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作者:

十三

那天杨登科拜访陈老局长时,他老人家关于市委用人意图的分析丝毫不爽,市委果然很快就安排了一位有些来头的姓董的到农业局来做了局长,几位副局长空欢喜一场,依然原地踏步,没有一个如愿以偿。

董局长大名董志良,原是郊区政府区长。人很年轻,不到四十,也许是权力养颜,看上去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到了农业局,自然就不是董区长,而是董局长了。董局长是只身一人来到农业局的,既没带人也没带车。

董局长走马上任后,局党组的分工和科室人员配备仍沿袭康局长留下的格局,看不出他有什么倾向。董局长没要专车,也很少用车,几乎天天都呆在局里,开了党组会,又开局务会,再开离退休老干部座谈会,好像上面任命他做农业局局长就是专门来开会似的。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如今各级各部门上行下效,手中都牢牢掌握着三大法宝,工作起来轻车熟路,卓见成效。哪三大法宝?批示执行批示,文件贯彻文件,会议落实会议。所以不能把会议单纯看作是会议,要知道会议就是工作,工作就是会议。董局长一进农业局就天天开会,还没有谁说过他那不是工作。

董局长还召开了全局干部职工大会,向大家明示了施政方略,说是对外要做好全市农业工作,对内要搞好机关队伍建设。还特别提到农业局是个清水衙门,今后要充分利用行业优势,搞好干部职工福利,让局里干部职工过上好日子,以实际行动完成中央提出的建设小康社会的任务嘛。董志良的话自然得到广大干部职工的热烈支持和坚决拥护,说如果过去的局长也这么把大家的利益放在心上,农业局的干部职工早就小康了。

杨登科当然也关心局里的福利,也迫不及待地想小康。但他最关心的还是自己今后的出路,在机关里,没有出路就没有小康。只是杨登科不知道董志良的深浅,从目前的趋势看来,出路都被堵死,想突破谈何容易?杨登科不知自己为什么老走背运,眼看着十拿九稳就要做上领导专车司机,可朝下一个目标奋进了,康局长又下了台。杨登科觉得是命运跟自己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对于别人,这样的玩笑开开也无妨,可他杨登科已是快四十的人了,这样的玩笑开得几回,一辈子就玩得差不多,笑得差不多了。

杨登科一天天消沉下来,精精神神的一个汉子,忽儿变得萎靡不振了。胡子十天半月没刮一下,一张还算周正的脸成了无人耕种的荒地。说话的声音也低沉迟缓了许多,别人跟他说个什么事,他半天反应不过来,你问东他道西,你打锣他吹笛。一个人少了精神,连瞌睡也多起来,吃了晚饭,不到九点就上了床,早上已过八点,聂小菊要到班上去上课了,临走喊他,他还半睡半醒缩在被子里起不来。如果是双休日,杨登科就整天整夜地睡,睡得昏天黑地的,世界对于他来说好像已不复存在。

聂小菊就有些着急,生怕杨登科这样睡下去睡出病来。她记得小时候老辈人说过的旧话,瞌睡打堆,运气不催。便去拖杨登科起床。可拖起来没几分钟,聂小菊一转背,他又躺了下去。聂小菊就来了气,吼道:“睡睡睡,早死三年,够你睡的。”

又到了周末,杨登科晚上八点多就上了床,第二天已过了十点还起不来。聂小菊懒得理睬他,带着杨聂上了公园,早餐中餐都在外面就地解决。杨登科又昏昏沉沉睡了几个小时,这才被尿胀了醒来。下床上完厕所,来到客厅,一眼瞥见墙上的钟,已是下午三点。忽觉口干肚饿起来,睡意也消了许多。转身往厨房跑,水壶里没一滴水,饭鼎饭锅空空如也,冰箱里除了几块硬如生铁的冻猪肉,别无他哉。

