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

第三十五章 毒指肆虐

作者:

这一变故,来得太以兀突!青阳真人霍然站起身子,黄袍飘动,一步跨到门口,扶住青峰真人,急急问道:“师弟,你可是受了什么人暗算?”

手触处只觉得青峰真人全身不住的痉挛,似已出声不得!

青阳真人长眉紧蹩,默默伸出右手,按上青峰人后背。青峰真人身子一颤,吁了口气,缓缓睁开双眼,望着青阳真人,微弱的道,“是……是茅山……毒……指”

他因青阳真人从背心度入真力,才勉强说出这几个字来,两目一阖,终于死去。青阳真人把他抱入室中,缓缓放下,嘴唇微动,似在默诵经文。

毕玉麟因青峰真人说出丧在茅山毒指之下,心头不禁一楞,细看青峰真人脸色灰暗,肌肉抽缩,分明是被一种极毒内功所伤,和万老前辈死时形状相似!青阳真人已脸色凝重,回头问道:“宗施主可知茅山伏景清,是否也和黄钟别府联成一气了?”毕玉麟虽因万里飘也是死在茅山毒指手下,但他临终之时,说出黄钟别府许多人名,其中并没有提到茅山毒指,这就摇摇头道:“这个……在下倒并没听万老前辈说起”青阳真人目含泪光,一袭黄袍,不住的颤动,虽然他内心正有着无比的激动,但却竭力控制着自己,喃喃的道:“以青峰师弟的武功造诣,会无声无息的被人杀死,除了伏景清,实在也……”

他底下的话,还没出口,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已到门外停止。青阳青人蓦然抬起头来,双目炯炯,沉声喝道:“门外何人?”门口蓝影闪动,一个蓝袍道人,一脸惶急的跪下身去,道:“弟子静通,有紧急之事,禀告师尊……”青阳真人清癯的脸上,微微一震,抬手道:“起来,你们二师叔,方才中人暗算身死,唔,宫中还发生了什么紧急之事?”

静通道人听说青峰师叔中人暗算身死,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了一下,忙道:“方才弟子接到报告,通天观六师叔、南岩观七师叔,全遭贼人暗算……”

青阳真人好像被人重重击了一拳似的,身躯陡然一震,道:“可知来人是谁?”

静通道人面情肃穆,躬身答道:“据说两位师叔连敌人都没有看清,就……就中了暗算,毕玉麟听得一惊,”暗想:莫非黄钟别府的人,果然在暗中发动了!青阳真人身为一派掌教,极力使自己波动的心情,平静下来,一面吩咐道:“好,你替为师传下命去,立即要你们三师叔、四师叔、五师叔和静玄前来见我。原来武当派共有一宫五观,分布全山,除了上清宫为一派中枢,由青峰真人担任观主之外,尚有金顶、和纯阳、三元、通天、南岩五观,分别由派中同辈师弟住持,计为金顶一帽子,纯阳观一尘子、三元观一苇子、通天观一叶子、南岩观一介子。静通道人连声应“是”,飞快退下。青阳真人叹息一声,朝毕玉麟道,“无量寿佛,宗施主远道传讯,看来黄钟别府真还找到武当头上来了!贫道已有多年不问尘事,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江湖上杀孽重重,贫道还要应此一劫吗?”

毕玉麟只觉这位望重武林的武当掌教,语带玄机,一时答不上话去。这一瞬工夫,窗前又响起一阵急促步声,接着有人恭声说道:“弟子静玄叩见师尊。”

青阳真人回头道:“进来!”

“是!”静玄道人应声跨入,脸上一片激忿,扑的跪倒地下,颤声道:“启禀师尊,纯阳观,三元观急报,四师叔、五师叔……”青阳真人定力再强,也因青峰真人和一叶子,一介子三位师弟的突然遭入暗算,感到巨大震骇,此时没等静玄道人说出,心头骤然一紧,双目寒光电射,急急问道,“你们四师叔、五师叔怎么了?”

