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二十八章 鬼蜮岂今始

第二十八章 鬼蜮岂今始

作者:

毕玉麟瞧她笑容之中,隐隐流露黯然之色,心中也甚是感动,一边吃着,一边不住的夸好。

饭后,看看时光,已过午时,正待出门。

吟香跟在身侧,欲言又止,接着轻声的道:

“少爷,你要是见到老庄主,千万不可说起早晨小婢说过的话,这中间,每一句话,小婢都是死罪,小婢死不足惜,就是少爷对庄中的秘密,知道的大多了,也有不便……”

毕玉麟点点头道:

“这个我知道。”

出了院落,便直往后进走去,这条路,上次曾由吕兆熊陪同来过,是以记得,跨进月洞门,毕玉麟不敢擅人,便在阶前站定,躬身说道:

“晚辈毕玉麟,有事叩见老前辈。”

话声才落,只听屋中绿袍神君的声音笑道:

“是毕贤侄吗?只管进来就是。”

青衣侍婢随着掀起门帘。

毕玉麟应了一声,便跨进房中,只见绿袍神君依然盘膝坐在榻上,急忙上前几步,正待行下礼去。

绿袍神君和颜悦色的拍拍榻边一把椅子,道:

“毕贤侄,你过来坐下,咱们江湖上人,以后用不着多礼,老是这样,反而显得生疏了。”

毕玉麟依言在他身边坐下。

绿袍神君瞧着他道:

“昨晚饭后,老夫也曾向几位老友,问起令尊消息,譬如邙山鬼叟,和鸠面神翁戚兄,在江湖上,都是盛名久著的人,但他们谁也不知道十二年前之事……”

毕玉麟道:

“晚辈就是为了家父之事,想……”

绿袍神君没等他说完,摇摇手道:

“因此令尊和霹雳剑客段成弼,在十二年前,失踪之后,可见就没在江湖上再露过面,这事,只宜慢慢寻访,总可找出端倪,贤侄也不必过于焦虑。”

毕玉麟抬头的道:

“晚辈此来,就是向老前辈叩别,继续寻找家父下落。”

绿袍神君微微一怔,接着点头道:

“贤侄一片孝心,老夫自然不便挽留,兆熊和贤侄一见如故,他此刻下山去了,尚未回转,你们青年朋友,今后该多亲近亲近,贤侄不妨明天再走。”

说到这里,从袖中取出“万年温王”,随手递了过来,一面继道:

“这方‘万年温玉’,贤侄收了。”

毕玉麟迟疑的道:

“此玉虽归晚辈所有,但晚辈还能作主,老前辈不妨等双腿复原之后,再赐还不迟。”

绿袍神君脸上闪过一丝狠毒,摇头道:

“老夫双腿寒毒入骨,为时过久,连日以‘万年温玉’运功,丝毫无效,只怕已无法复原了,贤侄只管收起来就是。”

毕玉麟听他这般说法,只得收入怀中。

绿袍神君望了他一眼,徐徐说道:

“贤侄可知娄兄、罗兄等人,从远道赶来,究是为了什么?”

毕玉麟怔得一怔,想起吟香曾经说过,黄钟府的隐密,自己最好不宜多问,这就淡淡答道:

“晚辈想来,许是他们多年没和老前辈见面,前来探望老前辈的。”

绿袍神君肩头一耸,呵呵大笑道:

“贤侄说的,固然也是人情之常,但那有这般巧合,都会凑在一起?其实,他们都是老夫邀约来的。”

毕玉麟心中暗想,不知他告诉自己不该知道的事,为了什么?

绿袍神君阴阴的道:

“此事说来和贤侄也不无关连!”

毕玉麟心弦微震,讶道:

“晚辈有关……”

绿袍神君点了点头,故意叹道:

“贤侄总知道双龙堡主阎怕修崛起江湖,为时虽然不久,但他以一身卓绝武功,在双龙堡落成典礼上,一招之下,击败少林、武当、峨嵋、和丐帮长老七位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落得二死五伤。

从此,他“神龙令”所到之处,江湖同道,莫不退避三舍。”

在这短短一年半的时光中,江湖上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双龙堡高手下,也有不少人因触犯双龙堡而告失踪,即如贤侄尊师,尚旦落在他手中,囚居石室,逼得自震金针而死毕玉麟想起师傅被双龙堡主幽囚石室,周身大穴,刺上金针那种残酷手段,心头不禁热血燃烧,怒形于色!

