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作者:

十二

不过还有让杨登科受不了的,那就是此后几天局里的变故。

杨登科记得这天开着面包车一进传达室大门,就觉得局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人们神情怪异,这里一伙那里一群聚在一起,低声议论着什么。开始杨登科也不怎么在意,出了面包车就往司机班走。

就在杨登科快进司机班的时候,大门外进来一部小车,杨登科熟悉车号,是种子公司的魏经理的车子。那些聚在一起的人们就停止了议论,一道道目光齐刷刷向刚从车上走下来的魏经理扫去。魏经理顾不了这些,哐上车门,急匆匆上了楼。看样子是去找康局长的,他每次到局里来只找一把手,别的人都没放在眼里。

司机班里只胡国干一个人,正歪在椅子里打盹,嘴角拖着长长的涎水,鼾声一阵高一阵低,像是牛叫。杨登科无声地笑了。却不是笑胡国干的睡相,而是忽然想起老郭说过的胡国干将红旗开到了路边的田里,竟然人车无损的话来。杨登科觉得这样的水平确实不配给领导开车,康局长那句也许会考虑坐坐奥迪的话又在耳边响起来。

杨登科脸上的神往还没有完全收回去,吴卫东进来了。顾不得跟杨登科打声招呼,吴卫东上前就在胡国干的肩上猛拍一掌,说:“醒醒,快醒醒。”胡国干兀地惊醒过来,张着满是涎水的大嘴巴,迷迷糊糊望着吴卫东,像是不认识他似的。吴卫东说:“康局长有急事,已经下楼了。”胡国干这才抬了衣袖,将嘴巴一抹,站起来,尾随吴卫东出了司机班。

杨登科朝门外瞟去,果然康局长和魏经理已经出了楼道,向各自的小车走去。两人的脸色都有些僵硬,像是老婆上了人家的床一样。

两部小车一前一后开走后,坪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杨登科的目光在康局长的车子刚泊过的空地里停滞了好一会。也不知他们到底有什么急事,这么急匆匆的。

接下来的两天里,奥迪的影子老在杨登科眼前晃着。他是设想开了奥迪后,康局长也许真的会坐自己的车,有些激动难抑。激动过后,杨登科脑壳里忽然冒出陈老局长的影子来。为了能开上奥迪,杨登科的心思都用在了康局长身上,好久没去看望陈老局长了。一旦给康局长开了车,恐怕就难得有自己的时间了,杨登科过去给领导开过专车,是有这方面的经验的。何况陈老局长和康局长是对头,以后再往陈局长那里跑,多少有些不太那个。

这天晚饭后,杨登科腋下夹着两条精白沙香烟,也不开车,怕太惹眼,是打的去的陈老局长家。陈老局长有些不冷不热的。杨登科知道是自己久不登门,多有得罪,一边把烟轻轻放到桌上,一边说些经常出车在外,没时间来看望老领导的话。

陈局长将桌上杨登科送的精白沙扒开,拿了已经开了包的平装白沙,往嘴里叼了一支。陈局长一向喜欢白沙烟,只不过在位时进贡的人多,抽的大多是极品白沙,再差也得是精装白沙。退下来后,再没人进贡,只能自己掏钱买平装白沙了,一下子跌了好几个档次。

见陈老局长要抽烟,杨登科忙捞过桌上的打火机,啪一声打燃了,递到他前面。杨登科知道这是陈老局长在位时养成的习惯,一有什么重要指示,并不急于发表,而是先叼上一支烟,猛吸两口,以酝酿情绪,调动思维,然后再从容道来。杨登科暗自揣摩,今天陈老局长也许又有什么重要指示要对自己发了。下台后,再没有人愿意听他发指示,今天杨登科送机会上门,陈老局长哪里肯轻易放过?

杨登科一点没猜错。只见陈老局长点上烟,两腮一收,深吸一口,吐出一串长长的烟雾,身子往沙发里靠了靠,悠然说道:“郭师傅要退休了吧?”杨登科说:“开始办手续了。”陈老局长说:“据说康局长打算让你去开奥迪?”杨登科说:“也许吧,那台破面包车再没法上路了。”陈老局长说:“康局长是不是想坐奥迪?”

杨登科有些惊讶。康局长那句也许会坐坐奥迪的话,杨登科只跟老郭透露过,再没跟第三个人说过,陈老局长怎么会知道康局长的想法呢?

