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

第二十三章 两山比高

作者:

茅山毒指瞧着毕玉麟,吃惊的道:

“这娃儿竟然伤得如此厉害,哈哈,要不是遇上山人,这条小命……”

尚师古不待他说完,低吼道:

“伏兄,这娃儿咱们有约在先,应该由兄弟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茅山毒指怪笑道:

“你就是替他打通奇经八脉,又何济干事?女娃几,你把姓毕的娃儿抱过来,跟山人出去,这阴魔信他不得。”

孟迁在茅山毒指面前,哪敢倔强,让由公孙燕把毕玉麟接过!

就在此时,公孙燕猛见眼前绿光闪烁,一连串淡绿星火,闪电般朝自己打到!

“阴极磷光”!公孙燕不由心头大惊,因为自己手上抱着一个大人,再要躲闪已是万万不及!

阴魔尚师古左手弹出“阴极磷光”,右手阴沉竹同时在地上一点,“喀”的一声,身子凌空飞起,右腕再振,一招“千峰雷雨”,阴沉竹幻出一天竿影,阴寒劲风,划空锐啸,朝茅山毒指当头罩落!

“哈哈,尚师古你真敢出手!”

茅山毒指笑声出口,手臂一抬,拂出一股罡气,卷向“阴极磷光”,同时飒飒指风,也凌空击出!

公孙燕根本连看都没看清楚,只觉疾风拂面,空中响起一阵“喀”“喀”轻震,阴魔尚师古凌空扑来的身子,又倏然飞了回去!

两人这交手一击,当真电光石火,快速无比,不但“阴极磷光”,悉数被罡气拂散,同时他阴沉竹划出的漫天竹影,也全被茅山毒指伏景清指风分别击中,逼得竿势无法施展,倒退出去。

茅山毒指一击之后,好像没事一般,带着公孙燕,飞出孙氏坟庄,阴魔尚师古也并不追赶。

公孙燕跟在茅山毒指身后,在崎岖山径上走了一阵,这一阵工夫,少说也跑了十来里路。

茅山毒指回头瞧着公孙燕,笑道:

“女娃儿,你轻功倒也不弱,只是山人在列仙坛,还有一个约会,这般走法,要几时才能赶到?不如让山人带着你们走吧!”

话声一落,不待公孙燕回答,蒲扇大的手掌,已一把抓起公孙燕娇躯,左手同时接过毕玉麟,夹在胁下,洒开大步,朝山径上疾奔而去。

公孙燕只觉两耳生风,身子像腾云驾雾般飞驰!心中不由暗暗焦急,自己好不容易,才离开阴魔尚师古的魔掌,不想又落到茅山毒指的手里。

但继而一想,茅山毒指以前对毕大哥曾有收列门墙之意,也许不会有什么歹念。

她心念疾转,急忙睁眼瞧去,但见悬岩削壁,苍松柏翠,只是像流水般从身后倒流,自己的身子,直线般往上升起,云气罪罪,扑面而来,连呼吸都被山风吹得有点窒息之感!

约莫奔了顿饭光景,茅山毒指身形一停,放下公孙燕,让她息了一息,然后又把毕玉麟交到她手上。

公孙燕回头一瞧,原来自己立身之处,已在一座山顶之后,山下一片云海,瞧不清景色,不由心头犯疑,抬头问道:

“老前辈,这是什么地方?”

茅山毒指回头厉笑道:

“这里就是列仙坛,山人三年前和罗老鬼约在此地见面……”

他生成一付狞恶相貌,这一笑,更显得狞厉无比,公孙燕不禁退了一步。

茅山毒指接着又道:

“女娃儿,你知道罗老鬼是谁?”

公孙燕道:

“老前辈说的可是邙山鬼叟?”

茅山毒指惊奇的道:

“你如何知道的?”

