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韩流青春
  3.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4.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

下午。

老师背过身去在黑板上写着字,国贸二班的同学们静静做着笔记。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打瞌睡,教室里非常安静,只是窗外飘落一片一片的落叶,有沙沙的声音。

小米坐在第一排。

她不时看向黑板,不时轻轻翻动书页,手中的笔不停地写着,好像要将老师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

戚果果怔怔地看着她。

这段日子小米瘦了好多好多啊,她苍白得像一缕轻飘飘的魂魄,仿佛只要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得无影无踪。如今,小米每天都来上课,白天在教室里看书、做笔记,晚上到图书馆接着学习,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到宿舍,就算回到宿舍也依然是看书温习功课。她常常半夜醒来时,见到桌上的台灯仍是亮着的,小米瘦弱的剪影投在墙壁上,呆呆的,长时间地,一动不动。

戚果果怔怔地又转头向教室后面看去。

教室的最后一排,靠窗户的座位上没有人,桌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灰尘里有几只手指印,可能是谁想要打开窗户时无意中落下的。深秋阳光里轻轻飘荡的灰尘,淡淡的手指印,空落落的座位,忽然间有种黯然神伤的感觉。

戚果果长久地发起怔来。

所以。

她没有注意到望着黑板的小米也同样在发怔。

手指怔怔地握住笔,面容苍白透明,望着黑板,望着黑板上老师飞快地写出的字,小米怔怔地坐着,眼睛空洞而没有焦距。

树叶在窗外轻轻地飘。

阳光斜斜照在呆呆坐着的小米身上,影子拉长在地上,世界宁静无声,只有轻轻的风,只有轻轻的落叶。

所有的课结束了。

老师走了。

同学们走了。

戚果果喊小米吃饭回宿舍。

她笑着摇头,说前一段时间拉下了很多功课必须补上。于是戚果果把自己的笔记本全部给了她,然后无奈地走了。

空荡荡的教室里。

只有小米独自一个人在看书。

她低头看书。

阳光渐渐从明亮转为金黄。

渐渐的,金黄的阳光,晕红的晚霞,一排排空荡荡的座位,她怔怔地看着书,金黄晕红的光芒将她周身包围住,短发细细绒绒地仿佛闪着无数柔和的星星。

光线越来越暗。

校园广播的音乐声开始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回荡。

书页上的字渐渐有些模糊。

她怔了怔,终于慢慢将书合上,收拾起笔和本子进书包里。站起身子,漫天霞光中,她不由自主地怔怔向教室的最后一排看去。

窗棂上。

一只鸟儿啾啾拍打着翅膀。

空荡荡的桌子。

灰尘的颗粒在绚烂的晚霞中飞旋。

静静的。

空荡荡一排排的座位,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了。

门轻轻关上。

走廊里也充满了美丽的霞光,温柔如醉,和着夕阳的金辉,广播里的音乐轻柔地响着。

小米低头默默地走。

忽然——

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前面。

她抬头。

修长的双腿,修长的身材,白色的衬衣,唇边柔和的微笑。绚烂霞光里,裴优微笑着摸摸鼻子,对她说——

“嗨。”

林荫大道上圣榆的学生们来来往往。道路的左边是篮球场,每个球架下都有男生们在打篮球,女生们聚在一起高声呐喊加油。道路的右边是一个小小的树林,树木挺拔高直。有的树是四季常青的,枝叶郁绿丰茂,有的树上叶子早已全部金黄了,风一吹,沙沙地一阵一阵飘落。树林中,有些长长的木椅,一些学生远远看着对面篮球场里的比赛,一些学生在低声谈笑,几对情侣在喃喃细语。

地面上落满了金黄的树叶。

静静的长椅。

校园广播的喇叭在篮球场边,跟热血沸腾的运动的场面很不搭调,竟然轻轻唱着一首淡淡忧伤的歌。一片金黄的叶子在小米手里怔怔转动,她的嘴唇单薄而透明,裴优静静凝视着她,不想去打扰她,仿佛只要轻轻的一句话,就会使她重回到成阿姨刚离开那段日子的悲伤里。

霞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筛落。

安静柔和地洒在长椅中他和她的身上。

过了好久好久。

她的手指怔怔捏紧落叶金黄的叶柄。

“他……还好吗?”