静玄道人俯首道:“四师叔,五师叔也遭到贼人暗算,据说全丧在茅山贼道的毒指之下……”

“什么,又是茅山毒指?”青阳人连续听到自己五个师弟,全丧在茅山毒指手下,不由急怒攻心,霍然站起,仰天大喝道:“伏景清,武当派和你何怨何仇?竟然连下毒手……”

他这一声大喝,声若洪钟,紧接着问道:“你们三师叔呢?静玄道人没有师傅叫他起来,依然跪在地上,答道:“弟子已着人去请……”这声未落,只见窗外有人接口道:“小弟一苇,恭候掌门人法论。”

青阳真人抬头道:“三师弟快请进来!”

“是!”一个身穿玄色道袍,头挽道譬,年约五十有余的道人,应声走入,朝青阳真人躬身道:“小弟参见掌门人……”话声出口,突然瞧到青峰真人尸体,不由惊“啊”一声,抬头道:“大师兄、二师兄……”

他惊愕之余,发现室中还有一个中年文士,话到一半,倏然住口!青阳真人朝静玄抬了抬手,道:“你且起来!”

静玄道人站起身子,恭立一旁。青阳真人才缓缓转过头去,朝毕玉麟指了指道:“这位宗施主,受万里飘万大侠临终之托,远来武当报信,阴魔尚师古最近在幕阜山创立黄钟别府,邀集了不少魔头,阴谋对付五大门派,据说第一步目标,就是咱们武当派……”

一苇子脸露诧异的道:“有这等事?”

青阳真人并不理会,续道:“二弟是方才在室外遇人暗算,据报四师弟、五师弟、六师弟全都被人暗算了。”

一苇子脸上肌肉颤抖了一睛,激动的道:“大师兄可知凶手是谁?”

青阳真人道:“茅山伏景清。”

一苇子双目冒火,愤然道:“伏景清敢在咱们武当大肆毒手,咱们难道罢了不成?”

他话声出口,似是自知失言,急心躬身道:“小弟听司监视全山,今晚丝毫不见敌踪?

有忽职守之处,伏望掌门人治以应得之罪。”

青阳真人道:“三师弟不用自咎,武当有此巨变,实是愚兄无能……事已至此,急在善后,据说阴魔尚师古开府黄钟,幕后尚有主使之人,他们既然以咱们为第一目标,决不可能就此罢手。是以这一战,实是武当创立门户以来,最艰苦的一场浩劫,而且本派存亡绝续,事关武林大局,如果本派不支而溃,整个武林形势,亦将随之发生剧变,五大门派恐怕就无一能免。上清宫乃是本派根本重地,愚兄之意,由三师弟住持,金顶可另行派人接充,师弟此刻立即传命,调五观弟子,集中本营待命……”

正好说到这里,突听院上又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静玄道人脸色一变,急忙趋出门去。一会工夫,只见静玄道人匆匆走入,手上拿看一张大红名帖,躬身说道:“启禀师尊,双龙堡副堡主佟天禄来拜。”

说着双手递上名帖。青阳真人接过名帖,只见上面写着:“佟天禄顿首”五个大字,不由长眉微微一皱,问道:“他人在那里?”

静玄道人躬身道,“他已在前殿,声言要见师尊。”

青阳真人略微颔首,回头道:“松风,把我长剑取来。”

屏后小道童答应一声,匆匆走去。一苇子在旁道:“大师兄,这佟天禄就是二十年的毒龙佟成?”青阳真人微喟道:“不错,此人二十年前,名列四凶,武功大是不弱,此人败在愚兄“两仪掌”下,已有二十年不出,居然摇身一变,以双龙堡副堡主身份,出现江湖,此次寻上武当,来者不善,愚兄能否胜得了他,还在未定之天哩。”

一苇子不服道:“以大师兄的功力,难道还胜不了他?”

毕玉麟坐在一旁,心中暗想:他们那会知道独眼乌龙佟天禄至少已练成“双龙八式”,不是寻常武功,所能破解,但因自己此刻化名宗玉,自然不便出口。青阳真人摇头道:“江湖上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愚兄些微成就,又算得了什么?试想双龙堡主阎伯修,一招之间,连败六位高手,武功岂是等闲?佟成如无真才实学,那会当得上双龙堡的副堡主?唉,总之,江湖魔焰高强,浩劫已成,咱们五大门派,只是首当其冲而已!”一苇子忽然抬头道“大师兄,阴魔尚师古创立黄钟别府,会不会和双龙堡联成一气?”