公孙燕道:

“这人能够和老前辈相约,自非无名之辈,除了和老前辈齐名的邙山鬼叟,不会有第二个人。”

茅山毒指一阵咕咕怪笑,道:

“当年阴山玄冰老人在日,咱们有三山之名,只是玄冰老人当年号称旁门第一高手,三山之中,山人排名第二,罗老鬼自然是三山之未。

玄冰老人死后,三山中补上了他徒儿殷如玉,当然她一个年轻姑娘家,能够名列三山,已侥幸,排列第三名,自无话说。

罗老鬼从第三名,升到第二,也是丝毫没错。

可是十八年来,罗老鬼一直为了争这第一,每隔三年,必有一会,今晚就是咱们第六次会期……”

他话没说完,只听山腰下面忽然响起“吱”的一声尖叫!

茅山毒指一听到这声尖叫,厉笑道:

“罗老鬼来了!”

公孙燕只听那声尖叫,直刺耳鼓,久久不绝,四周群山相应,来去冲击,变成无数尖叫,越来越响,有若群鬼夜号,齐来索命!

时当午夜,朔风凛冽,刹那之间,阴风惨惨,公孙燕明知对方是人,但也觉毛骨惊然!

茅山毒指探怀取出一颗龙眼大小乌黑发亮的药丸,递到公孙燕手上,道:

“此处地当列仙坛后峰,地势隐僻,你先把‘毒龙丸’给娃儿服下,他内腑受伤,真气耗损,两个时辰之内,不可动他,待山人回来,再替他打通奇经八脉,方可无事……”

就在茅山毒指堪堪飞走,峰上突然响起一阵“啾”“啾”鬼叫,朦胧月色之下,一条瘦长黑影,快若殒星,划空飞过,朝峰顶落去!

公孙燕知道这团黑影,准是邙山鬼叟无疑,此时救人要紧,不及多瞧,当下把毕玉麟放到自己身上,然后拨开牙关,将“毒龙丸”捏碎,纳入口中。

一时还怕毕大哥不能下咽,只好运集本身真气,缓缓低下头去,正待把樱唇接在毕大哥嘴上!

突然,泛起一阵羞意,只觉心头小鹿猛跳,双臂一软,几乎把毕玉麟摔到地上。

心想:自己一个女孩几家,怎好和他偎颊接唇?但这个念头,堪堪升起,接着又想:这里找不到一点水喝,“毒龙丸”最是灵效,咽不下去,也岂不徒然,除了自己用一串真气把它哺送下去,实无别法。

她心念在瞬息之间,迅速打转,一时再也顾不得什么,突然一咬牙,伏下头去,把两片樱唇,紧接在毕玉麟嘴上,鼻中闻到一阵浓馥异香,心知“毒龙丸”业已随津化开,急忙度了两口真气,才缓缓直起腰来。

虽然这一动作,没有第二个人瞧到,但她还是浑身一阵燥热,闹得脸红耳赤,心头狂跳。

“哈哈哈哈!”

峰顶上蓦地传出茅山毒指伏景清的厉笑,说道:

“妙极,妙极,三山半落青天外,应是双峰共比高,玄冰老儿一个人,确实抵得咱们三山的一半,他死后,咱们茅山、邙山,自该有个高低,可惜你罗老鬼十八年来,只是为山九仞,并没高出哪里?”随着茅山毒指的笑声,响起一阵“啾啾”鬼叫,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说道:

“兄弟并没高到哪里,伏老哥也差不多!”

茅山毒指又是一声厉笑,道:

“山人列名第一,已经有十八年之久,罗老鬼,你是不是还想试试?”

那尖锐声音接口道:

“岂敢,这是兄弟等了三年的一件大事,伏老哥当然不肯轻易退让!”

“哈哈哈!”茅山毒指等他说完,又是一阵纵声大笑,这笑声有若虎啸狮吼,历久不绝!

公孙燕和他们相距极远,依然震得耳中嗡嗡作响,笑声足足有一盏热茶工夫,仍然不停,而且声势愈来愈大,音震山谷,回荡成雷。

心中不由暗暗吃惊,茅山毒指果然名不虚传,光凭这份内力,江湖上已不多见!

茅山毒指笑声未落,峰顶上同时响起“啾啾”鬼叫。

这鬼叫声音,并不太响,但先前只有一声两声,渐渐越叫越多,刹那之间,变成了千百个声音,好像从一个魔鬼,引来了无数厉鬼,张牙舞爪,叫成一片!

