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当代现代
  3. 心腹
  4.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作者:

十六

刁大义开着奥迪陪董局长和吴卫东到县里出差回来后,董局长虽然仍没指定谁做自己的专车司机,还是逮住谁就坐谁的车,但刁大义开的奥迪究竟是局里最好的车,又有吴卫东在后面照应着,跟董局长在一起的机会自然多得多。尤其是参加一些比较重要的活动,董局长还会主动提出要刁大义给自己出车。慢慢的,局里人就形成了刁大义已是董局长专车司机的印象,刁大义也常常以董局长专车司机自居,在杨登科他们前面趾高气扬起来。久而久之,刁大义就成了董局长事实上的专车司机,只不过董局长口头上不承认而已。

这天晚上,杨登科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干脆关掉电视,上了床。想起电大毕业后这一年多时间,处处受挫,一事无成,杨登科心情就更加低落,怎么也没法入睡。

偏偏这时床头电话不识时务地响了。

反正电话里也不可能传来什么好消息,杨登科连接电话的兴趣都提不起来,任凭铃声响了好一阵也不予理睬。已进入梦乡的聂小菊被吵了醒来,嘀咕两句,伸手拿起了话筒。原来是好一阵没见的钟鼎文要找杨登科。

杨登科只好把话筒捂到了耳边。钟鼎文开玩笑道:“是不是惊了你们的好事?”杨登科说:“我有这个情绪吗?”钟鼎文说:“有情绪要上,没有情绪,创造情绪也要上嘛。”杨登科却幽默不起来,硬邦邦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要不我挂电话了。”钟鼎文说:“你这是什么态度嘛?是我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怎么的?”

杨登科意识到自己也过分了一点。自己的遭遇又不是钟鼎文给你造成的,自己有什么资格在他前面耍脾气?也就缓和了语气,说:“对不起了,鼎文,是我自己不中用,不该这么对你说话。”钟鼎文说:“你这还是说话?你这可是训话,上级对下级训话。”杨登科正要解释两句,钟鼎文说:“不过你的情况我略有所知,我还是理解你的。”

又唠叨了一会儿,钟鼎文说:“你也不问问我在哪里给你打的电话?”杨登科说:“在哪里?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钟鼎文说:“就在九中门口。”杨登科疑惑道:“九中门口?你到底要干什么?”钟鼎文说:“你不是火气正旺吗?我准备找个地方给你消消气。”杨登科说:“免了免了,我都上了床了。”钟鼎文说:“上了床有什么了不起的?天底下的女人就你家聂小菊有两只奶子?”杨登科忙捂住听筒,说:“你嚷嚷什么?”瞥了一眼聂小菊,幸好她已睡死过去,估计没听到钟鼎文的混账话。

人家都到了身边,杨登科只好披衣下床,出了九中。

果然钟鼎文的三菱就停在门口。钻进车里,杨登科说:“你们当警察的就是精力旺盛,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游荡。”钟鼎文说:“我这不是为领导保驾护航吗?”杨登科说:“算了吧你,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要你保什么驾,护什么航?”

钟鼎文一踩油门,将三菱驶入街心,说:“是不是还到海天娱乐城去?据我所知,那个性感女郎还在那里。”杨登科差点又打起干呕来,说:“你少来这一套!我最见不得那种粗俗得要命的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妖不妖的东西。”钟鼎文说:“说得这么难听干什么?人家那也是养家糊口的本钱,是一种职业,跟我做警察和你做司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这话确有几分道理。只是杨登科又觉得并不完全是这么回事,说:“做警察和司机是卖自己的体力,那人妖却把自己做人的根都卖掉了。”钟鼎文笑笑,说:“你说得也太严重了一点,什么是做人的根?难道只有男女身上的生殖器才算是做人的根?”

