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

第三十三章 再番坏事

作者:

黄袍道人听金大夫说出只要一个时辰,就可换好,这就点点头道:“好,你这就动手吧,只要我双目重明,立即送你回家团聚。”

金大夫连声应“是”,战战兢兢的拿起一把锋利小刀,一手仔细的摸着毕玉麟眼睛部位,然后回头道:“观主也请躺下,小老儿就要动手了。”

吟香瞧得大骇,尖声道:“你们要干什么?”

黄袍道人阴笑道:“没什么,老道双目失明,不过借姓毕的娃儿眼睛一用,金大夫有名的眼科圣手,手术高明,保证他不痛。”

说着,缓缓跨上木榻,在毕玉麟身边躺下。吟香又急又怒,恨不得跃起一掌,活活把黄袍道人劈死,但穴道受制,无能为力,只有干瞪眼,空自焦急!

金大夫开始替毕玉麟和黄袍道人颚下,围上两方白布,从药箱中取出一个白磁小瓶,打开瓶塞……

吟香心头一阵激动,大声喊道:“老道长,你快叫金大夫住手,放下毕少爷,把我的剜下来给你换好了!”

金大夫楞得一楞,不期而然抬头朝吟香瞧来!

他内心似乎也怀着无比恐惧,在眼科上来说,只有用将死的人的眼睛,替活人装换,那已是残忍之事,像这样把活生生的人,剜下眼睛,还是第一次!

但他想到一家大小的生命全操在这位杀人不眨眼的观主手上,浑身不禁一阵战粟,双手发抖,几乎拿不住药瓶!

黄袍道人躺在榻上,双目已瞎,但听觉十分灵敏,金大夫站在身边,迟迟不曾动手,他有如目睹一般,不耐的道:“金大夫,你还不动手?”

金大夫蓦地一惊,忙道:“是,是,小老几这就动手。”

吟香急怒攻心,大声喝道:“金大夫,你只要敢动一动,哼!姑娘不把你一家大小,杀个干净,就不算黄钟别府出来的!”

黄袍道人怒嘿道:“小丫头。你再不住嘴,老道爷先宰了你!”

吟香早已豁出命去,破口大骂道:“老杂毛,瞎眼贼,你有本领,就放开姑娘,咱们先斗上一斗,这般乘人于危,算得什么人物?”

黄袍道人朝金大夫沉声道:“别理她,她已经被我点住穴道,你只管动……”

话声未落,只听壁上一阵“叮”“叮”轻响!

黄袍道人突然摆了摆手,低喝一声:“且慢,有人来了……”

倏然住口,身子一下从榻上坐起,凝神谛听!

金大夫正好用指甲从小磁瓶中挑起少许黄色粉未,翻开毕玉麟眼睛,要待洒下,闻言慌忙后退了一步。壁上小铃,还在不停的响着,黄袍道人听得脸色微微一变!

吟香心中大喜,暗想:不管来的是什么人,只要等他走近此地,我就大声呼叫!心念轻动,反倒不敢出声叫骂!

但就在此时,突觉哑穴一麻!原来黄袍道人想到她可能叫喊,是以先点了她的哑穴,回头狞笑道:“小丫头,你替我安静一回,只要道爷双目重光还可以放你们俩一条生路……”

一阵急促的步履声,及门而止,有人在门上轻轻叩了两下!

金大夫脸色灰白,慌得手脚无措!

黄袍道人喝道:“是风儿吗?什么事,这般慌慌张张的?”

板门乍启,那黑衣道童气急败坏的一下跨进房门,躬身道:“师……师傅……来人身法极快,已经到了山门外面,是……阴山那……那个姓殷的……”

“是殷如玉?”黄袍道人突然全身一震,脸上神色显得十分紧张,一跃下榻,急急问道:“从大路来的?可曾看到她有什么异样?”