青阳子沉思道:“这也大有可能之事。”

说话之时,小道僮已捧着一柄古剑进来。青阳真人又是一声浩叹,接着双目精光暴射,目注长剑,道:“愚兄已有二十年没使剑了,今晚为了本派存亡绝续,说不得又要用上它了。”

一苇子迟疑的道:“大师兄对付佟成,不用剑么?”青阳子淡淡一笑,道:“你以为今晚来敌,仅只佟成一批吗?”说到这里,脸色一正道:“三师弟,本宫乃武当重地,由你住持,不必随愚兄出去,静玄,你把二师叔尸体,移到祖师殿去,同时各殿调配“五行剑阵”,如有外入闯入,格杀勿论。”

一苇子和静玄道人,躬身领命。青阳真人吩咐完毕,回身朝毕玉麟稽首道:“宗施主以事外之身,还来传讯,贫道至感大德,还请在此少息,贫道已吩咐静通,替宗施主准备素斋,饭后可在客舍休息,无论听到什么,请勿外出。”

毕玉麟原想跟随青阳真人前去,瞧个热闹,此刻见他这般说法,何况自己又化装前来,不便暴露身份。心中略一盘算,已有主张,当下连忙抱拳道:“多谢老道长关心,道长只管请便。”青阳真人回头道:“松风,你随我出去。”

说着缓步走出,小道憧手捧长剑,紧随身后,一起朝屋外走去。一苇子等青阳真人走后,也朝毕玉麟打了个稽首,由静玄道人抱起青峰真人尸体,一起匆匆出去。武当山正值多事之秋,但这间掌门人会客的幽雅客室,此时又恢复了幽静!

不,此时毕玉麟感到的,只是一片寂静!

他眼看青峰真人无声无息的丧在茅山毒指之下,耳中同时听到青阳真人的四个师弟,差不多先后被伏老前辈的毒指杀死,难道伏老前辈也和黄钟别府沆瀣一气?

毕玉麟因茅山毒指对自己母子有恩,心中一直把他当作好人,但摆在眼前的情势,已十分显然,万里飘老前辈因偷听黄钟别府的机密,被人发觉,死在毒指之下,武当掌门青阳真人的五位师弟,又在同一时候,遭他暗算。当然和茅山毒指齐名的邙山鬼叟,不是已到了黄钟别府吗?茅山毒指和阴魔尚师古伉瀣一气,也并无足奇。然而毕玉麟的心中,始终有一种感恩图报的潜意识存在,认为茅山伏老前辈,决不会和阴魔他们联在一起。他一个人在客室中坐了一阵,只见两个道僮,送来一席素饭,其中一个躬身道:“静通师叔此刻尚有要事,不克奉陪,宗施主请用餐吧。”

说着一齐退出身去。毕玉麟眼看桌上放满了十几盘精致素菜,自己腹中也确已饥饿,也就不再客气,独自吃了起来。过不一会,静通道人匆匆进来,稽首道:“小道招待不周,简慢之处,还望多多原谅,宗施主请到客舍休息吧!”毕玉麟心知他们一片好意,因强敌已至,耽心自己安危,才要自己早些回房,其实也正中自己下怀,这就微微一笑,拱手道:

“道兄言重,在下多多打扰,心实不安。”

静通道人敢情心中有事,此来任务,只是领毕玉麟到客舍休息,是以也无暇和他多作客套,便陪同毕玉麟跨出客室,朝左侧一条碎石甬道上走去!

