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二十二章 诡言耸听

第二十二章 诡言耸听

作者:

尤其瞧出公孙燕方才三招剑法,凌厉奇奥,竟是自己数十年所仅见,由此推想,这女娃儿和丐帮长老擒龙手公孙忌渊源极深,恐怕还另有名师。

他外号阴魔,自然是老奸巨滑之人,没有问清对方来历,那肯多树强敌。

这时孟迁已在室中点起灯火,尚师古依然高踞八仙桌上,缓缓转过头来,两道碧光荧荧的目光盯着公孙燕,细声问道:

“女娃儿,丐帮公孙忌,和你如何称呼?”

公孙燕暗暗一惊,心想这老魔头眼光果然厉害,人家既然瞧出自己来历,何用再事隐瞒,这就躬身道:

“你说的正是先父。”

阴魔微微一怔,接着点点头阴声道:

“老夫昔年,曾和令尊有过一面之缘,十年不出,想不到公孙大侠已经谢世了!”说到这里,略微一顿,又道:

“那么你师傅呢?又是那一位高人?”

公孙燕道:

“我师傅就是铁拐婆婆。”

尚师古阴笑道:

“铁拐婆婆虽是丐帮四长老之一,但也算不得顶尖高手,那能教得出你适才使的几招剑法?”

目光一聚,问道:

“这教你剑法的是谁?”

公孙燕道:

“那是另外一位师傅传给我的,这位师傅,不在江湖走动,告诉了你,谅你也不会知道。”

阴魔脸色微微一变,长竿朝榻上一指,道:

“他是你何人?”

公孙燕道:

“是我大哥!”

阴魔又道:

“可是负了重伤?伤在何人手下?”

公孙燕道:

“你有十几年不出了,可曾听到过双龙堡的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么?”

阴魔沉吟了下,点头道:

“你大哥就是伤在毒眼乌龙佟天禄掌下?震伤内腑?目前仗着‘万年温玉’保住心脏,伤势才不致恶化?”

公孙燕听得一怔,这魔头说得好像亲眼目睹一样,哦,他绕着弯子,分明在试探自己口气,他双腿被阴山寒铁所伤,只有“万年温玉”才能医治。

心中想着,不由冷哼道:

“你想夺取‘万年温玉’是不是?”

阴魔阴笑一声道:

“万年温玉只能保持他伤势不起变化,不能治疗伤势,但却有一种药物,可使令兄霍然而愈。”

公孙燕道:

“你说的是什么药物?”

阴魔并没立即作答,迟疑了一阵,才道:

“毒龙丸,伏景清的‘毒龙丸’,老夫十年之前,误中阴山寒铁,双腿血脉凝冻,非‘万年温玉不解。……”但老夫要是得到付景清的‘毒龙丸’,也一样可以痊愈……”

他前面的话,自然是答复公孙燕讯问,但说到后来,却好像是心口想商之词!说到这里,突然双目一睁,凌凌绿光,注视着公孙燕,道:

“以令兄伤势而论,要是没有‘毒龙丸’,恐怕难以挽救垂危生命,但老夫却须‘万年温玉’始能使双腿复苏……”

公孙燕短剑一横,冷冷的道:

“你是想用强夺取了?”

阴魔阴恻恻的笑道:

“老夫练就‘阴极磷光’,伤人百步,真要用强,岂是你娃儿挡得住的?”

公孙燕道:

“那么你待怎的?”

阴魔道:

“老夫之意,由老夫替令兄打通奇经八脉,阻止伤势恶化,你把‘万年温玉’借与者夫十二个时辰,只要老夫双腿复原,定当设法弄上一粒‘毒龙丸’,作为酬谢,这是两全其美之事,你意下如何?”

公孙燕淡淡的道:

“我大哥伤势虽重,不一定只有‘毒龙丸’才能救治,毒龙丸既然也能治愈你双腿,你不会自己设法去弄上一粒?”

阴魔厉笑道:

“老夫言出如山,同意不同意,可由不得你……”

话声未落,忽然冷笑一声,转头喝道:

“窗外何人?”

“老夫?”窗外一个洪亮声音,应声说道:

“尚师古,你门下弟子乘老夫外出,盗伐阴沉竹,还剑伤老夫应门童子,该是如何说法?”

