衣裳很随便,质料却很高贵,紫缎轻袍上,系着根白玉带。

无论谁都看得出他一定是个很有地位,很有权威的人。

这种人和高立本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只有他的一双锐利的眼D看"一"高立忽然想起了这双眼睛,他几乎忍不住立刻就要叫出来。

秋风梧。

他实在不能相信面前这气派极大的壮年绅士,就是昔日曾经跟他出生入死过的落拓少年。

但他却不能不信。

因为人已走过来,用力握住了他的手,明亮的眼睛里似已有热泪盈眶。

高立长长吐出口气,道:"是你,我总算找到你了。"秋风梧的手握得更紧,道:"你总算来了,总算没有忘记我中高立挣扎着,想坐起来。秋风梧却接任了他的肩,道:"你没有病,可是你太累,还是多躺的好。"高立的确太累。

这两天来,他几乎没有片刻停下来过。

他必须要在月圆之前赶回去。

看到窗外的天色,他又想跳起来,失声道:"我已睡了多久?"秋风梧道:"不久,现在刚过成时。"他看着高立额上的冷汗,不禁皱了皱眉,道:"你好象有急事?"高立握紧双拳,潞然道:"我本不想来的,可是我——我——"秋风梧道:"你总该记得我说过,无论你们有了什么困难,都一定要先来找我。"高立慢慢地点了点头,热泪几乎已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一个人在危急时知道自己还有个可以患难相共的朋友,那种感觉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代替。秋风梧凝视着他,一字宇道:"是不是他们已找到了你?"高立又点了点头。

秋风梧的脸似已突然僵硬,慢几步,慢慢地坐了下高立终于坐起来,道:"来的只有一个人。"

秋风梧道:"谁?"

高立道:"麻锋。"

秋风梧松了口气,道:"你已杀了他?"

高立垂下头,道:"这两年来,我拿的是锄头,我已渐渐觉得耕耘比杀人快乐得多。"秋风梧道:"所以你已不愿杀人?"

高立苦笑道:"地是死的,我只伯我的枪法也死了。"秋风梧道:"你只怕自己已不是他的对手?"

高立道:"我的确没有把握。"

秋风梧道:"所以他还活着。"

高立道:"还活着。"

秋风梧道:"现在他的人呢?"

高立道:"在我家。"

秋风梧怔佐,他实在不懂,过了很久,才忍不住问道:"双双呢?"高立道:"也在。"

秋风梧脸色变了变,道:"你将双双留在那里,自己一个人来的?"高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道:"就因为他想不到我会这样做,所以我才能来。"秋风梧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也想不到。"

高立道:"只要我能在月圆之前赶回去,双双是绝不会有危险的。"秋风梧道:"为什么?"

高立道:"因为我们约定是在月圆之夕交手的。"秋风梧沉思着,又过J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明白了。"高立道:"明白了什么?"

秋风悟道:"他是一个人去的?"

高立道:"是。"秋风梧道:"他一个人没有杀你的把握,所以故意多等几天,因为他已看出你更没有把握,他要在这几天中尽量折磨你,使你整个人崩溃。"高立苦笑道:"也许他只不过要我慢慢地死,他杀人一向不喜欢太快的。"秋风梧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个人已变了,变得很多。

他本是组织中最冷酷最坚强的一个人,现在竟似已完全没有自旧。

这是不是因为他动了真情?

干这一行的人,本就不能动情的,越冷酷的人,活得越长。

因为情感本就能令人软弱。

高立忽然又道:"但是他毕竟还是算错一件事。"秋风梧道:"哦。"

高立道:"他以为小武已死了,他想不到我还有个朋友。"干过这一行的人,本不该有朋友,不能有朋友,也不会有朋友。秋风梧又沉思了很久,才缓缓道:"你也做错了一件事。"高立道:"哦?……"秋风梧道:"你不该将双双留在那里,你本该叫双双来找我。"高立道:"就因为有双双,所以我才有顾忌,他怎么敢对双双怎么样呢?"秋风梧道:"他也许不敢,但他却可以用双双来要挟你。"高立道:"他以前有过机会的,但却并没有这样做。"秋风梧道:"这也许只不过因为那时他还没有看出你对双双的感情。