“还好。”裴优轻声说,“凡是护士拿来的药,他都会吃掉,不再拒绝医生的治疗,也不再发脾气。”

“那很好。”她低下头。

“可是,他变得很沉默。”裴优顿一顿,声音里有轻轻的叹息,“有时候,我倒宁愿他象以前一样发脾气,任性不配合治疗,虽然很棘手,但是你可以感觉到他。而曜现在……沉默得好像一切都无所谓,沉默得好像他已不存在……”

她的手指僵住。

静静地。

校园广播里在飞舞的落叶中沙沙低唱着忧伤缓慢的歌曲。

裴优的眼底有淡淡的沉痛:

“为什么不去看他?”

她的身子也僵住。

裴优轻轻地说:

“你应该知道曜想见你。”

她的脸色苍白了,怔怔望着远处篮球架下奔跑着的男孩子们,金黄的落叶在她的手指间轻轻颤抖。

他望着天空中飞舞的落叶,笑容很淡很淡:“你真的喜欢上曜了,是吗?所以你接受曜的订婚,并不完全是为了小翌的心脏,所以当曜的心脏停止跳动时,你会那么害怕和恐惧。”

心底的酸涩令她的胸口堵得有些窒息,手指僵硬,“啪”地轻响,落叶的叶柄断了,颤抖着飘落到长椅的下面。

裴优静静地说:

“小米,有些人已经走了,可是,有些人就在你的身边……知道吗,我很感谢你,真的很感谢你如此喜欢着怀念着小翌……只是,小翌会难过吧,如果他在天国能看到你……”

校园广播的音乐从篮球场静静飘过来。

他和她静静坐着。

满天的霞光,晕红的天空飞舞金黄色的落叶,沙沙地响,地面和长椅上都落满了金黄金黄的树叶。

“走了,就可以遗忘吗?”

晚霞的余晖映入她的眼底,有静静的忧伤。

“那样的喜欢过一个人,可是,当世界里再没有他,就可以将他遗忘吗?就可以快乐地生活在别人的身边,将他遗忘,或者只是偶尔想一想……天国的他就会很开心吗?他真的不会伤心吗?……”

嘴唇苍白透明,她眼珠空洞地看着裴优。

“都是骗人的啊……”

“小米,爱是什么?”

晚霞里的长椅上,他静静望着灿烂美丽的天空。

“……”

他笑一笑:

“爱是幸福啊。因为爱着一个人,所以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可以为她去做。想要她幸福,想看到她的笑容,当她觉得幸福的时候,也是爱她的人最幸福的时候……被她忘记了,不在她的眼睛里了,是会失落啊。可是,如果她从此不再快乐,那已经走了的人又如何会快乐……”

她的手指怔怔地收紧。

“珍惜你的爱,更珍惜你的幸福。看着你幸福地活着,能够有人象他一样地爱你,纵使失落,也会微笑,也会感到幸福啊。”他轻轻地说,“小翌就是这样的吧。”

傍晚的风轻轻吹过,他望着晚霞的天空,天空中的云朵染着金灿灿的晕红,透出绚烂的光芒,正如天使美丽的翅膀。

落叶沙沙地飞舞。

他的体内缓缓流淌着与小翌同样的血。

夕阳西下,晚霞渐渐散去,那天空中最后一抹凄艳,美丽得令人无法呼吸。她沉默地坐在长椅里。又一片金黄的落叶轻轻飘下,静静落在她单薄的肩上。

望着她苍白颤抖的侧影。

他淡淡微笑,为她取下飘在肩头的落叶,轻声说:“珍惜身边的人,心里永远记着那些爱你的人,然后,让自己幸福地活着。”