这一路上,毕玉麟已发现这上清官后院,每一转角之处,都有武当门人,手仗长剑布署得相当严密。行不多远,静通道人在一排房舍门前停步,伸手推开木门,侧身肃客,一面说道:“宗施主请早些休息吧,小道另有要事,恕不奉陪了。”

毕玉麟拱手道:“道兄请便。”

青通道人又打了一个稽首,便自退去。毕玉麟跨入房中,举目一瞧,只见这间客舍,收拾得十分整洁,除了靠壁一张卧榻之外,临窗还有一张书案,案上放着不少书籍,和文房四宝之类,墙上也挂着几幅书画,想系平日招待宾客之用。目光转动,随手阖上房门,便自熄灯就寝,不,毕玉麟胸中早有成竹,熄灯之后,立即悄悄闪出房门,他知道这一排客舍,乃是武当派接待实客之处,此刻除了自己,并无第二个人往着,目光迅速向四外一瞥,果然发现客舍附近,也有不少仗剑道人,往来巡逻。毕玉麟艺高胆大,暗暗一提真气,施展“仙人挂衣”身法,一下从斜刺里飞起,宛如一缕轻烟,袅袅飘起,掠上屋顶。他方才早已看好方向,此时身形纵起,立即展开“万里飘风”绝顶轻功,几个起落,横空翻上一处高达四丈的殿顶,笔直朝前殿赶去!

整座上清宫,此刻戒准森严,到处都有武当门人结成剑阵,埋伏暗处。但毕玉麟一身武功,已可算得上当代顶尖高手之列,这些武当门人,那想看得见丝毫人影?

他一路急奔,当真只有风飘电驰,可以形容,一会工夫,便已掠近前殿,人在半空,暗暗一提丹田真气,身形就像长了翅膀似的,一下飞到大殿边缘,趁着掠过檐牙之际,陡然伸出手指,箝住椽子,轻若柳絮闪入檐下。此处正当大殿后面一道腰门,门上有一槐横匾,毕玉麟身形一缩,很快躲入匾后,隐住身形。纵目瞧去,原来青阳真人和一苇子全在殿上,两个身后,一排站着六个蓝袍道人,连刚才引自己到客舍休息的静通道人,也在六人之内。青阳真人对面,坐着的正是双龙堡副堡主独眼乌龙佟天禄,他身后俏生生的站着四个少女!这四人,自己见过三个,双龙四娇今晚居然全来了!

毕玉麟曾从青阳真人口中,听出大概,好像独眼乌龙佟天禄在二十年前,原叫毒龙佟成,败在青阳真人“两仪掌”下,今晚仅是为了向青阳真人了断过节。但从双龙四娇同时在武当出现,事情就显得并不寻常,莫非他们有为而来?此刻双方依然分宾主坐着,敢情还没动手,自己倒来得正是时候!

原来青阳真人缓步走出大殿,远远一看,便已认出殿上负手站着一个身穿黑袍,右眼已瞎的马脸老头,正是二十年前败在自己“两仪掌”下的毒龙佟成!

他身后还站着四个衣分红、黄、蓝、白的绝色少女。青阳真人一派掌教,目光一瞥,立即迎前几步,稽首道:“佟施主驾临寒山,贫道迎接来迟。”

独眼乌龙佟天禄哈哈一笑,拱手道:“道长久违,二十年不见,道长丰采如昔,夤夜惊扰,兄弟甚感本安。”说着,回头吩咐道:“凤娇,你们快见武当掌教青阳真人!”

他身后四个少女,领命上前,朝青阳真人福了一福,同声说道:“晚辈拜见掌教。”青阳真人慌忙稽首回礼,口中连说“不敢”,一面朝佟天禄问道:“四位女施主,想必是施主高弟了?”独眼乌龙阴笑一声,道:“非也,他们乃是敝堡主的高足,久仰武当盛名,此次随兄弟同来,志在观光。”

说着手指穿红衣的叫蔡凤娇,黄衣的叫金玉娇,蓝衣阖叫唐月娇,白衣的叫苏令娇,一一向青阳真人引见。青阳真人曾听门下说过,双龙堡主九爪神龙阎怕修崛起江湖,他门下共有四个女弟子,八个男弟子,号称四娇八杰,武功各得堡主亲传,甚是了得,没想到双龙四娇,竟然个个绮年玉貌,年事甚轻!

五大门派,已和双龙堡订下北山之约,为期已仅只一月,双龙四娇连袂随同佟天禄赶来武当,难道其中有什阴谋不成?青阳真人终究修为功深,心中想着,面上自然不会流露出来,一面稽道道:“贫道久闻阎堡主大名,今晚瞧到四位女施主,果然不同凡俗,快快请坐!”

