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

尹堂曜没有来上课。

若是在以前,他不来上课一点也不新鲜。事实上,暑假开学后的那几个星期他天天来上课,既不迟到也不早退,既不打瞌睡也不跟老师吵架,甚至也不踢门了,回答提问竟然可以得到老师夸奖,才使得国贸二班的同学们惊得眼珠子快要掉出来了呢。

可是,尹堂曜一连两天没有来上课,教室里却莫名笼罩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好像有什么在酝酿,就像暴风雨来临前令人窒息的死寂。

上午的课结束了。

国贸二班的同学们陆续收拾东西走出教室。

钢笔在手中呆呆地握紧,书页翻开着再没有继续翻动,小米浑然不知已经下课了,她呆呆地望着窗外树上的鸟儿发怔。鸟儿拍拍翅膀,扑喇喇飞上蓝天,阳光将云层照耀得薄如蝉翼,令她的眼睛一阵刺痛。

一个高高的身影将发呆的她笼罩。

她怔了怔。

然后,狂喜地回头:

“你——”

不是……

眼神由激动转为黯淡,不是他,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他,而是郑浩扬。她低下头,心里空荡荡的。已经两天没有看到他了……

“还好吗?”

郑浩扬沉声问,漆黑的眼底压抑着某种感情。

“嗯。”

她回答,手指翻动书页。

“你跟他……又吵架了吗?”郑浩扬凝视着她说。

“呃?”

郑浩扬苦笑,告诉过自己不要再去打扰她,她终究不会看自己一眼的。但是看着她这几天失魂落魄的模样,却仍旧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昨晚尹堂曜那小子打来电话,他让我告诉他……”

忽然——

一阵阵惊呼从教室外面传来——

“哇!”

“天哪!”

“啊!”

教室外面仿佛沸腾了,同学们惊诧的不敢置信的低喊此起彼伏,然后,一些女生开始兴奋地在外面喊——

“小米!小米!快出来啊!”

教室门慢慢地拉开,小米一头雾水地走出来,困惑为什么同学们呼喊的声音那么兴奋,好像发生了火星撞地球般的大事件。

突然!

她惊呆了!

教室外面的走廊里竟然飘满了无数的气球!粉色的气球!紫色的气球!黄色的气球!橙色的气球!……五颜六色的气球们飘舞在走廊里,每只气球下面都挂着果冻,晶莹剔透的果冻!粉红的是草莓口味,紫色的是香芋口味,黄色的是芒果口味,橙色的是香橙口味……有果味的果冻,有果肉的果冻,有香蕉形状的果冻,有芒果形状的果冻……

阳光照耀在气球上。

无数的气球闪闪发光。

阳光照耀在果冻上。

水晶般的果冻折射出童话般的光芒。

教室外的走廊里高高低低飘舞可爱诱人的果冻,恍若是梦幻中的水晶王国,小米怔怔地在果冻之间走着,时不时被果冻们撞到额头和鼻子。

她从果冻的长廊走出来。

空中依然飘着数不清的果冻和气球。

而教学楼外的广场上,赫然有一颗巨大的心,一颗用无数粉红色果冻摆在精致木架上摆成的心。正午时分灿烂的阳光,万千光芒绚烂地闪耀着果冻之心,金色的阳光,粉红透明的果冻,就像传说中的童话故事一样完美。

而尹堂曜就是童话中的王子。

他穿一件白色的T恤,牛仔裤,高高帅帅,比任何童话中的王子都要俊美帅气。王子静静望着远处惊怔的公主,手上拿着一只大大的果冻杯,里面有弯弯深黄的果肉,是黄桃口味。

那天的阳光非常刺眼,透过绿树的枝叶,千万道光芒眩晕地洒照在白裙子的小米身上。她站在教学楼外的台阶上,单薄的白裙子透明得仿佛天使的翅膀,晶莹的脸庞,肌肤也透明得如同清晨就会消散的露珠。一层层高高的台阶上,她呆呆地站着,呆呆地望着那无数的果冻,似乎惊呆在果冻的世界里,嘴唇渐渐也透明苍白。

在众女生的惊叹声中。

尹堂曜慢慢走向她。

围观的同学们闪开一条笔直的道路,天哪,童话里的王子就是这样走向他的公主吧!尹堂曜走向小米,他眼睛里只有她。在同学们的屏息中,尹堂曜走过广场,走上教学楼的石阶,走到了小米面前。

高高的石阶上。

尹堂曜站在小米下面的一层台阶。

他望着她。

绿树轻柔地沙沙作响。

晶莹凝固的果冻,里面的黄桃新鲜诱人,在阳光里,果冻杯中恍若有光芒流动。

“是果冻吗?”