他再次凝视高立,一宇宇道:"我问你,你回去的时候,他若将剑架在双双的脖子上,要用双双的一条命,来换你的一条命,你怎么办?"高立忽然全身冰冷,

秋风梧道:"你就算明知你死了之后,双双也活不成,他知道你必定不忍看着双双死在你面前的,是不是?"高立倒了下去,倒在床上,冷汗如雨。

他忽然发觉这两年秋风梧不但更加成熟老练,思虑也更周密,已隐隐有一代宗主的气度和威仪。

可是他无疑也变得冷酷了些。

他所得到的,岂非也正是高立失去了的?

但他们两人中,究竟是谁更幸福呢?

幸福与不幸,本就不是绝对的。

你若想在这方面得到一些,就得在另一方面放弃一些,人生本就不必太认真的。

想到这里,高立忽然道:"我若不让他有机会将剑架在双双的脖子上呢?"秋风梧笑了,微笑着道:"这句话才渐渐有些象是你自己说的话高立道:"我知道你现在已是孔雀山庄的主人。"秋风梧道:"家父已仙去。"

高立道:"所以我来求你一件事。"

秋风梧道:"你说。"

高立道:"你可以拒绝我,我绝不怪你。"

秋风梧在听着,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奇怪,仿佛已猜出高立要的是什么。

高立道:"我要借你的孔雀绷。"

秋风梧没有再说话,连一字都没有说,只是看着自己的手。

高立也没有再开口,也在看着秋风梧的手。

这双手也修饰得很干净,保养得很好。

这双手已不再是昔日那双沾满泥污和皿腥的手了。

这个人呢?还是不是昔日那个可以将性命交给朋友的人"窗外夜色渐浓。

,秋风梧静静地坐在黑暗里,连指尖都没有动。

高立也已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风吹过,院子里已有时落的声音。

秋已渐深。

斜月已挂树梢。

秋风梧还是没有说话,没有动。

高立也不再说什么,慢慢地坐起来,找到了床下的鞋子。

秋风梧没有抬头。

高立穿上鞋,慢慢地从他身旁走过去,悄悄地推开了门。

门外夜凉如水。

他的心很冷,但他并不怪秋风梧。

他知道自己的确要求得太多。

他没有回头去看秋风梧,因为他不愿让秋风梧觉得难受。

他悄悄走出去,走到院子,拾起一片落叶,看了看,又轻轻放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只手扶佐了他的肩头。

一只坚强而稳定的手。

一只朋友的手。

他握住了这只手,回失就看见了秋风梧,他眼睛里忽然又似有热泪要夺眶而出。

他要求的确实太多。

可是对一个真心的朋友,无论什么样的要求,都不能算太多的。

(三)

甭道中没有声音。

所有的声音都已被隔绝在三尺厚的墙外。

他们在这样的甭道里,几乎已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高立已不记得曾经转过多少次弯,上过多少次石阶,通过了多少道铁门?

他觉得自己好象忽然走入了一座古代帝王的陵墓里,阴森、潮湿、神秘。

最后的一扇门更巨大,竟是三尺厚的铜板做成的,重逾千斤。

门上有十三道锁。

秋风梧拍了拍手,看不见人的甭道,就忽然出现了十二个人。

其中大多是老人,须发都已自了,最年青的一个也有五十上下。

每个人的态度都很严肃,脚步都很轻健。

无论谁一眼都可看出,这十二人中绝没有一个人不是高手。

每个人都从身上取出了一柄钥匙,开启了一道锁。

钥匙是用铁链系在身上的。

最后的一柄钥匙在秋风梧身上。

高立看着他开了最后一道锁,再回头,那十二个人已又突然消失。

难道他们并不是人,而是特地从地下出来看守这禁地的幽灵鬼魂?