落叶翻飞。

金黄灿烂的傍晚。

他无声地走了。

长椅里。

只有她静静地坐着。

静静地坐着。

泪水缓缓缓缓地流淌下来。

当太阳在东方升起时,又是新的一天。洒水车在林荫大道上缓缓开过,透明的水珠被曙光照耀出晶莹的光芒,地面湿润清新,空气里有落叶和泥土的味道。树林里渐渐传来圣榆的学生们读英语的琅琅声,打篮球的声音又开始响起,林荫道上不时跑过晨运的学生,已经有学生边吃早餐边向教学楼走去了。

金黄色的大树下。

长椅中。

小米怔怔抬头望着天际的曙光,然后,她拿起书包,脸色惊人得苍白,就像一缕游魂,慢慢地走上林荫大道,在千万缕金色的阳光中慢慢地走着。

林荫道上学生们来来往往。

小米慢慢地走着,她有些恍惚,脑中仿佛白茫茫一片钝钝的,什么都想不太清楚,一切都是纷乱的,是不知所措的,是心痛的。

洒水车轻轻洒出哗哗的水声,路边的喷泉里溅出高高的水花,曙光中清澈透明,深秋的清晨有些寒意,树叶仍旧金黄黄地飞坠飘舞在空中。

忽然。

她怔怔地停下脚步。

远处茂密金黄的银杏树下,有一个女人正站在那里。优美的身材,黑色的套裙,颈上一串柔和的珍珠项链映得她肌肤晶莹透明,满树金黄的树叶,她美丽的脸上却没有表情,冷冷的双唇竟隐隐透出一股煞气。

小米身子怔住,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是整夜无眠使她产生的幻觉。

这时,尹赵曼也看到了她。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

尹赵曼冷冷望着小米,向她走来。林荫道上的学生们纷纷行注目礼,很少亲眼见到如此高贵美丽的女人,虽然似乎有点冷艳,但高傲不可逼视的气势更加令得众人惊叹。

小米怔怔地望着她。

身子已经僵硬不会动弹,她脸色苍白地望着尹赵曼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脑中一片空白,胸口被慌乱堵得满满的。落叶轻轻飘下。尹赵曼冷冷站在她的面前盯着她。

人来人往的林荫道。

尹赵曼冷冷地盯着她。

小米的嘴唇颤了颤,她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怔怔地望着尹赵曼,苍白虚弱得就像一抹游魂。

尹赵曼冷冷地高高举起手——

“啪——!!”

一记重重的耳光摔在小米脸颊上,她顿时耳膜轰轰巨响,半边身子痛得麻掉,脑袋被重重打得侧过去,她颤抖着险些跌倒在地上!

“啊——”

惊呼从林荫道上响起。

女生们吃惊地捂住嘴巴,想不到居然在校园里看到这样暴力的场面。有些男生想冲过去,但是,当他们看到被打之人只是怔怔的受着没有反应时,禁不住也停下脚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洒水车轻轻地从林荫道开走。

小米被打得侧过脸去,脸颊上通红的掌印,火辣辣地迅速就肿了起来。她站着,颤抖着垂下睫毛,最初的剧痛过去,她竟再也感觉不到痛,只是心底的黑洞被撕扯着,乌溜溜地淌出血来。

尹赵曼握紧手指。

她面无表情,目光冰冷而倨傲。

“到医院去。”

她对小米说。

不,那不是说,而是命令。

小米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她脑中混沌的空白,颤抖着,眼底满是惊慌和茫然。

“今天、现在、就到医院去!”

尹赵曼冰冷地说,声音里透出一丝恨意。她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真的没有去看过曜,曜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等这个女孩子,而她竟然真的再没有踏进过曜的病房。

曜越来越沉默。

虽然他吃药,不再拒绝治疗,可是,沉默的他仿佛已经死了,呼吸只是他的身体。病情越来越严重,任院长说除非到国外接受治疗,否则很难再拖多久。

她恨这个女孩子。

她永远不会原谅这个女孩子。

可是——

她不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在沉默和孤独里死去……

林荫道的树木沙沙地响。

风比昨天大。

漫天狂乱地飞舞起落叶和灰尘。

金黄的银杏叶。

凌乱地旋舞着飘飞。

小米慌乱地摇头,她不知所措,脑袋剧痛着让她无法想清楚任何问题,她微微后退,慌乱地摇着头,她后退,白裙子被风吹得凌乱地飞扬,她颤抖着一步一步向后退。

尹赵曼瞳孔收紧,声音更加冰冷。

“你不想去吗?”