绿袍神君瞧在眼里,阴阴一笑,续道“双龙堡主一身武功,武林中人谁也莫测高深,但据昨日贤侄所说,他趁尊师行功之时,点中穴,夺去天门派武动秘笈,由此可知他这身武功,全自天门秘笈上得来无疑。”

毕玉麟只好点了点头。

绿袍神君缓缓笑道:

“最近,五大门派门下弟子,不时有人失踪,同时也因双龙堡横行江湖,无人能制,才和他订下三月十五,集合北山之约。

届时江湖同道,闻风赶去的,当也不在少数,目前距离会期,虽有一个多月,但双手已在邀约高手助拳。

这一场集会,不但是江湖上百年来罕见的盛会,也关系着今后武林正邪盛衰之机,因此老夫特地邀约几位旧友,准备届时赶去,同为武林除害。”

毕玉麟暗暗“哦”了一声,难怪日前双龙堡主要差门下二娇前来,假问候之名,探听绿袍神君口气;也难怪黄钟别府处处提高警觉,严守机密。

心中想着,不由剑眉一转,切齿道:

“晚辈先师,虽是自震金针而死,但罪魁祸首,仍是死在阎伯修手下,晚辈誓必手刃此獠,追回师门秘笈。”

绿袍神君捋须大笑道:

“老夫不是说过,此事和贤侄有关吗?哈哈,方才不是贤侄自己来了,老夫也正要派人去请呢!”

毕玉麟只觉他这一阵大笑,阴森得震人心弦,不觉抬头道:

“老前辈有何吩咐?”

绿袍神君神色一庄,道:

“老夫就是因为双龙堡主一身武学,出于天门秘笈,贤侄既蒙尊师收录,列入天门门下,想必尊师定然和贤侄述说过天门派武学的大概情形……”

毕玉麟没有江湖经验,此刻经绿袍神君借题这么一逼,一时间只觉难以回答,口中嗫嚅的道:

“这个……”

绿袍神君森脸上,绽开一丝笑容,徐徐说道:

“双龙堡主在双龙堡落成典礼上,曾在一招之间,击败围攻他的七位高手的前车之鉴,如能在事前知道一点他的武功路数,多少也好减少与会人士的伤亡……武林中各门各派,一派有一派的秘诀,老夫不是勉强贤侄说出师门秘密,只是此次北山之会,关系百年武林正邪盛衰之机!”

说到这里,故意拖长语气。

毕玉麟道:

“晚辈当日系因义弟孙燕得罪了一位丐帮长老,被擒入双龙堡,关在石室之中,第二天早晨,即获释放。

那时先师就住在对面石室,问起晚辈身世,和他老人家当年被双龙堡主暗算劫去秘笈之事,同时用‘传音入密’,传了晚辈入门口诀,对本门武学,只说了一个大概情形。”

绿袍神君阴阴的眼神,凝注在毕玉麟脸上,阴笑道:

“尊师当时想必总和贤侄提起过那册秘笈上的武功名称?”

毕玉麟道:

“晚辈听先师说过,书中所载武功,一为‘双龙玄功’,练成之后,周身索迥青白二气,三丈之内无人能伤。

一为‘狮、虎、龟、蛇、日、月、花、果八式’,虽是互不连贯,但任何一式,均非江湖上一般招法,所能破解。”

绿袍神君微微一笑道:

“贤侄‘双龙玄功’想必也有几成火候了?”

毕玉麟心中吃了一惊。忙道:

“晚辈愚鲁,只学会本门入门功夫。”

绿袍神君捋须道:

“贤侄何用隐瞒,昨晚罗兄出手相试,虽然只使了三分真力,但他那股潜力,才和贤侄护身真气接触,便被悉数反逼!当时在老夫看来,贤侄并未防备,只是护身之气自生的反震之力,纵目江湖,即使存心硬接,能挡得住罗兄三成力道的,又有几人?”

毕玉麟被他说得脸上一红,正想再说!