门开了。

秋风梧也不知在什么地方轻轻一拨,这道重逾千斤的铁门就奇迹般滑开了。

一股阴森的寒意,扑面而来。

门里面是间宽大的石屋,壁上已长满了青苔,燃着六盏长明灯。

灯光也是阴森的,宛如鬼火。

石屋四周的兵器架上,有各式各样奇异的外门兵刃,有的连高立都从未见过。

秋风梧推开了一块巨石,石壁间竟还藏着个铁柜。

孔雀翅想必就在这铁柜里。

直到这时,高立才真正明白自己要求的东西是多么珍贵。

就算是对最好的朋友,他要求的却似已是太多了。

秋风梧已打开了铁柜,慢慢地取出了个金光闪闪的圆筒。

圆筒的外表很光滑,看来甚至很平凡,只不过是纯金铸造的。

越神秘的事,外表看来往往越平凡,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它才能保持神秘。

秋风梧用两只手捧着,送到高立面前。

他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严肃,严肃得几乎已接近悲哀。

高立看着他,看着他手里的孔雀绷,心里忽然也有种很沉痛的感觉。

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谁也不会了解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

过了很久,高立才长长叹息一声,道:"你不必给我的。"秋风梧道:"我已借给你。"

高立道:"我……我一定会很快送回来。"

秋风梧道:"我相信。"

高立终于慢慢地伸出手。

他的指尖终于触及了这件神秘的暗器。

在这一瞬间,他心里忽然也涌出一件无法形容的神秘感觉。

那就象一个凡人忽然触及某种魔咒,他本身也忽然有了种神秘的魔力。

秋风梧道:"这上面有两道枢纽。"

高立道:"我已看见。"

秋风梧接着道:"按下第一道钮,机簧就已发动,按下第二道钮,世上就没有人能救得了麻锋了。"高立长长吐出口气,仿佛已能看见麻锋倒下去的样子。

秋风梧沉默了很久,又缓缓地说道:"我本该陪你一起去的,我若去了,也许就用不着这孔雀翎。"高立道:"我……我……"

秋风梧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愿我手上再沾着血腥,也不愿我再惹麻烦。"高立叹了口气,道:"这只因你现在的身份已不同。"秋风梧慢慢地点了点头,忽然笑道:"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我已有了个儿子。"高立用手握了握他的手,道:"下次来,我一定要看看他。"秋风梧道:"你当然要看看他。"

高立道:"我已答应。"

秋风梧道:"我还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高立道:"你说。"

秋风梧的态度又变得很严肃,缓缓道:"孔雀绷并不是件杀人的暗器。"高立愕然,道:"它不是?"

秋风梧道:"不是』暗器也是种武器,武器的真正意义并不是杀人,而是止杀I"高立点点头。

其实他并不能真正了解秋风梧的意思,他忽又发现自己的思想与秋风梧已有距离。

但是他不愿承认。

秋风梧道:"换句简单的话说,使用孔雀绷的真正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救命,所以……"他紧握高立的手,慢慢地接着道:"所以我要你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巳时,绝不要用它。"高立长长吐出口气,现在他终于已完全了解秋风梧的意思。

至少他自己认为已完全了解。

他握紧秋风梧的手,一宇宇道:"我答应你,不到万不得巳时,我绝不用它!"高立挺起胸,走了出去。

他脚步已远比来时轻快了很多,因为他心里已不再有焦虑和恐惧。

现在孔雀绷已在他手里。

现在麻锋的性命也无异己被他捏在手里。

他已没什么可担心的,应该担心的人是麻锋。

(四)

每间屋子里通常都有张最舒服的椅子,这张椅子通常是属于男主人的。

这屋子的男主人是高立。

此刻坐在最舒服的椅子上的人,却是麻锋。

他用最舒服的姿势坐着,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双双。冷冷道:"五天了,你丈夫已走了五天。"双双点点头。

她站的姿势并不舒服。

无论用什么姿势站着,都绝不会有坐着舒服。

麻锋盯着她,又问道:"你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双双道:"不知道。"

麻锋道:"他会不会回来?"

双双道:"不知道。"

麻锋厉声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双双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麻锋道:"你没有问他?"

双双道:"没有。"

麻锋道:"但你是他的妻子。"双观色"就因为我还是他的妻子,所以才没有问他。"麻锋道:"为什么?"

