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传统武侠
  3. 北山惊龙
  4. 第四章 断眉秃鹰

第四章 断眉秃鹰

作者:

毕玉麟瞧着三人退去,回头笑道:

“贤弟,原来你在丐帮中身份极高,愚兄倒失敬了。”

孙燕点头道:

“我爹当年原是丐帮中五位执事长老之一。”接着眨一眨眼睛,奇道:

“噫!大哥,你不是说没在江湖走过,怎会知道丐帮的?”

毕玉麟道:

“这是前几天临走之时,我娘说的,江湖上有五派一帮,门人子弟遍天下,是白道正派中人,如果遇上了,都可以交朋友的。”

孙燕喜道:

“小弟早就看出大哥带着兵器,定是练武的人,原来伯母也是武林中人?”

毕玉麟摇摇头,道:

“我娘虽会武功,并没有在江湖上走过。”

接着就把自己这次出门寻父之事,大概说了一遍。

孙燕惊喜的道。

“大哥,你是括苍异叟老前辈的外孙,我听铁拐婆婆他们说过,括苍异叟的‘霹雳三剑’威力极强,专震敌人手上兵刃,大哥,你家学渊源,一定都学会了,几时你也教我好吗?”

毕玉麟瞧着这位义弟,稚气未脱,笑道:

“贤弟要学,我那会吝啬?”

孙燕乐得咭笑出声来,一面又道:

“方才我瞧你背上那个布囊,足足有四尺来长,我一直猜想里面会不会是宝剑?普通宝剑,可没有这般长法,你说屠龙剑,这就对了,啊,大哥,你取出来我瞧瞧可好?”

毕玉麟虽然记着娘临行时的话,屠龙剑斩金截铁,古代名器,江湖上多的是强取豪夺之人,如非万不得已,不可轻易取用,遭人觊觎。但此时眼看孙燕一脸希冀之色,不忍拂逆,当下从背上褪下布囊,正要取出!

“哈哈!”

一声洪钟般敞笑响处,阶前倏然飘落一条人影!毕玉麟、孙燕同时一惊,举目瞧去,只见阶前站着一个化子装束,秃头断眉,两鬓花白的驼背老人,双目精光如电,一下就盯着孙燕,问道:“老夫据报来了一位总坛的四品护法,不知小兄弟是何人门下。”孙燕瞧到此人不由心头大凛,他记起本门五个长老中,除了自己父亲身故之外,还有一位叫做断眉丐秃鹰漆如皋的,一向久住江南,自己从没见过,但听铁拐婆婆时常说起,就是这般生相。心念转动,即忙躬身道:

“晚辈孙燕,家师人称铁拐婆婆,老前辈如何称呼?”

秃头化子大笑道:

“尊师没告诉过你,老夫是谁?嘿嘿,丐帮中有几个八品顶戴的?”

孙燕心中一惊,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眼前此人,正是断眉丐秃鹰漆如皋了!以念转动,故作吃惊的道:

“者前辈原来是漆师伯!”口中说着,立即翻身拜了下去,道:

“漆师伯请恕弟子不知不罪!”

秃鹰漆如皋右手微微一抬,干笑道:

“你知道就好!嘿嘿,尊师是否也来了金华?“孙燕站起身子,恭谨的道:

“家师并没同来。”

秃鹰漆如皋目光一直盯在孙燕脸上,又道:

“你一个人到金华,办什么事来的?”

孙燕和他目光一对,只觉秃鹰漆如皋两道炯炯眼神,精光闪蕴,使人不敢逼视,而且好像要洞穿自己心事!心头一慌,忙道:

“弟子久慕江南风物,是游玩来的。”

秃鹰漆如皋是何等人物,瞧在眼里,冷嘿一声,道:

“你此话是否属实?”

孙燕低头道:

“弟子怎敢欺瞒尊长?”

秃鹰漆如皋诡笑道:

“好,那你把脸上积垢洗去!”