公孙燕霍然一惊,原来他们惜着长笑鬼叫之声,已经较量上了,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惘然,像茅山毒指和邙山鬼叟,在江湖上已是顶儿尖几的高手,他们何苦为了排名先后,不惜三年一会,作此无谓之争。

她忽然想到自己记名师傅紫裳仙子,和师公紫衫客,像他们两位老人家武功之高,该是天下第一了,但他们却淡忘名利,悠游林泉,作一对神仙眷属,虽然不为世知,何等消遥自在?

要是有一天,自己报了父仇,毕大哥也寻到他父亲,自己两人……

她只觉脸上一阵热辣辣地,低头瞧去,这一阵工夫,只见毕大哥原来白似纸的脸色,竟然好转了许多,心头不由大喜!

但就在此时,陡然听到十数丈外,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嗒”!

公孙燕蓦地一惊,急急回头瞧去!

“嗒”!一团瘦小黑影,随着第二声轻响,业已落到自己三丈左右!

阴魔尚师古!公孙燕心头一紧,立即双手抄起毕玉麟,身形一侧,腾出右手,紧紧握着白虹剑,疾退了两步!

他这一下使的正是“紫云纵”身法,动作奇快,阴魔尚师古武功入化,只是双腿僵盘,仗着阴沉竹在地上点动,代替飞行,才弄出声来!他身形才落,想不到公孙燕会警觉得恁地快法,一时盘膝坐在山石之上,阴声笑道:

“女娃儿,别忙,老夫不会难为于你。”

公孙燕道:

“那你鬼鬼祟祟的干吗?”

阴魔阴笑道:

“方才伏景清不是说过,这娃儿内腑受创,真气耗损过甚,服下‘毒龙丸’,还得打通他奇经八脉,才可无事……”

公孙燕道:

“你怎会知道的?”

阴魔笑道:

“老夫一直跟在你们身后五十丈左右,伏景清说的话,老夫施展天视地听之术,虽在百丈之外,一样瞒不过老夫耳朵。”

公孙燕道:

“你一直跟在我们身后,要待怎的?”

阴魔用阴沉竹朝毕玉麟一指,公孙燕还当他想要出手,赶紧后退了两步!

阴魔阴笑道:

“老夫就是为这娃儿来的!”

公孙燕撇嘴道:

“你倒说得好听!”

阴魔双目荧荧,沉声道:

“伏景清和罗老鬼为了排名之争,三年一会,他们碰在一起,三天三晚,都没个完,这娃儿,可不能久等,老夫难道不是为他来的?”

公孙燕哼道:

“你应该说是为了万年温玉来的才对。”

阴魔阴恻恻的笑道:

“不错,老夫虽为万年温玉而来,但也是两全其美之事。”

公孙燕想起茅山毒指曾经说过,这阴魔信他不得,这就摇摇头道:

“伏老前辈说过,两个时辰之内,动他不得,你要替他打通奇经八脉,也要等到两个时辰之后才行。”

阴魔微微一怔,叱道:

“胡说,这是伏景清骗骗你的,小娃儿服下‘毒龙丸’,打通经络,自然越快越好,那样药力才能发散得快。”

公孙燕本来只是随口说说,但瞧到阴魔脸色阴睛不定,心头不由起疑,他这话听来极似有理,但茅山毒指岂会不知服了“毒龙丸”打通经脉,更容易收效?他何以要叮嘱自己,在两个时辰之内,不可动他?茅山毒指虽是江湖上出名的凶神,但瞧他举动,对毕大哥似乎并无恶意。

阴魔尚师古见她只是沉吟不语,接着又道:

“女娃儿,还不把你大哥平放地上,老夫立刻动手,替他打通奇经八脉。”

“嗒”,他话声出口,右手阴沉竹在山石上一点,身子平空飞来,落到面前!

公孙燕脚下连退几步,道:

“不,不,两个时辰之内,不能动他。”

阴魔厉笑道:

“老夫言出如山,几时骗过人来,你怎的不相信老夫真话,去相信伏景清的假话?”