要知他乃有道高人,尽管今晚被茅山毒指连丧四个师弟,尽管独眼乌龙佟天禄来意不善,应对之间,仍不肯失礼。话声一落,便让佟天禄在上首椅上落坐,自己却在右首椅上坐下,和佟天禄隔几相对。双龙四娇却不肯落坐,只是分站在佟天禄身后。青阳真人身后,也伺立着一个手捧古剑的道憧。值殿道人,恭恭敬敬端上香茗,替大家放到几上。此时,二进大殿上隐隐传出清磐之声,敢情一苇子已在那里集结宫中门人。那身穿白衣的苏令娇,低声对她身边穿蓝衣的唐月娇道:“你听到没有,后面敲着玉磬,我猜他们一定是为了对付我们呢!”

唐月娇撇撇嘴道:“这些道士,难道还放在咱们眼里?”

青阳真人修为功深,耳目何等灵敏虽低,却一字不遗的听入耳中,心想“这四位女娃,口气倒是不小!”

自己一派掌教身份,是以只作不闻。但独眼乌龙佟天禄坐在对面,却也并没作声,或者以目示意,阻拦她们,分明默认她们并未说错。一盏茶罢。青阳真人身子微欠,含笑道:

“佟施主夜莅寒山,不知有何见教?”

独眼乌龙佟天禄阴侧侧的笑了两声,拱手道:“二十年前,佟某拜领高招,耿耿未敢或忘,今晚此来,正是再想叨教道长的“两仪掌”绝学。“青阳真人起身还了一礼,笑道:

“佟施主好说,贫道记得昔年武当门下弟子,在佟施主手下,连伤数人,其中两个,重伤不治,贫道忝主武当一派,不得不向佟施主讨个公道。当日贫道仍本着冤家宜解不宜结,佟施主只中了贫道一掌,便任由佟施主自去,在贫道想来,这笔恩怨,早已了清,不想佟施主到还耿耿不忘,实出贫道意料之外。”

独眼乌龙佟天禄一张马脸,不禁红了一红,阴笑道:“道长说得果然不错,只是佟某当时曾向道长说过一句话,不知道长可还记得?”

青阳真人心头微微一怔,淡然笑道:“佟施主请说:”

佟天禄独眼之中,精芒如电,纵声大笑道:“当日兄弟好像说过,日后佟某找上武当之日,就是血洗武当之期!”

这一句话,任你青阳真人涵养再好,也气得黄袍发颤,脸色大变,冷笑一声,点头道:

“佟施主今晚来意,就是想血洗武当了?”

独眼乌龙佟天禄大笑道:“兄弟数十年来,言出必践,今晚远上宝山,虽为践约而来,但却奉有堡主之命……”

他说到这里,倏然住口!

青阳真人在这一瞬之间,已镇静如恒,缓缓问道:“贵堡主有何见教?”

佟天禄阴侧侧道:“堡主之意,也是冤家宜解不宜结,再三叮嘱,兄弟此来武当,不宜过份,使贵派难堪……”

青阳真人修眉轩动晒道:“武当派数百年来,经过不少风浪,至今仍能在武林中立足,还没有怕过事来。”

独眼乌龙阴笑道:“武当派数百年来,领袖武林,敝堡主也久所钦仰,是以堡主叮嘱兄弟,道长如能宣布退出三月十五北山之约,即是双龙堡之友,兄弟这段梁子,自然揭过,同时贵派门下,在江湖上走动,也可保无事……”

青阳真人双目乍睁,沉声道:“要是贫道不答应呢?”

佟天禄橘笑道:“那也得分开来说了,兄弟和道长的过节,属于兄弟私人之事,自然由兄弟向道长讨还公道,至放道长不听敝堡主忠告,那是和双龙堡为敌了。青阳真人大笑道:

“五大门派就是因双龙堡横行江湖,作恶大甚,才订北山之约,为敌又是如何?”

独眼乌龙乾嘿一声,回头道:“风娇,你取出“神龙令”来,回答武当掌教吧!”