尹堂曜淡淡地问。

他拉起小米的手,将果冻杯放入她的手心。

她喜欢的原来只是果冻啊,最喜欢黄桃口味的果冻。当他终于逼得郑浩扬说出来时,心里却有更深的失落。原以为只有那个男孩子才知道她最喜欢吃什么,她不想跟任何人分享,所以才不愿意告诉他。而竟然连郑浩扬也知道吗,是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不知道的只有他自己。

小米的指尖冰凉。

她眼神空洞地盯着那个黄桃果冻,手指渐渐收紧,果冻里仿佛透出彻骨的寒意,她浑身的血液被冻得凝结,一点一点地,她开始颤抖。

尹堂曜惊住。

将果冻放入她掌心的那一刻,一切似乎都不对了!就像在噩梦中,小米颤抖得仿佛下一瞬间就会死去,嘴唇苍白得可以滴出血来,不停地,她不停地颤抖,那颤抖就像是被巨大的痛苦扼住了喉咙!

尹堂曜忽然害怕她会从石阶上跌滚下来。他抱住颤抖的她,紧张地低声喊:

“错了吗?你最喜欢吃的不是果冻吗?”

茂密的绿叶。

在秋日的阳光里狂乱地响动。

果冻……

掌心死死握紧果冻,塑料杯坚硬的边缘如同刀子一般割入她的肉里,深深地割入她掌心的肉里,却没有痛,只有冷,铺天盖地的冷……

…………

……

清晨的公交站牌旁。

白衬衣的男孩子背着大大的背包,宁静地望着前面车水马龙喧嚣的道路。破空而出的第一缕阳光斜斜照在他柔和的面容。

“等好久了呢……”

短头发的女孩子打着哈欠拉住他的左手,无聊地晃来晃去。这该死的562路,一下火车就跑过来等,等啊等,等到现在都不来。

男孩子用右手温柔地揉弄她的短发:

“可能是早晨上班的人多,有点堵车。”

说着,他出神地望着面前的街道。

终于来到这座城市,虽然是陌生的城市,迎面走过的全都是陌生的人,但是父亲和哥哥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他们也走到过这条路吗,也等过这里的公交车吗,甚至,他们也站在过这个公交站牌的旁边吗?

她睁大眼睛:“咦,你的手心在出汗!”他的手一向是温热清爽的,可是刚才掌心忽然潮热,有细细潮湿的汗。

“啊。”

于是他就想把手掌抽出来,不想要弄湿她。但她紧紧握着他的手不放开,调皮地眨眨眼睛对他说:

“你是不是在紧张?”

“嗯?”

“因为这里是你的亲人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啊。”

他不好意思地低头笑:

“是啊,有点紧张呢。”

“我就知道!”她得意洋洋。“你紧张到在火车上什么都没有吃,好丢人啊。”她自己总算还吃了两包饼干,一碗方便面,三包豆腐干和一块巧克力。

“……我不饿。”

“骗人,怎么可能会不饿呢?”

他笑着又揉揉她的短发:

“你饿了吗?”

“才不是,人家是担心你饿坏身子嘛。”她抓着他的手晃来晃去,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既然蜗牛公交一直不来,我们先去吃东西好不好?”

他目光中有清澈柔和的笑意。

“好。你想吃什么?”

哇!成功了!

“呃……”她想一想,忽然两眼发光,盯住马路对面24小时营业的超市,兴奋地说,“那就吃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好了!”

“嗯?”

“笨,果冻啊!”