黑衣道童道:“她来得极快,弟子并没看清。”

黄袍道人脸色稍缓,阴嘿道:“这贱婢武功再高,也走不到百步之遥!”说着不由仰天一阵大笑,厉声道:“想不到这贱婢会自己送上门来,哈哈,等为师换上双目,要亲自剜下她两颗眼珠,废去她一身武功,要她在未死之前,偿偿我天毒子公羊锋的手段。”

金大夫眼看天毒子一脸狞恶,笑声入耳,宛如芒刺在背,吓得站在一边,连大气都不敢稍透。公羊锋话声一落,侧耳静听了一会,回头吩咐道:“你把姓殷的贱婢,送到这里,庙外四周,均已撒下‘无形砂’,武功再高,也难越雷池一步,你和火儿,守在殿上,没有为师吩咐,不准惊动。”

风儿唯唯领命,迅速退出屋去,一会工夫,他双手抱着一个昏迷不省人事的女人进来,放到壁角,又匆匆退出,随手掩上板门。吟香口不能言,手脚也不能动弹,但耳目仍然能听得到,看得见,是以尽量侧过目光,只看到女子的背影,和高耸的宫舍。她听人说过阴山散花仙子的名头,想不到也会被黄袍道人擒住,而且听他口气,庙外四周,不知撒了什么厉害迷药,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闯得进来,看来毕少爷当真难逃他的毒手了!

一阵绝望,袭上心头!

天毒子公羊锋喉间发出一阵低沉的嘿嘿冷笑,身子转动,依然回到木榻,仰面躺下。那位“眼科圣手”金大夫,不敢怠慢,慌忙趋近榻前,取起锋利小刀,衔在口中,一面用指甲在磁瓶中挑了些许药未,一手小心翼翼的翻起毕玉麟眼皮……。

吟香只觉心头狂跳,惊怖得不敢再看……

“叮”“叮”“叮”!

壁上小铃,突然又响起来了!

这是有人闯来的暗号,敢情守在殿上的两位道童,发现有人来了就又拉动绳索。吟香骤听铃声,心头不期又升起一线希望。这会,金大夫不待天毒子吩咐,便停下手来。天毒子怒吼一声,翻身坐起:“真是两个没用的东西,难道还有什么人,能够……”话声未落,只听远处传来一阵格格娇笑,一个女人尖细的声音,大声说道:“我当躲在里面的是谁?居然还会是公羊老儿,这倒真是小庙里塑上大佛,不能光瞧山门里!”

声音由远而近,敢情已到庙前?

天毒子公羊锋心头蓦地一惊,他一时想不出来人是谁?竟能谈笑自若,从自己撒在庙前百步的“无形砂”上,安然通过!心念才动,那女人声音又道:“喂,小道士,你们老鬼师傅呢?他在这小庙里,弄上这些鬼把戏,可是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名堂……”

“噫!”那女人说话声中,突然惊“噫”一声,似乎一下退出老远!

天毒子嘴角微动,发出低沉的轻嘿,好像极有自信,自己两个徒儿,守在殿上,已足可应付,是以依然坐在榻上,丝毫不动。吟香听出外面那个女人声音,正是用邪法迷住毕爷神志的九花娘,心中暗忖,这两人都不是好人,但他们如果动上了手,至少可以暂时延缓毕爷的危机……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九花娘“噫”了一声,忽然格笑道:“小杂毛,你们这点伎俩,在老娘面前,不是班门弄斧吗?还不快叫公羊老儿出来?”

天毒子心中不期蓦地一震,自己在殿上留下三座金鼎,分由两个徒儿看守,鼎中三种剧毒无比的粉未,如果混合施展,就是大罗天仙,也难以抗拒。他心念一动,业已猜出来人是谁?双肩一晃,从榻上平飞而起,奇快无比朝门外闪去!

大殿上并排站着一黑一红两个道童,此时各横短剑,一声不发面对山门,凝神卓立,目不旁瞬!

在他们身前,品字形放着三双金色小鼎,鼎盖已揭,两人左手,各自都套着鹿皮手套,只要敌人逼近,立时撒出毒粉。山门外,却俏生生站着一个身穿大红绣金裙袄的少妇,敢情她对鼎中剧毒,也深存戒心,不敢过份逼近。一张匀红的脸上,似笑非笑,两道水汪汪的眼神,紧盯着风火二童,娇笑连声的道:“小杂毛,我不过瞧在公羊老儿份上,才没和你们一般见识,难道这点鬼把戏,真还挡得住我不成?快叫你们老鬼师傅出来,我有话问他。风火二童,只是充耳不闻,不作一声。九花娘不见他们回答,眉眼盈盈,脸上笑意,越来越浓,“嗤”的一声娇笑,柔媚的道:“唷,小杂毛,你们怎么啦,这样直勾勾瞧着我,好像着了魔似的,我很美是不是?”