阴魔瞧了吕兆熊一眼,阴声笑道:

“我当是那一位老朋友来了,哈哈,原来还是点苍掌门驾莅荒山,请恕尚某行动不便,有失迎近,寒夜客来茶当酒,请到里面奉茶如何?”

公孙燕听说来的是点苍派掌门人灵鸳老人,自己以前听铁拐婆婆说过,灵鹫老人以剑法驰誉武林,罕有对手,他此时赶到,无异替自己解围,心中方自一喜!

只听灵鹫老人洪声道:

“不必了,尚兄只须命你令高徒出来见我就是!”

尚师古阴笑道:

“兄弟双腿不便,命小徒取一支阴沉竹代步,些许小事何值掌门人亲来问罪?”

公孙燕瞧了他手上碧绿长竿一眼,暗想原来他手上这支就是阴沉竹,难怪连自己的白虹剑都削不动它。

灵鹫老人怒道:

“尚兄可知我点苍山,只此一支阴沉竹么?”

尚师古阴阴的道:

“掌门人可知兄弟行动,非阴沉竹不可吗?”

灵鹫老人大笑道:

“尚兄既能行动,何不出来见见老夫?”

阴魔点头道:

“不错,兄弟正想瞧瞧点苍流云剑法?”

两人一个不进来,一个也不出去,只是隔着窗子说话,公孙燕希望两人把话说僵,自己才能趁机逃走。

果然,那阴魔尚师古伸手取起阴沉竹,回头喝道:

“迁儿,你去打开窗户。”

孟迁答应一声,迅速走近窗前,推开窗户。

阴魔尚师古趁公孙燕微一分神之际,右手一起,八尺来长的阴沉竹,突然奇快无比,朝仰卧榻上的毕玉麟胸口点来!

公孙燕瞧得大惊,白虹剑闪电般往上架去!

“叮!”短剑和阴沉竹才一接触,只觉竹竿上传来一股阴柔弹力,一下把自己震出半步!竹竿正搭上毕玉麟胸口!

“你待怎的?”

公孙燕又急又怒,正待纵身扑去!

尚师古脸露阴笑,摇手道:

“姑娘放心,老夫决不伤害令兄丝毫,你快抱起令兄,随同老夫出去,等打发了灵鹫老儿、老夫就以本身真气,替他打通奇经八脉,虽不能使他伤势完全好转,但老夫保证可以使他清醒过来。”

公孙燕见他手上阴沉竹抵在大哥胸口,只要他稍微用力,立即震碎心脏,心中一时没了主意,抬头道:

“你不能伤害我大哥。”

尚师古阴声道:

“老夫何等人物,岂会说了不算,老夫真要夺你万年温玉,何用多费周折?”

公孙燕心头小鹿,不住狂跳,但此时除了俯首听命,委实别无他策,只好一手握剑,一手缓缓抄起毕玉麟身子。

尚师古又道:

“你抱着他先飞出窗去!”

公孙燕心头一喜,暗想他既要自己先飞出窗去,倒是机不可失,自己只要飞出窗外,不再受他挟制!

“紫云纵”天下无双,自己功力虽浅,但有灵鸳老人在窗外等候,无法分身,凭他两个弟子,决难迫得上自己,就是追得上,自己可也不怕了。

她念头闪电掠过,那还多说,一手抱着毕玉麟,双脚一纵,身如浮矢掠空,往窗外电射而出!

这一下当真奇快绝伦,那知身形一停,只见毕大哥胸口依然虚飘飘的搭着一支阴沉竹!

并没因自己的纵出,稍有脱开,侧头一瞧,阴魔尚师古一个身子,竟然悬空挂在竹竿上,跟着自己飞了出来!