小米颤抖着慌乱地摇头,她颤抖着后退,仿佛她只是一抹游魂,而风可以穿透她的身体。

“如果因为我以前说过的话,”尹赵曼冰冷傲慢地说,“我可以收回来。”

“不……”

泪水缓缓流下小米的面颊,嘴唇苍白而颤抖,她惊慌不知所措,多给她一点时间,再多给她一点时间,她的脑袋太痛无法去想任何东西。

尹赵曼看着她。

满天飞舞金黄黄的落叶,轻快地,没有烦恼地,无忧无虑地,飞舞着。

尹赵曼冷漠地看着她。

然后。

她弯曲双膝。

跪了下去。

跪在小米的身前。

那天,圣榆的林荫大道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遍地金黄的落叶。

尹赵曼跪在地毯般的金黄落叶上,她美丽的面容有淡淡的悲伤,跪在小米的身前。树叶静悄悄地落下。她静静跪在小米身前。

从曜生下来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个孩子将会如他的父亲一般死去。于是,她没有给他很多的爱,也很少陪在他的身边。只要不爱他,那么当他死的时候,应该就不会那么心痛吧。她一直这么认为。

可是,她错了。

同样的心痛,甚至是加倍的心痛。因为她亏欠了他,她亏欠了自己的儿子那么多的爱……

落叶纷飞。

小米惊恐地苍白着面孔扑过来。

她颤抖着惊慌地跪下。

跪在尹赵曼的身前。

她拼命想将尹赵曼扶起来,可是颤抖的双臂让她使不出力气。她惊慌地哭着跪倒在尹赵曼身前,连声哭喊着:

“对不起,我去……我去……”

金黄色的曙光。

惊呆的人们。

林荫道两旁金黄的银杏树。

纷纷的落叶。

深秋了啊。

清晨,医院的草坪上没有人,草尖闪着一点露珠,闪闪亮亮的。曙光照在露珠上,七彩的小小光芒闪啊闪,一直闪进那间病房的玻璃窗。护士为难地看着窗边的尹堂曜,医生要求他必须绝对的静养,可是他却每天都站在窗前,好像在等什么,又好像不在等什么。她想去劝阻他,但他身上那种寒冷的沉默令她总是心生畏惧。

护士无奈地离开了病房。

屋里就只留下沉默地站在窗边的他。

他沉默地望着楼下的草坪,脸色有些苍白,嘴唇有些虚弱的淡紫,但鼻翼的银色天使却映得他的面容奇异得有种柔和的俊美。

苍白的手指握着窗边的栏杆。

他沉默而安静。

静静望着楼下空空荡荡的草坪,他长久地沉默着,高高的身子站在窗边,似乎什么也没有在想,什么也没有在听。他已经不再象以前一样去想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也不再会去听病房的门是不是在轻轻地被推开。他只是沉默着,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

所以,当病房门被推开的时候。

他没有听见。

阳光从窗户强烈地射进来,站在病房门口的小米有些眩晕,她眯上眼睛,脑中仿佛有无数金星飞闪而过。不知怎么,她的腿忽然也有些颤抖,就好像来到了一个原本她不该闯入的地方,而一切都是因为她莽撞的闯入而改变了模样。

尹堂曜站在窗边。

他背对着她。

阳光金灿灿地闪耀在他周身,明亮得令人睁不开眼,明亮但冰冷,一种沉默的冰冷,仿佛他和她已经不在一个世界的冰冷。她的心骤然紧缩,他身上那金灿灿的阳光跟翌离开的时候如此相似,相似得让她忍不住阵阵寒噤。

