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其他
  3. [综]落跑的圣杯
  4. 第1章 -12

第1章 -12

作者:

87_87304【……命运,改变了。】

在迪卢木多救下庚姬的一瞬间,丁姬就意识到了。

她长年的愿望实现了。

【……庚……】

像是终于卸下了压在心上的重担一般,丁姬终于泣不成声。

丁姬并非一心想要拯救什么人类,她的心中满满的只有一个她认为非常自私的愿望。

并非拯救全部人类,只是想拯救那一个人而已。

只有庚,无论如何,都不想她死去。无论如何都想拯救她。

而窥探着丁姬梦境的庚姬也如同她最喜欢的姐姐一样,总是气场十足的面容此时慌乱不已,庚姬此时就像是个孩子一般的手足无措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她的愿望突然间以她没有想到的方式实现了。

丁姬死亡的未来,改变了。

“姐姐……”庚一边哭泣着一边笑着。

丁姬看见了庚姬死亡的未来,召集天龙,却引发了她自身死亡的未来。

而因为看见了丁姬死亡的未来,召集了地龙的庚姬,亲手促进了自己的死亡。

然后当庚姬死亡,绝望的丁便会因为绝望被心中的黑暗占据陷入沉眠,另一个丁开始针对天龙等人,最终会被视作邪-恶消灭。

如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

但是当迪卢木多出手救下了庚姬,避免了庚姬的死亡,循环就被打破了。

现在重要的是……

感受着心中涌上来的对圣杯的杀意,地龙神威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对,现在重要的是……怎么杀掉你。”

>>>

“……多!迪卢木多!”

“?!”自从带着庚姬回来开始一直出神的骑士终于在圣杯带着些怒意的呼唤下回过神来,看着叉着腰脸气的鼓鼓的幼小的主君,骑士把心中涌出的黑暗压抑在了心底。

……没错,没什么的,迪卢木多……只是错觉而已……骑士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道。

“抱歉,格瑞尔大人。”迪卢木多立刻俯身道歉。

“……唔,在想什么啊你。”圣杯倒也没有抓着刚刚迪卢木多的失神斥责,只是小小的抱怨了一句,“嘛,总之,跟我去见丁,她们姐妹俩终于谈完了,要见你。”

“啊,是,格瑞尔大人。”迪卢木多点点头,然后看着双手向着自己张开的主君顺从的抱起了圣杯,一套动作像是做过无数遍一样顺畅。

骑士刚带着熟睡的庚姬回到了丁姬在的地方,庚姬就从梦中醒了过来。而醒来的庚姬没有对自己所处地点发生改变做出质疑也没对无视她意愿带她走的迪卢木多多加关注,这位黑发御姐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姐姐身上。

自从她和姐姐产生了分歧之后,庚就带着自己的目的气急败坏的离开了,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再也没有见到过被梦见的能力束缚的惹人怜爱的姐姐。

究竟多久没有见到姐姐了?庚姬几乎都快忘记了姐姐是怎样担心着她,直到最后还叫着她的名字。

非自主性的踏进了囚禁着姐姐的这个地方,庚姬才发现一直以来她的固执和她的倔强,现在都不重要了。几乎是踉踉跄跄的跑到了记忆中姐姐的房间门口,庚姬推开了门,从分开起,这么多年第一次,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再次的看见了姐姐的样子。

“……姐姐……”看见了脸上泪痕斑驳的丁姬,庚的表情瞬间就变了,“谁欺负你了?!”原本因为心绪不宁显得气势弱下来的庚姬马上就炸了,周身的气乱飚。

【噗……】丁姬捂着嘴笑了起来,【还说我……庚你不也是哭了吗,你看你的脸,像是小花猫一样……】

“姐姐……!”庚脸有些微红,“别拿我开玩笑了……!”因为被比喻成小花猫庚姬有些炸毛。

【啊……抱歉,庚。】

等冷静下来,两姐妹相看无言。

虽然这么久都没有见面,但是一直想着对方的事情的两姐妹并非是生疏了,仅仅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

尤其是知道了对方一直在想什么,一直以来的愿望是什么。

只能说两人都不太坦诚,要是一开始就把自己担心的事情,自己的愿望坦率的和对方说出来就好了。

那么一定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

“姐姐……”

