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都市青春
  3. 烈火如歌
  4. 卷二 第十四章

卷二 第十四章

作者:

幽暗的地底,终年不见阳光。

暗河静静流淌,石壁上火把的光芒将屋里的摆设染上一层浓重的艳色。纱幔轻柔,铜镜华丽,床边雕刻着优雅的花纹,青玉的薰香炉,波斯精美的地毯,这间屋子简直比皇宫还要奢侈。

“暗夜如歌……美丽的名字……”

透明的酒液在黄金酒杯中轻荡,暗夜罗的双唇弯起一抹邪美的笑容:“这么美丽的人,饿死了多么可惜。”

如歌坐在床边,背脊笔直,嘴唇倔强地抿着。

自从那日刺杀失败,她被掠到暗河宫已有四天。暗夜罗宣告全宫上下,她的身份是公主,名字叫做暗夜如歌。暗夜如歌,奇怪的名字,但这并不是她所在意的。她挂心的是,玉自寒、雪和战枫如今在哪里,他们的情况怎样。

她问过暗夜罗。

暗夜罗的笑容里带着阴毒,说他们自有应该去的地方。

她的心沉入谷底。

“放了师兄他们。刺杀你,是我的主意,要怎样都随便你。”

暗夜罗捏起她的下巴:“怎样都可以?”

“是。”

他慢慢俯下头,凑近她的嘴唇,呵气道:“亲吻可以吗?抱你可以吗?”

如歌猛地侧过头!

暗夜罗狂笑,带着不屑和嘲弄:“你以为自己是谁?!只是长着一张和她相似的脸,就可以跟我讨价还价了吗?!”

“你错了。”如歌直视他,“我不仅有着和她相似的脸孔,还有着她体内一部分的血液。”

暗夜罗的眼睛眯起来。

“如果你伤害到他们,那么,我就让你心爱的女人彻底从这个世上消失,一丝血脉也不留下。”

如歌的双眼带着凛然的决心。

于是,她开始绝食。

“你死后,我可以将你美丽的身体做成标本。”暗夜罗轻嗅酒香,“放在一个盛满鲜花的水晶棺中,可以每时每刻地欣赏,也不用交换什么条件,岂非十全十美?”

如歌的体力在一点一点流失,饥饿和疲惫让她的声音变得很轻:“是,十全十美。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不必等我饿死以后。”

暗夜罗手指一紧。

如歌抬头,眼神淡定:“不想要我死的话,就答应我的条件。”

暗夜罗忽然笑了:“你好像非常在意他们的死活。”

“是。”她无须隐瞒。

“你难道没有疑问吗?为什么我事先就知道你们的计划?”暗夜罗旋转着酒杯,酒香在屋里飘荡。“我知道你会用匕首袭击我的后背,我知道战枫就藏在溪水中,我也知道雪在远处的山坡上。”

如歌微怔。

她一直以为是暗夜罗功力太过高深。

“所以,暗河宫的弟子在山坡上围攻雪,使得他的攻击力大减;而你和战枫的突袭,也变成一场拙劣的游戏。”

暗夜罗的红衣仿佛带着血的腥气。

“你一点也不好奇吗?我究竟是怎么知道你们的计划?”

如歌握住颤抖的手指。

“你想说什么?”

暗夜罗满意地捕捉住她声音里的颤动,大笑道:“是有人出卖了你们!”

如歌呼吸顿住。

“想知道是谁吗?”暗夜罗就像一只玩着老鼠的猫。

如歌闭上眼睛,她深呼吸,让紊乱的胸口平静下来。半晌,她道:“我不想知道。因为不会有人这样去做。”

暗夜罗摇头道:“可怜的孩子,你一心一意信赖的人出卖了你,而你还在想要去救他们。你究竟是可怜呢?还是可笑?”

“可怜的是你。大约你从来没有全心信赖过某一个人,所以才一直是孤单的。”

暗夜罗的心像是被刺了一下!

他的面容有些扭曲,眼瞳渐渐转红:“世上本就没有值得信赖的人!每个人都是自私和残忍的,为了自己的幸福,多么亲近的人都可以下手去伤害!”

如歌不想和他辩驳这些。

“如果你进食,我就告诉你是谁出卖了你们。”

如歌淡淡一笑:“我说过了,我不想知道,因为不会有人这样去做。”

她笑容中的轻视,令暗夜罗的嫉妒狂涌。他忽然想用一切手段撕去她平静的表情,他要看看面对冰冷和残酷,她会不会痛得流血。

朱砂在眉间细细跳跃,暗夜罗轻柔地说道:

“你知道吗?世间最残忍的并不是什么也没有得到过,而是曾经得到了一切,品尝过幸福的滋味,然后再失去。一个人从小听不到声音,不能走路,他不会觉得痛苦。可是,忽然有一天,他可以听到风声鸟鸣花朵在枝头摇动,可以听到心爱的人呼唤自己的名字,也可以用自己的双腿走路,甚至可以背着心爱的人行走在夜间山路……”

如歌瞪着他,血液渐渐凝固。

“他为什么忽然间健康起来,你真的从来没有疑问吗?”暗夜罗笑容轻柔如毒蛇吐信。

凝固的血液仿佛被冰冻了起来,如歌的眼中有一丝慌乱:“不会的!我相信师兄!他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你有多了解他呢?”