他笑:“那是你最喜欢的。”

“我最喜欢吃的当然就是你最喜欢吃的啊!哼,你如果不是最喜欢吃果冻,为什么总是要跟我抢,害我从来没有好好地吃过完整的一杯。”她沮丧地说,心痛每次果冻杯里的黄桃总要被他吃走一块。

“哦。”

他忍俊不住,眼中盛满笑意。真是爱耍赖,明明每次都是她不好意思吃独食,才勉强给他吃一小小口。

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

行色匆匆的路人们边走边看着手中的早报。

超市的玻璃门被曙光照得晃眼。

马路边的女孩子双手高高举着一个超大的果冻杯,迎着阳光,晶莹的凝冻,新鲜的果肉,光芒诱人地在杯中游走。

白衬衣的男孩子一手拿着背包,一手轻轻拥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被过往的路人撞到。看见她盯着果冻兴奋得两眼放光的模样,他薄薄的嘴唇弯出好看的弧度。

红灯亮了。

行人们都站在斑马道边。

“将来等我们有了钱,我们就买好多好多的果冻来吃!好不好?”她兴奋地想着,把果冻贴在脸颊上,那样就真是太幸福了!

“好。”

“等我们有了钱,有很多很多的果冻,冰箱里全是果冻,抽屉里全是果冻,书包里也全是果冻,那我就分一半给你吃!”

“好。”

阳光洒照在纯白的衬衣上,纯净的光芒就像他唇边的笑容。

“啊……”她向往地叹息,黄桃果冻在掌心调皮地跳来跳去。“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有钱买那么多那么多的果冻啊……”

果冻……

迷人的果冻……

高高地,果冻抛在空中,阳光穿过晶莹剔透的凝冻,金灿灿的黄桃,弯弯的,新鲜的有淡淡的光泽……

她笑着将果冻高高地抛在空中……

忽然——

不知怎么,果冻落空了,轻快地落在地上。她俯身去拣,果冻杯碰到人行道的水泥边,轻快地蹦蹦跳跳向前面滚去。她着急地去追,身后好像有他呼喊她的声音,她随口应了声,着急地追着蹦蹦跳跳的果冻向前跑。

果冻仍在轻快地往前面跑……

她追过去伸手去抓它……

然而……

有什么不对了……

有尖锐呼啸而来的恐怖的阴影……

巨大的车轮……

蹲在地上,她抓住了果冻,怔怔地,她转头,看到了一辆巨大的卡车……

四周惊天动地的尖叫……

刺耳的刹车……

卡车巨大的阴影……

她怔怔地蹲在地上……

怔怔地……

似乎有一股冲过来的力量推开了她,看不清楚,只闻到淡淡的清爽的香皂味,这香味有点熟悉,那风筝般飞在半空的白色身影也有点熟悉,映着蓝天,轻轻飞扬的白衬衣,就像蔚蓝蔚蓝的天际中一抹淡淡的云丝……

那白色风筝的线……

恍若是一串鲜艳的血珠……

滴滴答答……

血珠清脆地敲落在柏油马路上,她怔怔地摔倒在地上,好像忽然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喧闹的世界。

汽车喇叭疯狂地鸣叫,人们的尖叫将耳膜刺穿,对着手机和电话狂喊,黑压压的人群慌乱地拥挤着只留出一片空地。

白衬衣的男孩子象折翅的天使般静静躺在空地中的血泊里。

那一大片湖泊般的鲜血……

血泊中,男孩子的脖颈似乎已无法扭动,他吃力地,眼睛吃力地转动,想要看向某个方向。

黑压压的人群从那个方向闪开一条窄窄的道。

一个女孩子怔怔地从人群中爬出来,她好像忘记了怎么走路,怔怔地望着那血泊中的男孩子,她怔怔地爬到他身边,然后,她开始发呆。

那一天。

清晨的阳光是金灿灿的。

柏油马路被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得反射出柔和的光泽,一辆辆汽车的挡风玻璃也折射出刺眼的金灿灿的亮光,马路边的林荫道,树叶闪动着金灿灿的微光。

所有的车辆混乱地挤在一起。

破碎的玻璃,亮晶晶遍地的玻璃,晶晶闪闪的玻璃碎屑映出金灿灿的光辉,世界忽然间宁静得再没有声音。

没有任何声音……

就像一场没有声音的梦……

一场梦……

她跪在地上。

是一场梦……

她呆呆地跪在马路中间望着他。

是一场只要醒来就会结束的梦……

那穿白色衬衣的男孩子静静躺在一片柔和的金色阳光里。

阳光金灿灿地照在他宁静的面容。

清晨的风吹动衬衣那洁白的衣角,他静静望着她,似乎想要对她微笑,似乎想要告诉她,不要害怕,他只是暂时有点痛,他会起来的,他没有事,他好好的。

晨风轻轻吹来。

她呆呆地跪在他的身边。

她不敢动他。

为什么他的嘴唇那么苍白,为什么会有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出来,为什么他还躺在地上不肯起来,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她已经害怕了却还要继续吓她。