风火二童情不自禁的同时点了点头。九花娘美得花枝乱颠,妮声道:“这就是了,我是你们的大姐咯,干么,对我这般凶巴巴的,还不快放下手……”

“风儿,火儿,还不快收摄心神?”

一声突如其来的大喝,恍若焦雷,风火二童,正被九花娘一股柔媚声音,催眠得神智恍馏之际,猛地如梦初醒,警觉过来!不知何时,师傅已黄袍飘动,脸情狞厉的凛然站在面前,不禁一阵哆咳,慌忙躬下身去,异口同声叫了声:“师傅!”

九花娘格的一声娇笑,檀口轻启,说道:“公羊老儿,瞧你两个小杂毛,见到你,怕成这个样子,可见你对自己门下,都凶狠得紧!”

天毒子一阵阵嘿嘿干笑,抬头道:“九花娘,你也是成了名的人物,对两个后辈,也居然施展起狐媚手段,不怕被人嗤笑吗?”

九花娘轻笑道:“九花娘擅于迷人,不是和你公羊老儿擅于用毒一样吗?那有什么前辈后辈之分?”

天毒子道:“你找我有何见教?”

九花娘笑道:“我几时找你来着?我是打这里经过,被你撒得满地的毒药,蘸着些儿麻痒痒的,觉得好奇,才进来瞧瞧,没想到你两个宝贝徒弟,不问三七二十一,一把胡椒未儿,就没头没脑的撒来,要不是我见机得快,岂不阴沟里翻船糊里糊涂的,叫你门下毒翻了?”

天毒子听她只是无意经过,脸色逐渐缓和,拱拱手道:“贫道门下两个劣徒,不识夫人,冒犯之处,还望夫人勿怪。”说着、回头喝道:“风儿,火儿,还不快向夫人谢罪?”

风火二童依言朝九花娘躬身道:“夫人请恕晚辈不知不罪。”

九花娘见他口气一转,落蓬得这般快法,心头暗暗好笑,玉手连摇,说道:“唷,谢罪倒是不敢当,大观主一个人躲在里面,不知干些什么见不得天日的事儿?”

天毒子勉强笑道:“贫道只是路经此地,暂时歇脚,坐功之时,怕人惊扰,才命劣徒在殿上守候。”

九花娘格格笑道:“原来大观主只是运功休息,我还当你老不死抱着年轻娘几,在里面作乐呢!”

天毒子皱皱浓眉,道:“夫人说笑了,贫道岂是这等人物?”

九花娘依然媚笑道:“唷,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你老道士叫做天毒子,又不是天阉子,人生作乐,理所当然,我九花娘可从不讳言这些。我说呀,你大观主看上了人家年轻姑娘,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见者有份,你只要把那个被我‘摄心大法’迷住心神的小伙子,交给我也就是了。”

天毒子听得脸色大变,蓦地哈哈大笑道:“九花娘,你果然有为而来?”

九花娘格的笑道:“一点儿也不错,那姓毕的小兄弟,早已被我用‘摄心大法’迷住,难道你大观主还会瞧不出来?”

天毒子厉笑道:“这个,贫道早已知道了。”

九花娘道:“这样就好,咱们在苗疆也算得上近邻,井水、河水,各不相犯,你快把小兄弟还给我,我也不多打扰你啦!”

天毒子拱拱手道:“贫道不敢欺瞒夫人,贫道双目失明,久未找到适合贫道的眼睛,那姓毕的娃儿,根基深厚,目力极强,贫道意欲借用他的一对眼珠,如蒙夫人成全,贫道感激不尽。”

九花娘听得一怔,冷笑道:“唷,大观主你真是心毒手辣,好狠的心,天底下内功精纯的人,多的是,你偏偏要和我九花娘作对,小兄弟那一对亮晶晶的照子,多未动人?要是被你挖了,岂不可惜?这件事,我可不同意。”

天毒子阴恻恻的道:“夫人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小子,有伤咱们和气?”

九花娘格格大笑道:“你知道就好,只要把小兄弟还我,咱们哪会有伤和气……”

天毒子和九花娘同出苗疆,自然知道九花娘的习性,她越是动怒,越笑得甜,一时倒也不敢大意,身子后退半步,干嘿道:“要是贫道不放呢?”

九花娘娇笑道:“那也只好随便你啦,如果伤了和气,是你大观主先伤的呀!”