孙燕心中大急,忙不迭缩退了半步,道:

“漆师伯,这……”

“哈哈!”秃鹰漆如皋大笑一声,出手如电,一下勾住孙燕右腕脉门,冷冷的道:

“你既知老夫身份,尊长面前,怎不洗去易容药粉?”

孙燕不防秃鹰漆如皋会突然出手,此时脉腕被擒,宛如一道铁箍,紧紧扣住,再也挣扎不得,急急叫道:

“漆师伯快请放手,弟……弟子易容前来,实是另有隐衷……”

秃鹰漆如皋目光闪烁,冷笑道:

“铁拐婆婆令你南来,究有何事,还不从实说来?”

孙燕黝黑脸上,此时胀得通红,额上汗珠,也一粒粒绽了出来,颤声道:

“弟子是瞒着师傅,偷偷跑出来的……”

秃鹰漆如皋狞笑道:

“小子,不给你吃点苦头,谅来也不肯实话实说!”

说着手上略一用劲,孙燕只觉血液倒转,腕上剧痛欲折!

毕玉麟从他们称呼听来,秃鹰漆如皋还是义弟的师伯,虽觉生相狞恶,目射凶光,但自己即非丐帮中人,只好坐在边上,听他们说话。此时瞧到义弟身落人手,已痛得忍受不住,不禁心中有气,暗想天下那有这般凶横的师伯?站起身子,缓缓的道:

“老丈有话好说,快请放手。”

秃鹰漆如皋厉笑道:

“小子,你是他何人?还不给老夫滚开?”

左手大袖一挥,向毕玉麟身前拂到。

毕玉麟想不到对方会向自己猝然出手,话声人耳,只觉一阵凌厉劲风,扑面涌到,百忙之中赶紧横掌一挡!

只听“蓬”的一声,毕玉麟固然被震得后退了三步,但秃鹰漆如皋也身躯晃动,退出一步!

他这一退不打紧,被勾住脉腕的孙燕,苦头可就吃大了!

原来两股掌风,乍接之下,秃鹰漆如皋身躯受到震动,右手自然也同时一紧,孙燕原已忍着疼痛,再被他一紧一带,更加骨痛欲裂,那还忍受得住,口中不禁尖叫出声,身子往下蹲去!

这原是电光石火,一瞬间事,毕玉麟堪堪被震后退,骤然听到义弟一声尖叫,身躯往地上蹲去,还以为秃顶叫化,暗下毒手,心中勃然大怒,大喝一声:“老贼,你再不放手,小可要不客气了!”

“了”字才出,人已倏然欺近,左手一把扶住孙燕身子,右手骄指如戟,向秃鹰面前晃了一晃!

要知他在仙都山下,机缘凑巧,服下一颗“紫雪丹”之后,功力迎非昔比,此时救人情切,使出怪道人教他的那招指法,虽然他无心出手,但这一发,锐利指风,何等劲急?

秃鹰漆如皋身为丐帮五长老之一,在江湖上算得一流高手,方才被毕玉麟硬接自己一招“流云飞袖”,自己被震后退了一步,心中已感意外。

此时只觉毕玉麟身法极快,尤其出手奇诡,指风飒然有声,劲急无比,居然把自己逼得无法封解。心头大为凛骇,右手一松,放开孙燕,左手鼓足劲力,“流云飞袖”往前一挡,身形同时飘退。

毕玉麟一招逼退秃鹰,伸手一扶,陡觉孙燕一个瘦小身躯,竟然异常温软,着手如绵。

急急问道:

“贤弟,你可曾受伤?”

孙燕身子微微一震,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惊“啊”出声,慌忙闪出,红着脸,摇摇头道:

“大哥,我……还好。”

他只被秃鹰漆如皋扣住脉门,虽然疼痛,但一经松手,自然还好,可是此时的秃鹰漆如皋,却目瞪口呆,怔在那边!