“翌……”

她呆呆地伸出手指,呆呆地触到他的唇边,温热的,温热的血,染红她的指尖。

白衬衣被血染红,就像一朵晕染的花,越开越大,慢慢地,血红色的花瑰丽地开满他的胸口。他的面容那么苍白,而苍白的双唇静静弯出微笑,他对她伸出右手,手掌静静有些颤抖。

“……”

“求求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她呆呆地说,“我害怕……我很害怕……”

“……”

他的声音轻如耳语。

她哭了:“求求你……我很害怕……”

鲜血为什么要一直流,一直流血会死掉的是不是?她把手放在他流血的胸口,可是血从手指缝隙间涌出,拼命把手指并紧,但鲜血又顺着手掌的边缘流出。她哭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不能用力压他的伤口对不对,那样他会很痛。

她开始喊。

她狂乱地拼命地开始喊。

他凝望着她,眼底有痛苦和不舍,但唇边柔和的笑容却尽力将它们掩饰,鲜血渐渐染红雪白的衬衣。

吃力地——

握起她被鲜血染红的手,他的声音轻得就像树叶细细的沙沙声。

“……”

她听不到。

她跪在地上拼命地喊。

黑压压的人群,刺目眩晕的阳光,失控地,突然象噩梦般怎样拼命也无法醒来,她痛哭着狂乱地喊,耳边呼呼的风声,白花花刺骨的阳光,她象濒死的动物一样颤抖着大喊。

血,象河水一样静静地流。

血红的柏油地面。

就像她的喊叫一样血红而绝望……

风轻轻地吹。

她忽然不喊了,眼神变得空洞,双膝跪在地面,呆呆地望着血泊中宁静安详的他。他望着她,淌血的唇角弯出柔和的微笑,好像他一点也不痛,只是有点累,只是有话想要跟她说。

“……”

吃力地,他握紧她的手。

她屏息去听。

“……”

她听到了。

“……喜欢你……”

她怔怔地流泪,泪水静静滑下面颊:

“翌,我也喜欢你。”

他也听到了。

所以他唇边染上柔和的微笑,那笑容柔和得就如同从树荫静静洒落的阳光。

清晨有微微的风。

风轻轻地细细地吹来。

阳光灿烂。

树叶洒落光芒,明亮得有些刺眼。

黑压压的人群中。

短头发的女孩子俯下身,轻轻抱住他。她跪在柏油地面上,轻轻抱住血泊中的男孩子,她轻轻抚摸他的面颊,喃喃地,四周黑压压惊慌的人们全都没有听清她在说些什么。

男孩子的胸口轻轻颤抖。

躺在她的怀里,他开始轻咳,鲜血中带着泡沫涌出唇角。他嘴唇轻轻地颤动着,却听不见声音。

她更低地俯下身。

终于,听到他仍在轻轻地一遍一遍地说:

“……小米……”

她俯身抱紧他。

星芒般的泪水滴落在他苍白的嘴唇。

轻轻地。

他在她怀里轻轻地闭上眼睛,声音很轻很轻——

那一天。

风很安静,阳光很安静,柏油马路两边的树木很安静,红绿灯很安静,黑白条纹的斑马线很安静,一切都那么那么安静,安静得就像他轻轻的声音。

“……喜欢你……小米……”