身穿红衣的蔡凤妖,应了声“是”,袅袅亭亭的走到大殿中央,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只纯银圆筒。然后从筒中缓缓抽出一支八寸来长的纯银旗杆,纤手一展,打开一面黑底黄旒,中绣九爪金龙的三角小旗,在空中扬了一扬,娇声道:“神龙令”令出如山,武当派如蓄意为敌,鸡大不留……”

“贱婢住嘴!”

随着一声宏亮大喝,从殿后走出一位头挽道髻,身穿玄色道袍,背负长剑的老道人,身后紧跟着六个一色蓝袍负剑的道人。正是一苇子和武当门下最杰出的蓝袍八剑中的六剑。

(尚有二剑,失陷在双龙堡,)

原来一苇子在第二进大殿召集宫中弟子,紧急分配职司之后,困武当门下,久经训练,一经指示机宜,便各自分头自去,毋须多大时间,这就匆匆率同蓝袍六剑,往前殿赶来。正好蔡凤娇扬起“神龙令”说出“武当派如蓄意为敌,鸡犬不留”的话,一时再也按捺不住,虽在掌门人面前,也大喝出声。蓝袍六剑,同样一个个脸露激愤,怒目而视。蔡凤娇横了一苇子一眼,缓缓收起“神龙令”冷哼道:“我只是奉令宣布旗令,你干么当着你们掌门人,大声呼叱?”

一苇子被她驳斥得一时竟然答不上话去,怔得一怔,才大喝道:“武当上清宫,岂是你们撤野卖狂的地方?”

蔡凤娇不屑的撇撇嘴道:“武当派在武林中果然声名不弱,但可在双龙堡的眼里,咱们如若怕了武当声势,也不敢到这里来了。”

独眼乌龙佟天禄坐在青阳真,入对面,直到此时,才微微摆了摆手,示意蔡凤娇退下,面含诡笑,拱拱手道:“这位道兄,如何称呼?”

青阳真人果然是玄门有道之上,脸上依然一片平静,徐徐道:“这是贫道三师弟一苇子。”一面回头道:“三师弟,这位就是双龙堡佟副堡主。”

佟天禄呵呵一笑,拱手道:“佟某久仰!”

一苇子脸色铁青,只哼了一声,缓缓在青阳真人下首椅上坐下。青阳真人修眉展动,沉声朝独眼乌龙佟天禄说道:“佟施主来意,已由这位女施主说得十分明白,贫道乔掌武当一门,自不能受人要胁。佟施主有恃而来,方才这位女施主已经说过,武当一派,并不在诸位眼里,今晚贫道以武当掌门身份,请佟施主划下道来,武当派要是接不下来,武当派从此退出江湖,不知佟施主心意如何?”

他这一席话说得软中带硬,声调铿锵,双方全都听着青阳真人说话,正好是毕玉麟从后殿闪入门匾之上,大家谁也没有注意,但存身门匾之上的毕玉麟,听到青阳真人话声,心头暗暗大急!

他身为天门派传人,自然知道本门武功的底蕴,双龙堡主阎伯修四娇也已练成“双龙八式”中的“日、月、花、果”四式。“洞元记”上记载的武功,别走蹊径,手法玄奥,与一般武学不同,即使动手,两人功力相差甚远,但功力较差的人使将出来,功力较深的一个,也一样难以破解。青阳真人不明就理,要独眼乌龙佟天禄划道,岂非吃了大亏,心念转动之际,只见独眼乌龙佟天禄哈哈一笑,道:“道长领袖武林,说出话来,自然言面有信,兄弟昔年败在道长“两仪掌”下,今晚仍然想领教道长几招‘两仪掌’。兄弟如果落败,立即率同她们,离开武当,不损贵派一草一木,万一兄弟侥幸获胜,也只要贵派退出江湖,自可无事。”

他咄咄逼人之言,听得青阳真人虽然面上并没丝毫怒意,但一袭黄袍,却气得无风自动,手捋白髯,敞笑道:“这个自然!”