绿袍神君接着口风一转,低沉的笑道:

“贤侄心急找寻令尊,老夫自然无法强留,离此之后,三月十五,务望赶赴北山才好。”

毕玉麟唯唯应“是”。

绿袍神君点头道:

“好,老夫明日替贤侄饯行。”

毕玉麟连称“不敢”。眼看绿袍神君已到练功时候,也就起身告辞。

走出院落,他觉得两日来对黄钟别府处处显得隐秘的误解,已告悉数澄清,同时也感到吟香处处显得胆怯,无非是因庄中规矩较为峻严所致。

回到书斋,吟香已在门口等候,瞧到毕玉麟回来,立即迎了上去,问道:

“少爷见到老庄主了?”

毕玉麟应了一声。

吟香关切的道:

“少爷和老庄主辞别,不知老庄主说些什么?”

毕玉麟笑道:

“没什么,老庄主只是留我明天再走。”

吟香四下瞧了瞧,压低声音,问道:

“那么少爷可要等明天走了?”

毕玉麟觉得她问得奇怪,随口道:

“自然要明天走了。”

吟香没在作声,毕玉麟回转卧室,便自在榻上盘膝用功,一会工夫,但觉真气升腾,渐渐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直待行功中醒转,天色已黑,吟香点好了灯,端进脸水,毕玉麟堪堪洗完了脸。

只听院外响起吕兆熊的声音,朗朗笑道:

“毕兄行功醒来了吗?”

话声中,人已大踏步走进客室。

毕玉麟连忙迎了出去,道:

“吕兄回来了?”

吕兆熊瞧着毕玉麟笑道:

“兄弟刚才回来,向家师覆命,听说毕兄要走,就一脚赶了来,毕兄怎不多盘桓几天再走,莫非嫌兄弟招待不周?”

毕玉麟拱手道:

“吕兄快不可这般说法,小弟心切寻父,实在不能多耽,承蒙吕兄盛情招待,小弟感激不尽。”

吕兆熊星目闪动,笑了笑道:

“毕兄情形,兄弟方才已听家师说过、家师定在明日中午,替毕兄设筵饯行,兄弟和毕兄一见如故,这几天实在因几位老前辈从远道赶来,无暇分身,毕兄又急着要走,方才特地命厨下做了几色酒菜,算不得饯行,只是咱们兄弟叙叙。”

毕玉麟感激的道:

“吕兄太客气了。”

而人说话之时,已有四个使女,袅袅婷婷的端了酒菜进来,吟香帮着在客厅上排好杯筷。

四名使女把酒菜放到桌上,其余三个,一齐退了出去,留下一名,却和吟香一起站在边上伺候。

吕兆熊举手让毕玉麟坐到上首,自己也跟着在主位坐下,回头吩咐道:

“吟风,你替毕兄斟酒!”

原来和吟香站在一起的那名使女,正是伺候吕兆熊的吟风,她娇应一声,纤纤玉手,捧着一把银壶,替毕玉麟斟满了酒,转身又替吕兆熊斟了,退到边上。

吕兆熊举起酒杯,含笑道:

“兄弟祝毕兄早日找到伯父,重聚天伦之乐。”

毕玉麟连忙举杯道:

“多谢吕兄金言。”

两人对于了一杯,吟风又替两人面前斟满了酒。

毕玉麟也举杯还敬道:

“小弟借花献佛,也敬吕兄一杯,聊表谢意。”

吕兆熊举杯大笑道。

“那里,那里,兄弟实在招待不周,这杯该算罚酒才对!”

说着相互干了。两人边谈边喝,吟风伺候着只是替两人斟酒。

毕玉麟平日不善饮酒,几杯下肚,感到全身燥热,同时脸颊上也渐渐发起烧来,一时只当自己喝得太快,也并不在意。

吟香站立一旁,灯光之下,只见毕玉麟双颊泛起一层极浓的桃红之色,宛如涂了胭脂一般娇艳欲滴,一双星目,也起了异样光彩,心头方自一怔!

吕兆熊举杯道:

“毕兄少年俊杰,家师备极称许,明日一别,不知何日再叙,今晚该喝个痛快才对,来,来,兄弟再敬你一杯。”

他口中说着,并没有立即就喝,眼神闪烁,只是盯着毕玉麟脸上直瞧!