阳光如水晶般透明。

鲜血,在柏油地面静静静静地漫延……

恍如宁静的天使,男孩子睡在女孩子的怀里,阳光仿佛给他周身晕染上了金灿灿的光环。

远处隐隐传来救护车的鸣笛。

女孩子轻轻将他抱得更紧些,风吹乱她细细绒绒的短发,白色的裙角浸满地上流淌的鲜血……

世界安静得……

从此没有了声音……

……

…………

高高的石阶上。

阳光灿烂刺眼得跟那天一模一样。

也是绿绿的树叶。

树叶也在轻轻地沙沙地响。

晶莹的果冻,梦幻的果冻,阳光下灿烂耀眼的果冻,满世界到处都是亮晶晶飞舞着的果冻,美丽七彩的气球,美丽七彩的果冻。

世界令人头晕地旋转。

台阶上的女孩子苍白得就如她身上的白色裙子。

金灿灿的黄桃果冻。

死死握紧在她的掌心。

听不到尹堂曜惊痛的呼喊,听不到广场上的喧闹,整个世界宁静地没有一丝丝的声音,宁静得仿佛在永远也无法醒来的梦里……

滴答。

滴答。

窗外飘起了雨。

秋日的雨带着宁静的味道,滴答,滴答,雨滴顺着屋檐打落在绿油油的树叶上,滴答,滴答,雨滴又从树叶滚落进泥土里。

医务室。

小米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面容苍白,嘴唇薄薄得没有一丝血色,细细的睫毛在昏迷中也不时轻轻颤抖,吊瓶里的液体静静流进她的右手腕,手腕处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尹堂曜趴在病床边。

他双手握住她的左手,背脊孤独地耸起,屋里有些阴暗,斜斜的影子在地上拉得很长。

她左手的掌心还握着那只黄桃果冻。

纤弱的手指紧紧握着它,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她掌心拿开。于是他握住了她的手,让她可以不用那么吃力,在昏睡的时候不再颤栗地发出动物哀鸣般的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

她的手指在他的掌心微微抽动。

几乎同时——

他屏息抬头望向她!

睫毛颤了颤,慢慢地,她睁开眼睛,眼睛里一片茫然和空洞,像是对发生的一切都浑然不知。

“小米!”

他低声喊她,用力握紧她的手指。

她呻吟,痛楚地皱眉,身子象小动物般瑟缩,手指想从他掌心抽躲出来。

尹堂曜连忙放开她:“我弄疼你了吗?”

她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只是怔怔地望着医务室的天花板,怔怔地仿佛在想着什么,然后,她怔怔地举起左手,望着掌心的那个果冻发呆。

果冻在昏暗的屋里依旧金灿灿地晶莹剔透。

半晌。

她望着掌心的果冻,轻轻微笑:

“你知道吗?”

“什么?”

“……果冻很好吃。”

她轻轻露出小女孩一样纯真的笑容。

尹堂曜怔住。

望着金灿灿的黄桃果冻,她纯真的笑容宛如天使:“……无论什么口味的果冻我都喜欢吃,真的很好吃呢。一直希望将来有一天,可以不用吃饭,天天都吃果冻,有很多很多的果冻能够让我尽情地吃……黄桃果冻是所有果冻里最好吃的一种,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它了……”

苍白的手指从果冻杯外轻轻碰触里面的黄桃。

她忽然静静叹口气。

手轻轻地松开,果冻杯轻快地跌落病床上,又从病床跌落到地上,蹦蹦跳跳地,轻快地,一路滚落到房间的角落。

她轻轻侧转头,眼神古怪地瞅着他,说:

“可是,我现在不喜欢果冻了。”

尹堂曜喉咙收紧。

“……你知道为什么吗?”

他说不出话。

“我啊……”她的眼神仿佛透过他一直看到遥远的远方,梦呓般地说“……我用果冻害死了一个人呢……”

“小米!”

他低喊,想要打断她。

“我害死了他……”躺在雪白的病床上,小米的声音静得就象窗外敲打树叶的雨滴,“……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他吗?……全世界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了……可是,我因为一个果冻……害死了他……”

“够了!”

尹堂曜霍然起身,背脊僵硬地挺直。

她的声音很静很静:

“你不知道啊……我有多后悔……他已经来到了这里,也许很快,他就会发现他的爸爸和哥哥其实都还活着……他其实马上就会变得很幸福了啊……他已经被保送上了研究生……他比所有的天使都要完美优秀……可是,我用一个果冻害死了他……”

她眼中没有泪,只有一大片的空洞和茫然:

“为什么……我会喜欢吃果冻呢……我不喜欢吃了……真的不喜欢吃了啊……可是……为什么就算我不喜欢吃了……他也回不来了呢……”

“不要再说了!”