公孙燕急道:

“我大哥是伏老前辈的记名弟子,怎会说假?”

阴魔听得一怔,暗想,不错,这女娃儿说伏景清传过他一招指法,不是这老牛鼻子的记名弟子,怎肯传他天下无双的独门指法?连他视同瑰宝,武林中人休想乞取得到的“毒龙丸”,都毫不吝啬,自己双腿功力未复,这老牛鼻子确实不宜招惹……

不,万年温玉,对自己关系太大了!不但恢复双腿,连自己只能练到七成左右,再难精进的“太阴真气”,如得万年温玉之助,也可打破障碍,练到十二成火候。嘿,自己只要双腿恢复,伏景清又能奈我何?他心念转动,原是一瞬间事,接着一阵大笑道:

“女娃儿,你是抬出伏景清来唬人?老夫言出如山,别说是伏景清的记名弟子,就是他老子,老夫说出了话,也非做到不可!”

公孙燕心头大急,忽然撇嘴道:

“你说不怕伏老前辈,为什么让我跟着他离开孙氏坟庄,不敢阻拦,既然一路跟来,又为什么要落后五六十丈,不敢走近一步,哼,你敢欺侮我,我就叫伏老前辈,看你怕是不怕?”

尚师古闪着一双绿阴阴的眼睛,脸上似笑非笑,厉声道:

“胡说,老夫在江湖上纵横数十年,但又怕过谁来?老夫就是杀了你们,伏景清敢对老夫如何?”

公孙燕见他脸色不善,心中暗暗焦急!阴魔尚师古双手长臂一伸,骨节一阵阵格格暴响,狞笑道:

“何况此时伏景清正在和罗老鬼比拼,哪里顾得到你们?”

公孙燕道:

“你待怎的?”

阴魔阴阴一笑,道:

“打通奇经八脉,对你大哥有益无害,你既然把伏景清的话,奉为圭果,老夫何用多事?你快取出万年温玉,借与老夫一用就是。”

公孙燕眼珠一转,点头道:

“这原是咱们讲好了的,你替我大哥打通奇经八脉,等他清醒之后,再把万年温玉借给你用,现在我大哥服下了伏老前辈的‘毒龙丸’,不穷你再打通奇经八脉了……”

阴魔怒笑道:

“这是你自己不要的,老夫依然主张替他打通经脉。”

公孙燕忙道:

“你别急呀,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大哥虽然不用你打通奇经八脉了,但这是咱们自己不要的,不是你不肯,所以万年温玉,仍然应该借你一用。”

阴魔手捋短须,连连点头,阴声笑道:

“对,对,江湖上讲究一诺千金,老夫言出如山,也就是这个意思!”

公孙燕道:

“是啊,你也说过等毕大哥清醒之后,把万年温玉借你,目前毕大哥还没清醒过来,你再等一会咯!”

阴魔怔得一怔道:

“不成,老夫说等他清醒,乃是由老夫替他打通奇经八脉,人可立时清醒,现在你不让老夫动手,要等到几时,才能醒转?”

公孙燕道:

“两个时辰,我大哥就可以醒转来了。”

阴魔厉声道:

“不成,老夫另有急事,哪有时间多等?”

公孙燕退后一步,说道:

“不成,我大哥重伤未愈,没有清醒之前,怎能把万年温玉借你?”

阴魔怒声道:

“老夫言出如山,你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公孙燕怒道:

“尚师古,姑娘可不是怕你……”

阴魔杰杰厉笑,道:

“那很好,你不借,老夫自己动手……”

话声未落,突然左手一伸,手臂暴长,朝公孙燕肩头抓来!

公孙燕一手抱着毕玉麟,一手紧握剑柄,身躯一侧,后跃了两尺,口中喝道:

“尚师古,只要你赢得了姑娘手中的白虹剑,姑娘就把万年温玉双手奉上。”

要知她立身之处,乃是列仙坛后峰,山势原极陡削,自从阴魔尚师古现身之后,她一再后退,离身后悬崖已是不远,此时又后跃了两尺,距崖已不足一尺!