“我和他从小就在一起!”

“那么,你知道他爱你爱到多么深刻的程度吗?”

如歌睁大眼睛。

“他一直不敢对你表白,是因为自卑于自己的残疾,武夷山樟树林一战,他更加意识到残废的自己甚至无法保护你的安全。于是,他答应了我的条件。”

忽明忽暗的火光中,暗夜罗的笑容亦忽明忽暗:

“我给他健康的身体,他帮我取得天下。虽然他出卖了你们,但是我答应他不伤害你的性命。”

如歌眼前像有千万道闪电炸开!

她冻僵在地上,身子不可抑制地发抖:“不可能!我不相信你!玉师兄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玉师兄,是天下最高洁善良正直的人,决不会为了一己私念而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

她相信他!!

他决不可能那样做!!

暗夜罗看着她,扬声大笑:“既然不相信,你的身子为什么发抖?!玉自寒也不过一介凡人,自然有他的贪念。这样你就感到痛苦了吗?!脆弱的人啊,他不过是出卖了你们,还没有用刀子亲手捅进你的胸口,你为什么就要脸色苍白嘴唇颤抖呢?!”

如歌胸口像被烈火焚烧:

“我不相信。除非他亲口承认。”

暗夜罗斜睨她,为她的痛苦而快感:

“好,那就让你见一见玉自寒。”

美酒。

美人。

妖娆的舞蹈,纤细的腰肢,丝竹声勾人心魄,葡萄酒在水晶杯中殷红荡漾。舞姬们翩翩起舞,围绕着席间那个青衣的男子,她们眼波如丝,柔媚得可以滴出水来。

青衣男子没有喝酒,只是慢慢喝茶。

他眉宇间似有淡淡的光华,一股温柔高贵的气质使得他不怒自威。面容略带苍白,修长的身体也未见得有多么健壮,唇边更是有着淡然宁静的微笑,他本应该是十分容易亲近的人,但是自那种自体内散发出的威严使得舞姬们不敢过于放肆地挑逗。

跟宫主暗夜罗不同,暗夜罗的威严来自于深不可测的功力和阴晴不定的性格,他的威严却来自于高华的气韵,使人自惭形秽。

舞姬将一只削好的香梨送到他的唇边,媚声道:

“爱郎,尝一尝这梨子可甜吗?”

茶气袅袅,青衣男子恍若未闻,他右手轻握茶盏,目光清远淡静,像是在牵挂着什么。

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轻盈的脚步。

流动着光芒的珠帘猛地挑开,一袭鲜艳的红衣夺目而入,她惊呼一声,奔向被舞姬们簇拥的青衣男子,喊道:

“师兄!”

青衣男子正是玉自寒。

他身子一震,抬头望向她,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表情。他将茶盏慢慢放在酒案上,并没有应她。

如歌怔住,从小到大,她何曾见过如此冷漠的师兄,不由得慢下了脚步。

暗夜罗走了进来,拍掌笑道:“一对小情人见面,怎么不亲亲热热拥抱在一起呢?是不是舞姬们美艳诱人,所以静渊王心有旁骛了啊。”

如歌告诉自己不要去理会暗夜罗的话,可是,玉自寒异于往常的神态让她心里无法不起疑。

可是,满腔的问题首先冲出她唇边的第一个仍旧是——

“师兄,你还好吗?”

“很好。”

舞姬们娇笑着,争着为玉自寒倒茶,不时用眼睛瞟她一下,让她知道她的问题是多么好笑。

“战枫和雪在哪里呢?”

“不知道。”淡漠的回答。

“你——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吗?”

“没有。”回答中除了淡漠,又带着些许不耐烦。

如歌的双手渐渐发抖,她深吸口气,问道:“你——你的耳朵和双腿是如何康复的?”

玉自寒低头品茶,嘴角有淡淡苦笑:

“暗夜罗应该告诉你了。”

满胸的寒意!

如歌如置身在冰天雪地的寒窟中!

她的喉咙一阵阵地紧缩!

暗夜罗斜睨如歌,道:“还要接着问下去吗?”

如歌用力吸气,只觉心肺一片冰冷的刺痛,她紧紧盯着玉自寒,眼神带着绝望和痛苦:

“是你,出卖了我们吗?”

玉自寒将茶一饮而尽,冷漠道:

“是。”

“为什么?”

