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十五章 南山张罗

第十五章 南山张罗

作者:

通天教主郝寿臣,眼看鸠面神翁业已飞走,自己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也双脚一顿,匆匆飞起!

刹那之间,这座被炸得满地石砾,面目全非的七星岩洞,只剩了毕玉麟等三人。

辛文吁了口气,道:“这鸠面老贼的飞刀,当真厉害!”

珠儿收起盘珠剑,恨恨的道:“要不是这老贼放出飞刀,‘万年温玉’和‘琅环匕’也不会被天毒子抢跑了。”

毕玉麟道:“天毒子身为北山金华观观主,最多我们赶上北山,好歹也要把它夺回。”

辛文想了想回头道:“珠妹,你方才不是说天毒子中了殷师叔的‘玄冰阴气’,只有万年温玉能解,我想他急于求治。不可能走得太远,说不定就落在本山附近练功……”

珠儿不待她说完,拍手道:“对、对,他得到万年温玉,自然急于法除侵入肌骨的‘玄冰阴气’,毕大哥,我们快追!”

她好像忽然想起一件什么事来,娇哦一声,眼珠转动,望着毕玉麟道:“毕大哥,方才那个穿紫衣的小姑娘是谁?她和你认识?”

毕玉麟点点头,笑道:“我在仙都山脚下,和她们动过手,她们姐妹,一个叫婉儿,一个叫玲儿,唔!今天这个,好像就是婉儿!”

珠儿好奇的道:“你怎会和人家小女孩动手的,啊!和你动手的是不是这个?谁打赢了?”

毕玉麟吐了下舌头,笑道:“两个都动了手,我那是她们对手?差点被那玲儿一掌打死……”

珠儿听得倏地柳眉一挑,气道:“毕大哥,你早说了,我也打她一掌,给你出气。”

毕玉麟见她情爱横溢,关心自己,只觉心头一甜,连忙摇手道:“珠妹,我还没说完呢?”

接着就把自己初次出门,在仙都山脚下,见到一只会说话的翠绿鹦哥,和婉儿、玲儿动手,被玲儿用“紫虚掌”击伤,后来从山上飞下一对身穿紫衣的中年夫妻,喂了自己一粒“紫雪丹”之事,详细说了一遍。

“紫雪丹?”珠儿依稀觉得听师傅说过,武林中传说着的一种灵丹,练武的人,服上一粒,可抵得一二十年功力,好像就叫“紫雪丹”,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辛文接口道:“光看她方才收取鸠面老贼飞刀的身手,武功着实高呢!”

珠儿哼道:“下次遇上了,我就非和她比上一比不可!”

说到这里,又道:“毕大哥,辛姐姐,我们快走吧!”

辛文听说要走,不禁对这从小生长,又遭贼人炸毁的七星岩,不胜依恋,同时想起师傅曾经说过:“殷师叔把自己颈上这条练子砍断,自己就要离开这里。”

这话果然应验了,她想到这里,禁不住又流下泪来!

毕玉麟因甬道入口,石壁虽已封闭,但恐天琴子的仇人,继续寻来,便要两人一齐动手,用碎石泥土,把石壁堵住。

辛文又在地上跪拜了几拜,才一起跃出七星岩洞穴。

沿壁而上,出了山凹,只见满天星斗,当头月色清朗如洗,看来还只是子未丑初光景!

但群山起伏,望去黑沉沉地一片夜色,天毒子一行人早已走得没了影子,一时不知何去何从?

珠儿掠着鬓发,向四外瞧了瞧,迟疑的道:“毕大哥,我们该往那里去呢?”

毕玉麟怎会知道山中的出路,但他是三人中唯一的男性,在两个姑娘面前,可不能显出毫无主张。

闻言抬头瞧瞧月色,心中暗自盘算:“自己和珠儿两人,先前是循着琴声寻来的,好像是东南走向西北,那么东南方,该是自己来路,也就是出山路径,天毒子一行,可能也往东南而去!”