原来他发觉毕玉麟指风有异,松开孙燕脉腕,左手鼓足力道,拂出一招“流云飞袖”,身子乘机疾退。但就在他飞袖出手,身形疾退之际,依稀听到左手衣袖,“嘶”的一声轻响!身形站定,急忙低头一瞧,只见左手大袖,里外两面,已被对方指风洞穿,留下一个指孔!

秃鹰漆如皋不禁瞧得心头大骇,自己“流云飞袖”,一拂之力,足以开碑裂石,坚如精铁,这小子练的什么指法?竟有如此厉害!

“漆老哥,这是‘茅山毒指,,哈哈:想不到这位小兄弟还是茅山门下!”

山门外边出现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随着笑声,大踏步向里走来。

不!说他走,其实比跑还快,眨眼之间。已行云流水,走近秃鹰身侧!

不!走到毕玉麟和孙燕身前!

那是一个年约五旬,生得脸型奇长,双颧高耸,右眼已瞎,左眼暴突,颏下留着一撮苍须的老人!

断眉丐秃鹰漆如皋,一见此人,慌忙抱拳道:

“兄弟不知副堡主驾到!”

黑袍老人阴笑一声,用手指了指毕玉麟,道:

“这位小兄弟,和本堡有着干系!”

话声甫落,毕玉麟只觉身上一麻,已被人家隔空制住要穴,连哼也没哼,应指倒地!

孙燕瞧得大惊失色,迅速从衣内掣出一柄晶莹短剑,剑光撩动,一下闪身拦在毕玉麟身前,喝道:

“他是我大哥,你不能伤他!”

黑袍老人阴声笑道:

“小娃儿,自然也少不了你。”

孙燕陡觉眼前一花,短剑已经到了人家手上!

不!胁下一麻,人也跟着毕大哥躺下!

不知过了多少时光,毕玉麟霍地睁开眼来,四外一片漆黑,当下纳罕,舒展了下手脚。

那知这一动,立时起了一阵叮叮咱咱的声响,自己身子竟然被人家用铁链锁了起来!心头不由一阵纳罕,这是怎么一会事?

就在他翻身坐起的当儿,耳中听到身边不远,也同时响起“当啷”声音!

毕玉麟定了定神,运足目力瞧去,只觉四壁是坚牢的石墙,看不到一丝天光,但黑暗之中,依稀瞧到正有一团黑影,沿着石墙,蠕蠕摸索,这就大声喝道:

“你是谁?”

那是孙燕惊喜的声音,接着,他人也悄悄走近。

毕玉麟一把握住孙燕柔软的双手,急急问道:

“贤弟,你知道这是怎么一会事?”

孙燕轻轻将手挣脱,低声道:

“大哥,我们是被人家关起来了。”

毕玉麟奇道:

“我们又没犯法,干么官府要把我们关在牢里?”

孙燕嗤的笑道:

“这又不是官府的牢。”

毕玉麟更加惊奇的问道:

“这不是官府的牢是什么?。”

孙燕低声道。

“唉,你不知道,这是江湖黑道中人自设的石牢。”

毕玉麟吃惊的道:

“江湖黑道中人,还有自己设置的石牢?干么要把我们关起来?”说到这里,忽然哦道:

“贤弟我知道了,准是你叫他师伯的那个秃顶老头,和你有仇!”

孙燕迷惘的道:

“也许是的,我不知道,他是帮里五个长老之一,我从没见过他……”

毕玉麟没等他说完,突然“嘘”了一声,急急的道:

“贤弟有人来了!”

孙燕侧耳一听,果然有一阵细碎的步履声,渐渐走来,同时还有一丝灯光,也由远而近,逐渐射来!

这是一间方形的石室,四周砌着坚厚的石壁,左首是一道小门,用粗如儿臂的铁栅做成。门外是一条甬道,灯光就是从甬道一端射来,脚步声逐渐走近,灯光也亮了许多。

从铁栅门口望去,对面也是一间石室,也装着铁栅门,只是里面一片漆黑,瞧不清被关着的是谁?

