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玄幻奇幻
  3. 天尊萌萌哒
  4. 第599章 决战前夕

第599章 决战前夕

作者:

转向夜惊羽,林云曦伸出白皙手掌,夜惊羽猛然觉得一股致命危机降临,身形瞬间化为一道黑色虚影穿过无数空间障壁消散无形!

“想走?没那么容易!”

林云曦猛然伸出白皙手掌,一座仿佛穿透重重空间的无形透明坚固牢笼浮现,里面有一段漆黑规则之力锁链疯狂飞舞冲突,最终见到无法逃离,又化为了一袭黑衣的夜惊羽模样。

林云曦看着夜惊羽分身,眼神仿佛穿透重重空间,落到虚空能量乱流交汇之中一道虽然盘膝端坐,但桀骜嚣狂气息已经渗入无数世界的身影上,神色平静开口:“夜惊羽,我会去曙山找你,等着死吧!”

桀骜嚣狂身影闻言睁开眼睛,目光酷厉如同冷电,冷笑露出一口森白牙齿:“自大!以为超越神境就无敌了?我等着你!”

“自大狂!”

林云曦一声冷哼,白皙手掌紧握,黑衣夜惊羽分身竭力扭动挣扎,最终不甘溃散为一团浓郁毁灭之力消失!

“云曦?!”

这时云凌有些难以置信地上前,双眼紧紧凝视着林云曦,试图从中分辨数百年前熟悉的面容。

林云曦看着云凌原本英挺的面容此刻已经布满细微皱纹显露衰老模样,不禁微微抿唇,伸出白皙手掌按在他胸前。

云凌毫不介意要害落在林云曦掌下,盯着她的眼神明亮无比,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炽烈纯真如同孩子的灿烂笑容:“云曦,你终于回来了!”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林云曦却感觉面前的人熟悉得像是早已见过了千百次,她像是变成了记忆中云曦尊者,看着云凌,脸上也不自觉露出恬淡笑容:“嗯,我回来了!”

林云曦运转吞天魔功,转化一股纯净无比庞大力量从掌中注入云凌体内,让他因过度消耗的寿元精力迅速恢复,脸上皱纹逐渐变浅消失,身后苍白长发再次变得乌黑飘逸。

片刻后林云曦收回手掌,云凌已经恢复了原本俊逸英挺模样。

云雷云书云辰三人也已经从护宗大阵中扑了出来,此刻围在一旁神色满是惊喜欢切,到了近前却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云辰首先上前,神色紧张无比看着林云曦:“云曦师姐……你、你还记得我吗?”

林云曦对他展颜一笑:“云辰,

你还是没变样子啊!”

一句话让云辰心神激荡,几百年的等待终于成真,他身为尊者几乎都控制不住情绪,眼中水光逐渐泛现。林云曦看的暗暗心惊,可别哭啊,要是一句话弄哭一位尊者,她可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好。

幸好云辰控制住了自己,仰头敛去眼中水光,再放下头来脸上已经浮现灿烂无比笑容,一副小迷弟模样在旁边热切望着林云曦。

只要不哭就好,林云曦放下心来,又笑着和外表粗豪的云雷,身上充满书卷气的云书两人打招呼,看得出两人也是异常欣喜林云曦归来。

云辰,林云曦,云凌,云雷,云书,五人站在一起,虽然形象各有不同,气息却意外地和谐,让人感觉像是一个圆融无缺的整体。

下方流云宗弟子历劫大难不死,心情几番大起大落,这时在下方倾听都已经清楚了事情原委,等见到林云曦五人谈论过后目光望了下来,各座山峰上无数白衣弟子尽皆恭谨拜伏,尤其是接天峰弟子更加神色激动。

“拜见云曦峰主!”

在林云曦曾见过的云百城,云千寻和云千刃带领下,无数白衣弟子齐声尊崇无比高呼:“……恭迎云曦峰主重返流云宗!”