这一手“借虚着力”的功夫,直把公孙燕瞧得目瞪口呆,自己满心想借机逃走的希望,已落空,只好站定身子。

阴魔尚师古也缓缓落到地上,但他手上那支阴沉竹极细的竿头,却依然搭在毕玉麟胸口之上。

这时吕兆熊、孟迁两人,也已跟着纵出,垂手立在阴魔身后。

尚师古咀皮微动,用“传音入密”说道:

“姑娘把令兄让达儿代抱,你替老夫去接那灵鹫老儿几招。”

公孙燕正待开口,尚师古又道:

“老夫言出如山,对令兄决无加害之心,就是‘万年温玉’,也要等老夫替令兄打通奇经八脉,让他清醒之后,才借与老夫一用,使你可以放心。

至于者夫要你去和灵鹫者儿动手,也决不会让你吃亏,你只要听老夫吩咐行事就是。”

公孙燕听他说话口气,不像有假,暗想他要是真有加害之心,也不过举手一震之劳。

何况他说过用本身真气,打通毕大哥奇经八脉,虽不能使他立时痊愈,但足可减轻毕大哥伤势,而且还保证使毕大哥清醒过来。

这对公孙燕来说,即使没有受到挟制,也是极所盼望之事,她想了一想,终于依言把毕玉麟交到孟迁手上。

阴魔尚师古微微一笑,也把搭在毕玉麟胸口的阴沉竹收了回去。

孟迁敢情已经得到他师傅的指示,为了取信于她,双手接过毕玉麟之后,并没朝他师傅走去,却反而跟在公孙燕身侧。

公孙燕心头略放,抬目之际,只见院落前面,站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白髯老人,肩头背着一柄长剑,负手而立,抬头仰望天空,一袭蓝袍,在夜风中飘动,看去神态安祥,但另有一股慑人威仪!

暗想此人敢情就是点苍掌门灵鹫老人了?这一段话,说来较长,其实也只是公孙燕飞出窗外的转瞬间事!”

灵鹫老人两道眼神,缓缓落到阴魔尚师古身上,沉声说道:

“尚兄,你对老夫如何交待?”

尚师古阴阴一笑,伸手掂了掂阴沉竹,拱手道:

“掌门人亲自来了,兄弟这里先谢了不告而取之罪。”

灵鹫老人当真脸若鹫鸟,上丰下削,双颧凸出,两颊削尖,颏下一把山羊胡子,雪白如银!此时脸色铁青,目光炯炯,冷嘿一声道:

“阴沉竹点苍之宝,尚兄说得好不稀松?”

尚师古阴森脸上,却挂着微笑,点点头道:

“掌门人有话一并说清楚了,兄弟少不得有个交待”

灵鹫老人嘿道:

“老夫先前还只当是尚兄门下弟子,出于好奇,如今才知竟然出于尚兄教唆,那是存心砸点苍的台!”

尚师古皮笑肉不笑的道:

“岂敢,岂敢!”

灵鹫老人听得勃然大怒,洪声喝道:

“尚师古,你也大小觑老夫了!”

尚师古阴笑道:

“好说,好说,掌门人一十九招‘流云剑法’,兄弟久仰得紧!”

灵鹫老人纵声大笑,道:

“那么尚兄是有意赐教了?”

尚师古呵呵笑道:

“兄弟行动不便,已有十年不在江湖走动,掌门人亲自寻上门来,自非三言两语就肯甘休,兄弟不陪几招,怕也不成。”

灵鹫老人嘿道:

“很好,咱们就一言为定!”

阴魔尚师古看他步步进入自己谋算之中,心头暗暗高兴,但表面上却丝毫不露,依然脸露阴笑,徐徐的道:

“咱们这一场,虽是了断过节,但兄弟之意,还是不宜伤了和气,双方点到为止,定个数目,掌门人素以剑术驰誉武林,不知自问有多少招,何以胜得兄弟了?”

他这话间得灵鹫老人一呆!暗想:凭自己数十年浸淫剑术,江湖上普通高手,能在自己手下,走得出十招八招,已是不易;但阴魔尚师古武功极高,“阴锵剑法”谲诡阴辣,为旁门中最厉害的剑法,自己和他一经动手,五百招之内,决难分得出胜负……

尚师古见他沉吟不语,阴笑了笑道:

“兄弟之意,咱们就以三招为限,不知掌门人意下如何?”

“三招?”录鹫老人双目神光电射,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听错!

即使阴魔尚师古武功再高,任他在十年之中,不出江湖,勤修苦练,但要在三招就赢得自己岂非侈谈?

阴魔尚师古微微一笑,点头道:

“不错,兄弟方才说过,咱们只是点到为止,不宜伤了和气,是以兄弟之意,咱们来个君子协定,划地一丈,以三招为限,被逼出圈外者输。”

灵鹫老人皱了皱眉,道:

“好,咱们就这样吧!”