双双道:"男人最讨厌的,就是多嘴的女人,我若问得太多,他也许早就不要我。"麻锋握紧拳,目中已出现怒意。

同样的话,他不知已问过多少次。

他在等着这女人疲倦、崩溃,等着她说实话。

他没有用暴力,只因为他生怕这女人受不了——他当然也明白这女人若是死了,对他只有百害,而绝无一利。

现在他忽然发觉,感觉疲倦的并不是这女人,而是他自己。

他想不出是什么力量使这畸形残废的女人,支持到现在的。

双双忽然反问道:"你在担心什么?担心他找帮手?"麻锋冷笑,道:"他找不到帮手的,他也象我一样,我《]这种人,绝不会有朋友。"双双淡淡道:"那么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麻锋没有回答。

这句话本是他想问自己的。

高立就象是条早已被逼人绝路的野兽,只有等着别人宰割。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担心。

过了很久,他才冷冷道:"无论去干什么,反正总要回来的。"双双道:"你这是在安慰自己?"

麻锋道:"哦。"

麻锋又道:"他若不回来,你就非死不可。"

双双叹了口气,道:"我知道。"

麻锋道:"他当然不会抛下你。"

双双道:"那倒不一定。"

麻锋道:"不一定?"

双双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也该看得出,我并不是个能令男人倾倒的女人。"麻锋脸色变了变道:"可是他一向对你不错。"双双道:"他的确对我不错,所以他现在就算抛下我,我也不会怪他:"她脸上的表情仿佛很凄凉、很悲痛。慢慢地接着道:"他就算回来,也一定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麻锋道:"为了我?"

双双宇宇道:"为了要杀你!"麻锋的手突然僵硬,又过了很久,才冷笑着道:"你是女☆是怕我用你来要挟他,所以才故意这么样说。"双双道:"你要用我来要挟他?"她忽然笑了,笑得很凄凉,接着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你们本是同样的人,你会不会为一个象我这样的女人牺牲自己?"麻锋的脸色又变了变,冷冷地笑道:"他不会是我。"双双道:"你以为他真的对我很好?"

麻锋道:"我看得出。"

双双叹道:"那也许只不过是他故意作出来要你看的。"麻锋道:"为什么?"

双双道:"他故意要你认为他对我好,故意要你认为他绝不会抛下我,为的就是要你对他防守疏忽,他才好乘机溜走。"她脸上又露出一种怨恨之色,咬着牙道:"他若真的对我好,就不会放心走了。"麻锋怔佐,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慢慢往下沉。双双忽又道:"但他还是会回来的,因为你就算不杀他,他也要杀你。"麻锋的手突然握住剑柄。

因为这时他也听见一个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轻陕而平稳。

无论谁都可以听得出,走路的这个人心情和精神都一定很好。

就算听不出也看得出。

因为高立已大步走了进来,眼睛里发着光,显得说不出的精神抖擞。

他精神的确不错。

这两天来,他一直睡得很好车厢里很舒服,他心里也已没有恐惧。

麻锋忽然觉得这张椅子很不舒服,坐的姿势也很不舒服。

高立却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好象这屋里根本没有他这么样一个人存在。

双叙当然听得出这是谁的脚步声,脸上立刻露出微笑,柔声道:"你回来了?"高立道:"我回来了。"

双双道:"晚饭你想吃什么?"

高立道:"什么都行,我已经饿得发疯。"

双双又笑了,道:"我们好象还有点咸肉,我去回锅炒一炒好不好?"高立道:"好极了,加点大蒜炒更好。"

看他的样子,就好象只不过刚出去逛了一圈回来似的,虽然走得有些累了,但现在总算已回到家,所以觉得很愉快、很轻松。

麻锋盯着他,就好象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高立的确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

他本来已是条被逼入绝境的野兽,但现在看来却好象是追捕野兽的猎人了。

☆令经验丰富的猎人,充满了决心和自信。

是什么力量使他改变的?