细碎的步声,明亮的灯光,已走到门前,那是一个青衣使女,一手提着一盏宫灯,一手托着一个木盘,俏生生的走近对面铁门,紧接着响起一阵开启铁门的声音,青衣使女托着木盘,闪身而入!

她这一进去,对面石室,登时照得通明!

毕玉麟、孙燕两人,原来挤在铁门口,往对屋瞧去,那知这一瞧,孙燕赶紧双手掩面,差点惊叫出声。

毕玉麟也瞧得目怵心惊,口中“咦”了一声!

原来对面石屋中间,放着一个蒲团,蒲团上面,盘膝坐着一个刺猬般的老人!

不!那人长发垂地,长须过胸,瞑目枯坐,瘦得只剩一副骨架,但从头顶“百会穴”

起,头、手、足、胸、腹等处,每一大穴,差不多全钉着七八寸长,闪闪发光的银针。

远远望去,活像一个刺人!

孙燕凑近毕玉麟耳朵,轻声问道:

“大哥,这人是不是还活着?”

毕玉麟恻然的摇摇头,只听那青衣使女清脆的声音道:

“老爷子,请用饭了。”

“唔!”老夫前几天交待你的清蒸四腮鲈鱼,办来了没有?”

那人这一开口,竟然中气极足,声音嘹亮!

毕玉麟和孙燕,听得大奇,两人对望了一眼,急急瞧去。

只见青衣使女躬身道:

“老爷子本堡上宾,吩咐的事,堡主自会遵办,这四腮鲈鱼,今天中午,才急马从松江远到,老爷子尝尝就知道了,这几盘,也是老爷子平日爱吃的菜肴!”

那老人振声大笑,然后点头道:

“好,你放着就是!”

“是!”青衣使女躬身应是,缓缓退出铁门,然后又锁上铁锁。

两人只觉甚是奇怪,对屋老人既是堡主上宾,如何锁在石屋之中?但既然锁在石屋之中,何以他要吃四腮妒鱼,堡主又不远千里,派人到松江去专程办来?

(四腮鲈鱼,只产在松江秀南桥下,其他地区仅两腮。)

最不可解的,那老人何以周身大穴,都钉着八寸来长的银针?思忖之间,那青衣使女,一手提灯,一手托着木盘,已转身走近自己这边铁门,伸手一推,原来铁门上还有一个小小窗口,她从窗口端进木盘,娇声说道:

“两位少侠请用饭。”

孙燕开口问道:

“喂,姑娘,你们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灯光照在青衣使女脸上,看出她生得极为清秀,闻言笑了笑道:

“少侠请先把木盘接过,进些饮食,自会有人告之,婢女只是送菜饭的,旁的无可奉告!”

孙燕愤愤的道:

“谁要吃你们的饭?惹得小爷性起,一把火烧了你们!”

青衣使女,见他不肯把木盘接去,不由大感为难,低低的道:

“少侠请歇怒,婢子奉命送饭,少侠如果不接过去,婢子就要受罚。”

对屋那个老人接口道:

“两个娃儿,她说得不错,你们还是接下来吧。”

毕玉麟依言接过木盘,孙燕乘机问道:

“老前辈,你是什么人?”

对屋老人笑道:

“老夫此时正在进餐,古人有食不语的遗训,你们也吃饭吧!”

青衣使女阖上小铁窗,迳自回转,灯光逐渐远去,眼前又恢复一片漆黑!

毕玉麟关心的间道:

“贤弟,你饿不饿?”

孙燕低声道:

“大哥,江湖上人心叵测,这饭菜,恐怕吃不得。”

“哈哈!”对屋老人突然打了个哈哈,道:

“真是孩子话,江湖上人心叵测,在酒饭中暗下迷药,无非想乘你不备之时,把人蒙翻,你们两个娃儿,已经落入人家手里,何用再在饭菜中做手脚?安心吃吧,双龙堡的厨师,烹调得还不坏呢?”

孙燕急急问道:

“老前辈,你说这里是双龙堡?”