话声一落,反腕从肩头撤出长剑,只听呛然龙吟,一弘秋水,随手漾起,身形一旋,匹练匝地!

那一声清吟,余音未绝,灵鹫老人身在原地,但四周地上,剑痕宛然,划了一道一丈见方的圆圈,洪声说道:

“尚兄请下场吧!”

他这一下拔剑划圈,快得有如电光石火,令人目不接暇!

阴魔尚师古瞧得暗暗一惊,只此一剑,已可看出他剑术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心中想着,一面缓缓回过头去,朝公孙燕道:

“女娃儿,你可以下场了,出去接他三招。”

公孙燕瞧了孟迁手上的毕玉麟一眼,缓缓往灵鹫老人走去!

耳中只听阴魔的声音,轻如蚊子,细声说道:

“女娃儿,你只管放心,气跑了他,老夫立时动手,替令兄打通经脉,好让他早些清醒过来!要知灵鹫老人剑法已入化境,只是他瞧到你一个女娃几家下场,自然乍恃身份,不肯率先动手,你就用方才对付劣徒的那三招剑法就够,出手务必迅速,制敌机先,最最要紧!”

公孙燕走入圈中,只见灵鹫老人一手拈着雪白的山羊胡子,脸上似怒非怒,似笑非笑,两道冷电似的目光,直盯在自己脸上,使人不可逼视!

她只觉心头有点跳动,这可并不是临场胆怯,而是因为这次行动,并非完全出于自愿,只是毕大哥落在人家手里,受人挟制而来。

当然自己也希望毕大哥能够早些清醒转来,灵鹫老人的两道目光,好像两柄利剑,一直瞧透自己心事似的,使自己起了不安的感觉。

她略微镇定,毅然抬头道:

“你们说好了三招为限,就由我下场接你三剑。”

灵鹫老人在五大门派中,身份极尊,阴魔尚师古自己坐着不动,却叫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下场,岂不给他极大难堪?当下脸色一沉,大声喝道:

“尚师古,你这算什么?”

尚师古双目一闭,竟然一声不作。

公孙燕瞧他不理睬自己,心中不禁有气,也大声叫道:

“喂,我就是尚师古要我来接你三剑的呀!”

灵鹫老人怒气迸顶,皱皱眉道:

“女娃儿,你是尚师古门下……”

话到一半,忽然觉得不对,这女娃儿如果是阴魔门下弟子,怎会直呼乃师名讳?

公孙燕已摇摇头道:

“我才不是他门下呢。”

灵鹫老人奇道:

“那么你怎会听他的话,要和老夫动手?”

公孙燕从腰间掣出短剑,说道:

“这个你不用管。”

灵鹫老人虽然被她顶撞了一句,倒也并不生气,拈胡道:

“女娃儿,你可知老夫是谁吗?”

公孙燕道:

“在江湖上走动的人,怎会不知道你是点苍派的灵鹫老人,只是我从前没见过你罢了,听总听人说过。”

灵鹫老人听得又好气,又好笑,这女娃儿,总共才只有这点年纪,居然也卖起老来,一面笑道:

“你既然知道老夫,怎么还敢下场来,你学过几年剑法?”

公孙燕心头暗暗哼了一声,故意张大眼睛,一本正经的道:

“我跟师傅只练了三天剑法,师傅说,就凭这几手剑法,已足可对付江湖上的一流高手,绰绰有余……”

灵鹫老人纵声一阵大笑,道:

“老夫练剑五十年,你娃儿只练了三天,如何能和老夫动手?”

公孙燕见他瞧不起自己,不由脸上一绷,道:

“你笑什么?你不管我练了几天剑,只要我能够赢你就是了。”

尚师古阴阳怪气的接口道:

“掌门人,这女娃儿说得不错,艺有未曾经我学,你练了五十年的剑,在她也许三天就足够了。”

剑术一道,乃是兵刃之祖,有人耗尽毕生精力,难达大成,阴魔这句“你练了五十年的剑,在她也许三天就足够了”的话,简直存心损人!

灵鹫老人听得双目乍睁,寒芒四射,厉喝道:

“尚师古,你怎不自己下场?”