吟香渐渐瞧出情形不对,心头小鹿,禁不住一阵狂跳,她前晚瞧到毕玉麟喝了酒,曾用内功把酒从手指逼出。

是以此时虽然发觉情形不对,心中倒也并不十分着急,怕的只是少庄主可能会乘毕爷不备,突然发难,不由心中一横,暗暗付道:

“自己武功,虽然不是少庄主敌手,但只要在他发难之时挡开一招,毕爷就会及时惊觉了!

心念闪电般掠过,右手立即暗暗运集功力,把昨晚新学的一招指法,重复想了一遍,准备必要时拼死出手!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只见毕玉麟一手托着面颊,闭目道:

“小弟实在不胜酒力。”

吕兆熊大声笑道:

“毕兄宏量,这几杯酒,那会就醉?”

毕玉麟口中迷迷糊糊的“唔”了一声,竟然靠在桌上沉沉睡去!

吟香瞧得大急,慌慌张张的奔了过去,喊道:

“少爷……你醉了?”

吕兆熊深沉一笑道:

“噫,毕兄,你真的醉了?”

说着,缓缓站起身来!

吟香轻轻推了毕玉麟两下,那知毕玉麟竟然昏睡如故,丝毫不觉?但少庄主已经站起身子,有往自己这边走来之意!

这一下,当真把平日颇有机智的吟香,吓得没了主意,她心头狂跳,银牙暗咬,一双俏目,只是叮着吕兆熊,只要他走近身来有什么举动,自己先下手为强,拼着一死,也得先给他一个凑手不及!

吕兆熊自然不会注意吟香,他两道闪烁眼神,只是瞧着毕玉麟,过了一会,瘦削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阴笑,回头吩咐道:

“吟香,毕兄喝醉了酒,你快扶他到房里休息,今晚要好好服侍,如敢违拗,你就休想活命!”

说毕,绿袍飘动,转身往外走去。

吟香没想到自己提心吊胆,吓出一身冷汗,原来只是一场虚惊,少庄主对毕爷似乎并无恶意,那么毕爷内功精湛,怎会喝了没有几杯,就醉成这个样子?

心中想着,当下就和吟风两人,把毕玉麟扶着回转卧室,替他脱去长袍、靴子,躺到榻上,然后又拉过一条棉被,轻轻覆上。

吟风满含娇笑,站在一边,等她服侍毕玉麟睡下,悄悄拉了吟香一下衣角,转身朝门外走去,口中轻声道:

“吟香妹子,你来!”

吟香跟着她走出房门,吟风把她拉过一边,附着她耳朵,低低说了一阵。

这一阵话,只听得吟香又惊、又急、又骇、又羞,粉脸惨自,娇躯不住的颤栗!

“好吧,快进去吧!”

吟风笑孜孜的把她推进房去,随手带上房门。

毕玉麟喝得酩酊大醉,昏昏熟睡!他并非喝醉了酒,而是被一种烈性的药物所迷;他此刻的昏昏熟睡,也并不是真的酣然熟睡,而是强烈的药性在发作前的催眠作用。

迷朦之中,他感到喉头干燥,浑身有如火烧,但他并没因此醒转,这种感觉,只存在于半意识之间,他还是昏然躺着!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觉全身经脉,在迅速扩张,小腹中一股气血,直冲胸白,直冲头脑,整个人简直快要爆炸。

他感到再也忍受不住,猛地大叫一声,翻了个身!

耳边好像听到有人在轻声叫道: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毕玉麟稍微清醒,猛立翻身坐起,蓦地睁开眼来!

这一刹那,……他两只满布红丝的眼睛,几乎要射出火来!

就在自己身边……横陈着一个冰肌玉肤,美丽的胴体……在他模糊的神志中,似乎还依稀认得,她就是善解人意的吟香……

但他已被强烈的药性,迷失理智,就是没有外来的诱惑,心神已早在荡漾,绔念业生,目光这一接触,身如电硕,汹涌欲念,像江河倒泻,像洪流泛滥,使他无法冷静下去,无法克制自己!