阴魔尚师古看清她退到崖边,已不到一尺,不由也大吃一惊,急忙伸手一指,喝道:

“女娃儿,你回头瞧瞧,还不快过来?”

公孙燕在孙氏坟庄之中,就是因为稍一疏忽,才被他阴沉竹点上毕大哥胸口,此时见他左手疾指,还叫自己往后瞧瞧,不知他又使什么狡计,哪肯相信,不待阴魔说完,娇躯一扭,使出“紫云纵”身法,倏的往后跃退。

这一跃,陡然一脚踏空,口中尖叫一声,往悬崖下面摔去!

阴魔哪会关心公孙燕两人的生死,只是心急稀世之宝万年温玉从此失落,阴沉竹一点,身如闪电,左手一伸,悬空朝公孙燕后心抓去,已然差了尺余,眼看两人身子,朝深崖下落去!

公孙燕一脚蹈空,身子悬空翻了一个斜斗,往下直落,她因为方才防备阴魔突施袭击,抱着毕玉麟的双手,腾出右手,紧握剑柄,随时准备出剑应敌。

此时一个斜斗翻了下来,只有一只左手连托带抱,哪还吃得住力,毕玉麟一个身子,随着她翻身落下之时,一下摔了出去!

公孙燕只觉手上一轻,身似脱弦之箭,直向下堕,一时心头慌乱,双手不住乱抓,偶尔抓到一些峭壁上的小草,只因她下落之势极快,吃不住力,一拉就断,瞬息工夫,已下落了三四十丈,突然脚下猛力一震,一屁股坐到一块大石上面。

公孙燕心头清楚,自己脚踏实地,想来毕大哥也不会掼出太远,一时顾不得疼痛,爬起身子,朝四外瞧去。

这一瞧,不由心头一紧,两行珠泪,忍不住直流下来!

原来自己立身之处,只是一块百丈悬崖中凸出的巨石,上不接天,下不着地,三面临空,最多也只有一丈方圆,下面黑越越的深不见底,哪有毕大哥的人影?

他一定在自己落下之时,摔下深谷去了,这百丈深谷,别说他身负重伤,就是轻功最好,也多半会摔个粉身碎骨!公孙燕心头悲痛欲裂,口中哭叫一声:“毕大哥,我陪你一起死吧!”

她正待纵身往下跃去,陡然从心头闪电般掠过一个“不”字,她想起自己父亲,只有自己一个女儿,去年爹死在仇家手里,连仇人是谁,铁拐婆婆都不肯告诉自己,自己才偷跑出来的,爹的大仇未报,自己怎好就死?

何况毕大哥家里还有一位老母。

他是找寻他十二年没有音信的父亲,才到江湖上来的。

如今毕大哥堕崖而死,他的未了心愿,该由自己替他完成,甚至奉养毕大哥的老母……

不错,这阴魔尚师古是逼死毕大哥的仇人,也不能放过了他!

“毕大哥,你英灵不远,小妹还有许多未了之事,不能从你地下,毕大哥,小妹决不负你……毕大哥,你先走吧,也许我……我要十年二十年之后,才会来找你……嗬嗬嗬嗬但此刻在列仙坛一块平台上,却有两个人一声不作的相对跌坐!

这片峰顶,只不过两丈见方,极是平整,左首盘膝坐着一个长发披肩,身形高大的道士,正是茅山毒指伏景清!

右面一个是瘦长老头,一张狭长面孔,远远看去好像削去树皮的一段树身,脸带惨白,八字眉,吊丧眼,紧抿着嘴唇,丝毫没有表情,身上穿一件长仅及膝的黄衫,双手按在膝上,手指又尖又长,宛如鸡爪!

从他五官形相,以至衣着打扮,都使人瞧得有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但此人却是江湖上大大有名的邙山鬼叟罗潜。

这两人都闭着双目,面容异常严肃!