尚师古阴笑道:

“她代表兄弟下场,一切荣辱,悉归兄弟,咱们早已有言在先。”

公孙燕回头瞧瞧孟迁,只见他依然站在原地,心下略放,尚师古的声音,已在耳边响起:“女娃儿,准备发剑!”

公孙燕抬头道:

“你们说好了吧?”

灵鹫老人虽然听出阴魔的口气,也许眼前这个小姑娘,真有两手,但她就是在娘始里就练剑,也只有这么一点年纪。莫非阴魔另有什么诡计不成?心中想着,一面笑道:

“老夫承认你代表尚师古就是!”

公孙燕短剑一抡,道:

“那你就发剑吧!”

灵鹫老人发出一声嘹亮长笑,点头道:

“那很好……很好……”

他口中虽然连说着很好,但以他的身份,那肯出手。

公孙燕道:

“你不肯出手,我可要出手了!”

话声出口,娇躯一闪,使出“紫云纵”身法,一下往灵鹫老人身边欺近!

灵鹫老人身为点苍掌门,一派宗主,在武林中享誉数十年,会过多少一流高手,但公孙燕使展的“紫云纵”身法,快逾闪电,他真还是初次遇上,不觉微微一怔。

就在他微一怔神,公孙燕已欺到身侧,白虹剑一连三剑,飞洒而出!

这一连三剑,虽然招式不同,发有先后,但因速度实在太快了,看去好像是三支长剑,同时出手,使人眼花撩乱,无法闪避。

不!根本瞧不清剑影,只是一大片银虹,拥着朵朵银花,云霞流动,向身前涌到!

点苍派“流云剑法”,原是从点苍十九峰的流云变幻,参悟而来,是以取名“流云”。

但“流云剑法”,和公孙燕这三招“紫云剑法”相比,“流云剑法”只是一片流云,那有人家的云腾霞蔚之势?

“流云剑法”在江湖上夙以轻灵迅疾著称,但速度上那有公孙燕这三招击电奔雷的神速?

灵鹫老人当真在自练剑五十年,他想不到公孙燕会发动得恁地快法,一时之间,连对方如何发招都没有瞧清,遑论出剑封解?不由长叹一声,返剑入匣,飘然朝圈外飞出!

要知双方一共只有一丈远近距离,为了便于发剑,当然是中间空地较多,两人都站在圆圈边上,公孙燕往前欺上,灵鹫老人就后退无地。

如果以一般比剑来说,在这一丈见方的圆圈之内,即使后退无地,也可以从左右两边躲闪,决不可能一下被逼出圈外,但公孙燕这三招剑法,一经发出,宛如一片锦云,银芒流动,幅度极宽,逼得灵鹫老人不得不向后退。

耀眼银光,一闪而没,公孙燕站在圆圈尽头方才灵鹫老人立足之处,灵鹫老人却已在三尺之外,怔怔而立,脸上露出无比惊愕!

公孙燕从小听父亲时常说起五大门派,也听到过灵鹫老人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是个正派中人,如今自己却帮着阴魔,把他打败了。

她瞧着灵鹫老人怔怔出神的模样,心头好像十分难过,公孙燕心头起了一阵内疚,急忙说道:

“喂,老人家,你不要难过咯,我师傅说过,这套剑法,已经算是天下第一了,因为还有一种剑法,威力虽强,却是只有三式,不成套的。”

灵鹫老人点点头道:

“不错,天下第一,确是天下第一了,小姑娘,你方才使的三招剑法,实是老夫生平所见,想不到老夫练剑五十年,天下还有不曾见识过的剑法……”他仰天一声长笑,接着又道:

“老夫想请教姑娘师承宗派,和剑法名称,也使老夫增长一次见识,还有,你方才说还有三招威力极强的剑法,不知出于何派,也望一并见告。”

要知灵鹫老人身为一代宗匠,毕生练剑,见多识广,武林中各门派的武学,都有个见闻,只要对方一出手,便可看出他的出身来历。

可是他对公孙燕这三招剑法,不但从未见过,简直没听人说过!

此刻听到公孙燕说出这套剑法算是天下第一,而且另外居然还有一种剑法,威力极强,怎不叫他目瞪口呆,惊诧无比?