他失去了平日的温文尔雅,变成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大吼一声,突然张开双臂,一把把吟香是紧紧抱入怀中!

她惊颤……

她低呼……

但她不忍峻拒,也没有挣扎,她反而怜惜的温柔的把粉脸贴上他的胸前!

这是必然的发展,无可推卸的命运!

她知道他服下了强烈毒药,如果自己不献出宝贵的贞操,他将被药力促起的欲火所焚毁,终于疯狂而死,自己虽是奉命行事,但自己确也愿意为他牺牲。

虽然经过这一阵暴风雨之后,他仍会失去他一身功力,但总比眼睁睁的瞧着他死,要好得多!

眼前她唯一的希望,是他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她不再感到羞耻,徐徐阖上眼睛,但眼角中却忍不住滚出两行泪水!

毕玉麟被冲动的欲念,烧的神志昏乱,但堪堪扑到吟香身上,和她粉脸相偎,肌肤乍接……

突然,他感到脸颊上一凉,昏乱神志,猛的清醒过来!

他练的总究是玄门正宗内功,虽被药物迷失本性,但一点灵智,总究并未全混,心头方自一凛,一服强烈的欲念,又随意升起!

清醒只是昙花一现,所幸毕玉麟在这一醒一凛之间,发觉不对,立时用力咬破舌尖。

一阵急痛,使得熊熊欲火,消减了不少。

他无暇多想,猛的挺身坐起,强忍着欲火焚身之苦,按照“鸿钧真诀”,硬行运功压制。

要知毕玉麟曾在出云口谷底,无意之中眼一管灵石仙乳,千载空青,乃是旷世难求的灵药。

他没有防到会在酒中被人下了毒性强烈的春药,没有运功抵抗,便昏昏醉倒,以致药性发作,迷失神志。

此时一经运功,“千载空青”的一缕清凉之气,立即从丹田升起,随着真气,流注全身,欲人情焰,登时消失殆尽!

吟香心头凄苦,紧闭双目,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没恩到毕玉麟会在千钧一发之际,悬崖勒马,突然放开自己!

她想起吟风刚才说过:“服下‘迷阳散’的人,如果没有尽情发泄,便会立时发狂而死。”

她心头不禁一阵颤栗,顾不得羞耻,急急睁开泪眼,偷偷朝毕玉麟望去!

在这一瞬工夫,他一张俊脸,桃红已退,眉宇之间,现出一片莹光,分明药性已被内功强行压制下去,目前正当运功紧要关头!

吟香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吟风说过,“迷阳散”并无解药。

但也不敢丝毫惊动,悄悄下床,背转身子,很快穿起衣衫,惘惘然站在锦榻前面,不敢离去。心头好像十五只吊桶,兀是七上八下的放心不下!

毕玉麟倏地睁开眼来!

他一张俊脸,依然晶莹如玉

一双星目,依然明亮如电!

他真的好了,吟香禁不住心头狂喜,叫道:

“少爷,你没事了……”

“啪!”

眼前人影闪动,吟香话声未落,只觉脸上业已挨了一掌,而且这一掌,竟是打得很重,脚下浮动,一个娇躯,身不由主的跄踉连退了三步!

“呛”!龙吟不绝,精虹闪耀!毕玉麟剑眉凝杀,屠龙剑一指,厉声喝道:

“无耻妖女,这是谁的指使?快说!”

吟香听他大声叱喝,耽心房外有人窥听,心头又骇又急,顾不得脸上疼痛,包着满眶泪水,惊惶失措的跪了下去,压低声音说道:

“少爷,小声点好吗?”

毕玉麟脸色铁青,冷笑道:

“你若有半句虚言,莫怪我剑下无情!”

吟香两行泪水,只是顺着脸颊,滚滚直落,颤声说:“只要少爷安然无恙,小婢死而无怨,少爷……是中了‘迷阳散’,少爷……真的无事了吗?”

毕玉麟瞧她满脸凄苦的望着自己,想起她只是受人指使,心头一软,沉声道:

“你起来,不许隐瞒,只管说就是。”

吟香应声站起,瞧瞧门外,急忙用袖拭泪,低声道:

“少爷方才是服下少庄主预先下在酒中的‘迷阳散’以致迷失本性……”

毕玉麟忙道:

“少庄主为什么要在酒中暗下‘迷阳散’?”