这就沉吟道:“天毒子急于疗伤,总得找附近人家落脚,东南是出山路径,我们往东南方追去,可能不会有错。”

辛文原想说:“天毒子夺了万年温玉,急于疗伤,定然往崇山峻岭。没有人迹的地方去的,九岭山西接五岭山脉,岩洞极多,不可能往出山的路上跑去。”

但她话到口边,还没开口,珠儿已抢着说道:“对了,天毒子一定急于出山去了,辛姐姐,我们快追上去,还来得及!”

辛文因毕玉麟和珠儿既然这般说法,自己也就不便多说,当下点了点头,三人立即展开脚程,朝东南方向疾奔!

约莫奔了顿饭光景,只见前一处山脚下隐约透出一点灯光!

毕玉麟从小在山村长大,知道山中人家,全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深更半夜不可能还点着灯光。

而且这是从山上出来的第一家山户人家,想必天毒子得到万年温玉之后,急于治疗内伤,就在这里落脚?心中想着,这就知会两人,不可大意,各自藉着树林掩蔽,悄悄往山脚下掩去!

那是山路边上傍林而筑的一所茅屋,四面围着一道矮竹篱笆,种着带刺荆棘。

茅屋共有三间,灯光是从右首房中的板窗上透出!

毕玉麟闪出靠近篱笆,用心谛听了一阵,只觉左首屋中,传出重浊的鼾息,显然还不止是一个人的声音,而右首透出灯光的屋里,却反而宁静得连半点声息都没有。

毕玉麟近日勤练着师傅(他心目中把天门派第十三代掌门人当作自己师傅)在双龙堡石室传给他的运功口诀,内功大进。

这一阵谛听,使他想到左首屋里的重浊鼾声,正是这山户人家大小数口,挤在一起他们腾出右首那间屋子,让给了天毒子,作为疗伤之用。

当然天毒子正在运功疗伤,自是不会有什么声息。

珠儿瞧到毕大哥只是躲在竹篱下边,好像在听着什么,半晌没有作声,不由等得不耐烦恼了!

她右手握着盘珠剑,左手取出阴山镇山之宝的“五殃神针”,轻轻跃过篱笆,悄无声息地掩近板窗,找了一条细缝,凑着右眼,往里张去,但只瞧了一眼,便慌慌张张的不迭后退!

毕玉麟想起那天自己在金华观树上偷窥,根本没有半点声息,还是被天毒子发觉,一时还当她仓皇后退,可能屋中已有惊觉,赶忙迎着过去,低声问道:“怎么了?”

珠儿脸泛红潮,微微摇了摇头,道:“你不会自己去瞧?”

毕玉麟心下大奇,依言凑近板缝,往里一瞧,只见屋中陈设简单,除了一张方桌,和一张木床,别无他物,桌上放着一盏油灯,灯光暗淡。

床上只有一条被褥,此刻卧仰着一个女子,裤脚管已被人撕开,露出一雪白如玉的小腿,和肤光细细,圆润细腻的膝盖!

床前站着一个男人,上身微微前倾,两只手掌,正在女子腿弯上游移活动!……

毕玉麟瞧得俊脸骤热,正待转身!蓦觉这两人好生面熟;那男的虽然只瞧到背影,好像就是前几天和自己在马上遇到,今晚又在六星岩前现身,自称丁好礼的蓝衫少年!

那女的更非别人,是华山半边者尼门下的韩倩云!

好一个无耻淫徒,居然敢……

啊!不对,他好像在……

毕玉麟心念疾转,急忙再凑上眼去!

珠儿粉脸胀得通红,瞧着他生似舍不得离开模样,不禁又羞、又气、又急,轻轻跺了下脚,正待自顾自转身就走!

只听毕玉麟压低声音,转头说道:“珠妹,他在替她疗伤。”

珠儿吁了口气,停住身形。

毕玉麟细声说道:“他已经从她腿弯上起下七八支牛毛似的针来了。”

“牛毛似的针”这几个字,占进珠儿耳朵,暗想:那不是和自己的“散花针”相似?