对屋老人似乎正在津津有味,半晌,才道:

“咄,食不语,老夫无非劝你们别和自己肚子作对,话已经说得大多了,老夫饭后,照例还须休息。”

孙燕噘着嘴道:

“真会享受!”

但对屋老人寂然不再出声。

毕玉麟也确实有点饿了,便道:

“贤弟、这位老前辈说得不错,别饿坏了身子,吃吧!”

孙燕拗不过他,勉强吃了几口。毕玉麟只觉对屋老人说得不假了,盘中饭菜,果然件件可口,也就不再客气,狼吞虎咽,吃了个饱。

孙燕依在毕玉麟身边,笑了笑道:

“大哥,原来你果真饿了!”

他声音说得极为委婉,听来使人有一种关切和安慰的感觉。

毕玉麟微微一怔,忽然低声说道:

“贤弟,又有人来了!”

话声才落,果然甬道上响起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好像走得极快。一会工夫,只见两个腰佩长剑的青衣使女,举着一盏纱灯,走近门前,左边一个使女,探手从怀中摸出铁钥匙,打开铁门向两人含笑招呼道:

“那一位是毕少侠?”

毕玉麟站了起来,道:

“小可便是。”

孙燕同时一蹿而起,问道:

“你们找我在哥作甚?”

左边一个青衣使女道:

“堡主有请。”

孙燕道:

“大哥,我和你一起去。”左边那个使女摇头道:

“堡主只请毕少侠一人,我们作不了主。”

孙燕怒道:

“你们堡主有什么了不起,小爷非去不可。”

右边一个冷哼的道:

“多少成名人物,到了双龙堡,也不敢说半个不字,你发什么横?”

孙燕益发有气,口中叱了声:“臭丫头!”

脚下跨上一步,右腕一伸,呼的一掌,向右边使女劈去!

但他双脚锁着铁链,最多也只能跨出一步,两手也只能伸到半途,铁链已尽,无法劈出。

敢情这两付铁链,是早已计算好尺寸的。是以右边使女,瞧着孙燕出手,依然不避不闪。

毕玉麟赶紧拦住,劝道:

‘贤弟,不可鲁莽,既然堡主相召,去见堡主也好,这两位姑娘说得也对,她们作不了主,你犯不着和她们生气。”

毕玉麟少年英俊,话也说得和气,左边那个使女,瞟了他一眼,轻笑道:

“这位少侠,到底风度不同!”

孙燕打不到人家,更是有气,闻言骂道:

“臭丫头,小爷不够风度就不够风度,总有一天,宰了你们。”

毕玉麟忙道:

“贤弟,算了,别再生气啦,届兄去去就来。”

左边一个催道:

“毕少侠,堡主已在等候,你快请吧!”

毕玉麟点点头,就跟着两个使女,举步向外走去。

孙燕瞧他走出铁门,越发生气,大声说道:

“你去,你去,”你帮着臭丫头,就别再理我!”

左边那个使女,转身又锁上铁门,右边一个提灯引路。孙燕还在“臭丫头”、“臭堡主”的大声叫骂。

两个青衣使女好像对这般辱骂,早已司空见惯,毫不理会的带着毕玉麟往前走去,一会工夫,便已走到甬道尽头。走在前面的青衣使女,忽然从怀中取出一块黑布,回头笑道:

“毕少侠,本堡规矩,这一段路,必须蒙上双目,你委曲点吧!”

毕玉麟情知强也没用,索性闭上眼睛,任由她蒙上黑布,只听前面不远,蓦地响起轧轧之声,同时有一只软绵绵的手掌,牵着自己右手,往前走去!

不!好像踏着石级,一步步往上走去,身后又是一阵轧轧声响。少说也走了百来级石阶,才算踏上平路,但东转西转,又走了盏茶光景。

前面那个使女忽然停下步来,牵着自己的玉手也同时缩了回去,耳中听她低声道:

“毕少侠暂时稍待。”接着步声细碎,似乎往前走出两三步,娇声说道:

“启禀堡主,毕少侠已经带到。”

拉着室中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道:

“叫他进来!”