此根并非彼根,钟鼎文把根的概念给偷换了。杨登科也懒得反驳他,闭嘴不声了。钟鼎文却有些意犹未尽,继续道:“登科实话跟你说吧,别看我这个派出所所长平时八面威风的,其实重压之下,也难免昧着良心做些伤天害理的事,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还不如那个人妖,他卖掉的只是你所谓的做人的根,而我们卖掉的,却是自己的灵魂。”

杨登科不由得一震,仿佛身上某一根脆弱的神经被触着了。此前杨登科还从没听钟鼎文说过一句正经点的话,今天他竟然语出惊人,确属稀罕。杨登科看一眼钟鼎文,说:“几时成了哲学家了?”钟鼎文说:“什么哲学家,我是觉得这二十多年的警察做下来,不容易啊。”杨登科说:“看来是条条蛇咬人了。”

钟鼎文沉默片刻,说:“好吧,今天另找一个地方,免得你看了人妖伤心。”说着加大

油门,呜呜呜鸣响警笛,向市中心风驰电掣般驶去,唬得左右的车辆和行人往两旁直躲。出了繁华地段,钟鼎文才停了警笛,放慢车速,优哉游哉兜起风来。

杨登科知道这些鸣着警笛,招摇过市的特权车,不知内情的路人以为他们有什么紧急公务,其实多数时候都是抖威风,吓唬老百姓的。便说:“没卵急事,鸣警笛做什么呢?”钟鼎文倒也坦白,说:“无聊嘛。干我们这个行当的,没事就没事,有事就像鬼敲门一样,弄得你心惊肉跳,疲惫不堪。坐在车上,没事时拉响警笛,也刺激刺激自己。”杨登科说:“狼没来,你们将警笛拉得呜呜乱叫,行人车辆都给你们让路,狼真的来了,大家已经变得麻木,再拉警笛还管用么?”钟鼎文说:“管那么远干什么?该潇洒就潇洒一把嘛。”

在街上兜了两圈,钟鼎文忽然方向盘一打,将三菱开进了一条偏街。下了车,前面是一个小茶楼,招牌上标着白领茶庄四字。杨登科说:“请我喝茶?”钟鼎文说:“你觉得人妖粗俗,就到这里来高雅高雅。”杨登科说:“可惜我不是白领,而且连蓝领也做得窝窝囊囊的。”钟鼎文说:“人总要有一点追求嘛,现在不是白领,要争取以后做上白领。将相本无种,谁生来就是白领了?朱元璋当年还要过饭,当过和尚呢。”

说着两人迈入茶楼。茶楼老板显然跟钟鼎文熟悉,忙躬着身子迎上来,左一个钟所长右一个钟所长的,亲热得很。又回头吩咐身后的服务生,接待客人。服务生应声上前,将两人带到二楼,转个弯,敲开了靠里的一个名曰天池的包厢。

使杨登科感到十分惊讶的是,包厢里已经先到了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农业局办公室副主任曾德平。杨登科就意识到钟鼎文和曾德平是事先安排好,才叫他到这里来的,也不知他俩要搞什么名堂。

杨登科跟曾德平打了招呼,问钟鼎文道:“你是怎么认识曾主任的?”钟鼎文说:“我是你的同学,曾主任去派出所办事时,跟我说他是你的同事,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杨登科回头问曾德平说:“就这么简单?”曾德平说:“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你想钟所长掌管城西大片治安,谁不想攀上他这棵大树?别的不说,至少在他的辖区内犯点小错误,他给你担当着,不会出问题。”钟鼎文笑道:“曾主任是个直爽人,有什么话说什么话。”杨登科附和道:“曾主任这个算盘打得精,城西派出所要修治安大楼,天天晚上在外面创收,曾主任做了钟大所长的朋友,要少交好多罚款。看来今晚的客你请定了。”

三个人坐定,服务生就给曾德平递上一个不厚的本子,说茶叶品种都在里面,可任意选用。曾德平问钟鼎文:“钟大所长喜欢什么?”钟鼎文说:“没什么特殊爱好,曾主任你就随意吧。”曾德平对服务生说:“那就上一壶铁观音吧,另外来几小包槟榔和一碟葵花籽。”服务生说声稍等片刻,退出了包厢。