她呆呆地望着他。

忽然发现,他的头发已经从亚麻色染回了黑色,初见他时他身上那种桀骜不逊任性嚣张的气焰也已经消失了,他的背影只是沉默而冰冷,只是孤独而寂寞。

于是,她的心忽然又痛极了。

当尹堂曜慢慢转过身来时,一阵风轻轻从门口吹来,他看到她站在那里,不知站了多久。她呆呆地望着他,好像已不认识他,眼神轻轻的,似乎哭过,有些泪水的痕迹,那眼眶的红肿让他的手指在身侧收紧。

他默默望着她。

就像千百次同样的梦境而每一次都只不过是梦。

风轻轻吹动病房的门。

他的手指僵硬地收紧在掌心,轻轻的刺痛,这刺痛和她眼底渐渐流露的脆弱使他终于相信了,于是,他的身子开始僵硬而颤抖。

“你……”

他的喉咙微微沙哑,眼底闪过一阵惊心动魄的火花,然后,慢慢地,却又有些寂寞。

窗外飘舞着落叶,清晨的阳光从落叶的曼妙舞姿间洒照进来,空气中有深秋的味道,凉凉的,清爽的。

尹堂曜半躺在病床上。

他望着她,眼底有一丝痛苦,轻轻地,他伸出手指抚上她的面颊,指腹轻轻抚摸那红肿的掌印,心痛地说:

“有人打你了吗?”

小米顿时惊慌,她捂住脸,用力摇头努力微笑:

“没……没有……”

他凝视着她,突然想起垂泪守了他一夜的母亲在黎明时分冲出了病房再没有回来。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啊,所以她才会来,所以她并不是终于想起了他。他的眼神渐渐黯淡,有些沉默。

过了很久。

他静静望着她说: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才发现,其实我对你很糟。”

手指揉上她的额头。

“我总是敲你,不管高兴还是不高兴,都喜欢敲你。看着你哀哀叫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觉得很开心。”他淡淡地笑,“是不是经常把你敲得很痛,但是你又不敢说呢?”

他的手指那么轻柔地揉着她的额角,她的心轻轻地开始颤抖,黑白分明的眼珠染上一层薄薄的雾气。

“我说自己不计较,但是却计较得要命,只要你微微出神,就会恨不得拼命将你抓回来,让你只看我、只想我,所以总是把好好的气氛搞得很糟。”

尹堂曜苦笑着说,轻轻地,手指从她的额头滑落。

“所以……”

他凝视她。

“……你不再想见我,是吗?”

太阳已完全升起。

阳光淡淡地洒照进病房,雪白的墙,雪白的天花板,淡淡的两个人影在地面上拉长。

小米抬头望着他。

她的眼珠静静的,薄薄的雾,湿亮湿亮地望着他:

“对不起……”

一滴泪水从她的睫毛滑落。

尹堂曜被触动了,他前倾身子,又想伸手为她拭去泪水,可是,手指停在半空,良久,他又怔怔地收了回来。

“为什么,你总是说对不起?”

“我……”

“……”

“很想很想你……但是……”睫毛被泪水染得湿润黑亮,她轻轻颤抖,“……不敢见你……”

一阵沉默。

他的眼睛也有些湿润:

“那么,你那天说的是真的吗?”

更多的泪水无声地滑落,颤抖着,她轻轻点头。

他微笑了。

他对她微笑,微笑得就像一个稚气的孩子。只要她真的喜欢过他,那样,就足够了。跟她的相遇,就像天使赐予的礼物,如果没有遇到她,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快乐、幸福和悲伤吧。

“谢谢你。”

他对她说,唇角染出浅紫色的微笑。

然后他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望着她,好像以后再也不会见到她似的望着她。

时间慢慢溜走。

病房里寂静得只能听到他和她的呼吸。

小米努力将所有的泪水收回去,深呼吸,露出笑容对他说:“听说国外医学有了最新的发展,你的病应该可以治好,是不是?”