杨登科知道这是聂小菊有意为之,无奈地耸耸肩膀,低了头,嘴巴对着水龙头,喝了两口生水,然后随便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在街边小店塞饱了肚子,又准备回家继续睡觉,路上竟被一个算命先生叫住,要给他看相。杨登科平时根本不信这一套,也是穷拜佛,病问仙,这一段时运不济,算算就算算吧,于是坐到了算命先生前面的马扎上。

算命先生眯着双眼将杨登科打量了一番,笑道:“别人的相,一般二三十元一个,先生你这个相,我至少要收五十元。”杨登科说:“这是何因?”算命先生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吃皇粮的,虽然现在碰到了一点小挫折,将来必有大用。”

杨登科感到一丝惊讶,说:“你怎么知道我是吃皇粮的?”算命先生说:“你额头上有一个字。”杨登科下意识地在额头上摸摸,说:“我又不是古时的刺配犯人,额头上能有什么字?不就是一额头的抬头纹么?”算命先生说:“一般人能看见的自然是抬头纹,在我算命先生眼里便成了字。”杨登科心想也有些道理,要么他又怎么吃得了算命这碗饭呢?便问道:“那是什么字,说说看?”算命先生说:“一个公字。”

说得杨登科满脸迷惑,问道:“公字?什么公字?”算命先生说:“公家的公,我从你额上的公字就知道你是公家的人,公家人自然就吃的皇粮罗。”

杨登科不觉粲然。照他如此说来,不吃皇粮的人额头上岂不要有一个私字?这是明摆着的无稽之谈。却觉得还有些意思,也就让他继续算下去,倒要看他能算出什么名堂来。算命先生见杨登科没否认自己公家人的身分,便从公家人的角度,说:“先生肚有诗书,为人正直,德才兼备,有匡时济世之才。只是近来运势欠佳,稍稍受了点挫折。不过再走运的人也可能碰上不太好迈的坎,这就叫做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而且你的面相很清楚地告诉我,你很快就会从这个坎上迈过去的,而这个坎一过,前面就是坦途,日后你必然一帆风顺,官运亨通,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些话虽然都是说得过来也说得过去的,想想却也不无道理,杨登科便由着算命先生一路道来,只偶尔有意无意地搭讪两句,权且当做玩笑来逗乐。

也是怪,听完算命先生的神聊,杨登科心头那堆积了多时的郁闷不觉得竟稀释了许多,心平气顺了许多。想起现在人们什么都兴买,花钱买平安,买健康,买乐子的都有,自己花钱买个气顺,也是值得的,于是伸手从身上掏出一张五十元钞票递到算命先生手上。

有意思的是杨登科转身正要走开,算命先生又叫住他,找给他十元钱,说:“这是按20%的比例给你的提成。”

杨登科一时没反应过来,说:“看相还给提成的?”算命先生说:“这是行规。”杨登科说:“这是我自己的钱,要你提什么成?你一开始就喊四十元的价不就得了?”算命先生说:“先生差矣,你的命值五十元,喊作四十元,岂不让你掉了价?何况你是公家人,也用不着自己出钱算命。”杨登科说:“我给你的钱不是我自己的,还是在路边捡的?”算命先生说:“我还要给你开发票呢,这是专门给看相的公家人准备的,你可以拿回去报销。”

杨登科更加惊奇了,说:“看个相还给发票?”

算命先生笑而不语,从身上掏出一个窄开小本,撕了一张五十元面值的发票,递到杨登科手上。杨登科接过去一瞧,是盖了税务章的正儿八经的开餐发票,说:“又不是在你这里吃饭,给张开餐票,我怎么拿去报销?”算命先生说:“先生就不要瞒我了,我经常给你这样的先生看相,知道你们公家人的规矩,干什么都可以借开餐的名义报销,包括到发廊里跟小姐睡觉,也是可以算作开餐,要了发票回去报销的。这也毫不奇怪,圣人云,食色,性也,食是开餐,色又何尝不是开餐?食不用多说,单看这个色字,就是几和巴合成的嘛,说穿了就是几巴。几巴是什么意思就不用我明说了。把圣人的话说成现在的大白话,叫做人有两个巴,上有嘴巴,下有几巴,嘴巴也好,几巴也好,饿了就要吃,这是人的本性或者天性。我这里说得远了点,我的意思是开张开餐票给你拿回去报销,是完全符合圣训的。”