公孙燕瞧他辞色十分恳切,一时不好回绝,只得说道:

“我那师傅,不在江湖走动,她收我做记名弟于,我只跟她学了三天剑法,我也不知道师傅的宗派来历,我这套剑法,师傅说过,叫做‘紫云剑法’。

那另外一种剑法,不是师傅这一门的,师傅说威力才强呢,那才真是天下第一,不过一共只有三招,师傅没有说哪一派咯。”

灵鹫老人黯然无语,歇了歇,叹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老夫所学,真是沧海一粟罢了!”说话声中,袍袖一展,身形倏然朝墙外飞去!

尚师古拱拱手,阴声说道:

“掌门人恕兄弟不远送了!”

“哈哈哈哈!”

一声响彻群山的长笑,接着阴魔话声响起!因为笑声来得太以突然,也太以响亮,公孙燕、吕兆熊、孟迁三人,只震得耳中嗡嗡作响,好像这笑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辨不清笑声,发自何处?

阴魔尚师古听得脸色大变,两只眼睛,绿光暴涨,望着右厢屋脊,阴阴的道:

“伏兄大驾光临,怎不请下来一叙,何用作此惊人之笑!”

他说话虽然还是阴声阴气的好像没有力气,但右手却已从身旁取过阴沉竹,暗暗蓄势!

公孙燕不知来的又是何等人物,但听那声大笑,来人分明是功力极高之士,是以也迅速退到孟迁身侧,一手握住剑柄,纵目打量。

“哈哈,尚师古,灵鹫老儿可谓盛怒而来,泄气而去,十年不见,山人还当你练了什么厉害功力,原来还是仗着阴谋诡计胜人。”

公孙燕依着阴魔目光望去,只听发出的声音,确是从右厢屋脊传来,但这人说到最后一句,人影却已近在眼前!

公孙燕心头一惊,定睛。瞧去,谁说不是,朦胧月色之下,离自己不远,不是已站着一个身形高大,长发披肩,身穿黑色长袍的道人?他从何处飞落?什么时候飞来的?自己居然一无所觉!

阴魔尚师古对他似乎十分忌惮,拱拱手,笑道:

“兄弟技不如人,只好把灵鹫老儿气跑了,就算了事,别教伏兄见笑。”

披发道人冷嘿道:

“灵鹫老儿算得什么,你尚师古倒并非技不如人,想是腿伤未复,不大愿树敌罢了。”

阴魔连连拱手道:

“好说,好说,伏兄也把兄弟说得太高了。”

披发道人在说话之时,两道炯炯目光,忽然瞧到侍立阴魔身后的吕兆熊身上,用手一指,厉笑道:

“偷上茅山通天观,倒翻山人许多药瓶的,可是你吗?”

公孙燕心头不期一惊,暗想原来这披发道人,竟是名震江湖的“一城三山”中的“茅山毒指”,无怪口气有这般大法,她心中想着,只见吕兆熊一眼瞧到茅山毒指伏景清朝他一指,不由吓得脸如上色,慌忙不迭的往后躲闪!

阴魔陪笑道:

“伏兄歇怒,兄弟命小徒上茅山专程叩谒,乞取一粒‘毒龙丸’,不料适逢伏兄外出未归。

小徒深知兄弟双腿被阴山寒铁所伤,非伏兄‘毒龙丸’,难以复原,一时为师心切,擅入伏兄丹室,兄弟闻悉之后,已严予训戒,还望伏兄多多原谅!”说到这里,回头阴喝道:

“没出息的东西,伏老前辈虽然指法神通,但当着为师,也不会贸然对你小辈下手,这般胆小,真替老夫丢人,还不快去向伏老前辈认罪。”

吕兆熊应了声“是”,慌忙走到茅山毒指面前,跪到地上,叩头道:

“晚辈吕兆熊,给老前辈磕头,望伏老前辈恕罪。”

茅山毒指伏景清,原是个火爆脾气的人,给阴魔师徒一番做作,气也消了大半,大喝一声:“滚起来,便宜了你这小子!”

吕兆熊堪堪爬起,茅山毒指突然眼球一转,盯了孟迁手上抱着的毕玉麟一眼,张目问道:

“你手上抱着的娃儿是谁?”

孟迁冷不防被他一声大喝,吓得后退了一步!