良久,茅山毒指忽然睁开眼来,大声笑道:

“罗老鬼,这三年来,你内功修为,果然精进了不少,但要想胜过山人,却也未必。”

邙山鬼叟哈哈的道:

“你伏牛鼻子也并不见得高到哪里?”

茅山毒指大笑道:

“但你罗老鬼至少在内功上没有赢得山人。”

邙山鬼叟尖笑一声,道:

“咱们三局之中,才不过第一局罢了,兄弟可也没输!”左掌一推,劈出一记掌风,朝茅山毒指胸前袭去,口中说道:

“伏老哥,再试试兄弟的掌力!”

茅山毒指右手一扬,同时点出一指,迎着掌风中戳去,只见两人席地而坐的身子,各自晃动了一下!

茅山毒指杰杰笑道:

“不错,你的鬼斧掌力,又雄浑了不少!”

说话声中,双手连扬,十缕指风,应手而生,划空生啸!

邙山鬼叟丝毫不敢怠慢,双掌连连挥舞,阴寒掌风,排山回旋而出,硬行挡开十缕指风!

两人身躯各自震得向后移出半步之多,但两人依然原式跌坐,姿态丝毫没变。

邙山鬼叟挡过对方十指,尖声道:

“伏老哥指上功力,果然名不虚传!”

口中微微吸气,双掌连拍,旋风呼啸,接二连三的向茅山毒指拍出!

茅山毒指道:

“好说,好说,罗兄掌上造诣,不在山人之下!”

口中说话,手上却也丝毫没停,有守有攻,一指连着一指,迎空疾点!

两人边说边打,看去并不十分激烈,但一指一掌,出手之间,无不凝聚全身功力而发。

而且双方相对跌坐,不像普通动手过招,进击敌人,还含有趋避躲闪的身法在内,是以除了各凭本身修为,硬行承受对方攻来掌风指劲之外,丝毫取巧不得,如果两人中间,一方功力稍弱,就得当场重伤。

正在两人指掌互攻,山顶上劲风激荡,渐入高潮,只听峰后突然传出一声女子尖叫!

这声尖叫,划破黑夜,划破长空,来得兀突!

茅山毒指辨认方向,心头蓦然一惊,口中喝道:

“住手!”

邙山鬼叟闻声一怔,奇道:

“伏兄怎么了?”

茅山毒指侧耳倾听了一会,突然一跃而起,匆匆的道:

“山人不比了!”

邙山鬼叟脸色一沉,道:

“那不成,咱们尚未分出胜负……”

茅山毒指道:

“山人尚有急事待办,就算山人打不过你好了。”

话声出口,纵身就往峰后掠去!

要知茅山毒指一生性情暴烈,从不服人,此刻不知怎的,一想到姓毕的娃儿,却自甘承认失败,把一十八年来保持着的三山排名第一,都可弃之不顾。

他此言出口,自是大出邙山鬼叟的意外,楞得一楞,望着茅山毒指飞掠而去的身影,尖笑道:

“哈,哈那么兄弟承让了!”

茅山毒指只在空中嘿了一声,身如电射,飞落峰后,两道锐厉目光,向四外扫过,哪里还有公孙燕和姓毕的娃儿的踪影?

茅山毒指须发戟张,厉笑道:

“什么人敢在山人背后,欺负那女娃儿?”一个大步,跨出两丈来远,冲到悬崖边上,大声叫道:

“女娃儿,女娃儿……”

他声若洪钟,这两声大叫,直震得山谷回响不绝!只听下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嘤嘤啜泣,接着有人叫道:

“伏老前辈,我……我在下面!”

茅山毒指听得大喜,伸头一瞧,下面白茫茫的一片云雾,看不真切,不由怪声笑道:

“女娃儿,你怎会掉落‘出云口’去的,下面有多少深?”

公孙燕道:

“老前辈,我不知道,我在一块突出的大石上面。”

茅山毒指皱皱浓眉,道:

“好,你别动,山人去找点山藤来!”

话声一落,转身飞纵而去,一会工夫,手上捧着一大捆山藤,回到崖边,缓缓垂了下去,口中大声道:

“女娃儿,山藤来了,你快瞧着,够不够长?”