服务生的动作还算迅速,很快就端着托盘上来了,把东西摆在三人中间的矮几上。三人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有一句没一句聊起来。杨登科隐约意识到钟鼎文和曾德平喊他到这个地方来,好像不仅仅是来喝茶的,欲问个究竟,终于还是忍住了。

本来铁观音味酽,是醒脑的,可坐久了,杨登科还是犯起困来,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抬腕看看手表,已是十一点多。钟鼎文递过一颗槟榔,笑道:“真不中用。我们做警察的也像你这个熊样,那不要办案子了。”曾德平说:“你们不办案,那牛鬼蛇神岂不纷纷出了笼,那就真是亲者痛而仇者快了。”

杨登科没有吃槟榔的爱好,朝钟鼎文摆摆手,说:“谁跟你们做警察的比得了?你们都是昼伏夜出的绿眼猫。”钟鼎文说:“看你这无精打采的样子,刚才我打电话时,你是在跟聂老师加班吧?”曾德平说:“那还用说?他家聂老师可是个美人儿,换了你我,也是抵不住诱惑的。”钟鼎文说:“怪不得我做了好久的工作,才勉强把登科喊出来。”杨登科说:“你们别老往歪处想了,我们老夫老妻了,还哪来那么大的干劲?”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杨登科实在困得不行,歪倒在桌边睡着了。钟鼎文打开桌上茶庄老板准备好的意见簿,撕下半页纸,卷了一个小喇叭,插进杨登科耳朵眼里。曾德平也不肯闲着,拿过桌上茶杯,往喇叭口里倒起喝剩的残茶来。

那茶水是刚加过热水的,杨登科当即被烫醒了,去捂耳朵,才发现里面全是茶水,骂道:“是谁恶作剧?”钟鼎文乐得直拍大腿,说:“人家喝茶用嘴,你却用耳朵,真是奇招,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曾德平说:“原来杨科还有特异功能。”

闹了一会,曾德平起身过去拉开了一直紧闭的窗帘。钟鼎文也跟过去,跟曾德平看起外面的夜景来。看了一阵,钟鼎文回头对杨登科说:“你这个乡巴佬,只知道打瞌睡,现在改革开放的大好时候,也不看看人家的夜生活多么热闹?”

杨登科为了清醒头脑,只得来到窗边,去望外面。原来窗外是一条大街,虽然已是夜深,车辆行人依然往来如织。街对面是个宾馆,大门上方用霓虹灯装点出红杏山庄四个大字。这莫不是钟鼎文给杨前进介绍工作的那个红杏山庄?那次钟鼎文可是颇费了点力气的,要不杨前进到哪里去找七百元一个月的工作?

曾德平见杨登科望着红杏山庄出神,说:“杨科是不是也想到红杏去快活快活?”杨登科说:“你想去就去,不要把我扯到一起。”曾德平说:“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嘛,刚才不是说过么?有钟大所长保驾护航,你完全可以毫无顾忌地潇洒走一回。”钟鼎文一旁说:“绝对没问题,我可以给你们打保票。如果还不放心,我甚至可以安排两个兄弟给你们站岗放哨。”

杨登科忽想起一个机关里盛传的说法,笑道:“厅级领导嫖娼,警察站岗;处级领导嫖娼,大大方方;科级领导嫖娼,慌慌张张;普通干部嫖娼,罚个精光;一般职工嫖娼,开除回乡。今晚钟大所长想让我们享受厅级干部待遇了。”曾德平说:“有道理有道理,我们干了快二十年了还是个鸟副科级,这一辈子大概也就一个正科到底了,今晚钟大所长能让我们过一回厅级瘾,也算是心满意足,不枉来人世走这一遭了。”钟鼎文说:“那行,今晚我保证让你俩了却这桩心愿。”

正说得开心,杨登科一双眼睛忽然就睁大了,盯紧了红杏山庄的大门。

原来是一辆黑色奥迪悄然进了山庄。车号看得不是太清楚,但杨登科凭直感也觉得是局里的那台奥迪,他对它太熟悉了。杨登科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十二点多。那么是谁坐在里面呢?这个时候到红杏山庄去干什么?