她笑语如珠,银铃般声音,好听已极,随着话声,纤纤素手,朝前扬起!

天毒子双目虽瞎,耳朵十分灵异,对方素手才一轻扬,他已然察觉,蓦地大喝一声,宽大袍袖,同时疾挥而出。要知两人谁都深知对方厉害,说话之时,各自保持着两丈距离;这会双方相互出手,但劈出来的可不是什么开碑裂石的凌厉掌风!

九花娘玉腕扬处,当先飞出的是几缕淡红轻丝,但瞬息之间,已化成一片霏霏蒙蒙的淡红烟雾!

天毒子袍袖挥处,只是一阵无声无息的罡气,把飞近身前的淡红烟雾,拦阻在一丈以外,一丝也飞不进去。但他却在挥袖之际,暗暗屈指轻弹,他在袖中弹指,谁也不会瞧到手式,也瞧不到他弹出些什么,因为他练成的三种毒物,全都无色无味,使人不易察觉得出来。九花娘早有准备,淡红粉未才一出手,立时伸手入怀,摸出一个白玉小瓶,打开塞子,倾了少许,用指头在鼻孔里抹了一抹,娇笑道:“大观主,我早已听说你练了几种绝活,怎不抖出来也让我见识见识呢?”

说话之时,左手掌心向外推了一下!

那一片靠罪淡红烟雾,经她这么轻轻一推,立时像推波助澜一般向前撞动!

天毒子只觉自己发出的罡气,几乎被一股潜力冲破,心中猛地一惊,哪敢开口答话?

九花娘格格笑道:“怎么啦?我的大观主,你连金口都舍不得开了?说句实在话,你善用毒,我擅使迷药,大家谁也莫想占谁的便宜,真要闹翻了,落个两败俱伤,那才划不来呢?”

她口中说着,罗袖轻摆,朝那片淡红烟雾,左右摆动。说也奇怪,一大片靠罪蒙蒙的淡红烟雾,经她罗袖轻摆,倏然朝两边散开,瞬息之间,由浓而淡,由淡而无!

天毒子公羊锋同样袍袖一卷,收回罡气,阴声道:“那也不见得,夫人的‘桃花瘴’,公羊锋已经领教了。”

九花娘眼珠一转,轻笑道:“那么大观主想必还有什么厉害杀着,没使出来吧?”

天毒子狞笑道:“正是,今天夫人一并试试也好!”

他说话之时,身躯退一步,右手中食两指,突然悬空朝品字形排列的三只金鼎,接连指了几指!这接连几指,正是以他本身精纯真气,催动鼎中剧毒,当真快得无以复加。九花娘内功精深,目光何等犀利,只见那品字形的三个金鼎,经他一指,除了右边那个金鼎,飞出两缕似烟似雾的淡黄粉未,和左边金鼎,飞起的一片灰白影子,还可依稀看出之外。

中间那个金鼎,竟然无形无色,凭自己的目力,也丝毫瞧不出端倪。就是左右两鼎,飞洒出来的白影和淡黄粉未,也只有在飞出的刹那之间,可以看清,不但来势极快,而且一闪之后,使尔散开,再也莫想瞧清楚。要知九花娘和天毒子原是名闻武林的用毒高手,一个被双龙堡主礼聘了去,一个却是应黄钟别府之邀,专门对付天毒子而来。是以天毒子虽然知道九花娘迷药厉害,但事前自然不会准备专门破解她的东西,可是九花娘既然应黄钟别府之邀,说明要她专门对付天毒子,她在动身之前,早已有了妥善准备。她因目前还不到时机,原是不想使用,避免对方及早发觉,自己有了克制他之物,是以见好即收,把“桃花瘴”拂散。哪知天毒子仗着深厚功力,以气使毒,自以为自己新练成的三种剧毒,合并使用,威力之强,无可伦比,对方即使能解得一两种剧毒,也断难抵挡得住三种不同性质的剧毒,一心想把九花娘趁机除去。九花娘见他手指连指,三股剧毒,同时倏然散开,眼前不见丝毫形迹,但觉一阵无形潜力,朝自己四面围来。心知情势危急,柳腰一溺,闪电向后跃退,脸上笑意,越发显得妩媚,娇声轻笑,道:“老杂毛,看来你倒真要和我见见真章?”