陈老局长瞥一眼杨登科,大概是看出了他脸上的疑惑,笑道:“康局长刚开始坐红旗时,我就知道他迟早会改变主意的。”杨登科又不懂了,说:“那是为什么?”陈老局长说:“他放着奥迪不坐,是怕奥迪给他带来背运,而觉得红旗吉利。可红旗究竟比不得奥迪,加上胡国干的车技不怎么样,听说不久前还大模大样把红旗开到了路边的稻田里,所以康局长早就动了放弃红旗坐奥迪的念头。”

陈老局长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啊。这大概是一些退下来后的老领导的共同特点了,杨登科不免暗暗感叹起来。陈老局长又说道:“康局长选择你是明智的。康局长心里非常清楚,你的技术好,各方面素质明显比胡国干他们高,过去康局长还把你当成我的人,自从你帮他从市书法展览会上弄了个头奖回来后,他便完全改变了对你的看法。”

杨登科脸上烫烫的了,像是做了天大的对不起陈老局长的事。陈老局长是康局长搞下来的,两人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你杨登科原来是陈老局长的人,现在摇身一变,就忽然变成康局长的人了,这跟甫志高有什么不同?杨登科不由得想起一个叫做“贰臣”的词来,那是旧戏剧里骂那些卖主求荣的反面角色的词,谁若背了这个词,不仅他本人要为千夫所指,就是子子孙孙都是抬不起头,做不起人的。

陈老局长看出了杨登科内心的愧疚,大度地笑了,说:“登科你也不要难为情,这其实是你的正当追求,如果你因为我而放弃了今后的大好前程,那就是我的过错了。现在是这样的风气,在机关里呆着,如果不寻找机会多跟领导接触,多向领导靠拢,傍牢一个主子,那是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作为的。我在台上时就深有体会,平时口口声声要唯才是举,任人唯贤,真的要调整干部了,才字也好,贤字也好,早记不起了,首先想到的都是那些经常在眼前晃动的亲信,而不可能是那些视线范围之外的人。谁也不是神仙,那些平时难得见上几回,说上几句话的,谁知道他是才还是愚,是贤还是佞?这个道理其实是非常浅显的,任何人都懂,要么为什么古人要说知人善用呢?我对你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叫我怎么用你啊?”

陈老局长一席话,道出了机关里干部任用的实情。只不过在台上时,陈老局长和别的当权者一个样,都只这么做,决不会这么说。当领导的都如此,手中握有大权,官话一套一套的,只有到了下台之后才会说几句真话。

陈老局长把什么都说穿了,杨登科内心的歉疚也就一下子轻了许多。这时陈老局长忽然语气一转,又说道:“我担心的是康局长的位置还坐不坐得稳。”

杨登科不觉大吃一惊,张大嘴巴问道:“康局长不是干得好好的吗?”

陈老局长将手里的烟蒂戳进烟灰缸里,用力摁灭,慢条斯理道:“省里刚开过农村减负电视电话会议,要把减轻农民负担和涉农事件当做当前的头等大事来抓,说农民农村农业是国家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三农问题决不可掉以轻心,谁坑农害农,一经查实,必须毫不手软给予惩处。侯家村稻种的事跟康局长不无瓜葛,据说已被人反映到了省减负办,省委主要领导有批示,要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杨登科猛然想起魏经理跑到农业局去找康局长的情形来。还有局里干部职工这里一堆,那里一伙悄声嘀咕的样子,当时杨登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看来都与陈老局长说的侯家村稻种的事相关了。杨登科见得多,中国有好多事情,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事可化小,小事可化了,最后不了了之。如果认真起来,小事可大,大事更是可以掀翻天。侯家村的事过去都快两年时间了,法院都作出了判决,种子公司不执行就不执行,猴子他们找了人大找政府,找了大领导找小领导,谁也没当回事,现在引起了省里注意,批示也下了,追查也来了,魏经理和康局长还不一下子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说实话,如今农民的日子也不是人过的,猴子他们挺不容易,杨登科也真希望他们不仅能讨回公道,还要能讨回损失。只是杨登科又有些担心,如果这件事真的将康局长牵了进去,他的局长做不成了,自己这半年多的努力,岂不要付诸东流,前功尽弃?