曾德平也发现了那台奥迪。不过他装做什么也没看见,斜杨登科一眼,说:“杨科看你眼睛睁得狗卵一样大,看到什么了?”杨登科努力收住意念,掩饰道:“没没没看见什么。”可回头一瞧曾德平那眼神,似乎明白了今晚他俩喊自己到这里来的真正意图了。

就在杨登科暗自揣度时,一旁的钟鼎文手机响了。他对着手机嗯嗯了两句,也没多说什么,就关了机,回头对杨登科和曾德平说:“兄弟们打来电话,说数数来了。”一边做了个数钱的动作,然后放下窗帘,招呼两位坐回到了座位上。

服务生又进来添过一回开水,再喝了个把小时,钟鼎文的手机重又响起。收了线,钟鼎文就起了身,说:“该走了。”三个人出了包厢。

在场三个人,曾德平是自己的领导,钟鼎文是帮过自己大忙的人,杨登科断不好意思要他两人买单,因此快下楼时,便抢在他们前面,几步跑到吧台前,掏了钱要结账。吧台小姐问了包厢名,笑道:“老板已经吩咐过,天池不用结账。”杨登科就明白了,这里是钟鼎文的势力范围,老板哪里敢收他的钱?这其实也是行情了,戴大盖帽的在自己的地盘上行走,还不通吃?过去的兔子不吃窝边草,现在的兔子不是窝边草不吃。

三个人上了车,钟鼎文一边打响马达,一边故意问杨登科:“花了多少钱?”杨登科说:“我跟小姐说,我是下岗工人,小姐就不好意思收我的钱了。”钟鼎文笑起来,说:“这就怪了,这个世界上,从来只有穷帮富,今天怎么富帮起穷来了?”曾德平说:“可不是?现在最时兴的就是打贫济富。我估计是刚才吧台小姐见我们几个像乡下人,平时比城里人纳的税多,突然良心发现,这次就免收茶钱了。”

绕出偏街,左一下右一下,没两分钟就拐到了红杏山庄门口。传达室里立即走出一个魁梧的年轻人,杨登科一瞧,竟是杨前进。杨前进瞄瞄钟鼎文的警车,朝车上扬了扬手。杨登科还以为杨前进看到了自己,要偏了头出去跟他打招呼,他已转身进了传达室。旋即横着的电动门吱一声缩到了一旁。

钟鼎文将三菱车开到大楼转角隐蔽处停稳,这才回头对杨登科两个说:“你们先在车上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下了车。

这时杨登科听到了来自传达室方向的脚步声,原来杨前进过来了。杨登科猜想他是要来跟自己见个面,不想他几步晃过三菱车,径直追上钟鼎文,两人并肩朝山庄后面走去。杨登科心里直犯嘀咕,钟鼎文到底要干什么呢?侧首去问曾德平,他软软地歪在座位上,睡意朦胧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杨登科想,随他们干什么,也合了双眼,打起盹来。

就在杨登科渐入佳境,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背上挨了重重一掌。杨登科陡地惊醒过来。曾德平已摇下车窗,抬手往外一指,说:“你看见没有?情况来了。”杨登科揉揉眼睛,懵懵懂懂道:“情况?什么情况?”睁眼朝窗外看去,只见钟鼎文和另外几位干警正押着两男两女从山庄后面走了出来,还有杨前进也跟在后面。

那边的灯光不是很明亮,但杨登科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两个男的,一个是吴卫东,另一个是刁大义。至于那两个低胸露腿的女人,尽管有警察在后面跟着,却依然搔首弄姿的,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人了。

两男两女被塞进了挂着警车牌照的面包车。

钟鼎文没有上车,跟车门里的警察说了句什么,挥挥手,让警车开走了。又转身跟站在身后的杨前进打了声招呼,就朝三菱走了过来。上车后,钟鼎文递给杨登科一串钥匙,说:“见过这串钥匙么?”杨登科一瞧,是自己单位那台奥迪的钥匙,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钟鼎文说:“没什么意思。那台奥迪在山庄后面的假山旁,你负责把它开到派出所去。”