公孙燕挺身一拦,伸手摸了摸剑柄,应声道:

“他是我大哥。”

她这一抬头,正好和茅山毒指正面相对!

才看清楚这位名震八荒的大魔头,生得一张蟹脸,凸眼突颧,闪着一对凶睛,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生相狞恶已极!

阴魔尚师古心头堪堪放下一块大石,此时看到茅山毒指突然注意到毕玉麟身上,不由又紧张起来,绿阴阴的目光,紧紧盯着茅山毒指,右手也同时握起阴沉竹!

茅山毒指似乎未加注意,只是朝公孙燕打量了一下,目光转到毕玉麟身上,沉吟道:

“这娃几好生面熟,山人好像在哪里见过……”说到这里,目光一抬,朝孟迁道:

“你抱过来,给山人瞧瞧!”

孟迁不敢答应,回头向师傅瞧去。

尚师古忙道:

“伏兄,这娃儿身负重伤,危在旦夕,兄弟答应替他打通奇经八脉,才由小徒抱着。

迁儿,你过来!”

公孙燕心中一动,暗想:自己曾听毕大哥说过,他有一次遇到茅山毒指,要想收他为徒,那时他母亲生了重病,幸亏茅山毒指送了一粒“毒龙丸”,才把病治好,后来还教了毕大哥一指法。

不错,阴魔尚师古也说过,毕大哥的伤势,只有茅山“毒龙丸”可以救治,婉妹妹要几天之后才能回来,茅山毒指既然以前对毕大哥垂青,也许不会吝惜一颗“毒龙丸”的。

心念疾转,倏地伸手一拦,道:

“你要过去,把大哥给我。”

尚师古道:

“女娃儿,咱们不是说好了吗?”

公孙燕道:

“你又不在这时候替大哥立即疗伤,抱过去干么?”

茅山毒指瞧不懂他们争些什么,怪笑道:

“一个重伤之人,又不是什么稀世奇宝,有什么好争的?”

阴魔原是工于心机的人,茅山毒指无意说出“稀世奇宝”四字,在他听来,还当是伏景清故意说的,心头不由一紧,阴笑道:

“女娃儿,你要是不放心,何不和迁儿一起过来?”

公孙燕并没理睬,却朝茅山毒指说道:

“老道长,我大哥叫毕玉麟,你老还传过他一招指法呢!”

茅山毒指听得一怔,忽然仰天发出一声刺耳怪笑,点头道:

“不错,不错,是姓毕的小娃儿,难怪山人眼熟得紧,哈哈……”

他这笑声凄厉震耳,公孙燕听得有点心头发毛!

茅山毒指笑声一落,接着双目寒光四射,厉声道:

“是谁把这娃儿打成这般重伤?小子,你还不抱过来给山人瞧瞧?”

他左手悬空一招,孟迁只觉自己身子被一股极大吸力吸往,脚不由己的往茅山毒指身前走去!

阴魔尚师古心头大急,左手五指伸屈之间,接连弹出!

朦胧夜色之中,只见飞出一连串浅绿星火,丝毫不带风声:宛如电光石火,向茅山毒指身后大穴袭到。

这星星绿焰,速度奇快,看去当真一闪而至,使人避无所避!

茅山毒指总究久经大敌,阴魔弹出的星星绿焰,虽然无声无息,但他轻微的弹指之声,如何瞒得过茅山毒指?这当真是说时迟,那时快,茅山毒指伏景清背上好像长着眼睛,身形一偏,右手袍袖同时向后挥出!

一连串飞洒而来的星星绿焰,和茅山毒指电漩卷出的无形罡气,才一接触,只卷了两卷,便倏然没去!

茅山毒指伏景清连头也没回,口中冷嘿一声,道:

“尚兄十年不出,‘阴极磷光’果然大有精进,你何故偷袭山人?”

尚师古眼看对方不动声色的就把自己认为足可傲视江湖的“阴极磷光”破去,心头也着实一惊,阴笑道:

“伏兄居然练成道家罡气功夫,兄弟不胜钦佩之至!”

其实他哪里知道茅山毒指虽然使出道家罡气,一下扑灭了他的“阴极磷光”,但右手衣袖,却也被进火烧穿了几处细孔,只是大家都没留神罢了!——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