麻锋更想不通。

他心里忽然有了种说不出的恐惧-人们对自己无法解释、无法了解的事,总是会觉得有些恐惧的。

双双已从他身旁走过去,走人厨房。

他没有阻拦。

他本来也曾想用她来要挟高立的,但现在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很幼稚、很可笑。

厨房里已飘出蒜爆卤肉的香气。

高立忽然笑了笑,道:"她实在是个很会做菜的女人。"麻锋点点头。

他摸不清高立的意思,所以只好点点头。

高立道:"她也很懂得体谅丈夫。"

麻锋道:"她的确不笨。"

这一点无论谁都无法否认。

高立微笑道:"一个男人能娶到她这样的妻子,实在是运气。"麻锋道:"你究竟想说什么?"高立缓缓地答道:"我是说,你刚才若用她来要挟我,就算要我割下脑袋来,我说不走也会给你。"麻锋嘴角的肌肉突然扭曲,就好象被人塞入了个黄连,满嘴发口。

高立淡淡道:"只可惜现在已来不及了。"他沉下了脸,一字宇接着道:"因为现在你只要一动,我就杀了你,我杀人并不一定要等到月圆时的。"他声音坚决而稳定,也正像是个法官在判决死囚。

麻锋笑了。

他的确在笑,但是他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笑得有些勉强。

高立道:"你现在还可以笑,因为我可以让你等到月圆时再死,但死并不可笑,"麻锋冷笑道:"所以你笑不出?"

高立道:"我笑不出,只因杀人也不可笑。"

麻锋道:"你想用什么杀人?是用你那把破锄头?"高立道:"就算我用那把破锄头,也一样能杀了你』"麻锋连笑都笑不出来。

他于太硬,硬得要命。厨房里又传出双双的声音:"饭冷了,咆蛋炒饭好不好?""好中

"炒几碗?"

"两碗,我们一人一碗。"

"客人呢?"

"不必替他准备,他一定吃不下的。"

麻锋的确吃不下。

他只觉得自己的胃在收缩,几乎已忍不住要呕吐。高立忽又向他笑了笑,道:"你现在是不是有点想呕吐?"麻锋道:"我为什么会想吐?高立道:"一个人在害怕的时候,通常都会觉得想吐的,我自己也有过这种经验。"麻锋冷笑道:"你难道以为我伯你?"高立道:"你当然怕我,因为你自己想必也看得出,我随时都能杀了你中他忽然接着道:"你现在还活着,只因为现在我还不想杀你。"这句话麻锋听来实在很刺耳,因为这本是他自己说的。

高立冷冷道:"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只因为我一向不喜欢在空着肚子时杀人中麻锋盯着他,忽然一跃而起,一剑刺出。

这一剑快而准,准而狠。

这正是准确而致命的剑法,但却已不是他通常所用的剑法,已违背了他杀人的原则。

他杀人一向很慢。

这一剑绝不慢,剑光一闪,已刺向高立咽喉。

高立坐着,坐在桌子后面,手放在桌下。

他坐着没有动。

可是他的枪突然间已从桌面下刺了出来。

剑尖距离他的咽喉还有三寸。

他没有动。

他的枪已刺入了麻锋下腹

麻锋在动。

他整个人都象是在慢慢地收缩、枯萎。他看着高立,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恐惧和疑惑。喘息着道:"你……你真的杀了我。"高立道:"我说过,我要杀你。"

麻锋道:"你本来绝对杀不了我的中

高立道:"但现在我已杀了你。"麻锋道:"我……我不信。"高立道:"你非相信不可。"

麻锋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喉头的肌肉也已僵硬。

高立道:"我本来也没有杀你的把握,但现在已有了,现在我随时都可以再杀一次。"麻锋喉咙里"格格"地响个不停,仿佛在问:"为什么?"高立缓缓道:"因为我还有个朋友一个好朋友。"麻锋的瞳孔突然散了,终于长长叹了口气。

然后他的人就像是个泄了气的球,突然变成了空的,突然干瘪。

他没有朋友。

他什么都没有。

(五)

高立张开了双臂,双双已扑人他怀里。

他们互相拥抱着,所有灾难和不幸都已过去。

经过了这么样的一次考验后,他秆I的情感无疑会变得更深厚、更真挚。

他们已完全互相依赖、互相信任。世上已没有什么事再能分开他们。只可惜这也不是我们这故事的结束。事实上,这故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