啊!不错,那华山门下的韩倩云,不是闯进甬道里去,触动机关,负伤不轻,后来被人救走,她中的可能就是天琴子老前辈埋伏在甬道入口的仿制的五殃针!

她刚想到这里,辛文也悄俏的过来,只听房中突然传出“劈拍”两声清脆掌声,接着只听那华山门下韩倩云娇声叱道:“恶贼,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毕玉麟、珠儿急忙往里瞧去,只见韩倩云业已从床上翻身坐起,鬓髻蓬松,脸色铁青,满含怒容!

站在床前的丁好礼一手扶着脸颊,敢情方才那两声脆响,是被姑娘左右开弓,赏了两个玉掌!他口中“啊”了一声,苦笑道:“姑娘歇怒,在下并没冒渎之处!”

韩姑娘气得浑身乱抖,喝道:“恶贼,你……你……”

她那里说得出口,粉脸上不禁滚落两行晶莹泪珠!

丁好礼瞧得心头大急,一张冠玉似的脸上,烧得通红,用手抹抹汗珠,着急道:“姑娘千万不可误会,小生只是……只是……唉,姑娘腿弯上中了十几支淬毒飞针,昏迷不醒,在下喂了一粒家传法毒丹药,兀自不见姑娘醒转,一时救人心急,只好运用内力,替姑娘吸出毒针,姑娘要是不信,起下的毒针还在这里,小生若有半点亵渎,半句虚言,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他急得罚神赌咒,“小生”“在下”的口不择言。

同时转身从桌上小心翼翼的取起十几支还沾着血丝的细针,放在掌心,送到韩姑娘面前。

韩倩云瞧他说得不像有假,再一寻思,不禁想起自己行进甬道,连遇埋伏,最后只觉腿上一麻,身往下落,仿佛被人抱起,就失去知觉。

低头一瞧,自己此时除了裤脚齐膝盖之处,已被撕开之外,身上依然紧扎如故,丝毫没有异样,深觉对方果然不是存心轻薄!

她心念疾转,一时只觉自己错怪了人家,不由只是低头垂泪,心中突突乱跳!

丁好礼在烛光之下,见她只是低头不语,脸上珠泪滚滚直落,一副少女又羞又急的模样,心头着实不忍,一面躬着身子,柔声安慰道:“姑娘既然明白,务请相信小生,只管在这里安心养伤,至于那方万年温玉,丁好礼即使赴火蹈汤,也誓必替姑娘取到……”

韩情云原是只顾低头垂泪,但一听到万年温玉,不禁倏然抬起头来,急急问道:“丁少侠可知万年温玉,已落入何人手上?”

丁好礼见她臻首微抬,脸颊上还挂着两行晶莹泪珠,更觉得楚楚动人,听她称呼,显然对自己已有转变,不禁心头一喜,只是他乃工于心机之人,此时那敢露出丝毫喜容,剑眉微微一皱,苦笑道:“小生抢入甬道,发觉姑娘误踏翻板,身往下沉,小生救人心切,就抱着姑娘,一路寻到这里,不知万年温玉是否被人取走?”

韩情云听得柳眉深锁喃喃的道:“要是被人取走,这该如何是好?”

丁好礼轻笑一声,俊目之中,射出西道寒光,极有自信的道:“姑娘只管放心,在场诸人,除了戚甫山,别无高手,万年温玉,如被取走,舍了戚南山,决不会落入旁人手上。

小生敢夸一句海口,无论黑白两道,任何人取走万年温五,小生担保不出一月,就从他手上取回。”

珠儿瞧他说得狂傲,不由回过头去,凑在毕玉麟耳边哼道:“这姓丁的好大口气!”

毕玉麟怕被屋里的人警觉,慌忙暗暗扯了她一下衣角,示意禁声!

只听韩倩云幽幽的道:“家师走火入魔,急需万年温玉,师门之事,我只要伤好了,自会去找,不敢劳动丁少侠,你也犯不着为了我,和人结怨。”——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