……

……………………………………………………

在流云宗停留了数日,熟悉了宗中情况,为一些受伤弟子施展治疗,又为流云宗交换补充了大量武器丹药之后,见到流云宗一切已经恢复正常,林云曦就坚定拒绝了云凌云雷云书云辰四人的挽留,同样也拒绝了他们陪同的要求,离开流云宗准备前往曙山。

不过跟机械族一样,出于无奈,林云曦最后还是保证一旦有所需要,就立刻施展空间之门召唤云凌四人助战。毕竟一位神境,三位尊者无论放在哪里都算强大助力。

离开流云宗之后,林云曦没有急着前往曙山,而是干脆像个平凡小修炼者一样,召唤出出小青几只宠物陪伴,一路游历江河山川,遇到城镇就开心吃吃逛逛,毫不在意即将与夜惊羽决战一般,极其随性地逛着前往曙山。

林云曦觉得她现在处于一种极为奇妙的状态,似乎随时能脱离归梵大世界,自成一界,也似乎能选择与归梵大世界彻底融为一体。

如果选择与归梵大世界融为一体,她会变成类似深渊主宰一样的世界意识?又或者是成为归梵大世界的天道?

对于这种已经超越神境的状态,恐怕没有任何人能给出指引。唯一可能触及这种境界的就是夜惊羽,不过那是必须要打倒的敌人,林云曦可绝对没有和谈的打算。

既然前方没有道路,林云曦就决定率性而为……她前行的方向就是道路!

……

“小曦!”

一团星辰规则之力在面前浮现,幻化成沈星河俊秀无双的模样,神色明显有些焦急:“小曦,你准备去曙山挑战魔主夜惊羽?!”

林云曦挠挠头,有些疑惑:“呃,你怎么知道的?”

自从前些天她一时兴起,修炼时发现通过星辰规则之力居然能感应到沈星河,并且还能通过星辰规则之力无视距离传递神识,形成声音或者影像交流,在那之后沈星河几乎天天都会和她联系。

估计以前从没有过在同一时代存在两位掌握相同规则之力神境的情况,所以这种交流手段才没有记载,也没人发现。

不过让林云曦有些无奈的是,她这像是把电话号码给了别人一样,而且对方还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宝宝,随时打电话过来聊天,她不禁吐槽难道身为沈家神境强者就这么整天没事闲得慌吗?

幸好目前看来只有掌握同种规则之力的神境才能这么无视距离交流,不同规则之力之间阻碍极大。否则再多几个,林云曦就得研究怎么在需要的时候屏蔽这种交流的方法了。

面前的沈星河虚影眉头紧皱,神色严肃地回答她:“小曦,现在双垠域都已经传遍了‘女帝林云曦’要前往曙山挑战‘魔主夜惊羽’的消息,而据我所知,根据沈家传回的情报,大荒域之中也传遍了同样消息!”

“难道是有人故意散播消息?”

林云曦微微蹙眉,她这几天都在旷无人烟的荒野中郊游野餐,还不清楚七玄域之中情况,不过要是大荒域和双垠域都传遍了这个消息,估计其它大域也差不多。

想了想觉得这也没啥,林云曦随意地摆摆手:“算了,知道就知道了吧,难道还有人想去观战咋滴?”

“这是重点吗?”

沈星河俊脸上满是无奈:“问题是你要上曙山挑战夜惊羽呀!”

“打的就是夜惊羽!”

林云曦胸前握拳,气势十足:“哼,我跟他誓不两立,迟早必有一战!”

沈星河叹气一声,无奈捂额:“好吧,你那有十足把握吗?”

“怎么可能有十足把握?!”

林云曦瞪大了眼睛:“夜惊羽毕竟是曙山魔主,就他那行事嚣张的模样,要是好对付早就被人给大卸八块了,我最多也就跟他五五开吧!”

沈星河听了神色变得严肃:“小曦,你真的决定要跟夜惊羽生死一战?”

林云曦神色淡然点头:“是啊。”

看到沈星河眼神中透出的关切,林云曦想了想开口解释道:“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实力晋升之后,心里就隐隐约约产生一种感觉,说是预感也好,宿命也行,反正就是那种感觉,我和夜惊羽之间必有一战……或许是天生宿敌,又或者是规则限制,这种境界世间只能存在一个?”

沈星河听了沉默半晌,最后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林云曦看着沈星河俊秀无双的模样,作为插画师的爱美天性蠢蠢欲动。哎,即使一道虚影也无法掩饰他丰神俊朗,飘逸出尘的气质,这种谪仙美男一想到把他剥光了绑回家都有种罪恶感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远远欣赏还是挺好的!