青衣使女应了声:“婢子领命!”

细碎的声音,飞快闪到自己身边,解去蒙面黑布。

毕玉麟只觉眼前一亮,原来自己已站在一间花厅的廊前!

花厅中,画栋雕窗,灯光如画!

青衣使女脸含微笑,低声道:

“堡主就在里面,毕少侠请吧。”

话声一落,两个青衣使女,立即退下。

毕玉麟弄不清这堡主是谁?但瞧这付气派,似乎来头不小,当下不再犹豫,举步迳往厅上走去。

这间花厅,布置得宫丽堂皇,四面壁上挂了不少名人书画。正中一把紫檀雕花交椅上,坐着身穿天蓝团花缎袍,脸如淡金,胸垂花白长髯,面情严肃的老人。

在他左右两侧的两把交椅上,也坐着两个老者,左边一个正是下午在破庙中,出手把自己点倒的那个独眼老者,右边一个,就是丐帮五个长老中的断眉丐秃鹰漆如皋!

毕玉麟瞧到这两个人,不由气往上冲,大踏步走前几步,抱拳道:

“你们两位,把小可捉来,意欲何为?”

秃鹰漆如皋首先脸色一沉,喝道:

“小子,在堡主面前,你敢如此放肆?”

那居坐的淡金脸老人,两道冷厉的目光,瞧了毕玉麟一眼,抬手道:

“漆老哥,先让他坐了再说!”

这淡金脸老人话说得不响,却有一股慑人威仪!

秃鹰漆如皋立时满脸堆笑,连连应是!淡金脸老人并不理会,用手指了指下首二把椅子,向毕玉麟道:

“你坐下来,老夫有话问你。”

毕玉麟依言在椅上坐下。

淡金脸老人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毕玉麟答道:

“小可毕玉麟。”

淡金脸老人又道:

“今年几岁?”

毕玉麟道:

“十七。”

淡金脸老人又道:

“你知老夫是谁?”

毕玉麟望着他道:

“你老是堡主。”

淡金脸老人点点,道:

“你听尊师说过?”

毕玉麟楞了一楞,摇头道:

“小可没有师傅。”

独眼老者冷嘿一声,正待开口。淡金脸老人瞧了一眼,意似阻止他开口,一面又道:

“你不是茅山毒指的门下?”

毕玉麟知道他是指自己那招指法而言,暗想:这招指法,怎会有这许多人追问,先前是仙都山的两个女孩,说自己是妖道的徒弟,这会,他们又说自己是茅山毒指的门下。心中闪电掠过,一面却摇摇头,反问道:

“你老可是问小可那招指法?”

淡金脸老人鼻中微“唔”一声。

毕玉麟又道:

“那招指法,乃是小可的恩人所授。”

淡金脸老人股上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徐徐的道:

“你说!”

毕玉麟就把自己为了替母亲医病,上山砍柴,遇得一个怪道人,要收自己为徒,后来蒙他赐了一粒“毒龙丸”,还传自己一招指法,详细说了一遍。

淡金脸老人见他说得不像有假,沉吟了一下,又道:

“那么你武功是谁教的?”

毕玉麟道:

“家母。”

淡金脸老人道:

“那柄屠龙剑可是你的?”

毕玉麟忙道:

“那正是小可家传之物。”

淡金脸老人面色微微一变,“哦”道:

“你姓毕,你是毕绍德的儿子!”

说到这里,两道冷厉目光,盯着毕玉麟,一字一字的道:

“唔!你到金华干什么来的?”

毕玉麟很快地答道:

“小可只是路过此地,到严州去的。”

淡金脸老人道:

“去严州何事?”

毕玉麟道:

“小可到严州找段师伯去的。”

淡金脸老人微微点头。坐在左边的独目老者忽然开口道:

“堡主相信此子说的全是真话?”