这不是满嘴歪理么?不过这歪理也歪得的确不俗,杨登科更不敢小瞧这位算命先生了,看来他还不是一般的算命先生,有些专业水平。

回到家里后,杨登科脑袋里怎么也没法抹去算命先生的影子,他的话又一遍遍在耳边回响起来。尽管杨登科心中清楚,算命先生的话是当不得真的,却觉得有些话仿佛出自哲人之口,实属不可多得的人生箴言,于人不无启迪,还不是你想放下就放得下的。

杨登科似乎又看到了新的希望,慢慢振作起来了。没有给领导开小车的机会,那就继续把面包车开好。想想战友猴子他们,想开面包车还没这样的福气呢。这究竟是自己干了二十年的职业,尽管你的人生目标并不是一辈子做司机。算命先生说得好,再走运的人也可能碰上不太好迈的坎,只要迈过这个坎,前面就是坦途。

有了这样的想法,这天吴卫东给杨登科派车时,他很乐意就应承了。

原来省农业厅派在贵都市扶贫的五位干部要回省城去,局里的小车都没在家,吴卫东只得打电话到司机班,要杨登科下午去送客人。杨登科放下电话就开着面包车去加了油,然后回到九中,准备拿些换洗内衣和毛巾什么的,因为省城离贵都市有两百来公里,没法当天赶回来,得在那里留宿一晚。

把车子停到楼下坪里,才下车,有人在后面喊了一声登科。杨登科回头,竟是肩上扛着被褥,手里提着行李的猴子。身后还跟着他的女儿侯竹青,手上也提着一个纸盒子,近了才知里面装着一只土鸡。猴子说:“今天送竹青去省城读医专,从这里经过,特意进来看看你。”杨登科说:“不是开学一个多月了么?怎么今天才到学校去?”猴子说:“那医专原是一所卫校,是今年改成医专的,好多配套建设一时完不成,才推迟了开学时间。”

杨登科将父女俩让进楼道,说:“真是巧了,下午我正要送客回省城,竹青就坐我的车去得了,也好省两个车费。”猴子一听,自然高兴,回头对侯竹青说:“竹青你真有运气,可以享受人家省领导的待遇了。”

因为离吴卫东说的出发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做顿简单的中饭完全来得及,所以进屋后,杨登科就磨刀宰鸡,要用客人提来的东西招待客人。正忙着,聂小菊和杨聂也回来了。一见如花似玉的侯竹青,聂小菊忍不住赞道:“怪不得常言说高山有好水,平地有好花,看这孩子出落得美人一样。”杨登科说:“怎么是美人一样?本来就是美人嘛。”羞得侯竹青满脸绯红,嗔道:“阿姨叔叔真坏。”

说话间,聂小菊已围上围裙,下了厨,开始蒸鸡做饭。侯竹青也还懂事,主动到厨房里去给聂小菊帮忙。饭菜很快做好了,大家坐到了桌边。尽管下午要出车,杨登科还是端起了杯子。主要是为猴子助兴,杨登科自己只象征性地表示表示。

不知是喝了酒还是高兴,猴子的话多起来,说:“登科,你那五千元钱,看来得竹青毕业后才还得了啦。”杨登科说:“这是我和小菊给竹青的一点小心意,谁要你还?以后再提这事,我就对你不客气了。”猴子说:“好好好,以后我再也不提它。”又说:“最近我贷款承包了村后傍着城南园艺场那块坡地,已经请人把地翻了过来,准备种上药材。”

杨登科觉得猴子这个办法可行,说:“我听说药材还比较起价,你肯定能赚大钱。”猴子说:“我也不是想赚大钱,只要赚够竹青这几年的学费就行了。”聂小菊一旁说:“竹青这个医专要读几年?学费肯定不少吧?”