沈星河要是知道林云曦的想法准得异常郁闷:你可以尽情辣手催花,任意蹂-躏不要怜惜呀……

两人又聊了几句,沈星河便身影消散,很快断开了联系。

林云曦有些诧异,这不太像沈星河之前没事也要多聊两句的习惯呀,想到他刚才沉默后又故作淡然的表现,不会暗戳戳有什么打算吧,比如抢先去曙山挑战夜惊羽之类的傻事?

林云曦头痛,感觉原本是一件私事怎么现在搞得这么大?

沈星河说她挑战夜惊羽的消息已经在大荒域和双垠域传得沸沸扬扬,那么七玄域中青阳镇上她家人和在万剑宗的小昭不会也听到消息了吧?

啧,这事情闹的,她还想不声不响前去挑战,到时无论输赢,安安静静地当个星川大陆第一强者不好嘛……当然,如果输了她更不会到处宣扬的,夜惊羽也不会那么无聊吧?

可现在挑战的消息怎么尽人皆知了?

林云曦感觉有些压力,若全星辰大陆吃瓜群众都知道了,她赢不了就很丢脸了呀!

不过按说她要挑战夜惊羽的消息并没有很多人知道,机械族不用讲,完全不会透露消息,流云宗应该也不会大肆宣扬,何况还是短短几天就将消息散布到了其它大域,这需要极其庞大势力……呃,难道是夜惊羽做的,他有什么目的?

想不清楚不如直接行动,一力破万法。林云曦利用她刚研究规则之力通讯方法,通过毁灭规则之力确定夜惊羽本体位置,然后将一股毁灭之力传输过去,虚幻身形便瞬间出现在虚空能量乱流之中。

看着即便盘膝端坐,身周气息旋绕升腾仿佛魔神的夜惊羽,林云曦直截了当开口:“哎夜惊羽,问你个事,咱俩决斗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吗?”

夜惊羽微微抬眸,有些诧异林云曦的出现方式,不过干脆点头承认:“是我做的。”

林云曦有些疑惑:“为什么,你身为曙山魔主,完全不需要在乎区区虚名吧?”

“若是普通对手,我自然不在意!”

夜惊羽看着林云曦,眼神欣赏如同看着最珍贵的稀世宝物:“我搜遍无数大世界一无所获,现在终于等到你这个真正值得出手的存在!你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

“我不知道!”

林云曦没好气地摆摆手:“决斗是你我之间事情,把这件事弄得尽人皆知对你有什么好处?”

“哈哈哈哈,你想要知道理由?”

夜惊羽眼神冷冽狂笑,一口牙齿森白泛起寒光:“你身上汇聚了归梵大世界的气运和规则,只要彻底毁灭你,将你所有一切吞噬,我就会超越规则限制,成为真正完整自由的夜惊羽!而这种盛事绝况,若只有你我所知,岂不遗憾?只有被星川大陆亿万生灵见证,俯首膜拜,我才有最大成就感!”

你的成就感是想建立在灭掉我的基础上吧?脸还真是大得欠扁呢!

到时看看谁会灭掉谁!

林云曦心思暗暗转动:不过听夜惊羽的意思,难道他现在是不完整不自由的么?

仔细感知过去,却发现夜惊羽身上却并无任何规则力量的牵绊羁扰存在,气息浑润完美,纯粹又强大无比,并且身周隐隐波动的毁灭之力完全超越了归梵大世界的极限层次,像是已经将无数大世界的毁灭规制之力都融于一体!

啧,怪不得这家伙疯狂毁灭了那么多大世界,难办啊!

现在的夜惊羽分明就是终极毁灭大魔王,实力比世界极限都更强一层次了,她根本没有一点把握能打赢嘛!

难道夜惊羽刚才的话是故意误导她,想要诱她做出错误判断?

林云曦眼珠转了转,看着夜惊羽笑嘻嘻开口:“看你说得简直非我不可,那我若是远远躲到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你岂不是永远都没机会达成心愿,做一个完整自由的‘夜惊羽了’?”

“当然,你可以!”

夜惊羽脸上浮现冷酷笑容,露出一口白森森牙齿:“我本来耐心已经快到极限,若不是有你出现,我就会找那几个所谓‘世界守护者’的老家伙狠拼一次,归梵大世界毁灭就毁灭,我最多不过再寻一个大世界重新开始!”