“有什么关系呢?”他静静地说。

她怔住。

“就算治好也最多只能维持一两年的时间,随时都会死去,在世上的时间长一些或是短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的母亲很爱你。”

他淡淡勾起唇角:“我知道……但是,她还那么美丽……如果我离开,她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她惊愕地僵住,然后,一阵沉痛让她的声音也开始颤抖:“你在说什么……你知道那种痛苦吗?你知道那种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去却无能为力的那种痛苦吗?……就好像整个心被挖走了,就好像整个世界坍塌掉了……那种痛苦和伤害,是以后再多的幸福也无法弥补的……”

尹堂曜沉默地望着她。

“所以,你永远不会忘记他。”

他的语气很淡,淡淡的仿佛那句话与他无关,已经没有什么可在意的了,那种寂寞和淡然就像一把冰冷的锤重重砸在小米的心上!

她害怕了。

她真的害怕了。

她忽然明白了裴优和尹妈妈的恐惧,同样的恐惧让她周身发抖,这一刻,她宁可他象以前发怒和咆哮,那至少证明他还活着。如今这个淡淡的他却仿佛距离她很远很远。

阳光淡淡从窗外照来。

她颤抖着仿佛深陷在巨大的恐惧中,问他:

“该怎么做?”

他很安静,似乎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抓住他的胳膊,仰起脸,泪水扑簌簌掉下来:“该怎么做,你才会好好地活着?”

“你在意吗?”他轻声问。

她拼命点头。

泪水滑过她的面颊滴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不要哭……”他终于还是轻轻伸出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你不用内疚,就算没有遇到你,这种病也会让我早早地就离开。”

唇角勾出淡淡的微笑,他仔细地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真的很开心能够遇到你,这样,即使到另外一个世界,也有很多可以反复想起的回忆。”

“不是内疚!”她哭了,心里翻绞着阵阵疼痛,“如果只是内疚,我可以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地留在你的身边,就像以前一样,我可以骗你,我可以装得好好的。但是……”

尹堂曜凝视着她。

她流泪说:“我喜欢上了你……”

嘴唇淡紫得惊心动魄。

他轻轻屏住呼吸。

苍白的手指僵硬发抖。

“因为喜欢上了你,所以再也假装不下去,如果我心里一直有他,永远都忘不了他,如果我带给你的只是伤害,不断地伤害你,”星芒般的泪水,她哭着说,“那我怎么可以跟你在一起。”

他抱住她。

轻轻地抱住她。

将她整个拥入他的怀中,尹堂曜轻轻吸气,在她细细绒绒的短发上,他闭紧眼睛,心底涌满滚烫的血,喉咙阵阵发紧,半晌才能沙哑着说出话来:

“小米,你知道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所以我不在乎你心里是否还是别的男孩子……只要你跟我在一起……就会很幸福……”

他轻轻地抱着她。

她的身子在哭泣中轻轻颤抖。

他抱紧她,痛苦地说:

“可是……我终究会死去啊……也许很快就会死去……有时候,想要不顾一切将你留在我的身边……有时候,却又觉得应该让你走……那样,当我死去的时候,你就不会难过了……该怎么做……究竟该怎么做……”

她挣扎着抬起头,眼底闪动着泪水的星芒:

“不要死……”

他痛苦地屏息望着她。

闪动着星芒的泪水在脸上漫延,她用手背将它们擦去,然后,努力弯起唇角,对他微笑:

“拜托你……好好地活着……”

尹堂曜屏息凝视她,双唇淡紫淡紫,沙哑着声音说:“如果,我求你留在我的身边,再不离开呢?”

“那样,你就会好好地活着吗?”

“如果是……”

她凝视他,眼底闪过脆弱而复杂的感情,唇边的微笑有些苍白透明,静静地,她对他说:

“好。”

“真的吗?”