尹堂曜喉咙里一阵灼烫一阵冰凉,他闭上眼睛,身子孤独而僵冷。

细细的雨。

为什么刚才还是阳光灿烂,如今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透明的雨,透明的树叶,风也是透明的,空气中有透明的清香。

病床上。

小米的嘴唇薄得透明,她静静躺在枕头上,目光里仿佛没有了灵魂,空洞地望着医务室的天花板,呼吸也轻轻的,只有手指微微的抽动才证明她还活着。

尹堂曜僵硬地站在她的病床边。

他想要抱住她。

可是阵阵冰冷的寒意冻僵了他的血液。

然后,他忽然很想要用力地抓住她的肩膀摇晃她!将她所有关于别人的记忆全都摇碎全都摇得一点也不剩,让她的记忆里只有他!只有他!再没有别人!

可是……

她象纸娃娃一样静悄悄地躺在那里,好像只要有风吹过去的力量,她就会破碎掉,完完全全地破碎掉。

“你——在为他伤心吗?”

喉咙里紧绷出来的竟然是这句话。

尹堂曜哑然失笑。

呵,他原本想说的是,他不会再去在意她的过去,是他错了,是他不该象小孩子一样任性,不该自不量力地想知道所有跟她有关的事情。可是,说出来的竟然是这么可笑的一句话。

小米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你……”他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顿了顿,声音又恢复冰冷,好像刚才只是错觉,“很爱他吗?”

她没有回答。

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慢慢地,泪水从她的眼角慢慢地滑落,浸湿在雪白的枕头上,印下潮湿的痕迹。

“既然这么爱他,为什么不去死?”尹堂曜抿紧嘴唇,“爱他爱得那么深,那你应该跟他一起死才对。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死?”

她闭上眼睛。

泪水从她的睫毛流淌而下,身子开始颤抖,一阵一阵的颤抖。

尹堂曜低下头,手指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水。望着那晶莹的泪珠,他握紧手指,指骨青白:“既然你如此爱他,那么,我又是什么?”

雪白的病床上。

她身子颤抖得就像濒死的动物。

“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他捏住她的下巴,手指僵硬得无法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道,“你说我不用象他,你说要我做回原本的样子,你说……你喜欢我,可是,你在我身上看的究竟是我还是他?!”

强烈的嫉妒中,尹堂曜捏紧她的下巴,她的嘴唇被他捏得撅起,泪水淌落进他的手心。他要让她痛醒,让她看着他,只能看着他,看清楚在她身边的,是他,而不是那个已经死去的人!

“说啊,我究竟是什么?!”

枕头被泪水浸得濡湿。

小米的面孔苍白如纸,睫毛上的泪珠湿亮。慢慢地,她睁开眼睛,望着床边站立的身子僵冷如冰的尹堂曜,眼珠静静地望着他,静静地,空洞地,一直望着他。

医务室里如此宁静。

滴答滴答。

透明的雨声。

泪水象小溪般静静流淌在她的两颊。

她空洞洞地望着他。

一种寒冷,失去了所有生命力的寒冷将尹堂曜紧紧地攫住!他的愤怒和嫉妒突然全都消失了。在她的目光中,他周身忽然感到一种恐惧,恐惧她的回答会将他打入无底的地狱,然后,就永远地留在那里。

窒息般的寂静。

她轻轻弯起苍白的唇角:“对不起……”

尹堂曜紧紧抿住嘴唇。

他深呼吸。

僵冷的双拳在身侧微微颤抖。

“对不起……”她的眼珠静静的,树叶上的雨珠晶莹地滴落,无声地落入泥土里,“……你刚刚说的……我没有听见……”

尹堂曜怔住,他觉得可笑,又笑不出来,耳膜轰轰作响。他不知自己应该是什么反应,就仿佛从可怕的地狱爬了出来,又仿佛随时会再突然坠落进去。

他凝视她。

她孱弱地躺在病床上,面容苍白,嘴唇苍白,好像随时就会消失,如此弱小的她,却偏偏将他的地狱和天堂握在手心。

恍惚间。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又问了一遍。

“对你而言,我究竟是什么?”一种缓缓的痛苦沉入血液,“我只是他的心脏,还是……”还是就算没有他,你也会喜欢我留在我身边……

尹堂曜继续没有说下去。

他忽然觉得一直追问这个问题很可笑。

其实,他是知道答案的,对不对?无论她做什么事情,无论她开心还是痛苦,一直都是只为了那个人。他只是一只口袋,她在乎的只是口袋里面的东西,而不是口袋本身……而且,就算知道了答案又会怎样,她就像毒药已经沁入他的骨髓,就算他死,她也永远不会消失。