【庚……】

看着两姐妹冰释前嫌如胶似漆(并不)的样子,一直陪伴在丁身边的双胞胎忍者姐妹也不禁感动的想哭。

正因为苍冰和绯炎是姐妹,所以更能理解丁公主和妹妹的感情。

一定是非常、非常重视对方,因为对方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

>>>

圣杯和迪卢木多就是在这个时候到达了丁的房间的。

看着好的像是一个人的姐妹俩,圣杯眼角抽抽的看着庚完全抛弃了自己的御姐范儿一副开心荡漾的样子抱着丁蹭来蹭去不肯撒手。

“……你们这是……”

看着圣杯,庚下意识的抱紧了姐姐一副戒备的样子瞪了过来。

刚刚姐妹俩和好之后丁和庚几乎把所有事情都说了个遍,所以庚也知道了圣杯试图诱拐她可爱的姐姐的事情。

一切对姐姐出手的存在都是敌人!

【庚……太失礼了。】丁抬起手拍了拍庚搂着自己的胳膊,【我们要感谢她救了你。】

“救了你妹妹的不是我,是迪卢木多,而且想帮你的也不是我还是他。”圣杯顺手的拽了拽迪卢木多的呆毛这样说道。

“格瑞尔大人……”迪卢木多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主君现在的样子就像是还在因为那个时候的事情闹别扭的小孩子。

照骑士的脑回路来说,他做的好事全都是因为主君!所以就是主君做的!

而丁姬就像是接收到了骑士的内心想法一样,【不,我还是要感谢您。】

【您救了庚,也救了我,这是事实。】

【没有您,我一定失去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妹妹。】

听到丁这句话,庚的脸变得通红。

“唔……”圣杯的脸有些微红,扭过头把脸埋在了迪卢木多肩膀处不抬头了。

“格瑞尔大人?”迪卢木多有些疑惑,“您没事吧?”

“……没事,你好啰嗦。”圣杯闷闷的声音传来,骑士下意识的回复,“抱歉。”道完歉骑士看着趴在自己肩膀上就是不肯抬头的主君突然愣了一下,“格瑞尔大人……您,是害羞了吗?”

“吵死啦!我才没害羞!”圣杯抬起脸挥起拳头冲着骑士使劲儿的锤了几拳。

当然圣杯完全属于小女孩的力道对骑士来说不疼不痒。

看着主君红透了的脸上满是被戳穿了的不悦和恼羞成怒,迪卢木多有些想笑。

而他也确实笑了出声。

“别笑!”

“抱歉……格瑞尔大人……”迪卢木多笑的开心,一直笼罩在心头上的阴影此时也褪去了不少。

圣杯现在就是个三观被扭曲了的熊孩子这点是正确无误的,从第四次圣杯战争起,就一直被麻婆神父和闪大王吉尔伽美什刷新着下限和三观,还被此世之恶安哥拉.曼纽把属性变成了混沌邪-恶,导致现在宛如新生儿的圣杯泼人黑泥那叫一个顺手。

叫圣杯使坏行,叫圣杯抒发恶意行,但是一旦牵扯到善意的事情,圣杯就完全苦手了。

因为它按照记忆库中模仿的人们那里它没有应对措施。

尤其是面对如此真切的感谢。

所以圣杯是彻底的手足无措。

迪卢木多看着害羞的主君,心里软成一片。

虽然主君嘴硬说着不管,但是果然主君还是善良的好孩子(大雾)!

迪卢木多感觉自己所茫然痛苦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格瑞尔大人就是他的主君,也是他想要保护的人。

他选择性的忽略了心中一直不停警示着不能再见到地龙神威的声音。

“这里还真是一片温馨啊。”

就在骑士放下了心里的重担的时候,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声音响起。

“还真是有些不搭,和你。”不知何时出现的地龙神威双眼望着被迪卢木多抱在怀里的圣杯这样说道。“你明明应该带来的不是希望,而是绝望吧,被此世之恶污染的万能的许愿机——圣杯。”

——糟糕了。

——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糟糕了。

在正面看见地龙神威的那一瞬间,迪卢木多就知道完了。

压抑在心中的黑暗,终于因为善于发现人性弱点的地龙神威的缘故再也无法视而不见,汹涌而出。。

...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