天毒子双目不能见物,但九花娘身形一动,他早已及时察觉,闻言厉笑道:“只怕你身形再快,今日也逃不出公羊锋手去……”

九花娘柳眉挑动,口中格格一笑,突然双袖挥动,一式“乳燕投怀”,不退反进,迎着公羊锋逼去!娇声笑道:“伤了和气,你大观主可别怨我九花娘心狠手辣!”

人随声到,右手纤掌扬处,洒出一蓬灰黑粉未!

这一蓬粉未,才一出手,整个大殿,立时被一股辛辣刺鼻的气息所笼罩!

天毒子骤然闻到气味,不禁脸色大变,暴喝一声:“好妖妇,你从何处找来‘乌风草’?破去道爷辛苦练成的三种奇毒,公羊锋今日和你拼了!”

双手乍扬,朝九花娘当头扑去!

要知“乌风草”乃天下百毒的克星,生长贵州云雾山,是一种稀见的野生植物,江湖上人为了配合解毒药物,不惜长年累月,人山寻求,也难得碰上一株。九花娘弹出这一蓬“乌风草”,把天毒子三只金鼎中所贮奇毒,一下消灭殆尽,这叫天毒子如何不怒?

同时公羊锋也知道如论真实武功,九花娘可比自己要逊上一筹,此时“乌风草”粉未散播之处,在一两个时辰之内,对方虽有迷药,也无法使出,正是搏杀对方的大好机会。这才力贯双臂,一招“风雷交击”,纵身朝九花娘当头击落,他存心要把九花娘立毙掌下!

九花娘自然也明白此时迷药无功,动手遇招,须各凭真实武功,天毒子挟怒出手,猛扑而来,哪肯和他硬对?腰肢轻扭,疾向一侧闪开,“呛”的一声,手中登时多了一柄烂银似的狭长苗刀,娇笑道:“老杂毛,你这般急吼吼的,又算什么?真要和我拼命,咱们不妨在兵刃上较量较量。”

天毒子数年心血,毁于一旦,那肯甘休?一扑落空,听风辨位,人却如影随形一般,紧追而上,怒声喝道:“我不把你活劈掌下,就不叫天毒子!”

双掌抡飞,脚落实地,已然连续拍出三掌!

九花娘左手扬处,一把“迷魂针”疾奔天毒子,右手狭长苗刀,一招“分云捧月”,森森银光,迎着削出,口中依然娇声娇气的道:“老杂毛,你真是门缝里看人,把我九花娘看扁了!”

银针、苗刀,随着笑声飞奔而出。天毒子久经大敌,耳听八方,可分辨得出丝毫不爽,左掌斜劈,震飞九花娘打出的一把毒针,右手骄指如戟,疾点九花娘执刀右腕!

哪知九花娘欺他双目已瞎,先前撤出一把毒针之际,预先留了一支,等天毒子骈指点来,右腕一缩,左手掌心的一支毒钎,轻轻往前送出。这一下距离极近,发时又丝毫不带风声,天毒子拍出右手,将和对方接触,突觉手背上似有细微的尖风射到,双指一夹,正好把银针夹住,但这一分心,九花娘早已倏然飞纵开去。天毒子愤怒已极,暴喝一声:“妖妇,你有多少本领,只管使来……”

话声才落,只听九花娘惊“噫”一声,欢叫道:“小兄弟,你……”

天毒子在这一瞬之间,也已听到脚步之声,从殿后走出,正待扑起的身子,蓦地一沉,站住身子,回头厉声喝道:“什么人?”

“师傅,是那姓毕的小子,逃出来了!”

“刷”、“刷”两声,风火二童一挥手上短剑,双双掠起,向右侧拦去!

从殿侧一道边门中现身的,正是毕玉麟,只见他手仗屠龙剑,当先走出,吟香背着一个女子,紧跟在他身后,朝殿上奔来!