可是——

他发现自己竟然在窒息地等待她的回答。

窗外飘着透明的雨丝,树叶沙沙响,一切都那么安静,病床上的她也安静地望着他,眼珠澄澈透明,静静地望着他。

良久。

她对他说:“我不知道。”

尹堂曜轻轻吸气,心脏轻轻抽痛,然而窒息的血液又开始缓缓地流淌。

小米苦涩地说: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没关系。”

他握起她的左手,勾起唇角淡笑,嘴唇有点紫白。

“是我问错了。”

看着他这样的笑容,她心底一阵难以忍受地撕痛。想了很久,她咬住嘴唇:“我无法分清楚……我也不想再分清楚……哪部分是翌,哪部分是你……”

他望着她。

她苦笑:“很糟糕是不是……”

“为什么不想分清楚?”尹堂曜凝视她,“你一直都很清楚,你喜欢的是那颗心脏,而不是我,不是吗?”

她的嘴唇动了动。

苍白着面孔,她想说什么,然而眼珠静静地染上雾气,终于什么都没有说。

凝望她每个细小的表情,尹堂曜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

“你想说什么?”

“我……”

“……”

“……”

“告诉我,你会永远喜欢他吗?”

她右手手指收紧,紧紧扭住雪白的床单,心口被堵得喘不过气,在他痛苦脆弱的目光下,她的心也阵阵撕痛。

“是。”

可是,她还是这样回答了他。

他的嘴唇骤然褪去了所有的血色,骇人的紫白却让他的面容奇异得有种惊心动魄的俊美。死死盯着她,他眼底的光芒消失,如同漆黑的夜里没有一丝光亮。

她以为他会转身离去。

但他僵硬冰冷地坐在病床前一动不动。

那一刻。

她以为自己会在他的沉默中死去。

然而。

尹堂曜忽然淡淡地说:

“因为喜欢他,所以你也会喜欢我,是吗?”

她惊怔。

他的笑容很淡:

“因为喜欢他,所以你也永远不会离开我,是吗?”

闭上眼睛,睫毛在苍白的面颊上颤抖,不能再看他,她的心撕痛得仿佛要裂开!

“是吗?”

他固执地又问一遍。

小米咬住嘴唇。

尹堂曜用力握紧她的手,一种沉痛从他的掌心传入她的体内:

“是吗?”

这最后一丝的痛终于压垮了她的神经!

她低喊说:

“是!”

窗外透明的雨。

太阳竟然悄悄又爬了出来。

从绿油油的树叶缝隙间,可以看到一道美丽的彩虹,七彩的弯弯的彩虹。东边下着细雨,西边是金灿灿的阳光,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尹堂曜轻轻将病床上的小米抱进怀里,将下巴放在她细细绒绒的短发上,他低声说:

“谢谢你……这样就已经很幸福……”

深秋了。

枫园的山路上满是朱红橙黄的枫叶。蔚蓝高远的天空,丝丝白云,银杏金黄,枫叶鲜红如血,在秋风里飒飒作响。弯弯的山路在秋日阳光的照耀下,美丽迷人得就像在童话的世界中一般。

宿舍里。

戚果果好奇地边吃苹果边打量正在通电话的小米。她靠在窗边,眉宇间有轻轻的笑意,低低地说话,不时点头,这样说了有十几分钟,然后她怔怔望着电话,一会儿才将它放下,开始望向窗外遥远处的东湖发怔,脸上有种难以言述的表情。

“是尹堂曜吗?”戚果果咬一口苹果,含糊不清地问。

小米怔了怔,转身说:“嗯。”

“呵呵,我就知道!每天都会打好几个电话来,一打就好久,不是尹堂曜还会是谁呢?”戚果果得意地说,想了想,她又挥挥手中的苹果,说,“不过,他最近变得很好哦。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有脾气,可是都不会随便发怒了,反而让人觉得酷酷的很帅。”

小米对她笑了笑。

她走回自己的桌子,坐下,翻开正看了一半的书。

“小米……”

“嗯?”