杨登科这么忧心忡忡着,陈老局长又开了口:“这样的事我在位时也不是没碰到过,要在平时,就是上面有批示,追着要查办,如果市里领导肯替你担担子,也是能化险为夷的。

问题是现在是特殊时刻,有些话就说不清了。”

说到这里,陈老局长停顿了片刻。杨登科也不知他说的特殊时刻是什么,正疑惑,陈老局长又说道:“这一届市委和政府的任期已是最后一年,县区和市直部门班子会有一次大的调整,好多人都上蹿下跳,天天往领导那里跑,领导们正犯愁呢。”

虽然在机关呆着,究竟是一介司机,政治上的事还不是太开窍,杨登科一时没能听明白陈老局长的话,不知领导们有什么愁可犯,于是试探性地问道:“你是说,市委常委要另外安排人到农业局来?”陈老局长点点头,若有所思道:“现在部门位置紧缺,可谓僧多粥少,若能先弄几个人下去,换届时安排帽子也就方便多了。你不见平时风平浪静,一到班子快换届了,就烽烟四起,几家欢乐几家愁?所以这一次康局长看来是凶多吉少啊。”

杨登科一下子泄了气,心里说,完了,都完了。

告别陈老局长,走在回家的路上,杨登科满脑子都是陈老局长关于康局长凶多吉少的话,心情糟糕透了。他有些不太甘心,不相信偏偏在这节骨眼上,生出这样大的变故来。

杨登科忽然想起老郭来,也许他多少知道些情况。于是上了的士,直奔老郭家。不想老郭说了一段旧事,让杨登科彻底失望了。

种子公司的事竟然就是陈老局长几个退下去的老干部捅上去的。

种子公司卖给侯家村的那批种子是从外省低价进回来的,牵线人就是当时分管种子公司的康局长,他从中得了不少好处。老干们本来就对康局长上台后独断专横,一手遮天的工作作风很是不满,而他竟以财政经费紧张为由,吹掉了职工包括老干们的部分福利,老干们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发誓不把他搞走,决不罢休。在陈老局长的策划下,一伙人众志成城,将康局长伙同种子公司魏经理经营假稻种的事整成材料,联名向市纪委做了举报。只因市委主要领导是康局长的靠山,不是护着就是袒着,老干们的举报信在市纪委转一圈又转回到了康局长本人手里,康局长还在会上公开宣称,谁想到上面去举报只管去就是,他还负责报销车费,气得陈老局长他们直吐恶血,第二天就自费上了省城,通过关系把举报信递到了省委领导手里。省委领导见是涉农事件,顿时拍案而起,又批转有关部门,立即给予查办。刚好康局长市委的靠山调离贵都市,再没人肯替康局长挑担子。又恰逢换届在即,市委领导正苦于一些非安排不可的干部没地方安排,农业局能腾出一个局长位置,又何乐而不为?于是立即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决定成立专门工作组进驻农业局。这一下康局长才意识到大事不好,急忙召来魏经理,赶往省城去找关系,想把这事给摆平。

杨登科吱声不得,悻悻然出了老郭家门。估计康局长和魏经理的省城之行,十有八九不会有什么结果,杨登科不觉沮丧至极。

陈老局长和老郭说的一点不假,第三天市里的工作组就进了农业局。

杨登科没有猜错,康局长和魏经理在省里跑了几天,找了好些关系,可这回全省减负电视电话会议刚开过,省委想杀鸡给猴看,正愁找不到合适的鸡呢,所以谁也帮不了他们。两人见回天乏术,只得气急败坏回了贵都。此时市里工作组的人已在局里等着他俩了。

两个星期下来,工作组的人根据陈老局长他们材料上提供的线索,内查外调,多方取证,把康局长和魏经理的问题基本弄清楚了,那批假种子还真是康局长牵线从外省进购回来的,他和魏经理各非法得了五万元的好处费。事实明摆在那里,两人推脱不了,不仅赔了不该得的钱,还被免去了行政职务。

这样一来,一向死气沉沉的农业局一下子活跃了。几个副局长都蠢蠢欲动,想趁此难得的机会,把局长宝座挪到自己屁股底下。科长主任们平时各自都是有上线的,自然希望自己的上线能转正成为一把手,也好癞子跟着月亮走,沾沾光。上线转正把握不大的,就暗中走动起来,想弃暗投明,另外靠上一位有把握的。

司机班里面,老郭的退休手续刚填了表,因局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停了下来,奥迪还得由他继续开几天。神气活现的胡国干一下子蔫了,像霜打过的狗尾巴草。红旗不再是哪位领导的专车,副局长们怕坐了红旗跟着倒霉,难得叫胡国干一回,他只得天天缩在司机班里,无所用心地观望窗外屋檐下的蜘蛛网。刁大义见胡国干终于也有这一天,心里特别舒畅,故意在胡国干前面晃来晃去,或是将桌上的牌摔得啪啪作响,咋咋呼呼地喊着老郭和小钱的名字,说要把过去输给他们的钱通通赢回去。

杨登科自然还开着那部破面包。眼看着就要时来运转了,中途又出了这个变故,只得怪老天爷不长眼睛了。也没心事跟刁大义他们玩牌,硬被他们拖上桌子,由于情绪不佳,也难得赢一回,只有纳税的义务,而没有收费的分。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