淡金脸老人并不回答,只是摆手道:

“带他口去。”

先前那两个使女,在门口“唷”了一声。

毕玉麟猝然问道:

“堡主问了小可许多,小可都已据实奉告,但小可也有一事,要向堡主请教。”

淡金脸老人严肃的道:

“你问什么?”

毕玉麟神色一正,大声道:

“小可兄弟并无触犯堡主之处,堡主把小可弟兄,禁闭石室,到底为了什么?”

淡金脸老人沉笑道:

“老夫问清楚来历,自然着人送你们上路!”

毕玉麟拱手道:

“如此多谢堡主。”

“嘿嘿嘿嘿!”

毕玉麟跨出花厅,还听到淡金脸老人的慑人阴笑,他依然由两个使女蒙着脸回转石室。

孙燕倚壁而坐,明明听到开启铁门的声响,毕玉麟已经回来,但他却背转身子,理也不理。

毕玉麟瞧得暗暗好笑,这位兄弟,敢情犯了小性,这就低声道:

“贤弟,贤弟,愚兄回来了!”

孙燕依然没理会了。

毕玉麟又道:

“贤弟,愚兄已经见过堡主了!”

毕玉麟续道:

“你知道这里多神秘呢,走路都要蒙着眼睛!”

孙燕似乎听得有点好奇,但他肩头扭动了一下,依然没有作声。

毕玉麟还是继续说道:

“哦!贤弟,那间大花厅,布置得多讲究,画栋雕梁,金碧辉煌……嗨,你知道愚兄走进去的时候,花厅上除了堡主,还有两个什么人,你一定猜不出来!”

孙燕生性好强,听他说自己猜不出来,不禁再也忍耐不住,低哼一声道:

“哼,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两人一个是秃鹰漆如皋,一个是那马脸的独眼龙,对不?”

毕玉麟笑道:

“贤弟,你真聪敏!”

孙燕忽然想到自己不理他的,怎么又和他说起话来?这就扭头道:

“我不理你!”

毕玉麟轻笑道:

“贤弟,你不是已经和我说话了吗?”

孙燕不依道:

“你使坏!”

毕玉麟只觉这位贤弟,稚气未脱,发起小性来,真还像个女娘们!一面忙道:

一贤弟,我们说正经的,你要不要我告诉你经过情形?”

孙燕道:

“爱说,我就听咯!”

毕玉麟这就把方才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孙燕道:

“大哥,那堡主真说明天着人送我们上路?那么干吗还要用铁链锁着我们?”

“哈哈!”对屋老人忽然打了个哈哈问道:

“小娃儿,你蹩扭发好了吗?”

孙燕气道:

“老人家,你别管我!”

对屋老人并没理会孙燕的顶撞,接着又道:

“你们不是想出去吗?”

孙燕怒声道:

“不出去,难道在这里住一辈子?”

对屋老人大笑道:

“你们不知道在这里是阎王堡吗?”

孙燕奇道:

“你不是说过,这里叫双龙堡?”

对屋老人道:

“不错,小娃儿,双龙堡,也就是阎王堡,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出去的。”

孙燕愤然的道:

“那么你呢?”

对屋老人哈哈笑道:

“老夫有老夫活下去的条件,十二年来,阎伯修每餐还要大鱼大肉的供养,但这只是限于老夫而已!”

“十二年”,这三个字,听得毕玉麟一怔!

孙燕却好奇的道:

“老人家,你怎会在这里住了十二年?”

对屋老人叹息道:

“这就是江湖劫数!”

孙燕道:

“老人家,你这话我不懂。”

对屋老人道:

“你们当然不会懂。”

孙燕噘嘴道:

“你说出来,我们不是就懂了吗?”

对屋老人长长的叹息了声,道:

“唉!说来徒乱人意,还是说说你们罢,哦!小娃儿,你姓什么?”一孙燕道:

“我叫孙燕。”

对屋老人又道:

“还有一个娃儿,可是姓毕?”

毕玉麟忙道:

“小可毕玉麟。”

对屋老人突然惊颤的道:

“你叫毕玉麟?你…………唔”——

幻想时代扫校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