边说边放,约莫放到四十来丈,只听公孙燕叫道:

“老前辈够了,够了!”

茅山毒指道:

“你别动,山人会把你拉起来的。”

双手交替,瞬息工夫,就把公孙燕提上悬崖。

公孙燕哭拜倒地,道:

“多谢老前辈救援。”

茅山毒指双目炯炯,问道:

“那姓毕的娃儿呢?”

公孙燕流泪道:

“毕大哥跌下去了!”

茅山毒指摇摇头,又道:

“这出云口深不见底,你好好的怎会掉了下去?”

公孙燕道:

“那阴魔想夺毕大哥身上的万年温玉,暗中跟来,老前辈一走,他……”

茅山毒指没等他说完,桀桀厉笑道:

“这老匹夫该死,山人这就找他去!”

双脚一顿,身子凌空飞起,快若殒星,一下就飞出十几丈外!

公孙燕微微一怔,急忙喊道:

“伏老前辈,你请留步!”

茅山毒指脚下一停,嘶的又飞了回来,问道:

“女娃儿,你还有什么话说?”

公孙燕拭拭眼泪,抬起头来,只觉茅山毒指两道电光似的眼神,寒芒四射,几乎使人瞧得睁不开眼睛,心下大是凛骇,一面低低的道:

“晚辈立誓替毕大哥报仇,要……要手刃姓尚的老贼……”

“哈哈哈哈!”茅山毒指听得纵声狂笑,点头道:

“好,有志气,阴魔尚师古,鬼计多端,武功不在山人之下,你娃儿仅凭那几手剑法,如何是他对手?”双手一拂,翻起衣袖,又道:

“女娃儿,你瞧瞧山人这双衣袖,就可看出尚老匹夫‘阴极磷光’的厉害,山人苦练了几十年的玄门罡气,虽把他鬼火扑灭,衣袖上还给他烧穿许多细孔,普天之下,能够挡得住他这一手的人,只怕也廖廖可数!”

公孙燕切齿道:

“老前辈,我一年打不过他,五年十年之后,总要向他报仇。”

茅山毒指听得一呆,连连点头道:

“你娃儿硬是要得!”他目光瞧着公孙燕,一阵打量,突然厉笑道:

“也好,山人当日原想收那姓毕的娃儿为徒,哪知这娃儿说什么也不肯拜在我山人门下,山人一时兴起,传了他一招指法。

不想天不永年,会掉落到幕阜山出云口下,而且又是山人把你们带到这里来的,这档事,多少总是山人照顾不周,你既然坚要替娃儿报仇,山人教你一套指法,你可想学?”

茅山毒指伏景清,以指法绝称一代,他居然肯自动出口,以指法相传!

公孙燕想到父仇未报,现在又加上了毕大哥的仇恨,闻言不禁哭拜在地,道:

“老前辈成全之德,晚辈没齿不忘。”

茅山毒指当下就把指法口诀,十分详细的替她解释了一遍,然后又逐式演练。

公孙燕用心谛听,茅山毒指教一招,她练一招,直到天光大亮,茅山毒指已教了九式指法,公孙燕也学会了九招,虽然精微之处,一时无法领悟,但大致都已记清。

茅山毒指瞧瞧天色,怪笑道:

“女娃儿悟性,实在难得,可惜山人还有事去,你学多了,也不易消化,这九招指法,只要用心练习,精益求精,已足可应付,山人一生没收过徒儿,日后有缘,山人再把其余的传你吧!

话声一落,人已随声飞起,往峰下掠去,转眼就去得老远。

公孙燕目送着他身形远去,又把九招指法,从头记了一遍,再走近悬崖,朝下望去,只见白云如絮,不住的往对崖缺口涌出,铺得满坑满谷!

就是在这白云深处,吞噬了自己的毕大哥!

她呆呆的站在崖边,眼中泪水直像断线珍珠,沿着她苍白脸颊,滚滚直落!口中切齿道:

“姓尚的老贼,姑娘和你誓不两立!”

一条娇小的人影,含着满眶眼泪,怀着无限创痛,如飞往峰下奔去!——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