侯竹青停下正往嘴里扒饭的筷子,说:“因为我们是初中毕业生,还有文化基础课程,得五年才能毕业。”猴子说:“入学通知上说了,第一年学费一万五,以后每年六千,五年下来就是近四万,加上生活费,没有六七万拿不下来。”

聂小菊听了不免摇头,说:“我们当老师的心里明白,现在哪级教育都一样,教学质量越来越差,学费却越来越高,家长们真是不堪重负。一个医专读下来,就要这么一大笔钱,别说你们在农村种地了,就是我们这些上班领工资的,虽然工作了十多年,买了房子,更新了家用设备,要想存下这么一笔钱也困难啊。”杨登科说:“可不是?在单位里呆着,如果手中没点权力,有些灰色收入可进账,光那几百元钱一个月的死工资,吃萝卜白菜还能勉强度日,要买房子,要生病和读书,那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

猴子却比较乐观,跟杨登科碰碰杯,喝下一口酒,从容道:“农村人穷,但穷有穷的活法,房子能凑合就行了,吃用自给,也不用花什么钱。愁的也是小孩读书,不过我早就计划好了,我的药材生产一搞起来,效益还是来得快的,负担竹青这几年的学费和生活费没问题。”杨登科抿一口杯里的酒,说:“是呀,竹青把医专读出来,你的日子就好过了。”聂小菊也说:“读医专和读别的专业不同,国家就是不包分配,自己谋个职业容易。”

由于酒精的作用,猴子脸上已经泛起红光,他无限憧憬地说:“这个我也想好了,竹青找不到工作,我就让她在我们侯家村开个诊所,过去我们那里还有赤脚医生,这十多年来赤脚医生也不打赤脚了,穿上皮鞋跑得不知去向,周围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看个感冒也要往城里跑,车费不用说,城里医院的医药费贵得没名堂,看个小病得嫁老婆,看个大病不倾家荡产却只有进棺材一条路。现在老百姓最怕的就是一个上字,一是上学,二是上医院,那简直就是上吊。如果竹青把诊所一开,乡亲们不用到城里医院来上吊,保证特别受欢迎。”

杨登科和聂小菊也就替猴子高兴,祝愿他和侯竹青心想事成。

因为杨登科不能放开喝,猴子喝到六成,就捂住杯子,不让杨登科倒酒了。吃了点饭,杨登科就跟父女俩出了门。聂小菊还塞给侯竹青一个一千元的红包,侯竹青不肯要,推让起来。聂小菊青着脸要生气了,猴子才让侯竹青接了红包。

三人上车出了九中,来到十字路口,猴子就下了车。本来他是要送侯竹青到省城去的,有杨登科护送,他也就乐得省下两天时间,好赶回去弄他的药材。

跟猴子分手之后,杨登科就开着面包车直接去了招待所,接上五位客人,加大油门往省城奔驰而去。跑了四个小时,赶到省城,正是夕阳西下时分。杨登科先将客人送回农业厅宿舍区,再送侯竹青去医专。正是新生入校时候,校门内外都贴着大红标语,热烈欢迎同学们入校报到。行政楼人来人往,接待学生入校的老师们还在加班。等杨登科陪侯竹青去学生处办了入学手续,又帮她将行李搬进女生宿舍,找到了房间和床位,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杨登科觉得肚子饿起来,便带着侯竹青来到校门外,进了一家小吃店。

饭后,杨登科又开车送侯竹青回到医专女生宿舍大楼前。侯竹青非常感激杨登科一路无微不至的照顾,要下车时,小声道了句谢谢。杨登科笑笑,说了些注意安全,多给家里写信打电话一类的话。不想侯竹青眼圈也红了,竟有些依依不舍起来。杨登科说:“傻孩子,省城离贵都市又不远,想家了,周末还可回去。下次我来省城出差,再来看你。啊?”