杨登科终于什么都明白了,说:“原来今晚你是要我来开奥迪的。”钟鼎文说:“是呀,喊你来,总得给你安排点事做做,不然你会有意见的。”

杨登科伸手开了门。要下车时,回身问曾德平:“你是坐奥迪,还是座钟大所长的三菱?”曾德平说:“我才不坐那奥迪车呢,那是嫖客坐的。”

跑到山庄后面的假山旁,那台奥迪果然停在那里。

上车后,杨登科自哂了,一脸的无奈。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以这种特殊的方式,与自己朝思暮想的奥迪车重逢,这可是杨登科怎么也想不到的。

将奥迪开进城西派出所时,钟鼎文和曾德平已先到了。杨登科熄了火钻出奥迪,钟鼎文过来拿走了车钥匙,放手上晃晃,说:“这就是现成的钞票,可不能让你拿走了。”然后带着杨登科和曾德平进了审讯室后面的监控室。

监控室不大,也就十几个平方米的样子。三面白墙,另一面墙上挂着紫色帷幕。杨登科和曾德平刚落座,钟鼎文就揿一下墙边的按钮,紫色帷幕唰地一声拉开了,原来里面藏着一个宽屏监控机。钟鼎文接着按下监控屏的开关,审讯室里的情况便一览无余,只见有人在接受审讯,正是吴卫东。可能是灯光太亮的原故,审讯室里苍白如纸。

审讯场面很简单,总共才三个人,一审一答一录。也是王八在干滩,不得不缩头,到了这个地方,再强悍威猛的汉子也由不得自己了。且看坐在被审席上的吴卫东,那萎萎缩缩的样子实在滑稽,脖子老往领口处收,眼珠子躲躲闪闪的,仿佛刚从洞里面钻出来的老鼠,生怕被猫逮住了。要知道,平时的吴卫东可是有些风度和气质的,虽然说不上气宇轩昂,却也人模人样,一看就像有点小权小势的。

钟鼎文告诉两位,这样的审讯其实是走过场的,主要完成一个程序而已。如今办案重在证据,不能搞逼供,事实是吴卫东和刁大义都是分别在床上被双双抓住的,这叫做捉奸捉双,干警还当场摄了像,不存在他们招不招供的问题。曾德平说:“你们的干警办这类案子倒是挺老到的。”钟鼎文当然听得出曾德平话里的机锋,说:“这当然还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案子,这是坛子里摸乌龟,手到便拿的事,谁都办得来。”

吴卫东的审讯很快弄完,干警让他在记录上签了字,将他带走了。杨登科说:“过去公安抓嫖抓赌,总是兴师动众,搞得鸡飞狗走的,今晚你们却改变风格,不声不响把事给办了。”钟鼎文的目光从监控屏上收回来,说:“红杏山庄的舒老板是我们的警民联系户,一般我们是不会惊动他的,偶尔去光顾那么一次,当然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要给人家带来负面效应,影响他们的生意。另外我们也不能做得太张扬了,如果打草惊蛇,嫖客小姐们闻风丧胆,逃得不见踪影,那不但要严重影响地方经济的快速健康发展,也会断了我们自己的财路。”

原来还是一个利益驱动问题,杨登科说:“捉嫖抓赌确实是最容易见效的创收手段。”钟鼎文实话实说:“政府最近搞什么综合财政,我们的办案经费只给数字和政策,就是不给票子,我们只得自己靠自己,打这些无烟工厂的主意,尽量把上面给的政策用够用足。不然兄弟们没日没夜地跟着我冲冲杀杀,有时甚至要出生入死,却什么好处都没有,我心何安?”曾德平说:“那倒也是。”又问:“今晚能弄多少?”