原来毕玉麟被九花娘用“摄心大法”迷住心智,经吟香点了他睡穴,一路狂奔,后来遇到天毒子,要剜下毕玉麟双目,医补瞎眼,把他安置在榻上,这一路上毕玉麟只是沉沉熟睡。要知“摄心大法”迷失本性,乃是心灵恍惚,失去主宰,并非被药物所迷,也没有立时可以使之清醒的解药,解救之道,就是让他安安静静的睡上一个时辰,心灵恢复正常,自会清醒。吟香当时困耽心毕少爷被邪法迷住,跟着九花娘去,才伸手点了他睡穴,正好是无巧不巧合了法门。这一阵沉沉熟睡,使毕玉麟的神智,完全恢复,他练的原是天门派的玄门先天气功,心灵一经恢复,气机流注,睡穴顿解!睁眼一瞧,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幽暗的斗室之中。心头不由大疑,立即翻身坐起,目光一瞥,又发现吟香睁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站在边上,似是被人制住穴道。当下一跃下榻,伸手拍开吟香穴道,急急问道:“吟香,这是什么地方?”

吟香眼看毕少爷突然自动醒转,心头大喜,忙道:“少爷醒过来了,方才少爷被九花娘邪法迷住,后来遇上一个叫天毒子的老道士,要挖少爷的眼睛,目前九花娘也赶来了,正在和天毒子动手呢,我们快走吧!”说到这里,忽然“啊”了一声,指指壁角,又道:“少爷,那是阴山散花仙子,也是被天毒子擒住的,我们要不要……”

“是殷姑姑?”

毕玉麟几乎不敢相信凭殷姑姑的武功,会被天毒子擒住,话声出口,人已掠到散花仙子身侧仔细一瞧,那不是殷姑姑是谁?此时双目紧闭,昏迷不省人事,这就回头道:“吟香,你快抱起殷姑姑,咱们走!”

吟香答应一声,抱起散花仙子,跟着毕玉麟往门外去,一面回头朝缩在墙角上的金大夫笑道:“金大夫,你再敢助桀为虐,当心你的脑袋!”

大殿上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辛辣气味!

天毒子和九花娘正在殿前一块小天井中,恶战方殷。毕玉麟堪堪跨出腰门,跟前“刷”

“刷”两声,一黑一红两道人影,一掠而至,蓝光闪动,两柄短剑,同时朝身前划到!这两人正是天毒子身边的风火二童,拦住去路。毕玉麟剑眉怒耸,星目圆睁,在两人双剑奇袭之下,不退反进,右手一抬,呛啷啷长剑出匣,一招“金龙绕柱”,幻起层层青芒,护住身子。只听一阵“叮”“叮”轻响,风火二童手上两柄喂毒短剑,一齐削断!

毕玉麟一剑横削,剑风嗡然,风火二童武功全都不弱,没想到一合之间,兵刃就被人削断,惊愕之间,慌忙纵身后退!

“哈哈,小子你倒醒得好快!”

疾风飒然,天毒子人随声到,黄袍飘忽,左手箕张,朝毕玉麟肩头抓到!这一下当真快逾闪电,使人无法瞧清!

毕玉麟一招逼退风火二童,骤睹天毒子来势奇猛,不由大喝一声:“公羊锋,你是找死!”

青芒轮转,屠龙剑嗡然一振,迎着劈出!

要知毕玉麟曾和公羊锋相搏过一次,深知对方内力深厚。武功极高,这一剑无形之中,一吸真气,功运右腕,增加到六成力道!一剑出手,剑身上登时发出“嘶”的一声细响,一缕剑凤,透剑而出!

天毒子自然也知道这位年轻人不易对付,但他做梦也想不到仅仅两月不见,毕玉麟的武功,会突飞猛进,随手一剑,就有森森剑气,透剑而出。他双目虽盲,总究是见多识广的人,耳中听到毕玉麟发剑的声音有异,心头不由猛然一凛!左手疾收,右掌同时向前一推,拍出一股强猛绝伦的掌风。身子立即向后一倾,平贴地面,朝后飞去,疾如离弦之箭,等身子挺起,人已到了三丈开外,狞恶的脸上,满是惊异之色,凛然喝道:“好小子,你居然学会了剑气功夫?”

毕玉麟被天毒子推出一掌的强猛劲力一挡,对方已惜势逸走,但一缕剑气,却“嘶”的一声,剖开掌风,向空射出一丈来远,森森寒气,砭人肌骨!

九花娘只叫了一声“小兄弟”,目睹毕玉麟一剑逼退天毒子,神威凛凛,知道此时殿上“乌风草”辛辣气味,尚未散去,自己独擅胜场的迷药,无法施展,却也不敢逼近!