湿润的光芒在他眼底隐隐闪动。

“真的。”

她轻轻地说,眼底也有湿润的光芒,然而,她还是在努力地微笑,不让睫毛上的泪水滴落下来:“我会和你在一起,当你活着和你在一起,当你离开也和你一起离开。”

尹堂曜的身子僵住:“不……”

“如果我爱的人们都会比我先走,那么,我宁愿走在他们的前面。”她静静地说。

尹堂曜的身子僵硬,他怔怔地望着她:“可是,我想让你好好地活着……”

“我也想让你好好地活着……”她也怔怔地望着他。“和你在一起,就会更深地喜欢上你啊,如果你也走了,那么,怎么样才可以好好地活着……”

鼻翼的天使闪出银色痛苦的光芒。

他沙哑着说:

“那么,等我走了就忘记我好了。”

小米笑了笑,笑得傻傻的有些恍惚,雪白的床单上,她手指间的小小钻石闪了闪,闪得也有些恍惚。

阳光千缕万缕。

病房里充满着阳光。

金灿灿的。

明亮而带着淡淡凉意的阳光。

尹堂曜望着她,面容愈来愈苍白,淡紫的嘴唇脆弱地抿着。

他忽然说:

“你走吧……”

她呆呆地怔住,好像听不懂一样地望着他。

“你走吧,”他轻轻又重复了一遍,“我不要你在身边了,你走吧……”声音很轻很轻,仿佛是从寂寞的心底回荡出来的,在雪白的病房里,一层一层地回响。

“我走了,你会死吗?”

小米呆呆地问。

“我喜欢你。”

尹堂曜沙哑着回答她。

“因为喜欢我,所以你不会死。是吗?”

“……是。”

“好,那我会等你。”

“等多久?”

“只要你不死,我就一直等下去。”

“……如果,我死了呢?”

“那我就不等了。我会忘记你,无论在天国还是地狱,我会彻彻底底地忘记你,一点关于你的记忆也不会有。”

“……为什么?”

“因为我会恨你。”她静静地说。

静静的阳光。

窗外金黄色飞舞的落叶。

蔚蓝的天空。

病房的地面上映出两个怔怔的身影。

尹堂曜嘴唇淡紫淡紫,他眼神幽黑,轻轻握住她冰冷的手指,将她的手握在他的掌心,握得很紧很紧。

小小的钻石在她指间闪耀。

也就闪耀在他的掌心。

他望着她。

她也望着他。

静静地,病房里再没有声音,只有那小小的银色天使,在他的鼻翼炫目出晶莹通透的光芒。

深秋。

窗外的树叶全都黄了。

楼下医院的草坪上也落着金黄的树叶。

淡淡的风。

灿烂明媚的阳光。

裴优静静坐在草坪边的长椅里。

树上的叶子快要落完了,一片金黄的落叶随风轻轻飘落在他的膝上。他修长的双手拿着一只白色的布偶天使,天使的翅膀不知是用什么材质做成,恍若是水晶,薄如蝉翼,晶莹剔透。

他出神地望着它,在想着什么,眼底有柔和的光芒,宁静的唇角也带着淡淡如微风的笑意。

不知什么时候。

有人坐到他的身边。

成媛也不说话,只是静悄悄地望着他,直到良久之后他转头看她,才笑着对他打了个招呼:“天气多好啊。”

“怎么没去上课?”

成媛深呼吸:“天气这么好,忽然就想旷一下课。从小到大,这还是我第一次任性地旷课呢。”

裴优微笑。

他没有再说话。

阳光反射在医院大楼的玻璃上。

白花花刺眼的光线。

他手中的布偶天使也闪出晶莹如水晶的光芒。

成媛低头看着他手中的布偶天使,说:“那天小米的生日,你其实准备了礼物送她,对吗?”

他怔了怔。

“既然准备好了礼物,为什么不送给她呢?”她低声说。

他的目光又静静落在手中的布偶天使上,又有些淡淡出神,天使透明的翅膀折射出一些晶莹的光芒,映着他唇边的微笑温柔得如同从树荫洒落的阳光。

“你喜欢小米,是吗?”她凝视他。

裴优宁静地起身。

他离开了长椅。

长椅里,成媛怔怔望着他,她以为他会说些什么,可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静静地离开,走进了医院大楼。

落叶静静从天空飘舞而下。

金黄色的阳光。

金黄色温暖的世界。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