“因为,健全的人比一个残废要强上几百倍。”玉自寒苦笑,“如今才发现,原来我可以有很多的选择,你不再是我惟一在乎的。”一个舞姬坐到他的腿上,在他的脖颈处印上一个猩红的吻痕,然后得意地瞟着如歌。

如歌呆住良久良久。

终于,她苍白着脸走过去。

她走到玉自寒面前,伸手扯断脖子上的红绳。细韧的红绳,上面坠着一枚雕刻龙纹的白玉扳指。她将它还到他手中,微颤道:

“从此以后,我没有像你这样的师兄。”

玉自寒低下头,望着白玉扳指,想起很久以前那个清晨的吻,他嘴唇煞白,道:

“是。我是烈火山庄的耻辱。”

如歌最后望他一眼,飞奔出去,在转身的那一刻,泪水狂涌而下。

看着她的离开,玉自寒闭上眼睛,他的嘴唇苍白透明得就像被寒雨打湿的杏花花瓣。

他沉默地坐着。

一杯接一杯地喝茶。

暗夜罗挥手让舞姬们退出去,赤足走向玉自寒,眉间朱砂快乐地轻跳:“心痛吗?”

茶壶已经空了,玉自寒怔怔抚弄茶盏细腻的边缘。

“她不会知道,你是怕我伤害到她,才对她撒这样的谎。肯本没有什么出卖,雪的功力只剩下昔日的两成,十个如歌和战枫的刺杀也费不了我的一根小手指头,天下再没有我的对手!”

暗夜罗的大笑震得血衣飞旋:“可是,只是一个小小的谎言,她就相信了。哈哈哈哈,世间哪里有信任这种脆弱的东西!”

玉自寒依旧沉默。

暗夜罗俯身凝注他,眼神邪魅多情:“今天是约定的最后一天,你有决定了吗?是否要我收回你的健康,重新变成原本残废的身体?”

“最后一天……”玉自寒默念。

“若是换作十天前,你想也不想便会拒绝我的提议,然而现在你犹豫了。”

“……”

“当你尝过健康的滋味,再变回耳不能听足不能行的残废,确是比死还要痛苦。”

玉自寒苦笑。

暗夜罗眼中闪出奇异的光:“当你助我得到天下,我许诺给你永世不老健康的身体。”

“我需要一副永世不老健康的身体做什么呢?”如果她对他只有恨意,那么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义。

“我还可以把如歌给你。”暗夜罗又道。

玉自寒身躯微震。

“我可以让她爱上你,心里没有别的男人,只是爱着你。”

“你无法做到。”

“如果我能够做到呢?”暗夜罗柔声诱惑着他。

玉自寒手指一紧,茶盏应声碎掉,碎片刺入指尖,鲜血流淌出来。

******

深夜,玉自寒再次见到了如歌。

她穿着一袭薄薄的轻纱推开他的房门,火光辉映下,她面若桃花、眼波流动。她就像一阵风,卷来令人迷醉的沉香,轻蹲在他的床榻前,用温烫的手掌轻抚他的脸庞。

玉自寒大惊。

这不是那个他熟悉的如歌。

他想要推开她。

如歌却抱住了他,温柔地依偎在他的腰腹间。

暗夜罗的声音自黑暗中传来:

“她现在是属于你的。”

玉自寒怒道:“你对她做了什么?!”在她的拥抱中,他只觉一股热气从小腹升起。

“她不过是吃了一些药,没有你,她会死掉。”

“把解药给我!”

暗夜罗像是根本没有听见,大笑道:“你是让她死呢?还是要了她?”

说完,他消失在无际的黑暗里。

如歌的呼吸中带着令人迷醉的香气:

“师兄……”

玉自寒怔住:“你知道我是谁?”被下了迷香的人,一般而言都是神智混沌的。

如歌眼神迷蒙而湿润,面颊绯红:

“玉师兄……你是我最喜欢的玉师兄……要永远和玉师兄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玉自寒呻吟一声,拥抱住她。

她的身子火烫,不安地在他怀里蠕动,呼吸越来越急促:“樟树林……不见了师兄……好想念好想念师兄……永远不要离开歌儿……好不好……”

原来,她的记忆保留在了武夷山樟树林那战之后。

她难受地舔着嘴唇,喉咙干涩道:“师兄……我好热……好热……”

“歌儿,”玉自寒试图拉开她的双臂,“我去找解药给你。”啊,被她抱住,冲动尖叫着想要摆脱理智。

如歌难受极了,体内汹涌的烈焰烧得她坐立难安,惟有抱住他,在他怀里才觉得舒服一点。

“不要离开我!”

她挣扎着呼喊,猛地抬头,却正好撞上他关切焦急的脸。

火烫的嘴唇碰到清爽的双唇!

她仿佛干渴已久的人,用力吻了上去!

玉自寒被她压倒在床上!

她呼吸出浓重的香气,像魔咒般蛊惑了他,甜蜜的粉舌吻得他那样深,她的气息充满他的全身。

“歌儿……”

玉自寒拼命想要找回最后一丝自控力。

如歌的小手将他的衣裳扯裂,滚烫的面颊贴在他的胸脯,呻吟着,难受着:“师兄……”

她含住了他胸前粉红色的小蕾。

玉自寒低吼一声,身子弓了起来,手指紧揪住床上的单子……

迷醉的夜。

屋内春意浓。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