吟香点点头道:

“详细情形,小婢也不知道,好像为了少爷的武功,这是老庄主的意思?”

毕玉麟心头一沉,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听错。

吟香挽首道:

“小婢听吟风说,这是老庄主的意思……”

“为了我的武功?”毕玉麟心头渐渐明白,一面道:

“你说下去。”

吟香又道:

“据说少爷眼的‘迷阳散’,是九花娘秘制的强烈毒药,天下无药可解,服下之后,武功再高,也得被药性迷乱本性,如果欲火在一时三刻之内,得不到……发泄,就会立时疯颠而死……”

毕玉麟突然睁大眼睛,问道:

“于是你想舍身救我?”

吟香泪水又从眼眶中直涌而出,点点头,又摇头道:

“这也是老庄主的意思,他不想少爷死,因为服下‘迷阳散’的人,得不到发泄,固然要颠狂而死,但一经发泄,药力趁机侵入骨髓,真元消散武功全失。”

毕玉麟也不禁听得暗暗惊心,愤然道:

“好歹毒的手段!唉,我……我错怪了你……”

吟香凄然笑道:

“小婢是低下之人,但女儿清白之躯,大不了一死,也不会这般下贱,小婢只是不忍少爷……明知……”

毕玉麟收起长剑,感动的道:

“所以你自我牺牲,明知这样,仍然救不了我,但至少可以使我暂时不致丧生,吟香,你……你太好了,我真不该如此鲁莽!”

吟香俯首道:

“少爷快别说这些……只要少爷安然无恙,小婢死而无怨!”

她说到这里,忽然好似想起什么,抬头道:

“少爷!小婢还没说完呢?方才吟风临走时说,少庄主吩咐,要小婢伺候了少爷,等少爷清醒之后……那时少爷功力已失,再告诉少爷,要少爷把武功口诀,默写出来,不然不但少爷的性命难保,连关在右牢里的公孙姑娘,也要一齐处死!”

“公孙姑娘?”毕玉麟听得一怔,诧异的道:

“公孙姑娘是谁?”

吟香双目眨动,奇道:

“少爷不认识公孙姑娘?她就是假冒少爷的名字,昨晚犯庄的人!”她想了一想,哦道:

“少庄主告诉吟风,叫小婢转告,她就是少爷的义弟!”

“义弟!”毕玉麟听得全身一震,惊道:

“她是孙燕!她……她是女的?她……现在那里?”

吟香脸孔发白,颤声道:

“少爷……你……”

毕玉麟目中精芒一闪,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去救她!”

吟香欲说又止,掩不住脸上恐惧之色!”

毕玉麟道:

“你可是怕说出了地方,会连累到你?”

吟香摇摇头,幽幽的道:

“小婢连死都不怕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她走近一步,压低声音道:

“小婢是想今天晚上,也许这屋子附近,有人窥探动静,少爷不如将计就计,暂时忍耐,明天就装作失去武功模样,这样使他们认为少爷毋须防范,再设法救人,较为容易得手。”

毕玉麟想了一想,道:

“不,事不宜迟,他们此时认为我毒性已发,决不会防到其他,你只要告诉我石牢在那里就行!”

吟香突然坚毅的道:

“少爷既然要去,小婢豁了性命,也要和少爷同去。“毕玉麟摇头道:

“不成,你何苦跟我去?”

吟香凄楚一笑,垂泪的道:

“小婢下贱之人,不作什么奢望,但愿执鞭随蹬,伺候少爷一辈子,少爷如不让小婢同去,小婢也唯有一死而已。”

毕玉麟踌躇了一下,点头道:

“好吧,那么要快走了!”

吟香眼睛一亮,含泪笑道:

“少爷请稍等,小婢房中还放着臧疯子的易容秘诀,和几瓶易容之药,带着也许有用,待小婢前去取来。”

毕玉麟点点头,吟香很快打开房门,闪身出去,一会工夫,她已腰佩短剑,轻脚轻手的在门口招招手。

毕玉麟那还怠慢,一掠而出。吟香随手带上房门,悄声说道:

“石牢就在后园假山底下。”

毕玉麟略一颔首,纵身飞出院落,吟香紧跟着毕玉麟身后,向前掠去!