“你很喜欢尹堂曜对不对?”戚果果凑过来,眨眨眼睛。

小米翻动书页的手指紧了一下。

“说实话啊,刚到圣榆那段时间你就对尹堂曜那么好,我也觉得很奇怪呢,又为他写论文,又为他跑万米,又为他跳进喷泉池,真的真的是很奇怪!而且他那时候蛮恶劣的,所以同学们觉得你有点……嗯……要么就是脑袋有问题,要么就是有什么企图……”戚果果笑呵呵地说,“不过现在大家都不会这么想了,尹堂曜真的变化好大,如果不是你对他的爱感动了他,他怎么会象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呢?所以你应该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他,对不对?应该是一见钟情吧……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吗?”

小米怔怔地看着她。

“说嘛说嘛,”戚果果把剩下的苹果放到一边,兴奋地问,“我都没有恋爱过呢!恋爱中的情侣都会象你们一样幸福吗?”

“幸福?……”

“是啊,你不知道你们看起来多幸福呢!”戚果果眼冒红心向往地说,“上课的时候坐在一起,尹堂曜又高又帅,你娇小可爱,画面比少女漫画还要漂亮;下课的时候尹堂曜帮你背着包包,用胳膊搂住你的肩膀,那么呵护,哇,多少女生在你们身后羡慕啊;前天早上你没有吃早饭就去上课,我告诉尹堂曜以后,他旷了半节课出去买了一堆好吃的给你,而且,而且他竟然还跟老师道歉,天哪,虽然态度还是有点凶巴巴,不过真的超级迷死人不偿命哎!”

小米听得呆住了。

戚果果越说越兴奋:“最浪漫就是你们彼此的眼神!”

“……”

“尹堂曜望着你的那种眼神,啊,该怎么形容呢……”戚果果困难地想,“漆黑,但是闪亮,见到你就像见到一道光,可是,好像还有点……有点……有点怕你……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啦……就像是怕你会不开心,怕你会觉得不幸福……你知道,以往那么嚣张的尹堂曜忽然这么紧张一段感情,让我们这些在旁边看的人都快被他迷死了啊……”

小米轻轻咬住嘴唇,心里象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

“而你看尹堂曜的眼神……”戚果果调皮地偏头打量她,拍手笑起来,“对!对!就是这个表情!……小米,你最近很爱发怔哦,经常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想,可能尹堂曜就是害怕你这样发怔吧,每当你默默出神,他虽然不说话也不打扰你,可是就是会有一股好像是痛苦的气息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为什么她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过。

“不过,当你看尹堂曜的时候就不一样了哦。”戚果果拿回苹果继续咬着吃,“你的眼神总是很温柔的,嗯,非常温柔,好像只要为了让尹堂曜开心你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的那种温柔。啊,没错,就是这会儿你的这个表情……”

“我……”

“呵呵,你爱惨了尹堂曜,对不对?”戚果果得意洋洋摆出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

“……”

“好在尹堂曜也爱惨了你,否则,你可就吃亏啦。”

小米低下头,从窗外吹来的风将桌面的书页轻轻翻动,她的心也仿佛被吹得轻轻翻动起来,一股酸涩至极的感觉令她的胸口涨满。

宿舍楼外隐隐的东湖。

蓝色的湖水与蓝色的天空连成一片。

“可是,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快乐呢?”戚果果不解地打量她,皱眉,“你喜欢尹堂曜,尹堂曜也喜欢你,那你们应该很幸福才对啊?你为什么经常呆呆地出神呢?”

“……”小米不知道该说什么。

“咦,是不是为了生日?”戚果果睁大眼睛。

“生日?”

“是啊,后天不就是你的生日吗?”

“哦……”小米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是啊。”

“你是不是在担心尹堂曜会忘了帮你庆祝生日,而你又不好意思去提醒他?”

“不是的,我……”

“放心啦!”戚果果大力安慰她,“虽然尹堂曜以前很粗心,不过我觉得他一定不会忘记你的生日的,一定会送你很特别的生日礼物的!”

“果果……”

“相信我啦!”戚果果用力拍拍她的手,信心满满地说,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于是小米也不再说话了。

她微笑着坐桌边,听戚果果兴高采烈地讲述自己各种各样浪漫的分析和预测,宿舍里充满了热闹而欢快的声音。

宿舍窗外是连到天际的东湖。

东湖的水在深秋的风里轻轻荡出细细的波澜。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