钟鼎文也不遮掩,伸出两个指头,说:“再怎么也不能低于这个数。”杨登科说:“两千?”钟鼎文说:“隔行如隔山,你不了解我们的行情,也怪不得。像吴卫东和刁大义这种吃皇粮有工资的客户,不是大鱼,也算是肥鱼了,既然踏进了咱们派出所的大门,一般是不会轻易让他们从这门里出去的。也就是说,罚款加上保密费,嫖客和小姐人平五千是断然少不了的。”曾德科说:“那四个人加起来就是整两万?”钟鼎文点点头,笑而不语。曾德平说:“你们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嘛。”

罚款就罚款,还有什么保密费,杨登科甚是不解,说:“保密费是什么意思?”钟鼎文说:“嫖妓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吧?当嫖客的谁也不愿被人知道自己是嫖客,为此我们出台了一个内部规定,只要嫖客交上一笔款子,就不通报给他们单位,也不向社会公布,这叫做花钱买面子。人要面子树要皮,我们总得维护客户的利益吧?”

说得杨登科和曾德平都乐了。杨登科笑道:“有意思有意思,还客户利益。亏你们考虑得这么周到。”钟鼎文说:“我可没一点开玩笑的意思哟,这是我们对客户的郑重承诺。”曾德平忍住笑,说:“他们身上哪有这么多钱?”钟鼎文说:“那台奥迪车不是停在坪里吗?咱们当然不能放过它,得让它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这时刁大义出现在了审讯室。刁大义看上去显得有些无所谓,东张西望的,似乎并不把审讯他的人放在眼里。不过杨登科看得出来,他是故作镇静的,其实他心里很恐慌,从他那下意识老往一旁撇的小胡子就看得出来。额头上还不停地冒汗,汗水流到眼角,眼皮连续眨巴了好几下。也许是要缓解心里的紧张,刁大义朝审讯人员要了一支烟,猛吸了几口,有点像毒瘾发作时的瘾君子。

刁大义审完后,接着该是小姐了。两位小姐是一起被提到审讯室的,估计是干警们觉得没有必要分别审讯,那太浪费时间。也许是觉得自己漂亮,或是见多了这样的场合,两位小姐看上去毫无惧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向坐在桌子后面的两位干警抛着媚眼。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审讯全部结束,派出所只留下一台奥迪,将四个人都放掉了。接着钟鼎文开着三菱车去送曾德平和杨登科。杨登科说:“我和曾主任的待遇可比两位嫖客好多了,他们被你们一脚就踢出了门,我们却还要钟大所长亲自开着车子去送。”钟鼎文说:“你们两个就是做嫖客进了派出所,我也会开着车送你们回去的。”

送走曾德平后,车上就钟鼎文和杨登科同学俩时,杨登科说:“大概是曾德平出的馊主意吧?”钟鼎文说:“也不知曾德平是怎么知道我是你的同学的,特意请我吃了顿饭,说了你的处境,以及你跟吴卫东和刁大义两个的紧张关系,要我想办法。我说我一个派出所所长能有什么办法?便让曾德平先到红杏山庄去踩踩点,那里是个英雄出没的地方。曾德平很聪明,当即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一个星期不到,他就回了信,还说在山庄里找了一个内线。一问原来是你的侄儿杨前进。为了把事情做得漂亮些,我也找了杨前进,对某些细节做了核实,回头又和曾德平商量了一个方案,最后便有了今晚的行动。”

杨登科觉得钟鼎文和曾德平做得过了点,仰天叹道:“这一招也太损了。”钟鼎文瞪一眼杨登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了你,我和曾德平劳心费力,大打出手,现在你倒冒充起君子来了。”杨登科说:“你是为了我,可曾德平还没这样高的阶级觉悟。”钟鼎文一时糊涂了,说:“此话怎讲?”

杨登科就说了曾德平和吴卫东之间的微妙关系。钟鼎文略有所思道:“怪不得曾德平对这事劲头那么大。”杨登科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仅仅为了我杨登科,他也犯不着。”钟鼎文说:“这不是一箭双雕么?而且你可以和曾德平结成牢固的统一战线了。”杨登科说:“还不如说,可以穿一条裤子了。”钟鼎文说:“说得这么难听干什么?”

大家还在看:网游之大恒帝国霸总追妻二次元之逍遥随心江山为聘,嫡女韶华震惊!妹妹竟逼我接手千亿集团逆天丹帝巫师纪元重生之古代农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顶部