在侯竹青真诚的目光中,杨登科将面包车开出了医专。找家招待所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就离开省城,往贵都市方向赶。谁知途中炸了胎,杨登科就在路边一家修理店换上备用胎,顺便把炸了的胎补了补。交了钱,店老板却拿不出正式发票,给了一张三十元的开餐票。杨登科没法,想起那天算命先生说的,公家人什么都可以借开餐的名义报销,也就摇摇头,把票塞进包里,上了车。

回到局里后,杨登科按惯例填好出差报销单,到办公室去找吴卫东签字。吴卫东二话不说,在出差单上签了字。可杨登科要他签补胎的票据时,吴卫东却以杨登科先斩后奏,事前没向他报告为由,拒不落墨。杨登科也知道局里的制度上这么写着,车子维修必须先申报后进厂,就是出车在外出现突发情况,也得电话告知一声。不过制度归制度,除了车子大修申报手续必须齐全外,小修小换也没谁这么严格过,更何况是区区三十元的补胎款。杨登科心里清楚得很,吴卫东这是借题发挥,故意为难他。却因签字的手长在他身上,只得说炸胎的路段没手机信号,不然也向他报告了。

好说歹说,吴卫东这才把票拿了过去。可细看是张开餐票,手上的笔又放下了。杨登科只得又做了说明。吴卫东就教育起杨登科来,什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什么三十元钱事小,坏了局里制度事大。杨登科觉得才三十元小钱,跟主管司机的办公室主任闹翻了实在没这个必要,站在一旁任他教育。

大概是大道理小道理讲得差不多了,口里也干燥起来,吴卫东这才停下来,咕噜咕噜灌下一口水,准备给杨登科签字。不想桌上的电话响了。也不知是哪方神圣打来的,吴卫东拿着话筒嗯嗯了半天不愿放下。好不容易吴卫东才打完电话,却似乎忘了杨登科还在等着他签发票,站起身就要走开。

受了半天教育,字却没签上,杨登科哪里肯干?拦住吴卫东不让他走。吴卫东一脸的不耐烦,说:“你给我让开!”杨登科说:“签个字要得了你几秒钟?”吴卫东眼睛一瞪,训斥道:“杨登科,你是不是急着拿这三十元钱去抓药?”杨登科肚子里的火气一下子蹿上脑门,大声吼道:“给你家儿子抓药!”恨不得一拳挥过去。不过杨登科没有失去理智,只是抓过桌上的发票,几下撕碎,冲出了办公室。

本来杨登科打算签了字报了账,就把坪里满是泥灰的面包车彻底冲洗一遍,好干干净净入库,在吴卫东那里碰了一鼻子灰,也没了这个心情,心烦意乱回了司机班。

一进门,杨登科就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骂了一句无名娘。胡国干见杨登科的样子有点难看,问他怎么了。杨登科只是不出声。胡国干就偏着头认真瞧瞧杨登科,说:“杨科,今天是刁大义输了钱,你打什么抱不平?”

要是平时,谁喊杨登科杨科,他也很乐意,今天他却觉得这两个字很具讽刺味道,不想搭理胡国干,起身出了司机班。胡国干在背后嘀咕道:“今天他肯定是吃了火药。”

下班回到家里,杨登科心头还梗着,坐在客厅里生闷气。只恨自己没用,老走背运,才没人把自己放在眼里。机关里就是这样,你做不起人,也就不会有人把你当人。

很快聂小菊和杨聂回来了。进门见杨登科一脸丧气,聂小菊知道他受了委屈,也不多话,换了衣服鞋子,进了厨房。聂小菊还算理解他,不去惹他的火气,反正过一阵子,她总有办法把他的气消掉的。

吃过晚饭,杨聂做完作业睡下了,两人走进大卧室,聂小菊怕不小心伤了杨登科的自尊心,也不打听他为啥不高兴,拱进他怀里耍起娇来。杨登科还以为是两人好久没亲热了,聂小菊有这个想法,便勉强翻到她上面去。

可费了半天劲却不得要领,怎么也坚强不起来。

杨登科很自卑,心里清楚原因出在哪里,他也不是一次两次碰上这种情况了。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只得从聂小菊身上撤下来。人做不起人,连卵也会变得不中用。杨登科不免哀叹了一声。这是杨登科他们当司机的开玩笑的话,虽然粗俗,却是大实话。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