吟香不知这股浓重的辛辣气息,乃是天下无毒不解的“乌风草”,她背着散花仙子只觉闻到这阵气味之后,鼻孔痒痒的,快要打喷嚏了,心头不由大惊,赶紧拉了一下毕玉麟衣袖,低声叫道:“少爷,我们快走吧!”

毕玉麟回头道:“你快走在前面,由我断后。”

吟香哪敢多停,立即纵身跃起,当先往门外冲去!

毕玉麟手仗屠龙剑,炯炯双目,瞧了天毒子与九花娘一眼,随后疾奔而去!

九花娘眼看毕玉麟去势如箭,娇笑道:“老道士还不快追?”

人随声起,借势朝庙外掠去!

天毒子公羊锋是被毕玉麟随剑发出的一缕剑气震住了,怔怔出神,此刻经九花娘子一语提醒,要待追去!但略一沉思,觉得自己最重要的,莫过于恢复失明双目,心念一动,匆匆返身朝殿后奔去。且说毕玉麟和吟香两人,一阵急奔,一口气跑出十来里路,回头不见公羊锋、九花娘追来,方待停步!

只听吟香背负着的散花仙子,忽然打出两个喷嚏!

吟香只觉身子一震,连“啊唷”都没有叫出,一个身子已被一股潜力,震弹出一丈开外!一个冷峻的女子声音,喝道:“鼠辈,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毕玉麟闻声看去,只见散花仙子满脸杀机的凛然而立,不由惊喜的道:“殷姑姑,你醒转来了?”

散花仙子两道冷异目光,一下瞧到毕玉麟脸上,神色稍微和缓,点点头道:“是毕少侠,她是什么人?”

吟香站起身子,毕玉麟忙道:“吟香,你快来叩见殷姑姑。”

岭香赶忙跪下叩头道:“小婢叩见仙子。”

殷如王目光只是打量着吟香,露出疑惑神色,吟香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殷仙子,怀疑自己身份,不待毕玉麟开口,忙道:“毕少爷也是刚醒了不久,详细情形,还是让小婢说吧!”

说着,就把毕玉麟如何被九花娘用邪法迷失心神,自己一时情急,点了他睡穴,一路狂奔,如何遇上天毒子,要剜他眼睛,后来壁间铃响,如何听到天毒子师徒对话,说庙外四周,撒了剧毒……

散花仙于听到这里,不禁柳眉一竖,冷哼道:“原来是公羊锋老贼撒下‘无形砂’,难怪我走到庙前,便觉一阵昏眩,再也支持不住,这老贼再要碰到我殷如玉手上,休想逃得出命去!”

吟香只觉她这一动怒,两道眼神,简直像两把利剑,使人不可逼视,心头一凛,吓得连忙低下头去。接着又把两次响铃,听到九花娘的声音,天毒子亲自出去,过不一会,毕少爷自动清醒过来,如何逃出,详细说了一遍。散花仙子听得心中奇怪,中了天毒子的“无形砂”,没有他独门解药,决难醒转,那么自己可能中得极轻?

其实她哪里知道毕玉麟和天毒子动手之时,殿上还留着浓重“乌风草”的辛辣气息,无形之中,吸入鼻孔,才解了“无形砂”之毒。毕玉麟等吟香说完,才知自己昏迷之中,一双眼睛,险被天毒子剜去,心头暗暗叫了声“侥幸”。他自从在黄钟别府,答应吟香跟随自己逃出来,当时原是早有计较,就想到把吟香送到殷姑姑那里,有殷姑姑这般大的名头,料想黄钟别府决不敢轻易招惹,如今无巧不巧遇上殷姑姑,免得自己跋涉。当下不待殷仙子再问,就把自己和珠儿远上九岭山,一直说到自己负伤之后,跌落出云口壑底,如何遇到吕兆熊,骗入黄钟别府之事,详详细细说了一遍。散花仙子微笑道:“你们上九岭山七星岩之事,我已听珠儿说过,不想你负伤之后,还发生了这许多事情。珠儿、辛文两人,为了找你,差不多跑遍了江南几省,她们和华山门下一个女弟子相约,以九华青莲庵作为联络之地,你如无甚要事,可到青莲庵走一趟。”

毕玉麟心急找寻父亲下落,但听散花仙子这么一说,又不得不唯唯应是。散花仙子话声一落,便欲飘然离去。毕玉麟心中一急,连忙叫道:“殷姑姑……”——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