世界守护者?

林云曦脑海中闪过了曾在星河中隐约看见的三绺黑髯中年人模样的“十方俱灭”,以及像是一株碧绿小树苗的“万古长青”,夜惊羽貌似对他们有些忌惮,难道那两位就是世界守护者?

不管怎样,这时候气势上绝对不能输,免得被夜惊羽窥破心中虚实,林云曦看着他,嘴角扯出一抹不屑嘲讽笑容:“怎么,堂堂曙山魔主,难道要用归梵大世界来威胁我?或者说,你觉得我像是会为了天下生灵牺牲自己的人?”

“这不是威胁,只是需你选择。”

夜惊羽幽深眼眸中有种仿若高高在上神祗的淡漠无情:“你源出归梵大世界,在没有彻底超脱之前,如果归梵大世界毁灭,你的前路就会绝断,以后再想突破就会艰难百倍!所以,你若不战,纵然让我失去超脱机会,但对我来说,已经蕴养出你这位‘世界之子’的归梵大世界就再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世界之子?”

林云曦听了忍不住想吐槽:“拜托,你什么烂眼光呀!一直以来我分明都是各种送装备送好处的老爷爷身份好吧,哪有一点世界之子无尽气运加身的主角模样了?!”

夜惊羽眼角跳了跳:“……短短几年时间,你就从刚开始修炼的菜鸟达到了超越神境的主宰之境,星空之下都难有几人并肩,你还想怎样?!”

“啊,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确实满厉害的……”

林云曦露出不好意思表情挠挠头:“大概平时谦虚惯了,我都没有在意这些,什么无敌啊最强啊星川大陆第一啊之类的我都不放在心上,突然被你这么一说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啊哈哈哈哈哈……”

夜惊羽眼角又跳了跳:“……”

这分明就是在炫耀吧?他怎么现在就很想动手了呢!

“哎对了,你所说的超脱,如果超脱之后又会怎样?”

林云曦看向夜惊羽,眨眨大眼睛好奇问到:“是不是不受任何规则限制,就是那种‘跳出五行外,不在三界中’的感觉?”

夜惊羽微微皱眉,为什么明明即将展开生死决战,两人注定有一方必然因此陨落,这种任何强者都沉心凝气无法轻忽的时刻,林云曦身上还不见丝毫沉重,透出一股兴致勃勃的态度,这让夜惊羽不禁怀疑她是否还藏有强大底牌。

看到夜惊羽一副沉肃模样,林云曦不禁撇撇嘴:“拜托,咱俩都要决战了,估计以后再也见不到对方了,都这会儿了随便聊聊天,你还藏着掖着干啥?”

夜惊羽:“……”

这种跟对手拉家常式的聊天是怎么回事?

马上就要生死之战,决定两人是超脱直指永恒还是悲催半途陨落,这种情况下拜托严肃点好吗,不然很影响决战气氛呀!

“夜惊羽,其实有些问题很早就想问你了哎……”

林云曦露出一脸好奇宝宝模样:“你分身那么多,如果凑到一起打牌,那每个会不会知道其他人底牌?如果知道了算不算偷看作弊?”

“还有,如果每个分身都做同样的快乐的事情,你是享受一份愉悦呢还是成倍叠加?”

“另外,要是三个分身打起来,两个联手打了另外一个,另外一个会不会觉得特委屈?你是开心呢还是不开心?”

“然后还有,你若是……”

“砰!”

林云曦蕴含微弱毁灭之力的虚影瞬间被夜惊羽直接挥手拂灭,这个狡猾小丫头根本是故意来搞他心态的吧!

哼,居然妄想用这种小伎俩扰乱他心态,真是幼稚!

……………………………………………………

“真小气!”

另外一边,林云曦不满撅起了嘴:“居然连分享一下经验都不愿意!看决斗时我打你个灰飞烟灭,还能不能这么嚣张自大!……哎话说,要是打不赢的话,到时我逃跑的几率应该还是有的吧?虽然很丢脸就是了……”

“不行!”

“绝对不能这么想!”

“我林云曦神功盖世,天下无敌,绝对必胜!”

……

大家还在看: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烈龙狂少丹皇武帝陆鸣至尊神殿我渡了999次天劫全属性炸裂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