一苇子满脸愤怒,霍然站起身子,躬身道:“大师兄一派掌门,何等身份?还是先让小弟向佟副堡主请教几手,如有不敌,大师兄再出手不迟。”说到这里,立即以“传音入密”

说道:“此人口气极狂,小弟正好先试试他功力如何?大师兄可从旁默查他出手路子,也有个准备。”

独眼乌龙佟天禄,瞧他以“传音入密”说话,脸含冷笑,只作不知。静玄道人大声道:

“三师叔且慢,有事弟子服其劳,方才这位女施主曾有咱们武当派,不在双龙堡眼里之言,弟子不才,忝属武当门下弟子,原向这位女施主先领教几手绝艺。”

要知此刻武当门人,身遭巨变,满怀悲愤,但静玄道人身为武当蓝袍八剑之首,说来依然不亢不卑,既不示弱,也不失礼。

身穿红衣的蔡风娇,站在副堡主独眼乌龙身后,闻言只柳眉轻轻一挑,横了静玄道人一眼,冷冷的道:“凭你,只怕未必接得住姑娘一招!”

她口气当真托大已极,武当蓝袍八剑,在江湖上也数得上一把高手,她居然说出接不住她一招之言!

静玄道人心头暗暗切齿:“贱婢好狂的口气!”但面上却勉强笑道:“女施主口气不小,何妨让贫道见识见识?”

蔡凤娇神情冷漠,樱口轻哼一声,红裙摆动,袅袅走出,在殿中站停,冷冷的道:“你发招吧!”

静玄道人道:女施主请先!”

蔡凤娇不耐的道:“姑娘让你发招,是一片好心,要是姑娘先行发招,根本就没有你动手的机会了。”

她这话听得青阳真人和一苇子全都不禁脸色微变,武当派第二代大弟子,真要连双龙堡主门下一个女弟子的一招也接不住,武当派这三个字,当真可以取消了。站在青阳真人身后的五个蓝袍道人,全都怒目而视,恨不得一剑把她劈作两片,方泄胸头之愤。静玄道人身为青阳真人首徒,也就是武当派未来的掌门人,平日为人外和内刚,此刻经蔡凤娇一再说他接不住一招,也不由勃然变色,朗朗一笑,道:“那也未必……”

蔡风娇接口道:“不信你试试就知。”

好!”静玄道人功凝右掌,喝道:“既然女施主这般说法,恕贫道有僭!”

喝声一落,脚踏夭罡,左掌竖胸,右手划了半个圆圈,“呼”的一掌,向蔡风娇身前劈去!他这一招“紫气东来”,正是武当派镇山之艺“两仪掌”中一招威力极强的手法!

两人相距足有七八尺光景,静玄道人一掌出手,风声飒然,但柔而不刚,劲而不猛,足见他功力不凡,已深得“两仪掌”涵实于虚的三味!

青阳真人坐在上首,眼看自己门人光从这一掌的功力,便可瞧出他平日刻苦修为,大是不易,脸上不期微露嘉许之色,但转眼之间,他脸上仅露的一丝嘉许之色,忽然消失,转而变成惊疑之色!

青阳真人身为武当一代掌教,平日涵养极深,喜怒不形于色,这会怎会脸上有此变幻?

那是因为静玄道人出手的一招“紫气东来”,乃是,‘两仪掌”中极具威力的一招,居然被蔡凤娇轻易化解,叫他如何不惊?

原来静玄道人一掌出手,双双相隔不远,蔡凤娇俏生生的站着,对静玄道人似虚而实,含劲于中的掌势,竟然不躲不闪,视若无睹!

直等掌风劲呼,袭上娇躯,她才一扬纤掌,像泼水似的,向外翻了一下,静玄道人那股掌风,暗劲如山,被她随手引开,斜斜朝她身侧掠过!

蔡凤娇银铃似的声音,突然响起:“瞧清楚,姑娘可要出手了!”

只见她左手一抬,纤纤玉指,忽然舒展,匀红掌心,向外一转,轻飘飘朝静玄道人面前洒去!

静玄道人一掌被对方引开,心头虽然暗自凛骇,那敢丝毫大意,炯炯目光,早已注意着蔡凤娇左手。此刻一见对方果然左手翻动,掌心吐劲,朝自己劈面打来,而且这一招看去也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口中大喝一声:“来得好!”——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