此时夜色已深,淡月疏星,一片昏黑,整座黄钟别府,已没有半点灯火,四周万籁俱寂,连一丝细微的声响都没有!

毕玉麟一路俊目如电,不住向四下扫射。

吟香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喘,两人尽量藉屋宇黑暗的一面,隐蔽身形。

经过一栋又一栋的楼宇,因为有毕玉麟走在前面,他目能夜视,即使遇上值班的人,人家还没有瞧到,他早以发现了人家,远远游开,是以丝毫没有耽搁。

一会工夫,越过风火墙,便算出了中院,那是一条直通后园的甬道,两边都种着比人还高的树木,自然更不易被人发现。

两人一前一后,有若两点流星,贴地低飞,转瞬之间,扑近后园那堵高大围墙。

毕玉麟毫不停顿,距围墙尚有一二丈远,便已脚下一蹬,整体身子冲天而起,一下跃上墙头。凝目一瞧,这后园树木葱郁,占地极广,远处在林木掩映之中的一座楼宇之间,还隐约透出灯光!

毕玉麟方自凝眼远眺之际,吟香也悄然跃上围墙,睹状不禁大骇,急急拉了他一下衣袖,颤声道:

“少爷,我们快走。这里耽搁不得!”

话声一落,身形翩然朝墙下落去!但在这一瞬之间,毕玉麟瞥见十余丈外一棵大树上,倏地飞起两条人影,划空越过围墙,朝园外掠去!远远瞧去,这两人轻功,全都不弱!

毕玉麟耳目何等灵异,发现有人,立即身形一沉,闪电往下飘落!这一会他因园中路径不熟,让吟香走在前面,自己只是耳目并用,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

这后园乃是庄中禁地,绿袍神君迁入黄钟别府,除了白天在前院静室,接见宾客,夜晚便回到后园练功。

最近这几天,接连赶来了参仙娄老怪、邙山鬼叟等一干老魔头,也全都延入后园静舍落脚。因此,这后花园,反而没有前面院落的警戒严格。

这也是因为住在园中的这些人,全是凶名久著的大煞星,除了当值伺候的使女,根本毋须有人巡逻。

吟香进入后园之后,心情更是紧张,穿人越径,莫不小心翼翼,左顾右盼,不敢稍为大意。两人绕过一条花径,只见长松修竹,苍翠蔽天,前面流水瀑缓,清溪迂回,迎而一座假山,层峦叠石,奇蛐窥深,矗立在夜色之中,确也具备峻拔之姿!

两人跨过小桥,吟香忽然两伏一跃,身形一闪,朝一处假山洞钻了进去!毕玉麟方待跟着钻入,瞥见吟香很快窜了出来,脸露惊恐的道:

“里面铁门已开,只怕有人就要出来,我们先躲一躲吧!”

话声方落,只听远处蓦地响起一阵“当”“当”云板之声!

毕玉麟艺高胆大,星目一转,低喝一声:“走,时间无多,你跟我走!”

说着当先往假山洞中钻了进去!吟香只好硬着头皮,默默的跟在他身后,一同走去。

这山洞,人口不宽,转折极多,毕玉麟仗着目能夜视,极快就走到尽头,果然前面洞口,一扇铁门,业已敞开!里面是一道石级,向下通去。

毕玉麟丝毫不加思索,举步拾级而下!这洞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吟香不敢点烧摺子,只好拉着毕玉麟衣袖而行,口中却不禁低噫一声,道:

“这里原有伏氏兄弟在负责看守,怎会不见有人。”

毕玉麟经她一说,也不禁起了戒心,暗想:莫非自己行藏败露,他们设下圈套,故意引自己入谷不成?

心念疾转,脚下已走到尽头,举目一瞧,只见地下角落上,面对面躺着两个大汉,一动不动!不由惊奇的道:

“在我们前面,已经有人来过了,你说的伏氏兄弟,不是被人制住穴道,丢在那里呢?”话声一落,忽然回头道:

“不可出声,上面有人来了!”——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